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6 大方禪師語錄 (6卷)
【明 行海說 超鳴編】
第 3 卷

下一卷
 

大方禪師源流頌卷三

第一世南嶽讓禪師詣曹溪參六祖祖問甚處來師曰嵩山來祖曰什麼物恁麼來師無語遂經八載忽然有省乃白祖曰某甲有個會處祖曰作麼生會師曰說似一物即不中祖曰還假修證否師曰修證即不無染汙即不得祖曰秪此不染汙是諸佛之所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

八載掀翻一物無說來一物轉淆訛頂門突出摩醯眼爍破乾坤耀古途。

第二世馬祖一禪師在衡嶽常習坐禪讓和尚知是法器來問曰坐禪圖作什麼師曰圖作佛讓乃取一磚於庵前石上磨師曰磨作什麼讓曰磨作鏡師曰磨磚豈得成鏡讓曰磨磚既不成鏡坐禪豈得作佛師曰如何即是讓曰如牛駕車車若不行打車即是打牛即是師無對讓示偈曰心地含諸種遇澤悉皆萌三昧華無相何壞復何成師蒙開悟心意豁然。

一點當頭痛著鞭車牛闖破四禪天眼空宇宙渾瀟洒殺活縱橫絕正偏。

第三世百丈海禪師參馬祖侍行次見一群野鴨飛過祖曰是什麼師曰野鴨子祖曰甚處去師曰飛過去也祖遂扭師鼻負痛失聲祖曰又道飛過去也師於言下有省次日祖陞堂眾纔集師出卷卻席祖便下座師隨至方丈祖曰我適來未曾說話汝為甚便卷卻席師曰昨日被和尚搊得鼻頭痛祖曰汝昨日向甚處留心師曰今日鼻頭又不痛也祖曰汝深明昨日事。

哭笑陞堂捲席回電光影裏不安排當陽一喝聾三日本地風光遍九垓。

第四世黃檗運禪師參馬祖值祖遷化時百丈廬于塔傍師乃請問祖平日得力句丈舉再參因緣言老僧昔被馬大師一喝直得三日耳聾師聞舉不覺吐舌百丈曰子已後莫承嗣馬祖去麼師曰不然今日因師舉得見馬祖大機之用然且不識馬祖若嗣馬後喪我兒孫丈曰如是如是見與師齊減師半德見過於師方堪傳授子甚有超師之見一日丈問甚處來師曰大雄山下採菌子來丈曰還見大虫麼師作虎聲丈拈斧作斫勢師打丈一摑丈吟吟而笑遂歸上堂曰大雄山下有一大虫汝等諸人也須好看百丈老人今日親遭一口。

耳聾三日示因由直下知歸吐舌頭喪我兒孫擔荷得傾湫倒嶽逞風流。

第五世臨濟玄禪師在黃檗會中時睦州為首座勉令問黃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檗便打如是三問三度被打遂辭檗參大愚愚問甚處來師曰黃檗愚曰黃檗有何言句師遂舉前話復云不知某甲有過無過愚曰黃檗恁麼老婆為汝徹困猶覓過在師於言下大悟云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愚搊住曰者尿床鬼子適來道有過無過如今又道佛法無多子汝見個什麼道理速道速道師於愚肋下築三拳愚拓開曰汝師黃檗非干我事師回黃檗舉前話檗曰大愚老漢饒舌待來痛與一頓師曰說甚待來即今便打隨後一掌檗曰者風顛漢來者裏捋虎鬚師便喝檗曰侍者引者風顛漢參堂去。

六十烏藤不肯休三拳肋下豈輕酬歸來依舊風顛樣煞得滹沱正脈流。

第六世興化獎禪師初為臨濟侍者後在三聖會裏嘗曰我向南方行腳一遭拄杖頭不曾撥著一個會佛法底人聖聞得問曰汝具個什麼眼便恁麼道師便喝聖曰須是汝始得後又到大覺為院主一日覺曰聞汝道向南方行腳一遭拄杖頭不曾撥著一個會佛法底人汝憑個什麼道理與麼道師喝覺便打師又喝覺又打來日從法堂過覺召院主我直下疑汝昨日者兩喝師復喝覺又打師再喝覺又打師曰某甲於三聖師兄處學得個賓主句總被師兄折倒了也願與某甲個安樂法門覺曰者瞎漢來者裏納敗闕脫下衲衣痛與一頓師於言下薦得臨濟先師於黃檗處喫痛棒底道理開堂日拈香云此炷香本為三聖師兄三聖於我太孤本為大覺師兄大覺於我太賒不如供養臨濟先師。

