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30卷)
【清 淨範說 智璋等錄】
第 16 卷

下一卷
 

蔗菴範禪師語錄卷十六

垂問

堂外開田掘地堂內擔糞挑柴堂中聖僧作甚麼。

古人道學得佛邊事早是錯用心如何得不錯用心緬離鄉黨訪道參禪自家一片祖業倩誰照管。

晏眠早起總是為人忙如何是你本分事。

雨潤苔生石頭路滑腳踏實地者道一句來。

知有底人始解奉重何故謂自亦是冤家。

從上古德橫說豎說總是謾人如何是不謾人底句霜葉紅於二月花畢竟意在何處。

鳥窠吹布毛侍者便悟去秖如汝作禮我合掌作麼生會。

南泉道我十八上解作活計趙州道我十八上破家蕩產二尊宿那箇有長處。

白鷺沙中立青猿月下啼且道為著誰來。

寒則普天普地寒因甚塞北河冰凍斷江南澗水長流。

一人悟道大地銷殞雲門者裏悟底不勝其數何故石傘峰巍峭如故。

那畔承當話作兩橛者邊行履未是十全縱橫不犯底句試道看。

亂紅花作錦深綠草如裀甚麼人合住其中。

春去秋來中間事作麼生。

歷過境界陳說無差問著行腳事何故茫然無措。

櫂轉蘆灣則不問笛聲喚月下滄洲時如何。

望仙橋石傘峰相見了踏步入門來又為箇甚麼藤笠下草鞋底且置路邊華表柱道將一句來。

香爐峰盡日舉頭望且道顧戀阿誰。

春樹花妍秋林葉落其中作主底是什麼人。

頭頭上明物物上顯階前雨滴聲作麼生會。

黑夜裏鐵牛生下玉麒麟僧堂廚庫為甚不知。

煙籠碧岫月鎖丹墀主賓欲相見時甚麼人通信。

百不可取一無所堪底佛祖無柰伊何因甚尊貴位中少他不得。

南貨道貴北貨言賤廬陵米如何定價。

一切智通無障礙何故堂內不知堂外事。

玉兔將沉金雞未唱是甚麼人境界。

妄想消滅隨處安閒何故山中人只說山中好。

空舟載夜月隔岸送飛鴻是者邊句是那邊句。

長年不出戶合國盡知名此是什麼人。

衝風冒雨九上三登無非馳求情況到家事如何。

紅蓼灘頭白鷺飛總是當人親切句滄江風月分付誰來。

山遊明月城聽笙歌固是衲僧造詣街頭石敢當與你道箇甚麼。

振策履長冰莫非遊子意忽焉到家如何話會。

成佛作祖病眼生花談悟說迷觜頭賣俏去此二途如何是衲僧親切事。

入得門便知有且道金剛腳下鐵崑崙是何意旨。

一向合水和泥總道隨家豐儉因甚臘月三十到來攢眉者多暢懷者少。

福城東際為訪知音酒樓上唱歌底還相識也無。

時光冉冉歲月悠悠世間人靡不興嗟抱感且衲僧分上如何話會。

郵亭過客不知返津樹啼鶯為阿誰。

天台南嶽不必商量東關市上笑相逢時如何。

笻攜明月笠戴寒煙無非羈旅情懷到家底意作麼生。

不落階級底人本無位次甚處與他相見。

三百五百浩浩說禪此是諸方大用我此間湯瓶火裏煨粥足飯亦足饑則噇倦則眠且道是為人不為人。

法無異法何故他方此土語音不同。

勘辨問答機緣上

問僧甚處來曰姑蘇來師曰將得顧墅巷裏燒餅來麼曰不曾師曰你不從姑蘇來僧擬議師便喝出。

問國師三喚侍者意旨如何師曰年老畏寒要襪著僧罔措師喚曰某甲僧應諾師曰進堂去。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夜來烘被煖一覺到天明曰學人不會師曰山僧從來不誑語。

