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8冊
No.B406 廬山天然禪師語錄 (12卷)
【明 函昰說 今辯重編(依駒本印)】
第 5 卷

下一卷
 

天然是禪師語錄卷第五

普說

普說。汝諸人本分上各各有箇決不底田地。祇是汝諸人不肯承當。且道病在什麼處。病在一切處放不過。一切處放不過也祇是一處放不過。一處放過即一切處放過。一處放過一切處放過。方纔親證得者一片田地從來不曾變異。不由知見。自疑永斷。昔我洞山价祖初參南泉。值泉為馬祖設供。問大眾云。馬祖還來麼。价祖出云。待有伴即來。當時便為南泉器重。後於忠國師處參無情說法話。見溈山。又見雲巖。作偈云。也大奇。也大奇。無情說法不思議。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處聞聲方始知。者箇豈不是价祖當時一切處放不過底影子麼。大眾若放得過。消得與麼道。更有一箇驗處。後辭雲巖。巖問。子向什麼處去。祖云。雖辭和尚。未卜所居。巖云。幾時卻來。祖云。待和尚有住處即來。又是一箇放不過。巖云。此一別難得相見。祖云。難得不相見。又是一箇放不過。還有一箇大放不過底贓證。卻問。百年後有人問。還邈得師真否。教某甲如何祇對。巖云。祇者是。大眾。祇者一句。若不是徹底放下。徹底撩起底人。不免承當不去。祖果涉疑。巖便云。闍黎承當箇事。大須審細。祖後過水睹影。纔有箇口供道。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者豈不是從來一切處放不過。到者裏方纔瞥地麼。又道。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應須恁麼會。方得契如如。豈不是者一處放得過。則一切處放得過。又如大慧在湛堂會下。堂云。杲上座。叫你頌也頌得。拈也拈得。普說小參也都做得。祇是一件。你在我方丈有禪。出到外邊就沒了。醒時有禪。上單時就沒了。大慧道。正是某甲疑處。者豈不是一切處放不過麼。湛堂更有箇方便云。何不將醒時底放在睡時。睡時底放在醒時。他依舊不會。後在圓悟熏風自南來。殿角生微涼語下得箇快活。據他自家似於一切處放得過了。卻被圓悟按住道。猶坐在淨裸裸處。令他參有句無句。一日請益圓悟。荅五祖話。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描也描不成。畫也畫不就。樹倒藤枯。句歸何處。相隨來也。直到者裏。方纔了卻。豈不是一處放過則一切處放過。又高峰當日睹真時。有箇悟入。雪巖知其落處。便問。日間浩浩作得主麼。峰云。作得主。夜間睡夢時作得主麼。峰云。作得主。正睡著。無夢無想。無見無聞時。主在什麼處。峰便過不得。者豈不是一切處放不過。亦祇是此一處放不過。後因枕子落地。方纔打徹。豈不是者一處放過。則一切處放過。大眾。者一片田地始終不曾變異。祇是汝一切處放不過。便為一切處流轉。一處放不過。便為者一處障礙。汝若直下一處放過。一切處放過。方能於者片田地上自肯自休。亦復自知。不曾荒蕪。亦不消得我和你耕治。自然教他出生箇菩提芽。自然長養起十波羅蜜底苗子。自然開敷十力。四無畏。十八不共法底華。自然收成箇清淨智。無礙智。一切種智底稻子。與十方三世。無量香水海。華藏世界一切黃面老子同一受用。正與麼時節。放過也祇是你底田地。放不過也祇是你底田地。放過不放過總是你底田地。還有什麼變異不變異。喝一喝。者老漢祇管要人放得過。自家兩片皮絮叨叨地。猶自放不過在。以拂子摵口云。口是禍門。

