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8冊
No.B406 廬山天然禪師語錄 (12卷)
【明 函昰說 今辯重編(依駒本印)】
第 3 卷

下一卷
 

天然是禪師語錄卷第三

小參

臘八。小參。豎竹篦子云。不道大眾不睹。祇是時節有待。一旦頂門豁開。到作家前為什麼還未。良久云。老聃不是姓李。

小參。最明白。最簡易。為什麼祇管難將去。都為向明白裏。簡易裏。何異東行西馬首。盡大地皆以無心得之。祇是不曾點眼。盡大地皆以有心失之。祇是不曾錯腳。所以費人許多診候。用補用瀉。大須識藥忌始得。

元旦。小參。大新年頭不可不與諸人說佛法。祇是不得錯舉似人。

小參。元宵燈節。鼓樂交參。士女駢闐。分明下下打著。步步踏著。為什麼祇作世諦。既不作世諦。豈更作佛法。畢竟現前事作麼生。楚雞不是丹山鳳。劍峽徒勞放水鵝。

小參。豎竹篦子云。汝諸人終日推是度非。欣真厭妄。還出得者箇麼。何不向者裏一切永息。雖然如是。截斷天下人舌頭則不無。爭教無舌人解語。以竹篦敲案云。無舌人解語也。汝諸人還聞麼。

小參。者箇猶不是。況復張三李。真空與非空。將來不相似。了了如目前。不容毫髮擬。豎拂子云。可惜許。

小參。大眾。此事無有形段。亦無指示。汝但不於一切境上起分別心。一切時中不為諸虛妄覺想流轉。應事接物。不庸安置。亦無自見之地。到者裏祇要你自甘自休。此自甘自休一切人天二乘所不能窺。諸佛諸祖亦奈何不得。是你自受用三昧。還肯麼。歸堂。

除夕。小參。臘月三十日來也。諸人作麼生。卓拄杖云。歲月窮。人事暫息。見聞不到。思慮未萌。到者裏將謂別有安排處。豈知清明端午。中秋重陽。錯過了多少。如尚不悟。且待明朝從頭看去。

元旦。小參。梅柳喜迎初歲景。幢鈴長繞去年人。光天寶炬隨潮遠。匝地祥雲捧日新。大眾。是什麼。卓拄杖一下。

小參。知客出問。昨日是今日。不是向上一機。請師垂示。師云。昨日曾有人與麼問來。進云。和尚幸自尊重。切莫帶累別人。師云。老僧亦與麼舉。進云。客司某甲自為不敢干冒和尚。師云。再舉也何辭。知客一喝。師便打。進云。長老峰。舵盤巖。龍尾石。海螺墩。總與麼分付去也。遂禮拜。師云。瞎卻。僧出禮拜。師云。大眾。看第二員戰將。進云。大日當空即不問。人牛不見是何物。師打云。將頭不利。帶累三軍。問。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便恁麼去時如何。師云。緊峭草鞋。進云。若空是見。既成見。何者是空。師云。寬大箬笠。進云。若物是見。既成見。何者是物。師云。一般都有。只是用不著。進云。舉手所之。縱目所觀。無上法王。是真實語。師云。雖然用不著。卻也烜赫見聞。僧禮拜。師乃云。大眾。只管將問來問。腳跟下一片地浮逼逼地。古人纔開口便知落處。豈一棒兩棒總不回頭。有什麼交涉。饒你置得千百問。不消老僧一條拄杖子打發了也。還會麼。卓一下云。若向者裏開得一雙眼。堪與人天為師。復卓一下云。若向者裏瞎得一雙眼。堪與佛祖為師。擲下拄杖云。且道堪作什麼。若無舉鼎拔山力。千里烏騅不易騎。知客復出。拾拄杖云。大有人不肯和尚與麼道。舉拄杖云。且看拄杖子在某甲手裏。和尚當奈何。師一喝。知客擲拄杖。歸眾。師云。子細著。