居士問久慕和尚說禪是否師曰是士曰未審禪作麼說師指傍僧曰他是蘇州人吹得好笛士曰莫便是說禪耶師噓一聲曰一身俗氣。

問生死到來如何迴避師曰無端捏棒狗先驚曰不會師曰者死畜生出去。

問寶劍未出匣時如何師曰光芒射斗牛曰出匣後如何師曰切菜猶嫌鈍。

問如何是學人親切處師曰手裏捏冰口中吐火曰畢竟如何師曰要寒不得寒要熱不得熱僧擬議師便打。

問如何是道師曰石版橫鋪曰意旨如何師曰往來踏著曰踏著時如何師曰放手徐行僧無語師喝。

問如何是接初機句師曰你屈膝我又手曰如何是辨衲僧句師曰一喚回頭成孤負曰如何是正令行句師曰揭開腦蓋敲碎髑髏曰如何是定乾坤句師曰野老門前讀赦書。

問看箇是誰總無下落乞師指示師曰今日風大汝覺寒否曰寒師高聲曰誰僧擬議師即推出。

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師曰乾坤坦蕩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天地暗黑。

問如何是正中偏師曰虛堂深夜月高懸如何是偏中正師曰曉閣淡煙籠古鏡如何是正中來師曰石人起舞笑顏開如何是兼中至師曰相逢狹路無迴避如何是兼中到師曰寶印當風無巧妙。

應侍者歸侍立次師問曰聞溪到秀州有兩路是否者曰是師曰汝從那一路來者曰從者邊路來師曰那邊一路如何者曰今日路上來勞倦容別日秖對和尚師頷之。

問僧甚處來曰杭州師曰曾到愚菴麼曰曾到師曰見老和尚否曰見師曰老和尚有何言句指示汝來曰夜踏虎林月晨烹龍井茶師曰恁麼則老和尚辜負你也僧擬議師曰卻是你辜負老和尚也。

問如何是正中偏師曰畫閣燈殘午夜天如何是偏中正師曰鳳棲梧樹秋煙靜如何是正中來師曰折衝須假臥龍才如何是兼中至師曰出匣太阿無巧智如何是兼中到師曰龍吟枯木春風浩曰正偏五位承師指向上全提事若何師曰句好誰開口詩佳自點頭。

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家遠書難得秋高月倍明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寵渥辭炎漢綸竿釣富春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曰霸主到烏江雲散鳥飛絕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春入百花園金樽酌明月。

搬柴次僧問曰般柴還有佛法也無師放下柴曰此是上柏山裏柴一錢二分一擔曰向上事又作麼生師曰乾者自輕濕者自重曰忽遇柴空人散時如何師曰雙足高趺好喫茶。

問如何是和尚為人處師曰口邊堆白醭舌上長青苔曰此是接上上機秖如中下人來向甚處安排師曰教伊作驢作馬。

問途窮萬里迥無人煙時如何師曰且向三家村裏宿曰究竟如何師曰歸計身為主生涯莫問人曰忽逢家信通時又作麼生師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

僧參師問甚處來曰天童師曰天使齎詔入山召和尚時聞玲瓏嵒大聲喝彩真否曰好事從來不出門和尚焉知師曰適與上座相見曰若某甲爭肯管伊閒事師曰你更嫌甚麼曰總是趙州道底師便打一拄杖曰和尚不得草草打人師曰資聖門下賞罰分明僧便作禮。

問格外風規如何演唱師曰村人跪禮石獅子曰恁麼則一句無私曲天下盡知音師曰上座卻不是曰和尚也不得壓良為賤。

問如何是君師曰丹詔不須啣彩鳳萬方悉戴堯恩如何是臣師曰金馬高騎離禁殿霜鋒不動斬癡頑如何是臣向君師曰赤心常抱調羹夢白首綸音候九重如何是君視臣師曰杲日麗天光彩耀綿綿萬象照無私如何是君臣道合師曰虎嘯龍吟無異致簾垂黃閣奏簫韶。

問某參萬法歸一如何得大徹大悟師曰襪破無根僧擬議師一喝。

問如何是西來的的大意師端躬而立僧罔措師曰你適才問甚麼僧理前話師曰劍去久矣。

問僧甚處來曰江西師曰亂走作麼曰特來親近和尚師曰近前來與你道僧近前師曰還識山僧麼僧罔措師便打趁。

問如何是得力底句師曰耳聾眼瞎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墮阬落塹。

師入城次僧問曰如何是城中境師曰長街短巷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上南過北曰如何是人中意師曰高唱酒樓曲精分肉店腥。

