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8冊
No.B406 廬山天然禪師語錄 (12卷)
【明 函昰說 今辯重編(依駒本印)】
第 8 卷

下一卷
 

天然是禪師語錄卷第八

問荅

師問僧。聲色樅然。撥不是。不撥不是。你作麼生。僧云。我總不見有過。師云。見有過也不是。見無過也不是。畢竟作麼生。僧無語。師云。何不問山僧。僧如問。師云。快打茶來。

師指面盤問僧。面盤為甚祇麼圓。扇子為甚祇麼直。僧云。扇子自來直。師云。你為甚麼不直。

師問僧。生死到來如何了。僧云。即今是了不了。師云。汝者句還抵當得生死麼。進云。本無生滅。師云。汝者句還抵當得生死麼。僧直出。師云。咦。

僧侍立次。師云。者事無大難。祇要不受一切拘束便得。良久。復云。假如見得生也沒過患。死也沒過患。順境順境沒過患。逆境逆境沒過患。水裏水裏沒過患。火裏火裏沒過患。此人還受拘束也無。僧云。者便不受拘束。師以手指著云。咦。又傍僧云。只者見得便受拘束了也。師云。假如不見得。還受拘束也無。僧云。不受。師亦以手指著云。咦。

僧侍次。師云。結制來利益多少。僧云。和尚喫豆著。師云。問爾利益多少。進云。和尚還知味麼。師云。爾卻伶俐。僧良久。師云。情知爾不識好惡。僧拍掌。師便低頭。

師問僧。佛法到十成不得其妙。且道病在甚麼處。僧云。病在疑處。師云。疑又病在甚麼處。僧擬進。師便打。兩僧侍立。師云。你兩人各道一譬喻看。一僧云。蒼蠅咬破鐵鍋。一僧良久。師云。總欠一著。

師問僧。你還識主人翁麼。僧云。識。師云。主人翁還有足也無。僧云。無。師云。為甚今日擔石去來。僧云。大死人有足。為甚麼行不得。師云。你卻不是死人。

士參次。師云。朝聞道。夕死可矣。孔氏何嘗不論生死。分明說聞道可死。便確然有箇打發生死底道理。止是當時沒有構機底人。便教孔氏纔要露出卻又收起。諸公還信得及麼。只今且問諸公。喚什麼作道。士起請益。師云。明日再來。士罔測。

庫僧求開示。師云。因果大要分明。進云。某甲於此卻甚明白。祇是本分事乞師開示。師云。更要精勤著。一事炤管不到。便未免有不妥處。僧罔措。

僧求開示。師云。爾好好地要討事作麼。僧復求。師打一拂子云。會麼。僧云。不會。師云。參。

僧問。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為甚麼不識不知。師云。大好。僧禮拜。師轉問云。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為甚麼不識不知。僧云。腳蹋實地。師云。恁麼則諸佛為甚麼出世。一切眾生畢竟作麼生了。僧云。當下歸去。師云。又爭得。僧復舉離心意識參絕凡聖路。學語未畢。師便打。僧禮拜云。請師直指西來意。師又打。僧復拜云。請師直指西來意。師又打。僧禮拜起。師以拄杖橫一橫。僧擬接。師云。者何等杜譔。僧無語。師云。出去。僧便出。師云。來。來。僧回首。師云。前日華首火燒山。幾乎連累常住。

僧問。承師教某甲不看話頭。某甲靜裏返觀。莫怕沈空守寂麼。師云。祇者怕沈空底還落空也無。爾底道理。爾底言說。爾底思量計較。者倒是空底。去去來來。唯有者箇在。且道作麼生是者箇。僧欣然作禮。師云。且退。

