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06冊
No.4 長部經典(第1卷-第14卷) (14卷)
【通妙譯】
第 5 卷

下一卷
 

五 究羅檀頭經

[P.127]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與五百大比丘眾俱,遊行摩揭陀國,入摩揭國稱為佉[少/兔]婆提之婆羅門村。世尊住於佉[少/兔]婆提之菴婆羅樹園。

爾時,究羅檀頭婆羅門住於佉[少/兔]婆提。此城乃人畜繁盛,草、木、水、穀物豐富之王領,是由摩揭陀國之斯尼耶頻毘沙羅王所賜與淨施之地。爾時,為究羅檀頭婆羅門,舉行隆重盛大之犧牲祭,運來七百之牡牛、七百之少壯牡牛、七百之少壯牝牛、七百之牝羊、七百之牡羊,為犧牲而至於祭壇柱。

[少/兔]婆提之婆羅門、居士聞:「釋迦族出家之釋子沙門瞿曇,與五百大比丘眾俱,遊行摩揭陀國,住於佉[少/兔]婆提之菴婆羅樹園。世尊瞿曇是如是善名稱揚:『彼世尊是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 [P.128] 世尊。』彼含括天界、魔界、梵天界,及此世界之沙門、婆羅門、天、人等眾,宣示自己之證悟。彼說初善、中善、後善,具足文義之法、完全圓滿、清淨之梵行。能奉見如是之阿羅漢者,是甚幸。」

因此,佉[少/兔]婆提婆羅門及居士眾等,由佉[少/兔]婆提出發,以成群結隊,往詣菴婆羅樹國。

爾時,究羅檀頭婆羅門,為午睡而登上高樓,見佉[少/兔]婆提婆羅門、居士等,由[少/兔]婆提出發,成群結隊,詣菴摩羅樹園,而言侍者曰:

「侍者佉[少/兔]婆提婆羅門、居士等,由佉[少/兔]婆提出發,成群結隊詣菴婆羅樹園,為何耶?」

「由釋迦族出家之釋子沙門瞿曇,與五百大比丘眾俱,遊行摩揭陀國,住於佉[少/兔]婆提婆羅樹園。彼世尊瞿曇,如是善名稱揚:『彼世尊是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為見彼世尊瞿曇,彼等往之也。」

時,究羅檀頭婆羅門如是思惟:「我聞此事:『沙門瞿曇,知三種犧牲之祭儀及十六祭法。』然,我不知三種犧牲之祭儀及十六祭法,今欲行盛大之犧牲祭,然, [P.129] 我往沙門瞿曇之處,以問三種犧牲之祭儀及十六祭法耶?」

究羅檀頭婆羅門告侍者:「侍者!然者,〔汝〕往佉[少/兔]婆提之婆羅門及諸居士處,如是言佉[少/兔]婆提之婆羅門及諸居士:『究羅檀頭婆羅門,如是言諸師請待,究羅檀頭婆羅門亦往見沙門瞿曇。』」

侍者受其命,如是告彼曰:「唯然。」

爾時,於佉[少/兔]婆提居住數百人之婆羅門,等待究羅檀頭婆羅門,隆重之犧牲祭,聞:「究羅檀頭欲往見沙門瞿曇。」近彼而言曰:

