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30卷)
【清 淨範說 智璋等錄】
第 12 卷

下一卷
 

蔗菴範禪師語錄卷十二

住越州東關天華寺語錄

上堂秋風歇籬下冬日到階前其中有一句搆得者暑往寒來橫七豎八端拱無為自在受用可為無事人否則拄杖子穿了鼻孔拈拄杖卓一下張顛醉後此尤顛。

上堂橫按拄杖大眾若恁麼去好跨青雲之步若不恁麼枉勞白首之心或總不恁麼聲光藹著大典未申其間有一箇半箇別有轉身一路可謂機不墮位氣概驚群天華泯權跡而開寶藏定父子而付家珍良久乃擲下拄杖。

一燈關主五十初度請上堂此事如康莊大路一切人履踐於中而無障礙以未透玄關者動輒情境上馳求識路裏奔逸思量何門可以進脩揣度何門可以證入不墮功勳便落滲漏須得如猛虎插翅向末山頂上飛騰百草頭邊坐臥順逆高低無拘無束聖凡愚智誰後誰先有時捏聚促無量劫歸瞬息時有時放開延剎那頃為無量劫格外風光從容可玩壺中歲月曆數難該風儀挺挺領袖堂堂自絕偏枯之患豈有向背之咎天華有口說不清楚設有俊邁衲僧勘驗得十分諦當一點不差豎拂子曰猶欠者一著。

上堂舉福州牛頭微和尚因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微曰山畬脫粟飯野菜澹黃齏曰忽有上客來又作麼生曰喫則從君喫不喫任東西師曰從上遠猷時人難搆陽春高唱罕遇知音牛頭雖是家禮是稱款賢有致在上士或以成歡中下之根終於難信設問天華如何是和尚家風曰入世皆因拙逢人只皺眉忽遇上客來將何秖待苦茗資三碗佳言讓十分。

謝栽禾上堂同共一法中而不得此事釋迦老子見解偏枯天華寺裏本有祖父田園塍畦清楚界畔分明含十方土並無虧盈近來雨水及時內外同心努力栽種畢所獲秋成之利人人可得而知夜來石女唱出巴歌驚起木人大聲笑道既然皆是可得用鼓者片唇皮作甚麼卓拄杖曰謂我無能說大義勞君辛苦願加飧。

上堂張弓架箭難酬向日之殷疊石般泥未愜披雲之素窮玄喪本體妙失宗可以廢而不恤設問諸人底事若道穿衣喫飯有甚麼難恁麼會錯了也喝一喝。

弁山且拙和尚至上堂豎拂子曰者是先師翁用不盡底至大無垠不可以測其深廣最高無上不可以察其指蹤但山僧心雖望古力不從時致使路盈豐草殿厚青苔濫竽承乏未能恢大宗猷有般頑賴漢子攢蔟將來箇箇挺風雲之豪氣人人堅鐵石之雄心都道劫外家私咸歸掌握壺中風月獨暢本懷及乎輕輕向他道箇未在情知怨我者多諒我者少所喜有大知識忽從苕上觸熱而來施塵剎之光明為萬途之津筏願與諸人洗除情垢拔斷疑根於深法中普能利益只恐根浮力淺者到此沉吟故我為汝等作箇通事舍人乃擊拂子曰遐想多年真手足雲門一曲奏塤篪。

上堂大堤楊柳隔岸桃花相看不厭傲殺漁家喝恁麼會去雲巖一路草枯煙斷。

顯聖元潔和尚至上堂烈日炎炎境風浩浩萬卉焦枯群生渴注天華雖有些乾爆爆底不作麤妙豐儉隨時據明眼看來大似六月獘絮提向十字街頭出賣孰肯顧著惟我顯聖和尚元老師兄妙挾全該正偏兼到具莫測之鴻慈有捄時之大力如一日光千山並照猶一雲雨大地普滋枯木被之立見開花敗種遇之登時擢秀謂唱新豐而振聵溯耶水而逆流此其餘事也雖然當知本來尊貴之人不坐尊貴之位始為尊貴既尊貴之人不歷位次甚處與他相見良久顧左右曰請顯聖和尚能示演說。

