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12 卷

下一卷
 

[P.90] 第四十八章 六王章

……彼易得要品建住院,又羅質尼提波伽〔精舍〕亦施與法喜部。(一)彼〔王〕於摩訶內多提波提伽〔精舍〕設境界,施於彼等寇多瓦多地方之提婆沙伽村。(二)彼於摩訶陀羅村建名加丹波構那〔精舍〕,同於提婆利村建造吉利烏哈那伽羅精舍,(三)於安陀羅搜波村造名提婆精舍,建造羅奢瑪提伽精舍施與糞掃衣部。(四)又於構堪那精舍造精勤堂,建瓦達瑪那伽菩提樹之朽堂。(五)盛名之〔王〕更名桑伽齊陀〔精舍〕並於其他場所行彼此新築工事。(六)王得二萬六千之黃金,修繕支提 [P.91] 耶山之朽廢〔建物〕。(七)建陀羅瓦多精舍。於斑那法陀伽村奉建名摩訶塞那王精舍。(八)於庫提村如儲水池損壞之堰,所有施一切有情。(九)與島民共保持布薩〔戒〕,授世間最上之幸福,為彼等說示正法。(一〇)彼之在位中,人皆行昇天之業,而大地守護者〔王〕之所為,民眾亦踐彼而行。(一一)然,大智者王常躬行正法,彼住處任何時亦名聲高(一二)終於隨從者亦至於寂靜。故具智見之人,己利亦見他人之益。(一三)若己一人學習自制,大眾悉向戒律,賢者何人不破壞彼?(一四)為眾生提出現世來世之二世利益方便,而彼無不行,日夜亦無倦怠。(一五)又己所著上妙衣服亦奉糞掃衣部比丘等之法衣。(一六)彼向惡處之關係,隻手落著之愛護,無有可非難之享樂於所有之點。(一七)王於眾生之食處,彼此施彼等,眾生所悅之處,彼令彼等享樂。(一八)如是提出和平人人之主,行種種善業,六年而赴天王之處。(一九)

[P.92] 然彼弟王族士伽沙波為王,善得擔先〔王〕司王事之重擔。(二〇)彼如父〔為〕子,由布施,由愛語,由利益行,愛護多數之民眾。(二一)各各應從授官職,自我亦除所有之苦而享幸福。(二二)王族士〔伽沙波〕於俗人、比丘、婆羅門行己梵行,令實踐不殺生。(二三)於瑪洽提陀建二住院,又建海利伽瑪嘉住院,造瓦泥奢加卡瑪精舍,並造伽沙婆提吉利精舍。(二四)同又〔建〕名為安巴瓦那最勝精勤堂食邑……(二五)

彼等末弟名瑪信陀之王族士雖當王位,但無擔王之王事。(二六)彼久睦有名為尼羅之友,先入無常,彼追憶於彼,不求王事。(二七)實若無友,於楞伽島之王事亦尚不思有幸。誠然友是難得者。(二八)故聖師有言:「不問諸法彼世間〔法〕與 [P.93] 出世間〔法〕,又到涅槃法,(二九)彼等一切由善友而為有情〔者〕,對善友應常敬意。」(三〇)如是彼恰住島守護有情,為阿提巴達〔官〕司王事。(三一)彼以自身之兄伽沙波之子阿伽普提據為副王位,贈與不少之資金,(三二)與遣駐東部地方,王以己之王子授南部地方。(三三)於摩訶巴利〔食堂〕施車十輛之〔施物〕,所有富己與乞食者為等。(三四)彼不施與乞食者,則何物亦與食耶,〔萬一〕先食之時,施己喰之二倍。(三五)彼〔附〕己名造比丘尼房,施拿伽羅伽羅村精舍之築地,(三六)喜善業之德王具四要品〔造〕瑪興達多多精舍行他多數之善業。(三七)彼大智者之〔王〕司王事三年問訊而赴天界。(三八)

