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30卷)
【清 淨範說 智璋等錄】
第 11 卷

下一卷
 

蔗菴範禪師語錄卷十一

住越州東關天華寺語錄

康熙庚四月十七日入院。

山門獨此一門廣狹無礙是甚麼人出入自在夜深石馬過丹墀天曉玉人步天岸。

佛殿尊稱乾矢橛綽號麻三斤人皆巧言令色我則讜言不諱以手加額曰賊。

伽藍門前綠水長流室內紅塵不到欲斬新而壯猷賴仍舊為樞要。

祖師途修十萬來抗天威九年面壁決策收餘兒孫作息無憑據南斗東移北斗西。

據室黑夜裏吹滅紙燭烈日下灌溉瓜田先哲固是應物無方而直指之道廢矣山僧自有本分一著卓拄杖曰神龍奮迅震以雷霆。

拈疏彩生夢筆之花語切靈峰之囑大闡從上宗猷現前孰不欲聽。

指法座曰摩尼光幢師子座上三千年前釋迦文愛月夜沽鄰舍酒三千年後範上座當風坐笑野人家遂陞座拈。

王臣檀護香畢次拈曰此一瓣香文彩不露至體全彰聲踰百卉價聳八紘雲門散木老祖見一切人玩而索之總教放下愚菴先師盂和尚猶不許人諂諛勢態妄竊苟求縱使諸佛列祖舌現廣長說雄無畏無由窺見一斑山僧執事巾瓶二十餘載晝思夜繹智竭情枯不能其少分因知他是為洞上真傳雲門嫡子故第四回燒來供養以表法乳淵源所自乃衣趺坐龍田柏和尚白椎竟師曰第一義適纔龍田和尚為諸仁道了也若有承恩得旨者出來通箇消息看(問答不錄)師乃云人煙堆裏鬧市頭邊有妙寶剎號是天華微塵數善知識高踞其中跨象王步吼師子音闡無量義化無量眾俾人人如桶底脫到大休歇大安樂田地昔我雲門師翁抑以示現其中重開甘露載肅條章將石頭一枝無孔笛縱橫吹出近者諧諧而和遠者緝緝而來石女從茲懷孕木人由是生兒故知天華門下濟濟多士如龍如象如麟如鳳若夜叉心肝若菩薩頭面遍天下也山僧本無一隙之明曷副群情之望既置身此箇門中錯落金聲鏗鏘玉韻大抵不能好唱箇千秋樂萬年歡可以塞責擊拂子玉燭萬方喧不夜東關市上月明多結椎下座。

當晚小參秦山鏡水之東蒿壩曹江之西有一古剎位在其中天下傳聞咸知是雲門湛和尚為重興之元祖也然欲識得其中青山拱峙綠水匯流松舞虯鱗竹拖鳳尾佛燈偕碧落爭輝法鼓與潮音交響必須親到俯視仰瞻則自然一一明了不是道聽途言以當生平果是親履實踐過來底則諸人躬大事因緣圓證無疑山僧跋涉艱辛銷歸有地若是芳草天涯伶俜海角悠悠泛泛志無決定者驀豎拂子曰若人於現前能信如是法亦即成正覺為說無畏法予福予緣俱所不逮仰護法檀越推獎以誠勤舊執事翊贊以力四眾咸集法筵諸山適臨嘉會山僧敢復蘊藉而不闡揚特為諸人宣洩去也乃擊拂子一下復舉雲門示眾曰佛法大殺有只是舌頭短復自曰長也師曰雲門徒誇口舌短長以為宏略非有確然不易之理天童覺曰雲門大師自起自倒要且車不橫推理無曲斷此亦循理以全其制厲俗以敦舊風不必取焉山僧近離鴛渚以赴天華身雖勞倦舌不短長佛法毫無半點但有一偈舉似大眾祖翁舊業昭天下古佛鴻猷播域中欲唱陽春高曲調大家手眼放玲瓏。

