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28冊
No.16 長老尼偈經 (1卷)
【雲庵譯】
第 1 卷

 

[P.123] 長老尼偈經

歸命彼世尊     應供等正覺

  一偈集

「快眠長老尼,布片作法衣,汝既萎貪欲,如鍋中枯菜。」

名不詳一長老比丘尼唱如是偈。

佛陀:「解脫尼!如牛脫諸軛,羅睺捕捉月,由彼得解脫,內心無負欠,食世信施食。」

如是世尊呼解脫式叉摩那,教以常念此偈。

「芬那成滿尼!成就諸種法,如十五夜月,以此圓滿智,打碎癡闇塊。」

〔右〕成滿尼。

「帝須尼!修習戒定慧,諸軛勿縛汝,已脫一切軛,無漏身處世。」

〔右〕帝須尼。

「帝須尼!專注諸種法,剎那勿空過,剎那空過者,有墮地獄憂。」

〔右〕另一帝須尼。

[P.124]

「帝羅堅固尼!修習觸寂滅,制邪想為樂,安穩成涅槃。」

〔右〕堅固尼。

「堅固比丘尼!依行堅固法,習練健諸根,擊敗魔王軍,持有最後身。」

〔右〕其他堅固尼。

「密陀(友尼)!依信心出家,交善友為樂,履修諸善法,安穩成涅槃。」

〔右〕尼友。

「婆都羅(賢尼)!依信心出家,以賢善為樂,履修諸善法,安穩成涅槃。」

〔右〕賢尼。

一〇

「烏婆娑摩(寂靜尼)!於死王領域,脫難渡瀑流,併敗魔王軍,持得最後身。」

〔右〕寂靜尼。

一一

「善巧我善脫,脫去三曲物,臼杵與曲夫,是為三種曲,脫除生與老,除去生有本。」

〔右〕解脫尼。

一二

「欲達最上果,起志極事(涅槃)心,彼心不繫欲,被稱上流人。」

〔右〕達摩地因那(法施尼)。

一三

「力行無悔,行佛之教,疾速洗脚,坐於一方。」

〔右〕毘舍佉尼。

一四

「見十八界苦,勿以再受生,斷汝生有欲,寂靜而遊行。」

〔右〕須摩那(善意尼)。

[P.125] 一五

「攝身並攝語,更又須攝心,拔除渴愛根,清涼得安靖。」

〔右〕鬱多羅尼。

一六

「老牟尼!汝快眠,布片法衣著,汝之貪欲熄,清涼得安靖。」

〔右〕老年出家之善意尼。

一七

「力衰凭杖拖鉢行,四肢戰慄倒地上,見此肉身有患難,爾時我心得解脫。」

〔右〕達摩尼。

一八

「捨家我出家,捨兒與畜類,貪欲與瞋恚,無明總斷捨,共拔渴愛根,寂靜得安靖。」

〔右〕僧伽尼。

二偈集

一九

「難陀尼!抱病污且腐,觀此合成身,置心於一處,以住於定念,觀此不淨想。

二〇

觀無想,除憍慢心,由除憍慢心,寂靜而遊方。」

如是世尊教難陀式叉摩那常誦此偈。

二一

「此等七菩提,成就涅槃道,我應總修習,如佛之所示。

二二

我既見世尊,最後合成身,生死輪迴斷,我不再受生。」

(右)禪頭尼。

[P.126] 二三

「善脫尼!善脫尼脫杵,不為打穀業,我夫作傘者,無有慚恥心,我釜時常空。

二四

我斷貪瞋時,我行來樹下,我言實快樂,安息靜禪思。」

(右)名不詳之一長老比丘尼。

二五

「我之賣身錢,其高價等及迦尸全國民,得到如此價,有價中無價。

二六

我於色相,起厭惡情,厭惡離欲,不更生死,不經輪迴,證三種明,成就佛教。」

(右)阿達迦尸(半迦尸尼)。

二七

「我身病且瘦,體力至微弱,凭杖我登山。

二八

脫下僧伽梨,鐵鉢伏於地,支身依磐石,得碎癡闇塊。」

(右)支陀(心尼)。

二九

「年邁我力弱,縱然身痛苦,凭杖登山行。

三〇

脫下僧伽梨,鐵鉢伏於地,坐於磐石上,我心得解脫,得達三種明,成就佛之教。」

(右)麥提迦(慈尼)。

[P.127] 三一

「白分又黑分,十四十五日,八日神變月,具足八支分,謹守布薩行,願生天眾間。

三二

剃頭著僧衣,一日只一食,不願生天眾,已除胸苦悶。」

(右)密陀(友尼)。

三三

「我母!由足裹以上,由頭頂以下,篤觀此一身,不淨且污臭。

三四

如斯以過日,除去諸貪欲,斷除諸熱惱,清涼得安靖。」

(右)阿巴耶瑪陀(無畏母)尼。

三五

「無畏尼!凡夫執此身,脆弱不堅實,正知與正念,我將拋此身。

三六

我心悅精勤,由多苦法脫,渴愛果滅盡,成就佛之教。」

(右)阿婆耶(無畏)長老尼。

三七

「四次又五次,我脫精舍出,心不得安息,心不得統御。

三八

我於第八夜,除盡諸渴愛,喜悅為精勤,由多苦法脫,渴愛果滅盡,成就佛之教。」

(右)奢摩尼。

三偈集

三九

「出家二十五年間,我心未曾得和平,心之安息不得知,我心未能得統御。

[P.128] 四〇~四一

我憶勝者教,心中懷不安,今由苦法脫,渴愛果滅盡,成就佛之道,由渴愛枯盡,今為第七夜。」

(右)其他之奢摩尼。

四二

「四次又五次,我脫精舍出,心不得安息,心不得統御。

四三

我是信仰比丘尼,我赴彼前受教益,彼為我說五蘊法,十二處與十八界。

四四

我如受尼教,聞法我喜樂,浸潤七日間,一度盤足坐,打碎癡闇塊,八日我起坐。」

(右)烏達摩尼。

四五~四六

「七菩提分,成涅槃道,總如佛說,修習佛道,任望得此,空與無相,為佛生女,常樂涅槃。

四七

天界與人界,諸欲總斷盡,生死絕輪迴,今不再受生。」

(右)其他之烏達摩尼。

四八

「靈鷲山之上,日中為休息,我去河岸邊,見象出水浴。

四九

人來取鉤,欲鉤象脚,象伸其脚,人騎其上。

五〇

不馴者馴,如人之意,依此入林,心住於定。」

(右)檀多尼。

五一

「烏毘利,汝喚『智瓦』女,汝於林中泣,我今且問汝,汝自應須知,同名智瓦者,八萬四千人,墓所被荼毘,汝悼彼等誰?」

[P.129] 五二~五三

「我心沉憂慮,為除女兒憂,拔除難見箭,貯立我胸中。我今拔取箭,無欲身安靖,我向牟尼尊,歸依佛法僧。」

(右)烏毘利尼。

五四

「王舍城中人,何為必悲傷,如食蜜止之,彼聞白淨尼,宣說佛之教,何以無人聽。

五五

有智慧之人,阻難得甘露,恰如路行人,欲得雲之水。

五六

彼說白淨法,離欲得安定,併敗魔王軍,持得最後身。」

(右)白淨尼。

五七

「不出離世,獨處何益?徒享欲樂,勿至後悔。

五八

諸欲如刀柱,諸蘊斷頭台,汝呼為欲樂,今不為我喜。

五九

喜悅隨處排,打碎癡闇塊,波旬!如是汝當知,惡者!汝為我所敗。」

(右)世羅尼。

六〇

「世間唯諸仙,通得難解理,婦智二指量,不能達此理。

六一

內心得安住,智慧現前時,善觀照法者,婦女又何關?