普說。佛未出世時正是妙。祇是無人覺知。所以出世來逗漏者箇消息。本是借路經過。反成垛生招箭。後代兒孫不得真悟。往往一切時。一切處。一切念。總要回合到那妙上靜境界。靜境界回合動境界。動境界回合閒境界。閒境界回合忙境界。忙境界回合順境界。順境界回合逆境界。逆境界回合是境界。是境界回合非境界。非境界回合又錯引。三十年不少鹽醬。以為回合得力。四十九年猶有走作。以為回合不得力。殊不知到家人實際理地。與塗路上湊泊。如霄與壤。又如麻三觔。庭前柏樹子。鋸解秤錘。一口吸盡西江水。古人大休歇。大總持。從胸襟中流出。與汝蓋天蓋地。在今人分上祇成得箇所知之境。到不如三家村賣柴漢。晨朝起來挑一擔柴入城市裏。換些事物。傍晚還家。煮熟飯飽食了。洗腳上床。一覺天明。卻無如許管帶。大眾。此事有得則必有失。是汝以有所得之心在本來田地上。大似捏目生花。愈精進愈加浮逼。嘗見名重海內。忽然狂發駭人聞見。皆因打頭悟門不真。在禪那上稍有所重。不覺失念。便成差互。豈不見楞嚴五十種陰魔蓋為未曾發明。遵聖言教。深入禪境。示有岐路。不足為怪。獨是擔荷如來。時譽所歸。疑誤後學。良可浩歎。此猶是老實人禪病。若資性宕佚。喜談過量。纔掉得箇相似。便一切棄置。為伊方寸裏先靠著箇心外無法。一切不可得底道理。任意舉止。隨順妄情。以為行于非道。方合佛道。比于南泉斬貓。歸宗斬蛇。蜆子蝦蟆。殊不知古人劍刃上事稍一眨眼。血濺梵天。豈更麤境。公然狂肆。今時禪病多出於此。良由師家道眼不明。纔見學人蹋上箇豁達見識。便一印印破。走到十字街頭。尋箇趁飯底。拏起拄杖。穿州入縣。忽然撞著箇不知就裏底護法檀越。一搭搭上。馳聲走譽。做盡伎倆。用盡心術。總不出名聞利養四字。更有顛躓。不堪挂齒。你道怎麼發得人信心。于今世間人儘有從聖賢路上設心制行。是我衲僧家稱為傳佛心印。到有許多尷尬。大眾一等行腳。豈不飽聞飽見。切莫隨順顛倒。辜負初心。老僧初住歸宗。與新舊住諸人一時緣聚。不妨從頭說破。出家兒貴有高識。但凡參禪做事。須務實頭。莫學虛頭。大眾。作麼生是虛頭。從冊子上覓機覓境。和會禪話是虛頭。從心意識想認箇見聞覺知。以為本命元辰是虛頭。從舉起處承當是虛頭。從石火電光掉箇不容疑議底是虛頭。從平實上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得用便用。更不移易是虛頭。大眾。何以知他總是虛頭。汝但當如上許體會時。門外忽然有人喚汝一聲。汝者體會底總沒了也。若謂甕裏何曾走卻鱉。又要許多體會作甚麼。到者裏須是悟。不可但與麼領略過便當得。曾憶二十年前有箇時師。判高峰落枕子因緣。高峰因雪巖問云。日間浩浩作得主麼。峰云。作得主。又問。夜間夢裏作得主麼。峰云。作得主。又問。既睡著。無夢無想。無見無聞。主在什麼處。峰不能荅。一夜臥次。推落枕子。忽然大悟。佢便判無夢無想。無見無聞是文殊普賢境界。將謂高峰當時是在無夢無想。無見無聞處著到。咦。若祇麼悟。又爭了得。大眾。參禪須要了得生死。若但道理和會。今日舉一則如何如何批判。明日拈一則又如何如何批判。生死到來。你者批判底放過一邊。畢竟作麼生打發。又且不待生死到來。就如今日用裏善惡諸緣一時拋向面前。事不謀心。心不謀事。種子濃厚。發生現行。