上堂遠山雨過青如滴石橋空外看何極一聲幽鳥落亭花可惜遊人歸未得豎拂子遊人歸也我今為汝傳消息擊拂子曰達磨大師缺當門齒。

上堂冰霜千里犯風雨四時經不向板橋顧望即從茅店徘徊沒量大人到者裏未免抑志狐疑不得暢懷慶快有奮迅自在底作麼生良久顧左右曰若無射虎力徒說李將軍。

上堂藥不必以參苓為貴治病者佳言不必以嘉言稱尊適時者善拈起拄杖曰窮東極西知深識淺立起膏肓能超生死以此為天下式其痼疾未瘳者出來我為汝分曉良久卓拄杖吾技窮矣聽汝所長。

白雲鄰木和尚至上堂拈拄杖曰此箇門中離言說相離名字相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在知有者視之如開藏取寶剖蚌得珠光彩陸離如意自在大暢尊貴之猷永離貧窮之苦若不知此事之人無明熏染生死飄沉隨緣流轉無斷絕時那知有大知識心量廣博深妙難測施平等慈作不請友汝等諸人若心有餘疑當乘時咨決卓拄杖曰莫言見了渾無事自古懷思別後多。

上堂趙州有四門曾無障礙天下人深入者最少天華惟一路本絕高低天下人親到者不多且道深入趙州門親到天華路畢竟是甚麼人拍案一下曰至言無滲漏高坐看浮沉。

上堂三飧粥飯公案現成二時普請文彩全彰到諸人根前要你向父母未生前道來大似白鳥下灘平沙有跡閉門接上上機其柰空懷千古意欲贈竟無因卓拄杖一下曰拄杖子為通事了也知音底出來露箇消息良久復卓拄杖曰上下攸同父子不借。

結制小參頭戴篛笠腳繫草鞋陰晴變異而非驚寒暑推遷而不顧周遊吳地春色盈眸循歷越山秋光溢目但隨好景淹留不覺霜花染鬢路逢達道者逼拶將來諸子奇言百家異說一點也用不著大似販私鹽漢撞見巡鹽官捕露出闡提形狀拈起異類淆訛進前無能退後不得大家相聚到天華要尋箇和事頭兒汝等果是奮志不同心相體信山僧自有箇方便可以解交故沽些曹山酒煮些金牛飯做些雲門餅烹些趙州茶發頭一發頭說明了顧左右曰若是那個事過些日子與汝斟酌。

復舉黃龍機禪師偈蕭然獨處意沉吟誰信無絃發妙音終日法堂唯靜坐更無人問本來心師曰黃龍欲砥江流將洗時習冷面冰心知音者少雖因艱難致感尚有富家驕態天華這裏八字無[必-心]兩手撮空權分諸道機應千差非是將死貓頭急以求售竊願與諸仁共樂太平亦有偈曰聽厭寒蛩秋夜吟敢將一曲唱威音放開捏聚渾無事秪要深知此日心。

結制上堂兼謝商淨珺尼智授法衣齋有一人在千人萬人中不背一人不向一人你道此人具何面目大眾洞山老祖將九重密旨特為宣傳了也喚醒諸子沈酣大夢令入聖賢所由正門馳求頓歇皆使知歸轉換由人獨尊在我這邊那畔施設隨緣商音羽韻唱和克諧臺山婆展石火之機鳥道一千里劉鐵磨閃電光之眼白雲幾萬重更說甚麼玉線暗穿金針密度聯絡將來始成片段如未到者般田地且從聖僧前問箇訊向長連床上晝三夜三東輥西輥輥到聖凡情盡處白汗通身時那箇人縱不能見識得面目也好卓拄杖下座。

晚參舉青原思和尚問六祖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祖曰曾作甚麼來思曰聖諦亦不為祖曰落何階級思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祖深器之師曰行劫前禮樂振向上紀綱眷意實隆許身甚切此是青原輕車熟路但惜六祖欠了一著山僧若在待道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但曰有一人未全肯諾在如下得此一語管取青原別有機輪自然七祖門風愈加廣大當時既因循今日豈可潦草良久曰大眾珍重歸堂喫茶。

