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8冊
No.B429 盛京奉天般若古林禪師語錄 (6卷)
【清 智說 正繼等錄 正燈等編(依駒本印)】
第 4 卷

下一卷
 

古林智禪師語錄卷之四

住奉天府東前山臺大悲禪寺語錄

康熙庚午歲秋七月望日進院。

興國寺天宗等請上堂拈香曰身輕似葉任風揚萬里餘程到瀋陽今日復蒙興國請栴檀爐爇九天香上首白椎畢乃曰古人道三世諸佛向火焰裏轉大法輪又道火焰為三世諸佛說法三世諸佛立地聽試問大眾且道火焰為諸佛說的是甚麼法以拂子打○曰若向這裏會得始知般若未動腳先興國未起念前四十八願早宣過苟或未能且聽一偈二百一十億佛剎當年法藏悉觀知今日古林重舉出阿誰不是丈夫兒上首結椎下座。

龍鳳寺滿藏張名魁孫應選起華嚴會請上堂微塵中經卷明眼人始能拈出所以世尊曰始從鹿野苑終至跋提河於是二中間未曾說一字既未曾說即今看的五部從甚處得來驀舉拂子曰若向這裏見得徹覷得透不須彈指樓閣門八字打開正法眼一時流通釋迦彌勒文殊普賢善財童子五十三師盡在山僧拄杖頭上放光動地轉大法輪與一切眾生抽釘拔楔解粘去縛苟或未然正好披忍辱鎧操智慧劍滅三毒破魔網步步踏著實地心心契證真如作不可思議功勳成無量殊勝奇特直得千古萬古只如今前佛後佛無異道所以法華曰是舍惟有一門而復狹小雖然狹小三世諸佛盡從箇裏出去出去且置畢竟佛在甚麼處喝一喝曰高高峰頂無消息深深海底沒蹤由。

散會朱宗仁等請上堂炎炎暑伏正中時纔值開經又滿期痛惜韶光容易度時流休把自心欺眾中莫有不欺自心者麼遂舉起拄杖曰若喚作拄杖子便犯當頭不喚作拄杖子又欺自恁麼也不是不恁麼也不是恁麼不恁麼總不是畢竟作麼生委悉去又卓一下曰向者裏通條活路始得。

七月十四日起盂蘭會請上堂以法說法無別法以佛見佛無異見佛法見聞總現成當陽直下要親薦舉起拂子曰見麼又擊案曰聞麼者一著子非佛非法非見非聞非有非無非異非如等閑拈丈六金身當一莖草將一莖草作丈六金身於一毫端現寶王剎坐微塵裏轉大法輪所以道一切時一切處一切見聞知覺一切分別取捨一切受用一一俱是諸人二六時中應機接物現成的活計佛佛授手唯授此心祖祖相傳唯傳此妙乃至西天四七也恁麼東土二三也恁麼天下列剎相望諸老宿也恁麼山僧也恁麼且道恁麼一句作麼生道擲拂曰雖然舊閣閑田地一度贏來方始休。

中元節請上堂丁一卓二是般若體七縱八橫是般若用耀古騰今是般若光烹金琢玉是般若力若能有如是力徹如是光得如是用具如是體便見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無邊剎海自他不隔於毫端遂以拂子打圓相曰自從一授靈山記直至於今願不忘。

煆白骨小參目連今日度母般若此時煆骨入聖何須開頤墮凡不必頻顣八兩原是半觔五斗須還一斛頭頭物物現成剎剎塵塵具足只為憎逆愛順所以東出西沒既失頂上玄珠便去水中撈摝若能直下迴光便見本來面目。

上堂彩雲影裏仙人現手把紅羅扇遮面急須著眼看仙人莫看仙人手中扇拂衫袖曰者是彩雲影揮拂子曰者是紅羅扇作麼生是仙人面團耶方耶長耶短耶紅黃黑白耶諸仁者不用看他只須自看驀地看破自面孔始識儂家面孔識得儂家面孔方見仙人面孔面孔且置且道適來者一絡索落在什麼處震威一喝曰霧露雲霞時起滅長青自古一般天。

