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30卷)
【清 淨範說 智璋等錄】
第 3 卷

下一卷
 

蔗菴範禪師語錄卷三

住越州雲門顯聖寺語錄

康熙癸卯正月初十日入院。

三門閣門洞開剎境無際東邊與麼來西邊與麼去金雞飛上珊瑚樹。

佛殿當年我鼻孔任你橫拖此日你鼻孔隨我倒拽何故經一事長一智。

伽藍淵穆內醇威雄外飭覺苑籓垣祖庭盤石爐峰雨過連天碧。

祖師視東說西觀南指北煮石筍為羹採漚花釀蜜似者般沒意智漢且看一款收下遂炷香作禮。

據室從上大老盡向者裏設陷虎阱樹看狗牌萬舉而無遺籌失策者未免缺王道之儀新長老不用此等器具何也待得雪消暖自來庭前何必齊腰立。

上堂拈護法疏句高郢上陽春彩布法中靈瑞通融東魯真傳開演西來大意或有未得深知再聽重宣此義。

同門疏衫袖長短被底破穿家裏敢論家裏事外人未許擅流傳。

指法座未有世界先有此座佛亦不拘祖亦不管踏著路頭不厭高自然開口驚天下遂陞座拈。

王臣檀護香畢次拈曰此一瓣香根埋塵點劫前葉布恒沙界內專為。

本師釋迦文佛伏願身雲現處普覆高低法雨施時均滋小大次拈曰此一瓣香論長養谿山各異概投機水乳攸同靈峰貴買嵩山賤賣廬陵攛行新豐奪市以至雲門殊形眾彩一線貫穿遍地生煙互相熏爇專為。

迦葉尊者以至散木師翁六十三代老祖大和尚伏願塵塵為調御之尊剎剎續心燈之焰取懷中香曰此一瓣香百城外搜尋一毛頭迸出形匪栴檀堅於頑石斧劈不開錘擊不碎鴛水灘頭曾已暴揚石傘峰前重為拈出專為。

傳曹洞正宗第二十八代前住此山愚菴和尚以酬法乳遂斂衣趺坐東堂和尚白椎竟師云獅子窟中不容異獸真獅子兒出來哮吼看問如何是君師曰山僧不戴寶花冠如何是臣師曰上座應須衣錦袍如何是臣奉君師曰雞鳴聽玉漏誰不解山呼如何是君視臣師曰天垂新雨露艸木盡沾恩如何是君臣道合師曰室中與汝商量事門外遊人那得知君臣五位蒙師指斬新條令又如何師曰三日後看乃曰峰巒秀異無非祖父田園松竹陰森盡是人天榜樣化育盡廬陵之美家聲擅玉笥之雄從上佛祖靡不在此如雲籠月直暢本懷一音震吼響應萬山一燈發焰輝聯塵剎黃閣簾中顯示特尊妙旨紫羅帳裏恢揚至貴宏謨運不思議辨才智慧之力開無所畏諸佛秘要之藏隨其品類悉能惠施母論聖智圓明凡愚昧劣艸木昆蟲情無情等箇箇入遍知海人人獲本妙心所以新長老到來一籌不展坐致太平寶印不彰垂成至化且如何得恁麼自在舉拂子曰一人懋德萬方以寧起立云淨範緇行荒疏福緣淺薄鈍若跛驢不堪驅策拙同尺鷃豈羨高飛蓋為愚菴老人誨敕難違南山法兄謬推莫逭護法檀越瑤光攢照勤舊執事青眼特加濫膺斯命實玷宗風不敢當祖庭之任竊願勤灑埽之緣所冀合山檀護現前知識各運金剛種智同扶般若光幢不盡謝私統惟慈諒。