僧問。生死到來。作麼生了。師云。我者裏沒有什麼生死。亦沒有了不了。僧跪求開示。師云。且起作禮。我總沒有祇麼閒家具與爾作障礙去。僧禮拜。復啟云。某甲夢中多與俗人無異像。者等作主不得。師云。既是夢。爾要管他作麼。僧禮拜。退次。早再啟云。某甲昨承大師開示。夜來果得妥帖。師云。爾恁麼又多事了。便連聲喝出。

僧問。除卻揚眉瞬目。請師指示。師云。露柱燈籠。進云。既是露柱燈籠。語未終。師便喝云。逐塊漢。

食粥次。師語飯頭云。今日粥不好食。一僧云。暹羅米。師云。既是廣州人。為甚麼卻喫暹羅米。僧云。施主送來。師乃笑顧眾僧云。且道者僧會不會。

方丈榜聯。J38p0168_01.gif。幸汝不會。會則闍黎無分。全是山僧。J38p0168_02.gif賴予未甘。甘則山僧便宜。辜負大眾。師一日顧侍者云。作麼生說箇未甘底道理。侍者云。世尊拈花。猶未甘在。師云。汝伶俐。者直出。

侍者呈麻三觔頌。師看畢曰。頌到用得。他時若明此事。上語錄且不必改易。奈即今未了何。者曰。頌既用得。為甚未了。固求說破。師云。若說破即賺卻汝。者屢懇。師乃云。有箇譬喻。如人叩門尋非巖。汝卻應云。非巖不在。者不測。良久云。然則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師云。作麼生處他著。者又不測。

僧問。大海水流時如何。師云。是什麼話。僧云。某甲不曉。特來請益。師云。你不曉。我更不曉。僧復理前問。師云。還要第二杓惡水麼。

僧問。識得恁麼事。便放身捨命豈不是。師云。放身捨命阿誰道是來。

僧問。此事不可以無心求。不可以有心得。不可以言語會。不可以寂嘿通。乞師指示。值侍者進薑次。師便食薑。良久云。會麼。僧禮拜。師約住云。作麼生便禮拜。僧云。用開口作麼。師拈起薑云。且道者一片因甚置得。僧無語。師云。杜譔禪和。

僧問。世尊睹明星悟道。求和尚下手工夫。師云。直下無下手處。進云。畢竟有箇著落。師云。且看腳跟下。

師問僧。如何是你自己。進云。者部是書。師云。為甚麼福州人著賊。卻來者裏受屈。僧無語。師云。為什麼便開口不得。

僧問。大耳三藏第三次為甚麼不見忠國師。師云。不是同床睡。焉知被底穿。僧進云。畢竟國師在什麼處。師云。好箇國師。卻被大耳三藏穿卻鼻孔。

師問僧。父母未生時在什麼處安身立命。僧云。某甲日用中元無站腳處。師云。汝無站腳處。卻有流轉處。僧瞿然。

師又問一僧云。父母未生時在什麼處安身立命。僧云。即今。師云。猶是生時說話。僧云。不可別有。師云。父母未生時從何得者消息來。僧茫然。

師問僧。甚麼處是趙州勘破婆子處。僧云。何用趙州。師云。古今榜樣。僧云。趙州猶費足力在。師云。卻是你費口力。

僧呈偈。師未及看。以拄杖連打云。會麼。會麼。僧云。學人不會。又連打數下云。會取不會者。

侍者燒香次。傍僧云。今日彌勒佛誕。師云。彌勒佛在那裏。者云。火裏。師云。火在那裏。者以香箸放案上。師云。大麤生。

師食柑次。隨拈一瓣云。不得喚作一瓣柑。喚作甚麼。語未畢。侍者隨出一喝。師云。只管喝作麼。者拈花瓶放左邊。師云。移瓶作麼。者云。供養和尚。師便棒。

阿侍者隨喜舍利回。問云。聞真淨和尚舍利陷槌裏。是否。師云。爾道陷底是舍利。所陷底是舍利。進云。不可總喚作舍利。師云。未在。更道。進云。衲僧從來不進者保社。師云。更道。進云。請和尚放下者栗棘蓬。師便云。何不道。某甲終不肯隨和尚顛倒去。

