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7 寂光豁禪師語錄 (6卷)
【清 豁說 發育等編】
第 3 卷

下一卷
 

寂光豁禪師語錄卷三

拈古

舉世尊初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顧四方云天上天下惟吾獨尊雲門云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貴圖天下太平。

拈云黃面老人如卞和獻玉自取刖足之患只因口是禍門雲門大師雖是劍為不平離寶匣且無李廣落番底手腳在檢點將來二俱失利或有問云者漢你具什麼眼目開與麼大口只劈口掌云殺人刀活人劍。

舉世尊昔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惟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玅心實相無相微玅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詞迦葉。

拈云世尊暗含春色迦葉明賣風流雖則淵源有自怎奈狼藉不少。

舉世尊一日陞座文殊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拈云世尊文殊共相恁麼為人秖恐瞎卻天下人眼去在。

舉梁武帝問達磨云如何是聖諦第一義磨云廓然無聖又問對朕者誰磨云不識。

拈云達磨大似理直則氣壯佛心天子有孟嘗君之仁術善待高賓當時若有箇漢咄云雖然如是強賓焉能抑弱主老臊胡豈止暗渡江而已哉。

舉六祖一日見二僧論風旛義祖云非風動非旛動仁者心動。

拈云二僧大張了眼撒寢語未免傍觀者哂祖雖忍俊不禁與他指出徑寸之璧正眼看來也是普州人送賊。

舉臨濟大師云有時奪人不奪境有時奪境不奪人有時人境兩俱奪有時人境俱不奪。

拈云當時有人待他恁麼舉似秖向他拊掌呵呵大笑云莫莫那時有人下得者兩箇莫字大師縱有轉天關回地軸之能只得滿面慚惶若有箇漢跳出來問云因甚麼如此只對他道淖泥裏有刺。

舉六祖大師云不思善不思惡阿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明即悟入。

拈云六祖恁麼指示如一滴之水味具百川四品將軍於此打失娘生面目可謂因風吹火用力不多。

舉南泉因兩堂首座爭貓泉遂斬之晚趙州歸泉舉似州乃脫艸履頂頭上而出泉云子若在救得貓兒。

拈云南泉老漢雖有千尺寒松且無抽條石筍趙州古佛雖有抽條石筍且無千尺寒松山僧如此批判倘有傍不肯者試定當看。

舉龐公云難難十擔油麻樹上攤龐婆云易易百艸頭邊祖師意靈照云也不難也不易饑來喫飯困來睡。

拈云如將一橛木龐公纔拉起頭龐婆便解扶尾靈照善具拏雲手腳兩頭握來拉底拉扶底扶握底握雖然到處為梁為棟三人也是證龜卻成鱉。

舉溈山云老僧遷化後往山前檀越家做一頭水牯牛左脅下書五字云溈山僧某甲正恁麼時道是溈山僧卻是水牯牛道是水牯牛卻是溈山僧。

拈云正恁麼時道是溈山僧也得道是水牯牛也得道是溈山僧卻是水牯牛也得道是水牯牛卻是溈山僧也得咦作麼作麼休動著。

舉陸亙大夫問南泉云肇法師也甚奇怪解道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泉指庭前牡丹花云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幻相似。

拈云未可以有心道未可以無心荅信手拈來自然恰好且道陸亙大夫恁麼問南泉恁麼荅是以有心道耶是以無心荅耶還是信手拈來自然恰好耶莫將閒學解埋沒祖師心。

舉婆子供養一庵主經二十多年常令二八女子給侍一日令女子抱定云正恁麼時如何主曰枯木倚寒岩三冬無煖氣女子歸舉似婆婆曰我二十年秖供養一箇俗漢遂遣出燒卻庵。

拈云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花婆子遣僧燒庵雖具獨超物外之能也是不奈船何卻來打破戽斗。

舉大覺謂興化曰我聞你道向南方行腳一遭拄杖頭不曾撥著一箇會佛法底是否化便喝覺便打化又喝覺又打明日覺召化曰我直下疑你者兩喝化又喝覺又打曰某甲學得箇賓主句總被師兄折倒了也覺曰者瞎漢脫下衲衣痛與一頓化於言下大悟。