上堂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自其異者而視之千途盡異以一法入一切法以一切法入一法自其同者而視之萬物皆同我者裏不如是拈起拄杖曰你有拄杖子與你拄杖子你無拄杖子奪你拄杖子且道恁麼是不恁麼是良久曰無人知此意令我憶芭蕉遂擲下拄杖。

上堂拈拄杖曰一大藏教不詮除此更無方便悟此成聖迷此為凡正偏無異開合皆宜山僧不得此無以穿佛祖鼻孔諸人不得此未能慶快生平然則此箇喚作甚麼卓一下曰石女腰邊裁兔角萬事無過此事真。

上堂舉石頭遷禪師因道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頭曰不得不知悟曰向上更有轉處也無頭曰長空不礙白雲飛師曰道悟與麼問石頭與麼答可謂宮中令肅閫外威嚴父子機投君臣道合龍潭師之而有餘德山祖之而無慊若是佛法大意何曾動著山僧平居無事大眾傾誠渴慕豈可不盡心力豎拂子曰向後去切莫道秖者箇便是。

上堂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此心耿耿誰能道曰趙州道我在青州做領布衫重七斤又作麼生師曰自古知音不易知乃曰拖死屍底自不玲瓏生生埋怨父母未生前人人有箇本來面處處逢渠都言不見萬法歸一一歸何處眼大心雄者知其方便堪笑老趙州齒不關風眼花撩亂卻道我在青州做領布衫重七斤寥寥天地放不著邊岸無夢無想處躲根東抵西捱全無轉變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我知你憤極智窮終是難辨一口氣不來死了燒了一箇主人公本無位次豈落階漸更嫌太殺尊貴是者老漢因想喫飯穿衣日用現成公案試問諸人薦不薦薦金烏飛上玉闌干蝦蟆跳入廣寒殿。

上堂七日以前要你近前來你又不肯七日以後要你退後去你又不甘到今日不前不後奮激不進之慮無新功退之恐失故步正如病人患隔日瘧寒一回熱一回未得輕安山僧有一轉語要鎖從上佛祖咽喉使天下衲僧活脫自在你道是那一轉語良久曰沙裏無油麥中有麵。

上堂舉僧問玄沙如何是學人自沙曰是你自雲門曰沒量大人向語脈裏轉卻有僧問如何是學人自即曰忽然路上有人喚衲僧齋你也隨例得飯喫師曰玄沙雲門垂手接人極省氣力最為神妙只恐者僧兩腳未曾踏著實地仍被生死波浪之所飄流無有了日有僧問山僧如何是學人自但曰入海泥牛奔似電者裏悟去始好開大口說大話不然日邊路宜振步年少場任相羊喝。

上堂頭頭得妙法法無差驀顧左右曰今朝有一鄉人趕東關市左顧右盻並無好貨看得箇三腳貓中意買將歸去放下來一看恰是泰戲之山有獸曰[羊*東]其狀如羊一角一目目在耳後遂高聲大叫曰阿[口*耶][口*耶]被山僧拄杖子聽見劈頭一棒曰你是鄉下村人見箇甚麼也敢大驚小怪他有箇出身句子倒也道得好舉似大眾卓拄杖曰茫茫天下虛尋覓此物元來本現成。

上堂但了本覺一心步步入圓常之路若逐無明散意塵塵成生死之輪豎拂子曰此是本覺一心那箇是無明散意擊拂子曰此是無明散意那箇是本覺一心渭水不逢垂釣叟首陽應笑采薇人。

上堂舉雲門問僧甚處來曰江西門曰江西一隊老漢寐語住也未僧無對師曰雲門秪要垂衣禁殿息鼓邊庭折衝妙算未為十全喜得者僧無侵疆略地之意乃使韶陽邦國寧泰大眾且道山僧恁麼道意在何處彼過研窮留念切自知長短舊來無。