臘八。小參。我佛世尊昔年於此夜睹明星悟道。悟則不無。爭落第二頭。如何是第一頭。以拄杖一時趕散大眾。復云。悔。悔。便歸方丈。

除夕。小參。古人烹露地白牛與大眾度歲。丹霞老漢久矣沒有者箇。且道將什麼供養。驀豎拄杖云。飽一任飽。只是不許得味。一卓。

中秋。小參。今夕是中秋。桂影婆娑。清光萬里。盡大地人俯之仰之。左之右之。要難躲避。殊不知總是水裏底。且道還有不是水裏底麼。卓拄杖一下云。天上無明月。天下無明月。

解夏。小參。豎拄杖云。今日夏便解了。且道拄杖子解即是。不解即是。眨上眉毛。好痛與三十。卓拄杖一下云。白雲萬里無人見。祇見門前草漫青。

中秋。小參。今夕中秋。雨濛濛。雲黯黯。且道月在何處。以拄杖作圓相云。明如漆。黑如日。尖相既隱。圓相亦無。汝若覷著。即瞎汝眼。然折旋俯仰。要且躲避不得。卓拄杖云。咱合錯過。

小參。老僧適在方丈。纔聞鼓聲。蚤有一人出眾問道。今日臘八。適值上堂。還許弟子伸問否。老僧道。四眾俱有問話分。安得不許。他迺問云。弟子是殿前樹神。前日承西堂大師見示。要弟子遷居。業從命。祇是有一疑。盡大地是箇道場。如何偏要拆毀弟子房舍。老僧應聲荅云。你既知盡大地是箇道場。何處不可居。為什麼又執著。他卻笑云。偏是你禪師家會講話。我纔說箇盡大地是箇道場。為甚要拆毀弟子房舍。老和尚就說你既知盡大地是箇道場。何處不可居。為什麼又執著。老僧見他說得俊快。喚他進前。老實說與他云。樹神。你底房屋老僧亦有分。我底殿宇你亦有分。只管分彼分此作什麼。樹神聞言噤口。懡[怡-台+羅]而退。大眾。你道者樹神是什麼人。他也解問話。祇是不會討便宜。若是老僧。待殿宇告成。一直搬進去住了。是箇韋馱菩薩殿。如何樹神亦得住。還知麼。不是同床睡。焉知被底穿。諸人若不會。且請到殿裏。問取者睹明星悟道底老狐看。卓拄杖一下。

結夏。小參。得底人原無體格。祇為不將人家屋裏事當自己事。所以腳跟下活鱍鱍地。佛祖所有他亦有。有之不以為重。佛祖所無他亦無。無之不以為長。何以如此。他腳跟下有力不隨人轉。然要轉便轉。覓其蹤跡。了不可得。到得祇麼田地。尚不是好消息。豈況還未然。亦非論年論月。祇要你是者箇人。具決定志。保你九十日內構去。若不是者箇人。不具決定志。縱使一百箇九十日亦沒交涉。大眾。海日漸長。幸然無事。大須努力。珍重。

小參。明明者一椿事。為什麼特地難將去。你諸人每日噇了兩頓。上來下去。有什麼蓋覆處。忽被人問著。便擬開口祇對。早白雲萬里。我宗師門下祇為慈悲之故。乃有語句。若一向天三地四。你向什麼處撈摸。歸堂。

小參。眼識等所行非色境界。色等所現非眼識等境界。良久。豎竹篦子云。見麼。復以竹篦子擊案云。聞麼。打鼓弄琵琶。相逢一會家。有亦不管。無亦不拘。觀世音菩薩將錢買胡餅。放下原來是箇饅頭。擲下竹篦子云。一隊總是無孔鐵椎。

小參。此事如五夜燈火。如神鐘社鼓。如士女酒筵茶席。於此若會。一任出沒生死。非佛眼所窺。然須知三家村裏猶有一人不肯到得。此人喫棒有分。

臘八。小參。數千年陳腐公案。一回提起。慚惶殺人。你諸人各有眼睛。俯仰照燭。為什麼往往被人喚作瞎漢。祇如盲龜跛鱉。還有佛法分也無。無則法界不周。有則宗乘混濫。到者裏須還芥菴老漢始得。

除夕。小參。過此一夕。又是一歲。你諸人作麼生。放開則日月推遷。捏聚則乾坤頓易。便與麼去。有甚了期。萬象無體玄之意。聖人有會物之心。笑倒孟八郎。信步張三李。至道無難。情窮乃現。卓拄杖一下。

元旦。小參。卓拄杖云。年年祇與麼。月月祇與麼。日日祇與麼。為什麼又要老僧從頭舉似。大眾。有一人受舉似。舉似不中用。有一人甚得舉似之理。卻不受舉似。且道那箇是親。那箇是疏。分疏得下。新年頭無虛棄底佛法。以此啟佑。當時不為世諦。卓拄杖一下。

