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大藏經 第38冊
No.B431 雲峰體宗寧禪師語錄 (1卷)
【清 寧說 續清等編 德玉序 徹生序 有行實(依駒本印)】
第 1 卷

 

雲峰體宗寧禪師語錄敘

體宗先兄和尚,悟真履實道德之風,洋溢於蜀黔甚久。德玉於未薙染初,竊響慕之,欲求為披剃師而不可得。易菴大吼,遺聞諸兄親炙錘拂之下,而室中皆不肯可。康熙甲子秋,蜀東南亢旱,予於華岩散眾,逆流而上禮吾兄之塔,眾留結冬。乙丑春解制,眾又留結夏。時予乃問諸知事云:先兄開法於斯幾二十年,語錄何在?監寺遂舉以示予,捧讀再三而不忍釋,遂命諸梓。蓋先兄不喜人記錄其語,亦不許刻行,隄岸甚牢,故其入寂滅定十餘年,而此錄猶未流通。予不忍埋沒先兄數十年之赤心片片,與夫悟真履實之光明,舍玉其誰與顯。

康熙乙丑歲孟夏浴佛日華岩法弟德玉謹敘

昔波若多羅觀震旦國,有大乘根器,所以壁觀婆羅門航海而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名曰教外別傳。殊不知多了一番事。何也?[妳-女+口]大地眾生本來清淨,何用指?為不見道,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數百年來,許多血氣男兒入其綣繢,支派繁衍而返曲別,傳之旨者不甚枚舉。惟我得戒體宗寧和尚,自負萬峰破山師翁缽袋,隱逸多年,初有不出人前之語。順治間,蜀南瀘陽被一班好事宰官紳衿緇素請主方山雲峰禪院,迫不得已,拽杖而應,接納四來,一味惡辣鉗錘剿絕[糸*廉]纖,只教生蛇脫殼,青鳧化鳳。師戊戌六袟大年,徹生詣座圓具,曾遭毒手,脫皮換骨,另具一隻眼,始知山河大地草木叢林頑石土塊,盡屬吾人心垢也。時奉昭覺本師命,下嘉禾刊錦江燈錄附藏流通。有法兄湛一將師語錄稿,自蜀遠寄命生壽梓,不敢相違。爰抽路費之餘,刻入楞嚴經坊行世,以報恩於萬一云。


康熙乙亥正陽佛誕之吉青城法姪徹生薰沐敬譔

雲峰體宗寧禪師語錄

順治九年三月十三日,川南道吳公諱登啟暨闔郡士庶等請師住瀘州方山雲峰禪寺。

三門 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且向甚麼處入?卓拄杖喝一喝便進。

祖師 九年冷坐,禍出私門,至今不了,殃及兒孫。一瓣黃檀觸碎鼻根。

佛殿 喝一喝云佛之一字,吾不喜聞。如今事不獲,覿面相逢,不免將錯就錯,大展三拜。

方丈 法空為座,毘耶為室,一任沒量,人來到此,易形改志。

當晚小參 道真常而不渝事,因時而自變,當馬祖百丈法幢重建,大振宗風。如官商角徵,無不俱作,及近代以來,叢林寂寞,縱是黃鍾大呂,音響杳絕,佛日下衰,幸遇蘭臺吳公德布,川南弘護聖教,請山僧住持此山,激揚斯道,起已墜之風,作將來眼新,雲峰有一韻,不落宮商曲調。試問諸人,還有善和者麼。一僧出作禮,師作聽勢,云依稀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喝一喝,下座。

結制上堂,師詣座,云:燈王寶座,不立纖塵,大眾見麼?其或踟躕,未免撒沙撒土去也,遂陞炷香。云:此一瓣香,臥雲眠月,冒雨經風,本自天然,不從人得爇,向爐中供養三世諸佛,歷代祖師,惟冀新新恒,泛渡人舟,念念常懷未了願,次拈云:此一瓣香,三賢莫曉,十聖那知,昔日埋沒壒[土*(天/韭)]堆頭,今朝拈來人天座,上祝延今上皇帝萬安。滿朝文武闔國公卿遠,近檀那現前,大眾惟願堯風再扇,舜日重明,再拈,云:此一瓣香,萬峰十載歷盡艱辛,火爐頭邊親蒙付囑,爇向爐中供養。見住夔州府梁山縣萬峰山太平禪寺,傳曹溪正脈三十五世,破山本師明和尚,用酬法乳之恩,斂衣趺坐,上首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不沐煙波不挂旛,日長無事睡齁鼾,翻然來作孤舟客,惟喜金鱗上釣竿,有麼?問答罷,乃云:昔年古寺成幽靘,今日翻為選佛場,朽柱敗椽齊側耳,泥團瓦礫盡生光,如是則知,盡世界山河大地草木叢林,纖毫縷結,塵塵剎剎,一時成佛去也,眾中還有心空及第者麼?一僧出,作禮師,云:將謂拋磚引玉,原來只引得箇土墼子,上首結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下座。