解夏上堂舉清化訥和尚因僧問十二時中如何得不疑惑去化曰好僧曰恁麼則得遇於師去也化曰珍重師曰好好先生還他清化者僧要到無疑惑田地待三十年後雖然用三十年作甚麼良久喝半夜蠟人驚破夢秋煙隨挂水雲瓢。

上堂舉曹山霞禪師因僧侍立山曰道者可煞熱曰是乃問秪如恁麼熱向甚麼處迴避山曰鑊湯爐炭裏迴避曰鑊湯爐炭裏作麼生迴避山曰眾苦不能到師曰清如秋爽和若陽春人情流鬯今古攸同曹山道箇鑊湯爐炭裏眾苦不能到天下人孰肯信設有達其源委者雖謂者邊那邊闡揚無滯熱處寒處所向皆宜然要與曹山相見猶隔遠在何故拍案一下曰此曲秖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上堂舉雪竇顯和尚示眾曰諸人要知真實相為麼上無攀仰下絕躬自然常光現前箇箇壁立千仞師曰此事非雪竇主張幾於濩落子細看來也秖是嚼飯萎嬰孩天華則不然諸人要知真實相為麼乃擲拂子下座。

祁季超訃至上堂七十八年能事畢世緣長揖意無干沒絃琴上知音少轉覺秋深祖道寒諸人還知麼此我法兄季超居士先師愛重之子也法門有力之人也山僧最契之友也蓋以金粟身示維摩相道傳東魯印佩西來風高簡素警悟囂浮心存溫雅提獎後賢立言捄獘中書君不厭疲勞攝化隨宜拄杖子縱橫無礙有時轉入俗之機父慈子孝玉線金針有時高出世之韻白鳥煙波東湧西沒曾行長老之令密菴自號久落人間欲明洞上之燈嗣胤有人可徵日後蓋伊生平諸聖不慕靈不重世間出世一道齊平故於啟手足時談笑自如跏趺而逝到者裏始知西遯翁昔日雖生本不曾生今日雖滅本不曾滅召眾曰既不生亦不滅且道居士即今在甚麼處良久曰有腳不隨來去轉鐵牛奔吼意常閒。

上堂舉仰山寂和尚攜拄杖行次僧問和尚手中是甚麼仰拈向背後曰見麼僧無語師曰仰山尋常動有宜靜有則是故天下無不同之人無不同之心忽被者僧路次一逼便前遮後揜極是好笑天華即不然待問和尚手中是甚麼乃拈起拄杖曰試辨看僧或別有生涯不妨痛與三十自當無閒事相伴老雲根。

檀越誕辰請上堂紅樹山山列畫屏庭前柏子日青青真人壽量本無數趙老何拘百二齡拈拄杖秖要者箇清頭得去上至諸佛聖人盡所圓滿下及蜎飛蠕動無不具周父母未生前不曾增一絲毫父母生後不曾減一些子垂髫之時穿衣喫飯也是者箇境界從心之年教子弄孫不踰此段規模若分白栴檀片片而本香無異猶布青陽令處處而春色皆同惟善巧智之所知有廣大心之所信是則名曰金剛不壞善巧種智然於一切諸法種種所緣求其一相悉不可得今日張門智廣古稀慶誕要說法身慧命兩得綿長佛事人情一法咸備山僧到此分剖不來且阿誰道得卓拄杖萬年一念如是塵劫春秋不再思。

上堂要去西關過西欲到東關向東市上買賣好做更無一箇相逢拍禪床春深滿徑是殘紅。

蕭山弟子智利誕辰請上堂豎拂子大眾見麼好幅長生畫圖不假丹青描繪天然尊貴道出常情但是一類人眼中惑翳腳下疑迷例同花甲譜上摹勘工拙較計春秋東看則西南觀成北無所定旨設使有大智底深入此門進一步踏著向上一路肯回頭看時其間峰巒秀異松柏爭妍鶴鳴子和桂馥蘭馨流長源遠境界玲瓏一覽知妙於是山僧拂子喜躍不[跳-兆+孛]跳上天招呼南極老人同聲稱讚天普蓋地普載劫石有銷此箇不壞入世形儀出世心綠水青山長自在擊拂子。