[P.130] 六二

喜悅隨處排,打碎癡闇塊,波旬!如是汝當知,惡者!汝為我所敗。」

(右)蘇摩尼。

四偈集

六三

「佛子嗣續者,迦葉心安住,彼知宿世居,天上與地獄。

六四

牟尼生死達滅盡,所作已得上智,依此而得有三明,彼為三明婆羅門。

六五

跋提迦比羅尼尊,退死同等有三明,戰敗魔王及眷屬,彼已持得最後身。

六六

見世有患難,我等同出家,漏盡得統御,清涼且安靖。」

(右)跋提迦比羅尼。

五偈集

六七~六八

「我自出家來,二十五年間,一彈指間亦,不得心和平、心不得安息,充滿諸貪欲,展腕空泣叫,我來入精舍。

六九

信仰比丘尼,我親赴其處,彼為我說法,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之法,使我得解脫。

七〇

聞彼尼佛法,入於一面坐,我知宿世居,已得淨天眼。

[P.131] 七一

智慧知他心,耳界已清淨,已證得神足,諸漏達滅盡,證此六神通,是佛教之果。」

(右)名不詳之一比丘尼。

七二

「我執著美貌,運譽使目眩,我恃己年少,眼下視他人。

七三

愚人語麤野,且以巧裝飾,娼家門前立,張網如獵夫。

七四

秘密露多飾,故意使人見,嘲弄數多人,樣樣行幻術。

七五

我今已剃頭,衣被僧伽梨,托鉢出巡迴,樹下得無尋。

七六

天界與人界,諸軛總共斷,諸漏此已盡,清涼得安靜。」

(右)遊女毘摩羅(無垢尼)。

七七

「思惟不正,欲貪所惱,心地散亂,所思不成。

七八

安樂想所牽,貪欲心所虜,煩惱皆充滿,不得心平靜。

七九

皮膚黃瘦色又醜,到處徘徊七年間,我為煩惱苦之甚,晝夜不能得安樂。

八〇

取繩入森林,不再行俗事,此處我縊首,對我為相宜。

八一

將繩掛樹枝,造一堅吊索,投首入索中,爾時心解脫。」

[P.132] (右)耆婆(獅子尼)。

八二

「難陀尼!抱病污且腐,見此合成身,置心於一處,使心住定念,觀身不淨想。

八三

此身如彼身,彼亦同於此,呼吸腐惡臭,凡愚以為喜。

八四

晝夜不倦,觀察此身,依己智慧,見生厭惡。

八五

我以精勤,正念訪調,此身內外,如實見盡。

八六

由此我厭身,內心亦離欲,精勤無繫縛,寂靜得平安。」

(右)難陀尼。

八七

「我拜火神,日月諸天,我赴河岸,入於水中。

八八

固執禁戒,我頭半剃,地上臥牀,晝夜不食。

八九

我喜裝飾,水浴按摩,欲貪所累,愛寵此身。

九〇

我起信心,出家得度,見如實身,欲貪斷盡。

九一

一切生有斷,欲念願望斷,一總解纏縛,內心達安靜。」

(右)難陀郁陀羅長老尼。

九二

「以信心出家,去家無家身,利得欲尊敬,到處為徘徊。

[P.133] 九三

捨最上利益,我走卑下利,為煩惱所虜,不樂沙門道。

九四

我坐精舍中,心中生不安,為渴愛所縛,不斷踏邪道。

九五

我之壽命短,老病亦此害,不應時懶惰,不久此身壞。

九六

如實為觀察,諸蘊之起滅,我心得解脫,了行佛之教。」

(右)密陀迦利尼。

九七

「我續住在家,聞比丘說法,得見離塵法,涅槃不滅道。

九八

兒女財穀,一切捨去,剃髮得度,為無家身。

九九

式叉摩那,履修直道,破貪瞋欲,並棄煩惱。

一〇〇

受具足戒,成比丘尼,憶起前世,我淨天眼,能除垢穢,善為修練。

一〇一

諸行敗壞質,無我因緣生,棄除諸煩惱,清涼得安靖。」

(右)奢拘梨尼。

一〇二

「合成之色身,我產十人兒,力弱我老朽,比丘尼前行。

一〇三

尼為我說法,五蘊十二處,更說十八界,聞法我出家。

一〇四

式叉摩那行,我得淨天眼,我知宿世住,如前自住處。

[P.134] 一〇五

置心於一處,以住於善定,而觀無相念,即時得解脫,安靖無取著。

一〇六

知悉此五蘊,斷欲知根本,我體生堅固,無有欲念者,我不再受生。」

(右)輸那尼。

一〇七

「我昔曾斷髮,身唯著一衣,依垢穢徘徊,無過思有過,有過見無過。

一〇八

靈鷲山之上,日中休息還,見離垢穢佛,比丘眾隨侍。

一〇九

我為跪拜禮,合掌至真前,世尊向我說:『善來、跋提』,為我授具戒。

一一〇

鴦伽摩揭陀,跋耆與迦尸,以及拘薩羅,往來之慣所,十有五年間,我不負所託,我食諸信施,精勤修佛道。

一一一

脫出諸結節,法衣施跋提,智慧優婆塞,多積諸善業。」

(右)原尼乾子之徒跋提尼。

一一二

「以鍬耕田,地上種植,養育妻子,青年得財。

一一三

我嚴持戒法,力行佛教者,無怠無調戲,何未證涅槃?