上堂問:如何是第一義,師便打。僧大笑,師復打。問:知何是雲峰頂。師云:雪霽山頭雲漫漫。進云:如何是深深處。師云:溪聲流處水潺潺。乃云:此事若向鐘鼓未鳴以前,薦得略較些,子只待登曲彔木佻佻達達轉沒交涉。何故是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

上堂事存函蓋合理應箭鋒,拄去此二重關,佛眼覷不著,惟有拄杖子,全身能擔荷。卓一卓云:今日錯下註腳。

上堂問:不落昏沉不隨掉,舉目前歷歷明明,未審是學人處否。師云:腳跟下好與三十棒。進云:古人道吹毛用了急須磨,且道吹毛作麼生用。師便打乃云:若論第一義諦,了無可觀,既無可觀,亦無可說,無觀無說,盡大地無一絲毫頭障礙,無一絲毫頭分別,雲峰只得向第二義門聊通一線,以拄杖畫○,云:大眾還知麼?一僧云:還有者箇在。師云:不因樵子徑,爭到葛洪家。

新戒請上堂:戒慧定三無漏學,空假中一性圓明,然雖如是,金屑雖貴,落眼成翳,若向者裏見,得徹去,花街柳巷皆為淨戒,如涉纖疑,十重四十八輕一齊俱犯。

解制上堂,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師搖手云:犯也。問:昔日世尊拈花,迦葉微笑,今日和尚不拈花,學人不微笑,以甚麼作將來正眼。師豎拄杖云:會麼?進云:紅日東升方覺曉,兩重公案一拈花。師云:莫妄想。乃卓拄杖云:莫謂者裏沒生涯,驀地相逢盡是他,堪憐逐臭尋香者,誰能謝卻眼中花,若是眼裏無花,且道燈籠與露柱鬥額三門騎佛殿升堂,雪霽山拱手,三堆子點頭,又作麼生,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

結制上堂問:穿衣喫飯的是誰?師云:難道汝自不識。僧禮拜。乃云:十月十五,聖制方來,衲子齊立,雲峰本無一法,看來物物瞥地,且道盞子落地,碟子成七片,汝等諸人作麼生會。一僧喝,一僧走出法堂。師復云:可憐不是當家子,孤負蒼蒼兩道眉。

上堂問:應物現形如水中月,作麼生,說箇現的道理。師便打。問:十方同聚會,箇箇學無為,今日上堂是有為是無為。師豎拄杖云:試定當看。乃云:是法無形通貫十方,目前現用人信不及,便乃認名認句,向文字中求意地下卜度,天地懸殊,卓拄杖云:雪上加霜。

上堂問:雲峰門庭即不問,如何是堂奧中事?師云:你即今在甚麼處?僧喝。師云:堂奧也不識。問:禪床上喝散白雲,心地中掀翻大藏,請問證據在甚麼處?師便打,乃云:朔風颯颯沒遮攔,吹得人人毛骨寒,就裏一點藏不得,只為當人作境觀,所謂熱則普天匣地熱,寒則普天匣地寒。舉僧問:古德學人被寒暑相侵,向甚麼處迴避?德云:寒時寒殺闍黎,熱時熱殺闍黎,雲峰今日不然,寒也寒不殺,熱也熱不殺,卻被伊瞞殺。

上堂問:和尚未出方丈,學人早已領棒了,也未審如何是陞堂意旨。師云:再與三十。問:杲日當空時如何?師云:腳跟下橫三豎四,進云:不識路頭窮如何歸故鄉?師打,云:過。乃云:道契則鄰不在身近居見聞之地見聞莫能及,處思議之際,思議莫能測,雲峰今日不忍杜口,只得無言說中顯言說無方便處設方便,所謂言發非聲,語不干舌,治世語言資生業等,皆與實相不相違背,不立有無一句作麼生道,撒手似君無一物,徒勞謾說數千般。