示眾古之為道學者痛念生死如救頭然勞形枯骨廢寢忘餐行住坐臥如聾似啞時刻照顧本參猶恐打失話頭事未得分明終不與人閒論侍師必恭必敬不敢動惱一念惟恐不稱師意方是真實衲子未見今時學者全沒信心輕薄狡猾形雖相同心多詭詐到師面前無絲毫真念一味捏鬼捏怪問著不知羞恥不是指東話西便是胡喝亂跳做盡伎倆自心難瞞若是為他加以逼拶便設計較辭去僻處豎憍慢幢打自大鼓誑惑聾俗只圖眼前快樂不思樂是苦因如是之流正是野狐種族破法魔魅玷辱先人污染吾輩我今苦口叮嚀要汝知慚識愧不然聽便還俗各去當差雞棲鳳巢非吾同類。

示眾操履本分一著不受惡辣鉗鎚豈得成器必要具一片金石心肝生鐵脊梁始能趣向直下將人我是非好惡長短一時坐斷如太阿鋒似塗毒鼓觸著則喪身失命豈尋常細事果到恁麼田地更須刻苦勵志向大爐鞴中幾經煆煉時節到來不妨出來導誘群盲利生接物自是驚群如獅子哮吼百獸腦裂金翅擘海直取龍吞堪報不報之恩共助無為之化今日與大眾聚會在此也是前緣必要將此一件大事徹透始不負十方檀施且道這一件事作麼生透喝一喝曰匹馬衝開龍虎陣單刀直入破重圍。

示眾古德教人作偈作頌著語者蓋大事明師資唱和試學者才性利鈍今汝等事未明一向在文字上作見解豈非大錯你們病痛山僧盡知蓋作詩作偈有你們下手處有你們註腳處有你們卜度處所以個個肯作意思索至於本分事上無你們下手處無你們註腳處無你們湊泊處所以不肯承當殊不知這無下手處無註腳處無湊泊處正是個好消息古德曰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又曰懸崖撒手到這裏直須努力拼卻性命一上始得努力且置即今有一句子不落文墨不拘音韻三世諸佛摸不著歷代祖師和不齊諸兄弟還有和得者麼若和得者痛與三十棒和不得者亦痛與三十棒何故棒頭有眼明如日賞罰分明作者知。

示眾此個事在諸佛分上不曾增在眾生分上不曾減只為群迷妄情濃厚蔽卻本明執人執我心猿擾擾耽能耽所意馬騰騰六賊縱橫三毒焰熾堪嗟如斯學道佛性愈求愈遠若是真正丈夫的實要明斯事須開特達懷發大堅固志尋常動靜中兩腳踏實地情識妄緣盡淨屏息佛法玄妙徹底掀翻單提一句話頭朝參暮究念念弗捨心心無間莫管年窮歲盡節換時移一念萬年始終不易必以悟為則餘皆是甚熱碗鳴聲古之造道衲子怕怖生死如救倒懸冬不爐夏不扇尚無剪爪工豈暇閑叨呾時刻照本參生怕落昏散事善知識必恭必敬三二十年不憚辛勤不嫌瑣褻把躬下事透徹得乾乾淨淨明明白白後出頭來驚天動地方是真參實悟的學者所以趙州三十年不雜用心香林四十年打成一片那有不下苦心苦志真履實踐每日間只在是非中煩惱裏作活計而能悟道明心也大便宜諸仁者山僧今夜造口業絮絮叨叨為要你們發憤精進勿教當面錯過時不待人焂忽白首百無一長愧乎否也茲愧不愧且置眨眼三十夜到來黑面老子打算飯錢那時莫怨山僧不早為道破好。

示眾昔日靈山殃迦葉後來少室累神光黃梅夜度盧行者臨濟瞎驢冤禍長冤禍且止試問諸人識這一隊漢落處麼即今現在汝等諸人六根門頭晝夜放光乃至乾坤大地萬象森羅明暗色空無一不在此光發現只如光未發時無諸佛眾生消息無山河大地形跡汝等諸人在甚麼處安身立命若也知得不妨出來與山僧拄杖打個折合各垂隻手光耀叢林其或不知且向三條椽下七尺單前豎起脊梁高著眼看他日驀地相逢不妨與方丈通個消息。