小參。王老師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可謂驅耕夫之牛。奪饑人之食。然雖如是。者邊千句百句。不如那邊道取一句。且作麼生是那邊一句。桃華開處春風暖。黃鳥歌時柳絮飛。切忌道猶是者邊話。情知汝在者邊模索。要向那邊著到。

小參。舉僧問雲門。如何是正法眼。門云。普。又僧門風穴。如何是正法眼。穴云。瞎。妙喜云。二尊宿荅一轉語。還有優劣也無。若道有優劣。真箇瞎。若道無優劣。真箇普。若是歸宗即不然。若道有優劣。瞎裏錯過。若道無優劣。普裏錯過。畢竟如何。三餐稀粥扣門拙。二百殘僧計日禪。

小參。舉趙州云。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師云。作麼生是有佛處。祇如不得住。住箇什麼。卓拄杖一下。喝一喝。作麼生是無佛處。祇如急走過。走向那裏。亦卓拄杖一下。喝一喝。復云。大眾。說便說了。也須悟始得。你若悟。師姑不是女人做。

小參。鐘中無鼓響。鼓中無鐘聲。鐘鼓不交參。句句無前後。古人只此四句。無剩義。老僧有箇譬喻。喻如流水。前滴不到後滴。後滴不從前滴。滴滴圓滿。不相假借而相引相排。江河流注。似生相續。又如火與火。前燄不是後燄。後燄不是前燄。燄燄相推。至於燎原。祇是者一星子。者一星子亦無自性。於此會得。許你做得箇座主。大眾。前說無剩義。為甚麼又說會得止做得箇座主。蓋為汝解會。不解不會。

小參。不著世間如蓮華。常善入於空寂行。達諸法相無罣礙。稽首如空無所依。大眾。作麼生說箇空寂行。空寂行又如何入。聽取一偈。此心此法本如然。遇直逢灣絕後先。與汝相知解相信。雙雙攜手醉花前。以竹篦擊禪床云。會麼。

小參。此事如擎滿缽。在獨木橋上過。稍錯足即喪身失命。過此以往。康衢大道。土曠人稀。到者裏切忌瞌睡。卻似不曾有恁麼事。

小參。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錦上添花。卻似不曾多些子。則易中亦有難。雪中送炭。忽然撞著箇性燥漢。挈過冷地上。則難中亦有易。寒煖無方。難易失準。是汝諸人作麼生去就。良久云。滴水滴凍。

臘八。小參。所睹非境。能睹非心。箭鋒相拄。啐啄同時。正恁麼時。還有出身之路也無。金雞啼午夜。寒月落前山。雖然如是。若作睹明星悟道。入地獄如箭射。

小參。開罏以來。風晨雪夕。與諸人所談何事。若在言說上薦。豈不動涉根塵。若在無言說上薦。豈不靜沈死水。若在言說上得無言說之機。豈不事屬向背。若在無言說上收言說之用。豈不理存本末。若總不與麼。則百姓日用。得失兩衡。畢竟合作麼生。梅花初綻萼。榆柳未舒芽。

小參。以竹篦擊禪床。又望空一揮云。敲空作響。擊木無聲。不是神通妙用。亦非法爾如然。事理俱捐。全身迸現。豈待臨機作略。方露布於吹毛。正使樓閣門開。開而復閉。猶存終始之端。所以曠大劫來。至於今日。當念瞥然。都無前後。何消老僧深言淺語。直指旁敲。直饒句下明宗。聲前得旨。前廊後架。錯過多時。復豎竹篦云。會麼。會則全盤翻卻。黑白兩忘。佇機停思。白雲萬里。

解制。小參。諸方解制。有底向長連單上指出箇解作活計。有底向長連單上指出箇破家蕩產。惟有歸宗。拄杖子一時按過。總教他眉橫鼻直。齒白唇紅。他日向孤峰頂上味雪餐風。十字街頭呼張喝李。十字街頭底孤峰頂上放行。孤峰頂上底十字街頭把住。祇是不許撞著老漢。為什麼。千般武藝皆傳盡。一拳留得打兒孫。