上堂釋迦一瞬家風以揚泰伯三讓周道以昌從上來事固有樣子須知天華行徑自別良久顧左右風寒雨冷天猶晚不識行人歸未歸。

結制小參栽耕數十畝荒田半屬秋登半枉然衲子競頭倚空室各言訪道為參禪既到者裏計無所施只有箇海上仙方壺中秘訣若肯深信佩服長年不喫飯可以不饑終日不穿衣可以不冷將腰包頂笠高挂壁上迷悟生死盡情放下敢保夜夢醒時伸手摸著鼻孔[囗@力]原來不在別處喝在甚麼處。

復舉天童咸啟禪師因大德問學人卓卓上來請師的的啟曰我者裏一屙便了有甚麼卓卓的的簡曰和尚與麼答話更買草鞋行腳使得啟曰近前來簡近前啟曰老僧如此秖對過在甚麼處簡無對啟便打師曰啟和尚高飛霞之調世寡和矣簡大德弄明月之珠人皆仰之山僧看來都有些矢尿臭氣有辨得底傑異英標於斯可見更或如何若何且向矢尿裏輥出來與你道箇畢竟此中無委曲時人都是錯商量。

結制上堂熱鬧法筵四事豐美富貴叢席萬樣精奇或一千五百結冬過夏粹然鸞鳳和聲可鳴諸方冠冕之盛惟我天華家風冷淡一般窮酸不屈之士偏愛團聚三飧冷粥喫者攢眉空爭餓氣與此事那得相應然而事不能略將舊日條章可以重申告誡一者不得虛空釘橛平地起堆二者不得聚緣內搖趣外奔逸三者不得東司上吐唾佛殿前欬嗽四者不得喫飯嚼破米飲茶濕卻口其中有箇消息為汝略通一線閒是閒非俱莫管留些煖氣養丹田。

上堂全提向上獨暢本懷盡大地苔深草茂偏門別啟東閣大開統十方歡歌樂舞者般器具我用不慣山僧今日要與諸人相見說箇甚麼即得以拂子擊香案若不得此一句謔浪風流未有時。

上堂舉教中道於一物中各隨其意所見差別拈拄杖山僧喚作拄杖諸人喚作甚麼良久不要礙我行路遂以拄杖打趁。

上堂遠從曠劫以至今生轉加沉墜愈見昏迷如衣弊絮入荊棘林處處留礙者般說話傍邊聽了太屈辱生殊不知大丈夫無固無必曠劫今生隨緣放浪生死大事不用安排漆桶趯穿絕無忌諱但其中有箇竅不可不知你道是甚麼竅喝離此別無方便。

上堂舉石頭遷和尚因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頭曰問取露柱曰某甲不會頭曰我更不會師曰石頭老祖揄揚萬古微猷雍容三代禮樂為人既竭苦心無不蒙其級引及被者僧問著草率應酬其少室舊章曹溪遺美於是乎闕焉設有問天華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但曰玉人夢破臨風懶石馬驚回背月明且道石頭底天華底為復是同是別若言同爭柰語有差殊若言別未免情存向背有辨得出二六時中任運東西不然問取堂中第一座。

上堂坐禪一七夙與夜寐問及躬都言不會東村王老聞之笑輥在地且道笑箇甚麼笑我天華一隊禪和子好似東關街上白撞底上來下去東掏西摸遇見者皆是些詭貌異形殺豬剝狗隅目高眶威獰虎兕所貴惟雞鵝所寶惟米荳取之以道用之以時伸頭縮項無處下手從朝至暮毫無出息猶自口喃喃曰枉自多辛苦此事不相應山僧拄杖子聽見了惱將起來劈頭打曰你是箇俗漢敢向我祖師門下亂說是非妄談長短那王老兒疾走無邊方去也大眾從今底事休相問珍重歸堂且喫茶。