上堂市聲浩浩風冷颼颼雞啼白晝犬吠黃昏一一與諸人示向上路了也得箇入處底有三十棒領去山門外自打未得入頭者二六時中上來下去有迴避無迴避喝一喝曰參。

上堂事到二七推車撞壁無憂尋憂平地掘溝佛殿與山門計較來沒得說僧堂與廚庫商量底碗脫丘露柱言其實不會燈籠則滿肚虛浮四天王多分擎拳豎指憨布袋一味笑不斷頭獨有天華拄杖子不識時務心心要截斷眾流乃犯眾而出曰你者一隊瞌睡漢攢眉合眼著甚來繇卓拄杖曰者回去也放下還將放下休。

俞伯英請上堂世間有剛正路頭唯真本雄才最易履踐出世有省力法門唯大器上根不難信入以拂子畫一畫秖要於中分析得來正偏兼到殺活並行橫也豎也經之緯之該今徹古遍界盈空利益於人孜孜無倦克究於切切不忘既銷真俗之名豈存彼此之相是知一切聖賢原無板定底格式所謂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然則向上秘訣不消一捏為甚如此霜染多紅樹山藏秖白雲。

上堂舉愚菴盂和尚晚參次有僧出禮拜曰求和尚開示愚菴曰與我移燈臺過來僧移過愚菴便喝師曰愚菴老人稟直方剛大之氣向雲門路上唱出新豐曲調驚得聰者聵明者盲語者瘖行者跛故往往為醉人所推罵即如者僧江西湖南走得倦了欲討個安逸所在將養身心轉使得他手忙腳亂無所適從可不吞聲而含恨設有求天華開示又作麼生良久曰今朝天晚了來日來與你說。

上堂南泉斬貓兒天之未喪斯文也趙州戴草鞋我知安劉者必勃矣有般孟浪漢眼裏未辨青黃路頭不知遠近便道此心即堯舜之心所事乃聖賢之事秖可半信是言半疑是跡拈起拄杖曰苟得此意貫古今而不失。

因雪上堂舉洛浦問青峰甚處去來峰曰掃雪來浦曰雪深多少峰曰樹上總是浦曰得即得向後去住個雪窟定矣師曰洛浦精神滿腹到者裏憨來憨殺人青峰錦繡撐腸到者裏朴來朴殺人總向雪窟裏坐著如今雪漫漫地有者謂豐年呈瑞有者言好境成吟也不見人掃也不問深多少但聽得人互相歎揚迭為褒美道好雪片片不落別處你道落在甚麼處良久以拂子指雪日看。

上堂願一切眾生與我無異釋迦老子作如是言者要結識天下好漢為相罵底對頭作相打底敵手爭柰罕遇其人山僧連日來氣悶也要尋箇鬧頭燥皮一燥皮不知誰是好手良久顧左右曰量你者些頑皮到者裏也不敢出手拽拄杖打趁下座。

上堂舉溈山侍百丈入山作務次丈曰將得火來麼山曰將得來丈曰在甚麼處山於地上拈一莖柴吹兩吹度與丈丈曰如蟲禦木師曰但凡天下事視之難見不敢談論百丈以後語有漏逗故天下人得而議之致累溈山臧否逆順無從定矣天華結制來三七日內外安泰上下交歡並無餘事相累高聲曰大眾久立伏惟珍重。

上堂同共一法中而不得此事釋迦老子既說是同又言不得惑亂人不少好與三十棒要會一法麼豎拂子曰者裏是欲知此事麼擊拂子曰者裏是若是通人分上眼裏也是耳裏也是寤時也是寐時也是不然更資一路去也乃擲拂子曰汝若不取後必憂悔。

冬至小參陰極陽生枯木上花枝挺秀否極泰來死水裏蝦蟆活跳空劫以前轉身不坐千年床榻今世路頭移步踏開萬丈門庭村北村南歡言相慶人來人往和氣藹然雖則如是消長任時精粗由故我衲僧家腳下無私眼中無翳甚麼處不是分明甚麼處不是自豈肯以勢推移隨他調度更須知老釋迦道我昔所誓願今者滿足化一切眾生皆令入佛道恁麼則諸人冰霜苦志煙水勞心成佛利生從此成就如有不信也不得怨悵別人喝。