小參。說事說理。說根本。說差別。說者邊。說那邊。曲為今時。都無實義。若是箇人。自知好惡。汝若會。露柱燈籠是你兒孫。汝若不會。廚庫三門是你宗祖。且不關老僧事。

小參。豎竹篦子云。多少人在者裏開眼行不得。多少人行得卻不開眼。總要喫歸宗痛棒。咦。亦是奴見婢殷勤。

小參。現成公案教老僧作麼生說。便與麼會。朝打三千。暮打八百。何況昧略。然雖如是。相似昧略。智者不言。本際法中。無存泯故。

浴佛日。小參。生生不可說。不生生不可說。生不生不可說。不生不生不可說。到者裏還拆合得麼。拆合且置。祇如歸宗今日劈頭一杓惡水。是為悉達扶弱。是為韶陽助強。良久云。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

小參。十方諸佛在眾生生死裏涅槃而眾生不覺不知。六道眾生在諸佛涅槃裏生死而諸佛共見共聞。故知生死是涅槃家生死。涅槃是生死家涅槃。而生死自生死。涅槃自涅槃。不隔毫釐。遠若霄壞。祇如老僧與諸人即今是生死。是涅槃。易分雪裏粉。難辨黑中煤。踢翻湖裏落星石。吞卻庭前下馬臺。會麼。

小參。於本無有處立一切法。法法誰名。於本無無處說諸法空。空空何狀。蹋翻關捩。轉向上頭。爍迦所不能窺。檢點將來。猶在塗路。何如歸宗寺裏石女生兒。驚起四大天王目瞪口呆。投奔無路。是汝諸人作麼生躲避。

小參。境因心境。心因境心。心不知境。境不知心。何曾動著。日用森羅。寤寐安然。不行鳥道。證寂滅於繁興之內。了名相於一實之中。安住無明。將錯就錯。真鑰不換。笊籬木杓。

小參。去年結冬。冬行春令。今年結冬。冬行秋令。從春令薦活。了死猶難。從秋令薦死。了活較易。難易且置。如何是活。右邊卓拄杖一下。如何是死。左邊卓拄杖一下。復云。若識死活句。許汝參得歸宗禪。然雖如是。死活不到。又作麼生。月上長安公子鬧。雲封谷口老僧閒。

小參。佛法在行住坐臥處。飲茶食飯處。阿屎送尿處。迎賓待客處。所作所為。起心動念。又卻不是也。古人與麼道。要你直下會。汝若直下會。所作所為。起心動念。又是箇甚麼。更有甚麼是與不是。既無是與不是。到者裏作麼生安排。瞥爾錯過。又是從頭。汝諸人大須著眼。良久云。險。

小參。盡大地是眼。誰為所睹。盡大地是明星。誰為能睹。黃面老子卸珍御服。著垢敝衣。只顧面前。不防腦後。數千年前敗闕。被歸宗今日拈出。且道歸宗敗闕。又是何人拈出。以竹篦指燈籠云。切忌撞著者箇。喝一喝。

元旦。小參。新年頭佛法。谷風扇南陌。文殊詐明頭。普賢呈巧拙。一箇頭枕東。一箇腳蹋北。爆竹天轟。法身腦裂。三門頭天王佛殿後。菩薩三三兩兩聚頭。左搠右搠不迭。祇圖打斷是非關。殷勤款待拜年客。遂高聲云。是甚麼。兩口無一舌。

解制。小參。九十日裏薦得底好與三十棒。九十日裏薦不得底也好與三十棒。薦得底三十棒共汝商量。薦不得底三十棒倩誰承當。咦。白雲萬里知何處。撥轉機輪歸去來。

小參。此事不是汝諸人念想思量得底。世間最奇幻莫如海市蜃樓。深壑大澤。神龍獰虎。奇禽怪獸。鬼魅出沒。人所不經。書籍上一目纔念想即可現前。即如法界海。諸佛菩薩眾會一切天梵六道諸聖凡。所作供養。香雲。花雲。寶衣雲。讚歎歌吹。乃至教化眾生。聲響遍徹。逼塞虛空。不可說。不可說劫毋有休息。種種神變。亦人所不經。經論上一目纔念想亦可現前。唯有此事。念想所及便不是者箇道理。歷代知識說箇麻三觔。鋸解秤錘。可謂剿絕理解。剿絕情謂。一提起便有者箇意思。此豈不是念想。既落念想。何曾夢見。雖非念想。所得又不是龜毛兔角。到者裏嘴都盧。直是叵耐。汝諸人一夏裏試定當看。