謝秉拂上堂豎拂子者箇如大海波瀾雖攝波入水波浪不損或波瀾紛紛而起湛水無虧是為一味平等法門昨日首座說了也若欲大小總歸此門本末咸居正位山僧敢不為之喝彩擊拂子合膠續斷絃須是孤鸞髓。

上堂善哉膏梁子營生浩且博富貴之家但講底奢華款段衲僧家未喫飯先嫌淡未呷酢先苦酸只說底寂寞情懷極而論之總未到真實田地有雲門胡餅曹山老酒還嘗著滋味也未不然天華今日作一分供養以拂子畫圓相兩手托呈曰時勢荒歉略表其意。

上堂雪峰輥三箇木毬子湖養一隻[狂-王+卓]狗說尊貴則並九重深密論賤用則同草店家風可惜二大老不明那一竅如何是那一竅一石米一千錢無所疑惑莫問南邊與北邊擊拂子曰參。

上堂喝曰當時釋迦老子下得者一喝不致四十九年霜露凄其風塵落莫胡達磨下得者一喝不致毒藥灌心寒巖冷坐從上知識天下大老下得者一喝不致夢中說夢謾人自謾衲僧家下得者一喝不致生平望空啟告掘地覓天或有人出曰和尚過患誰為哀憐復喝曰合取狗口。

上堂舉雪峰在洞山時山問甚處來峰曰斫槽來山曰幾斧斫成峰曰一斧斫成山曰此是者邊事那邊事作麼生峰曰直得無下手處山曰猶是者邊事如何是那邊事峰休去師曰匯川流於吐納洞山之曠度也矢曲折以朝宗雪峰之精忱也雖一家和氣成千古美談若論那邊事猶未在山僧可念箇補闕真言良久玉雞曉唱黃金殿仙子雲端扣齒牙。

上堂朕兆未分以前庭中日色無邊暖文彩全彰之後望裏山光不斷青雲門道箇乾矢橛莫是者便是麼若是夷齊餓首陽生平誓不食周粟。

上堂求仁本自我舒卷豈由人巧拙烏容辨主賓亦不論以拂子東邊擊曰者裏明得絕尋頭癡狂之見西邊擊曰者裏明得捨草菴下劣之心中間擊曰者裏明得遇飯喫飯逢茶喫茶要坐便坐欲行便行阿那箇是聖人凡夫喚甚麼作生死迷悟鸞錦織成霏五彩夜闌石女懶登機。

上堂舉趙州在東司上喚侍者曰文遠遠應諾州曰東司上不可與汝說佛法師曰老趙州大似喫飯飽了閒坐不過切念箕裘之重不顧門戶之羞東司上雖不說佛法是臭氣薰人天華者裏侍者十餘箇朝暮出入動靜寒喧也不瑣屑干勞也不無因相喚也不畫地為餅也不點鐵成金和氣甘言彼此無慍然要見趙州則易見天華則難見天華則易要見侍者則難何故但知松挺擎霄勢不道根頭有伏苓。

上堂一踏直到底者未許人前亂開口三搭不回頭者荊棘林中無出路縱是師王翻躑壯士屈伸門門可以盤礡句句合於宮商正好喫棒那堪向鏡裏攀花水中撈月竭茲筋力忘寒暑笑倒泥堆老相公。

上堂聖非諸佛凡非眾生無比之德無作之功盧行者到黃梅碓坊舂米周金剛訪龍潭吹滅紙燭聞名莫若見面潛通不如明說文殊普賢貶向鐵圍癩狗泥豬直升兜率喝。

上堂照不離體用不失機有時出一言高古細密有時垂一句平淡麤疏上下交徹麤細俱融蜉蝣踏斷金剛脊白蟻鑽空鐵壁心拍案一下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久參上士端的端的。

上堂霜風觸處到輒動故人思拈拄杖看看如來所有甚深秘密拄杖子為諸人說了也理會也好不理會也好何故剛腸時所忌心熱世言癡。

上堂屈指光陰歸快三七功程半點無在鎮州蘿蔔囫圇吞滋味誰相愛青州布衫拋向闌干外本來面目見無因一口氣不來如何理會我欲訴衷情又恐諸人怪聽南來寒鴈一聲擊拂子要作大英雄莫自謾昧。