復舉僧問黃龍晦機和尚急切相投請師通信龍曰火燒裙帶香師曰問者若饑渴之思飲嚼答者憑霄漢以待攀躋縱使沒量大底到者裏甚處湊泊何以解憂果要者邊那畔放曠隨緣山僧不妨通箇音信良久曰歌舞自來忘帝力精神無限在梅花。

長至上堂化日迎長慶雲紀瑞從古至今流布世諦及未來際無有盡時總不如山僧煮青菜喫白飯釅茶四五盞瞌睡兩三回庭前曝背宜詠清閒室內垂頭不煩絮聒靜以待陰陽之定小人自退復其見天地之心君子可登也不問榮枯變異也不管得失淆訛向父母未生前說箇暗號安排不得處打箇合同表示諸人躬下一段大事因緣以拂子畫一畫曰自今以始靡祉不臻。

上堂舉雪峰在洞山作飯頭每晨曉色未分便喫粥山問作麼生常候得此時喫粥峰曰瞻星望月山曰忽遇雲霧靉靆又作麼生峰不對師曰洞山極視下之盛節雪峰凜奉上之大經蓋承胤石頭其遺風餘烈有如是也後人不解尋流討源嘵嘵然雄爭奪之路竊自廣之名亦大惑不必較量秖如洞山舌頭被雪峰坐斷還辨得麼良久曰日頭出夜半照耀珊瑚枝。

雪照洞明送法衣請上堂雪覆萬年松徑雲遮一帶峰巒到者裏要箇知去就識高低其實難逢果是洞然明白底智照無偏語絕滲漏一眼看來原是一分本有家私曾無始終過患有般參格子禪底東摸西摸枉勞功用紛紜交錯如醉若狂有甚麼氣息提起法衣曰秖者固雞足山中放不下大庾嶺頭提不起被山僧輕輕提接過來卷舒自在長短隨機簇錦聯翩紀綱佛祖條目剛大號令人天塵塵契旨無一塵不是自威光法法歸宗無一法不是自地面凡情莫能測度聖量豈可思惟不知明眼衲僧云何分析卓拄杖曰迢迢劫外封疆遠黑漆崑崙踏雪行。

檀越陶祁音同室施氏請上堂如是妙法諸佛如來過無量劫時乃說之山僧今日受檀越殷勤之請可以攀條引例遂拈起拄杖曰以此能含萬有萬有不出於此若眼裏有珠耳中有竅底此處彼處全該世出世間獨得不用舉一步遍參法界友出語蓋天蓋地吐氣為雨為霖乃見斯文有在正法可維慧命綿長子孫保之更說甚麼陸脩靜喫茶陶淵明愛酒此段風猷傳不朽那知琴理在無絃最好是無生曲子得意彈時須妙手以手作彈琴勢顧左右曰大眾還知否。

大慶院谷虛祐儀師宗祖機請上堂拈拄杖曰人人有張口橫說豎說不曾說著此事卓一下曰人人有雙腳東踏西踏不曾踏著斯門劉鐵磨推倒溈山日麗中天明杲杲末山尼鈍置灌谿煙埋古路意悠悠眾中若有人言無固無必有殺有活我也知你是矮子觀場隨人歡笑有甚麼準的其有堅固大志者無往而不得也所以寒風緊切路次迢遙朝離大慶暮抵天華難解難入之門一踏而入難識難知之法一目而知無有一毫隔礙無有一點狐疑即徐徐謂吾曰祖翁家業屬紹隆向上門風如何展演山僧到此分疏不來巧言不如直道遂喝一喝曰今日有齋不喫定是杭州阿獃。

上堂樹道者以人積道者以信山僧謬為樹道之人也非是家常籌策則因坐客長談與道相違於信何立今朝稍覺空閒與諸人動地驚天說一回胡達磨氣苦梁王殿盧行者跳脫黃梅山畢竟大鬧曹溪路又是甚麼人拍案一下曰且聽下回分解。

