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13 卷

下一卷
 

[P.106] 第四十九章 五王章

父〔王〕歿後,彼副王為王,朋友仇敵得加守護制裁。(一)對彼王為智者有名塞那妃,幼〔王〕子等貌美,已甚得王之寵愛。(二)〔王〕授己長子副王之位,又王女等為他阿提婆達官等之妃。(三)王從應處授各各官職,以四攝法愛護民眾。(四)然彼為事情趣續停瑪尼西羅伽,聞「邊境有亂」,(五)命令己長子並將軍「行彼地鎮撫」,已速遣(六)彼等之赴彼處時,不和之惡人等奏離間誣言,彼兩名已由人主離間。(七)兩者由此抱怨,已開始攻略地方,王耳入此,即時赴多羅提沙,(八)於彼處斃彼等兩人,捉彼等之一切,彼悉一味以殺害,而赴普羅提都。(九)

[P.107] 其時魯哈那地方之領主為阿提婆達官達多西瓦之子名瑪興達之王族士(一〇)彼背父赴王之前。王又見彼喜從應處登用。(一一)王與彼之友誼鞏固,名提娃之〔王〕女與彼,派遣軍隊赴魯哈那。(一二)彼與王軍兵共赴,破魯哈那,父走閻浮洲,彼佔領魯哈那。(一三)

〔王〕於大精舍建堅牢美麗之籌食堂,為寇羅吉耶尊〔像〕之恭敬施與名摩訶瑪伽村,應力供養,〔改〕築瓦達瑪那〔菩提〕樹王堂之朽廢,(一四、一五)為其維持施與成豐穀物之寇達村,於尼羅〔青〕園〔精舍〕布施名伽魯沙村。(一六)於青銅〔大師〕像施阿羅瑪沙村,修理已朽,更造〔佛〕像。(一七)大慈念者〔王〕於普羅提都築諸多之殿樓、靈祠、精舍並療養院。(一八)又同於巴達威設具〔食邑之療養院〕。為跛者、盲者之療養院造於各處。(一九)王正裁訴訟,恐不正確認於 [P.108] 書類,保存於王宮。(二〇)彼有恭敬心之〔王〕施行采邑於名那伽瓦達那精舍,既發證書則無不履行,遵守成憲行父王之大布施及他之善業,亦悉不斷守此。(二一、二二)妃亦為大王行數多之善業,於支提耶山建伽多伽靈祠,(二三)又於伽耶塞那山造精舍與達彌羅人之比丘眾,彼女等更施其瑪奮瑪羅村。(二四)造西羅梅伽之比丘尼房,施西羅梅伽比丘尼房(二五)前賣出之諸〔食〕邑,施財於彼處之精舍,買回彼等已與精舍。(二六)悉伐支提耶山之大樹,供養種種顏色之幢幡並旗幟。(二七)修復普奢羅摩〔問答園〕精舍境內之殿樓,令彼困乏之〔采邑〕烏以那乞提〔村〕轉為富裕,(二八)又復舊吉利般陀精舍之荒廢,更施食邑與住彼處之比丘等。(二九)於安普耶那〔菴婆羅園〕精舍造達普羅山住院,具四要品施三百人之比丘。(三〇)又快建尼羅伽羅園〔精舍〕,並布施水路設穀物豐勝之〔食邑〕。(三一)又修理 [P.109] 阿里伽里精舍之朽廢,又築前所無之籌食堂與殿樓。(三二)於瓦哈提婆伽〔精舍〕建塞那伽波提山〔殿〕,多聞人之〔王〕令三宗派說法,(三三)又比丘等取殊勝疣鐵鉢。王對善業者之何物悉不回避。(三四)對名家之孤獨婦人施與瓔珞,又對飢者於夜間無限次施食物。(三五)對牛與穀物,鳥及其他亦與餌,對童子添蜜、蔗糖與米。(三六)如是彼人主與眷屬共行諸善業,在位六年棄地上而去。(三七)

由此,以後彼王子具所有容色之德名瑪興陀王族士,為新哈羅人御者之主〔王〕。(三八)王於地上為法燈火、法標,極清淨之法,被稱為丹密伽〔正法〕西羅梅伽。(三九)遵踐先王正法之道,非法悉不省畧而除。(四〇)彼王行修理寶殿之工事,令施啟頓巴水路。(四一)又修復朽廢更行善業,司王事四年而歿。(四二)

由此以後,阿伽普提王於都中不翳王傘,為一切有情計劃利益與福祉。(四三)彼於世尊所有勝德,行供養舍利,亦〔營〕祖父〔王〕之行正覺尊之大祭。(四四) [P.110] 又彼人王父王與取己名造烏達耶伽普提房舍。(四五)建具采邑之名普陀之房舍,施與己長老、三百人之比丘等。(四六)於羅伽沙羅〔王庵〕精舍與秋羅瓦庇耶村,於伽魯羅〔精舍〕、瑪羅瓦陀伽〔精舍〕布施二村。(四七)彼於布薩日於己都禁止入〔進〕魚肉酒類,(四八)王拜比丘或靈祠由彼處而出,「不使無〔敷〕沙樣」而濯足。(四九)抱〔佛、法、僧〕三事信心之王,昇天之業,向涅槃業,悉行彼。(五〇)