東家學得賓主句西家拆倒無依倚衲衣脫下赤條條便見先師喫棒意。

第七世南院顒禪師上堂云赤肉團上璧立千仞時有僧問赤肉團上璧立千仞豈不是和尚道師曰是僧便掀倒禪床師曰汝看者瞎驢亂作僧擬議師便打趁。

掀倒禪床珠走盤當機覿面不瞞頇棒頭有眼明如日要識真金火裏看。

第八世風穴沼禪師參南院院問南方一棒作麼商量師曰作奇特商量師卻問和尚此間一棒作麼商量院拈拄杖曰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見師師於言下大徹玄旨李史君守郢州請師上堂云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去即印住住即印破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時盧陂長老出問某甲有鐵牛之機請師不搭印師曰慣釣鯨鯢澄巨浸卻嗟蛙步[馬*展]沙陂佇思師喝曰長老何不進語陂擬議師打一拂子曰還記得話頭麼試舉看陂擬開口師又打一拂子牧主曰信知佛法與王法一般師曰見何道理牧主曰當斷不斷反招其亂師便下座。

棒下無生始半提鐵牛心印露全機傾腸剖腹人難會去住隨方絕是非。

第九世首山念禪師晚居風穴會中穴勉擔荷大法師曰願聞其要穴遂上堂舉世尊以青蓮目顧視大眾乃曰正當恁麼時且道說個什麼若道不說而說又是埋沒先聖且道說個什麼師乃拂袖下去穴擲拄杖歸方丈侍僧問曰念法華因甚不秪對和尚穴曰念法華會也次日與真園頭同上問訊穴曰作麼生是世尊不說說真曰鵓鳩樹頭鳴穴曰汝作許多癡福作麼何不體究言句又問師師曰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穴謂真曰何不看念法華下語。

眉端上薦與多言拂袖下堂契本源古路悄然行一遍靈山正脈始流傳。

第十世汾陽昭禪師歷參知識七十一員後到首山問百丈卷席意旨如何山曰龍袖拂開全體現師曰師意如何山曰象王行處絕狐蹤師於言下大悟云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有問曰見何道理便爾自肯師曰正是我放身命處師頌三玄三要曰三玄三要事難分得意忘言道易親一句明明該萬象重陽九日菊花新。

拂開全體正堂堂十智同真不覆藏萬古碧潭空界月三玄三要獨超方。

第十一世石霜圓禪師謁汾陽經二年未許入室每見必詬罵一日訴曰自至法席不蒙指示念歲月飄事未明有失出家之利語未卒汾叱曰是惡知識敢裨販我怒舉杖逐之師擬伸救汾掩其口乃大悟曰是知臨濟道出嘗情師後室中插劍一口以草鞋一雙水一盆置在劍邊每見人入室即曰看看有至劍邊擬議者師曰險喪身失命了也便喝出。

觸著無明似未曾總然有理也難申白拈捉敗無多子道出常情意轉新。

第十二世楊岐會禪師參慈明總院事每咨參明曰庫司事繁且去他日又問明曰監院異時兒孫遍天下在何用忙為一日明出師偵之小徑搊住曰者老漢今日須與我說不說打汝去明曰知是般事便休語未卒師大悟一日明上堂師問幽鳥語喃喃辭雲入亂峰時如何明曰我行荒草裏汝又入深村師曰官不容針更借一問明便喝師曰好喝明又喝師亦喝明連喝兩喝師禮拜明曰此事是個人方能擔荷師拂袖便行。

狹路相逢一著先深村荒草話難圓知般事了為貲本三腳驢兒信手牽。

第十三世白雲端禪師參楊岐岐問受業師為誰師曰茶陵郁和尚岐曰聞伊過橋遭攧有省作偈甚奇能記否師誦偈岐笑而趨起師愕然通夕不寐黎明咨詢之岐曰汝見昨日打敺儺者麼師曰見岐曰汝一籌不及渠師復駭曰意旨如何岐曰渠愛人笑汝怕人笑師大悟。