慈洪普照振衣同眾學者入室求開示師曰近日參禪者多悟道者鮮過在甚麼處蓋人無恒心少節義不肯真實操履只愛搬弄虛頭不以事為極則反以利名為實有雖入門來不念無常迅速苦海沉淪只將古今公案歷代語言築一肚皮貴圖口舌利便此等如蛾撲火如蚕作繭或見先輩安心斷臂負舂繫樁三登九上坐破蒲團便生退屈曰釋迦如來經三大阿僧祗劫脩來纔得睹星悟道我等凡夫豈能成佛作祖不信有悟入之門所謂不信殊勝甘為下劣人便將難之一字以為藉口古德曰此番難再來不知是何面孔恁麼則不難於今生也何不再看屠兒證果龍女成佛水潦一腳保福招手悟道何。

易哉有向冊子上鑽尋卜度向知識口邊得些涎唾就便云不過如此何用苦修方名悟道便縱意造業為害不小不見法華經曰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到圓覺經曰汝以思惟心測度如取螢火燒須彌終不能得古德曰擬將心意學玄宗大似西行卻向東或有做了些癡工夫忽認得個昭昭靈靈無形無相有知有識底便說是了者個便是我本來面目念佛的主人公也便是臨濟赤肉團上真人也便是誌公四大有相中的無相也又引波羅提尊者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傅大士夜夜抱佛睡朝朝還共起等頌為證便道生也不妨死也不妨若果如斯便了何故祖師頌又曰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前認識神無始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又曰我今問汝汝若認昭昭靈靈是汝真實為甚麼瞌睡時又不成昭昭靈靈若瞌睡時不是為甚麼有昭昭靈靈汝還會麼此是認賊為子是生死根本妄想元氣既瞌睡時做不得主生死到來怎麼生折合一生胡亂做去豈但賺人皆自賺耳或有不唧溜者處處染污一者情不透脫謂一切世間善惡好歹是非順逆等境也須處置停當不肯放下恐傷仁義致人議論務盡小節硜硜然終日沒在事中一者理不透脫將一切佛經大小乘清濁等語當作實法掗在胸中及聞知識所說主其先入不能去短就長如綿搭絮清溷不殊不知情為生死根本理為所知障難不肯向此兩路截斷縱涉遍叢林參遍知識無能相救矣所以臨濟曰道流爾欲得如法見解但莫受人惑向內向外逢著便殺逢佛殺佛逢祖殺祖逢羅漢殺羅漢逢父母殺父母逢親眷殺親眷始得解脫不與物拘透脫自在或有真實為道來參知識者知識有直截全提者有與話頭者伶俐底直下領略根性遲鈍者千沒柰何萬沒柰何貴圖知識說破知識婆心豈肯害他必要他自[囗@力]地一聲始得真實受用不被天下人瞞他便道知識吝法不向他說掉臂而去撞入天魔野千隊中一一為他妄評妄論初學聞其語如毒入心悲哉枉用前功搭獅子皮作野干鳴將吾師拈花直指之旨翻成講席到處教壞世間男女千佛出世不通懺悔今現前諸兄弟幸往昔願力深不落此數甘同般若共守寂寥切勿虛廢光陰精勤憤志定要親見一回方可續佛慧命廣導群迷報佛祖君親師友浸恩努力努力。