阿伽普提王子住於南部地方,然為要件而來京,(三九)彼於此之停住中,阿提巴達〔官〕著瑪興達大病歿,由此,王事為彼之掌握。(四〇)彼掌管整理,書狀 [P.94] 送往東部地方於阿伽普提。(四一)〔彼〕著京為王,知為西羅梅伽,王令〔瑪興多之子阿伽普提〕王子即副王之位。(四二)副王勸王,〔謂〕:「離心勞可有享樂。」自己奔走於王事。(四三)彼從於適當之處,於人民之上行守護制裁,具智眼之〔王〕,於〔楞伽〕島破戒之徒令行於〔正〕道。(四四)如是彼等過中,惡業之徒不得機會,企圖「使此等為不和」,(四五)近王之處,竊奏誣言:「卿只名王,一方名實〔副王〕之王。」(四六)言:「彼副王奪王事,愛護人民,不久為王無疑。」(四七)大地之護者〔王〕聞此,義絕王子,王子知此為王之反賊,(四八)走返己〔領〕地,於彼處集民,率大軍開始交戰。(四九)於卡達魯耶提尼瓦陀激戰,彼王子被打破而赴瑪羅耶。(五〇)由彼知恩〔人〕彼王,王位之禪讓其他,思:援助〔阿伽普提〕明白 [P.95] 嘆之,(五一)王子聞此而心軟,如此彼等互相述親愛之情。(五二)彼王只一人自赴瑪羅耶伴彼王子而自歸都,(五三)解開疑惑……彼甚……名桑伽之王女嫁彼。(五四)與彼王和解之王子,與彼女共棲,彼妃有離散之罪,怒加打擲。(五五)己赴父王前悲訴彼夫:「父王所與之夫無故加殺余。」(五六)王亦聞此「誠然我之錯誤」即時赴比丘尼房令出家。(五七)其時,女之母方叔父之子名阿伽普提者,時久思彼女,(五八)知「此伴彼女走之好機」,潛入捉女,只一人赴魯哈那。(五九)彼阿伽普提王聞阿伽普提〔事〕,謂征伐阿伽普提,自己入彼魯哈那〔領〕。(六〇)〔副王〕阿伽普提引止從弟之阿伽普提,討阿伽普提,自赴西方之山。(六一)大力者〔副 [P.96] 王〕魯哈那無隈而收入掌中,與彼交戰,為捉自己妻之桑伽。(六二)由此而後彼等三人互相信賴,過從和幸喜。(六三)建瓦波羅尼精舍並瑪那伽普提伽〔精舍〕,又於阿巴優陀羅精舍築沙巴多提沙普伽〔殿〕、(六四)更於哈提庫奇精舍、普那庇泰伽精舍、摩訶哈利衛那〔大房舍〕及瓦哈提巴伽〔精舍〕〔築造〕殿樓,(六五)復舊塔波園堂朽扉處,又已取換彼處之柱。(六六)如是力之所及亦行他之善業,彼第四十年至業之導〔者〕。(六七)

阿提巴達官為瑪興達之子,具榮耀,勇猛彼副王阿伽普提為王。(六八)教之守護從適於世間之處,己王子瑪興達即副王之位。(六九)大菩提樹之朽廢堂重新為堅固之物,又建立伽蘭達、瑪羅瓦陀伽之二精舍,(七〇)以正法行淨恭勝者〔佛〕之教,則法裁決,滅虛妄之訴人。(七一)〔與〕病者藥劑,於全楞伽島無論慶祝與葬 [P.97] 祭自行精勵。(七二)對住三宗派〔之比丘等〕使與籌食,對糞掃衣部〔布施〕為己所調成高價之食物。(七三)如是彼王行善業,住於普羅提部六年而歿。(七四)

彼雖有〔一〕子,彼年青之王在彼之前歿。然兵時彼王國無遺嗣。(七五)於西羅梅伽王有〔王〕子名瑪興陀。應乎王位,愛護世間,堪為大善業者。(七六)彼之誕生日王問宿曜師,彼等答:「應為王位之〔君〕。」聞此,(七七)與彼等財物,令秘彼之事。然王對王子之長,令為己將軍,(七八)以一切王事彼之手委,為大賢者彼獨裁者則法行王之務。(七九)然彼〔王之〕歿時,為巧與徑綸之〔瑪興陀〕由阿伽普提王之手不取將軍之職。(八〇)其時彼為赴王用,已停在摩訶提多港之海岸,(八一)彼聞叔父之崩御,言:「反賊奪王事,行滅都,應速歸去。」(八二)

