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40冊
No.B488 斗南暐禪師語錄 (3卷)
【清 暐說 普潤等錄(依駒本增入並印)】
第 2 卷

下一卷
 

斗南暐禪師語錄卷之中

頌古

世尊初生。

無事出頭不識羞周行七步逞風流雲門一棒驚天地直至如今痛未休。

睹明星悟道。

天下獨尊話已行言顛語倒可憐生雪山重睹明星後失當年眼裡睛。

拈花。

逢場作戲有來因做處分明見處親迦葉欣然開正眼一番提起一番新。

殃崛救產。

殃崛救產快如風報語傳言不廢功謾說瞿曇行方便出窠玉兔本然空。

無夢無想如何是大用現前。

夢想俱無體用全團團明月水中天鴛鴦獨立蘆花岸孤雁雙飛遶翠煙。

新婦騎驢阿家牽。

騎驢新婦阿家牽行到山窮水盡邊南北東西無去處等閒摸者竹筋鞭。

末後句。

湘之南潭之北波瀾聲浩浩漁父休思索溪西雞齊啼屋北鹿獨宿。

鹽官一日喚侍者將犀牛扇子來者云破也官云扇子既破還我犀牛兒來。

扇子隨身不計年問來酬去絕言詮時人莫謂無蹤跡淺角新蹄現大千。

雲栖蓮池大師因王侍郎問夜來床頭老鼠唧唧說盡一部華嚴經蓮云貓兒突出時如何王無語蓮代云走法師留下講案。

鼷鼠三更轉法輪烏圓[跳-兆+孛]跳遁深村豁開露柱通身眼遍界難藏吼一聲。

師姑元是女人作。

師姑元是女人做三世如來覷不破夜夜朝朝抱佛眠風流向阿誰說。

婆子燒庵。

老婆一片熱心腸放火燒庵別有長枯木寒巖光燦爛者僧逐出姓名揚。

前有刀兵後有猛虎左有水右有火如何是出身一路。

天堂驀直去地獄要親臨十方俱坐斷不辨是非門。

趙州問僧曾到此間麼曰到州云喫茶去又問一僧曾到此間麼云不曾到州云喫茶去院主問曰為甚麼到也云喫茶不曾到也云喫茶州召院主主應諾州云喫茶去。

本色宗師一味禪不曾曾到盡悲憐和盤托出無人喫狼籍馨香滿大千。

舉古德云昨夜好風僧云昨夜好風德云吹折門前一株松僧云吹折門前一株松又見一僧云昨夜好風僧云甚麼風德云吹折門前一株松僧云甚麼松。

怒氣衝天動地雷順風吹了逆風吹團團荷葉憑空舞浴浪紅菱尖似錐。

五臺山秘魔巖和尚常持一木杈每見僧來禮拜即杈頸曰那箇魔魅教汝出家那箇魔魅教汝行腳道得也杈下死道不得也杈下死速道速道學徒鮮有對者一日霍山通和尚訪師纔見不禮拜便攛入懷裏師拊通背三下通起拍手曰師兄三千里外賺我來便回。