上堂如來一代時教有人指註了也祖師千七百則機緣有人批判了也諸人本分去處是頭頭顯露了也山僧豈敢相謾時當深冬天氣和暖如春大抵冬行春令寒暑不正有一事恐不說不知大眾聽著世事任他顛倒換蒙頭衲被照常時。

薦一德菴主其徒靈如請上堂生死涅槃菩提煩惱擊拂子曰一擊百雜碎小家子未識木中有火礦裏有金固是放不開捏不聚若出格丈夫領得少分就在凡庸即登寶位身前身後無不風光自西自東隨處安樂可見此箇門中求其生死染淨迷悟去來原不可得那論機感即生緣盡即滅擾擾紛紛全無定止且一德菴主生前標致一味清奇末後常光了然頓現其靈如轉從山僧邊覓一似山頭採藻海底尋針雖然不可孤其來意與汝說箇諦當豎拂子曰雪飄未減山頭翠雨過重添竹上青。

一燈出關請上堂大地是玄關虛空為鎖鑰開合不違時出入何定法有本領底衲僧到者裏晝見日夜見星奮勇作為勞倦休息人境交加好惡兼到舉心即錯動念即乖縱使蓋覆蓋覆不來雖欲顯現顯現不得如今打破關掣開鎖袈裟裏亂雲草鞋入鬧市東西南北自在優游上下四維誰敢等匹若到天華門下勘過了且向一邊立地何故漁舟野渡吹橫笛雪曲蘆灣幾箇聞。

晚參舉趙州問僧曾到此間麼僧曰曾到州曰喫茶去又問一僧曾到此間麼僧曰不曾到州曰喫茶去院主曰和尚為甚麼曾到也喫茶去不曾到也喫茶去州喚院主主應諾州曰喫茶去師曰趙州古佛展拓家務游刃成風尊卑一致彼此同歡本欲弘相見親厚之道卻被院主捉了破綻乃呵呵大笑曰大眾你道笑箇甚麼我笑百二十歲老趙州因人碌碌不得安閒故遺話柄在人間。

開山湛和尚忌日上堂大聖人為向上不傳之祕密而出現於世也若天地之量化育萬物而無所不行猶日月之光洞照十虛而無所不到及乎化事告終人甚深大定以海印三昧印眾生心觀根大小應機而說深遠悠長無有間歇恁麼則我師翁示滅以來四十六年其動靜寒溫興居食息未常與諸人須臾離也設使信不堅強疑不消化山僧擔出師翁舊時拍板唱出師翁舊時曲譜令未聞者皆悉得聞卓拄杖喝一喝。

上堂舉拂子曰者一著子釋迦老子拈起後未曾有人拈著達磨大師直指後未曾有人指著山僧豈是不欲分付總要待箇時節今朝臘月初五日與諸人揭示去也擲拂子曰斟酌萬殊底自無錯謬。

臘八解制兼謝文慧眾道侶齋上堂有脩有證捏目生花無作無為迷宗失旨天南孤客地北畸人撥草瞻風勞筋苦骨口不亂言身不苟動坐斷諸緣而堅執泯忘一切而守愚極思慮而未聞獲益費日月而不見成功譬如大富長者家子拋棄本有如意受用甘自飄零沿門乞丐有般漢聞著如此語言心憤憤口悱悱卻道淨飯王太子捨王宮往雪山夜裏睹見明星還算得麼山僧但曰錯且道是世尊錯是山僧錯是諸人錯若簡點得出表裏如一動靜無二有馬騎馬有船坐船大輅山文慧禪士領一隊善信道侶謹設伊蒲竭誠祖餞如清楚不來住底住兮去底去極分明事莫生疑。