石鑑侍者呈風旛頌云。不是風兮不是旛。僧繇摩詰畫應難。日日與君華下醉。不禁春色滿林間。師看畢。顧阿首座云。此頌甚佳。但中易一字。汝道是何字。座良久云。當易禁字作知字。師歎云。信知此事有觔兩。石亦躍然稱快。

師命一僧著圓覺經居一切時。不起妄念四句。屢不契。乃云。此語自大慧禪師頌後。遂有將麻三觔。乾矢橛等語和會。竟成頇顢。當究理始得。僧懇師代著。師著居一切時。不起妄念云。某甲自知去處。於諸妄心亦不息滅。著云。終不向死地上求活。住妄想境不加了知。著云。惺惺不是惺惺。於無了知不辨真實。著云。懵懂不是懵懂。

僧問。一大部般若。盡是說心。為什麼華首老和尚註心經。說心是體。般若是用。師豎竹篦子云。會麼。僧擬進。師打一竹篦子。僧復擬進。師以竹篦子指其口。進云。畢竟體用作麼分。師豎竹篦子云。者箇是體是用。進云。者箇體用不可得。師云。體用不可得。你作麼生得。僧無對。師打一竹篦子。僧復理體用話。師喝出。

僧問。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亦無種。無性亦無生。意旨如何。師云。有情來下種。未下種以前作麼生。因地果還生。未落因果以前作麼生。你知此二句。便知下句著落。僧云。恁麼則成佛後亦增減半點不得。師云。元不曾成佛。

僧問。于今日用見聞覺知便是某甲自己麼。師云。若是見聞覺知是你自己。如今一切人皆有。為什麼又要悟。僧擬進。師云。你若離了見聞覺知。還更別有麼。僧復問。圭峰云。作有義事。是醒悟心。作無義事。是散亂心。某甲依而行之。還得麼。師云。喚什麼作有義無義。僧擬進。師以手掩其口。僧禮拜。師云。汝若知歸。則痾矢撒溺皆是義事。若不知歸。則供養三寶皆是無義事。

僧問。承和尚有語云。知痛痒底要他不知痛痒。是何意旨。師云。還要拄杖麼。進云。不知痛痒底要他知痛痒又作麼生。師云。汝既解問前一句。何復更問者一句。進云。畢竟作麼生。師以手掩其口。進云。畢竟要和尚道一句。師打云。是一句。是兩句。僧禮拜云。有意氣時添意氣。得風流處且風流。師復打云。且打你者兩句。