小參。秋半月圓。雲開魄朗。盡大地山川陵谷。草木叢林。宮殿城郭。人民禽畜。男女飲食。景物紛紜。人事悉。無不共在清光之中。雖異同成壞。各各懸殊。而清光圓滿。互相容納。無有角立。如水中樹影。如鏡裏像。祇今汝諸人心光亦復如是。但不到秋半月圓。雲開魄朗。便自翳於目前。分寸之外無所涓一隙之光。隨處露現。汝但微細觀察。始於一端。終於究竟。始知今夕之景。內外融徹。非境界之所擬議。

小參。舉石頭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乃以竹篦子望空一畫云。頗有人於此一下了卻。還得麼。放下竹篦云。不得。不得。良久。復示偈云。西子臨軒世莫儔。紅羅遮面隱雙眸。分明欲訴心中事。啟口難言只是羞。

小參。此事如人行長路。行到盡頭。絕處逢生。必無餘心。正眼始豁。將謂學道究竟有者箇時節。殊不知三家村賣柴漢瞎著兩目。終日數柴把。看砰椎輕重。刻刻蹋毘盧頂[寧*頁]。所以道夫婦知能。聖人不及。

元旦。小參。夜來繩床上纔靠著。便見棗柏通玄長者。清涼澄觀國師二人論列雜華宗旨。一箇說道。此經圓融。直授大心。凡夫十信滿心。入初住即與佛齊。一位具一切位。無有古今歲月時劫。凡夫一念相應即一念佛。若無大心凡夫。佛種應斷。一箇說道。雜華雖以圓融為宗。不礙行布。一位實有一位。中消習證真之驗。眾生根欲不齊。恃此乾慧。終成邪見。問明品所謂何故受持正法而貪嗔癡諂慢疑種種具足。將知此事非但多聞而能究竟。二人爭論不。老僧從旁窺破。各與拄杖。一齊喝出。正在鬧時。直夜侍者大叫小叫。說道。今日元旦。請老和尚早起禮佛。張開眼。始知適來行棒行喝。總是夢事。驀豎竹篦子呵呵大笑云。諸人諦觀老僧即今還醒也未。復示偈。太虛無欠亦無餘。萬象森羅自卷舒。箇裏成忻復成厭。一回瞥地亦躊躇。

小參。此事大須一了一切了。一了則無聖不了。一切了則無凡不了。無聖不了則無法界不入。無凡不了則無世間不離。現在世間而全身法界。便不為世間生滅流轉。全身法界而仍處世間。便不為法界情量所限。到得與麼法界。世間總在當人掌中。放過捏聚。隨意自在。始知獅子峰。玉淵潭。春秋冬夏。不妨與諸人俯仰坐臥。任運過時。祇是峰高潭深。你諸人不免出頭露腳。卻似有與麼事。

小參。舉竹篦子云。從上不曾有一人向者裏道得一句子著便。設有人道得一句子。三世諸佛。歷代祖師。口挂壁上。放出無數波旬魔梵水陸神祇光曜燭天。老僧恁麼道。亦是樹上攤油麻。亦是平地推車子。汝諸人作麼生皂白。

小參。祇是箇烜赫虛空。何處安眼耳鼻舌身意。只管根塵相對。妄起分別。更隨習氣留滯。現行幾時是汝休歇。何不八識一刀方便。安住大總持門。接應事物。如鏡裏像。像不借鏡而空。鏡亦不因像更加圓淨。又如五色摩尼。摩尼體上何曾有五色。五色亦何能汙染摩尼。亦何待除卻五色。別顯摩尼。此是文殊普賢境界。唯證方知。理上十二分透徹。事上尚未有一分著到。古今大人數十年初中後夜始得箇相似。後學初機可不怛惕。

小參。從無住本無端起一切聖凡諸法。互相傾奪。如夢似幻。都無實事。無始時來。所有斷證。無非掃空中鳥跡。栽鏡裏空花。終日向五蘊山頭。夷丘塞壑。費盡心神。虛消歲月。沒量大人在者裏埋沒多少韶陽正令。雖則婆心。亦只以楔出楔。楔出楔生。豈有了日。誰是咬豬狗底手腳。汝曹大須快捷明決。趁俊取辦。真法難遇。轉盼錯過。又是一生。言之酸楚。