五臺臺上老魔軍終持杈問別人魔子魔孫魔眷屬相逢相見芥投針。

大慈寰中禪師上堂云山僧不解答話秪能識病時有僧出師便歸方丈。

毒藥醍醐作者知銅頭鐵額不無疑機先若具超方眼覿面親呈已是遲。

古人云萬法從心生諸緣惟性曉本無迷悟人只要今日了既無迷悟了箇甚麼。

兔角杖挑潭底月龜毛拂繫嶺頭風一時拋向滄溟外撒手回途不見功。

趙州臥雪。

弄假成真博古今何須陸地別昇沉從來末後無言說一字搜空萬劫心。

百丈野狐。

前身後現幾人知昧落淆訛已鈍機墮脫從來無此事今朝更舉惹人疑。

大顛擯首座。

海乾龍現爪時至湧金波春王行正令乾坤玉浪鋪。

扶他未出葛藤時撥轉乾坤向上機喜遇春風三月裏鷓鴣啼在百花枝。

百丈開田。

驚天動地除荊棘擲地金聲又一堆王令已行天下遍中原共亨太平時。

射虎。

將軍射石虎弄巧傳今古錯認定盤星枉費千鈞弩頂門著一箭何必多辛苦。

南泉斬貓。

信手拈來全殺活當機無語命難饒雖然不解翻騰去戴履回頭亦是高。

靈雲見桃花。

桃花灼灼報君知縱使無疑早遲堪笑靈雲無意志等閒失眼中珠。

牛過窗櫺。

一踏黌門開鐵牛過櫺來頭頭無罣礙拍拍舞三臺。

懸崖撒手。

懸崖撒手便承當拄杖成龍豈覆藏更有衝天千尺浪禹門風急甚猖狂。

百尺竿頭重進步。

百尺竿頭重進步一條驀直長安路到家不必詢途程喫飯穿衣仍舊故。

興化擯維那。

驅耕奪食有來由佔斷雲山萬壑秋鞭起鐵牛犁皓月箇中恩大實難酬。

百丈再參。

驀然一喝天迸地裂裝聾作啞應時及節。

德山托缽。

明頭出兮暗頭回惹得兒孫笑臉開父子驀然齊看破燈籠露柱吼如雷。

龍潭吹燈。

紙燈滅處口難開曠劫無明當下灰明暗色空無隔礙一條白棒舞三臺。

黃龍三關。

我手何似佛手不辨粗細好醜隨緣接物利生驚起象龍哮吼。

我腳何似驢腳不被毘尼纏縛舉步踏殺眾生瞎漢不妨疑著。

人人有箇生緣縱橫自在安然日用光明歷歷饑時喫飯倦眠。

萬法歸一。

五百東來五百西一枝高出眾枝低自從猿鶴歸來後野鳥山雞不敢啼。

一歸何處。

萬法明明說向伊霜風凜凜水生皮團團紅日當空照隔岸漁翁坐釣磯。

雲林和尚小參云一人辦道忙殺伽藍雲林八百禪和因甚日日絕糧還是伽藍不靈還是人不辦道。

幾百禪和住此山阿誰不透祖師關莫道伽藍不靈驗日日絕糧頓頓餐。

又舉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已明如喪考妣因甚不見有一人哀戚者。

昨夜三更月到窗曉來雪上又加霜明明一片清平地何事將軍急著慌。

又舉青林和尚凡僧參見先擔柴三轉方乃入堂還是教伊出坡還是別有方便。

不是擔柴不是禪法王法令驗愚賢人天榜樣明今古看破青林直甚錢。

大隨庵側有龜僧問一切眾生皮裹骨者箇眾生骨裹皮師拈草鞋覆龜背上僧無語。

骨生肉外外生皮六合乾坤陸地移一隻草鞋輕覆青天白日黑迷迷。

高峰垂問六則。

大徹底人本脫生死因甚命根不斷。

大徹不大徹燄裏寒冰結凍殺天下人通身冷似鐵。

佛祖公案本是一箇道理因甚明與不明。

明與不明羅什吞針誌公啖鴿少遇知音。

大修行人當遵佛行因甚不守毘尼。

佛行毘尼本自遵現成草料滿乾坤雲門胡餅如天大不搆師僧一口吞。

杲日當空無所不照因甚被片雲遮

杲日當空無不照白雲一片呈巧妙乘風佈雨等尋常本體太清仍皎皎。

曹山三墮。

走遍天涯海角頭背駝星月望江遊歸來踏斷曹溪路超出人間第一流。

喫油餈。