一日師靠禪床。有僧在床下靜坐。師云。汝與麼靜坐好。還是出去亂走好。僧云。都好。師云。何不道都不好。僧無語。

頌古

世尊初生

愛君頻喚君。不敢避君瞋。瞋則從他瞋。知心能幾人。

世尊睹星悟道

盡道睹明星悟道。誰知從此事如麻。縱饒捉得瞿曇敗。也是除他空裏華。

祇為貪他一粒粟。卻來誤了半年糧。月明千古無人識。夜夜山頭空斷腸。

女子出定

美女當危樓。聊為一引盼。顰笑本無心。醉殺窮酸漢。出定不出定。缽盂上安柄。一隊閒鬼神。向女子乞命。

梵志持花供佛

雙手持華供養佛。一呼一應豈徒然。直饒內外都教捨。依舊從前梵志仙。

舍利弗問月上女

昨夜秋風到簟涼。梧桐葉墮帶微霜。浮雲吹去復吹住。明月炤池兼炤窗。蕩蕩漁舟紅蓼遠。行行鴻雁碧霄長。涅槃無路休尋覓。青黛蛾眉獨著忙。

殃窟摩羅傳產難語

美女尋芳出畫屏。繞欄縱目不勝情。侍兒恰似解人意。多折梅花貯淨瓶。

文殊荅奄提遮女生死流轉話

生與無生是甚麼。徒勞特地問如何。文殊因病聊施藥。直至如今錯會多。

修山主荅進山主生死流轉話

特來平地鼓波瀾。縛得獰龍自在還。好手為他點眼去。一聲霹靂掀翻。

歸家更不問程途。夷險安危夢裏殊。夜半一聲山犬吠。醒來明月照棲鳥。

傅大士法身頌

雲近蓬萊常五色。雪殘鳷鵲亦多時。為君舉似鋤頭偈。莫當唐人兩句詩。

六祖風旛

杜鵑啼遍春山嵋。啼得血流總不知。驚起石人輕一拶。從今不笑鷓鴣兒。

風旛不是有來因。只要當人認得親。行者無端輕拶出。至今無地可藏身。

非風非旛亦非心。眼見如盲不可論。隨流認得波全水。依舊寒潭深又深。

昨遇耕田人。說道雨水多。山僧只管笑。總不奈伊何。

永嘉參六祖

非意由來不是無。任從天下強名模。無生直下猶回顧。兔去徒勞更守株。

忠國師勘大耳三藏

攜手西川觀競渡。天津橋上又相逢。行行不覺秋江晚。共入蘆花深港中。

丹霞謁忠國師

萬仞洪崖不可躋。到來山日與眉齊。啼猿唳鶴尋常事。多少行人路自迷。

百丈再參

問荅分明大用酬。震威一喝有來由。果然百丈聲三日。直使聞言心已休。

夢裏疆場金鼓忙。分明記得還鄉。重圍直透春雷動。不解征衣困在床。

殷勤畜得鳳凰兒。棲老梧桐賽畫眉。無端一陣東風起。吹入雲衢總不知。

百丈野狐

老漢全身墮野狐。千年點雪付紅爐。虛空有鏡難藏影。霄漢無形莫強圖。五百生前真面目。一朝巖下舊皮膚。泥牛入海無尋處。空見時流日打模。

殘橋斷壑日聞猿。十度經商九不存。遊冶豈知山路阻。夜深騎馬過前村。

南泉斬貓

兩堂元不是他人。舉起貓兒本有因。大眾一時遮過眼。快刀千載不生塵。提瓶挈水尋常事。蹋磴搴藤分外春。慚愧趙州能救得。草鞋頭戴又重申。

兩堂未必是無言。利刃從來命罕存。惟有趙州知此意。夜深乘月過前村。

南泉玩月

相逢盡欲到皇都。親到皇都自不誣。白馬銀鞍新貴客。澹粧素質舊名姝。富來不金珠貴。貧去終歸公族殊。蕩蕩無言真古道。令人相對意全孤。

南泉荅僧遷化話

百年身後向何去。異類中行王老師。圈內不驚頭角別。溪邊誰問東西馳。重雲深樹笛聲近。淺渚平沙鼻孔垂。更有一般奇特處。日常水草盡知時。

南泉指庭前牡丹示陸大夫

一體同根不易論。鏡中頭面豈為親。夢來花鳥渾忘我。覺去聲香似隔鄰。若箇暗銷芳草綠。為誰辜負洛陽春。多因貪看天邊月。賺卻風前獨立人。

本是同根無二體。反因肇論卻顢頇。分明指上重拈出。豈較時人夢裏看。