拈云棒喝之際那能顧佇石火電光豈容眨眼雖是將對行家要知家有嚴兄必出肖弟。

舉藥山久不陞堂院主白云大眾久思和尚示誨山云打鐘著時眾方集藥山便下座歸方丈主復白云和尚許為眾說法因甚一言不施山云經有經師論有論師怎怪得老僧。

拈云藥山老漢恁麼為人可謂千鈞之弩不為鼷鼠發機當時若有具仙陀之眼隔山見煙便知是火隔(牆)見角便知是牛若也未知一任張眼瞌睡。

舉馬大師示眾云即心即佛末後又道非心非佛。

拈云馬祖恁麼舉示也是無風起浪又道非心非佛似靈龜負圖自取喪身之兆山僧如此說話非是抑揚祖師要明眼人不時與他覿面。

舉陸亙大夫問南泉弟子家中有片石亦曾坐亦曾臥如今欲鐫作佛得麼泉云得大夫云莫不得麼泉云不得不得。

拈云南泉恁麼說話可謂天地之普心賢人之公心天地之普心時行應物賢人之公心無所不至雖然如是也未免隨人起倒在。

舉雪峰在德山作飯頭一日飯遲方曬飯巾次乃見德山自托缽至法堂前峰遂問者老漢鐘未鳴鼓未響托缽向甚處去山便回方丈峰舉似巖頭頭云大小德山未會末後句山聞令侍者喚巖頭去問汝不肯老僧那巖遂密啟其意山乃休去至明日陞堂果與尋常不同巖至僧堂前撫掌大笑云且喜得老漢會末後句他後天下人不奈伊何雖然如是也只得三年活。

拈云要會末後句麼只者是今往往人言巖頭有超師之作殊不知成大妄語脫空話不免墮拔舌犁耕地獄在且道那裏是他墮拔舌犁耕地獄處以手按膝顧視左右云切忌逢人不得錯舉。

舉靈雲見桃花悟道偈云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而今更不疑玄沙聞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

拈云金屑雖貴落眼成翳若不撞著備老善用換斗移星底玅手幾不免向桃花枝上跌倒起不得身來。

舉馬大師因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師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你說問取智藏去僧乃問藏藏云何不問取和尚曰和尚教我來問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你說去問取海兄僧遂問海云我到者裏卻不會僧回舉似師師云藏頭白海頭黑。

拈云馬師父父子子非為隱隱隆隆亦且口甜心黑者僧大似清光白日為鬼所著然雖如是則也因漁父引終得見波濤餘俱不管你藏頭白海頭黑又作麼生。

舉世尊於涅槃會上以手摩胸告眾云善觀吾紫磨金色之身瞻仰取足勿令後悔若謂吾滅度非吾弟子若謂吾不滅度亦非吾弟子時百萬眾悉皆契悟。

拈云世尊一生譚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於臨末梢頭方纔有些本分雖然百萬億眾於此有箇悟入怎奈明眼人落井何。

頌古

世尊初生。

[囗@力]地剛然齒未生指天指地播精魂雲門老是何心為得他人陷自身。

世尊拈花二。

拈起無名曠劫花人天百萬眼迷麻瞥然走出癩頭黿活彩稀聲震海涯。

堪笑瞿曇多事哉頭陀未穩相隨來一人傳虛百傳實蠢蠢癡癡成禍胎。

世尊陞座。

明明施雨露霹靂一轟收桂輪孤迥迥癡農猶負愁。

馬祖百丈豎拂因緣。

巨雷一喝霎當空骨散渾身兩耳聾謾道三期猶懵懂雄風今古遍寰中。

世尊未離兜率已降皇宮未出母胎度人以畢。

此調彌高絕仰攀胡僧碧眼和還艱江南江北問王老誰謂希聲無畔岸。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悠悠終日被幪頭萬籟無聲杳視聽一點陽春回律令無邊花艸日新新。

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者非汝而誰。

青山自青山不妨也相似朝起及暮眠堂堂無擬議呵呵非汝而誰。

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

柳巷花街伎倆無憑欄眼笑觜盧都任從巧手門前過難把虛空描畫圖。

六祖示眾云吾有一物非青黃赤白男女等相還有人識得麼有沙彌神會出曰某甲識得祖曰你喚作什麼曰是諸佛之本源神會之佛性祖便打曰我喚作一物尚自不中更喚作本源佛性得麼汝向去把茅蓋頭只成個知解宗徒。

