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9 卷

下一卷
 

[P.70] 第四十五章 四王章

由此克戰滿願之伽沙婆在摩訶巴利〔食堂〕飽受用僧眾物(一)彼〔又〕以大,供養物,供養那伽沙羅院住之大說法行者,彼令談正法。(二)彼兄〔造〕於加丹達伽羅住院,〔比丘等〕令筆寫海部所有聖典藏外之書。(三)修理已朽靈祠,更行新築工事,又為僧團施捨彼處此處數多之采邑。(四)以造樣樣摩尼珠光輝三個之寶冠,布施百領之朽葉色衣令滿足。(五)

彼伽〔沙巴王〕有諸多〔王〕子,彼等之長兄為瑪那伽,彼等亦〔未〕達成年,智見暗之幼童。(六)由彼王冒病,以何人不得令癒,曰:「我兒等皆幼少。不堪此等王事。」(七)招住魯哈那地方大智者甥,己與王子等〔之行為〕共委一切王事。(八)王以香、華鬘其他供物,供養諸塔,向比丘眾懺悔,施四要品。(九)如 [P.71] 是人人之主於朋友、廷臣、民眾〔之上〕行正法,九年業〔導〕而往生。(一〇)

彼瑪那恭行叔父(伽沙巴王)之葬禮,愛護民眾,放逐達彌羅人。(一一)達彌羅人結束,「以滅此〔之王〕」,瑪那滯在城外時,自己占領都城。(一二)彼等〔達彌羅〕去閻浮洲向哈多達多送書信:「卿來島之好機,奪取王位。」〔使知之〕。(一三)瑪那亦向魯哈那父〔之處〕速派書狀,父聞此不久已由魯哈那來。(一四)彼等兩名相談上,謀取與達彌羅人提攜之策,由此之人人一切同行動。(一五)其後瑪那伽令父即王位,王對諸宗派已施三千〔金〕。(一六)愛護僧團與國,由敵為守所有富藏於王家移於魯哈那。(一七)哈多達多亦又接達彌羅人之情報,即時率達彌羅之軍兵來攻此島。(一八)其時在此島彼等所有達彌羅人者受蔑遇,〔哈多達多之〕來襲,於途上已隨於彼。(一九)瑪那又對彼事一切入耳?彼〔思〕:「此非交戰之時機。」 [P.72] 送父王與財物往魯哈那,(二〇)自赴東部地方,募人人住。彼〔哈多達多〕獲達彌羅人之聲援,占領王城,(二一)稱己名為「達多巴提沙王」。世人呼彼名同叔父〔達多巴提沙〕。(二二)叔母之子名阿伽普提者付與年青王位,與南部地方。(二三)於依賴者所應從而授與官職,無論於教於世間果行一切〔務〕,(二四)於摩訶巴利〔食堂〕施與衣服、凝乳、米飯、牛乳、乳粥,守布薩戒而聞法,(二五)行所有供養而令說法,以如是之善行積己之善根。(二六)於伽沙婆精舍施賽那瑪村,於精勤堂已奉摩訶伽羅〔村〕。(二七)於毛羅〔孔雀〕房舍與伽沙村,於塔波園贈奔奈利〔村〕,恭敬塔。(二八)向阿波優達羅〔之僧團〕獻伽普羅〔樟腦〕房舍,建名提普多羅精舍而施。(二九)其建立特,上座部之比丘等:「於境界之中。」〔云阻止此〕,以軍兵放逐彼等,又遂行目的。(三〇)然,於其處之上座部比丘等對王著怒,知其無信仰 [P.73] 心,覆鉢,〔不受布施〕。(三一)彼於聖者之言:「信士而企圖比丘等之損失,又罵彼等無信仰者。〔有〕對彼可覆鉢。」由此,彼等於王作其處分,世人解作他之意義,(三二、三三)「比丘仰向鉢而迴轉受食。至〔王〕宮之門,由惡意而覆」不取。(三四)其時此王冒大病,第九年達生命之滅盡。(三五)

由此,達普羅王赴自領之魯哈那,積累善根,住於彼處。(三六)以下就彼無紊之〔王〕統而述。於此處亦言及此,可無缺穩富之事。(三七)