晚參舉金峰一日拈起枕子謂僧曰一切人喚作枕子金峰道不是僧曰和尚喚作甚麼峰拈起枕子僧曰恁麼則依而行之峰曰你喚作甚麼僧曰枕子峰曰落在金峰窠裏師曰大抵世間事皆談笑而成其襟度豈浮沉可測衲僧家到者裏說之容易行之實難喚作枕子不喚枕子俱墮金峰窠裏下得箇甚麼語出得金峰窠臼良久時閒隨意過日久見情長。

彌陀誕日上堂境風浩大世路高低伶俜遊子何處依棲留不住綠水東流最迅速白駒過隙尋思路絕計無所施豎拂子彌陀降生也卻道有箇極樂地方清幽勝概水鳥談玄樹林成蓋飯食經行自在碧沼花開如有待以拂子招曰善男子回心好歸去來。

上堂白日樓頭憨睡野鳥窗前喚起尋思都遍無蹤直是懊悶不諸人揀得著時切莫藏在懷裏將來呈似山僧三十烏藤賞你顧左右我看你也是新羅人喫冷水。

長至上堂以不二相徹見十方惟一心門統收萬彙要識不二相麼豎拂子此箇是要知一心門麼擊拂子者裏是靈利衲僧入得此門見得諦當輕輕撥動關捩子靈機變化宛轉偏圓淵猷早暢祖道大享一陽動處先來劫外春光萬彙蘇時盡改今時陋轍更有底向虛空背上翻箇觔斗過來卻道佛未生時祖不西來別有一句子山僧豈可不與斟酌定當復擊拂子灰片飛葭管流鶯沸滿枝。

上堂良久如斯典則不落名言情生即一體成異理融而萬化必彰能十二時不向凡聖位裏立地或卷或舒可尊可貴喝一喝東關橋下水依舊向西流。

到顯聖請上堂古佛家風祖宗事業從本以來巍峨浩大猶如杲日當天疾雷震地十方剎土莫不承此光明一切異生莫不賴此恩力況我元兄堂頭寶鏡高懸妖怪俱遁靈鋒在握殺活並行一語一默咸培根本一動一靜盡闡大猷將此段光明盡情揭示了也有般漢到者裏坐守大功力窮進退若問路而不行家鄉轉遠見至寶而不取還受貧窮天華瞻風晉謁不敢客行主令秖藉古佛威光與大眾略通一線卓拄杖化裁妙密天然貴禮樂還知格外尊。

西蓮化士請上堂密室緊閉三三兩兩欲言不言東覷西覷實是無可柰何一日中門洞開濟濟楚楚孟夏漸熱仲冬嚴寒總不違時失候惟倔強底自道隨他恁麼我手段出奇樂說無礙曉聽雞鳴暮歸犬吠狹路上親見作家被伊翻轉面皮一拶得箇入處風以如是雨以如是始謂不空過一生究竟來有者是一邊無者是一邊設使解絕偏枯言無滲漏玉線暗穿金針密度纔得箇到家消息者箇那箇既知有山僧何用喃喃喝好歹都包在裏邊。

上堂天華者裏有一物恰是人人少不得上口輕輕咬嚼時緊皺眉頭急吐出不吐出喪身失命有何極若吐出未免過後重相憶你道是甚麼物良久橄攬點茶無趣向甘回齒頰有清香。

上堂舉溈山問仰山即今事且置古來事作麼生仰又手進前溈曰猶是即今事古來事作麼生仰退後立溈曰汝屈我我屈汝仰便禮拜師曰激揚此道意無不同父子酬唱何者非賢秖如溈山曰汝屈我我屈汝仰山和身倒地又是甚麼節目聽取一頌父子心腸鐵鑄成進前退後豈柔情老胡家訓分明在今古悠悠讀不清。