箇裏便有許多做手腳不辦去處。不見雜華文殊師利菩薩問法首菩薩云。如佛所說。若眾生受持正法。即能斷除一切煩惱。何故復有受持正法而不能斷者。隨貪恚癡。隨慢隨覆。隨忿隨恨。隨嫉隨慳。隨諂勢力所轉。無能離心。何故能受持正法而復于心行之內起諸煩惱。法首菩薩以偈荅曰。佛子善諦聽。所問如實義。非但以多聞。能入如來法。如人水所漂。懼溺而渴死。于法不修行。多聞亦如是。大眾。此在教中雖解悟。還要修行。若我宗門下。行解一時俱到。行解一時俱撤。若解了。便去修行。尚不當事。何況解亦未圓。行復參商。瞞得人。瞞得自己麼。若要諦當。從古來有箇絕好榜樣。不嫌陳腐。試一舉看。我黃面老子當時在王宮裏。一夜踰城。走到雪山。六年生受。從跋伽阿羅邏迦蘭等六師一一各盡其長。總不是了生死處。後在菩提樹下。三七思惟中。夜睹明星出時豁然大悟。成等正覺。卻念此事無你開口處。無你安排處。直是難信難解。便欲取般涅槃。一時欲梵諸天同聲勸請。乃憶過去諸佛說法儀式。詣鹿野苑中為憍陳如。五比丘轉四諦法輪。大眾。苦即是實。如來說有苦諦是虛。集即是實。如來說有集諦是虛。滅即是實。如來說有滅諦是虛。道即是實。如來說有道諦是虛。又十二有支無明即是實。說無明緣滅是虛。行即是實。說行緣滅是虛。識即是實。說識緣滅是虛。名色即是實。說名色緣滅是虛。六入即是實。說六入緣滅是虛。觸即是實。說觸緣滅是虛。受即是實。說受緣滅是虛。愛即是實。說愛緣滅是虛。取即是實。說取緣滅是虛。有即是實。說有緣滅是虛。生即是實。說生緣滅是虛。老病死憂悲苦惱即是實。說老病死憂悲苦惱緣滅是虛。又菩薩六度慳貪是實。布施是虛。污染是實。持戒是虛。嗔恚是實。忍辱是虛。懶怠是實。精進是虛。散亂是實。禪定是虛。愚癡是實。般若是虛。大眾。實不自知。因虛而知。以虛為實。反能障實。何不更看法華會上。如來為一大事因緣出現于世。亦不能直指眾生知見。惟令眾生開佛知見。示佛知見。悟佛知見。入佛知見。眾生與佛知見無二。然不免閉此開彼。隱此示彼。迷此悟彼。出此入彼。是有轉變。非不轉變。猶為說虛。不為說實。直至臨般涅槃。始云。我四十九年不曾說著一字。分明是將從前言教一劃劃斷。于百萬人天上拈青蓮華。顧視大眾。惟有金色頭陀破顏微笑。

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教外別傳。付與摩訶迦葉。自此乃有宗門之說。流布將來。大眾。吾佛世尊成等正覺以來。惟此拈華微笑之旨得名為實。其餘一切言教皆名為虛。然雖如是。亦須具有超佛越祖之眼方堪承當。若作實法。則未拈華前是箇甚麼。既拈華後又是箇甚麼。所謂借路經過。不則垛生招箭。不見白雲端禪師有頌云。盡道拈華微笑是。不知將底驗宗風。若云心眼同時證。未免朦朧在夢中。你看者四句頌直是徹骨徹髓。前後諸祖。諸善知識。凡有人問如何是佛。云。麻三觔。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云。庭前柏樹子。又有問其徒曰。趙州庭前柏樹子意旨如何。荅云。先師無此語。莫謗先師好。你看他嫡骨血脈自是不走一線。近代有底杜譔長老卻教人向棒頭指處會。又有以麻三觔等語謂從無心三昧中流出。自謂親切指示。殊不知正是虛拳指上卻生實解。遞相傳授。漸漸失真。後學小生祇看你祖傳底弔牌子。又爭怪他菽麥不分。所以行腳高士大須著眼。你若不即具擇法。但觀做處。若真大人。心地自是平穩。言行自然相顧。前不云乎。