解制上堂問:出將入相的人如何管待?師打,乃云:拈槌豎拂,土上加堆,結制安禪,無繩自縛,自從今日始,不以佛聖為師隨處作主,遇緣即宗,腳跟下不被草鞋瞞,切忌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

結制上堂,問:杖頭有眼明如日,如何是杖頭眼?師云:瞎。進云:不會。師卓拄杖云:且向者裏著。乃云:今朝十月十五,無端打動法鼓,露柱燈籠出班,畫壁粉牆作舞,看來多不著便,不如且退長連床上各自嘴盧都,復舉教中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古德云:若見諸相非相,不見如來。師云:一人掘地覓天,一人將曲作直,雲峰道:山河大地,塵塵剎剎,歷歷分明,那箇是如來。

上堂問:屏卻咽喉脣吻,如何道得親切句?師便打。進云:恁麼則瞎卻天下人眼去也。師復打,云:瞎卻汝一箇。乃云:冬月初一日,隆寒滿大地,覿面不相饒,豈能避得及,避不及就裏幾人能瞥地。

上堂問:猛虎以肉為食,因甚不食其子?師云:自肉食不盡。問:古人睹桃花得悟,今人睹和尚拄杖,因甚不悟?師云:捧上不成龍。乃云:殺佛殺祖,本分為人,行棒行喝,節外生枝,所謂肥邊易得,瘦處難求,欲知恁麼事,須是恁麼人,既是恁麼人,提持恁麼事,便能隨處村歌社舞,那管舜德堯仁。以拄杖劃一劃,云:還委悉麼?龍袖拂開全體現象王行處絕狐蹤。

上堂乃云:大地輒寒,霜灼灼,露睛光只因資薦悼,陞座,為舉揚茲乃本空,上座薦弟天寵徐公且道徐公即今何在?驀呈拄杖云:會麼?在山僧拄杖頭上現大人相,示無住三昧,若此見得,過去不滅,未來不生,現在無住,三際平等,一性圓明,遊戲天上人間,信步三途六道,去來無礙,縱橫任性,不離此箇,三昧若涉纖疑,即落陰界,還知麼?隨順世緣無罣礙,涅槃生死等空花。

解制,上堂問:下元結制,上元解制,結即不無,解後現前。大眾問甚麼處去?師云:頭頂是天,腳踏實地。進云:恁麼則空空蕩蕩去也。師云:只恐不是玉,是玉也大奇。乃云:陽氣新添春日長,紫燕聲聲遶畫梁,分明底物不相借,有何佛法可商量。

結制上堂問:連對兩單人,幾箇是知音?師云:是你不知音。僧便喝。師便打。乃云:干戈時節強安禪,柴米油鹽事未便,雖見苦空真寂寞,千古靈機尚宛然。驀呈拄杖云:者箇是拄杖,那箇是靈機,向者裏明得,始見立地處,即見三世諸佛,歷代祖師立地處,盡世界山河大地,明暗色空,四生六道,九種十類,塵塵剎剎立地處,可以攝大千沙界於一微塵,於一毛端現寶王剎,一道平沉方圓無際,若信不及,業識忙忙,終無了日,擊禪床下座。

解制上堂,問:一喝分賓主,學人已喝了,且道那裏是賓,那裏是主。師云:賓主歷然。僧喝。師便打。問:九旬期畢,如何是末後句?師云:福建人喫荔枝。乃云:三年聚首事無不知,冷眼看來,一場敗闕,於中檢點得出,亦任七縱八橫,檢點不出,常住裏有飯有粥。

拙溪邢太守,薦嚴請上堂,問:數年尋人,當面錯過,而今尋著,乃拉不脫時如何?師云:腦後欠一槌。問:啜茶打溼,嘴喫飯沾牙齒,還有參學分也無?師云:有。進云:也是缽盂安柄。師打。問:人生有形有相,死後無瑕無影,即今亡者在甚麼處?師云:雪霽山頭雲現嶂。進云:和尚莫瞞人。師云:是汝自瞞。乃云:來兮不觸張王姓,去也何隨秋與冬,分明一具黃金骨,無奈時人逢不逢。驀拈拄杖云:還見聞源熊老大人於山僧拄杖頭上放光現瑞,橫來豎去,出沒自由,證無相三昧也無?若信得及,不惟報達現前父母,且天恩地恩君恩師恩,過去父母,九玄七祖,一時報畢,復卓拄杖云:還知麼,無邊剎海隨遊戲,妙高峰頂任往還。