喫些油餈飽天明不覺曉說向侍者知庄主添煩惱。

臨濟三頓。

棒下叮嚀閃電機梧桐風埽鳳離栖大愚一拶翻身轉當下還拳捋虎鬚。

庭前柏樹子。

祖師柏子應時機惹得兒孫說是非脫殼靈龜不費力可憐鈍鳥逆風飛。

萬緣放下。

吹毛舉起命如絲斬斷塵勞用幾時大事未明須急急萬緣放下莫遲遲。

徹底掀翻是與非三山四海總忘機萬緣放下無尋處石女溪邊把手歸。

纔入靈山選佛場萬緣放下即家鄉默然忘來時路不是愁人也斷腸。

肇法師云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一體。

虛虛實實任君猜根葉何曾有一枚意氣不從天外得金烏夜半照蒼苔。

維摩經三十二菩薩各說不二法門文殊云我于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是為菩薩入不二法門殊又問維摩摩默然殊歎曰乃至無有語言文字是真入不二法門時與此眾中五千菩薩皆入不二法門得無生忍。

法門無二何勞講此處無金三十兩不是維摩行正令瞎驢成隊觜瘋癢。

巖頭撐船。

江心獨立露堂堂廣渡群迷上鐵航舞掉呈橈稱好手老婆不是假顛狂。

曹山因僧問雪覆千山為甚孤峰不白師曰須知有異中異曰如何是異中異師曰不墮眾山色。

雪覆千山水滿溪孤峰初夜月峨眉清虛鳥道潛蹤跡那畔風光幾箇知。

栽松次同參問大地無寸土松向甚麼處栽答云高著眼。

磐陀石上栽松樹不假陽春歲歲奇大地原來無寸土即今何處著闍黎。

觀音菩薩將錢買胡餅放下手是箇饅頭。

胡餅饅頭袖裏蒸慣將黑豆換珠珍相看會是瑤臺夜斜掩重門誰識真。

法眼益和尚因僧問聲色二字如何透得師召大眾曰諸上座且道者僧還透得也未若會得者僧問處透聲色也不難。

聲色殷勤問主人南山驟雨北山雲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疏山匡仁禪師問大溈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樹倒藤枯句歸何處溈放下泥盤呵呵大笑師曰某甲三千里來特為此事何得相弄溈曰向後獨眼龍為子點破後舉前話問明招招曰使溈山笑轉新師于言下大悟。

樹倒藤枯問若何泥盤放下絕淆訛獨龍點破其中旨始覺從前錯路多。

臨濟凡見僧入門便喝。

驟雨空中霹靂聲亂雲堆裏木人驚紅光閃爍隨收去電後風輕海嶽清。

百丈因僧問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獨坐大雄峰僧便禮拜丈便打。

象王獨坐大雄峰擬犯吹毛更不容獅子窟中無異獸千妖百怪盡潛蹤。

臨濟上堂次兩堂首座相見同時下喝僧問師還有賓主也無師曰賓主歷然師召眾曰要會臨濟賓主句問取中二首座。

兩箇泥牛氣不和傾腸倒腹吼山坡宗師愍物分緇素臨濟綱宗有幾多。

溈山示眾曰老僧百年後向山下作一頭水牯牛左脅書五字曰溈山僧某甲此時喚作溈山僧又是水牯牛喚作水牯牛又是溈山僧喚作甚麼即得仰山出禮拜而退。

堪笑溈山老牯牛爭名奪利在閻浮強中自有強中手一拜當陽萬事休。

五祖弘忍大師前身在靳州西山栽松遇四祖告曰吾欲傳法與汝汝已年邁汝若再來吾尚遲汝師諾遂往周氏家女托生因拋濁港中神物護持至七歲為童子四祖一日往黃梅縣逢一小兒骨相奇秀乃問曰子何姓曰姓即奇非常姓祖曰是何姓曰是佛性祖曰汝無性耶曰性空故祖默識其法器即俾侍左右後令出家付衣法居黃梅東山。