南泉牧牛

買華不買葉。帶葉影參差。愛他長若此。倒插王軍持。

南泉智不到處話

智不到處切忌道。再徵行履作麼生。僧堂直入無回顧。異類中行尚問名。明月隨流水去。白雲猶向故山縈。動容古路今仍在。道著依然頭角崢。

亮座主參馬祖

心意俱非覿面逢。講經不信道虛空。平田淺草難藏虎。古澗寒潭有臥龍。明月萬山人影絕。落花深院鳥聲通。一從去後無消息。留得長松待曉風。

趙州庭柏

趙州老漢絕囊藏。一句明明直舉揚。更擬將心明箇事。雲煙滿目便郎當。

金剛寶劍當陽拔。千里神光透體寒。也只儂渠腰上物。等閒礫破眼睛看。

趙州勘臺山婆子

五臺古路日曼曼。猶憶還家夢正寒。杜宇啼殘風雨暗。海棠落盡霧雲團。何曾鑿破溪山色。長此登臨天地寬。惟有趙州能解意。葛藤留得到今看。

李四奪人牛。卻被張三截。若要太平時。除非賊殺賊。不賊不殺。不殺不賊。腰間有劍定難饒。切忌街頭逢孟八。賊。賊。

虧心不畏老婆知。哮吼還他獅子兒。百萬雄師全背水。漢家原是漢旌旗。

十斛明珠顆顆圓。拈來手絕廉纖。三舟各見原同月。不使清光過別船。

單騎直入百重圍。猛將當關失卻機。氣蓋乾坤豈兵力。不勞血刃立全威。

趙州洗缽盂

喫粥了也洗缽盂。趙州此語總傳虛。若因僧悟生和會。百劫千生枉繫驢。

分明直下自天真。悔卻從前擬效顰。信步不知溪澗路。舉頭方覺霧雲身。洪崖凍積千年雪。寒燄初回萬戶春。慎勿更隨人語後。趙州牙齒覆朱唇。

趙州鬥劣不鬥勝

蹋遍羅浮深又深。山花如血柳如金。到來谷口層峰出。轉入雲根曲逕陰。松韻蟲吟留過客。澹煙微月戀荒岑。柴扉獨掩和衣睡。為許何人問此心。

趙州無

兀兀崔巍萬仞蹲。白雲無路月無痕。曾無野鶴歸華表。卻有殘紅出洞門。去去碧峰煙渺漠。行行流水日潺湲。拼教身世埋空谷。不作逃名高士論。

望得郎歸不見郎。恐因喜極易成狂。晨宵一處無疏戚。中冓明堂自有方。

趙州勘二菴主

將軍制勝遠從征。要斬癡頑賀太平。生殺但知歸主德。臨機虛實豈能明。

乍瞋乍喜欲何為。八十參方鬢欲絲。面目不堪重舉似。機關輸與老頭兒。

溈山水牯牛

溈山老漢不知羞。卻道山前變水牛。開口已遭明眼笑。可堪到處覓人酬。

劉鐵磨參溈山

十年戰罷一征衣。知相逢意不違。岐路過應共慶。故鄉猶恐未同歸。

老將相逢話別離。故園攜手餉東菑。一回提起疆場事。刀箭渾身淚便垂。

黃檗大唐國內無禪師

擇乳鵝王豈鴨群。洪波浪裏解投身。眉毛眨上懸千里。碧眼胡僧認不真。

臨濟參黃檗

絕世風流人不識。未經題破十分嬌。無端撞著癡憨漢。添得深閨聲價饒。

千兩輪錘劈面來。不由分訴可憐哉。他時狹路如相值。決定遭他者一回。

臨濟三玄

十方八面絕遮欄。面目堂堂日往還。一自頭陀微笑後。等閒留得與人參。

飛雲頂上鐵船浮。海底泥牛吼未休。驚起梵王眠不得。一聲霹靂滿天愁。

李四張三笑臉開。風前沈醉浩歌回。寒鴉夜半啼枯木。古殿鐘聲撼落梅。

三要

生鐵蒺藜纔舉起。卻教照用一時休。夜來寒月十分醉。恨少泉聲兩澗流。

露柱懷胎千古恨。追風木馬至今奇。波斯碧眼難窺測。一任神歆與鬼疑

水邊林下看無盡。市尾街頭喚不醒。莫訝世間奇特事。威音王後未曾明

洞山過水睹影

一回瞥地始相應。悔卻從前影裏行。渠我于今休用覓。堂堂大道出常情。

洞山五位

帶月攜鉏下石門。綠畦深淺半依村。從來錯過田家樂。依舊寒塘鳥雀喧。(正中偏)