問如何是直截一路師曰北麗橋北曰謝和尚指示師曰錯。

問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曰三三一九曰還許學人荷負也無師曰驢年。

問如何是學人自師曰鬧市裏花磚曰某甲不會師曰看僧擬議師便打。

問如何是密室中寶師曰有眼不能辨曰有眼不能辨時如何師曰密室中寶曰某甲欲用時如何師拈起拂子曰還辨得麼僧佇思師一喝。

問萬機休罷時如何師曰鴛鴦湖上釣魚船曰豈無尊貴師曰明月洲前排夜色。

問百不知百不會底人來和尚如何款待師曰不嫌自品俗何用絕交書。

問某甲做功夫多年可謂銳志勞心矣不得箇入路乞和尚指示師與一掌曰向者裏入曰如何趣向師遂起身曰莫妨我東行西行僧無語師拽杖趁出。

問三藏言詮盡是教意如何是祖意師曰你不問山僧幾乎忘卻也曰乞師垂示師曰不慎其前必悔於後僧不領旨師便打。

問勿居空劫不落今時請師直指西來意師曰瞎眼老婆挑錦繡。

問曹溪的旨即不問洞上家風請師指示師曰豈是偶然曰為甚麼如此師曰酒逢知飲花插美人頭僧禮拜師打曰不得艸艸。

問自到資聖未聞示誨今請和尚曲垂方便師曰早上粥午間飯何曾少你來曰爭柰學人群疑未息師曰三德六味秖怕你不念僧沉吟師便打曰想箇甚麼。

問師子吼且止如何是無畏說師曰無畏說且止你作師子吼看僧一喝師曰恰是野雞啼。

問維摩默然還有道理也無師曰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曰恁麼則葛藤去也師曰你向那裏見維摩僧默然師曰放你三十棒。

問死中得活時如何師曰連日大雨秀州城坍去一角你為何不知僧罔測師喚侍者曰拖出者死漢。

道士問道可道非常道是甚麼道師曰青牛去後無人到曰名可名非常名是甚麼名師曰白鶴騎歸趁月明曰和尚宗旨特請舉揚師彈指一聲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問僧甚處來曰江西吉安師曰廬陵米價若何曰古人道了也師曰如今作麼生僧無語師曰脫空妄語漢直打出。

僧參師問甚處來曰蘇州師豎拂子曰彼中還有者箇麼曰雖有不堪呈似師曰若有不妨將來僧作呈物勢師便打曰滯貨不堪語話出去。

問如何是學人自師厲聲曰你者樣青頭白臉底後生不思量學好終日三三兩兩說長道短作甚麼僧面赤無措師曰你適來問甚麼僧擬開口師便與一掌推出。

師因眾集次曰菩薩了法從緣有不違一切所行道拈拄杖者箇是法作麼了復畫地一下者箇是道作麼生行良久起身顧眾曰退後些不得攔人走路。

僧參師問桑梓何處曰西師曰幾時離彼中曰三年師曰許多艸鞋錢甚麼人與你還僧無語。

師在河邊見一僧過問曰向甚處去曰入城去師曰師曰城門緊閉時如何曰和尚有何方便師一喝曰去僧便行師曰直饒與麼秖在半途。

僧入室請益曰某甲做功夫如在睡夢中過底一般師曰即今醒也未曰不敢造次秖對師打一拄杖曰向者裏醒去。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蒼苔匝徑青春老曰某甲不會師曰紫燕翻簾白日長。

問知有底人與甚麼人對談師曰鬧市裏一箇兩箇曰所談何事師曰炎天似烈火難爍鬢邊霜。

居士問總是一曹源何故有臨濟曹洞之別師曰居士昆仲幾位士曰同胞三人師曰總是一母所生何故有兄大弟小之分士無語師曰取茶來與居士喫士曰不消得師曰隨心玉饌知多少爭是山泉滋味長士恍然而別。