原書闕。

機緣

問如何是乾矢橛師曰逼塞虛空曰如何領會師曰普天匝地僧禮拜師曰會禮拜不會禮拜僧擬議師打曰臭氣燻人。

問如何是佛性聲未絕師便打曰道甚麼曰佛性師曰山僧是僧去問佛曰和尚豈無方便師便打僧禮拜師復與一踏曰棒打有醒腳踏有餘。

問青州布衫重七觔意旨如何師曰七零八落曰某甲無處摸索師曰問取隔壁張裁縫去。

問如何萬法歸一師曰三頭六臂曰畢竟一歸何處師叉手當胸立曰學人不會師打曰魚腮烏嘴得人憎。

問如何是金剛王寶劍師曰觸不得曰因甚觸不得師打曰頭落也不知僧佇思師復打曰還不拖者死屍去。

問不歷化城竟登寶所時如何師曰腳跟下好與三十棒曰恁麼則學人獲寶也師曰呈似山僧看僧近前便拜師打曰錯將魚目認明珠。

巨懷呈偈了師展手曰此是文字將無文字底來懷擬議師劈胸一拳曰會麼曰不會便拜師曰是誰拜出弟子師曰又道不會。

一僧作禮曰弟子無語問和尚但只稽首讚嘆師曰讚個甚麼僧擬對師掌曰向這裏罵山僧去。

問劫火洞然大千俱壞未審這個壞也無古人一曰壞一曰不壞畢竟壞底是不壞底是師曰二俱不是曰畢竟如何師曰獅子咬人韓盧逐塊。

一僧送師骨往千山問曰先師遷化向甚處去也師指千山曰會麼曰不會師曰青山原不動浮雲自往來。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何不問自意曰如何是自意師曰尋常還思山僧麼曰常思和尚無由禮覲師曰只這是其僧有省。