綠楊處處解征鞍。舊路新花盡日閒。莫向河梁探水影。滿頭如雪淚空彈。(偏中正)

男兒仗劍走平原。望望疆場志氣存。散盡千金功未立。英雄誰向此時論。(正中來)

風流休問客鄉心。高館銀燈酒滿斟。今日相逢須盡醉。不堪重唱白頭吟。(偏中至)

國破家亡但此身。茫茫宇宙可誰鄰。桃源未是深藏地。醉臥長安不見人。(兼中到)

睦州露柱困

步步相隨沒後先。暫時岐路便茫然。循溪蹋遍無尋處。夢斷雲山人在船。

中邑獼猴

睡著還同未睡時。六窗相見作家知。可憐老大婆心切。失後忘前卻為誰。

六窗喚俱應。熟睡成寱語。相見夢中人。不待聲絕處。

長沙本來人

生死根本。即是其人。一呼一應。有喜有瞋。不須息妄。不用求真。若問箇中端的信。青州衫子重七觔。

霜天如洗萬峰晴。月浸寒潭徹底清。莫怪夜深山犬吠。元來竹外有人行。

長沙黃鶴樓題詩

此事自來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他人。龜毛舉起咍咍笑。千古重拈面目新。

投子大死人卻活話

真箇恁麼不恁麼。堂堂露露勿懡[怡-台+羅]。還家不蹋來時路。依舊門前長薜蘿。

曹山三墮

一雙孔雀立芳池。飲啄飛鳴不自知。無端照影頻回顧。卻似難如往日時。(類墮)

岸柳江聲鎮日將。五陵年少不還鄉。漁人瞪目空相笑。肯信人為春事忙。(隨墮)

九重深鎖鳳樓寒。御苑鶯啼花自殘。盡說官家高臺座。一群獵馬出樓蘭。(尊貴墮)