請上堂霜白皚皚朔風凜凜發心不易進棹尤難就中一句冷煖自知向上一機有誰辨得所以要得此事立成匪由他術唯自信而無疑終不起於餘念諸人若肯恁麼信得及去取捨難易得失有無一道坦然萬事了畢卓拄杖檀波浩大算無涯究竟皆因此真實。

解制小參靈峰正意少室本懷因緣未遇不敢宣傳時節到來方堪闡發天華者裏明朝解制今夜與諸人說了腳跟穩當底長短高低自會料理礙膺未泮底旅館煙扉玄途風景視為泛常輕心暴棄恐非是隨緣作主之盛業若知得達磨不是祖遂擊拂子即此亦不必。

臘八解制上堂雨勢彌漫風頭緊峭萬水冰堅千山寒色受餓瞿曇被星光刺破眼睛罷參衲子趁此時放開懷抱路近路遠妙翅搏風峰北峰南神蹄逐日萬境以之互換多門由是圓通但山僧僧堂裏痛罵底切勿記心佛殿前惡詈底願無留念前面若逢舊識人只將一句分明舉你道那一句喝一喝。

除夜小參空令日月逝愧無古人度功名惜未立青改素世間為功名爵位之士以時光易過老大無成其感歎如斯也我林下人辭親割愛依師學道光陰冉冉歲月悠悠行業未純證悟尚缺佛祖因緣置之罔問古今樞要茫乎不知無明墻岸轉高識海波濤愈大將自一分本有田園染汙於貪嗔境上荒蕪於聲色堆邊不曾簡點清楚開眼受人埋沒臨到年窮月盡岐路多端那得事事無礙愁憂萬緒安能法法無差山僧若仍緘口杜詞敢道化權未周事儀不備置拂子得失是非一時放卻。

復舉大陽玄和尚因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玄曰滿瓶傾不出大地沒饑人師曰玄祖七事豐盈四緣具足略露家風人皆仰止然雖情理兼到其柰儉而不奢天華愁柴少米移東補西年年如式事事隨常實非受用自在秖是貧而無諂今夜或有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夜坐山堂無一事春來庭樹聽鶯啼。

元日上堂堯階晝永天子令新諸佛開大自在門列祖示妙莊嚴路東村王老猿臂長伸西舍張婆蛾眉淡掃山門前合掌佛殿裏燒香殷勤禱祝曰身躬康泰家業興隆順時無累養德怡神年芳石女生箇白頭兒子潦倒木人再娶無舌大孃團圞到老其說無生妙則甚妙到底有些俗氣衲僧家莫別有長處麼秖笑張公喫私酒李翁醉倒在街頭。

肅眾上堂一器中水淡性恒然若投黃連則苦如下甘草則甜古人恁麼道甜時甜殺苦時苦殺那得有平和日子天華者裏如一器水黃連甘草盡在其中淡性亦不外總要他喜甜底知些苦味喫苦底知些甜味如是則十二時中自然風恬浪靜要與本分相應向上更有事在喝寒暑迭遷光陰不借。

出隊上堂門千戶萬細語麤言秖要箇不受惑底人知得無量劫來不異今日且道今日事如何拈拄杖佛法無多斯可託松筠不為歲寒移。

過弁山請上堂豎拂子此一著子絕無向背不落正偏若非金剛眼正銕石心堅要使曹溪脈遠洞水流長大不容易所以華林園箇老漢氣陵今古度渺滄溟宗通說通力大用大奮勇無畏摧諸異見迷妄由他抉真在我有時尊貴未形青龍岡上月皎風清有時主賓互換花石軒中雷驚電掃有時劫前運步垂師表於百城有時量外施機振宗猷於三楚但嚴從立令格調太高撥草瞻風湊泊不上天華到者裏適聽大夏之聲是妙超情謂扣缶徒勞恐眾中有未了者不妨再通箇消息擊拂子深心祖道扶秋晚得見真風古不殊。