一一四

洗脚水映姿,水落低處流,依此調心定,如調善良馬。

[P.135] 一一五

爾後攜燈火,我入精舍內,舉燈見臥具,坐於臥牀上。

一一六

我復取針,撥下燈心,燈火熄滅,我心解脫。」

(右)波羅遮那尼。

一一七

「男子取杵,舂打穀物,養育妻子,以貯財富。

一一八

行佛之教,行之不悔,速速洗脚,坐於一方,心得安息,力佛教行。

一一九

彼等聞波羅遮那,說此教語,洗脚已而,坐於一面,心得安息,力行佛教。

一二〇

夜之初分,憶宿世生,夜之中分,得淨天眼,夜之後分,碎癡闇塊。

一二一

起座禮(長老尼)足下,我行汝所教,如三十諸天,敬拜天帝釋,敬尼以渡時,無漏達三明。」

(右)此等三十人長老尼於波羅遮那尼前述其所知。

一二二

「我先貧無夫,無兒亦無女,無友亦無親,亦不得衣食。

一二三

我攜鉢與杖,沿家為乞食,徘徊七年間,為寒熱所惱。

一二四

我見比丘尼,乞食得飲食,近前為禮曰,願度我出家。

[P.136] 一二五

波羅遮那尼,彼垂大慈悲,教我使得度,勵行最上道。

一二六

我聞彼之語,隨誡力修成,大姊教不空,無漏得三明。」

(右)旃陀(月尼)。

六偈集

一二七

「來者去者,汝不知道,由何處來,吾子!悲泣。

一二八

來而又去,不知此道,勿為此憂,此是生法。

一二九

不願彼處來,不許此處去,由何處而來,少時住後去。

一三〇

此處一形去,彼處他形來,生死人間態,一總往輪迴,去時如來時,更有何悲哀。

一三一

難見刺胸,箭我以拔,見子沉憂,我為拂憂。

一三二

今日我拔箭,安靖無欲愛,歸命佛法僧,歸命大牟尼。」

(右)波羅遮那尼弟子五百尼。

一三三

「我為子憂悶,心狂思想亂,裸身披亂髮,到處我徘徊。

一三四

塵塚與墓所,街路與大道,徘徊三年間,飢渴所煩惱。

[P.137] 一三五

偶見善逝佛,來至彌絺羅,為調不調者,無畏正覺者。

一三六

我得平常心,我禮拜著座,瞿曇垂慈念,為我說佛法。

一三七

聞法我得度,我為無家身,隨勵師之語,安穩證涅槃。

一三八

捨斷一切憂,此處應完成,應知一切憂,依因以生本。」

(右)婆斯搋尼。

一三九

「年少汝姿美,我亦為少壯,來,懺摩!我等娛五樂。」

一四〇

「持病易破碎,為此腐臭身,而是為惱累,我根絕欲愛。

一四一

諸欲如刃柱,諸蘊斷頭台,汝呼為欲樂,今不為我喜。

一四二

喜悅隨處棄,打碎癡闇塊,波旬!如是汝當知,惡者!汝為我所敗。

一四三

崇拜諸星宿,森林祭火天,如實愚無知,不淨思為淨,誤也。

一四四

我禮正覺者,人中最上者,我隨師之教,脫一切苦惱。」

(右)懺摩尼。

一四五

「著飾著善衣,塗香懸華鬘,覆身以瓔珞,婢女群環侍。

一四六

飲食攜不少,硬食與軟食,由家出外去,入來遊園中。

[P.138] 一四七

其處戲樂後,續行還己家,行入妙樹多,安闍那林舍。

一四八

彼處見〔世界〕光佛,近前而禮拜,有眼者垂慈,為我說佛法。

一四九

聞大仙說法,我得悟真理,即處離塵法,得觸甘露道。

一五〇

得度了正法,我為無家身,得達三種明,佛之教不空。」

(右)須奢陀(善生尼)。

一五一

「我之家世高,寶多又豐財,摩伽長者女,眉目我形好。

一五二、一五三

王子等願望,長者子等求,〔彼等並修書〕,送交我父云:『阿奴波摩女與我,此女阿奴波摩,八倍之重金,珠寶我與汝』。

一五四

我見世界主,無上正覺者,我禮佛之足,而退坐一面。

一五五

瞿曇垂慈悲,為我說諸法,其著原座時,我得第三(不還)果。

一五六

斷髮我得度,成為無家身,由渴愛枯盡,今日第七日。」

(右)阿奴波摩尼。

一五七

「佛於所有生類中,覺者勇者最上者,我與數多諸人人,脫除苦惱齊歸命。

一五八

知悉諸苦惱,調竭渴愛因,修聖八支道,無漏證寂滅。

[P.139] 一五九

昔日為母子,亦或為父兄,或為我祖母,如實我不知,不見安住地,以故入輪迴。

一六〇

我今見世尊,此我最後身,生生斷輪迴,今我不再生。

一六一

發憤努力且專心,常行勇猛為精進,見此和合佛弟子,勤向諸佛為禮拜。

一六二

摩耶夫人生瞿曇,實為眾生得利益,世間病死所擊者,排除五蘊得自在。」

(右)摩訶波闍波提瞿曇彌。

一六三

「笈多!汝為解脫益,棄兒而出家,利益日增長,心勿為所囚。

一六四

有情為心欺,魔王國土樂,此無智慧者,多生經輪迴。

一六五

欲愛與瞋恚,身見戒禁取,第五為疑惑。

一六六

出家比丘尼,棄此五種見,五種下分結,不再來此處。

一六七

貪慢無明除,結縛掉舉破,汝之苦惱盡。

一六八

排除生死輪,應知須轉生,離去現生欲,安靜為遊方。」

(右)笈多尼。

一六九

「四次及五次,我從精舍出,心不得安息,心不得統御。

一七〇

我近懺摩尼,恭問解脫道,尼為我說法,五蘊十二處,乃至十八界。

[P.140] 一七一

並說四聖諦,五根與五力,七支八支道,得最上利益。

一七二

我聞尼之語,力行其教導,於夜之初分,我得憶前生。

一七三

於夜之中分,我得淨天眼,於夜之後分,得碎癡闇塊。

一七四

包身以喜樂,我為盤足住,殆至第七日,癡闇塊已碎,於是伸兩足,我由定中出。」

(右)毘蘭耶尼。

七偈集

一七五

〔波羅遮那尼曰:〕「男子取杵,舂打穀物,男子養妻,以貯財富。

一七六

力行不悔,勤佛之教,疾速洗脚,坐於一面。

一七七

心安一境,坐据禪定,不為自己,乃為他人,觀察諸行。」

一七八

〔鬱多羅尼:〕「波羅遮那尼,我聞彼語教,疾速我洗脚,一面坐近前。

一七九

於夜之初分,我得憶前生,於夜之中分,我得淨天眼。

一八〇

於夜之後分,我碎癡闇塊,如此得三明,達成汝之教。

一八一

三十諸天之克戰,猶如敬畏帝釋天,敬汝唯是時光過,我為三明無漏人。」

(右)鬱多羅尼。

[P.141] 一八二

〔尼:〕「比丘尼眾,習練諸根,樹立正念,息滅諸行,心得安靜,安樂涅槃」。

一八三

〔魔:〕「剃頭汝奉誰,見如沙門尼,非喜外道教,何故你愚人,在此迷惑耶?」

一八四

〔尼:〕「佛教外之教,多為據邪見,彼等不知法,亦不為法巧。

一八五

釋迦族出生,是佛無比倫,佛為我等說,超越諸見法。

一八六

苦與苦之生,苦與苦超越,達苦之息滅,八支有尊道。

一八七

我聞佛之語,喜教過時光,達得三明智,成就佛之教。

一八八

斷一切喜悅,打碎癡闇塊,波旬!如是汝當知,安達迦破壞者,汝為我所敗。」

(右)遮羅尼。

一八九

〔尼:〕「正念有正眼,習練汝諸根,比丘尼上尊,踏行安靜道(涅槃)。」

一九〇

〔魔:〕「何故汝不喜,生者享諸欲,欲樂須享受,勿至生後悔。」

一九一

〔尼:〕「生者必有死,切斷手與足,被縛殺之慘,生者活受苦。

一九二

釋迦族之生,無戰敗佛在,此尊為我說,生起超脫法。

一九三

苦與苦之生,苦與苦超越,達苦之息滅,八支為尊道。

一九四

我聞佛之語,喜教過時光,達得三明智,成就佛之教。

[P.142] 一九五

斷一切喜悅,打碎癡闇塊,波旬!如是汝當知,汝為我所敗。」

(右)優波遮羅尼。

八偈集

一九六

「具戒比丘尼,善攝己諸根,無過滋味豐,成就安靜道。」

一九七

〔魔曰:〕「忉利天與夜摩天,兜率諸天化樂天,他化自在諸天眾,汝曾住在此諸天,此等諸天据汝心。」

一九八~一九九

〔尼:〕「忉利天與夜摩天,兜率諸天化樂天,他化自在諸天眾,彼等由生而轉生,常以己身為尊重,流浪生死難超身。

二〇〇

世總如放火,世總擴燃燒,世總舉煩焰,世總為震憾。

二〇一

聖賢之士,踏行正法,不被震撼,無與倫比,佛說此教,我心歡喜。

二〇二

我等聞佛語,喜教過時光,達得三明智,成就佛之教。

二〇三