上堂烏鴉鬧亂寒煙白鷺斜飛細雨三三兩兩行人去去來來遊子若能和會事同一家如不了知對面千里擊拂子曰此是山僧真實語。

上堂勾踐破吳之節制燔臺而鼓之使民赴火者賞在火也臨江而鼓之使民赴水者賞在水也祖師策人之號令為生死而鼓之使人經危冒險而無顧心者賞在道也其說如伊三點不無優劣有人撿點得出者賞一柄龜毛拂子良久無人出若然則山僧打退鼓去也卓拄杖下座。

除夜小參波波汲汲成狼藉銷算分明在今日若有絲毫理不清來朝觸緒仍啾唧道流聚首益關情大事因緣未了畢孤身瓢笠百城遊寒暑推遷任南北最親父母遠拋離於師恩厚論年隔卓異英風漠不聞情波識浪幾時息死生若夢路漫漫不顧雪飛頭上白生平究竟欲何為東討西尋徒費力密意當知在汝邊放下癡狂本不失一聲[囗@力]地眼睛開知燈是火無疑惑法苑摧殘實可傷說著石人也淚滴敢望空群汗血駒奮威共挽曹溪脈我慚弱骨不堪支拊躬循省面常赤適臨除夜歎浮沉好是推車撞著壁賴有先宗標格存隨家豐儉可憑式蕭疏風味與君傾靠倒虛空煩久立決是諸仁入耳難珍重歸堂喫茶歇。

復舉禾山師陰禪師因僧問王子未來登何人當治化山曰閫外不行邊塞令將軍不致太平年僧曰恁麼則治化之功不當山曰亦有當僧曰如何是當山曰十方國土盡屬於王師曰惟上意可能品位群僚非群僚無以宣傳上意上下和融正偏兼到固宜推重於禾山欲闡明尊貴一路終非容易天華門下飯香脫粟羹厭黃虀舉事無異同之事用心乃佛祖之心非大猷不陳於前有正令必行於外從年頭至年尾家風如此要顯示尊貴一路極是不難良久顧左右曰爐邊話徹生平事天上遙分曉色來。

元旦上堂般若海闊入之者方悟無邊法性山高升之者乃知彌進茲逢元旦首祚泰運當隮寶爐香散瑞靄騰天黃閣簾垂嵩呼震地妙挾全該渾忘尊貴萬機普應豈坐今時正恁麼時十方國土玉燭風高一切人民光明遂業我衲僧家放憨林下悅豫時常水土恩深檀扉德曼合酬本願之懷共助無為之化而今大眾入般若海升法性山秖如道睿算無疆如何仰祝野老一杯復一笑村童相樂太平年。

劉子莊保安請上堂是法甚深奧夾竹梅花浮暗香少有能信者隔樹黃鸝報好音及乎道箇現成公案不假思惟便將日用尋常底點胸點脅如獲髻珠都無實義大丈夫漢胸襟廣大機略神奇向佛未出世祖不西來時一拳拳倒百億須彌一趯趯翻大千剎海則知造諸惡業是幻起諸善法是幻然後入真入俗無異無同丹霄獨步砥柱中流開示一切拔濟群生可令病者瘥聵者聰如迷忽悟如暗得燈惟此一門最為尊貴雖然更有一句子道得來身心悅豫慧算無窮山僧不能言待拄杖子轉一語卓拄杖曰錦繡春如許憑君子細看。

上堂嘗之而無味視之而無形不可傳於人趙州親見南泉鎮州出大蘿蔔端的將來猶如馬上看山色夢中把酒卮有什麼意味佛殿前立僧堂裏行誰敢謾汝大家在者裏尋常底如何道良久顧眾曰日不知夜月不知晝。

據新室晚參繼文之業立武之功道吾舞笏石鞏張弓若能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卓拄杖曰飛閣捲簾圖畫裏青山無限白雲中。

上堂烏衣梁上口喃喃極分明豈用參但見春光欲歸去殘紅遍野問誰諳老釋迦為大事因緣而出胡達磨以單傳密印而來將謂有多少奇特山僧有一句只是不舉向諸人何故時清自古厭談兵。

蔗菴範禪師語錄卷第十一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