復舉開山澄和尚一日上堂說法竟曰還有問話者麼若有出來秖要打艸驚蛇僧纔出澄曰真是一場業地卓拄杖便下座愚菴老人曰者老漢只圖一時俊快不顧日後風波者片地從古至今何曾清淨得來偶然一時打艸卻被者僧靠倒師曰二老子一步一趨式金式玉父作子述各剖襟懷本欲清理從上祖業誰知重增一堆汙穢致令有血性底動便踏著紛然叫屈範上座為後裔當應出手整治今日說法已竟若有問話者出來不求撒珠撒玉秖要頭正尾正或有僧出但曰我識得你也何故為挹暗香來舊谷竟隨野步入深村。

當晚小參纔脫鴛鴦湖上鉤重投石傘峰前網自知業債不能逃焉敢向人說冤枉既到者裏事不容己只得挺其脊梁壯其筋骨所喜家法現成不用更新換舊秖將餬餅舖子略加簡點一上造作或得不傳之妙滋味自有出格之奇大家喫得飽齁齁地若能情無背向見謝偏枯佛殿裏狼藉矢尿不為過患東廝頭恣縱笑談悉稱全提我今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虛也否則莫嫌服事不到。

復舉僧問百丈如何是奇特事百丈曰獨坐大雄峰天童淨曰大眾不得動著且教坐殺者漢今日忽有人問淨上座如何是奇特事秖向他道有甚奇特畢竟如何淨慈缽盂移過天童喫飯師曰長翁老祖要倒百丈令旗欲樹石頭赤幟可謂無畏大光明幢也其奈奇特事提掇不出今夜或有人問新雲門如何是奇特事但向伊道有眼皆見有耳皆聞其意如何燈前夜語忘賓主席上春吟空古今。

聖節上堂河若帶山若礪龍為吟虎為嘯九重靜謐八表安寧堯年之化日舒長舜祚之鴻基永固前聖後聖人王法王千枝萬葉共本同根黎庶熙熙群生穆穆世主降誕駢萃千祥衲子傾誠流通一句仰看杲日恒垂照常見黃河徹底清。

果園吼山諸道侶請上堂手攜七尺杖子腰懸無底缽盂趨入百法門中要理多般事業東也譊譊西也嘖嘖頭上青灰轉拭轉多口邊白醭忽起忽滅諦審沉思深知摩兜堅三緘其喙省卻無窮氣力其奈有於法無厭足者慣能踢破虛空亦解煉石可補盡謂獅子出窟應有震山之吼嘉果出園必聞異樣之馨遍於震旦國中打箇合同轉到雲門一時同聲說道上妙無垢智無邊分別辨宣揚深美言第一義相應範上座聽之不覺大笑曰若論第一義不動舌根可以言滿天下費許多周遮作什麼遂卓拄杖曰他時後日不得辜負者箇。

元宵自慧五十請上堂十五日前放過一邊十五日後且莫論量正當十五日杷柄在雲門手裏明眼漢搆得來不但履五十之途而知四十九之非亦能險處布筏冷灶添柴穿心碗子顯現神通無底籃兒騰身起舞引得然燈佛忍俊不禁特出眾前高聲唱曰春風拂柳條鶯語初調山路非遙隔岸行人把手招兩兩三三度版橋咸來寺裏慶元宵茶一甌飯一瓢遂合掌曰難消。

請上堂踏開萬里雲頭歷盡千家門戶忽朝戰馬收韁便乃干戈永息五蘊浮雲不吹而散三途熾焰不撲而滅死生去來無非游戲迷悟真妄悉是假名所以得此事底猶如妙翅搏風猛虎戴角喫飽飯了東聒西喿敢開大口道師姑元是女人做其或茫然難把遊絲繫白日莫教冉冉過青春。

上堂秋風遍野蟋蟀在庭青山疊疊白石粼粼境上有無盡之心心上有無盡之境無一法可同無一法可異若與麼去都是肯信忽然道箇不是境不是心便人人不知罔措喝一喝曰口喫飯鼻出氣阿誰不會。

上堂舉僧問雲門死向甚麼處去雲門對曰在甚麼處師曰韶陽老漢望尊寰宇氣挺神州具定古今之眼有定古今之辨被人問箇去處總屬茫然或有問顯聖死向甚麼處去秖對他道門前流水潺湲綠屋後春山疊亂青。