斷一切喜悅,打碎癡闇塊,波旬!如是汝當知,汝被我所敗。」

(右)尸羅婆遮羅尼。

九偈集

二〇四

〔母曰:〕「瓦達!汝已出家,勿有愛著。吾子!勿再再有,勿受苦惱。

[P.143] 五〇五

瓦達無欲斷疑念,調御達清涼,無漏寂默士,安樂送時光。

二〇六

得佛知見,除盡苦惱,諸仙行道,瓦達!汝應修習。」

二〇七

〔瓦達長老曰:〕「我母!汝充滿確信,語吾此事由,吾思汝身內,已無愛著耶?」

二〇八

〔母:〕「瓦達!諸遷流之法,有卑高中分,微塵或微量,我均無愛著。

二〇九

精勤於禪思,我總漏惑盡,成就三明智,達佛所教果。」

二一〇

〔長老曰:〕「母施大刺針,對我施教法,第一義諦頌,如他慈悲者。

二一一

聞母之誡語,我心達安穩,思惟正感激。

二一二

專心於正勤,晝夜無懈怠,為母之勉勵,最上成安息。」

(右)瓦達長老之母。

十一偈集

二一三

「牟尼示世人,有良友者福,親近良友者,愚者成賢人。

二一四

親善人者,增長智慧,親善人者,可免苦惱。

二一五

四種之聖諦,苦與苦生起,滅苦八支道,學道必應知。

[P.144] 二一六

生為婦女苦,調御丈夫曰,有夫亦為苦,有者生產兒。

二一七

弱身自割喉,亦有服毒者,入胎兒殺母,母子兩俱亡。

二一八

一旦產期近,產婦路上行,見夫死路上,產兒還家中。

二一九

有二兒子死,夫亦倒路上,慘苦之婦女,母父兄合葬,火葬堆中燒。

二二〇

貧婦!一家歸亡滅,汝逢無限苦,汝亦幾千次,不斷死轉生。

二二一

汝於墓所中,見兒肉被食,夫死家亡滅,總為人嘲弄,恰於此時中,不死成涅槃。

二二二

我有聖八支,修習不死道,成就法涅槃,見不滅法鏡。

二二三

我折三毒箭,卸去沉重擔,應作者已作。」

翅舍憍答彌長老尼以解脫之心唱此偈。

(右)翅舍憍答彌尼。

十二偈集

二二四

「我等母與女,共同侍一夫,此事未曾有,身毛皆豎立。

二二五

我等母與女,同為一人妻,此事可咒詛,污穢不淨欲,臭惡荊棘多。

[P.145] 二二六

諸欲見患難,出離堅固人,彼女王舍城,出家身得度。

二二七

知宿世所住,得獲淨天眼,智慧知他心,耳界得清淨。

二二八、二二九

我得神足智,已達漏盡智,實證六神通,成就佛之教。我以神通力,化成四馬車,有榮世間主,我禮佛之足。」

二三〇

〔魔王:〕「一面頭戴花,汝獨立樹下,無有第二人,少婦!汝不恐誘惑。」

二三一

〔尼:〕「百千誘惑者,如是一時來,我一毛不動,魔王汝一人得何為。

二三二

此我將消失,或入汝腹中,立於兩眉間,我立汝不見。

二三三

我心已克服,修得四神足,實證六神通,成就佛之教。

二三四

如諸欲刃柱,諸蘊斷頭台,汝呼之欲樂,此為我不喜。

二三五

喜悅隨處排,打碎癡闇塊,波旬!如是汝當知,惡者!汝被我所敗。」

(右)烏婆羅萬那(蓮華色尼)。

[P.146] 十六偈集

二三六

〔尼:〕「我為搬水女,寒天常入水,恐為大姊鞭,恐懼其怒語。

二三七

婆羅門,汝曾恐懼誰,汝常試入水,手足皆戰慄,嚴寒須堪忍。」

二三八

〔婆羅門曰:〕「尊者芬尼迦!汝行吾善業,汝知阻惡業,而且還問我。

二三九

無論老少人,如行邪惡業,彼以水淨身,可以脫邪業。」

二四〇

〔尼曰:〕「汝何無智者,汝為無智語,以水能淨身,脫去諸邪業,如是之說教。

二四一

如是蛙與魚,總上生天界,又如龍與鱷,游泳池水中。

二四二

屠羊者與屠豬者,捕魚者與獵鹿者,盜賊刑人作惡者,彼等以水雖淨身,邪惡之業不得脫。

二四三

此等諸水可運去,汝前世所造罪業,則汝福業亦運去,汝成無有罪福身。

二四四

婆羅門,汝常恐入水,如此汝勿作,以汝之皮膚,寒威將侵害。」

二四五

〔婆羅門曰:〕「我踏行曲道,尊示我正途,尊者此水淨,我施汝衣服。」

二四六

〔尼曰:〕「衣服汝物,我不欲受,若汝恐苦,汝即厭苦。

[P.147] 二四七

於公於私,勿作邪業,若作邪業。

二四八

汝雖知逃,無脫苦道,若汝恐苦,汝即厭苦。

二四九

歸依於佛,於法與僧,為汝護戒,為汝利益。」

二五〇

〔婆羅門曰:〕「歸依於佛,於法與僧,為我護戒,為我利益。

二五一

先為婆羅門親族,今為真實婆羅門,逮得三明有智慧,為聞經者淨行者。」

(右)芬尼迦尼。

二十偈集

二五二

「毛髮黑如蜜蜂色,尖端雖以種捲縮,老來猶如麻樹皮,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五三

我頭猶如香匣香,雖以種種花充滿,老來發出兔毛臭,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五四

茂如樹林善植付,櫛針樣樣飾尖端,老來處處禿不見,真實語者不相違。

[P.148] 二五五

黑香髮束黃金飾,編組髮辮甚佳美,老來頭部均已禿,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五六

我之眉毛畫師巧,描繪如畫美若彎,老來眉尾皺垂下,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五七

我眼猶如摩尼珠,紺色光大有愛媚,老來壞眼闇無光,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五八

我年少時鼻柔高,端正垂直美均勻,老來恰如火炙過,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五九

我之耳朵善配合,美如腕環色白潤,老來皮皺軟下垂,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〇

我齒先如芭蕉芽,潔白光潤美如見,老來脫落麥黃色,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一

密林之中往來者,甘美聲如拘耆羅(杜鵑),老來處處聲中斷,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二

我頸先時常光磨,光滑圓潤如螺貝,而今老來有折曲,真實語者不相違。

[P.149] 二六三

我之兩腕圓如閂,曲直伸縮甚美觀,老來猶如波吒梨(枯樹花),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四

我手先前柔且滑,正如以金高裝飾,老來猶如樹根幹,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五

我二乳房實脹圓,配合均勻滿向上,今已鬆垂如水鞴,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六

我身昔如黃金板,紫磨金色甚美觀,今為細皺掩體上,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七

我兩股昔如象鼻,〔修長直立不彎曲〕,而今恰似竹與葦,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八

我之兩脚手且直,黃金脚環以為飾,老來猶如胡麻幹,真實語者不相違。

二六九

兩脚之趾昔綿滿,著履之時甚美觀,而今老來顫且皺,真實語者不相違。

[P.150] 二七〇

我之合成身如是,老衰之時有眾苦,塗料剝落如古舍,真實語者不相違。」

(右)菴婆波利尼。

二七一

〔婆羅門:〕「尊者汝睡時,呼我為沙門,醒來呼沙門,汝稱揚沙門,汝為沙門尼。

二七二

食物與飲物,以施於沙門,羅奚尼!我今且問汝,何由愛沙門?