如何是類墮。處處銷歸者一箇。渾身拶入沒中邊。舉目不知誰是我。

如何是隨墮。不守儂渠高枕臥。橫身打破聲色關。正眼看來猶是錯。

如何尊貴墮。倚天長劍當空掉。直入千峰深又深。垂簾熟睡纔一覺。

興化打中間底

名花新月滿羅幃。又向幽林去步遲。豈謂嫌他春富貴。清光不欲使儂知。

興化打維那

興化嫡稱臨濟子。克賓從此號賢孫。親承痛棒重遭罰。千古流通教外傳。

德山參龍潭

親到龍潭不見龍。分明獨踞妙高峰。雪消千丈巖層出。雲散長空桂影叢。明暗分時開正眼。紙燈吹滅定吾宗。劃然截斷千差路。南北東西腳下通。

德山今夜不荅話

三十棒頭振祖風。霜飛凜凜絕雷同。新羅衲子親承令。贈得臨場鼓一通。

德山托缽

須知吾道有長處。佛法從來不可傳。大小巖頭重說破。教人特地哭蒼天。

峻嶺平坡步步同。千人不見一人逢。各尋雲鳥啼處。始信山山有路通。

高亭簡隔江見德山

招手橫趨不用疑。儂渠直下露全機。等閒無限漁家樂。多少癡人坐釣磯。

大隋壞

沒巴鼻。有來由。梧桐葉落天下秋。離鉤三寸少人酬。隨壞于今作話留。

壞亦壞兮隨亦隨。一枝紅杏出牆來。通玄不是人間世。滿目青山長翠苔。

石霜不壞

大千俱壞渠不壞。灰燼煙銷天地青。莫向風前頻獨立。溪雲山月妒人醒。

玄沙三種病人

用盡心機種牡丹。種成擎出與人看。尋春時過石橋北。一望紅雲十畝殘。

盲啞聾人滿大唐。紛紛錐劄費商量。一回搕破髑髏額。始笑諸方技不長。

僧請益雲門三種病人

傳道雲門武藝閒。相逢狹路轉身難。誰知紅紫枝頭別。到底春光一樣看。

雲門東山水上行

非思量處莫思量。枯木龍吟音韻長。搏浪沙中逃萬死。原來祇是舊張良。

如何諸佛出身處。向道東山水上行。慚愧雲門關不住。話頭傳得到于今。

南院啐啄同時

纔云啐啄同時用。一棒當頭認不真。蕩盡煙波無歇處。回頭只在把梢人。

夾山參船子

果然一笑縛獰龍。橈下分明絕異同。他年便解興波浪。特地溪山雲月中。

首山竹篦子

歌舞當筵明月空。華枝搖曳笑春風。忽然觸起心頭事。豎盡寒毛眼底紅。

汾陽參首山

此事雖無大不大。幾回信了幾回疑。誰知影落澄潭遠。舉目寒光總未移。

洞山麻三觔

娉婷獨坐不勝情。簾外何人錯認聲。細語微吟聽欲絕。呼郎一字最分明。

跨海凌風入大唐。山呼萬歲見君王。無端認得捉刀者。未出關門受傷。

百丈恆參法眼於外道問佛話悟旨

腳跟處處絕追尋。又向白雲深處行。把住要津無路著。全身已到月華心。

雲峰悅參大愚芝

乞化堂司僧本務。實無佛法與人論。于今末世難分辨。瞎眼阿師卻認真。

黃龍三關

我手何似佛手。黃面瞿曇不知有。橫穿鼻孔倒騎牛。一生不著隨人後。

我腳何似驢腳。一步一步頻蹋著。紫陌荒岑獨悄然。人前切忌崢頭角。

生緣在何處。不是上天堂。定是地獄裏。若更擬思量。劈口打殺你。

兜率悅勘僧三問

秋山寒月淨無瑕。貪聽溪流路漸差。最是夜深猿切處。一回腸斷淚交加。

分明一箇佳公子。日日煙花醉未休。搭得斷頭華子艇。順流乘興下揚州。

十字街頭孟八郎。殘年臘盡不還鄉。去秋曾在湘江水。昨日人傳到汾陽。

高峰枕子墜地

無夢無想無見聞。南山下雨北山雲。莫隨流水分涇渭。蹋倒溪橋恥見君。

壽昌大好山

大好大不好。悔蹋菩提路。人人盡說解翻身。含元殿覓長安路。

博山參壽昌悟由

從來活路少人知。上樹何如樹下時。父子激揚空有話。得便宜處失便宜。

先長慶參博山機緣

不落宮商調傳。萬牛難挽箭鋒前。兒孫縱有千鈞力。爭肯推爺向裏邊。

婆子燒菴

寒巖枯木自朝朝。俗漢何曾負阿嬌。春色暗藏關不住。一團紅燄至今燒。

枯木寒巖端的事。燒菴趁出好知音。莫將意氣論賓主。埋沒儂渠一片心。

一回抱住問元因。二十年來舊主賓。箇話不堪提起處。知心原是負心人。

倩女離魂

倩女離魂事亦奇。嬌嬈蓋代少人知。拈來勘破山中衲。真假虧他一頓思。

淫怒癡即戒定慧

春到雪消江漢碧。夏來荔擘水晶團。活計在君君自用。莫教眨眼受人瞞。

塵勞起而佛道成妄想興而菩提現

荷葉過風香十里。梅花遜雪白三分。從他起也從他倒。佛道塵勞總賴君。

一念之中得見十方諸佛

千念萬念非別念。相看特地更尋誰。若於離合有無處。說得分明錯過伊。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8 冊 No. B406 廬山天然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