但凡參禪做事須向實頭。你若在實頭上著到。一切施為動作自是不虛。大眾。又如何是做事底實頭。做事底虛頭。者裏亦有箇入理之談。我且問你。作麼生喚做事。莫是叢林裏監寺有監寺底事。副寺有副寺底事。維那有維那底事。知客有知客底事。侍者。書記。監收。直歲。庄頭及餘一切諸職各各有應管底業務麼。若以此為事。則必以長連單上參得底為理。恁麼則理不是事。事不是理。作麼生說箇事無礙。理無礙。若道長連單上參得底便是諸職事做底。諸職事做底便是長連單上參得底。謂之事理無礙法界。須知更有信手拈來一毫頭獅子。百千億毫頭獅子。無論順逆大小。當處全真。謂之事事無礙法界。若總與麼定當。恰好做得箇座主使下。何處復有宗門眼目。何況更說某甲職事與某乙職事不著便。某處堂頭好。某處堂頭不好。某保社規矩嚴謹。某保社散誕。較長度短。辯是爭非。只管終日聚著頭絮絮忉忉。你道還有星子衲僧氣息麼。龐蘊居士云。日用事無別。惟吾自偶諧。頭頭非取捨。處處莫張乖。朱紫誰為號。丘山絕點埃。神通與妙用。運水及搬柴。他是箇俗漢。到有些衲僧氣。舉此一偈。聊作指蹤。若便與麼會。且要做箇俗漢不得。今日因安立職事。不覺引出如許葛藤。驀豎拄杖云。且道還與者箇相應麼。大般涅槃經云。如來有時說于世諦而人以為第一義諦。如來有時說第一義諦而人以為世諦。若向者裏分疏得下。方知古人道。但參活句。莫參死句。若是死句下著到。無你自由分。直饒若玄若妙。若體若用。一一融會。猶是死句。作麼生說箇活句。卓拄杖云。不是。不是。

普說。因緣大事眾生慧命。若授受失真。佛種應斷。歷代祖師喫盡生受。方能在那裏獲大總持。遇真法器。猶自縝密。非吝法也。法運衰晚。人心儇薄。往往聰明之士托足清流。挂名高蹈。一以皮相。遂有魚目明珠之誤。日久逗漏。悔何及矣。南嶽讓禪師云。遇非其人。宜慎辭哉。良以是耶。嘗見善知識擇法不為不嚴。乃以愛人之故。甄收輒濫。大陽平侍者大慧以為盡得大陽平實之旨。而黃秀才終不免三丫路口之記賣薑漢。豈不是五祖戒高弟而覺範以為賣師取名。予每於此益仰慎辭之訓。古人深達法源。深明根欲。非老於叢林未易知此。老僧三十年謬膺師席。所見所聞不可枚舉。然以法眼觀之。亦不足怪。夫道有真則必有似。有深則必有淺。似者出於道外。淺者猶在道中。以道中之淺而欲其生滅淨盡。人我頓撤。此不達俱生現行之理。將欲持法。祇恐傷慈。善知識之於學人應見及此而預為之防。學人之於善知識亦應見及此而先為己地。則師與資兩無負矣。善知識為學人預防。不過在道法上始之終之。使無剩義而。學人先為己地亦不過在道法上既窺其體。直窮其用。使無空解而。古人云。有頭無尾時如何。終是不貴。有尾無頭時如何。雖飽無力。頭正尾正時如何。兒孫得力。室內不知人止知有尾無頭之為無力而不知有頭無尾之為不貴。遂使理則甚明。情終難遣。乃自解云。一切法不可得。一切心不可得。夫法不可得。心不可得。盡天下人莫不皆然。幻因猶在。幻果難逃。古人云。何不道拽而不拽。固昭昭可鑒也。且舍頭亦無所謂尾。麻三觔。乾矢橛。此頭之極正者也。道則如是。前後若何。所以云。句前句後正是學人難處。大法不明。正恁麼時。猶有趨向劍去久矣。君方刻舟。不見趙州作沙彌時參見南泉。泉云。有主沙彌。無主沙彌。州云。有主。泉云。主在什麼處。州近前鞠躬云。孟春猶寒。伏惟和尚尊候萬福。明日陞座。州便出眾云。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州云。還假趨向也無。泉云。