虎嘯巖前風悄悄龍吟山上鼻撩天森羅萬象長伸舌逼塞乾坤顛倒顛。

不是風動不是旛動。

論是風兮論是旛三三兩兩競頭看幸有傍觀人決斷和心吐出骨毛寒。

國師一日喚侍者者應諾如是三召皆應諾曰將謂吾辜負汝卻是汝辜負吾。

喚一聲時應一聲三呼三應太分明何須苦口叮嚀甚直至而今成是非。

大同因龐居士來訪提起笊籬曰大同師大同師師不顧士曰石頭一宗瓦解冰消師曰若不得龐公灼然如此士拋下笊籬曰寧教不直一文錢師曰錢雖不直欠他又怎得士作舞而退師拈起笊籬曰龐公龐公士曰你要我笊籬我要你木杓師作舞而退士撫掌笑曰歸去來歸去來。

烈女怕頑漢夭夭把袂揮絲來還線去互換電雷機作舞歸去誰能曉一對鴛鴦水上飛。

溈山水牯牛話。

溈山僧也溈山牛莫學韓盧逐塊流知水仁山俱不愛高標奪壓萬人頭。

庭前柏樹子。

西來大意荅庭前森森枝幹蔭人天分明覿體無私示叮嚀休教把龜鑽。

牛過窗櫺頭角四蹄俱過了因甚尾巴過不得。

西舍老婆面若鬼東村少婦貌如花相逢休要分妍醜曠劫妄情沒一些。

無縫塔。

囫囫圇圇劈不開今今古古影圞團折旋俯仰憑誰力鶖眼摩醯豈能觀。

誰知吾正法眼藏向者瞎驢邊滅卻。

瞎驢滅卻正法眼覿體掀翻句外傳默識就中端的旨萬里煙波別一天。

趙州問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州云還可趨向不泉云擬即乖州云不擬怎知是道泉云道不屬知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若真達不疑之道猶如太虛廓然蕩豁豈可強是非耶州於言下頓悟玄旨心如朗月。

偶偕日用在當人色色現成休擬尋兩頭既坐斷中道復何停圓鳥道廓虛明龍得水時添意氣虎逢山勢長威獰。

萬法歸一。

萬法歸一一歸何蟭螟頭上現森羅蚊虻帶入西湖裏不覺和身喪碧波。

僧問黃梅意旨什麼人得祖云會佛法人得(云云)

暗裏抽橫骨蟭螟上眉睫要識破柴老證龜卻成鱉。

尊貴墮。

玉骨從來不假粧天然種艸貌堂堂三宮六院無門入舉首何妨望四方。

隨墮。

逐日花街柳巷走擲梭兩眼觀妍醜雙親堂上渾無顧頭面青灰三五斗。

類墮。

卸卻御服著虱襖撐撐蹄角望荒艸雖然示現不同途凡聖於斯難描邈。

龐居士問馬祖曰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

西江一吸奮全威萬頃波濤徹底竭五嶽十洲俱到斜珊瑚杲杲撐著月。

吸盡西江停識浪迅雷一激徹雲天休將妍醜分高下智鏡圓明攝後先。

靈雲見桃花悟道。

春色無生孰解諳靈雲一見快神丰依俙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

死句。

瞥爾昏沉至長舒兩足安此中何所意腦後絕芝蘭。

活句。

無限春風特地來梅通暖信莫疑猜淡雲幾點當空舞一霎雷聲震九垓。

不死不活句。

雲外寒松氣貌嬌輕風拂動自迢遙任從滄海魚龍變凜凜不隨四序凋。

南泉斬貓。

南泉號令始初行雲水兩堂努眼睛八陣圖中難轉首太阿鋒下血盈盈不是古佛知時節貓兒怎得又逢春。

婆子燒庵。

燒庵婆子沒人情二十年來曾飯僧無限風流俱占盡又堪歡喜又堪瞋。

面壁。

堪笑無端老古錐莊模做樣令人疑神光受繢投臂落猶教至今惱著伊。

奪人不奪境(并總頌)