上堂有一人春遊萬國秋泛五湖問他途路生涯煙波浩渺一總不會有一人靜對青山獨坐愛閒白晝高眠咨決人物性情世界廣狹悉能了知且道此二人還是舒卷不同耶為復迷悟有殊耶具眼底出來定奪看拈拄杖曰貴不可求從吾所好大聖之操也卓一下。

上堂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屋裏黑漫漫眼前烏漆漆靈利底踏著總是自家活路癡獃漢動步須防平地喫跌與諸仁注破了也道將一句來良久卓拄杖曰歸堂喫茶。

應凡禪德送師粹瞻入塔請上堂豎拂子曰癡意逃空怖頭狂走秖為迷了者箇擊拂子曰出生諸緣不借其力建立萬法不宰其功秪為悟了者箇若謂迷悟不存塵垢銷落猶在半途未為究竟山僧要箇迷不礙悟悟不礙迷到處恰好隨緣鋪設水投於海鹹同一味薪入於火燒同一燄方是到家人名為真實住顧左右曰有麼有麼春行不得看花伴獨唱仙謠歸去休擲拂子。

上堂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釋迦老子秖循其名而未純於實也雲門也有些技術試為一用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三餐飽腹一枕高眠三月采茶四月栽田懶墮退後勤謹爭先東邊底冷笑謂臨濟原是小廝兒西邊底闊論薄德山不值半分錢拈柱杖曰秖者箇也不徒然小橋閱遍晚山霽敲得新詩譜舊絃。

望日上堂天上月圓人間半月從古到今同口一舌山僧今日要與和盤翻轉以拂子打圓相曰向者裏清楚得去說甚麼一月半月萬象森羅一法所印塵塵獨朗剎剎分輝無孔笛一音吹出萬籟消聲太平歌一人高唱多人應和雲門有箇舊時曲本也要效顰一上拈拄杖曰蟠桃動是千秋優曇花豈常有閬苑先生知否知否卓一下。

到棲真為宗蓮大師入塔請上堂夏日初長薰風乍扇蒼筠逕杳皓月馳光白鹿峰高清風飛價牛背牧兒啞啞言言暢諸佛本元梁間燕子喃喃句句標祖師心印豎拂子曰總向者裏剖斷得明或律謂精進幢或利人名解脫道潛行密用換斗移星事存函蓋理拄箭鋒確有可觀者焉若是畏難怕險避議持疑那邊去底有眼不肯視著者邊來底有足未曾踏著遂將此事沉埋荒艸堆頭狼藉綠陰地上雲門到此不妨指其實證其真要使現前諸人出來承紹管業孝者傾心於順奉者竭力於輔方見克家有子可謂知恩報恩擊一下曰三十年後此話大行。

上堂有禪可參是妄有道可悟是誑說禪說道底也與他一頓拄杖要參要悟底也與他一頓拄杖雲門恁麼道還有過也無良久曰輕恕輕恕便下座。

上堂半月晚參為循舊例二時普請蓋是常規若論正經佛法絲毫不曾提起近喜久晴得雨栽田已畢內外安和山僧閒暇與大眾傾倒去也新芽蠶荳家製乾糕聽鼓鳴一齊赴堂喫茶。

上堂舉梁山因僧問家賊難防因緣畢曰梁山老漢小題大做為箇艸賊作亂乃點起十八界雄兵排空結陣桴鼓迎敵雖不損兵折將然則秖解當鋒交戰不能使賊伏誅或有問雲門家賊難防時如何但曰賊在甚處待伊擬議便與本分作略良久曰大眾賊子我為擒下了也一任推勘。

立監寺上堂用燈盞兩箇卻似拂跡生塵能上下一心纔是隨緣得旨張五趙六鬼面神頭不拘美惡飽得便休仁者莫自疑難智者勿復憂慮聲色裏跋扈應知道出常情賓主中攢簇大敞祖翁門戶始信石頭路上騰步乃千里駒萬竹林內和鳴真九苞鳳也於是憨布袋呵呵笑曰賢首明哉股肱良哉從此後大家端坐看白雲片片飛來驀拈拄杖曰且道拄杖子還全肯諾也無卓一下曰吾從眾。