「尊者究羅檀頭欲往見沙門瞿曇,是屬實耶?」

「然,我亦欲往見沙門瞿曇。」

「尊者究羅檀頭不應往見沙門瞿曇,尊者究羅檀頭往見沙門瞿曇甚不相應。若尊者究羅檀頭往見沙門瞿曇,尊者究羅檀頭之名聲則衰減,沙門瞿曇之名聲當增大。尊者究羅檀頭之名聲衰滅,沙門瞿曇之名聲增大故,所以尊者究羅檀頭往見沙門瞿 [P.130] 曇為不相應。沙門瞿曇來見尊者究羅檀頭正是相應。尊者究羅檀頭之母系父系俱為正生,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無可責難。是故,尊者究羅檀頭往見沙門瞿曇為不相應;沙門瞿曇來見尊者究羅檀頭正是相應。究羅檀頭是長者,甚是大富、豪華……乃至……尊者究羅檀頭,讀誦聖典、持咒、精通三吠陀、儀規、語源論、第五之古傳說,悉知語法論、順世論、大人相,究明此等而無遺漏。尊者究羅檀頭,美貌端正、具足最上之儀容,所謂有梵色、梵儀,偉大之相好。尊者究羅檀頭,是有戒德,具足增上之戒德。尊者究羅檀頭,是善言、善語者,語辭優雅,明瞭而音聲清晰,意義明確。尊者究羅檀頭,是導師,為三百青年婆羅門,口授秘典,諸眾多青年婆羅門,願由各國各地,來詣尊者究羅檀頭之處學習秘典。尊者究羅檀頭,是長老耆宿,沙門瞿曇,不過年少之普行者。尊者究羅檀頭,是摩揭陀國斯尼 [P.131] 耶頻毘娑羅王所尊重、供養者。尊者究羅檀頭,又是沸伽羅娑羅婆羅門,所尊重、供養者。尊者究羅檀頭,住於佉[少/兔]婆提,此城人畜繁榮,草、木、池水、穀物豐富之王領,由摩揭陀國斯尼耶頻毘娑羅王,所賜與淨施之地。是故,尊者究羅檀頭,往見沙門瞿曇為不相應。沙門瞿曇來見尊者究羅檀頭,正為相應。」

如是言已,究羅檀頭婆羅門告彼等婆羅門曰:

「然者,當聽我言。我等應往見尊者瞿曇,尊者瞿曇來見我等,為不相應。沙門瞿曇之母系父系具是正生,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無可責難。是故,尊者瞿曇來見我等為不相應而我等往見沙門瞿曇正是相應。沙門瞿曇,捨離眾多之親族而出家,捨離藏於地下、及置於地上之眾多金銀財寶而出家。沙門瞿曇,年輕有漆黑頭髮、血氣旺盛,年輕之出家者。沙門瞿曇,且母、父實不同意,又母、父落淚滿面,而剃除鬚髮,著袈衣而出家。沙門瞿曇,美貌端正、具足最上之儀容, [P.132] 所謂有梵色、梵儀,偉大之相好。沙門瞿曇,是有戒德,具足聖戒、善戒之德。沙門瞿曇,是善言、善語者,言辭優雅,明瞭而音聲清晰,意義明確。沙門瞿曇,是眾多天、人之導師。沙門瞿曇,是滅盡貪欲,對衣、食、住無有執著。沙門瞿曇,是業論者、實行論者,忌避惡不善法,為婆羅門眾所尊重。沙門瞿曇是捨離高貴之剎帝利族,捨離有豐富金銀財寶之豪族而出家。為尋問沙門瞿曇,由遠隔之國土而來。幾千之諸神,終生歸依沙門瞿曇。於沙門瞿曇,有:『彼世尊,是應供、等正覺者、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之善名稱揚。沙門瞿曇具足三十二大人相。沙門瞿曇,是說『善來善來』者,或友善者、禮貌者、愉快、和藹者、易了解者、親切仁慈者也。沙門瞿曇,為四眾所尊敬、供養。眾多之人、天篤信沙門瞿曇。沙門瞿曇所止住之村鎮,非人不惱人間。沙門瞿曇,有群眾、有僧伽、為群眾之導師,被稱為諸教祖中之最上者。普通之沙門、婆羅門以微小之事得稱譽,沙門瞿曇不如是得名聲,沙門瞿曇是以無上明、行之具足得稱譽。摩揭陀國之斯尼耶頻毘娑羅王與王族、眷屬俱,願一生歸依沙門瞿曇,摩揭陀國之斯尼耶頻毘娑羅王與王族、眷屬俱,願一生歸依沙門瞿曇;沸迦羅娑羅婆羅門 [P.133] 與家族、眷屬俱,願一生歸依沙門瞿曇。沙門瞿曇是受摩揭陀國之斯尼耶頻毘娑羅王、拘薩羅國之波斯匿王、沸迦羅沙羅婆羅門之尊敬、供養。沙門瞿曇,到達佉[少/兔]婆提,住菴婆羅樹園。不論如何之沙門、婆羅門,來至我等村地,皆為我等之賓客。賓客,無不受我等尊敬、供養。今沙門瞿曇,到達佉[少/兔]婆提,住菴婆羅樹園,沙門瞿曇,是我之賓客。賓客無不受我等尊敬、供養,因此,沙門瞿曇來見我等甚不相應,我等應詣見沙門瞿曇。我深知應如是稱讚沙門瞿曇,然,我雖以任何程度稱讚尊者瞿曇,悉不甚適當,因尊者瞿曇,是難盡稱讚者。」