二七三

沙門厭作業,懶惰依他活,貪欲好甘旨,何由愛沙門?」

二七四

〔羅奚尼:〕「我父汝已久,問我沙門事,彼等有智慧,且具有戒德,勇猛精進說。

二七五

彼等喜作業,勝業不懶惰,捨貪欲瞋恚,依此愛沙門。

二七六

清淨作為者,根斷三惡業,彼捨諸邪業,依此愛沙門。

二七七

彼等身業清,語業亦同然,彼等意業清,依此愛沙門。

二七八

內外離塵垢,清淨如真珠,充滿潔白法,依此愛沙門。

二七九

保法多所聞,尊貴依法活,善說法與利,依此愛沙門。

二八〇

保法多所聞,尊貴依法活,心据一頂點,依此愛沙門。

二八一

遠行入林間,修行有正念,誦念諸神咒,內心不浮虛,知苦惱極際,依此愛沙門。

二八二

若以去村里,何物無貪顧,無貪出遊行,依此愛沙門。

[P.151] 二八三

彼於倉瓶籠,不藏自己物,既為求調理,依此愛沙門。

二八四

彼不受貨幣,金銀皆不取,只依現在活,依此愛沙門。

二八五

依多種出家,又由各方來,得度相親和,依此愛沙門。」

二八六

〔婆羅門曰:〕「羅奚尼!汝為我等利,生於此家中,信仰佛法僧,強心為恭敬。

二八七

汝知無上福田故,此等沙門我布施,我等誠心行布施,當設豐大之施物。」

二八八

〔羅奚尼曰:〕「汝若恐苦,汝若厭苦,佛與法僧,汝應歸依,護持五戒,為汝利益。」

二八九

〔婆羅門曰:〕「歸依於佛,歸依法僧,護持五戒,為我利益。

二九〇

先為婆羅門親族,今後真實婆羅門,逮得三明有智慧,為聞經者淨行者。」

(右)羅奚尼尼。

二九一

〔遮波尼之原夫優波迦曰:〕「吾曾執杖為道者,今為山中狩獵夫,不免愛欲淤泥怖,未能善為到彼岸。

二九二

吾曾戀遮波,思惟彼戲兒。斷彼之繫縛,吾今再出家。」

二九三

〔遮波曰:〕「大雄勿怒我,牟尼勿怒我,為怒所障者,不淨多苦行。」

[P.152] 二九四

〔優波迦曰:〕「吾離那羅村,誰住此那羅,女人之形相,繫縛活沙門。」

二九五

〔遮波曰:〕「迦羅(優波迦之名),汝回去,如昔享諸欲,我與我親族,共同推服汝。」

二九六

〔優波迦曰:〕「汝對吾所語,只有四分一,若果有事實,對汝執心人,此為一大事。」

二九七~二九八

〔遮波曰:〕「迦羅!如在岡頂上,枝繁花蔓樹,花開如石榴,島中波吒梨,四肢塗檀香,身著迦尸衣,如斯美姿容,如何汝捨去。

二九九

恰似一花朵,欲繫止飛鳥,汝以魅惑姿,不能以繫吾。」

三〇〇

〔遮波曰:〕「迦羅!幼兒之果實,汝為設計者,我為生兒子,如何汝捨去?」

三〇一

〔優波迦曰:〕「智慧之人先捨兒,繼捨親族與財產,如同象斷繫縛索,大雄之人能出家。」

三〇二

〔遮波曰:〕「今我杖此兒,以刃倒地上,汝以憂兒心,汝可不離去。」

三〇三

〔優波迦曰:〕「捨兒與野干(狐),或為野犬噬,汝為產兒婦,我心再不還。」

[P.153] 三〇四

〔遮波曰:〕「迦羅!我祝汝有幸,汝將赴何處,將赴何村邑,都會與王城。」

三〇五

「昔有群眾導引者,想非沙門而沙門,由村而至村,經歷都會與王城。

三〇六

尼連禪河邊,牟尼佛世尊,捨去諸苦惱,說法為有情。吾赴師之前,禮佛為吾師。」

三〇七

〔遮波曰:〕「汝今可為我,傳禮無上尊,汝行右繞禮,奉獻諸施物。」

三〇八

〔優波迦:〕「吾如汝所語,吾等同受益,吾今可為汝,傳禮佛世尊,吾行右繞禮,奉獻諸施物。」

三〇九

由此迦羅向尼連禪河畔,去見正覺者說甘露道。

三一〇

苦與苦生起,苦之得超越,苦之達息滅,八支為尊道。

三一一

禮佛之足,行右繞禮,彼為遮波,表示敬意,聞佛說法,出家得度,達三明智,成佛之教。

(右)遮波尼。

三一二

〔婆羅門曰:〕「婦女!汝於往昔,多噉死兒,無晝無夜,神思惱亂。

三一三

婆羅門婦,汝今己噉,七人之兒,婆斯[敖/力],何故汝為憂思所惱?」

三一四

〔婆斯[敖/力]曰:〕「婆羅門!過去生生,我與汝共,噉數百兒,數百親族。

三一五

我由生死,知出離道,我不憂泣,亦無思惱。」

[P.154] 三一六

〔婆羅門曰:〕「婆斯[敖/力]!汝發如是,稀有之語,悟何人法,發如是聲。」

三一七

〔婆斯[敖/力]曰:〕「婆羅門,此正覺者,近彌絺羅,為有情等,說捨苦法。

三一八

婆羅門!我聞阿羅漢(佛),說無生質法,即處悟正法,除去愛兒憂。

三一九

吾往彌絺羅,亦欲赴都邊,吾望佛世尊,為我脫苦惱。

三二〇

如是婆羅門,見無生質佛,牟尼解脫尊,為說彼岸法。

三二一