於奧伽伽〔甘蔗〕之王統為摩訶提沙聞名,有一大智盛德之士。(三八)彼有一妻知為桑伽西瓦,為魯哈那領主之女,具富裕、善業之德。(三九)彼女有三兒。長子阿伽普提伽,次子名達普羅,三男為瑪尼阿器伽。(四〇)彼女更有一女,彼女又嫁於王。長子名魯哈那地方之王。(四一)彼大有福者於摩訶伽瑪建立摩訶巴利〔精舍〕,又於彼處〔造〕名達陀伽普提房舍,(四二)於伽那村為盲人、病人造營療院,名巴提瑪精舍造大〔佛〕像堂。(四三)智者〔王〕以神通力如化造,於名瑪罕陀作 [P.74] 石佛,安置於彼處。(四四)建沙羅瓦那〔精舍〕附己名之精舍,同〔造〕巴利耶那精舍並伽奢羅伽瑪伽〔精舍〕。(四五)此為智者〔王〕於丹瑪沙羅精舍行新築工事,自移私室於彼處,(四六)食比丘眾之殘食,又抱喜悅之〔王〕,以曼達伽瑪村施僧團。(四七)行彼此之善業,彼赴天界時,彼弟可愛之達普羅為彼地主,(四八)討伐諸敵,於彼處行使主權,行大施之施捨,使魯哈那無危惧〔之處〕。(四九)人人悅服彼,謂:「此是我等偉大之主。」由此以來世人稱彼為摩訶沙敏。(五〇)

人主西羅達陀〔王〕聞此,將己〔王〕女與彼,又滿足〔彼〕多數之德,(五一)讚「為適於王位者」,已授與年青王之位,瑪那灣瑪其他彼子等有盛名。(五二)〔西羅達陀王〕向住於巴沙那提婆之大長老之下聞法,向彼抱信心,為大恭敬彼,(五三)建立魯哈那精舍施彼。又大長老供此為招提比丘〔等〕之用。(五四)安巴瑪羅精舍 [P.75] 開始、建多數之精舍,又亦建伽提羅利精舍而供養〔天〕神。(五五)大賢者〔王〕清掃阿努羅園穆多蘭把甚腐朽之殿樓又於西利瓦多更清掃同達康比羅之殿樓,(五六)使三十二人之比丘住於彼處,飽施所有要品之布施。(五七)於那伽精舍施啟瓦多康比羅村,同於羅駕精舍指定棍納村。(五八)如此彼於提沙精舍奉伽提伽扳婆達〔村〕,於質多羅山〔精舍〕奉康那義提伽村。(五九)彼於阿利耶伽利精舍布施瑪羅瓦多伽村,於彼處建極美麗之〔佛〕像堂。(六〇)於彼處為安置勝者〔佛〕,使作高價眉間毫與黃金帶。王已行所有方法之供養。(六一)彼於朽敗諸塔〔施〕彩色漆喰工事、更造高十五肘之彌勒善逝〔尊〕。(六二)彼偉王自行如此等無數之善業,又對隨從者亦行之。(六三)隨從者等甚多作善根之人人準備資具由彼等建立多數之精舍。(六四)

某時,王行軍之序,於無村落森林中整軍,張夜營,(六五)彼善水浴,善塗香油,大喰,快橫於臥牀,圖眠於善美家屋中,(六六)彼時不能入睡,「此彼何故?」 [P.76] 晝間己〔所為〕之事一切作反省,(六七)理由內不能見出,但思:「必有於外。」為深此而命人,(六八)言:「必我長老等為夜〔露〕所濡應於樹下。伴彼等前來。」(六九)如是諸多人人攜燈火前往探索,恰彼時見由摩訶伽瑪而來比丘等宿於樹下,(七〇)彼等還而報告王,王走出見比丘非常喜悅,導於自己寢室,(七一)為比丘等常時設施,施彼等染衣,受取濡衣(七二)更令乾,洗濯以調其他,彼等皆善設施臥牀,(七三)盛藥,自行作〔此〕,又於天亮作食事及行其他應行之務,(七四)給侍僕,如是所好而去。悅善業之此〔王〕如是已過第一日。(七五)

如是此最勝人之〔王〕,於其他之善業渡日,開國土從事善業,(七六)瑪那住於東部地方,募軍兵,持來父之軍與財寶,(七七)若行交戰成可來至提絲秋羅沙村,大力者達多婆提沙聞此,赴丹巴羅,(七八)會彼行大戰鬥,達多婆提沙之軍兵,令 [P.77] 瑪那至天〔界〕。(七九)彼達普羅聞此,悲憂箭而歿。此〔王〕阿努羅達普羅七日止行王事,(八〇)於魯哈那司三年間政事。故彼故事於此亦傳承。(八一)如此於戰而倒敵,以艱苦雖所得財物,瞬間成雷電閃光。具知見者誰為喜耶?(八二)

以上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四王章第四十五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