花艷芳叢得自由玉人深鎖醭幪頭東風漫漫林間過亦似贏乖亦似羞。

奪境不奪人。

嚴霜漸漸逼寒空野艸含花斂翠容惟有牧童舒態意一聲短笛過林東。

人境兩俱奪。

冬瓜瓠子拍胸前明暗雙雙入碧潭巴水不知懷國恨依然流出峽中山。

人境俱不奪。

地爐炭瘦倚軒窗淡月疏星午夜長塵襟似洗誰為暖俄然旭日上扶桑。

即波即水即水即波擬涉思量鷂子雲過。

女子入定。

昨夜孤峰獨宿今朝特地風流文殊罔明俱不唧溜當時若遇作者一拳打倒。

德山托缽。

出門撞著冤家頭秖得吞聲入丈中渾然一擊無何有滿園桃杏自春風。

無夢無想。

無夢無想主何處逼塞太虛充六合一句迥超諸佛外摩醯正眼覷難著。

北禪除夕烹白牛話。

屠兒揮刃血腥傾不怕臨春失卻耕窄路相逢傳禁令心虛直得把贓呈把贓呈艸裏橫異類之機風凜凜。

東村王老夜燒錢。

東村王老夜燒錢爍焰光中顆顆圓搕[打-丁+(天/韭)]堆頭留不住清風吹滿碧雲天。

靈龜能斷人吉凶因甚自不知其死。

昨日綠波現瑞游今朝特地臥荒丘正頭正尾知多少莫道靈龜輸一籌。

千年暗室一燈能破因甚腳下有三尺暗。

日出紅輪處處周雲深古洞照無由乾坤踢倒子牙術明暗雙雙一下收。

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因甚今日不知明日事。

三界唯心兮無出無沒萬法唯識兮東奔西逐打破不知關捩子管教神號與鬼哭。

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默對。

翩翩拂袖過林花向背存時即被遮但得見來如未見問君何處不生涯。

天地同根萬物一體。

深宮繡女線增毫陰減陽生梅信報林下道人發笑聲明明物理象先兆。

一喝如金剛王寶劍。

金剛寶劍奮全威凜凜光寒四百州任有拏雲攫霧手干戈人馬一時休。

一喝如踞地獅子。

一喝踞地爪牙全十方世界沒中邊三世諸佛來乞命萬里妖狐屎尿天。

一喝如探竿影艸。

一喝探竿施影艸來風深辯鑒緇素龍蛇陣上休眨眼函蓋箭鋒非佇顧。

一喝不作一喝用。

雁影頻虛嘹嚦遠聲聲相送出雲間抬眸直上重霄望莫道好音宜看鴈。

黃龍三關(并總頌)

我手何似佛手拈卻高低妍醜溪西雞齊啼狗走抖擻口。

我腳何似驢腳踏倒天涯海角張三日日攢眉李四時時擺脫。

人人有箇生緣頭頭頂著青天若也未能薦旨一任疑到驢年。

佛手驢腳生緣風攪蘆花雪滿船鉼盤釵釧是何物鞦韆垂在月明前。

乾屎橛。

如何是佛乾屎橛調御十身猶曲節不識人嫌強露顏人間天上俱熏徹徹不徹更加白棒當頭楔。

[車*度]轢鑽。

[車*度]轢鑽[車*度]轢鑽信手拈來與人看若將擬議思量也眼上眉毛失一半。

三玄三要十智同真總頌。

十智同真與要玄當胸劈脊秪麤拳電光影裏休妄想抬眸已過萬重山。

即心即佛非心非佛二。

即心即佛兮節外生枝非心非佛兮撥火覓漚穿衣喫飯家常事問君何處不風流。

即心是佛佛為心莫逐馳求外覓心瞬目揚眉休擬義塵塵剎剎現全身。

經首癶。

以不以兮八不八中含幾箇沒傝𠎷沒傝𠎷盈衢溢路歌聲滑。

狗子佛性有也無話。

狗子佛性有癡憨彌勒笑開口大清國裏難捉渠鬧市波斯赤腳走。

狗子佛性無趙州東壁挂葫蘆千妖百怪腦門裂大上老君律令符。

且道臨濟得黃檗力得大愚力。

南山雲起北山雨一箇鼻頭兩孔氣翻轉面皮揮掌拳知恩方解報恩味。

拄杖。

甚麼物兮不知名正令相將與麼行逼生蛇化龍吟豪氣衝天地佛祖喪膽魂呵呵將謂有許多奇特原來是萬仞巖前瘦茶藤。

次車牛頌韻三。

潑天大用駕車牛豈肯臨機赴兩頭聖解凡情俱擊碎十方世界任優游。

玲瓏八面一車牛廓徹當陽沒兩頭宇宙瀟瀟寒落落饑食渴飲樂優游。

求人撥艸御車牛掣破玄關始徹頭覿面全機赤體露橫行逆折自優游。

婆子請古德轉藏經話。

一藏半藏擬之則喪打破虛空回身南向。

鐵蛇橫古路。

鐵蛇橫古路顧佇遭他一口吞擬議知君終未瞥達人不免笑吟吟。

三頓棒。

黃檗山中喫棒來高安灘上頂門開秖饒佛法無多子猶去須彌與五臺。

寂光豁禪師語錄卷三(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7 寂光豁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