無端一笑起淆訛親切鉤錐不用多翻轉面皮關鎖脫明珠一顆照山河。

第十四世五祖演禪師參白雲遂問南泉摩尼珠話雲叱之師領悟獻投機偈曰山前一片閒田地叮嚀問祖翁幾度賣來還自買為憐松竹引清風雲特印可令掌磨事未幾雲語曰有數禪客自廬山來皆有悟入處教伊說亦說得有來繇舉因緣問伊亦明得教伊下話亦下得秪是未在師遂疑私自計曰既悟了明得說得如何卻未在參究累日忽然省悟從前寶惜一時放下走見白雲雲為手舞足蹈師後曰吾因茲出一身白汗便明得下載清風。

通身白汗露珠流只用些些這藥頭祖父田園買賣了更憐松竹沒來由。

第十五世圜悟勤禪師為五祖侍者一日部使詣祖問道祖曰提刑少年曾讀小豔詩否有兩句頗相近頻呼小玉元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部使應喏喏祖曰且仔細師侍立次問曰提刑會否祖曰他秪認得聲師曰秪要檀郎認得聲他既認得聲為甚卻不是祖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前柏樹子聻師忽有省遽出見雞飛上欄干鼓翅而鳴乃曰此豈不是聲遂呈偈曰金鴨香銷錦繡幃笙歌叢裏醉扶歸少年一段風流事秪許佳人獨自知祖遍謂山中耆宿曰我侍者參得禪也。

小玉頻呼一線通香銷金鴨眼初紅雞鳴撩起許相思搭在欄干九曲中。

第十六世虎丘隆禪師謁圓悟悟問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舉拳云還見麼師曰見悟曰頭上安頭師聞脫然契證悟叱曰見個什麼道理師曰竹密不妨流水過悟肯之有問曰隆藏主柔易若此何能為哉悟曰瞌睡虎耳。

拳頭舉起大粗生睡虎通身是眼睛竹密不妨流水過曹溪一滴振家聲。

第十七世應庵華禪師見虎丘侍行半載頓明大事丘忌日師拈香云平生沒興撞著者無意智老和尚做盡伎倆湊泊不得從此卸卻干戈隨分著衣喫飯二十年來坐曲彔木懸羊頭賣狗肉知他有甚憑據雖然一年一度燒香日千古令人恨轉深。

聲香味觸辨縱橫官不容針車馬通密用全提誰解會父慈子孝立家風。

第十八世密庵傑禪師參應庵一日庵問如何是正法眼師遽答曰破砂盆庵頷之未幾辭白省覲庵以偈送曰大徹投機句當陽廓頂門相從今四載徵詰洞無痕雖未付缽袋氣宇吞乾坤卻把正法眼喚作破砂盆此行將省覲切忌便躲跟吾有末後句待歸要汝遵。

當人掇出破砂盆價重須彌此話行更把葫蘆傾倒地難教收拾累兒孫。

第十九世破庵先禪師參密庵庵住靈隱師分座有道者請益曰胡孫子捉不住願垂開示師曰用捉作麼如風吹水自然成紋。

風旛不是虎頭斑鼻孔平空遭打翻血脈至今流不竭閻浮移在海南邊。

第二十世無準範禪師初謁育王佛炤炤問何處人師曰劍州炤曰帶得劍來麼師隨聲便喝炤笑曰者烏頭子也亂作後至靈隱破庵居第一座同遊石筍庵有道者請益胡孫子話師於侍傍大悟後開法一香供破庵。

因風吹水水成紋殺卻猢猻見太平明取烏頭端的處西川隆慶劍州人。

第二十一世雪巖欽禪師在無準會下每遇入室舉主人公便可[跳-兆+孛]跳舉衲僧巴鼻佛祖爪牙更無下口處此病礙在胸中十年後過浙東天育兩山偶佛殿前行忽然抬眸見一株古柏觸著向來所得境界和底一時颺下礙膺之物樸然而散始見徑山老人立地處正好三十拄杖。

