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11 卷

下一卷
 

[P.83] 第四十七章 〔失題〕

此王之歿後,彼瑪那灣瑪為王。門地如何,何人之子,又如何即王位耶。(一)〔彼〕出生於摩訶桑瑪多之統具家門之德,塔波園之掠奪者伽沙波之子。(一一)瑪罹耶王之僧伽瑪那王有〔一王〕女,已娶彼隱棲於北部。(三)〔先王〕哈多達多王知彼事而〔後〕渡閻浮洲,赴那羅西哈王〔之處〕(四)告己名以為〔楞伽島之瑪那灣瑪〕令彼為仕官,用所有方法令王滿足。(五)瑪那灣瑪知彼之友情,伴己妻赴〔閻浮洲〕,日夜仕那拉西瓦王為住居。(六)此人主康多衛提〔王〕亦又與彼〔瑪那灣瑪〕結誼,如悉運彼王國,贈與莫大之財寶。(七)名桑伽之妻與彼同棲已生四人之男兒與四人之女子。(八)

然一日〔那羅西瓦〕王與瑪那灣瑪共〔乘坐〕優美象背而出,隨欲而巡行。(九)覺渴之〔王〕,止彼處欲喝椰子〔水〕,思及他人,而給瑪那灣瑪,(一〇)彼取而思 [P.84] 之:「此友又為王者,〔彼之〕殘留之物對於有情豈非最上之物耶?(一一)然適予喫。」彼思量而侍飲。如是賢者不撓不屈願勝利。(一二)王又見彼而驚懼,彼飲殘而自欲飲之。具善業之人行常如是。(一三)由此以來,此〔王〕以己食物、臥床、榮譽並乘物與〔瑪那灣瑪〕同等。(一四)

如是送過彼等之日內,瓦羅巴〔國〕王為與那羅西〔王〕戰鬥而襲來,那羅西哈思料:(一五)「此者〔瑪那灣瑪〕仕余『〔於楞伽島〕我嗣代代之王位』奉仕日夜不倦。(一六)若彼與余共出陣而有戰死者,又對余彼之情思悉為無果。」(一七)王如是思惟,令彼返都,自與瓦羅巴王開始交戰。(一八)瑪那灣瑪亦又如是思惟:「萬一,我王陣歿,則我雖生存有何果耶?(一九)若如是,〔那羅西哈王之〕友誼不由彼為此。與自身平等愛護余彼為何耶?(二〇)然余連打出戰場甚為適合。於此處雖生或雖死與彼共幸運。」(二一)如是思念,武裝軍隊,〔打乘〕優良象以赴, [P.85] 出陣於戰場,彼〔那羅西瓦〕示己。(二二)那羅西哈〔王〕亦見彼而歡喜,叫喚:「啊!於此余之友誼得報矣。」(二三)由此瑪那之軍兵與王之軍聯合,紛碎瓦羅婆之軍隊。(二四)瑪那灣瑪亦於其場現己之勇猛,如那羅延天於諸天之戰而奮戰。(二五)那羅西哈又喜悅瑪那灣瑪之武勇,以愛情而擁抱言:「卿實與余勝利之〔人〕。」(二六)還己都,催戰勝之祝賀,對摩訶灣瑪之軍隊行一切之賞。(二七)其時王如是思惟:「友人自報一切余之恩誼,彼實果余之義理。(二八)余亦自手回返受恩,余應清算債務。感恩知恩之人極為難得。」(二九)集合諸臣告此語:「余友此企圖是汝等之親信。(三〇)又余友得幸之〔一事〕,誠實余應為之事業。前為加勢者,行協助為善人之規則。」(三一)如是而言,此諸臣等答王言:「若〔我〕君所欲者,無論如何彼為我等之所悅。」(三二)然王亦與所有象馬與共軍隊一切之要品並與奴 [P.86] 僕、(三三)曰:「汝行。」送彼出行,大地之王如失其子而嘆息。(三四)又瑪那灣瑪於海岸乘船,速行航海,不久而來島(三五)與軍共討伐,而入楞伽島,聞彼達多伽王已逃失。(三六)瑪那灣瑪已赴都城,王不在〔彼處〕,進而追逃。(三七)其時此達彌羅之軍隊耳聞:「主〔那羅西哈王〕被冒大患。」聞此彼〔軍兵〕已行去。(三八)達多巴提沙聞彼,率大軍追迫瑪那灣那,已開始挑動交戰。(三九)又瑪那灣瑪思:「余已去全軍。余死可達敵望。(四〇)然余赴閻浮洲,由此率軍可再奪王位。」故如彼之行。(四一)再赴巧會友那羅西哈伽恭仕得寵,(四二)彼瑪那灣瑪已賢住於四〔楞伽〕王之世代。其時那羅西瓦思惟:「為強誇盛名〔之士〕余友以〔自 [P.87] 身之〕王權為目的而仕余,經年及於老年。余眺彼如何而行王事耶?」(四四、四五)彼如是思念集已之軍,善令武裝,任好已與諸道具。(四六)〔王〕自伴彼來至海岸,為施堅牢色彩製造多數之〔兵〕船,(四七)向臣等言及:「汝等與此者可共赴。」其時人人皆不欲乘船,(四八)時彼西哈思惟,自行藏姿,為王章所認,於己身附之(四九)自身所有裝身具與〔瑪那灣瑪〕,令彼乘船:「能行停於海中,(五〇)令名寇多打鼓。」而渡。彼又一切如彼所為:「余等為王之所行。」(五一)人人乘船與王合一。彼瑪那率軍勢開始出船。(五二)如此海一面如都。然彼至〔楞伽〕港,亦與軍兵共上陸,(五三)於此處過數日以憩軍兵,略北部地方,為掌中人民之物。(五四)若不搖大軍開始上都,大力者普陀庫陀亦聞此而出迎,(五五)兩軍完全破岸如大海之蹂躪。瑪那灣瑪由彼取武器乘象,(五六)普陀庫陀與彼王〔哈陀達陀〕二手分開追 [P.88] 散,土民之眾見哈陀達陀之逃,(五七)搔下彼首級示獻於瑪那灣瑪。普陀庫陀走至梅魯康達羅地方,(五八)由此,彼地之領主見彼:「久我之朋友,然逃災厄來賴者不得不斥者。(五九)又我如何向友可避王之來襲耶?」如是思量入毒於普瓦果中喰而即死,(六〇)庫陀伽亦於彼場食普瓦果而斃。(六一)如是〔楞伽之〕島對瑪那灣瑪為無荊棘之處。(六二)又彼費用莫大多數之善業,有誰得悉順次述說?(六三)彼最勝者〔王〕被稱為伽巴伽瑪〔殿樓〕,並在巴達那羅伽精舍建立名賽班尼〔殿樓〕,於西利桑伽提普提伽〔精舍〕建造帶光之西利殿,葺青銅殿,同覆塔波園堂。(六四、六五)於塔波園造殿樓,施糞掃衣部,修繕朽廢之〔傘〕。……同時已 [P.89] 修理腐朽〔多數之〕住院。(六六)……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