小參。去即印住。住即印破。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古人從自己經歷途路難易。為後人拈出箇坦易平蕩去處。不似今人。於坦平地上堆坵挖塹。以見高深。方寸裏湊泊不少。不論湊泊不成。即使湊泊得去。總在古人背後立。落他格量。無自由分。諸人須識好惡。莫錯用心。從上來有甚麼事。祇為汝不直下構取。若直下構取。盡在當人。豈憑他力。於今晝作夜息。一切現成。何曾有毫端許善惡形段到諸人分上。莫自生障塞好。還肯麼。

小參。兩箇拳頭。十隻手指。便與麼去。要且未是。是不是。秋風吹不起。卻憶當時老趙州。解道庭前柏樹子。引得兒孫不丈夫。人人盡向句中死。堪嗟嘆。難辨理。點來都是鼻頭紅。阿那箇一口吸盡西江水。

師誕日。小參。盡道老僧今年今日生。殊不知即是去年今日。又即前年今日。又即大前年。以至無量年今日。又即明年今日。又即後年今日。又即大後年。以至無量年今日。總過去未來一切年今日。即是今年今日。融通三際。圓滿十方。諸人且什麼處見老僧。祇是眉橫鼻直。眼深口闊。順之則喜。逆之則惡。喜不喜。惡不惡。入海麒麟三隻角。天風夜夜撼琅玕。月落寒潭。無處撈摸。信手拈來。七花八萼。會麼。

小參。舉竹篦子云。阿那箇不見。阿那箇不聞。與麼會去。祇是箇解空尊者。且道宗眼在甚麼處。

解制。小參。今日解制。解亦一任住。結亦一任去。去去住住。總是當人。且不干棲賢事。老僧隨例顛倒。與汝諸人證明。彌天花雨。祇在目前。擲地金聲。且歸腦後。須知更三十年。亦有人為老僧證明。

小參。祇與麼不可總作與麼商量。從上先德殫乃機致。要詮註者箇道理不出。不知佛殿僧堂早道了也。更教老漢鼓兩片皮。豈不取笑識者。然雖如是。爭奈今時。

小參。舉真淨偈云。石門路險鐵關牢。舉目重重萬仞高。無角鐵牛衝得過。毘盧海內鼓波濤。阿那箇是無角鐵牛。毘盧海在甚麼處。夢裏何人歌白雪。覺來元是偃溪聲。

小參。譬如明夕是中秋。向今夕說是想底。即向明夕說亦是想。又如鏡裏像。說像不是鏡。常在光中。說光是鏡。且非像外。然象不礙光。光不到像。彼此不相知。內外無前後。既非功分。豈關本有。即今老僧與諸人。老僧說。諸人聽。香爐蠟炬。露柱虛空。把斷咽喉。拈卻心目。試道一句看。

小參。浩劫之與剎那。毫端之與沙界。得其總持。且不入甚深三昧。而當時當處。總有文殊普賢境界。昔雜華會上。普賢菩薩住如來。前去寶華王座不。百萬人天欲求一見。了不可得。此豈神通妙用。祇是當人自住自地。識相不生。舉起則匝地匝天。放下則非心非物。彼既丈夫。汝諸人何不己躬下一回著到。一回決定。只管挨門傍戶。有甚麼了日。

小參。道人行處。祇是自知自了。蓋動靜一多。因心所置。心源深穩。力不憑他。體盡妙明。自委傷觸。逢緣不借。任運屈伸。汝若生心取證。則沒溺自宗。更或放曠無拘。不免翻身魔外。但能血脈不斷。動靜之境。無虧無願。無求一多之情。頓絕良由。根本見徹。不入方便之門。差別行圓。豈踰一真之界。步步不躡前後。心心豈滯暗明。真智無見。不妨物象交加。真理恆如。何用虛靈湛寂。如月印川。水光不透。如石投海。燥濕懸殊。以之自為。功位齊彰。以之為人。主賓回互。東西溪之水草隨分。五臺山之勘破有由。大法無遮。當人諦審。

小參。舉竹篦云。向者裏道一句有甚麼難。不向者裏道一句始不為易。難易因人。過得荊棘林是好手。

師誕日。小參。老僧今日在長生路上與諸人相見了也。諸人還識長生路上事麼。流泉是生。湛寂是事。望如恬靜不是事。流急不覺不是生。若能徹底掀翻。不妨千波競發即一亙晴空。一亙晴空即千波競發。用挾體以全彰。體含用而俱寂。以此作供。是真供養。以此受供。是真福田。三輪體空。一真法遍。因齊慶讚。福慧兩嚴。雖然如是。大火聚裏一莖眉毛。倩誰拈出。以竹篦擊案一下。