苦與苦生起,苦之得超越,苦之達息滅,八支為尊道。

三二二

善生婆羅門,即處悟正法,迅速快出家,三夜達三明。」

三二三

〔婆羅門曰:〕「善來,御者!汝以馬車疾速行,還至婆羅門婦家,汝告善生今出家,三夜得達三明智。」

三二四

御者馬車攜千金,給與婆羅門之婦,告語婆羅門健事,善生婆羅門出家,三夜得達三明智。

三二五

〔婆羅門婦曰:〕「御者!我知婆羅門,現已達三明,馬車與千金,贈汝為禮物。」

三二六

〔御者曰:〕「婆羅門婦!馬車與千金,同為汝之物,勝智佛之前,我亦欲出家。」

[P.155] 三二七

〔婆羅門婦曰:〕「象牛馬值貴,摩尼珠耳環,捨家之寶物,汝父已出家。孫陀利,汝應享有富,汝為嗣續者。」

三二八

〔孫陀利曰:〕「捨棄家中物,象牛馬珠環。父為兒憂累,歸佛去出家。兄弟為憂累,我亦欲出家。」

三二九

〔婆羅門曰:〕「孫陀利!汝願志成就,門邊立受食,摶食與遺穗,衣著糞掃衣,此等受用者,來世無煩惱。」

三三〇

〔孫陀利對尼師曰:〕「大姊,我為式叉摩那,我得清淨天眼,我曾依照住,我知宿世住居。

三三一

尊貴婦人,長老尼眾!依汝而學,我達三明,成佛之教。

三三二

大姊,請汝許我,赴舍衛城,於佛尊前,作師子吼。」

三三三

〔長老尼曰:〕「孫陀利!汝見黃金肌師,無調御調御者,何物亦無恐懼,彼為正等覺者。」

三三四

〔尼曰:〕「得解脫無生質,離欲染解連結,所作成辦已了,無漏孫陀利來。

三三五

由波羅奈出,我來汝之前,大雄尊!弟子孫陀利,親禮師之足。

三三六

汝佛汝師婆羅門,我為汝之女弟子,由汝口生為實子,所作已了成無漏。」

[P.156] 三三七

〔佛曰:〕「善女汝可來,汝來無不可,禮師得調柔,解結離欲染,所作今已了,漏盡如是來。」

(右)孫陀利尼。

三三八

「年少纏清衣,我曾聽佛法,我以精勤故,理解四真諦。

三三九

我對諸欲樂,起大厭惡念,己身見恐懼,唯願速出離。

三四〇

我離親族群,奴僕作務者,捨豐樂村邑,田舘與家財,一切皆放擲,於是我出家。

三四一

善說於正法,由此起信心,我已於出家,何物更希求?金銀既捨去,我取不相宜。

三四二

金銀非菩提,亦非為寂靜,沙門還適此,應非尊此財。

三四三

貪欲醉狂與愚癡,增長塵埃有疑惑,必有大困苦也,不堅固不能確立。

三四四

樂此而放心,污心諸眾人,互相為反抗,互相為嘲罵。

三四五

捕縛與殺害,窮困損財悲,溺於諸欲者,見有大災禍。

三四六

此我親族與仇敵,何故為此諸欲縛,我今出家捨諸欲,見此諸欲知畏怖。

[P.157] 三四七

黃金不能斷諸漏,諸欲非親殺害者,如同仇敵與弓矢,終必感受繫災獄。

三四八

親族仇敵,諸欲縛我,出家剃頭,衣僧伽梨。

三四九

我於門邊立,穿著糞掃衣,受摶食遺穗,我以最為宜,此為出家者,生活所要品。

三五〇

天上人界物,如是等諸欲,天仙之所捨,大仙安穩成解脫,彼等不動得安樂。

三五一

諸欲之上無救護,我今對此不追求,諸欲仇敵殺害者,眾苦燒身大火聚。

三五二

有障害怖畏,有荊棘苦患,愛著不平等,傾向大愚癡。

三五三

諸欲如蛇首,危難恐怖相,愚昧眼昏花,凡夫卻喜此。

三五四

於世竟無智,陷諸欲淤泥,生死不知果,如此者甚多。

三五五

諸欲為因,赴惡趣道,齎己病苦,多人步入。

三五六

如是對諸欲,應當生敵意,世俗之快樂,苦患染污者,我等被束縛,為死所縛者。

三五七

諸欲肆顛狂,誘惑騷亂心,有情為染污,魔王疾張網。

[P.158] 三五八

諸欲無限有災禍,苦多毒大乏甘味。時起爭鬥多損傷,有害人之清白面。

三五九

此我如是,滅諸欲因,常喜涅槃,再不還來。

三六〇

我求清涼身,我與諸欲戰,斷去諸結縛,精勤過時光。

三六一

無憂離塵垢,安穩且方直,隨行八聖道,大仙渡瀑流。

三六二

安立此正法,無著鐵工女,請見須婆!彼女近樹下,而作禪思惟。

三六三

出家至今第八日,獲得正法有信心,蓮華色尼為指導,我得三明克死生。

三六四

此比丘尼自由身,修練諸根不負債,解除所有諸纏結,作了應作無煩惱。

三六五

生類長者帝釋天,彼以神通共天人,鐵工之女須婆尼,諸天來此禮彼女。」

(右)鐵工之女須婆尼。

三十偈集

三六六

樂耆婆醫,赴奄羅林,耆婆比丘尼,好色漢遮道,須婆告彼云:

三六七

「汝當道而立,我汝有何過,出家之女人,男子不宜觸。

[P.159] 三六八

我於師尊教,善逝說戒學,清淨無繫著,何故汝遮我?