上堂舉香嚴上樹因緣畢頌曰炎光閃爍麗景蕭條一番經眼一度心焦樹上兮易道樹下兮難標玉液金盃傾畫閣月明誰復夜吹簫。

浮菴和尚至上堂豎拂子曰秖者些子總是自家屋裏事雲門尋常曾為罄底傾出要你知要你會其奈諸仁似盲似聾如癡如獃只管道饑來喫飯困來打眠惟圖鉤奇雕巧不善慎始慮終究到羅紋結角處正是大夜之夢無由喚醒膏肓之疾似難救療所幸者有大知識觸熱到山行敲唱於機前明主賓於量外揭癡盲暗蔽不資餘力起必死沈痾匪藉他方光騰祖苑利益人天然則但聞其名未見其人大眾要見其人麼良久曰請浮菴和尚出來敷演看。

上堂舉雲門到乾峰曰請師答話峰曰到老僧也未門曰恁麼那恁麼那峰曰將謂侯白更有侯黑師曰二大老驀路相逢一錐一劄斯道燦然真是令人可愛是故聖人之治天下也必以百姓心為心河海自然晏清士民得以樂業顯聖今日也要與諸仁共之良久曰莫嫌好景眼前過殊快清風竹裏來。

上堂石傘峰下犬吠雞鳴說古人之未說寶鏡堂前月冷風高行古人之未行從此徹底悟去猶是艸菴裏眠熟底醉漢若是逸群英特之士要作灑落丈夫須識得雲門拄杖子苟未識得出來與汝箇方便一僧出師連棒打趁復視左右曰君子哉尹綽面訾不譽。

解夏上堂梧桐葉落雁南飛燕子思量衣錦歸盡日徊翔微細語來年還我舊檐扉此是世諦情量說箇有來有去有春有夏惟我衲僧門下則不然本位不動遠近之剎歷然一念靡移延促之時宛爾住則三根椽下坐臥自如有甚麼過去則萬里天邊雲霄只尺有甚麼難試看洞山問僧曰世間甚麼物最苦僧曰地獄最苦山曰不然向此衣線下不明大事始是苦師召眾曰且衣線下有甚麼事若辨得出不枉在雲門度夏若辨不出道人何處不悲秋。

上堂雲門向來佛殿前相見僧堂裏喚汝皆成戲論都無實義今日與諸仁說些真話昨夜東村王大捉著西天賊貨天明點燈看時卻是一籃破布豎起拂子曰盡情交付。

謝收稻上堂稻子登場家計麤足喫飽菜羹新米飯忘饑從此不懷憂山樓坐嘯喝散四野妖狐木枕推翻驚起三更紅日總是大小首領不以心勞而有欺怠內外禪流不以事煩而生嗔恨蓋有如是厲力精勤故有如是自在受用驀拈拂子曰拂子亦不違本誓以平等慈與諸仁弘闡大猷擊一下曰秋風漸肅伏惟珍重。

到南山請上堂垂百尺遊絲釣山上鯉魚張千重鐵網捉水中烏兔紅旗閃爍灝歸無限英雄寶印當風收攝幾多豪傑有時謦欬塵塵綴錦有時掉臂剎剎流珠有時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木雞芻狗肆志揚威有時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玉鳳金鸞停飛斂翅者是我堂頭法兄尋常慣用底家私雲門自謂也有截斷天下人舌頭底謀略及乎到此一籌也展不來亦不容假借一毫所以客情步步隨人轉有大威光不能現既辱同風高誼豈可詌口無言試為鑿壁偷光望空掛彩去也紅蓼滿灘秋聲在樹晉謁到苕溪寺在白雲深處竹柏影妍桂花香細孤鴻天際飛來瑣聒畫樓人橫三豎四為有些子盡情說與知音免得帶愁歸去乃擲拂子下座。