小參。甚深理境。無路追尋。大智現前。回頭即是。一切三昧。枉自週遭。動轉施為。本無能所。能所既絕。取捨何從。一種平常。言思莫及。上揆千聖。下合群萌。曠大劫來。猶如今日。

小參。生死本際。涅槃本際。一二之理難分。迷悟之情各別。深達法源。行於事物而不見其異。安住心海。處於夢覺而不知其同。祇為理封千聖之域。不白牯黧奴。情絕三界之因。何矜寶几珍御。蕩蕩乎。冥冥乎。法界豈有知見。水草寧問東西。知馬影之非他。洵牛鼻之在手。

元旦。小參。日月如環。旋轉無朕。就中取一月一日曰春王元旦。朝廷草野。競起謳歌。上祝聖壽。下慶民生。人間鼓文章禮樂之風猷。我法闡一乘三乘之秘典。莊嚴法界。點綴太平。豈不猗歟盛哉。人事既畢。依舊日月如環。旋轉無朕。求其起伏真俗二諦了不可得。有人於此指出宗由。契佛心於言外。開凡品於劫先。可謂因時赴節。獨妙全提。老僧且款款向伊道。惡情悰。

小參。去冬結結箇甚麼。今日解解箇甚麼。摩尼不墮五色。明鏡豈有去來。結收從來昏散之心。入爐中陶冶。解去今時知見之習。向劫外屈伸。大小皆宜。深淺獲益。老僧權作社長。聊滿一期。諸人無忘師資。勉圖後勁。

小參。承當箇事。大須徹底掀翻。莫存知見。語默動靜。柔和其心。若猶聖境凡情。人非我是。即使悟得了無過患。亦非古人行處。既不相應。終難成立。不見道微言滯於心首。皆為緣慮之場。實際居於目前。翻作名相之境。何況更麤聲前響後。待汝回頭轉腦。是失候移時。箭既離絃。誰論及之不及。

