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8 卷

下一卷
 

[P.55] 第四十四章 六王章

持劍之吏僧伽提沙由此為王,願教與國之發展而喜道,(一)隨所應授官職,彼攝取人民,其時,小〔阿伽普提〕王之軍將莫伽羅那(二)住於魯哈那聞僧伽提沙為王,為戰爭而往摩訶伽羅設陣營。(三)僧伽提沙聞此,為與彼戰爭而派遣軍兵,有大軍之莫伽羅那欲威嚇此,(四)由此,彼〔王〕率象馬軍赴羅提精舍,募軍居住於彼處。(五)王聞之再來,於伽達提萊尼瓦達伽與彼走戰,送己之軍,(六)自行還都,彼〔莫伽羅那〕復元失去之兵又到達羅醯羅〔山〕。(七)

王之軍師用何等之策略,送〔彼〕兒於叛人之處,自行惱悲,(八)如同大病打 [P.56] 臥牀頭〔不動〕。(八、九上)王聞此之報,即時赴〔其處〕命言:「汝勿憂!汝於此處教事王子,今汝護都,汝因病故,不能與余共來戰場。」(九下、一〇、一一上)人人皆出去,王用之食物絕時,於摩訶巴利〔食堂〕調理食送王之處。(一一下、一二上)王見之甚為嫌忌,思:「非不不利之間,於此想亦有〔用兵之要〕。」為戰而急去。(一二下、一三上)與王子共騎象,令武裝種獸,率小軍赴東部提沙山,(一三下、一四上)如斯雙方騎〔象〕於初戰鬥時,叛友之軍師於背後起戰。(一四下、一五上)王子見此向王云:「殺此者。」王遮曰:「汝勿欲為此,不能壓此軍,有大不利。」(一五上、一六)王陷於兩軍之間,彼軍已二分,叛逆將軍與王。(一七)王之象名瑪多伽入於樹蔭,同時其傘擊突枝而落地上。(一八)叛逆人之軍見此,持來與王,彼立於山頂令翳此傘。(一九)同時王軍〔思惟〕:「此者是王耶?」往圍彼,王唯一人(二〇)由象背降下〔伴〕王子與忠義之大臣於其側而入梅魯瑪奢林中。(二一)

[P.57] 得勝利之莫伽羅那由此與軍兵,田叛友之軍師有罪隨彼兒,(二二)入都而為楞伽地主君之王,而後思之:「敵之生存不安穩。」(二三)彼聞「前王之兒於此處」而怒,令「速斷彼手足」。(二四)時受王命之彼人,即時圖斷手足,王子悲泣:(二五)「余可取食普瓦菓,手若斷者余以何取食普瓦菓?」聞此行事王者,(二六)惱王命之無情,此卑人斷彼左手左足。(二七)王之他兒周陀提沙逃變姿相名梅魯堪陀羅向瑪羅耶一地方去,(二八)王後竊伴此兒與大臣赴衛魯瓦那,於此為當比丘等而著黃色衣。(二九)為比丘姿態王欲赴往魯哈那而達瑪尼西羅,於此停留王臣等,(三〇)而見知此三人,遮彼手而行,已書送王。王聞而殊外之(三一)喜,曰:「速往捕彼人人, [P.58] 由此向西哈吉利帶來無疑惑無邪障,於此,取王與彼兒之首,但大臣如活伴來余處。」(三二、三三)如斯受命此之人人,捕三人依命令圖為帶來西哈吉利,(三四)其時王子告行刑人曰:「先刎余之首,與余安樂。」(三五)王吏如是之行,後斷王之首。知事之人人,見愚昧者之所為,(三六)如斯富貴無常不堅牢,不自由,何故著此不求常住之樂耶?(三七)願舊王之利大臣傳王之命,聞此〔彼〕笑言此。(三八):「余自生以來曾見刎余主之頸。措彼余尚仕他主耶?(三九)於此殺彼取去彼之影耶?思之汝等是愚昧者、發狂者。」(四〇)如斯言已,彼捕主王之足而臥,彼等如何為之,不見出移彼之術,(四一)〔不止〕斷彼之首,諸大臣持來三箇已示於王,王無怖畏,表示滿足意。(四二)由此之後,授惡軍師瑪羅耶之王位,其兒持劍據官位。(四三)