[P.98] 其後於北部地方州長並領主等掠其地方,阻向王之納稅。(八三)彼聞此,〔率〕大軍赴北部地方,鎮定一切之州長領主等,(八四)赴王死之場所見妃之叫,時悲而安慰,述此語:(八五)「余主〔王〕已壽終,御勿痛心,大妃!余輩仕守護楞伽島。御身司王事。」(八六)奸侫而望任享樂生活之彼女,默然應諾如裝,竊命殺彼。(八七)其將軍悟之,偽裝守護彼女,與組彼者等戰鬥,追拂諸多人人。(八八)由此彼縛妃投入車中,伴赴此都,與護物共已指示王位。(八九)西羅梅伽王之甥名達普羅,為阿提哈達官,〔有〕大軍與莫大之資財。(九〇)彼住於伽羅瓦庇,募軍兵,為交戰者,來至桑伽伽瑪地方。(九一)整備軍之將軍聞此,又伴其妃速赴彼處。(九二)於彼處彼兩者身毛催起行〔激〕戰,其時阿提哈達〔官〕見軍之遲,(九三)而逃至〔阿恰塞羅〕上。將軍追拂彼,而彼處已住於安樂。(九四)又此時,北部地方一 [P.99] 切州長等,聞都空虛,來集占領都城,(九五)勇猛果敢之將軍,擊退彼等,此時歸都,已從法精勵王事。(九六)對比丘眾,對世間,對魚獸鳥,對一族,對軍隊,行一切之應為者。(九七)其後勢力盛返達普羅赴瑪羅耶,由魯哈那招來二人之甥,(九八)率國中諸州之一切象馬乘夜來襲都城,如大海之押寄。(九九)軍勢圍取都城,起喊聲,其時馬嘶、象之唸、銅鑼鳴物之音,並響大鼓,為軍兵之雄叫,其虛空已〔被思〕峻裂。(一〇〇、一〇一)時將軍見大軍兵而打心喜悅,自己之軍隊告知此樣,(一〇二)「此三王子等率大軍包圍我等之都城。汝等於此處應如何耶?」(一〇三)如是發言時,望戰之勇士等向將軍如是言:「閣下仕申之日,為臣等之生命無 [P.100] 矣。(一〇四)臨於如是之時,萬一惜生命而退者,君公如何如是〔久〕問,將有扶持我等之事耶?」(一〇五)如是言於夜中,軍兵武裝,調節準備,指太陽昇,鎧武具乘象,(一〇六)如雷落由一門打出,數千之鎧者一而激戰。(一〇七)阿提巴達〔官〕之軍兵次第粉碎,使集合於一處宣佈赦免。(一〇八)阿提巴達〔官〕達普羅於朝幾被打破,引帶生殘者等,逃赴魯哈那。(一〇九)彼〔將軍〕又其時與由魯哈那來二人王子亦與生命,伴彼等歸都。(一一〇)於是勇者獲得勝利,鎮服〔楞伽〕島之內亂。彼以東部地方為殷盛而派遣軍隊,(一一一)其等更於北部地方亦令整備,不久已收大軍。(一一二)王又以彼妃「此棄之事,殺之不能」,為自己之妻,(一一三)彼等同棲而身重,彼女產生具福德、善業相之男兒。(一一四)彼女由此以來為王甚寵愛者,彼又對彼〔王〕子與資財共授與副王之位。(一一五)