鈍鳥移巢脫殼龜閻浮賣弄幾多回捨身受法傳心印莫是遭他授記來。

德山小參示眾曰今夜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時有僧出禮拜師便打曰某甲話也未問和尚因甚麼打某師曰汝是甚麼處人曰新羅人師曰未跨船舷好與三十棒。

即言說兮離言說祖印高懸揮巨闕觸著輕輕裂腦門至今遍地流紅血。

德山凡見僧入門便棒。

入門便棒煙塵埽蕩日午三更星稀月朗。

東寺問仰山甚處人山曰廣南人師曰我聞廣南有鎮海明珠是否曰是師曰此珠如何曰白月即隱黑月即現師曰將得來否曰將得來師曰何不呈似老僧曰某甲昨到溈山被索此珠直得無言可對無理可伸師曰真獅子兒善能哮吼。

明珠鎮海自承當白月收藏黑月光無言可對全體露獅兒哮吼不尋常。

僧問如何是曹源一滴。

真源一滴本無多狼籍溪聲挂薜蘿識得千江非二月碧潭皎皎浸山河。

世尊因五通仙人問云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世尊召仙人仙人應諾世尊白那一通你問我。

問佛仙人那一通倒插楊柳順插松紅桃片片如紅雨狼籍馨香在夢中。

善財採藥。

野草閑花遍界青當陽拈出法非輕膏肓有病來醫者殺活臨時不順情。

僧問玄沙如何是清淨法身沙曰膿滴滴的。

滴滴通身是爛膿鹽瓶出水又生蟲銅壺漏永何時歇清淨還歸大海中。

洞山麻三斤。

指麻隨問說三斤分付行家直幾文酬價不成無處賣爭長道短亂紛紛。

臨濟後居大名府興化寺東堂咸通八年丁亥四月十日將示滅說傳法偈曰沿流不止問如何真照無邊說似他離相離名人不稟吹毛用了急須磨復謂眾曰吾滅後不得滅吾正法眼藏三聖出曰怎敢滅和尚正法眼藏師曰已後有人問你向他道甚麼聖便喝師曰誰知吾正法眼藏向者瞎驢邊滅

父子叮嚀歎別離瞎驢滅絕狐疑玄關倒鎖人難見九曲珠通暗裏移。

趙州勘二庵主。

動地驚天事稀奇呼神喚鬼惹人悲千邦萬國吾王化斬將封侯陷虎機。

青原因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原云廬陵米作麼價。

僧問青原原問僧廬陵米價作麼生太平天子寰中敕塞外將軍絕信音。

喚作竹篦子則觸不喚作竹篦子則皆畢竟喚作甚麼。

觸則難容背則非誰人道得兩無疑知音不必頻頻舉八面風生大展眉。

六祖風旛。

風旛爭鬥奪輸贏自有傍人抱不平意氣不從心外得碧潭纔動水生紋。

臨濟訪平田于路見一嫂使牛師問嫂平田路向什麼處去嫂將牛打云者畜生諸處走到者裏不知路師曰我問平田路向甚麼處去嫂云者畜生養來五載尚使不得師云欲觀前人先觀所使便有抽釘拔楔之意。

鬱鬱青青問路頭閑花野草惹人愁麒麟喚作生無底轉語輕酬駕嬴牛。

趙州因僧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老僧在青州作得一領布衫重七斤。

衫子當陽示七斤拈來萬法更鮮新和泥合水無人識洗到驢年也不清。

趙州因僧問某甲乍入叢林乞師指示師曰喫粥了也未曰喫粥了也師曰洗缽盂去僧忽然省悟。

志氣沖天乍入山一言透過上頭關缽盂蕩出虛空界本地風光自往還。

有雪竇化主省宗問興教坦諸佛未出世人人遼天出世後為甚麼杳無消息教云雞足峰前風悄然宗曰未在更道教云大雪滿長安宗曰誰人知此意令吾憶南泉拂袖歸眾更不禮拜教云新興教今日失利便歸方丈令人請宗至室教云適來錯抵一轉語人天眾前何不禮拜蓋覆宗曰大丈夫膝下有黃金怎肯禮拜無眼長老教云我別有語在宗乃理前語至朱在更道處教曰我有三十棒寄打雪竇宗便禮拜。