如是言時,彼婆羅門等,言究羅檀頭婆羅門曰:「尊者究羅檀頭,實如此稱讚沙門瞿曇者,猶沙門瞿曇,則住離此百由旬,為詣拜見彼,有信仰心之善男子,當攜食糧而往。然,我等一同往見沙門瞿曇。」

時,究羅檀頭婆羅門,與婆羅門大眾俱,往菴婆羅樹園,世尊之住處。至已, [P.134] 與世尊致問、語後,坐於一面。佉[少/兔]婆提婆羅門及諸在家等,有敬禮世尊坐於一面,有與世尊致問、語後,坐於一面,亦有向世尊合掌,坐於一面,亦有默然坐於一面。

坐於一面之究羅檀頭婆羅門白世尊曰:

「瞿曇!我聞:『沙門瞿曇,熟知三種犧牲祭式及十六種祭法。』我不知三種犧牲祭式及十六種祭法,而欲舉行大犧牲祭。善哉!尊者瞿曇,請為我說三種犧牲祭式及十六種祭法。」

「然者,婆羅門!諦聽,善思念之,我當說。」

究羅檀頭婆羅門答應〔世尊〕:「唯然。」世尊如次曰:

一〇

「婆羅門!往昔有摩訶偉質多王,大富而藏滿金銀財寶。婆羅門!時,此王獨於靜處,生如是念:『我能得人間所有之豐富財寶,征服廣大土地而住。然,我應舉行盛況之犧牲祭,以令我長夜利益與安樂。』婆羅門!時,摩訶偉質多王,言顧 [P.135] 問之婆羅門曰:『然,婆羅門!我獨入靜處生如是念:「我能得人間所有之豐富財寶,征服廣大之土地而住。然,我舉行盛況之犧牲祭,以令我長夜利益與安樂。」婆羅門!我欲舉行盛況之犧牲祭。尊者!垂教我,以令我有長夜利益與安樂。』

一一

婆羅門!如是言已,顧問之婆羅門言摩訶偉質多王曰:

『見尊王之國土多災厄,於村〔有〕殺害,於鎮〔有〕殺害,於道路〔有〕掠奪。王在此多災厄之國土,徵收稅金,則王為不當之行為者。若王作如是之念:「我依於死刑、搏縛、沒收、呵嘖、追放,以消除此掠奪之苦難。」然,此非消除掠奪苦難之正當方法。有倖免於死者,後日當有惱害王之國土。有依於如次之命令者,始真正消除此掠奪之苦難。王!即在王之國土,勤勉於農業、畜牧者,當給與種子、食物;勤勉於商業者,給與資金;勤勉於官職者,當備與食事及俸祿。此等之眾人,致力於職業,則不惱害王之國土,王將有大財寶之積蓄。安住之國土,則無災厄,人人歡喜,抱子於懷而踴躍,門不關閉,可〔安心〕而住。』

婆羅門!摩訶偉質多王,答顧問之婆羅門:『應如是。』於王之國土,勤勉於 [P.136] 農業、畜牧者,給於種子、食物;勤勉於商業者,給與資金;勤勉於官職者,備給食事、俸祿。此等之眾人,致力於職業,則無惱害王之國土,王當有大財寶之積蓄。安住之國土,則無災厄,人人歡喜,抱子於懷而踴躍,門不關閉,可〔安心〕而住。