擬向即乖。州云。不擬向爭知是道。泉云。道不屬知。不屬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汝若深達不疑之道。猶如太虛廓然無礙。豈可強是非耶。此趙州得體明用一箇大榜樣。解道。孟春猶寒。而復問云。還假趨向也無。此真得底人。自審去就。大眾。不假趨向。頭一句如是。尾一句作麼生。莫是隨緣消舊業。更莫惹新災麼。且道箇裏還有差別也無。試細細諦當著。古人有因問云。和尚手裏是箇什麼。便舉拄杖云。老僧年邁。離伊一步不得。大眾。作麼生說箇不離底道理。莫便云。者箇還離得麼。且喜沒交涉。大凡衲僧家體究言句。須有來由。於今人都是沒來由底。取次批判。明眼人笑汝在。昔達磨大師望神州有大乘氣。航海而來。流通箇事。掃除階級。祇要汝特地承當。頭正尾正。不是但有其說。二祖安心竟。一日復云。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二祖由是七年乃有語云。息諸緣。磨云。莫成斷滅否。二祖云。不成斷滅。大眾。此不成斷滅正是吾宗門頭一箇嫡真血脈。後來讓禪師聞馬祖開堂。密遣人往。纔見陞座。便出云。作麼生。馬祖云。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少鹽醬。大眾。作麼生是馬大師不少鹽醬處。也須知是箇血脈。藥山在馬祖處悟得石頭禪。一日在石上坐次。石頭云。子在此作什麼。山云。一物也不為。頭云。恁麼則閒坐也。山云。若閒坐即為也。大眾。藥山和尚既一物不為而又非閒坐。箇中事作麼生。譬如琴瑟箜篌琵琶。縱有妙音。若無妙指。終不能發。到者裏須知大有血脈在。不得頇顢。溈山祐禪師一日因香嚴仰山侍立。忽舉手云。於今恁麼者少。不恁麼者多。香嚴從東過西。仰山從西過東。溈山云。者箇因緣三十年後如金擲地。溈山當時法社如林。如此說。可見無上妙諦。今古寥寥。汝若打頭不遇作家。纔掉得箇相似。便云。本來具足。暫時岐路。枉受驅馳。一日瞥地。還其本有。直下現成。不犯工夫。尋常無事。不知不覺。闖入聲色。差別儼然。有善根底暗地裏慚愧。若多生染得魔種。更增邪見。所謂一切法不可得。一切法無別。道法凋零。皆由此輩。古人比之獅子身中虫。自食獅子肉。非餘外虫能食。若是真實道流。纔入頭來。便思究竟。決不肯流於岐路。祇如祖師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汝於今自心自性。可中見得。如伸手見掌麼。若果見得。便知麻三觔正是者箇道理。乾矢橛正是者箇道理。乃至玄要偏正。本體功勳。一一透徹。自然日用間相應與不相應。不假問人。未相應者自解方便。做到相應。有走作底做到無走作。不曾打成一片底做到打成一片。香林涌泉。豈不是古來大老何曾蓋覆。真實人說真實話。祇要同道各自點簡。不如今時自欺欺人。天下狂慧固多。老實底亦不少。人不可欺。去去來來。總是自欺而。然自亦不可欺。同是佛性。一切好歹亦各自委。只是名聞利養一時撇不下。不免硬作主張。日過一日。一口氣不來時。豈非禍事。我老僧于今從自著忙起。奉勸諸人亦如是。著忙未了事底請急了卻。既了事底請乘朝氣一蹋到底。臨濟大師云。圓明方始了畢。我洞山价祖亦云。恁麼道即易。相續也大難。古人悟得的確。一箇箇俱是頭正尾正。不如今人。祇要師家點頭。便到處覓因緣。終日做學問。事事迴向出頭。那邊自己腳跟下無始劫來麤重習氣尚不能消停萬一。