掀翻柏子廓然醒突出金剛正眼睛百煉爐中呈伎倆團團輥出口通身。

第二十二世高峰妙禪師謁雪巖纔問訊被打出後凡入門巖便問誰與汝拖者死屍來隨即打出後因睹五祖真贊忽然打破疑情一日巖問日間浩浩時作得主麼師曰作得主巖曰睡夢中作得主麼師曰作得主巖曰正睡著時無夢無想無見無聞主在什麼處師無對遂奮志入龍鬚越五載偶同宿友推枕墮地作聲廓然大徹自謂如在網羅中跳出元來秪是舊時人不改舊時行履處自此安邦定國天下太平一念無為十方坐斷。

枕頭撲落露尸骸萬戶千門一踏開幾度秋風歸未得抬眸忽地故鄉來。

第二十三世中峰本禪師因觀流泉有省詣高峰求證峰打趁出既而民間訛傳官選童男女師問忽有人來問和尚討童男女時如何峰曰我但度竹篦子與他師於言下洞然徹法底源峰書真贊付師曰我相不思議佛祖莫能視獨許不肖兒見得半邊鼻。

竹篦現出童男相直下翻身洞底源鼻孔穿來只一半至今描畫不完全。

第二十四世千巖長禪師見中峰峰問日用如何師曰念佛峰曰佛今何在師擬議峰厲聲斥之師求示法要峰授以狗子無佛性話三年因住望亭聞雀聲有省峰復斥之師憤然夜半忽鼠翻食貓器墮地有聲恍然開悟覺身躍起數丈如蟬蛻汙濁之中浮游玄間天地一時清朗復往質峰峰問趙州何故云無師曰鼠食貓飯峰曰未也師曰飯器破矣峰曰破後如何師曰築碎方甓峰乃微笑。

狗無佛性鼠生瞋觸著通身冷汗淋方甓盡情築碎了忽然開眼自知音。

第二十五世萬峰蔚禪師謁千巖巖便問將什麼與老僧相見師豎拳云者裏與和尚相見巖曰死了燒了向何處安身立命師曰漚生漚滅水還在風息波平月映潭巖問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個什麼師以坐具打一圓相手而立一日普請斫松師拈圓石作獻珠狀曰請師酬價巖曰不值半文錢師曰瞎巖曰我也瞎汝也瞎師曰瞎瞎巖命師充第一座一日巖上堂舉無風荷葉動必定有魚行師震威一喝拂袖便行巖示偈曰鬱鬱黃花滿目秋白雲端坐碧峰頭無賓主句輕拈出一喝千江水逆流。

兩次三番爬著癢磕來砰去貴承當無賓主句輕拈出一喝轟天全體彰。

第二十六世寶藏普持禪師萬峰付師偈曰大愚肋下痛還拳三要三玄絕正偏臨濟窟中師子子燈燈續燄古今傳峰臨入滅時門人問曰和尚會中幾人得法弟子峰示偈曰慈悲無念花開果熟因地分明慧寶致囑清徹源源一派流千古萬古來相續。

拳揮掌觸示端由玄要家風據令酬粉碎山河無剩跡風流徹骨有來頭。

第二十七世東明旵禪師因睹松有省見寶藏具陳悟因藏斥之遂親炙座下一日藏問心不是佛智不是道汝云何會師向前問訊手而立藏呵曰汝在此許多時還作者個見解師乃發憤至第二日驀然徹法源底遂呈偈曰一拳打破太虛空百億須彌不露蹤借問個中誰是主扶桑湧出一輪紅。

打破虛空不露蹤頂門湧出一輪紅依稀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

第二十八世海舟慈禪師初於萬峰機下有省遂廬于洞庭山後一僧呵其見解師即棄庵詣東明一日明問曾見人否師曰見萬峰明曰萬峰即今在什麼處師罔然明曰恁麼則何曾見萬峰師歸寮三晝夜寢食俱忘偶香燈繩斷墮地廓然大悟詣關前呈悟繇明曰老闍黎承嗣萬峰去師曰和尚為我打徹豈得承嗣萬峰明遂出關陞座曰瞿曇有意向誰傳迦葉無端開笑顏到此豈容七佛長文殊面赤也茫然今朝好笑東明事千古令人費唾涎幸得海公忘我我濟宗一脈續綿綿擲拄杖云千斤擔子方全付玄要如今拄杖談以拂子擊三擊下座。