住江安縣蟠龍寺

結制上堂,問:選佛場開人天交集,凡聖同參,佛法充滿現前,佛法即不問,如何是蟠龍重新一句?師云:潛水灣灣藏龍窟,紅崖迥迥宿雲窩。問:古人拈花示眾,即今和尚以何法示人?師云:滿眼滿耳。乃云:靈瑞優曇甚妙哉,昔年開過又重開,人人於此常游玩,一段清香風送來,如優曇缽華時一現耳,若知諸佛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若至,其理自彰,以拄杖卓一卓云:下坡不走快,便難逢。

上堂問:古云,不生不滅,既不生滅,別去三周,今在甚麼處?師云:春寒四十五。進云:寒後作麼生?師云:清明佳節來。乃云:無住僧尼去路甚奇,魔宮虎穴左之右之,以拂子拂云:於此現身說法不可思議,若向者裏薦得,同遊寶明空海,來去自由,縱橫無礙,其或沉吟終日,忙忙無本可據。

解制上堂,六十三年行腳,逢緣且住六春,將謂一場好事,誰知禍及私門,大眾且道行的是?住的是?良久以拄杖打圓相云:啼得血流無用處,不如緘口過殘春。

上堂問:細雨濛濛點法臺,雲峰此日復重開。以手打圓相云:且道者箇還有向上事也無?師云:有。僧拂坐具云:者箇是甚麼人境界?師云:兩重公案。乃云:大道現於目前,翻為名相之境,前塵分別是謂意根,以法為體是謂法身,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驀呈拄杖云:仁者見之之謂仁,智者見之之謂智。

法衣至,上堂問:遍界未曾隱諱毫端時現,優曇多子塔前秘授何法?師云:一人傳虛。進云:恁麼則普天匝地,一時成佛去也。師云:十人傳實。乃云:黃梅夜半親傳授,大庾嶺頭提不起,今日分明在我肩,了無別法示諸子。

住南溪縣開元寺

結制小參,問:鐘鼓頻敲聲聲不絕,龍象整齊請師答話。師云:秖為分明極。進云:兩眼對兩眼。師云:翻思所得遲。乃云:大道本現成,人人不覺知,且現前諸物各各不相到,各各不相知,早已露頭露面了也,汝不自悟,取我求實,正謂飯籮裏餓殺,洋子江心渴殺,將謂佛法別有奇特,經論中穿鑿,公案上尋討,求玄求妙,認他門頭戶口向意地下卜度,知解上安排,殊不知,轉追轉遠,苟能一旦知非,一一放教乾乾淨淨,思量觀察,忽然看破,始知本命元辰落處,十方世界都是箇自,更有阿誰,行住坐臥,盡是本地風光,咳唾掉臂也是西來大意,終日騰騰任運,出入自由,無淨無染,要行便行,要坐便坐,更莫遲疑,倘信不及,被目前境界奪去,攀緣妄想,無有了日,逗到生死際頭,眼光落地,毫無主宰,隨業引入閻羅案前喫銕棒,莫言不道。

解制小參,僧以坐具打圓相云:三世諸佛出不得者箇格子,還有出得者麼?師云:布袋胡孫。進云:蝦跳不出斗。師云:果然。問:世尊拈花消息被學人看破。師云:試道看。僧舞坐具。師云:識神變現。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師卓拄杖,云:會麼?僧禮拜。乃云:囊括終古道達群芳亭,毒蒼生疏而不漏,安禪結制無繩自縛,見性成佛,好肉剜瘡。若箇靈利衲僧來問:老漢在者裏作甚麼,呵呵大笑。云:不在打草,只在驚蛇。

結制小參,問:長安風月貫今昔,為甚麼立雪乞安心?師云:為你多事。乃云:今日結制來上堂,但添爐中一瓣香,觸碎諸人箇鼻孔,能有幾箇不著忙,不著忙者只得一邊,如何是那一邊?試道看。維那舞坐具。師云:鄭州出曹門。卓拄杖云:豎起蒼蒼眉,兩道鼻孔依然向下垂,若不返觀內照,徒勞朝參夜參,正如窮子衣藏珍寶而自不識,將謂佛法甚是奇特,窮高極遠,似掘地覓天,苟能知非,向根本上做去,好不省力,那裏是根本?善念惡念,經行坐臥,穿衣喫飯,頭頭上顯物上彰,何等親切,還委悉麼?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本師訃音至,拈香云:者漢無情,生來傲物,不秉毘尼,打人入骨,佛祖命脈全然不顧,今之古之少人檢錄,我雖嗣伊,不墮其數,還委悉麼?一年一度燒香日,千古令人恨轉深。