一剎那間聲譽在前。利欲在後。方寸裏百種偷心。豈你一期之悟遏捺得住。依然打入世諦。隨他流轉。莫聞與麼說。便道老僧全重功勳。箇裏大有分曉。圭峰密禪師荅溫造尚書云。但可以空寂為自體。莫認色身。以靈知為自心。莫認妄念。妄念若起。都不隨之。臨命終時。自然業不能繫。雖有中陰。所向自由。天上人間。隨意寄託。若愛惡之念泯。不受分段之身。自然易短為長。易麤為妙。若微細流注。一切寂滅。圓覺大智。朗然獨存。即現百千億身。度有緣眾生。名之曰佛。此圭峰為有習氣者言之也。若老僧道體本空寂。何分法化。心自靈妙。無有真妄。於此頓徹。時時空寂靈妙。念念靈妙空寂。分段如是。變易亦如是。一身如是。百千億身亦復如是。若見有色身不認。有妄念不隨。卻似不曾悟理。晦堂老師荅韓宗古侍郎云。心外無法者不知煩惱習氣是何物而欲盡之。若起此念。翻成認賊為子。此晦堂為心外無法者而復云。縱有煩惱習氣。則以如來知見治之。豈知如來知見不是治煩惱習氣之具。迷如來知見即為眾生知見。悟眾生知見即為如來知見。涅槃云。有智慧即無煩惱。有煩惱則無智慧。若見有煩惱習氣則如來知見必斷。若如來知見斷即無煩惱習氣潔淨。深坑可畏之處。與無上菩提遠之遠矣。故知真發明人他自知時。曹山寂禪師云。妙明體盡。知傷觸力。在逢緣不借中。借是外紹。不借是內紹。是真王種。隨緣任運。血脈不斷。故又云。無身有事超岐路。無事無身落始終。悟得無身自然有事。一切時中泯然。無始終本末之異。所謂兒孫得力。室內不知。未有室內不知。兒孫可不得力也。以要言之。無論有習氣無習氣。從最初發心以至佛地。祇是一箇道理。大須著意。切莫閒過。孤負己靈。今與諸人約。共住山水。山深無事。正宜體究。老僧是箇老實頭。一切門庭鬧熱讓與諸方。一飯兩粥。耐麤甘澹。便與麼過時。祇要與諸人隨根授道。稍知痛痒。便合徹底。倘或失念。上頭有人提挈汝在。古人打發了尚埋頭眾中十年二十年。且道意作麼生。臨濟大師參得黃檗禪。可謂千了百當。卻後七年破夏入山。密啟何事。始知師資商榷。深淺有時。不可麤浮輕言過量。明朝後日大有事在。悔之晚。汝今現在座下。及將來更有付授。悉聽老僧遣發。不得自請住山。離師太蚤。終難成立。行同流俗。非吾弟子。久立珍重。

茶話

除夕。茶話。今夕除夕。天下人盡於此夕著忙。惟有我衲僧家不然。且道衲僧家具箇甚麼道理。只是貧亦了得。富亦了得。乃至有無長短。一切了得。甚而是非。好惡。聲色無有不了之處。不是無。只是了。德山云。一切萬法。皆由心生。心若無生。法無能住。若達心地法門。一切無礙。遇非其人。宜慎辭哉。大眾。作麼生說箇無礙底道理。天下無嫌底法。總是你不了。便成繫縛。不是隨事隨物而了。了而後隨。故隨而不隨。大慧云。汝但八識一刀。此一刀斷則千刀萬刀應時而斷。所以古人云。行腳高士大須向聲色裏坐臥。聲色裏困眠始得。你若不了。在者裏便生出許多趨避。許多取舍。且作麼生坐臥困眠。平日胸次間未免疑滯。何況臘月三十。你若了便時時了。念念了。豈待臘月三十觸事遇物。總有箇打發處。而又不是離他。人生世間。一切是非善惡。種種生滅。你作麼生離。而今儘有掉得箇不生滅底道理。便擬向生滅邊淘汰。以為踐履。不知生滅又是箇甚麼。你纔擬淘汰。蚤是生滅。如此見解。正眼觀來。總成外道。你若了。豈有恁麼事。就是山僧恁麼說。是老婆心切。故有落草之談。既恁麼說。猶是落草之談。過此往。又作麼生開口。無事歸堂。