三六九

心濁有塵垢,無濁無塵穢,處處心解脫,何故汝遮我?」

三七〇

〔男子曰:〕「年少勝容色,出家有何益,捨脫袈裟衣,汝來,林中娛花開。

三七一

生如花之塵,樹樹普搖香,初春樂時季,汝來,林中娛花開。

三七二

樹樹冠著花,風搖發騷音,一人入林間,汝竟有何樂。

三七三

猛獸群出沒,狂象塵狼籍,無人多恐怖,而汝無伴入。

三七四

汝如黃金像,奢達羅達園,逍遙如天女,美麗無比類。美婦!迦尸國產衣,細輭美麗服,汝見多美麗。

三七五

汝若住林中,我為汝從僕,緊那羅女之柔眼婦,我愛生類中,尚無勝汝者。

三七六

汝若從我語,汝將得安樂,汝來,行在家生活,住風涼樓閣,婦女等奉侍。

[P.160] 三七七

迦師國產衣,著細輭之服,華鬘彩料飾,黃金摩尼珠,數多裝嚴具,我將為汝作。

三七八

善洗塵垢去,汝臥美覆具,上被與敷具,皆為新展布,飾以旃檀材,高價樹精香,汝外臥牀上。

三七九

譬如青蓮華,既於由水出,(夜叉與羅剎),非人之守護,如斯諸女人,同為梵行者,未用己肢體,即已至老邁。」

三八〇

〔尼曰:〕「死屍滿墓地,此身敗壞質,汝以喪心見。此處為何事,能知汝之教?」

三八一

〔男子曰:〕「汝眼猶如山牝鹿,又如緊那羅女眸,我見汝目心歡喜,愈益增長欲樂情。

三八二

汝顏恰似青蓮頂,清淨無垢似黃金,我見汝眼心歡喜,愈益增長欲樂情。

三八三

汝縱離我而遠去,思汝清眼長睫毛,緊那羅女柔眼者,我由汝眼更生愛。」

三八四

〔尼曰:〕「汝惑佛之尼弟子,欲望行此無道事,如求明月為玩具,如望橫跨須彌山。

[P.161] 三八五

於人天兩界,我不起貪欲,我對諸欲愛,不知為何物,為此聖道故,根本已斷除。

三八六

譬如燃燒物,投入炭火坑,面前置毒器,我對諸欲愛,不知是何物,為此聖道故,根本已斷除。

三八七

五蘊未省察,尚未仕師者,汝誘惑是人,將為識者惱。

三八八

罵詈禮敬苦與樂,我以正念為安立,我知不淨有為法,我心一切處無污。

三八九

我為善逝弟子尼,乘行八支道乘物,拔煩惱箭成無漏,我入空屋以為樂。

三九〇

我製木傀儡,彩色美見新,以絲與串縛,種種為舞蹈。

三九一

拔取線與串,解散為部分,及至無跡時,何物可留意。

三九二

身喻為傀儡,對我生智慧,如無此等法,此身即不存,無法身不存,何物可留意。

[P.162] 三九三

猶如雄黃塗彩壁,汝見形影彩壁物,此處汝有顛倒見,不要人間之智慧。

三九四

面前所現如幻影,如同夢中黃金樹,作觀物像眾人中,汝追虛物闇愚者。

三九五

置眼樹洞中,如樹脂團塊,中部泡狀物,帶淚有眼眦,此處生眼珠,多種與多樣。」

三九六

眉目美如畫,而心無執著,須婆刨己眼,心不起愛著,汝可持眼去,即時與彼人。

三九七

男對女尼愛著情,即時失滅行懺悔:「汝梵行者有祥福,如是之事再不為。

三九八

如是害人,如抱點火,如捆毒蛇,我為祥福,請汝恕我。」

三九九

如是女尼脫彼人,來至最勝覺者前,見勝善業所生相,尼之眼目復舊觀。

(右)耆婆(醫)之菴羅林中耆婆尼。

四十四偈集

四〇〇

大地之精名拘蘇摩都城,於波吒梨子,釋迦族出生,二人有德尼。

[P.163] 四〇一

其一人伊西達西,第二菩提長老尼,具有戒德樂禪慮,拂除煩惱且多聞。

四〇二

彼等巡托鉢,飯食訖洗鉢,安坐無人所,二人相語事。

四〇三

〔菩提尼〕曰:「大姊伊西達西,汝之眉目美,年齡尚未朽,認有何之過,傾心向出離?」

四〇四

「此伊西達西,說法不善巧,菩提尼汝聽,我說出家由。

四〇五

鬱禪尼勝都,我父具德行,彼為一長者。我為第一女,彼對我愛喜,仁慈之念深。

四〇六

沙計多名族,遣來媒介者,長者多財寶,娶我為兒婦。

四〇七

旦夕近舅姑,以頭禮拜足,我受舅姑教,勤行學敬禮。

四〇八

我夫之姊妹,兄弟與近親,我只一度見,畏憚讓座席。

四〇九

食物與飲料,及硬食物類,分送諸貯物,適人與適物。

四一〇

早晨不遲起,赴家洗手足,合掌行夫前。

[P.164] 四一一

梳櫛與顏料,取鏡塗眼藥,我如一侍婢,自為夫裝飾。

四一二

我自炊飯食,自己洗器物,如母之對子,如是我事夫。

四一三

如是貞淑為最善,夙興夜寐去慢心,我不懶惰具婦德,但我為夫所厭惡。

四一四

彼告父母曰:『許與我所去,不與伊西達西棲,不能同家居。』

四一五

『我兒!汝勿作此語,伊西達西賢,而且有智能,夙起不懶惰,我兒!何事汝不喜。』

四一六

『彼女對我無些害,但我與彼不共棲,對彼厭惡我不要,許我與彼可離去。』

四一七

舅姑聞彼語,向我問緣由:『汝何觸怒彼,汝可明告知。』

四一八

『我無有事觸彼怒,我未害彼我無失,夫之對我怒惡語,我又安得為奈何?』

四一九

彼等二人心惱亂,暗庇其兒與我離,伴我返還我父家,『美麗吉祥之神!因此而我取失敗』。

四二〇

父使我再嫁,第二之富家,身價禮聘金,前家之半數。

[P.165] 四二一

彼家棲一月,又被彼逐回,貞淑具婦德,驅使如婢女。

四二二

乞食徘徊一男子,具有自制制他力,我父許彼為女婿,捨棄乞鉢襤褸衣。

四二三

彼棲我家近半月,彼告我父欲分離:『予我乞鉢襤褸衣,我欲乞食再流離』。

四二四

此時父母及親類,對彼告問何緣故:『此處何事汝不成,速語吾等為汝為。』

四二五

如是被問彼告言:『我心若能得自由,則我感到已滿足,伊西達西不共棲,與彼同家不堪居』。

四二六

父放彼行去,我亦為獨思:『許我出行死,不然我出家。』

四二七

大姊智那達陀尼,乞食遊方來我家,彼女持律且博聞,而且高尚具德行。

四二八

我見彼女起,我為彼設座,對彼禮其足,並施諸食物。

四二九

食物與飲料,乃至諸硬食,他處貯存物,充分請食用。謂曰:『大姊,我願欲出家。』

四三〇

我父告我曰:『我女!此處可行法,食物與飲料,供養再生族(婆羅門)。』

四三一

雙手我合掌,涕泣向父申:『我犯邪惡業,我須使得滅。』

[P.166] 四三二

爾時父告我:『成就菩提道,第一法涅槃,實證兩足尊(佛)。』

四三三

父母親族群,我皆為禮拜。出家經七日,我得三明智。

四三四

我知七生前,此生結成果,我今對汝語,一心汝諦聽。

四三五

往昔愛拉迦迦旃,我蓄多財一金工,少年浮誇多醉飽,我與他人之妻通。

四三六

由此我死後,長入地獄中,以煮罪業果,後入牝猿胎。

四三七

我生將七日,猿群大公猿,拔取精子去,犯妻受此懲。

四三八

由此我死去,辛達波國生,入牝山羊胎,隻眼與跛足。

四三九

我被拔精子,騎乘幼兒迴,十有二年間,我為蟲類惱,我身常罹病,因緣他妻交。

四四〇

我由此死去,生為一牝牛,樹脂銅色犢,被去勢一年。

四四一

我再挽車犁,盲目受苦惱,身體常罹病,因緣他妻交。

四四二

由此我死去,生於婢女家,非男亦非女,因緣他妻交。

[P.167] 四四三

生年三十歲,我死又轉生,生為荷車女,出生即貧賤,乏財又貪窘,對人負債多。

四四四

爾後負債增,憂心我悲泣,巧遇商隊主,帶我離家行。

四四五

義利多沙,商主之名,我年十六,成熟女齡,彼此戀慕。

四四六

彼已有他妻,行善具德行,愛夫有聲譽,我念憎此夫。

四四七