僧參師問甚處來曰靈嵒山師曰披雲臺下即不問你響屣廊前道一句看曰某甲乍入叢林師曰你在彼中住幾時曰一年師打曰大好乍入叢林。

僧問學人千里遠來只為大事不明乞和尚垂慈指示師指扁額曰者樣大字你那裏可有人寫得麼僧曰有師曰既有又到者裏討箇甚麼僧茫然師曰空將雙鳳管吹與老聾聽。

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曰人人所愛曰磨後如何師曰箇箇憎嫌曰磨與未磨時如何師曰且莫承虛接響。

問如何是資聖境師曰綠楊春水岸邊漁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綸竿無錯餌終不釣陽鱎。

問到家底人如何將養師曰飲洋銅吞銕丸曰恁麼則鼓腹謳歌去也師曰快樂應知患更多。

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北麗橋頭曰不會師曰過東便是僧禮拜師以拄杖挃曰不得忘卻者裏。

僧問看本來面目毫無入處乞師開示師引僧出丹墀曰者菊花今年種底倒也有些意思僧曰我會也師曰那箇是本來面目曰秋來黃菊綻東籬師曰逐塊漢僧一喝而出。

問如何是日用事師曰兩粥一飯曰其柰雖飽無力師咄曰者有頭無尾漢出去。

問做工夫不得親切求和尚開示師度刀與僧曰我要你頭割取來僧惶怖無措師曰作麼不親切。

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你在那一寮裏住曰行堂寮師曰行堂去僧便行師召僧僧回首師曰青州布衫重七斤你如何會僧無語師直打出。

問知有底人向甚處行履師曰緊峭芒鞋入帝鄉曰其意如何師曰自古名高累不輕。

問祖意西來即不問如何是道出常情一句師曰猛虎入鬧市。

問某甲一向牧牛只是不得馴伏師曰近前來與你道僧近前師扭鼻曰者畜生為甚犯人苗稼僧無語師曰原來是頭死牛。

問僧甚處來曰黃檗來師曰臨濟喫棒的意作麼生曰未入門時對和尚道了也師曰即今又如何僧無語師直打出。

問掘土得金時如何師曰終是不貴曰何故師曰為是從門入者。

問如何是一喝如金剛王寶劍師曰擬心一絲伏屍萬里如何是一喝如踞地獅子師曰不動爪牙野狐喪膽如何是一喝如探竿影艸師曰菱花在掌妍醜何逃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師曰白日街頭啞子說夢。

問如何是第一玄師曰滿慈有口莫能宣如何是第二玄師曰石火穿鍼句未全如何是第三玄師曰碧湖秋月向人妍如何是第一要師曰揚眉早成顛倒如何是第二要師曰龍泉出匣寒光耀如何是第三要師曰豐干騎虎寒山笑。

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有理不在高聲如何是第二句師曰秋風動處鴈南飛如何是第三句師曰金烏飛上玉闌杆。

問要出生死不得箇杷柄乞和尚指示師拈拂子曰你要擔將去曰不敢承當師曰生死如何得出。

師一日在園裏行僧問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畢竟是箇甚麼師曰挂樹是茄子倒地是東瓜曰究竟如何師曰費我多少鹽醬僧不會師便與一掌。