一二

婆羅門!時,摩訶偉質多王,如是言其顧問之婆羅門曰『消除我掠奪之苦難,是依尊者之指示,我成為大財寶之積蓄,安住之國土,實無災厄,人人歡喜,抱子於懷而踴躍,門不關閉,得〔安心〕而住。婆羅門!我今欲行大犧牲祭,尊者!垂教導我,令我得長夜利益、安樂。』

〔顧問婆羅門曰:〕『然者,王,應向凡於王土內之剎帝利族、或住都城者、市鎮者公佈:「我行大犧牲祭,諸尊者為令我有長夜利益、安樂,當聽此請。」〔王又〕向凡於王土之大臣眷屬、或住都城、市鎮者……乃至……富豪之婆羅門、或住都城、市鎮者……乃至……富豪之居士、或住都城、市鎮者公佈:「我今欲行大犧牲祭,諸尊者為令我長夜利益、安樂,當聽此請。」』

[P.137] 摩訶偉質多王答顧問婆羅門:『應如是。』()向凡於王土內之剎帝利族、或住都城、市鎮者公佈曰:『我今欲行大犧牲祭,諸尊者為令我長夜利益、安樂,當聽此請。』〔眾人曰:〕『王!行大犧牲祭,大王!正是適時。』()向凡於王土內之大臣眷屬、或住都城、市鎮者……乃至……()富豪之婆羅門、或住都城、市鎮者……乃至……()富豪之居士、住都城、市鎮者公佈曰:『我今欲行大犧牲祭,諸尊者為我之長夜利益、安樂,當聽此請。』〔眾人曰:〕『王!行大犧牲祭,大王!正是適時。』

如是,此等四種之同意群,為此犧牲祭之資助。

一三

摩訶偉質多王,成就如次之八法:()母系父系俱正生,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無可責難。()色美容麗,儀容相好如蓮花,梵色、梵威者,莊嚴而無卑劣。()大富豪、金銀財寶充滿倉庫。()有武士力,備足四軍(象、馬、車、步軍),以此名聲,威服敵軍。()有信心而心誠施與,對沙門、婆羅門、貧窮乞食者,門不關閉,如泉供應,以行慈善。()於任何事,皆博識。()『此是此語之意義,此為此語之意義』,以知一一之語義。()博學賢明,而有能力,思考過去、未來、現在之事。摩訶偉質多王成就此等之八法。

如是,此等之八法,為此犧牲祭之資助。

[P.138] 一四

顧問之婆羅門成就如次之四法:()母系父系俱正生,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無可責難。()讀誦聖典、持咒語、精通三吠陀、儀規、語言論、第五之古傳說,悉解語法論、順世論、大人相而無遺漏。()有戒德,增上之戒德具足。()博學賢明,執持祭具杓子之第一位、或第二位者。顧問之婆羅門成就此等之四法。

如是,此等之四法,為此犧牲祭之資助。

一五

婆羅門!時,顧問之婆羅門,於摩訶偉質多之大犧牲祭前,說示三種法:『王欲行大犧牲祭時,若起任何悔恨:我當消失大財產!然,不應起此悔恨。王正行大犧牲祭時,若起任何悔恨:我為此消失大財產!然,不應起此悔恨。王行犧牲祭已竟時,若起任何悔恨:我已消失大財產!然,不應起此悔恨。』

婆羅門!顧問之婆羅門,對摩訶偉質多王,於犧牲祭前,說示此三種法。

一六

婆羅門!顧問之婆羅門,於犧牲祭前,依十種方法,為排除王行祭時生起之悔恨〔曰:〕『〔王之〕犧牲祭,殺生者、不殺生皆來〔祭場〕,諸殺生者,由彼等所行〔惡行〕唯屬彼等,諸不殺生者,願尊者於彼等作供養、歡喜,於內生起淨信。 [P.139] 〔王之〕犧牲祭,諸偷盜者、不偷盜者皆來〔祭場〕,……乃至……邪淫者、不邪淫者、妄語者、不妄語者、兩舌者、不兩舌者、粗語者、不粗語者、綺語者、不綺語者、貪欲者、不貪欲者、嫉妒者、不嫉妒者、邪見者、正見者皆來〔祭場〕。諸邪見者,由彼等所行〔惡行〕唯屬彼等,諸正見者,願尊者於彼等作供養、歡喜,於內生起淨信。』