落堂古人進堂,三五日了明大事,即今眾兄弟,若有相應者,山僧與你證明,如無,且向十二時中,穿衣喫飯,經行坐臥,屙屎放尿處看是甚麼道理,欲明此事,直須痛念生死,深懷慚愧,要心清淨,自然正念現前,疑情頓發,如一座山觸在面前,宜猛著精彩,深錐痛劄,孜孜切切,行不知行,坐不知坐,自然有箇相應,倘若挨排度日,如水泡石,終無入處,老僧於般若,緣分素薄,入道年晚,三十有五,纔見本師,誠恐此事不能搆,每夜經行廊下,那箇柱上不撞一頭,那箇壁間不靠一靠,如此剋苦數年,纔得相應,依師十載,無行不行,無事不執,二三十年來,頃刻未嘗放過,至於今日略得自由,所謂憶昔當年騎竹馬,兒時做出老知羞。師云:三界唯心,人天本具,若不明心,焉能知道,若明自心,是名開佛知見,一機一境,大用現前,見色聞聲,全體獨露,頭頭上了,物物上明,天地不能蓋載,萬象莫能覆藏,一道清虛靈光,湛寂如此,見得當下知歸情存限量落於見聞擬議思量白雲萬里,還委悉麼?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

師云:凡做工夫,多被昏沉掉舉奪去,所謂昏沉厚重,難以策發,掉舉猛利,不可抑伏,貪癡熾盛,觸境難調,直須猛著精彩,端身正意,不依氣息形骸,但觀自心清淨,本自不生,外無少法可得,如是漸漸調淳,浸之既久,沃之以熟,自然觸發,如拾舊物,開門見山,無不明了,正好買草鞋行腳,倘若氣質麤浮,善根微劣,於此事信不及,疑情不生,若不生疑,難以進道,所謂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大發疑情,自然徹去,若疑信相半,依稀混過眼前日子,直到生死際頭,做不得主,七慌八亂,悔之何及,還知麼?努力今生須了莫教永劫受餘殃。

師入堂,適遇眾禪師向火。師云:向大火,參大禪,不知幾人得大意?一眾無語。師舉火筋云:日間鬧炒炒,夜間鬧炒炒,一段大光明,當面錯過了。

機緣

師舉安祿山因緣,維那呈頌云:不見有假,何處是真,刀斬泥人,血氣腥腥。師接得復徵云:是一箇是兩箇?那禮拜了,依位而立。師云:也是囫圇吞棗子。

一僧呈頌云:寶劍從來斷不平,用時誰許較疏親,當陽一斫無回互,瓦礫泥團盡喫驚。師徵云:上座將甚麼作寶劍?僧便喝。師和聲便打。

師入堂,舉僧問:夾山如何是夾山境?山云:猿抱子歸青嶂後,鳥銜花落碧崖前,後法眼云:我二十年只作境會。師云:法眼恁麼道,大眾作麼生會。一僧喝。師云:與麼還未見法眼,二十年後淆訛處在。便歸方丈。僧次日詣方丈,請益云:和尚昨日公案,學人到者裏有箇見處。師云:試道看。僧云:猿抱子歸青嶂後,青山歲歲還依舊,鳥銜花落碧崖前,綠水滔滔逝遠川。師云:者箇是錦上添花。僧云:若然者,孤負夾山。師云:夾山在甚麼處?僧撫掌一下。師云:未在。僧拂袖便出。

師入堂,微密維那問:有一羅剎,手執銕叉,專要殺佛害祖,和尚作麼生回互。師合掌云:善哉。那即[奴/目]目擎拳,作執叉勢。師云:好箇捷疾鬼。那作禮而退。

二僧纔到,卒然求見。師云:道得即見。其僧不領,憤然勇進。師云:道道僧。一喝。師云:者箇是風力所轉。僧桌上一掌。師亂棒打出。

師看病僧,問云:如何是臨終不亂意?師舉拳云:向者裏會得,自然不亂。僧云:不會。乞示一偈。師展掌云:一拳舉出,莫亂妄想,擬議思量翻成巴掌。

除夜,師云:年年有月,日日有夜,千古意分明,如何自不徹,徹不徹,紅爐點片雪,錮鏴著生銕。

年盡名臘月,月盡三十夜,戶戶挂門錢,人人燒柏葉,如是而見,知何處有分別,萬古長空一朝風月。

年盡三十日,無常迅速急,若過此關者,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且今夜香燭滿筵,僧眾濟濟,還有過得者麼?試道一句看。有僧一喝。師云:也是赤土塗牛奶。