待我如婢女,我即捨夫去,此我業緣果,轉生到今世,今生業果盡。」

(右)伊西達西尼。

大集

四四八

曼陀瓦底城,康奢王首妃,有女須美陀(善慧),優美行聖教。

四四九

彼女具德行,巧辯且博聞,修練佛之教,彼近父母言:「父!母!聽我言,

四五〇

我樂涅槃生成者,縱生天界無常住,諸欲空虛乏甘味,何況人間多苦惱。

四五一

諸欲辛辣譬如蛇,愚人對此生迷惑,彼等陷入地獄中,長時受苦逢害惡。

四五二

不攝身語意,愚人犯罪業,長墮惡趣中。

四五三

此等愚人智慧劣,闇苦集理無思慮,說示諸法無有智,而不知四聖諦法。

[P.168] 四五四

我母!尊佛所說,不知諦理,徒悅生有,希望生天,人間福樂。

四五五

出生天人間,無常不常住,再再出生事,愚人心不恐。

四五六

四道(地獄餓鬼畜生修羅)二趣(人間天上),如何得生,陷入惡趣(泥犁),不得出家。

四五七

父母!十力尊之言,許可出家事,餘事我不念,努力捨生死。

四五八

生成世間被歡喜,泡沫之身無堅質,喜之奈何耶?滅除生有之欲愛,我欲出家請許可。

四五九

諸佛之出世,避此無機會,今得此機會,戒德與梵行,終生信不瀆。

四六〇

善慧作是言,父母!限我為在家,我不攝食物,我願隨死去。」

四六一

母欲除惱泣,父亦愛彼女,今倒樓閣上,共同施勸諭。

四六二

「女兒汝起立,憂悲竟何益,汝已有婚約,彼王勝容姿(瓦羅那瓦提之阿尼迦羅拉達王),汝有彼王約。

四六三

汝為瓦羅那瓦底,阿尼迦拉達王妃,女兒!戒德梵行出家苦。

四六四

王家有威勢,財寶與主權,我女!安穩享榮華。汝年齡尚幼,不能捨諸欲,汝應決嫁婿。」

四六五

善慧告彼等:「此事不可有,生有無堅質,是故我出家。不然願為死,是為我抉擇。

[P.169] 四六六

不淨放異臭,可怖腐壞身,死屍滿不淨,肢體如革囊。

四六七

可厭塗肉血,蟲類鹿囷棲處,鳥類為餌食,若知此何物,何故執不捨。

四六八

意識即去身,不久運墓所,親族起厭嫌,棄之如木片。

四六九

屍為他物食,嫌厭棄墓所,父母尚沐浴,何況平常人。

四七〇

骨筋集肉身,此身無堅質,唾淚屎尿滿,愛著腐壞身。

四七一

此身若切開,內外翻轉見,臭氣實難堪,生母皆可厭。

四七二

蘊處界造作,育為生之基,諸苦實可厭,奈何我嫁婿。

四七三

磨矛日日新,刺身以三百,雖然逾百年,能勝此割截,苦惱由此盡。

四七四

如是知師教,是認此割截,此等再再苦,輪迴日月長。

[P.170] 四七五

天界人間界,畜生阿修羅,餓鬼地獄道,割截害無量。

四七六

地獄之中割截多,墮惡趣者苦亦同,諸天亦無逃避所,無能勝過涅槃樂。

四七七

十力尊言教,傾心無餘念,精進捨生死,彼等達涅槃。

四七八

我父!榮尊無堅質,今日我出家,我脫棄諸欲,如斷多羅樹。」

四七九

阿尼迦羅拉達王子,迎親時期近目前,容顏貌色如朝日。

四八〇

爾時善慧女,以刀斷髮系,黑濃柔頭髮,今已割截去,緊閉樓閣門,入於第一禪。

四八一

彼女入定時,王子入都城,善慧於樓閣,靜念無常觀。

四八二

彼女作觀想,王子急昇樓,黃金摩尼珠,王子為身飾,合掌求善慧。

四八三

「王家有威勢,財寶與主權,安穩享榮華,汝年齒尚幼,應以享諸欲,諸欲世間樂,常人享受難。

四八四

王國託付汝,娛享此榮華,我多為施與,汝可勿愁煩,汝父母苦惱。」

四八五

不求諸欲,已離愚癡,善慧女曰,「勿樂諸欲,諸欲有患。

[P.171] 四八六

曼陀多王,四洲之主,欲樂享受,第一人者,欲望未滿,即行崩逝。

四八七

雨神善有七種寶,普降甘霖潤十方,人對諸欲不能飽,不飽之中人死去。

四八八

諸欲譬如刀之刃,諸欲譬如蛇之頭,諸欲譬如炬火燒,諸欲譬如曝露骨。

四八九

諸欲無常,而不堅固,毒大苦多,熾熱鐵丸,根本害惡,結果苦惱。

四九〇

諸欲如樹果,有苦譬肉臠,欺瞞猶如夢,譬如為借品。

四九一

諸欲譬槍尖,疾病與傷腫,害惡及災禍,諸欲如火坑,根本有害惡,怖畏殺害也。

四九二

如是諸欲者,多伴苦障礙,汝去!我於此生有,自無信賴所。

四九三

我已頭燃時,他人作何為,老死所追迫,滅此我努力。」

四九四

父母與王子,戶邊未得到,坐地悲哭泣,彼女如次語:

四九五

「無始輪迴界,父死又兄弟,自己逢殺害,再再憂悲泣,愚人輪迴長。

四九六

淚乳與血液,輪迴果思惟,生類之輪迴,骸骨積如山。

四九七

集合淚與乳,匯成四大海,骸骨積一劫,等毘富羅山。

[P.172] 四九八

無終〔輪迴界〕之輪迴,父母比如閻浮洲,此為棗核大之丸,與此不足為比例。

四九九

草木枝與葉,無終輪迴者,父與父之父,斷其四指量,追溯至往昔,其數不足思。

五〇〇

東海有盲龜,西方來孔木,其首投入孔,人身難得喻。

五〇一

泡沫之團塊,其質不堅實,薄運之色身,無常見諸蘊,地獄割截多,思之甚恐怖。

五〇二

此生再再生,徒使墓田增,思惟鱷魚懼,更思四諦理。

五〇三

思為得甘露,何故嘗五辛,欲樂較五辛,辛味苦更多。

五〇四

思為得甘露,何故受熱惱,欲樂較熾然,燃煮搖熾熱。

五〇五

欲求無敵者,欲有數多敵,諸欲有何要,諸欲有多敵,王火盜與水,及諸怨憎類。

五〇六

欲求解脫者,汝反被傷害,諸欲有何要,諸欲有傷害,貪著諸欲者,捕縛受苦惱。

[P.173] 五〇七

點燃草炬火,燃燒至其把,放則不被燒,諸欲如炬火,不放者被燒。

五〇八

勿為些少欲,勿捨大安樂,多髭魚嚥鉤,後苦非可如。

五〇九

以欲制諸欲,如以鎖繫狗,諸欲喰於汝,如飢旃陀羅於狗。

五一〇

諸欲奪心者,無限苦惱多,會之心多憂。諸欲不堅牢,請放棄!

五一一

不老涅槃者,諸欲疾速老,汝於何要求,凡是有所生,必為病死捕。

五一二

此是不老,此是不死,不老不死道,無憂亦無敵,無雜踏失誤,無怖畏熱苦。

五一三

此不滅者眾人得,正心專念者,雖云今日即可得,不努力者不能得。」

五一四

諸行遷流不得樂,善慧女如上所說,王子接受彼女教,彼女斷髮投地上。

五一五

王子合掌由座起,彼向女父作請求:「請許善慧女出家,彼女解脫見諦理。」

五一六

得父母之許,彼女得出家,卻除憂與怖,學習最上果,實現六神通。

[P.174] 五一七

善慧王女得涅槃,實為稀有未曾有,彼於最後之時間,如實說明諸宿生。

五一八

「世尊拘那含牟尼,僧伽藍中住,三人朋友及眾人,精舍奉行施。

五一九

十次與七次,千次與萬次,生於天人間,而況人間中。

五二〇

於諸天之中,具大神通力,況於人間中。具足七寶者,輪王之首妃,亦為之女寶。

五二一

堪忍師之教,此為因源根,第一之連關,樂法成涅槃。

五二二

信卓智者(拘那含牟尼佛)之言教,如是說,厭離生有者,由厭而欲脫。」

(右)善慧尼。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28 冊 No. 0016 長老尼偈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OCR,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