婆羅門!顧問之婆羅門,於犧牲祭前,依十種方法,消除王行祭時,生起之悔恨。

一七

婆羅門!時,顧問之婆羅門,於摩訶偉質多王,將行大犧牲祭時,依〔如次之〕十六種方法,教導、獎勵,令王之心歡喜:

『王之行大犧牲祭時,若有任何人如是言:「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不招請〔王土內〕之剎帝利族、或住都城、市鎮者來從其事,如是仍行大犧牲祭。」如是批評王為不實。王招請〔王土內〕一切剎帝利族、或住都城、市鎮者來從其事,依此,王應如是知:「王行供養,歡喜而內心生淨信。」

王行大犧牲祭時,若有任何人如是言:「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不招請大臣眷屬、或住都城、市鎮者……乃至……富豪婆羅門、或住都城、市鎮者……乃至……富豪居士、或住都城、市鎮者來從其事,如是仍行大犧牲祭。」如是批評王為不實。王招請一切富豪居士、或住都城、市鎮者來從其事。依此,王應如是知:「王行供養,歡喜而內心生淨信。」

王行大犧牲祭時,若有任何人如是言:「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絕非是母 [P.140] 系父系之正生者,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清淨,無可責難者,如是仍行大犧牲祭。」如是批評王為不實。王之母系父系俱正生,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清淨,無可責難。依此,王應如是知:「王行供養,歡喜而內心生淨信。」

王行大犧牲祭時,若有任何人如是言:「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絕非是色美容麗,儀容相好如蓮花、梵色、梵威者、莊嚴而無卑劣……乃至……非大富、金銀財寶充滿倉庫者……乃至……非有武力,備具四軍,依其名聲威服敵軍……乃至……非有信心,誠心施與、門不關閉,對沙門、婆羅門、貧窮者之乞食,如泉〔供應〕以行慈善……對任何事,不甚博識……乃至……非知此是此語之意義,此為此語之意義及一一之語義……乃至……非是博學賢明、有能力思考過去、未來、現在之事,如是仍行大犧牲祭。」如是批評王為不實。王是博學賢明,有能力思考過去、未來、現在之事者,依此,王應如是知:「王行犧牲祭,歡喜而內心生淨信。」

王行大犧牲祭時,若有任何人如是言:「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王之顧問婆羅門,非於母系父系俱正生、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清淨無可責難。 [P.141] 王仍如是行大犧牲祭。」有如是批評王為不實。王之顧問婆羅門,是母系父系俱正生、血統清淨、溯上至七代祖先其系譜清淨無可責難。依此,王應如是知:「王行犧牲祭,歡喜而內心生淨信。」

王行大犧牲祭時,若有任何人如是言:「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其顧問婆羅門,非是讀誦聖典、持咒語、精通三吠陀、儀規、語言論、第五之古傳說,悉解語法論,順世論、大人相而不遺漏者……乃至……王之顧問婆羅門,非有戒德、增上戒德俱足者……乃至……王之顧問婆羅門,非是博學賢明,執持祭具杓子者中,非第一位或第二位者,王仍如是行大犧牲祭。」有如是批評王為不實。王之顧問婆羅門,是博學賢明,執持祭具杓子者中,為第一位或第二位者,依此,王應如是知:「王行犧牲祭,歡喜而內心生淨信。」』

婆羅門!顧問婆羅門,於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時,依此十六種方法,教導、獎勵,令王之心歡喜。

一八

婆羅門!於此犧牲祭,不殺牛、不殺羊、不殺鷄、豬、不殺傷種種生物、不截斷祭壇柱、不刈祭式用之吉祥草,從事準備此祭祀之家僕、雇用人,此處之使用者,無受鞭嚇、無受呵責、無有泣淚流於顏面者。唯以酥、油、生酥、凝乳、蜜、糖,以告此犧牲祭之圓滿。