王日夜向母君奉事,王早晨赴奉事彼女,(五一)頭塗油落垢,爪清潔,慇懃令入浴,(五二)快觸九衣裳自行纏附,彼所脫之著衣自己洗著。(五三)〔王〕彼水灌入己王冠頂,對彼母后以香、華鬘彷彿如靈祠之善供養。(五四)向母君行敬意三 [P.111] 次行右繞禮,對彼母之近侍與衣服及其他任其所好。(五五)彼高價之食物由己手使食,食殘者自食,(五六)彼母之近侍則攝取最勝王用之食物,撤快香設於寢間,(五七)於其處自手敷好臥具,洗〔母君之〕足,塗滑潤之香油,坐而撫摩使彼母入睡,(五八)臥床三次右轉恭敬禮拜,對奴僕或召使用心囑咐,(五九)勿向母君之脊,由脊而先出,至不見處所為止,再行三拜。(六〇)由其所行而心快樂,返復再三憶彼返歸住居,如是王、生向母君之奉仕。(六一)

某時自身說述對奴僕之污蔑言語,為此而行懺悔,使己語言有氣派。(六二)具智見之〔王〕使母君施己與僧團,與等己之價財物,為自由之身。(六三)如是勝善業者〔王〕行守護楞伽島十一年,已赴天界。(六四)

[P.112] 然彼之歿,彼王弟達普羅為王,彼悉同行先王之所行。(六五)其時,名瑪興達於魯哈那〔領〕主之王子等為父所退,己赴父王之前,(六六)王會見彼等聞彼事,授以大軍,利緣者悅事之〔王〕,傾向與父交戰。(六七)大力者魯哈那之主瑪興達亦覺悟如是事,於途中與彼等已行戰鬥。(六八)又彼等兩〔王子〕持軍為主將,逃而再歸來,奉仕天地之護者〔王〕已住此地。(六九)父悅此,與他之眷族共戰鬥而斃命,彼一門亦毀滅。(七〇)王以甥之器多伽普提具所有容色之德,與名提婆王女,(七一)彼臣事彼王於達普羅止,自引軍赴魯哈那。(七二)具所有福德相之彼為魯哈那主,養育子女,住於彼處。(七三)

此王以〔菩提〕樹王之朽堂作為堅牢而新,施鏤金工事,又為此,己雖為王事,對大師〔佛〕之十波羅密,應〔行〕正當相應之祭,行大供養。(七四、七五)〔改〕築哈提沽奇精舍朽廢之殿樓,修復瓦哈提波之精舍與羅瓦羅瓦山〔精舍〕(七六) [P.113] 名捷多精舍造黃金之聖師〔佛〕像,增築菩提樹堂,思量超行供養。(七七)於島〔內〕衣服之布施為例年之行事,注意增築摩訶波利食堂。(七八)又與人重要之財賃,更修理腐朽尚行先王之行,守此而不遺露。(七九)彼有名瓦吉羅大賢者將軍,彼為糞掃衣部建立伽恰瓦羅精舍。(八〇)善覆塔波園塔之家,又用金色之磚覆黃金門。(八一)如是此人王司十六年間王事,赴所有有情之應逝處。(八二)此王已至天界時,〔楞伽島〕有名造阿伽普提者,此時得王命巡大鼓。(八三)父〔王〕〔授〕己王子之王位,對己兄弟之子名瑪興陀者不與阿提波陀〔官〕,(八四)彼不能愛護眷屬,弟妹等,困却逃往彼岸〔閻浮洲〕。(八五)王聞彼等已歸來,差向大軍與此等者交 [P.114] 戰,揚彼等之首級。(八六)彼於〔三〕宗派照料應所有之事,於全〔楞伽〕島禁制惡行。(八七)小精舍之比丘等得於大精舍之乳粥、藥劑,王聞彼心覺不滿。(八八)大堪陀庇提村、同野波羅村、泰羅村並奉多數之水路,(八九)又比丘等於各自之精舍入手乳粥者,由此之後,應有恭敬心之比丘等得此乳粥。(九〇)彼於島中巡打大鼓,求乞食者,三日間,有所欲者,施與黃金。(九一)又彼如是行善業三年,彼王己對三事〔佛、法、僧〕見信心之果,如赴天之車而歿。(九二)實則如是,生類悉無常。雖全智之者仍必到死。然具叡智覺者棄有、欲、生而為空。

以上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五王章第四十九章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