上堂豎拂子者些子不是本地風光亦非衲僧巴鼻向之即背近之即離取而復失急而復遲到者裏千聖拱手無可設施諸人勞形如何湊泊擲拂子一憑腳下摸取。

顯聖元和尚訃至上堂法道垂秋正宗淡薄狂惑喪心冥頑鼓翅佩佛心印揚化利生者不啻一絲九鼎須得大力量人乘誓願來入險惡世悲心浩大相與扶持庶俾洞上之道光大顯著綿遠悠長故元和尚願力大法眼正為道真利生切多利布影一體分光摧諸異見開闢正途其良工苦心如大醫王之奇方妙藥盡入手籍凡一切人秘密之證與不可捄之病視諸指掌暢本懷不復遺恨但參學人情謂未超地位未到向背猶存殺活未備總道生死海未渡無明山愈高生疑悔心有孺子慕擊拂子者是元和尚末後為人句子知恩者善自保任。

上堂拈拄杖好景無限人人愛著還看見者箇麼古今如夢人人可曉還夢見者箇麼卓一下不滿諸人一笑。

上堂言滿天下無口過終非衲子本懷行滿天下無怨惡不是道人步驟直饒出不由戶坐不當堂正眼看來有甚氣息畢竟如何退後退後。

上堂良久高聲喚曰大眾眾回首師曰諸人適纔作禮山僧大喚一聲若進前未為拔萃若退後不是超群或不進前不退後正墮在無為必死之地如何是出身一路良久喝曰去。

上堂睹桃悟道靈雲常式擊竹明心香嚴陋規衲僧分上總用不著秖如不循規不蹈式衲僧分上又作麼生良久曰口挂壁上。

上堂衣穿骨露腳瘦鞋寬夜樓霜重曉徑風寒谷口雲橫迷巢多鳥蘿門雪擁去路尤難細語麤言全超不借有年無德未許偷安光陰箭急好生看喝。

因事上堂法苑春深時鳥千枝響韻祖庭秋晚寒蛩四野繁音然則正法無偏時同人異究竟出家兒作麼生行履豎拂子好省多聞苦看他彼上人。

結制小參拈拄杖登危陟險萬水千山朝離村巷暮宿蘆灣也只是者箇高懸斗笠脫下草鞋掀翻漆桶滿面灰塵推倒須彌風清八極也只是者箇機前著眼格外翻身縱星流電卷之威行陶鑄聖凡之令也只是者箇上根利器欲克明事者裏見得諦當便能高而可援深而可測無所不周無事不畢卓拄杖是則是我者裏未敢相許。

上堂紙撚無油一點便著好箇洞山露出馬腳多少好漢子到者裏循墻摸壁不知天曉日暗倘若有人問天華只道五更鐘後聽雞鳴。

七夕上堂四時光景不得一時翫賞寒蛩聲中消息既通梧桐葉上好語多同七月七日鵲橋頭夜半無人相與立拈拄杖曰拄杖子聞得恁麼事不覺大笑機不離位墮在毒海乃擲拄杖。

上堂鄉村水近多青草尖觜蚊蟲亂來咬撲得手酸倦欲眠撞動晨鐘要起早參何禪學何道不煩惱卻言好紹興城裏五文錢買得柄芭蕉扇打破了。

結制休心禪人請上堂黃葉紛紛落滿溪白雲橫谷路高低十方智者咸相聚捏得頭齊腳不齊豎拂子若論者些子極是現成正去偏來明投暗合從來不屬修證豈可受人抑逼諸人信得及身為放捨志決生平烽煙永息天下太平管取執金鞭而上馬入御苑而唱歌有甚麼不風流有甚麼不自在若也能方而不能圓能高而不能下能出而不能入能動而不能靜山僧為諸人再下楔中之楔今年去年冥鴻天杪不覺光陰虛度了誤賺生平多少到此時努力還嫌不早實情一語報君知用心不若休心好擊拂子一下。

上堂至寶自在內衣裏枉著馳求受苦辛遂起身抖擻曰狼藉不少。

上堂一張口挂在東壁上塵封煙鎖自春徂夏再三要開開不來若秖道無佛無眾生為宗旨無能化所化為紹隆如何敢稱老胡後裔遂以手作搖船勢大眾來蘆花漁父艇同泛月明前喝到了請上岸。

蔗菴範禪師語錄卷第十二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