兩刃交鋒斷不饒鋒前電後逞英豪三十烏藤相寄處殺人更有活人刀。

梁王問達磨如何是聖諦第一義。

廓然無聖真消息一句了然超百億莫謂梁玉不丈夫釋迦彌勒難相識。

雲蓋僧化瓦。

瓦蓋雲遮不教多霖霖法雨滿山河重重殿閣金風露布地金磚選佛窠。

趙州看臺山婆子。

顯赫宗風老趙州叢林萬古立宗猷臺山覷破狼煙息何必兒孫動地愁。

舉圓照本禪師問義天僧曰華嚴經三身佛報身說耶化身說耶法身說耶義曰法身說師曰遍周沙界當時聽眾何如蹲立義茫然無對。

花果同時豈偶然紅爐鞴裏結紅蓮根源充滿乾坤外一句迥超萬象前。

溈山摘茶。

龍吟霧起別機親虎嘯風生亙古今玉轉珠回呈體用絲來線去暗抽身。

香巖上樹。

好把根源認得真羚羊挂角已相親虎頭樹下回言問只得欣欣笑一聲。

口咬枯枝不踏攀如何透得祖師關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莫與談。

聲色外一句。

柳綠桃紅黃鳥啼雲收雨霽照寰熙當陽覿面都拈了孟八郎君知不知。

忠國師勘驗大耳三藏。

大耳通身本現前國師平地起狼煙南北東西盡敵處箇中誰識太平年。

雪峰因三聖問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師曰待汝出網來向汝道聖曰一千五百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師曰老僧住持事繁。

白浪滔天艇自開絲綸輕舉上鉤來金鱗透網衝天起得意漁翁轉釣臺。

雪峰鼇山成道。

心頭未穩話頭親舉似師兄當面嗔兩次三番都鏟從今流出自家珍。

疏山壽塔。

使盡三文無價珍一番拈出一番新放光古佛重註腳墮落眉鬚絕點塵。

尋牛。

深山曠野用心多鳥道行行事若何緊俏草鞋勤進步抬眸又見白雲過。

見跡。

枯木巖前路百條獨行無語意何超倏爾長空雲散盡留得參天角影高。

見牛。

獨立巖前[囗@力]一聲萬機消盡不容情崢嶸頭角分明露任是丹青畫不成。

得牛。

荒坵驀地忽相逢信手牽來不放鬆[跳-兆+孛]跳狂心還不歇一回入手且從容。

牧牛。

連朝隨看不相離芳草巖中適性宜滿目林泉憑受用饑餐渴飲復何疑。

騎牛。

溪邊石立覺堪騎短笛頻吹綠草時燕語聲從天外落直身高跨樂無私。

忘牛。

全體清閒不冗求從今坐斷碧峰頭青山綠水依然在寂寞無形不用收。

雙忘。

徹底掀翻是與非三山四海共忘機干戈不動常安樂謾說當年小室惟。

還源。

虎伏巖隈魚躍淵寒梅帶雪弄輕煙而今春色從天降堪笑當年孟浩然。

垂手。

總教田地不荒蕪且將蜜棗換葫蘆垂手應憐門外漢半鉤新月落江湖。

南陽忠國師因化緣將畢乃辭唐代宗帝曰師滅度後弟子將何所託師曰告檀越造取一所無縫塔曰就師請取塔樣師良久曰會麼曰不會師曰貧道去後有侍者應真知此事師遷化後帝詔應真問此意如何真述偈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充一國無影樹下合同船琉璃殿上無知識。

化緣既畢又貪嗔欲化君王無價珍塔樣撐天無縫罅總教立地作黃金。

斗南暐禪師語錄卷之中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40 冊 No. B488 斗南暐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