茶話。如今末世佛法凋零。師家與學人俱順顛倒而不順正理。山僧平時東廊下。西廊上。禪堂裏。方丈裏。與你諸人說長說短。說是說非。商古量今。時情目下。都不曾見你諸人著箇眼孔。而今見山僧出來食茶。便箇箇拈起紙筆。記山僧說話。難道今日纔是麼。豈不是順顛倒。就如趙州當日僧問。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州云。食粥了也未。僧云。食粥了也。州云。洗缽盂去。其僧便悟。尋常恁麼語句。悟得幾箇。多少人作佛法會。只是見者僧云。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便將趙州恁麼語句向日用處會。向開口處會。向舉起處會。此豈不是順顛倒。又如高亭簡參德山。山隔江招手。簡橫趨而去。尋常舉手動足。一切人總見他。為甚麼無一箇半箇在者裏得箇消息。纔聞高亭簡與麼悟。便向招手處會。不可總教人作野狐精去也。又如會通侍者辭鳥窠。往諸方學佛法。窠云。若論佛法。我者裏亦有少許。通云。如何是和尚者裏佛法。窠拈起布毛一吹。通便悟。不可又道吹布毛便是鳥窠佛法。若不是。為甚麼侍者悟去。時有僧出問云。從苗辨地。因語識人。高亭簡與德山相見。為是神通妙用。為是法爾如然。師拈果子云。會麼。進云。當初只為茅長短。燒了原來地不平。師云。還見德山麼。進云。沒有兩箇。師約住云。過來過來。僧近前。師云。一箇兩箇。相去多少。進云。正是學人疑處。師復以果子擊案一下。進云。畢竟有箇親切處。師云。何不放下。僧禮拜。師復云。此事大難。須實實在那裏了得纔好。你看世尊當日拈花。後頭便生出許多葛藤。你若總作佛法會。有甚麼了期。須是觸著便知下落。方纔曉得世尊為人處正在那裏。破綻處亦正在那裏。你更在那裏替他缽盂安柄。說甚麼一箇兩箇。三四五箇。了得了不得。說甚麼法身邊。說甚麼向上。說甚麼三玄三要。五位君臣。法眼根境。雲門三句。既說不得。你又作麼會他。似山僧恁麼說話。難道沒有伶俐衲子一句句穿過。為甚麼卻了不得。且道病在甚麼處。良久云。無事歸堂。除夕。茶話。今夕除夕。天下人俱向家裏度歲。惟我衲僧隨寓而安。將謂無家可歸。殊不知我衲僧以山河大地為家。以四生六道為家。以喜怒哀樂為家。以是非得失為家。以甘苦平險為家。雖論劫在途中而不離家舍。雲門大師云。會則途中受用。既在途中。作麼生受用。故知在在處處俱有到家消息。世人有父母妻子之家而非安樂長久之計。時節若到。聚散無常。悲歡相倚。雖暫時在家而恆居途路。雖然以道俗相較。固有如是便宜。若我衲僧到得在處為家。腳跟安穩亦知。還更有長處麼。良久云。明朝又是新年月。今夜且看人送窮。

茶話。此事現前不過。汝若鉤索。將來便見玄遠。祇如即今大眾在者裏會茶。某果子好食。某果子不好食。者一杯冷。那一杯暖。何等天真靈妙。及乎問著如何是佛。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便有許多承當。許多指示。且道過在什麼處。古人道。佛法在日用處。迎賓送客處。痾矢撒溺處。纔恁麼卻又不是也。雖然如是。須要開者箇眼始得。汝若未開者箇眼。雖全體是佛。卻全體是眾生境界。汝若開者箇眼。雖日在眾生中。總是佛之妙用。所以云。知之一字。眾妙之門。然又道。知之一字。眾禍之門。汝作麼生折合。今晚華首監寺為新首座普茶。特請山僧茶話。適來幾句子。且道是要諸人知。是要諸人不知。良久。豎拂子云。大眾。多少人在者裏作知不知會。大眾。佛法不是者箇道理。既不是者箇道理。畢竟合作麼生。以拂子左右拂云。珍重。