結夏。小參。九十日以前三十棒少一棒不得。九十日以後三十棒少一棒不得。正當九十日內。且道還有喫棒分也無。老僧年邁。忘前失後。亦須痛喫一頓始得。若是諸人。自領出去。

小參。近代禪病流為聲名。師家圖門庭熱鬧。不管學人了得了不得。祇要他口手快便。施設得來。學人亦不求自己性命著落。祇要師家印可。聲名藉重。成褫他一副虛張才氣。以取世資。似者等心行。亦說擔荷如來。還得麼。今時人所謂法身邊事。祇是箇見聞覺知。食底穿底。迎賓送客底。折旋俯仰底。將為是和會著。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口知味。在鼻嗅香。在手執持。在足運奔。知者喚作佛性。不知者喚作精魂。者是古人語。大有來由。教你在那裏皂白。不是教你作死馬醫。山僧說不知者喚作佛性。知者卻喚作精魂。何以故。好好地只要會他。何曾蹋著那箇消息。既不許會。是你拍盲得麼。又如今時人所謂法身向上事。也祇是箇見聞覺知。只是不許他認著。喚作掃蹤滅跡。玄虛大度。無著真宗。大眾。去去來來。是箇見聞覺知。不過換過一條題目。者等窠臼正是千年貼體汗衫。大眾。汝既沒真正悟門。日用自然闖到差別境上。是汝不知慚愧。還說箇一切處不是別。一切法不可得。大眾。既是一切不可得。蹋他機境作甚麼。者是可得不可得。楞伽云。受貪嗔癡性。然後妄想計著。貪瞋癡性非性。若不取有性者。性相寂靜故。大眾。一切法皆由心生。你心不曾到無生田地而謂一切法不可得。一切法如幻。無有是處。大眾。是則是一切法如幻。亦只是你見得處。你若迷情不了。全身在幻化裏。不覺不知流將去。猶更牽引道理。回至偷心流轉。大可畏懼。大眾。就是你得箇真正悟入。也要踐履明白。他後方有成立。若只虛知虛解。生死海裏無你躲避處。不見文殊菩薩問法首菩薩云。如佛所說。若有眾生受持正法。悉能斷除一切煩惱。何故復有受持正法而不能斷者。隨貪瞋癡。隨慢隨覆。隨忿隨恨。隨嫉隨慳。隨諂隨誑。勢力所轉。無有離心。何故受持正法而復於心行之內起諸煩惱。法首菩薩荅以頌云。佛子善諦聽。所問如實義。非但以多聞。能入如來法。如人被水漂。懼溺而渴死。於法不修行。多聞亦如是。如人善方藥。自疾不能救。於法不修行。多聞亦如是。大眾。莫道者是教乘。即我達磨大師亦說行解相應。名之曰祖。後有僧問古德云。如何是頭。荅曰。大須知有。如何是尾。曰。盡卻今時。有頭無尾時如何。曰。終是不貴。有尾無頭時如何。曰。雖飽無力。溈山大師亦云。大須識乾。識若不乾。敢保輪迴去在。敢保啼哭有日在。佛祖痛切提誨。祇要你行得去。方到無事。道法是一。是你們各人根器不同。是你們習氣深淺不同。所以頓中亦有漸。漸中亦有頓。只如你們於者一著子上有箇入處。見得現成。殊不知多生習氣。各人都是有底。因緣相湊。一時拋向面前。只靠著些子知見。一回按過了又一回。有甚麼了期。須是有決定方便始得。者豈不是頓中亦有漸。大眾。修行一著亦有差別。我宗門下卻不如二乘始教。費許多無間解脫。由一地至一地。你若是箇人。一剎那頓伏煩惱。祇要善用方便。一切時劫限量不得。此豈不是漸中亦有頓。所以道用少方便力。疾證菩提道。又云。他得底人他自知時。修與不修是兩頭話。你若沒者一椿習氣。只管作意加行。尚不可說知時。何況習氣深重。謬意為不可得而俱生種子。時時發起現行。難道自己蒙昧得只是麤心。硬差排過。他時後日。大作禍在。大眾。今日同住一處。都是擔荷如來大事。切須從自己做出一箇後昆榜樣。如今禪道佛法敗壞至此。非口舌能爭。須是我輩深山窮谷。在自己腳根下立得穩。不為時氣所動。令天下後世謂末法時代尚有者一種倔僵人。所裨法門多矣。久立。

解夏。小參。一夏來不曾與諸人講話。其聲如雷。諸人還聞麼。聞則諸人不如老僧。不聞則老僧不如諸人。老僧與諸人亦能成褫天下人。亦能誤賺天下人。萬丈峰頭。切忌錯足。

小參。上是天。下是地。東西南北。峰巒盤結。林水蔥鬱。溪聲徹晝。雲影彌空。谷中之景。老僧所見如是。諸人所見亦如是。須知有一人所見不如是。此一人是在眾中。不在眾中。在眾中舉目不見。不在眾中。豈不聞有一人所見不如是。

小參。一切眾生流轉生死。一切聖賢留滯方便。皆由所知之心。今時只管向思議不及處。言說不到處。以為過於精明圓湛。明眼人覷破喚作自欺欺世。饒汝遍坐道場。說法如雲如雨。彌勒下生。未許有話會在。而況下焉者乎。汝等諸人須識好惡。

小參。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驀豎竹篦云。早落第二了也。作麼生說箇舉一道理。遂擲下竹篦。

除夕。小參。今日獵盡。一年事業向此夕終。終必有始。一年事業向明日始。始即始其終底。終即終其始底。如環無端。如幻無實。諸人到者裏作麼生了。梅花香似麝。野火勢如龍。切忌作麻三觔會。打汝頭破。莫言不道。

元旦。小參。今日春王。正月元日。與麼承當。即堪紹隆佛慧。普度含識。唯有竹篦子不在裏許。既可紹隆佛慧。何故竹篦子不在裏許。竹篦子不在裏許。還該得佛慧麼。該得即不是竹篦子不在裏許。不該得竹篦子是箇甚麼。該得不該得。不該得該得。又是外道矯亂論議。畢竟合作麼生。不妨更疑三十年。

小參。信位不道。全無人位。只是罕見。所以黧奴白牯獨露全機。十聖三賢難辭藥忌。古人三登九上。喫盡生受。只為者一著子。不似時流。穿州縣。入保社。築得滿肚皮禪。將來日用如冰似炭。長生路上有甚麼交涉。何不初終後夜。勤勇念知。一回喫攧。始信從前虛過。只今大唐國裏能有幾人。所見盡是噇酒糟漢。將知此事當不容易。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8 冊 No. B406 廬山天然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