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14 卷

下一卷
 

[P.115] 第五十章 一王章

由是以後彼弟塞那於都揭〔王〕傘,所有生類見大富有者〔王〕宛如愛兒。(一)勵行先王所〔為〕而行事,益〔正〕法行事前所未有者亦行之,(二)於住島比丘、比丘尼、眷屬、魚類、獸類、鳥類所應行之〔務〕悉行之。(三)彼命令赴對岸〔閻浮洲〕殺瑪興陀,如是彼無障礙,善掃蕩王敵。(四)為乞食者、求財者、比丘、比丘尼施莫大之財物與善美之王饌。(五)彼有瑪興陀,加沙波、並烏達耶三人之弟,於彼等中,瑪興陀為副王,近待恭敬奉仕於王。此王有名桑伽之王妃。(六、七)為海之遊樂於王之港行幸時,其時留在都中彼阿提波陀官名烏達耶,(八)名那羅受王之庇護伴伯母之〔王〕女赴普羅提之都。(九)王不怒彼,共不動搖者,命大阿提 [P.116] 波陀〔官〕令彼滿足,於此帶彼歸。(一〇)如是此王族士等由此以來相和,守護教與世間,已住安穩。(一一)

其後大勢力者波多〔國〕王由閻浮洲來攻開始侵島,(一二)王耳聞,即時送出大軍。人主般多王得〔楞伽國〕諸大臣內爭機會,悉滅北部地方,設陣營於摩訶陀利陀村。(一三、一四)此〔原住楞伽國〕,多數之達彌羅人皆成彼之親信,由此彼大威力者,(一五)於此進軍開始與王之大軍戰鬥,般多王乘象背赴,(一六)此達彌羅人之軍兵見主之顏增加威勢,於此奉獻生命。(一七)島軍無主,不具氣力,戰敗而四散逃失,(一八)般多王之大軍,即時開擴,如魔軍之進軍,蹂躪多數之人人。(一九)王聞軍敗北,得運悉攜財寶捨都,向瑪羅耶逃跑。(二〇)由此副王瑪 [P.117] 興陀乘象戰鬥,眺望己軍敗走,(二一)思惟:「余一人不能倒此等一切,又入此賤者之手亦不果快。(二二)然余〔選擇〕自死實為勝者。」彼乘象背前行,刎己首。(二三)多人從者見彼自刎,眺此達彌羅之軍勢欣喜雀躍。(二四)悉視取如是〔成行〕此阿提婆陀〔官〕加沙波打乘駿馬善武裝堅身,整頓武器,(二五)彼只一人赴阿婆耶精舍,躍如是大軍,入而分裂為二,(二六)恰如金翅鳥之捉龍,如入於海中。彼施回一切〔敵軍〕,又亦善守己,(二七)而一匹之馬,亦見如馬列。彼己一人之眾,不見有從者:(二八)「何我一人〔死〕,敵人有可滿望之事耶?經時長久,我有遂心願。(二九)然,只有退却才合式。」大戰士打破大軍無有怖畏,赴毘瓦達〔地方〕。(三〇)般多王之大軍由此占領都城,副王之首級獻示般多王。(三一)彼見此, [P.118] 行火葬,王等以般多之禮式於葬場,對彼命令應行一切儀式。(三二)王之倉庫運所有之物,於精舍、都府應取者互奪。(三三)彼於殿樓所有寶物、黃金之大師像,石造牟尼尊〔像〕之眼二個摩尼珠,並塔波園靈祠之黃金板,更彼處此處精舍之黃金〔佛〕像悉皆被掠奪,楞伽島成為無物之島,捨快都如〔為〕夜叉之喰。(三四、三五、三六)〔楞伽〕王於大道彼處此處具警備,於憂慮中住於兩河之合流點。(三七),般多〔國〕王由此,與新哈羅〔國〕王結說和議,諸大臣已送彼處,而新哈羅王見彼等,(三八)聞臣等之口上,悉應諾彼等,已響應任使者之欲,(三九)彼贈二匹象並所有裝身具,唯願交換己利之王向般多王派遣使臣。(四〇)般多王見彼一切甚 [P.119] 喜悅,即日開渡都,(四一)由都出赴不遠之港,於彼處乘船到都城。(四二)由此大地之主西羅梅伽歸都,從治〔楞伽〕島,住於安樂。(四三)為第二弟名烏多耶王族士為大阿提波陀〔官〕,於彼為食邑與南部地方。(四四)彼又應從處行善業,而不久冒病,入於死〔王〕之口。(四五)