[P.59] 彼〔莫伽羅那王〕以新布覆三〔大〕塔,同時行楞伽島全地塔之大祭。(四四)彼與世尊之毛髮舍利及齒舍利、大菩提樹尊敬〔行〕大供養,(四五)於毘舍佉〔月〕之供養,隨行其他一切之舊慣,由正法行掃清善逝一切之教。(四六)藏經之讀誦,與行大供養,施餘分之利益供養多聞之士,(四七)住全島之比丘等施法服,住院一切者獻納迦那衣,(四八)造〔佛〕像繕修古〔精舍〕,施與僧團三百枚以上之塩田。(四九)於伽羅庇提建莫伽羅那精舍、庇提伽瑪精舍、沙伽瑪〔精舍〕、瓦達伽瑪伽〔精舍〕(五〇)同設羅伽精舍塔之家,彼於數多之精舍施多之領邑,(五一)如斯此之王憶前王之榮華無常,乃行無量之善業。(五二)

爾時〔王〕為某過失對瑪羅耶王發怒,彼思歪曲前王之姿,(五三)用策捕彼,斷彼之手足。聞此彼持劍官伴己兒去魯哈那,(五四)住彼處彼速略其地,留隱瑪羅耶之地而往周達提沙。(五五)彼與彼共速荒全國地方,來至多哈羅山,於彼處張大 [P.60] 陣營,(五六)王無餘聞此,令武裝彼軍兵,往彼之近處,同張陣營。(五七)時王之部下熱病之累,死者數多,聞此,彼持劍官,(五八)初戰王軍甚弱而逃,王亦由後逃之。(五九)近西哈山見唯一人行,持劍之吏殺大王併從者。(六〇)亦〔欲殺〕遲後而來之周達提沙,致書云:「來王,來。」(六一)彼看破而逃,還往瑪羅耶而去。「由艱難而得來之王位,我如何與彼耶?」(六二)

如斯整軍兵彼持劍官名為達羅,〔六年間在王位〕殺莫伽羅那王,由此入於阿[少/兔]羅陀優都為王,國中轉命令輪。(六三、六四)此名西羅美伽灣那〔王〕禮拜僧團與菩提樹,恭敬三大塔,增築摩訶巴利〔食堂〕,(六五)施以僧團醍醐與糖加作粥, [P.61] 飢饉大難之際施漉水布。(六六)此大慈者由一切施攝取貧民、旅人、乞丐等,對小童等,已與錢財買〔普瓦菓〕。(六七)於阿婆耶精舍供養石造之佛像,於彼施已古之家種種色彩之寶玉,(六八)彼為保護勝者〔佛〕而與寇羅池,準備所有施物行常時供養。(六九)

此王而為如斯善業之器時可過活時,而周達提沙之伯父有一首領名西利那伽,(七〇)彼向赴對岸〔閻浮洲〕伴眾多達彌羅人,為來取北部地方,行其掠奪。(七一)王亦聞此,行戰於羅伽密達伽村,由此共來屠達彌羅人,(七二)捕屠餘之〔達彌羅〕人而多加侮蔑,處處建立精舍,〔此等〕奉為奴僕。(七三)

王如斯成勝利來都,掃清全國無所怖畏,時可過活時,(七四)名普提之一比丘於阿巴優優達羅精舍,見出多數之破戒者,彼出家以來雖亦猶新,(七五)謁王尋求〔行〕正法羯磨,王令彼於精舍內行正法羯磨。(七六)彼擯斥破戒之徒,皆集於一 [P.62] 處而談,竊欲殺彼,令此羯磨歸於無效。(七七)時王聞此大怒,捕一切者,切斷兩手,仍捕縛於一所託於蓮池之守衛人,(七八)於此,又他一百比丘等亦被追放於閻浮洲,而彼思〔普提比丘〕之努力,掃清教團。(七九)彼上座部之比丘等為行布薩會,迎彼等之意,逢拒絕而怒,雖然不遜,(八〇)彼以粗暴之言語嘲罵彼等,彼等不謝罪而去南部地方。(八一)此處彼罹大病而慌死,如斯九年而棄大地。(八二)