[P.142] 一九

婆羅門!時,眾多之剎帝利族,大臣眷屬,豪富婆羅門,豪富之居士,住於都城、或市鎮者,攜眾多之財寶,詣摩訶偉質多王處,如是曰:

『大王!為大王攜來此眾多之財寶,請王當納受。』

『我正當積蓄眾多之財寶已滿足,此為汝等之物,且汝等可取更多之物去!』

彼等被王之拒絕,退避一面而協議:『我等再持此等之財寶,回歸己家,於我等甚非適宜。摩訶偉質多王,行大犧牲祭,然,使我等以此為隨後祭者!』

二〇

婆羅門!時,都城之剎帝利族等,於東方之祭壇,備置施物,都城之大臣眷屬於南方、富豪婆羅門於西方、都城之富豪居士於北方,各備置施物。

婆羅門!於此等之犧牲祭,不殺牛、不殺羊、不殺鷄、豬、不殺傷種種生物、不截斷祭壇柱之樹木、不刈祭式用之吉祥草,從事準備此祭祀之家僕、雇用人,於此處之使用者,無受鞭嚇、無受呵責、無泣淚流於顏面者。彼等隨其樂為而為,不樂為而可不為;彼等於任何事,隨其樂為而為,不樂為而可不為。唯酥、油、生酥、凝乳、蜜、糖,此等之犧牲祭,以告完成。

[P.143] 如是有四種同意群,王成就八法,顧問婆羅門成就四法,此為三種法(祭法)。婆羅門!此稱為三種犧牲祭式及十六種祭法。」

二一

如是言時,彼等婆羅門發大呼聲:「嗚呼!犧牲祭哉!嗚呼!圓滿之犧牲祭哉!」究羅檀頭婆羅門,默然而坐。時,彼等婆羅門告究羅檀頭婆羅門曰:

「尊者究羅檀頭,何故不隨喜沙門瞿曇之善說為善說耶?」

「我非不隨喜沙門瞿曇之善說為善說。若不隨喜沙門瞿曇之善說為善說者,彼頭當破裂。然,我如是思惟:『沙門瞿曇不言:「我如是聞」,「應該如是」,而沙門瞿曇唯說:「其時,彼如是」,「其時,彼如是」。』我如是思惟:『其時,沙門瞿曇顯然是犧牲祭主之摩訶偉質多王,或犧牲祭之祀祭主之顧問婆羅門。』尊者瞿曇知如是之祭祀,或令人行斯犧牲祭,於身壞命終後,生於善趣、天界者。」

「婆羅門!我實知如是之祭祀,或令人行斯犧牲祭者,於身壞命終後,生於善趣、天界。我其時,實為犧牲祭之祀祭主,顧問婆羅門也。」

二二

「瞿曇!有比此三種犧牲及十六祭法,少煩雜、少傷害,而且有更多果報、更多功德之其他犧牲祭耶?」

[P.144] 「婆羅門!有比此三種犧牲及十六祭法,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有更多果報、功德之犧牲祭。」

「然則,其犧牲者何耶?」

「婆羅門!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供與有戒德之出家者是。」

二三

「瞿曇!以如何因、如何緣,此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供與有戒德之出家者,比此等三種犧牲及十六祭法,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有更多果報、功德耶?」

「婆羅門!阿羅漢、或入阿羅漢道者,實不來近如是之犧牲祭。何以故?婆羅門!因於此處,可見到諸鞭打及繫首者等。是故,阿羅漢、或入阿羅漢道者,實不來近如是之犧牲祭。然,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供與有戒德之出家時;阿羅漢、或入阿羅漢道者,則來近如是之供養。何以故?因為此處,見不到諸鞭打及繫首者等。是故,阿羅漢、或入阿羅漢道者,則來近如是之供養。婆羅門!此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比其三種犧牲祭、十六祭法,更少煩雜、少傷害,且多果報、功德因緣也。」

二四

「尊者瞿曇!然,有比此等三種犧牲祭、十六祭法,及此等時常之布施、隨祀 [P.145] 宗族,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耶?」

「婆羅門!有比此等三種犧牲祭、十六祭法,及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然,其犧牲祭者何耶?」