上堂拈拄杖曰秖者箇出生諸緣成就萬德蓋為秋雨連綿溪深路滑佛祖觀望無門人天仰瞻莫及獨許飽參之士若探囊中之寶循順機宜取與俱當雖然乃知兵者是凶器聖人不得已而用之也遂卓拄杖一下。

請同門翼贊上堂擊拂子曰者箇門中極廣博最坦平盡天下英靈到此皆茫然無所措其手足須是本來尊貴底人不處尊貴之位施巧方便力現全體作用有同體之深知為無私之大業栽培大樹扶救頹綱正如百千杲日麗中天十方剎海一切物象形影相羅光光交映如此演揚直與從上諸佛諸祖同一鼻孔出氣更說甚麼風清劫外譽播今時顧左右曰休林盡是參方士明日報恩知是誰。

上堂舉僧問青原如何是佛法大意原曰廬陵米作麼價師曰青原老祖恁麼酬對大似垂衣裳而治天下九洲賓服萬國晏安不知有化與不化後人皆是身存魏闕心在江湖尟有追其恩以報之者今日或有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對曰君子有曠達枕底是嚴灘何謂若待成功挂冠去洞口白雲應笑人。

結制上堂謝知浴檀越齋鬧浩浩時碾出達磨骨髓靜悄悄處豁開自己眼睛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入一切國土知一切差別其行坦坦其樂陶陶總是雍熙太平景象若是三頭兩緒落後攙前縱使遊歷微塵世界承事恒沙諸佛稍不著便被人將丈二長龜毛索子緊緊縛住要入也不得入要出也不得出更有箇無情漢呼朋引類拏些洋銅鐵丸加以蚖蛇蝮蝎膾炙將來謂是鹽梅大羹謂是珍饈美味不管嚼得碎嚼不碎吞得下吞不下滿缽盛來大碗喫去性命之憂一總不顧山僧冷眼視之雖為不甘分說無由只得隨例喝彩道虛空邊際或可量此心功德莫能測喝一喝。

上堂聖人說不到凡夫說到聖人行不到凡夫行到是聖是凡到與不到總向壁邊立著拈起拄杖曰一切人喚作拄杖雲門道不是你還甘麼擲下曰恁麼去一句有甚麼難。

谷虛兆君二靜主請上堂拔斷祖師關捩衝破魔軍營寨屏除妙見生涯掃盡圓聞活計秖將一點血心劈開一條生路電光裏勒回戰馬虛空裏穩泛鐵船以正遍知隨緣鋪設言堂滿堂言谷滿谷簾卷畫樓清風徐至苔生古殿野老謳歌離一切相不躲根于形名未兆之前即一切法不滯跡于文彩縱橫之後皆于往昔無數劫中為大願王謂有善知識所住之處恒願親近供養當勤守護至盡未來際無有退屈拈起拄杖曰君不見霜飛瓦上層層葉落枝頭片片惟有此箇癡腸亙古亙今不變知不知薦不薦少頃缽盂內匙箸上讜言唐突切莫生猒得得為君通一線卓拄杖下座。

上堂有一句子精超四句妙絕百非上塞諸佛鼻孔下鎖列祖咽喉不會且休有向經行路裏踏得著底出來舉看良久曰你者一隊瞌睡漢得恁麼不識好惡遂以拄杖打趁。

上堂衣裏有明珠懷中有至寶不逢親友苦切指示所以遊行他國艱難求索甚為癡也今日若有醉酒醒驅馳頓息底出來踊躍承任雲門當以盡情交付一僧出禮拜歸位師曰倚遍欄杆天已暮恨殺貧夫不憶家。

上堂青原垂足異端競起南嶽磨磚大塊已鑿玄要三關正宗陵滅君臣五位邪法難扶者些不守分底老古錐引得後代兒孫於艸窩裏輥出輥入今日被雲門推勘過了貶向他方世界外去也大眾還知麼乃豎拂子曰鴈影好看秋色裏牧歌徐聽夕陽邊擊拂子下座。