頌古

世尊初生

初出母胎脫體張,指天指地口喃喃,縱然獨步群芳外,一身猶恨不能藏。

雪山成道

纔到雪山先已錯,何須冷地六年坐,明星一點刺雙眸,魑魅魍魎白日過。

達磨見武帝

披肝露膽見梁王,一語難投客思長,不識元來無聖諦,漫將蘆葦渡清江。

丹霞燒木佛

十方世界一團冰,寒極洎乎凍殺人,木佛燒來通身暖,躲根禪客沒卑尊。

本來面目

覿面承當本不差,芒鞋踏著是生涯,珠迴玉轉憑誰力,切忌毋添眼裏沙。

女子入定

禪非坐有,定無自性,文殊罔明,均皆一頓。

國師三喚侍者

平地起孤堆,無風翻白浪,一片老婆心,令人生伎倆。

倩女離魂

隻不隻來雙不雙,微塵剎海亦能彰,隨緣不覺露些子,千古令人恨轉長。

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者,非汝而誰

終日尋春不見春,等閑撥破嶺頭雲,扶笻忽到荒郊外,只見枝頭滿十分。

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見見之時見非照,明暗色空俱不到,見猶離見見非真,楊修一覽便知妙。

示半偈禪人

雲瓢酷暑走天涯,將謂其中事有差,萬象森羅常覿面,闍黎切莫眼生花。

示復初禪人

闍黎本是共家鄉,佐助雲峰樹法幢,今日與君分指去,報恩祖道又重光。

示天運上人

目前蠟燭透雲霄,匝地光明豈肯饒,若是尚留觀聽者,小羅石在太和橋。

示無波大德

古佛洞中真箇古,平天花甲難窮數,常將心眼示時人,珍重時人宜薦取。

示三宗上座

從予聚首十餘年,一段光明絕妙玄,今日家風非昔日,莫教狼籍落人間。

示純白禪人

江風一葦透長安,星月光寒天地閒,嶺畔子規啼未歇,聲聲相送竹窗前。

送象崖法兄歸閩

春風密密定無移,放出優曇第一枝,昔日雪峰輥毬處,家風依舊任提持。

哭四維法兄

好枝曇翼正芳菲,風雨無情實可悲,自古樞機原不動,無端色相在春歸。

夢人請說法

旃檀纔爇玉爐煙,朵朵祥雲飛白蓮,觸碎娘生箇鼻孔,幾人成怨幾人懽。

示井參王居士

箇事如何舉似伊,電光石火較猶遲,若於棒上生荊棘,錯過鋒前第一機。

示牟居士

生死關頭一點疑,眉毛廝結合如斯,忽然踏破漆桶子,滿目青黃又是誰。

僧無瑕請師方山住,靜泉水乾枯,師云:我與此山無緣。次日,甘泉淙然而出,乃為銘曰:

 方山靈泉,  埋沒多年,  高卑任注,  不僅菴前。
 人去水去,  人還水還,  隨汲多少,  任器方圓。
 飲者沐者,  可知恩焉,  非我檀那,  長遠心難。