問如何是本來面目師曰煙雨樓上唱山歌曰某甲還聞也無師曰你不聞曰為甚不聞師曰為你不識本來面目。

問學人幾千里遠來專為大事因緣到此多時毫無影響師曰莫是山僧孤負你麼曰如何是和尚為人處師打一棒僧便作禮師曰你見甚麼道理便額角著地曰感恩豈在賜金多師曰者茅廣漢參堂去。

問和尚未見愚菴時如何師曰金樽有佳客曰見後如何師曰秋山無故人。

師入城有僧攔街問曰鬧市裏還有佛法也無師曰酒店清虛肉店忙曰恁麼則頭頭是彌勒也師曰非汝境界。

問如何是和尚自受用三昧師曰日裏遊山倦夜來高枕眠曰如何是為人親切處師曰舌上生荊棘曰恁麼則學人失望也師曰近前來與你商量僧應諾師便打趁曰不堪語話。

師栽田次問僧者一片田有來多少時也曰常住底某甲不知師曰賴你不知若知則賣與人也傍僧曰昔年百丈今日雲門師曰多口作麼隨與一掌。

問僧名甚麼僧曰普照師曰覆盆之下為甚黑漫漫地曰怪某甲不得師隨聲打曰道甚麼。

師遊山次問僧東邊去西邊去曰一任縱橫師曰忽遇大蟲時如何曰和尚莫恐嚇人師打曰原來是箇死虎。

僧參師問甚處來曰弁山師曰弁山有何言句示人曰教學人一念萬年去師連棒打曰話也不會舉僧罔措。

僧參師問那裏人曰毘陵師曰趙州道常州有有箇甚麼曰不知師曰疑是丹山鳳原來是野雞。

僧參師曰望仙橋與汝說了也試道看僧曰適纔猶記得師曰忘前失後漢出去。

一僧侍立次師謂曰你日後切莫道山僧在者裏曰和尚著甚麼死急師豎拂子曰其如者箇何曰離卻者箇又作麼生師以拂子驀口打。

問眾曰更深夜靜事如何眾下語皆不契代曰老鼠翻燈盞。

一日入僧堂良久顧左右曰實是無事驚動了莫怪便歸方丈。

問如何是君師曰位登九五不稱尊如何是臣師曰夜深騎馬謁金門如何是君視臣師曰一輪杲日照山河如何是臣奉君師曰天上星辰皆拱北如何是君臣道合師曰龍樓歡笑語聲高。

問如何是雲門境師曰煙抹千山黛風高萬竹聲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好句無人和撚鬚自許長。

師一晚在山門前坐次問僧曰如何是雲門境曰青山片片綠水潺潺師曰如何是境中人曰禮拜和尚師曰如何是人中意曰明月堂堂師曰山僧則不然僧問如何是雲門境師曰溪深流水靜山老白雲多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長嘯起清風高談驚宿鳥曰如何是人中意師曰四海誰人知此心。

一日普請抬灰次僧問昔日百丈開田說大義雲門今日出坡還有道理也無師曰一籮灰兩人抬。

問如何是顯聖境師曰環山流水響潺湲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面貌可憎語言無味。

問如何是類墮師曰垂楊荒草岸高臥不憂天如何是隨墮師曰深村沽美酒不怕知音多如何是尊貴墮師曰龍樓燒野火散髮聽朝官。

問如何是曹洞宗師曰金雞啼曉月朦朧如何是臨濟宗師曰波斯上廟手擎空如何是雲門宗師曰路逢狹處電飛紅如何是法眼宗師曰御街勒馬問樵翁如何是溈仰宗師曰淨瓶一踢喪家風。

問二六時中向甚處行履師曰玉笥峰前曰意旨如何師曰東風急披簑衣。

問不落正偏請師指示師曰上座何得不顧傍觀曰恁麼則有口不能道也師曰片語可敵千金一杯自輕七尺。

問如何是和尚受用三昧師曰清風竹裏度日還惠學人少分也無師曰愁雲石上生。

問學人通身是病請師靈藥一劑師曰試說病源看僧一喝師曰虛損發狂不堪醫治直打出。

問如何是學人親切處師曰十字街頭讀赦書曰意旨如何師曰總要大家知。

問僧你腳上為甚有黃泥僧曰卻被和尚帶累師曰那裏是帶累處僧翹一足師曰念汝遠來三十棒且待別時。

問如何是接初機句師曰北牖清風透骨涼曰如何是辨衲僧句師曰越王臺畔鷓鴣啼曰如何是正令行句師曰放開捏聚無回互曰如何是定乾坤句師曰上是青天下是地。

師一日普請回頭見僧隨後乃曰你空手作什麼曰前面有在師曰近前來有句佛法與你說僧近前師豎起扁擔曰秖者箇帶累殺人曰某甲幸無事師將扁擔度與僧擬接師便打曰莫道無事好。

問維那堂中人今日作甚麼那曰上晝擔肥下午挑柴師曰聖僧作甚麼那無對。

問王未登殿時如何師曰五朝門外嘶金馬曰登後如何師曰野老謳歌賀太平。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面上無好顏室內不張燈曰忽遇客來將何秖待師曰金盤盛皓月玉碗貯浮漚。