阿提波陀〔官〕加沙波住於普羅提之都,傳被般多王殺害。(四六)其時名伽沙波之阿提波陀〔官〕頗具福相,有甚優之四人王子。(四七)彼等皆為長子,名塞那彼之青年剛勇偉大優秀精力,誠堪任為王。(四八)王對大阿提波陀〔官〕之職從順位授彼,令掌管采邑南部地方與象馬。(四九)

為魯哈那之主器陀伽普提〔並〕有端正四子及三愛女。(五〇)其時為長子名瑪 [P.120] 興陀王族士被殺害,財物共領土被奪,(五一)彼兄被暗殺時,三人之弟憤怒,伴三人之妹,來王前。(五二)為慈愛、溫顏之人王,見彼等寵愛,任何時如天人之童子成長幸福。(五三)由此之後,彼人主名伽沙波彼等之長兄,「占領彼地方,可行矣」,派遣授軍。(五四)又赴襲擊彼,此魯哈那徧為掌中自己之物,無現行災厄,住於彼處。(五五)然彼並招塞那及烏多耶二弟,分割〔領〕土,與彼等共住。(五六)王對彼〔王女〕等,亦善養育,彼三王女之成人,〔具〕福德與天女之美時,(五七)名桑伽〔王女〕據王妃之地位,〔全〕王國授與可比之大財寶,與副王。(五八)副王之弟名瑪興陀者,具所有之德,已通曉所有之學事,(五九)王稱彼為提沙與名器陀之二王女,授富令滿足。(六〇)如是,十王已具法,從彼王處為眷屬之愛護, [P.121] 又以布施其他(四)攝法,愛撫民眾,行善業,樂為〔國〕王。(六一、六二)為糞掃衣部之比丘等,於阿力陀山宛如神力之化作造精舍,施莫大之財物。(六三)彼適合於王者之關心,園丁並多餘之好僕工人,亦施而無餘之處。(六四)願將至佛之境地,彼大地之主築名捷陀精舍之餘多殿樓,(六五)造純金製之勝者〔佛〕像奉遷於彼處,設定大資財,更令住比丘等。(六六)摩訶提巴利威那極美殿樓之火災〔而〕燒失,同改築彼精舍中,(六七)於阿巴優達羅精舍中造威蘭庫羅園〔精舍〕,與大眾部、上座部。(六八)彼名桑伽與己妃協力建立四要品備普波羅瑪〔東園〕〔精舍〕。(六九)大智〔之王〕與妃共建稱桑伽塞那住院,〔施〕莫大之財寶。(七〇)最勝者〔之王〕造純金制之〔佛〕髮舍利函,行大供養,奉王權。(七一)施支提耶山〔精舍〕穀物豐之加那瓦庇村,贈住〔楞伽〕島比丘等三衣。(七二)於普羅提都之多沙瓦庇池〔之旁邊〕造〔食〕邑、備園丁、塞那伽普提住院。(七三)又彼處設善整 [P.122] 食物之食堂,於摩訶奈陀山為一切〔比丘〕建築食堂。(七四)於都之西方造療養院為無依靠之〔人〕添硬食行粥之布施。(七五)最勝者〔王〕為糞掃衣部之比丘等造單獨之廚房,常施恭敬食事。(七六)此之大阿提巴陀〔官〕為住伽普羅房舍〔之人〕,於烏陀羅魯哈〔精舍〕設附己名之境界。(七七)彼大富有者,施等於三次〔人〕最貴重財貨,其王為樣樣行其他善業。(七八)名桑伽彼妃於烏多羅精舍建瑪興達塞那住院,令住比丘等。(七九)美麗之達普羅山〔精舍〕於名達普羅賢王之世由摩訶提婆起工,(八〇)同名達魯伽沙波者著手建立伽沙波羅伽堪〔精舍〕,彼等兩〔精舍〕共未竣工,此王為落成。(八一)彼將軍巴達以備奴僕財物造巴達將軍之房舍。(八二)大臣烏多羅已建快設備勝住院。(八三)名瓦吉羅者於此建築瓦吉羅塞那伽住院,名羅伽沙者建築命名羅伽沙住院。(八四)見重大事之〔王〕由此之後二十年 [P.123] 間憶念波多王之所行,住於普羅提都,(八五)如彼讓勇猛之塞那代〔王〕,恰如大風之吹消燈火而往生。(八六)富與生命無常。緣者朋友雖云如何之多,王者只一人極可恐怖,見遭死之口。(八七)

以上善人之信心與感激所起造大王統史

名一王章第五十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