重修萬壽寺引

大垻城東古寺頹,屋破墻穿勢若危,堂堂露出真金相,颯颯風吹草木葳。阿呵呵,告檀那,大家發帑來相助,福祿如山不較多。

次我劬樊部臺賀師壽原韻

聚頭十載豈無言,吞吐饒君一勺先,翠竹心光常自鑑,溪聲法語在當然,神丰凜凜嚴如雪,氣宇昂昂志益堅,莫謂塵中無異客,祖師圖上有燈傳。

紅崖次伯府侯公韻

幽深曲徑路橫斜,老樹能開幾色花,翠滴且憑天賜露,香馨惟覺世紛華,峰高倏有生面,林鬱渾忘鳥道賒,踏破白雲窮極目,方知孤迥別人家。

避秦有感

世道臨秋晚,中華被亂風,人心到處險,物理勢難通。共話窗前竹,借居嶺後楓,未逢穿耳客,若箇話西東。

聖水寺

招提名聖水,殿後涌靈泉,泠泠千年澤,涓涓萬古寒,源頭充屋角,餘派入支川,晝夜潺湲逝,誰能不受瞞。

觀音草

無住觀音,處處現身,淨水一瓶,芳草青青,無風自動,刺人眼睛,想是定中無別事,又來草上展精神,咄。

雪霽山

九十九峰爾最奇,聳然獨秀峭巍巍,從來不借陽和力,六月炎天有雪飛。

白塔

玲瓏壁立插青天,影落長江魚畏餐,多少遊人不具眼,臨風盡把作表看。

天池

山頂名池天設成,長年湛湛自澄清,時邀皓月頻來往,吞納森羅詎有心。

牛山

臥月眠雲不計秋,天然圖畫孰為儔,分明頭角全身露,往往牧童誤認牛。

迎水寺

一江波涌挂珠簾,曬錦分文盪碧天,古寺不消重造像,水流說法在當然。

玉皇洞

數仞巴焦石挂峰,團圞中隱紫微宮,風煙日月俱不到,幾箇男兒識此宗。

響冰灘

朝朝響水被人嫌,誰信聲聲洞劫前,直示與人肝膽句,毋將喚作老婆禪。

觀音石

拳頭大石現觀音,草木橫披露一身,縱有見聞如幻夢,幾人到此肯相親。

興佛寺

古佛久淹不計秋,野花芳草似荒坵,從今高豎法幢去,鼠糞無教傾佛頭。

苦雨

陰雨深沉霧不開,淋淋滴滴動人懷,天機歷落從空降,點點靡從別處來。

水車有感

機心纔動一輪周,陸續相依逐上流,惡水平空繚亂潑,璣珠顆顆出雲頭。

桃花

春風一颯樹頭寒,幾片殘紅落檻前,翻憶靈雲得力句,從教千古漫流傳。

中秋

盡謂中秋月,清光滿大唐,者樣現成物,何必更思量。

葵花

百卉叢中占玉階,全無枝葉自成才,秋風秋雨難移志,一片真心向日開。

書問

復川南道吳公(諱登啟)

近時士大夫談禪如道火,何曾燒著口,且喜檀越身居榮位,志切山林,法門深幸也,來諭求一棒,自揣凡骨不能承受,俟水落石出或可親見本來面目耳,檀越不得話作兩橛,且道一棒與本來面目是一是二,若是一,何故凡骨不能承受?若是二,又非本來面目矣,於此檢點得出,做官即是做佛,若檢點不出,做官依舊做官,承賜鼎扇,飯僧敬此致謝。

荅瀘陽眾居士供法衣

眾居士送法衣與雲峰,則雲峰無可受,眾亦無可施,無受無施,實為無上福田矣,若此信得,則人人受福無盡,如信不及,卻被袈裟瞞了,耶謹此云謝。

太守邢(諱夢鶴)下車以詩問師

方山老衲住雲中,拄杖崖巔對曉風,片片桃花相間逐,不知何處覓芳蹤。

荅邢(府尹)次來韻

老病相鄰臥室中,誰知千里有同風,長江如練天如洗,幾箇於斯認影蹤。

太守邢公請薦嚴啟

先嚴見背念有餘年,回憶音容而今如在,雖窆骨於下地,猶抱恨以終,天蜀嶺雲高陟岵,瞻之不見峨峰雪,滿居廬望之猶寒,敢呈茹供於當前,因求法言而主世存歿,感佩永矢弗忘謹啟。

荅袁鄉紳

一粒米,重如須彌山,尋常只把作話柄,誰知遇亂世、荒年,親證於此,今幸檀越打開寶藏,滿盤傾出,色色鮮明,顆顆香潔,實為大施主矣,缽盂兩度溼毛孔,七日香猶是化門語也,楮謝不盡。

荅邢府尹

幾番過貴治,擬欲登龍一晤,恐其誤正是以為歉,得展飛輪,開函閱,竟始知現宰官身提實相印,優游於物外,真火宅中道人也,喻云:久較風幡,山僧不知,六祖道非風幡動,仁者心動,旛動心動亦皆是動,試檢較看,肅此申復併謝不宣。