問如何是般若境師曰萬木榮紆一溪浩渺曰如何境中人師曰饑餐麥粥倦臥茸草曰人境不立時如何師遂劈面一掌曰是立不立僧罔措復示曰人境不立時劈面無情掌是個血性兒當下知痛癢。

見一僧看經師問看甚麼經曰金剛經師曰經是誰說看是何人僧無語師示一偈。

看經不識看經人徒自區區勞眼神欲得不勞神與眼分明識取此真經。

有僧嘴極利一日問曰佛說魔說是一是二師劈嘴一拳曰且道是一是二僧擬議師復打遂示偈曰。

纔開口問麤拳便打烈焰紅爐豈容得假煆盡虛浮始識道雅早知闍黎認鹿為馬。

頌古

陞座

擬動腳跟落二三重登曲彔不羞慚那時若值忤逆者大好都盧掀座翻

拈花

口難開處把花拈百萬人天盡了然惟有飲光猶未瞥受他禍及永纏綿

痛棒

三頓烏藤打不開如何別去又歸來冤深恨惱麤拳掌拖累兒孫遍九垓

棒頭有眼察秋毫定業從來不可逃六百餘年冤禍事如何今日又重遭

青州衫

一歸何處問諗老一領布衫荅來巧今日重新提掇出元來是吾舊皮襖

麻三觔

如何是佛麻三觔問處分明荅處親好看陌上二三月那個枝頭不帶春

新婦騎驢阿姑牽

新婦騎驢阿姑牽不用區區苦著鞭若是仲尼真弟于自然知道化三千

俱胝一指

學道何須向外求無錢那買好風流就中消息難為說只向人前豎指頭

夾山落水

劈腦一撓毒種深點頭三下苦難任從斯命喪華亭手聞者至今亦痛心

洞山冷煖

秋去畏寒欣煖屋夏來怯暑喜涼風若能這裏全知曉積劫無明當下空

樓子聞唱

整襪時逢對酒樓忽聞清唱語風流從斯頓斷腳跟線去住縱橫得自由

四喝

金剛寶劍誰人敢當未曾舉動殺活全彰

金毛獅子孤峰獨立爪牙未施妖狐絕跡

探竿影草看驗凡聖不待開口早知邪正

當陽一喝解粘去縛全機大用有殺有活

牧牛頌

撥草尋牛

[(壑-土)-又+巠]崎嶇千百重松林一帶白雲封前來覺在峰巔上尋到峰巔又別峰

驀然見跡

踏破芒鞋活路通聖凡相遇豈留蹤從容拽著捶雲杖直下追從宇宙中

追步見牛

溪山歷盡路途窮枝葉凋殘徹骨風回首白雲飛散處一輪杲日正當空

得牛貫鼻

煙霞撥盡露形蹤猶戀春山芳艸茸蹄角分明將鼻貫這番把住始圓融

牧護調馴

童子規繩常在手牛兒劣性漸輕柔飽山飽水從他便放去收來任自由

騎牛歸家

嶺畔溪邊意更奢不萌枝放撲香花揚鞭倒把牛斜跨笛韻聲聲轉到家

忘牛存人

牧童無事意悠悠眼底青山不見牛枕石高眠松月下鞭簑箬笠掛雲頭

人牛雙忘

雙忘人事了無功脫體玲瓏法法通一道威光機莫測千紅萬紫盡同宗

返本還原

樞機未動是真歸徹底圓明本地輝迥迥寒光無向背縱橫處處露全威

入廛垂手

昔年曾欠犁耙債今日隨時相為酬泥水渾身豈暇顧披毛戴角日優游

小佛事

為盤山了宗和尚起龕江于擲釣幾經穩忽得金鱗便轉頭萬疊雲山留不住落花流水任悠游恭惟了宗禪師天童後裔盤山的嗣年踰古稀德邁時輩操打破虛空底鉗鎚奮喝散白雲底意氣曾在燕京數十年大闡宗風後來此土化所難化度所難度今日化緣畢備更須知老和尚生未生死未死來未來去未去正恁麼時如何以杖卓一卓曰起。

舉火遍處參尋始得頂[寧*頁]具眼多年操道纔能肘下懸符幾據大剎數返皇都正宜利生接物豈期掉臂抽身今日幸有得力兒孫請予為你祖餞雲程且道餞程一句作麼生以火炬打○曰一道紅光纔舉處當空寶月鎮長明。

贊像咄這行藏有甚好人天將汝為師表胸中佛法沒絲毫臨濟正宗滅了滅了一輪皓月千門曉為正園關夫人起棺生成道骨信前緣好善樂施天命年今日西歸撒手去蓮臺寶座尚巍然。

舉火偶寄閻浮半百秋臨行俞道兩同儔相辭眷屬一盃酒始信去來得自由如何是自由一句以火炬打○日烈焰光中開正眼蓮花國裏任悠游。

為佛寶屈孺人舉火七十一年如閃電臨行何會掛條線喻將谷響萬千斤換得空花七八片快收拾莫留戀音中好聽吾言餞翻身跳出苦娑婆去見彌陀金色面。

為楊居士起棺此番自怪西來急恰值楊公回首日漸源曾問死與生道吾回言道不的道不的無倫匹老漢今朝重指出以杖指棺曰寄跡閻浮稀有年而今頓斷世情緣翻身跳出娑婆影去到西方坐寶蓮舉火此方緣盡莫徘徊烈燄光中好自裁直去不勞他接引各人坐下有蓮臺。