茶話。言不可以示道。心不可以入玄。所以從上先哲無心體合。不言躬行。老僧自見先師。得此滋味。便擬向深山窮谷力行古道。詎意因緣不偶。後來在者破院住三五年。那破院住三五年。住來住去。便是二三十年。十年前澹監寺深悉老僧此意。曾向三吳替老僧尋箇住廬山因緣。三回兩次。祇是不成就。如今想起來。始知因緣合在者裏。既有監寺一副身心。又得副寺。直歲。庄頭暨山園大小職事前後發起。亦同一副身心。所以五年之間儼然叢席。雖則老僧初心。亦是諸人願力互相湊合。不得不歸之夙緣。老僧今日到來。安置職事。與大眾會茶。不可無說。遂舉盞子云。大眾。住山須要得者箇著落。復云。有得食。有得呷。便是我和你底活計。食了呷了。拿起鋤頭。挑起匾擔。向那青黯黯處去。不管他高低平突。鋤了一畦。又翻一[田*令]。正當恁麼時。佛也覷你不得。若是具眼底埋頭在那裏。日三月三。必定到親證田地。就是初心淺學。總教生按著。不許走作分毫。久久自然觸著磕著。大眾。此是汝諸人本分上原自具足底。不是彊為。祇是暫時岐路。你若肯收拾世間底心。一按按在三寶上。全身放下。一肩挑起。老僧不教你求禪學道。大眾。你便是禪。你便是道。更求箇什麼。學箇什麼。你若還起一箇求禪學道底心。卻似出得醬缸。又入虀甕。從上佛祖雖有言句。卻是教你向無言句處。不是叫你在言句上作境致。你若向言句上作境致。與那沾滯麤重境緣有何分別。總是解脫不得。說甚麤細。于今說心說性。說玄說妙。盡是惡口。你又在他惡口上左思右量。豈不東行西向。古人道。學到佛邊。猶是雜用心。何況其餘。大眾。于今世間人祇有兩種障。每日下得床來。門外門內。若大若細。一切境緣。悲喜得失。你若透他不過時。隨順了他。便是被他流轉。若不隨順。便有許多礙塞處。謂之事障。一回瞥地。轉向自己。又在自己正位上住著。不得自在。謂之理障。豁然醒覺。回向日用。在日用上一切時。一切處。頭頭上明。物物上了。纔喚做事理無礙。更須知有牛頭出。馬面沒。指東為西。喚黃作白。到得者田地。若不知轉變。古人喚作貼體汗衫。最難脫卻。到不如我和你食飽飯。肩上作具。東嶺上。西嶺下。更自親切。祇是你不肯承當。大眾。天下無難行底事。祇要自肯發心。于今現住著好山水。相聚底都是絕好師友。又有許多菩薩替你起了房屋。趕趁錢糧。種種成就。你還當下錯過。擬向什麼處去。何不趁色力康健。持一片衣。一口食。與眾作息。歲久月深。自然暗自點頭。老僧不教你無利益。努力向前。取辦一生。豈不慶快。還肯麼。久坐。

茶話。一切諸法。皆唯是心。有情無情。同入法界。不了此宗。功歸生滅。所以一切眾生界即是法界。一切二乘界即是法界。一切菩薩界即是法界。一切諸佛界即是法界。但一切界現則法界不現。眾生界現則法界不現。二乘界現則法界不現。菩薩界現則法界不現。諸佛界現則法界不現。非無法界。祇是不現。若法界現時。觀一切界如第五大。如第六陰。出頭天外。誰是我般若。就一切界冥合法界。如水中鹽味。色裏膠青。不壞目前。且共來往。心相體信。自有因緣。然雖如是。古人又道。法界一真。猶存見隔。見在即凡。情忘即佛。拈卻藥忌。慎莫追尋。諸人到者裏須防打翻茶碗。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8 冊 No. B406 廬山天然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