行實

一日眾入方丈,請示行實。師曰:生來資質闇鈍,錯用工夫,恐誤後學。眾曰:從上諸聖皆有來由,和尚慈悲,以示來學。師曰:我係瀘州,父姓李母趙,於戊戌年六月初十日午時生,先夜見日光照室,母對父云:房中自來暗,何故日光來照?又亦不知。一歲父喪,七歲時見窗前人影,驚疑人生有此影,人死影歸何處,在山土崩,在水水流,又在何處,自己怕生死,呆呆十餘日,母罵曰:此兒養憨了,混於群兒隊中,頑滑忘了此境。凡自己行,見風搖木作聲,此境現前。十五歲,白母出家,二十五歲遊歷講肆,三十五參雙桂老人,乃問:學人痛念生死,乞師開示。老人曰:汝作法師,經中種種方便,還要我方便?予云:佛之方便雖多,不知那句得力。老人云:唯佛與佛乃能知之,知箇甚麼?予云:不會。苦參七箇月,忽然病目,數夜未睡。象崖云:眼以睡為食,何不睡覺?粥後睡至午時,梆聲驚醒,方纔伸腳,如登脫一塊大石,不見山河大地、殿宇房舍,惟見一段紫光,少頃不見,通身慶快,兩眼如舊,對相知說。象崖云:此是識神變現,不可取著。從此妄想不生,工夫做不上,清清冷冷,四十餘日,從前經論、公案,零零碎碎,不知悟了多少。一日止靜,維那分咐香燈不可放宜興壺在佛前,你只說他是泥塑木雕。予不覺踏翻漆桶,大汗如洗,至開靜,進方丈,白老人云:學人昔時聞說無一物,信不及,果然今日無一物。老人云:你無一物,者一問從何處來?予云:和尚從何處荅?老人微笑。予作禮。老人劈頭一踏云:石人腰帶。老人住中慶,予職維那。一日陪客喫茶,二僧從內江過,有一僧化緣說:是堂中人。傍僧說:和上那的也有人?予云:你不知遍大地是箇和尚。老人云:你不曉得那箇是真和尚。予云:還有箇真假在?老人云:汝還辯別不出?予不覺慚愧失色。靈筏云:若知真和尚,大眾請喫茶。少頃老人引話道:饒州燒磁器,釉子在黃山出,有兩樣惟家識得者箇石,將來塗坯才釉,若不識此石,怎得釉?予當時疑悶一夜,至天明偶然透得者公案。早粥畢,老人落堂云:往年有供養沒好僧,今年有好僧沒供養。予鼓兩袖而出。老人云:謝供養。依老人十載,不離左右,日聽玄音,一日解制,老人將源流拂子萬峰院事付囑。予辭曰:學人屢生福薄,現居學地,敢當大任?辭脫院事出萬峰,今日因眾數數逼,我不覺露出,者一絡索,不知臉皮厚多少。一眾禮謝而退。

分燈

藏舟普澤禪人

從來義虎出西川。數載相依非偶然,火爐句子親叮囑,任君倒弄與顛拈。

清素德訥禪人

再來人物不可知,一語投機便歸,拂子一枚親授受,家風原要汝扶持。

嘯虛性空禪人

予事萬峰十載餘,性空志節倍於師,因緣相遇難迴避,紹續楊岐第一枝。

澹玄方瑤禪人

南泉尋指一株花,舉示時人如幻夢,信手拈來贈似君,闍黎從教機先用。

微密道深禪人

行腳曾經二十年,雲峰始售草鞋錢,住山莫道無山住,火種刀耕總聽緣。

湛一續清禪人

從來佛法無多子,莫謂久常難得人,今向火爐分半偈,渠儂亦任展風雲。

佛事

為寶珠火

寶珠大德自性殊絕,今朝歸去光圓滿月,咦,還識路頭麼?烈火焰中明皎潔,攛下火炬。

為明脫火

明脫明脫,到處快活,一道圓明,秋光閃爍,老僧助汝一把火,赤條條,紅灼灼,五色雲中飛一鶚。

為海澄火

曹溪舂碓背負石,者僧全用一身力,見諦頓超眾行門,火聚之中知端的。

為微密火

四大本空五蘊非有,任緣而去無可不可,攛火炬云:吾今相助光明幢,猛火聚中淨裸裸。

為三宗火

汝年六十七,戒臘四十三,今朝歸去也,光射斗牛寒,以火炬打圓相云:夢幻空花留不住,大千沙界任往還。

為三空火

生年七十七,行業皎如日,打破生死關,清光照天地。老僧更助汝一程,火光三昧恣遊戲。

為參己火

參己禪人操履已畢,得路便行,三界遊戲。攛火炬云:[妳-女+口]

為雲封火

生號雲封,死則火封,生死去來,不離其中。然雖如是,只得一通,吾今助汝一把火,燒得淨裸裸,絕羅籠。

雲峰體宗禪師語錄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8 冊 No. B431 雲峰體宗寧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