為赤翁和尚下火染衣為弟兄付法論叔祖今日來燒伊謾道吾莽鹵攛火炬曰分明佛法沒人情烈燄光中超萬古。

為屈海會居士舉火娑婆勞苦休貪戀極樂安閑歸去來火燄為君重說法不須回首更徘徊屈海會若能直下會得始識生因死而生死因生而死二俱坐斷無彼無此既無彼此攛下火炬曰這個聻。

與正照起棺幻寄閻浮望順年釋儒道教久鑽研今朝就路還家去安樂池中坐寶蓮果能恁麼去麼喝一喝曰不離當處常湛然覓則知君不可見。

舉火正照正照諦聽吾教頓斷牽纏頂[寧*頁]直透娑婆多苦極樂最妙去托蓮胎彌陀欣笑以火炬打○相曰更向火裏現全身逼塞虛空絕至要。

為顧孺人舉火出也空沒也空空到真空空不空攛下火炬曰若能識得真空去巍巍獨坐大雄峰。

為裴氏女舉火前身斯女是靈照暫往人間走一遭見世俱貪名利索故將繩繫教人瞧椿萱五內痛難忍請我指伊路一條稱此火光逼直去西方接引好逍遙。

為佟正溥孺人舉火住世五十一今朝緣事畢翻身透碧空處處無蹤跡以火炬打○曰既無蹤跡者個聻遍界縱橫無去住隨方運用任游戲。

為夏正果孺人舉火出沒似浮漚聖凡如夢幻漚幻總非真一切俱莫戀夏善人好自薦火裏翻身看是誰彌陀百億毫端現。

為王太夫人起棺誥封恭人抖擻精神盡情收拾勿染纖塵超苦海越迷津識取無生本不生山野與汝來指路大千沙界任縱橫。

舉火娑婆應世從心年忽地抽身卸萬緣自性彌陀親證得任生佛國任生天以火炬打圓相曰畢竟生天生佛國一把紅光纔舉處聖胎早已結青蓮。

為松林居士舉火松林松林急著眼聽娑婆六十二今日萬緣停莫擬議好惺惺真空在處顯威靈攛下火炬曰布袋與君焚卻去浩歌一曲似忘形。

為明心舉火明心明心聽吾重徵八年為我勞碌精神屬望百年贊助柰何壽不由人今既吉祥而化自是越格超群攛下火炬曰助汝無情一炬火永證金剛不壞身。

為善禎禪人舉火有變遷兮無生死無變遷兮有死生要知生死端的意攛下火炬曰烈焰亙天只這是為曉廷居士舉火四十餘年如電行來時何似去時清要知端的去來意烈焰場中善自明遂攛下火炬為無疑上人舉火颯颯秋風遶故園飄飄落葉便歸根既然撒手西方去九品蓮花返本源疑上座聽吾言這段風光已具足大千何處不稱尊。

為文部大喇嘛舉火如來昔日偃臥示寂文部今朝端坐告終名馳西域德播關東諸方景慕班吉雲從朝官敬仰。

世祖興崇本望萬里前程豈期一場幻夢今既抽身長往去透過金圈栗棘蓬以火炬擊龕曰大喇嘛急磨礱真空在處露威雄攛下火炬曰萬里神光連頂沒大千杲杲一輪紅。

為真修上人舉火涅槃不動沒生死寒暑更遷行殺活直下兩頭齊坐斷天長地久乾坤闊惟我真公上人薙髮于徽宗律主得戒於正宇禪師生平截鐵斬釘操履提持向上面有十分春風胸無一毫伎倆三韓重其為人四眾方來欣向今朝撩起便行可作時人榜樣攛下火炬曰吾今助汝一星火直透威音現真相。

為戶部正堂妙供夫人舉火出也全機見沒也全機見坐斷兩重關獨露本來面伏惟妙供夫人親見盤山信道無倦德性如玉如金道念自鎔自煆正好養乎其真樂乎其善豈期百年頃刻世緣更變忽然撒手西歸畢竟難逾大限今日孝子虔誠請為夫人祖餞更有末後句重為通一線以火炬打○相擲下曰烈燄光中綻白蓮無邊剎海都開遍。

為印真左善世起棺暖日薰風四月天百花開發滿林園印公玩景貪遊賞惹得行人都淚漣恭惟印真老善世禪淨一如福慧具足神機如徹電智辯似淵源提佛祖之紀綱條條有例立叢林之規範事事森然名傳海外德播中原今日化緣畢備可謂耀後光前且臨行一句作麼生道卓拄杖曰途中受用從來具此去如登到岸船。

舉火當陽直指莫擬議迥脫根塵始瞥地無欠無餘絕正偏亙今亙古沒移易老掌教能事畢臨岐一句重相為勝熱門中信步登毘盧頂上恣遊戲。

法語

示恒修禪人

立志辦道切宜堅猛自凡夫直入聖域豈小緣哉必要將從前妄想見解世智辨聰彼我是非一時盡底脫去直下如死人絕氣息到本分地上大休大歇然後向枯木死灰裏豁然契證始信釋迦以無法而得授記盧老以無物乃付衣缽所以曰以無所得心修無所得行行雖與人同而常與人異到此切不可造次為人但只韜光晦跡守本分忘人世待霜露果熟龍天推出應緣順時開拓人天立一機垂一句普使有情無情並仰威光同受庥廕若無因緣只恁度時不欲人知作個絕學無為真道人可也。

示禪宗上人

實要了明此個大事非艸艸可得先要具一片金石心肝一雙雪白眼睛把向來所聞所見底玄妙理性殊勝奇特擲向他方世界休存一絲毫許打疊得乾乾淨淨單提躬下大事猛著精彩暮究朝參心心無間參來參去參到佛祖說不去處行不到處撲倒起來鼓掌呵呵元來是這個道理方與三世諸佛把手共行歷代祖師同一鼻孔始不負爾出家一番也若是依依稀稀今日三明日四只是妄想堆裏做來做去疲勞厭倦自生退息反歸咎於禪不靈出得門去無所不為謾道薙髮了脫生死更欠黑面老子飯錢在珍重珍重。