請同門信和尚立僧上堂調烈馬為神駒全藉孫陽鞭策斲凡材成美器必希郢匠斧斤此是世間獻奇暴異之小技也當知衲僧家有沒量大人胸襟含裏太虛眼光爍破天下有時緊閉門墻霜風凜冽佛來魔來莫能窺測有時豁開戶牖和氣藹然若愚若智盡屬獎提以此劻勷祖道祖道愈光以此化育人天人天欽仰所以欲振祖父赫奕宗猷須得兄弟同心努力秖如山門騎卻佛殿廚庫闖入僧堂是何節目顧左右曰勸君莫只空搔首細問知音當自知。

上堂天下知識作用不同或說玄要主賓或說正偏回互有者盡底播揚有者絲毫不露雲門這裏總不恁麼拈起拄杖曰道即渾身大錯不道如何即是卓一下曰峭寒風急夜偏長。

上堂徹骨窮漢能使偷錢奴戰馬將軍慣騎齧人馬建功者還他無賴頑賊敗業者偏是本分兒孫且道妄想裏經行聲色裏坐臥是什麼人良久曰輪王不坐琉璃殿隱顯無私類莫齊。

上堂諸佛遍世演妙音因甚道商量則有不商量則無驀拈拄杖卓一下釋迦老子鑽入諸人耳裏了也家有白澤之圖故有如是妖怪。

上堂請道曉大師為眾小參豎拂子曰大眾看看三祖大師在拂子頭上說道將心用心豈非大錯且道將底是甚麼心用底是甚麼心那裏是錯處若檢點得出知你是英特上士其或央詳仰羨劈面撒沙去也遊歷山川參尋諸識是大錯要出生死欲求悟道是大錯穿衣喫飯屙屎送尿是大錯為做工夫勤勞肯綮是大錯告往知來評今論古是大錯有佛處不肯住無佛處急走過是大錯動靜一源出入無二是大錯只有一處不錯山僧不能說得稍停有箇漢牙如劍樹口似血盆自為諸仁註破。

上堂以拄杖畫一畫曰向者裏拌得身捨得命免使耳裏灌水眼裏撒沙良久曰古路深幽行客稀不知明月為誰好。

上虞檀越請上堂天際望白雲冉冉樓頭看綠竹珊珊一日三度打眠究竟閒消不去與一隊頑皮邋遢禪和造無窮惡業搆莫大冤讎棒得手酸說得口燥有不識痛癢漢猶道風猛可繫恩大難酬令人慚惶無著處忽聞半夜敲門忙忙問他你是阿誰彼即酬對道我是千佛數中人不圖遊山翫景特地為法而來雖有些零碎東西施者不求利益受者莫叫難消秖要人人得知飯是米做則已也雲門聽之如放下千觔擔子便教伊應東者東邊坐應西者西邊坐始知不思議境界非妄想馳求之所能到顧左右曰此段葛藤為是向上提持為是因齋慶讚聽取偈曰簇簇霜花綴滿身煙波一櫂小陽春上虞主作雲門客此是分明莫問人。

上堂舉臺山婆子公案畢乃曰婆子膽大心雄趙州理直氣壯勘破歸來說向人分明月在梅枝上含嬌含笑若有多情仔細看來仙家棋局可是世間同樣良久曰參。

上堂甲子晴乙丑明拍案一下曰大歡喜無作無壞解脫門盡情打開了也有力量底便好踴身直入一了一切了一證一切證權衡悉在于我殺活總不由人端坐則得堅固行妙莊嚴動步則入不可測功德海一滴水一粒米不曾靡費一塊香一枝花皆歸著實等閒流出一句子與佛祖為師也得與人天為師也得縱使心生退屈自救不了者到者裏也隨他王膳飽餐雲門特為捶鐘擊鼓以告諸人並不敢截鹿角栽上馬頭但有一事大家要知且道是什麼事良久曰閉戶莫嫌天氣暖出門知道朔風寒。

上堂汝等當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且道念底是甚麼秖恨釋迦老子不見吾狂耳拈拄杖曰惟這箇真相識賴以破愁寂臭味同今昔說不盡衷情茫茫三界傷行客無計傳消息我道要傳也不難卓拄杖曰東方甲乙。