問如何是和尚深深處師曰好風搖綠樹終日不關門曰還許人插足也無師曰知時識務可為俊傑。

師一日巡視稻田次一僧問曰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曰待無人處與你道曰此處無人也師指曰者片田肥苗黑那片田瘦禾黃曰學人不會師曰秋後再商量。

問如何是向上一路師曰秋風吹斷鷺鷥行僧禮拜師便打。

問某甲參叩多年未得入處乞師指示師曰你曾到香爐峰頂麼曰不曾師曰得空去走一遭。

問學人有疑請和尚一決師曰鐘不扣不鳴曰不會師曰鼓不敲不響曰意旨如何師曰飽喫飯了東語西話作甚麼。

問僧甚處來曰江西師拈拄杖曰者箇你那裏喚作什麼曰和尚合知師便打曰念汝遠來。

問僧甚處來曰明州師曰布袋和尚近日如何曰學人不見師曰在鬧市裏瞌睡為甚不見僧罔措。

僧辭出山師曰甚處去曰湖廣師曰將得山僧去麼曰趁船錢須和尚還始得師豎起拄杖曰者箇還當得麼僧擬議師打曰去你不是我同流。

問如何是頭師曰白日無行路如何是尾師曰歸家著弊貂有頭無尾時如何師曰雖然是駿骨尤復困鹽車有尾無頭時如何師曰錦瑟奏珠宮不入愁人耳直得頭尾相稱時如何師曰玉驄馳曉日金殿臥清風。

問僧甚處人曰福建師曰未過仙霞嶺山僧與你相見了也更來作甚麼曰事不猒精師豎拂子曰者箇作麼商量僧無語師曰掠虛漢。

問僧甚處來曰虎丘師曰曾到千人石上坐麼曰終日此盤桓師曰可中亭對你道什麼曰和尚者裏不敢造次師曰作家作家僧一喝師曰依舊依舊。

僧參禮拜起師拈拂子一吹曰你還知此事麼曰知和尚婆心徹困師曰切莫亂道僧無語師遂以拂子劈口打。

問學人特為此事千里遠來緊要法門乞垂指示師拈竹篦曰你識得者箇麼僧曰不敢錯對和尚師打一下曰饑逢王膳不能飧。

師埽地次僧問如何是學人自師曰與我將糞箕過來僧將至師曰如何是你自僧便禮拜師曰見箇甚麼道理僧曰酬恩有分。

師一日到僧堂問曰許多人向甚處去了一僧曰普請挑柴師拈起拄杖曰秖者箇無處安置你為我拗折僧曰某甲也無著處師曰一釣便上。

問僧甚麼處去曰上山挑柴去師曰將甚麼挑僧豎起柴擔師曰者邊有人麼曰無師曰那邊有人麼曰無師召僧僧應諾師曰挑柴去。

問在者裏多時未聞和尚示誨乞垂開示師曰你欠少箇甚麼僧不審師與一掌。

問僧甚處來曰蘇州師曰我正要問蘇州信城隍廟裏火發判官手中失卻筆還尋得見麼僧無語師曰汝不是蘇州人。

僧參將展具師曰我知汝來處也不必粧腔作勢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逢人切莫錯舉曰雖然到者裏不施三拜要且不甘師曰同心對面三千里。

因久雨垂問一曰連日大雨海滿河盈因甚破沙盆裏一點也無鼎尼畣曰中不容他二曰一雨降時三根普潤何故道黃瓜茄子栽種不得曰時至根苗自生三日雨久嫌雨晴久怨晴平懷一句作麼生道曰熱即言熱寒即言寒四曰一夜落花雨滿城流水香是甚麼人明得恁麼事曰釣漁船上謝三郎。

師因新到茶次問曰向在甚處曰靈隱師曰大殿蓋完也未曰畢工了也師曰其餘作甚麼曰還有幾處要改造師曰飛來峰幾時轉向僧無語師曰實頭人難得且喫茶。

問不落言詮請師直指西來意師曰誰教你恁麼問僧無語師連棒打曰者話墮阿師。

僧參禮拜起師曰過者邊來曰某甲不是者邊人師曰那邊句試道看曰分疏不下師曰滿口嚼黃連猶言不是苦。

蔗菴範禪師語錄卷第十六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