示慧廣禪人

唯此法門至簡至近不勞多聞只要實悟如六祖大師賣薪一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即便了當豈不是至簡至近哉後到黃梅和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若是個漢於此省去略較些子更要將心待悟何時而達又不聞韶國師曰通玄峰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到這裏還有甚佛祖可成禪道可參然斯事本無奇特只要人信得及刻期取證不是說了便休想你我遇斯大難萬里流來得全軀命今得為僧必要拼死做一番莫學時人記幾句口頭語以當了事明眼人覷見未免吐罵上座必欲作脫體衲僧當如我語切莫放逸自有推門落白之時若能腳跟點地不妨來噇山僧手裏白棒若是虛誕浮華只圖眼前熱鬧有鬼神兮妒君福有陰陽兮促君壽勉旃勉旃。

示虛白行者

汝佐山僧築靜室建茶房費盡辛苦吾非不知本意留爾同居與爾斷除宿習說破末後句子柰爾魔事紛紜不得而卻汝自此日遠一日矣汝豈不聞先哲行履如慈明更衣入戎馬隊中去參汾陽雪峰三到投子九上洞山皆為道德不顧危亡始得萬古為人天師範豈是今人輕人我慢入門不為道德反要師家以人情回顧稍有回顧不到便生許多是非說長說短只窺探他人行徑不顧自生死各執管見不信棒喝為人或執幾句之乎也者講論為長或執寫經持念為長或執禮拜磨筋苦骨為長或執一句死話頭將心待悟為長諸如此類自塞悟門流入邪見不是出家了脫生死原為設法討喫而豈知信施粒米出自血汗不明心地如何消得一息不來定是酬他去也袈裟下失人身豈不痛哉汝既決意出家吾今不得不與汝道破惟恐走錯路途難以相救倘能一念知非但向無佛無眾生處努力窮究日久歲深自然田地穩密始不負與爾薙髮一番也珍重珍重。

復淨空上座

陽城一別倏忽三載上座想有大進益處參學人必借此世磨勵不可因循彷彿趨色力強健討明落腳處不枉出世閻浮走一遭然此個事非造次顢頇所能為也必要具一片金石心肝棒打不回千磨不退如雲門折足夾山落水古人勵志苦行載在方策者不勝屈指必如此行履方有少分相應豈似近時人入得門來自高自大不究自本分只探他人行徑不信教外單傳只學之乎者也記得兩句白話就去誑他聾俗我自破老人處來的我是忞山翁處來的便稱知識以圖口體悲夫若不明心達本信施粒米難消一息不來定是披毛戴角酬他去豈不痛哉吾不當造此口業但思昔在蓉城曾有針芥機緣豈得不直心相為想上座聰慧明達博古窮今自是發憤超群雖然如是更須拼身捨命向前始得切忌尋章弄句論古論今終是杓卜聽虛聲耳復示一偈。

棄本逐末事可吁只緣病目見差殊豁然除卻眼中始覺從前是自污。

寄林眉上人

山僧為汝處是汝不知若是知之不是這個行履畏刀避劍非是漢子若是個漢必要就嚴師益友互相砥礪譬如美玉無瑕須假良工琢磨方得成器不然終成廢物有何用處不見仲尼道仁者先難而後獲伯陽曰多易必多難從上聖人無不教人從難處做起果負真誠自然忘其難而致其易若圖其易而捨其難未見有生成彌勒自然釋迦所以安心斷臂踏碓繫樁雪峰飯頭溈山典座只要了明事不憚勤勞出來個個為人天師世間那有吃現成飯睡現成床橫草不拏豎草不拈而便求得佛法了得生死山僧近日不愛與人打葛藤柰爾隨山僧在初不忍負爾舉則公案問汝荅得許汝在彼把茆蓋頭荅不得急須買草鞋行到水雲庵與汝道破薙髮修行貴圖見性即今性在甚處見得性要了生死生死到來作麼生了了得生死要知去處眼光落地向甚麼處去速道速道然而到這裏道得也出不得這裏道不得也出不得這裏道得道不得總出不得這裏畢竟作麼生道。

古林智禪師語錄卷之四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8 冊 No. B429 盛京奉天般若古林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