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17 卷

下一卷
 

[P.145] 第五十三章 五王章

其時名達普羅之年青王為王,同名阿提巴達〔官〕據為副王。(一)其王施村與瑪利恰瓦精舍,由此前先王之所行者此守之,為己前世之業,經長時此至〔國〕王無有樂事,第七月入於死口。(二、三)

副王達普羅立即為王,阿提達〔官〕與烏達耶年青王之地位。(四)其時般多〔國〕王怖畏周羅〔國之軍〕棄己國土,乘船已到摩訶提多,(五)王使伴彼來面接,喜悅而贈彼大財使住居於都外。(六)「與周羅王戰取二港,與般多王。」楞伽王整頓武裝之時,(七)住島之王族士等有理由為般多王之惡業激爭,(八)般多王思:「此地 [P.146] 無可住居之業〔因〕。」停止王冠其他,赴開羅羅〔國王之〕處。(九)使統治成就之時,王於摩訶梅伽園之大菩提樹堂,施與近都之村。(一〇)名羅伽伽、意郎伽彼將軍於塔波園之近處營命王名之住院。(一一)彼王遵守先王之所為,至第十二年為業所導而往生。(一二)

其年青王烏達耶為楞伽島住民之主,名塞那阿提巴達〔官〕即副王之位。(一三)其時怖王之諸大臣已入行者之林,而與副王赴,之刎彼等之首。(一四)住彼處之聖師等由此患所行,此時捨王之領地赴魯哈那。(一五)時暴逆忿怒之田夫、都人並武人等如大海之動搖,(一六)上至阿巴優達羅精舍之寶殿,示威嚇之姿脅迫於王,(一七)其時於行者之林援爭而斬諸臣之首,由窗而落。(一八)青年王大臣及彼一味聞此,飛越城壁速赴魯哈那。(一九)軍勢追跡至堪哈〔黑〕河之岸,不得船之苦而歸。(二〇)此破無畏之王子等赴彼林,於彼聖師等之前,彼等之胸伏〔於地〕,(二一)沾濕衣服,沾濕頭髮,種種悲歎,流淚而向行者等懺悔。(二二)由此教之 [P.147] 主忍耐、慈悲之神力,二人〔楞伽〕島之主等有善業之興隆。(二三)青年王之軍並三宗派住〔之比丘〕等已鎮撫大軍兵共赴而連來者。(二四)智者賢者之兩王子乞求糞掃衣部之比丘等,伴彼等可歸己都,(二五)比丘等之前於道中懺悔,伴彼等,引導至比丘等之林。(二六)由此之後,此之王守先王之所行,於第三年由業之所導而往生。(二七)

由之後賢者彼塞那即楞伽國之王位,為阿巴達〔官〕為友人之彼烏達耶為副王。(二八)此王終生於布薩日施貧人人並千卡哈波那於布薩行者。(二九)大地之主〔王〕對比丘等施〔佛〕像、食物、衣服,又對乞食者名匠〔名〕丹提沙羅布施。(三〇)王對比丘等之名處建立美麗之殿樓,更奉食邑。(三一)或施卡哈波那,或施五百〔金〕對楞伽〔島〕為朽癈之住院使行修理,(三二)大地之主〔王〕對於阿 [P.148] 波優達羅靈祠以石舖裝使奉四萬〔金〕。(三三)於楞伽〔島中〕大池之崩壞水路,以土石堅固堤而行補修(三四)為王宮美麗費用莫大造華鬘堂,先王所定布施善行〔此〕,(三五)見瑪羅耶王為大臣之阿伽普提建立那伽沙羅房舍,其時施於村。(三六)又於四精舍善施美麗假堂之彩色工事,常行舍利供養。(三七)如此彼行種種餘多善業,於第九年業之所導而往生。(三八)

由此之後此年青王烏達耶踐楞伽〔國之〕王位,名塞那之阿提婆達〔官〕即副王之位。(三九)大酒豪之王對生類振奮惡行而成懶惰,周羅〔國王〕耳聞楞伽王之放逸而喜悅,(四〇)彼欲得般多地方之王位,般多〔國王〕止之,以王冠為依據遣〔使者〕,(四一)彼王如不與彼等,周羅王〔率〕大軍訴於武力而入手,派遣武裝之軍。(四二)其時,此地之將軍赴邊境之亂,而王命彼為交戰而送去。(四三)將 [P.149] 軍赴彼若戰陣不歿,彼王攜王冠及其他去魯哈那。(四四)周羅軍來赴,亦不得入於彼處,由此之後,怖畏而退,歸於己國。(四五)由此之後,楞伽之主王有威風之賢將以義多羅伽付興將軍位。(四六)彼將軍略周羅王〔領〕之邊境,以示威嚇,由此〔島〕所運之物使持歸。(四七)由此之後,布施此〔楞伽〕島住糞掃衣部之比丘等悉高價所有資具。(四八)楞伽王以大精舍大師〔佛〕之像,飾光輝之摩尼珠造有覺之髻珠。(四九)此彼側室義多羅供養此石造佛像,摩尼珠燦足網。(五〇)周羅王之軍兵炎上而楞伽王則著工建立名摩尼之殿樓,〔發位〕第八年而歿。(五一)此等五人之大地王者等,大地以一〔王〕傘而制,以禁制、愛護支配全世間,與妻子、大臣、朋友、從者共遵死力。如此諸善人棄放逸、憍慢,常為億念。(五二)

以上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五王章第五十三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