由此,彼兒阿伽普提王子為王,由西利僧伽普提而知名,(八三)弟瑪那立為副王,添與南部地方之車馬軍兵。(八四)彼王不滅前王所設慣例,以法護國,亦大敬僧團。(八五)由此,住瑪羅耶地方周達提沙聞此一切來阿里達山攝取大眾,(八六)征服東南諸州,大力〔之王〕次第開始入都。(八七)為取西部洲,派遣達多西瓦大 [P.63] 臣,王自入西力庇達伽村。(八八)王聞一切,附副王以軍兵遣往西部州,彼往而彼〔周達提沙〕已走。(八九)謂:「已得屠如巢中之雛鳥。」王向瑪耶提而來捕王子大臣,(九〇)謂:「捕此周達提沙。」無怖畏豪勇〔之王〕隨來少數之軍,(九一)而周達提沙亦聞此,令武裝軍兵如決堤之大海,彼襲王軍,(九二)破王軍,王騎象唯獨變姿而忽逃,(九三)即位第六箇月急乘船,捨財、土地、親族而往閻浮洲。(九四)

周達提沙由此於都為王,如前王行一切事務,守護〔佛〕教。(九五)彼以摩訶達羅吉利〔村〕施阿羅精舍,名摩訶密多〔大慈〕菩提樹施與大精舍。(九六)彼王仰提村,瑪多蘭伽那伽村,歐頓巴蘭伽那〔村〕亦施周達瓦那精舍,(九七)於摩訶那伽之精進堂,加沙巴吉利〔精舍〕亦施安庇羅庇伽之食邑,(九八)彼施伽衛蒂村於衛魯瓦那〔精舍〕,施刻里伽村於甘伽瑪提精舍,(九九)施秋羅瑪提伽村於名安達羅甘伽精舍,施沙汗那城於瑪耶達伽沙巴住院,(一〇〇)施名羅達村於伽羅瓦庇 [P.64] 精舍,此等並他〔精舍〕彼以采邑令不為不足,(一〇一)彼又以三十萬金修繕朽癈之〔精舍〕,住島之比丘等施與三衣。(一〇二)

去閻浮洲〔西利僧伽〕王有同胞之士,彼等隱身於處處,圖謀奪取地方。(一〇三)彼周達提沙聞此,由此赴伽羅瓦庇,為與彼等戰,與軍共定住於此處。(一〇四)往對岸〔閻浮洲〕而王得達彌羅人之兵赴伽羅瓦庇,圖謀開始戰鬥,(一〇五)周達提沙亦令武裝軍兵,令取武具,急派達達西瓦伽大臣赴閻浮洲,(一〇六)著鎧騎象而戰鬥,見自身之軍衰退,己告同乘象大臣言:「向余第一妃傳〔余〕之言,而後汝可隨意而行。『大妃!出家誦佛經,說論藏,以〔其〕功德施王。』」(一〇七、一〇八、一〇九)如是託言與王,武器之續限,殺襲來之達彌羅人,達壽命之滅盡耶? [P.65] (一一〇)見名衛魯巴之達彌羅人為戰來,王於其時,手中之蒟醬袋有忍短劍,(一一一)由此堅握其劍,斷己之首,坐於象背納劍入鞘。(一一二)大軍兵揚大聲,彼大臣亦行與敵交對,知王之首已斷,(一一三)傳妃囑言,妃於〔佛〕教出家,註解論藏與〔學〕終之時,(一一四)〔妃一日〕下法座坐於地上,〔彼〕自命:「來!見王之振死。」(一一五)坐於彼女之前,投劍斷己之首,言:「王如斯歿矣。」(一一六)彼女見此過度憂苦,裂心而死,如斯五箇月彼王上生天界。(一一七)