「婆羅門!凡有人為四方僧伽,建造精舍是。」

二五

「尊者瞿曇!有比此等之三種犧牲祭、十六祭法,及此等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建造此等精舍,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耶?」

「婆羅門!有比此等之三種犧牲祭、十六祭法,及此等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建造此等精舍,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然,其犧牲祭者何耶?」

[P.146] 「婆羅門!凡有人俱深信心,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是。」

二六

「尊者瞿曇!有比此等三種犧牲祭、十六祭法,及此等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建造精舍,及俱深信心,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之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耶?」

「婆羅門!有比此等三種……〔乃至〕……比其他犧牲祭更多功德。」

「然,其犧牲祭者何耶?」

「婆羅門!凡有人俱深信心,受持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是。」

二七

「尊者瞿曇!有比此等三種犧牲祭、十六祭法,及此等時常之布施、隨祀宗族及建造精舍、歸依〔三寶〕、受持戒,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耶?」

「婆羅門!有比此等三種……〔乃至〕……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P.147] 「然,其犧牲祭者何耶?」

「婆羅門!如來出現於世,是阿羅漢、等正覺者……乃至……〔如沙門果經第四〇~六三之廣說〕……婆羅門!比丘實如是戒具足。婆羅門!此比上之犧牲祭,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同沙門果經第七五〕達初禪而住。婆羅門!此比上之犧牲祭,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如沙門果經第七七~八一〕第二禪……乃至……第三禪……乃至……第四禪而住。婆羅門!此比上之犧牲祭,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如沙門果經第八三〕彼心傾向知見。婆羅門!此比上之犧牲祭,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如沙門果經第九七〕證知更不來此生。婆羅門!此比上之犧牲祭,更少煩雜、少傷害,且比其他犧牲祭,更多果報、功德。」

二八

如是言已,究羅檀頭婆羅門白世尊曰:「善哉!尊者瞿曇!善哉!尊者瞿曇!猶如扶起倒者、啟露覆者、引示迷路者、暗黑中持來燈火,令有眼者見諸色。如是尊者瞿曇,以種種方便說示法。尊者瞿曇!我歸依尊者瞿曇與法及比丘眾。尊者瞿 [P.148] 曇,納受我從今日起,以至命終,歸依為優婆塞。尊者瞿曇!我令放解七百牡牛、七百牡犢、七百牝犢、七百牝羊、七百牡羊,以救其命。令彼等得食綠草、得飲冷水,涼風以吹彼等!」

二九

爾時,世尊為究羅檀頭婆羅門,順次說法。即說明施論、戒論、天論、諸慾之災禍、邪惡及污穢,出離之功德。世尊知究羅檀頭婆羅門之心從順、柔軟、無障礙、踴躍,心生淨信。對彼等說諸佛之最勝法義,即:苦、苦之集、苦之滅、苦滅之道。猶如純白之布,正受染料;如是,究羅檀頭婆羅門,於其座:「任何集起之法,彼一切是滅盡之法。」而遠離塵垢,生法眼淨。

三〇

爾時,究羅檀頭婆羅門,已見法、得法、悟法、深入法、度疑惑、離猶豫、得無畏,唯依師之教而不依他者,白世尊曰:「尊者瞿曇,明日與比丘眾俱,請允許我之供養。」世尊默然而許。

時,究羅檀頭婆羅門,知世尊允許,從座而起,敬禮世尊,致意而去。究羅檀頭婆羅門,其夜過已,於自己之祭場,準備殊勝之嚼食、噉食,令往告世尊時至:「尊者瞿曇!時至,食事備成矣。」

世尊於晨早,著下衣、持鉢、衣,與比丘眾俱,往究羅檀頭婆羅門之祭場,至 [P.149] 已,就坐於所設之座。時,究羅檀頭婆羅門,親手以殊勝嚼食、噉食供養以佛為上首之比丘眾,令滿足為止。

時,究羅檀頭婆羅門,見世尊食已,洗手及鉢,自取一卑座,坐於一面,世尊為彼說法,勉勵、令歡喜,從座起立而離去。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06 冊 No. 0004 長部經典(第1卷-第14卷)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OCR,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