祈晴上堂屋後斑鳩鳴簷前雨滴聲石人從定起斫額望天晴大根利器一聞千悟向背同途陰晴一致其有一種膠柱鼓瑟底衲僧陳年布裰點臭不堪啾啾唧唧飲氣吞聲知他有甚麼趣向以拂子望空指曰日輪升天也大家曬[日*良]去。

上堂舉乾峰示眾曰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雲門出眾曰昨日有人從天台來卻往徑山去峰曰明日不得普請師曰乾峰大似飲水防噎乘輿怕趺顯聖則不然舉一正好舉二放過一著朝暾彩旭溫暖庭除泥豬癩狗翱翔天路昨日有人從天台來卻往徑山去喚維那曰結制三七已過明日應當普請一任冰花雜遝山徑嵯峨莫管天坍不憂地裂劈頭撞著自家底速教披衣上方丈待山僧為伊檢勘何謂要做驚群大丈夫莫把烏龜喚作鱉。

上堂如來大音常演暢開示離憂真實法若坐若臥喫粥喫飯日日恁麼時時恁麼都是識情濁垢邊事且真實法在甚麼處拈拄杖打一僧曰你何故不出來證明便下座。

請上堂船來陸來前到後到盤過幾多水曲山灣歷遍無窮危坡險道不肯重諾於古人不肯藐視於自己三三兩兩團聚到雲門是謂夙緣罕遘甘受麤拳辣棒端望有一箇半箇向層雲重霧裏雷震一聲不但蒼龍換骨霧豹披文亦見法眼圓明真風不墜其奈懷疑不信固窮守困且看借長者家私與諸仁結般若緣去也凍雨天霜風冷鯨音吼徹五更頭夢中人俱喚醒閒者少忙者多迢遙同泛瀟湘艇重重涉入雲門境一一精勤發誓心世間最上無可與並汝等皆當作佛我不敢輕於汝等喝一喝。

山言法師入塔上堂僧倫懶墮無如我自來怕聽陞堂鼓今朝特地[番*支]唇皮有句真言對人吐黑夜山公冒雨歸為是世間說法主點鐵成金一粒丹轉麤為妙何須數祖父從來不出門還家盡是兒孫旨從茲穩坐看家山任他一二三四五卓拄杖曰要合古轍請觀前古。

上堂舉米胡令僧問仰山今時人還假悟也無仰曰悟則不無爭奈落在第二頭其僧回舉似米胡胡深肯之師曰米胡傳檄定鼎仰山汗馬功高二尊宿雖同死同生仔細檢點將來皆應喫棒趁出雲門恁麼道利害在甚麼處顧左右曰你者一隊漆桶總是玄沙道底。

上堂舉香嚴上樹話畢乃曰當時有箇虎頭上座出曰上樹即不問未上樹請和尚道可謂慣游巴峽山前路引出青猿助客啼蓋香嚴昔日曾為斷腸客見如此爭不教他呵呵大笑後人都道馬家父子賊手賊腳那知香嚴惡心惡行尤甚而今有人識得他底蘊出來道得一句相應我當終身供給走使而承事之若恁麼不識好惡豪家莫笑此中事曾見此中人笑人。

上堂仲冬嚴寒滴水滴凍山門頭兩箇漢各執互為持論曰熱時熱殺闍黎寒時寒殺闍黎流布諸方盡謂展偏正宏猷成主賓佳話豈知雲門會下熱時不道熱嶺上高松風聲價寒時不道寒爐中煨品字柴頭得其旨趣普順眾生心而無分別想剎等志願等一切皆究竟昧其根元裂知見網遊知慧門而於志願心不喜樂拈起拄杖曰看看青眸閱遍人間事此箇惟知不世情卓一下。

(紹興府山陰縣弟子智授勸吳門張氏信女
 福姐法名行懿助刻
 蔗庵和尚語錄第三卷所願壽命等南山聳
 翠福源同東海汪洋者)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9 蔗菴範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