王如斯伏敵克戰,復王國於常態,住於勝都,(一一八)此王曾為副王時,自己建名摩訶羅羅伽之精勤堂,(一一九)施韓伽羅、沙姆伽瑪二村,刻〔施〕啟貨羅之王領與所有奴僕。(一二〇)同施摩訶瑪尼伽村於逝多林〔精舍〕,以薩羅村供養瑪耶提伽沙巴住院。(一二一)彼施安必羅巴多羅村於秋提耶山,於普羅提之都建立摩訶巴那提提伽〔精舍〕。(一二二)

[P.66] 名瑪那年青之王於王之後宮有非行,〔王〕亦恕此,由諸大臣殺彼,(一二三)王為護彼之家系,己幼弟名伽薩巴即副王之位。(一二四)達多西瓦聞瑪那之死,隨達彌羅人,速來名提因提尼村。(一二五)知彼之來,〔王〕率軍出戰,〔敗而其〕十二年逃閻浮洲,(一二六)棄一切而當行為證認已攜王之首環,彼只一人去,(一二七)達多西瓦無首環隨法而上王位,為達多巴提沙為世所知。(一二八)他〔之王〕得戰機會取國,如是彼等重回交互令退王位,(一二九)為此兩王之戰惱苦世人舉財喪穀。(一三〇)達多巴提沙以前諸王之〔設者〕一切破壞,三僧團並舍利殿之財亦皆奪。(一三一)彼〔毀〕金像取黃金,破壞金製之花環及其他一切之物令滅功德, [P.67] (一三二)取同塔波園堂黃金之塔頂,高價鏤寶玉塔之傘亦被毀壞。(一三三)彼以摩訶巴利〔食堂〕之粥槽施與達彌羅人,彼等以王舍及舍利堂共燒掉。(一三四)彼如此後日有悔,為告白己惡事,建沙伽瓦多精舍已附與領地。(一三五)彼之甥亦為羅多那達多為民眾所知,在摩訶提巴達職,有己之領地付於王。(一三六)

由阿伽普提戰之力而登上王位耶!愚昧而質躁急之彼,年青王伽沙巴為守己軍兵,唆使邪行惡性之徒,毀塔波園天愛帝須〔王〕,小〔阿伽普提〕王,並取奪前諸王奉獻之財資。(一三七、一三八、一三九)毀達器那精舍之塔,沒收其財資,如斯他〔精舍〕亦被毀棄。(一四〇)唆使邪行之徒,彼如斯行為王亦不能制止——實難 [P.68] 制邪惡。(一四一)彼〔王〕不能制〔伽沙巴〕,投一千金建彼毀塔波園之塔,併〔營〕公祭。(一四二)時人間之主阿伽普提為達多巴提沙而失敗,為募軍兵,而赴魯哈那,(一四三)住於此處第十六年得病而歿。時王之弟彼年青王伽沙巴又(一四四)以達多把提沙王追往閻浮洲,國〔合〕為一王國,不載王冠。(一四五)由交往善人而彼心起追悔,惟思:「我果衍邪業之滅盡。」(一四六)設花園、果園、儲水池,以大供養恭敬三箇大塔,(一四七)供養塔波園,以施一村邑,令來島一切之比丘等說法。(一四八)於瑪利洽瓦提構築堅固之殿堂,此處住那伽沙羅〔住院〕大長老,(一四九)住於此處〔之長老〕奉以四要品,令共說論藏之註解書。(一五〇)彼〔王〕建那伽沙羅伽住院施彼,摩訶尼提羅村而四要品之料施彼。(一五一)

時彼達多巴提沙由閻浮洲率大軍兵來此,彼善武裝軍兵與伽沙巴戰鬥,已被打歿。此王者之治世經十二年(一五二、一五三)於此達多巴提沙有甥名哈多達多,畏怖此大戰逃往閻浮洲。(一五四)

[P.69] 如斯一切富是無常而難得,榮光乃瞬時之物。然對此等捨歡悅心應向法。(一五五)

以上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已起造大王統史

名六王章第四十四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