[P.101] 駐東部地方之阿提巴達〔官〕等注意彼:「此者將滅我等。」兩者必成一,(一一六)於雙方攜軍及大財,由魯哈那地方呼聯合兄弟,(一一七)此大軍使駐屯於河岸,王聞此一切,與彼處此處之州長等(一一八)通誼,殺害惡人等,與守護都,命善可為之事,(一一九)率大軍兵,又伴彼妃,設陣營於瑪焚瑪羅村。(一二〇)彼三人之阿提巴達〔官〕等亦知彼之來事,名寇技羅羅村起交戰。(一二一)其時率大軍兵之王,打破彼軍,彼達普羅敗走,二人之阿提巴達〔官〕已斃,(一二二)於彼處獲到勝利大地之主還都精勵王事,施行大施,(一二三)行大供養恭敬大菩提樹、三基大塔、又舍利。(一二四)彼達普羅歸到彼魯哈那再與王戰鬥而整軍。(一二五) [P.102] 又彼王為子孫絕領土之紛亂,於塔波園召集一切比丘等,(一二六)辨論適於不適他之大賢者等並通曉所有王法,〔已集合〕長於〔政〕策者等。(一二七)〔象、馬、車、步〕四部之大軍與具備所有物之〔王〕告彼事善得彼等之贊同,(一二八)到島中之處,並命令都應為之事,無出程赴瑪羅山,(一二九)蹂躪彼之地方,速登山,見彼魯哈那,〔有〕一切者恐怖彼之勢力而服從。(一三〇)由此尊大之〔王〕與達普羅締結講和,取得象馬並諸多之寶珠,(一三一)以伽魯瓦河作魯哈那所領之境,取河之此方為王領。(一三二)

如此大威力者除楞伽島荊棘之處者,摩一〔王〕傘之〔王〕已歸都而住於安樂。(一三三)彼王建名達瑪精舍之房舍,又同主於布羅提都已〔造〕桑尼羅〔精舍〕。(一三四)又在阿波耶山建摩訶勵伽房舍,同又於彼處建築極美之數層寶殿彷彿如 [P.103] 耶伽樣陀〔天宮〕,更重有大富有者三十萬金並以閻浮壇金六萬金造具無價之髻珠大師像,(一三五、一三六、一三七)由所有之施物行費用莫大之供養,於殿樓之祭己悉停止王事。(一三八)又造甚美麗銀之菩薩〔像〕,安置於美麗之西羅梅伽比丘尼房。(一三九)於塔波園之塔造黃金之衣,為裝飾之間設置銀帶,(一四〇)又於彼處朽廢之殿樓為〔改〕築。思慮深之〔王〕向住於黑麻沙利〔精舍〕之大長老說論藏而行大祭,為彼受用於彼處穿鑿蓮池。(一四一、一四二)於彼處多〔改〕築多數之腐朽之天神堂,亦令造作大價之諸天像。(一四三)又對婆羅門等施捨高價王之食物,混糖之牛乳用黃金之皿令喫,(一四四)彼等又對跛行者與以牡牛並生活之資, [P.104] 對達彌羅人只與馬而不給牛。(一四五)孤獨者畏懼外聞者竊與救護彼等,於〔楞伽〕島上應從之處不無愛護。(一四六)思惟:「牛等應如何與餌?」施千枚之田生乳汁之穀物。(一四七)彼為儲水不涸之伽羅儲水池之儲水。彼作如是種類之善業實多不可數。(一四八)

其時為副王彼〔王〕子赴於天界,〔王〕他於將軍時生有一兒。(一四九)王向諸王子等謂:「王位之資格者。」勿有殺害,無寵遇事同樣養育。(一五〇)某時都被敵所包圍時,王子赴父王處,慣乞戰場之象、(一五一)王授與可比魔王所造之〔象〕凄然大象與受訓練所有武器熟練之軍隊,(一五二)。如是言:「此為〔好〕機。」其時彼帶劍,打乘勝象,出於都外,(一五三)悉打破敵軍博難得之勝利。王眺而信賴彼,又授彼將軍之位。(一五四)彼率軍赴北部地方,彼阿提婆達〔官〕達普羅之軍勢亦皆驅遂。(一五五)由此以來,達普羅對彼結深怨,於摩訶溫瑪羅之戰鬥見彼 [P.105] 抱激怒(一五六)謂斃彼使疾驅己乘象,彼自身之象追突擊達普羅之象。(一五七)王見彼而大喜,在他不見有合於王位者,彼與自己副王之位。(一五八)王於二十年之間善淨此島,為受善業之果以赴天界。(一五九)如是諸多之方策,不只由人人之艱苦而得所有之富,瞬間而滅去,可悲哉,只有愚人為彼而成悅樂。(一六〇)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六王章第四十八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