燈滅繩斷賊身現腦後神光飛白練耀古輝今遍大千逢人拈出吹毛劍。

第二十九世寶峰瑄禪師因海舟造塔院斧傷足有省乃充火頭一日負柴舟見曰將棘去作甚麼師曰是柴舟呵呵大笑師罔然舟曰是柴將去燒卻師遂起疑曰和尚畢竟是個什麼道理故爾問我是夕刻意參究不覺被火燎去眉毛面如刀割以鏡炤之豁然大悟作偈呈舟舟便打師奪拄杖曰者條六尺竿幾年不用今日又要重拈舟大笑師又呈偈曰棒頭著處血痕斑笑裏藏刀仔細看不是英靈真漢子死人喫棒舞喃喃舟曰即此偈語可紹吾宗。

傷鋒刖足痛無般燎卻眉毛更不堪莫向鬼窟作活計灼然一座白雲關。

第三十世天奇瑞禪師參寶峰峰問甚處來師曰北京曰別有去處麼師曰隨方瀟灑曰曾到四川否師曰到曰四川境界與此間如何師曰江山雖異風月一般寶豎拳曰還有者個麼師曰無曰因甚卻無師曰非我境界曰如何是汝境界師曰諸佛不能識誰敢強安名曰汝豈不是著空師曰終不向鬼窟裏作活計曰西天九十六種外道汝是第一師拂袖便行寶乃付偈曰濟山棒喝如輕觸殺活從茲手眼親聖解凡情俱坐斷曇華猶放一枝新。

隔墻忽地喚哪哪箭入髑髏這老婆四百病中重拔出咬人獅子柰他何。

第三十一世絕學聰禪師依天奇奇問苦樂皆心因何外取師曰秪為不了曰是非皆事因何妄承師曰錯認定盤星曰迷悟皆人因何不懂師曰早知燈是火豈向四方求奇乃付偈曰道者心同慈嫗心爭教赤子困群陰輔成架海金樑子佛缺方知補浩任師後居龍泉寺有僧問如何是本來面目師曰石香亭僧云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喪卻了也僧問今朝盂夏八日天下叢林皆慶如來降誕之辰未審如來何處降生師於几上畫個圓相。

獨立沙場斑馬嘶幾回征戰淚沾衣不因途路南針指八陣如何得解圍。

第三十二世笑巖寶禪師參絕學便問十聖三賢全聖智如何道不明斯旨學厲聲曰十聖三賢爾知如何是斯旨速道師下語不契一日洗菜次偶一莖菜墮水逐水圜轉捉不著忽有省遂攜籃歸學見便問是什麼師曰一藍菜學曰何不別道一句師曰請和尚別問來後與學圍爐次學曰人人有個本來父母子之父母今在何處師曰一火焚之學曰恁麼則子無父母耶師曰有即有佛眼覷不見師曰子還見麼師曰某亦不見學曰為什麼不見師曰若見則非真父母遂呈偈曰本來真父母歷劫不曾離起坐承他力寒溫亦共知相逢不相見相見不相識為問今何在分明舉似師學深肯之。

急水灘頭徹底傾青天撈得對師呈一雙赤手無他計賊入空房解轉身。

第三十三世幻有傳禪師聞燈花爆聲有省直造北方參笑巖求證巖曰汝將從前得力處一一說來師具實答語中間巖驀趯出鞋曰向者裏道一句看遂把師話端一齊打斷師通夕不寐明晨佇立簷下巖見喚師師回顧巖翹一足作脩羅障日月勢師當下脫然一日巖入堂曰我者拄杖要與人有要底麼首座曰某甲要巖曰汝要作麼座曰要他鏟斷天下人舌根巖以杖架肩曰楖栗橫擔不顧人直入千峰萬峰去師躍然下禪床曰恁麼須分付某甲往前迎取巖笑曰汝當久久執持一番始可打草去也乃贈一笠曰以此覆之無露圭角。

燈花熚爆夜叉頭隻履遭人截斷喉回首風前多意氣修羅面目太風流。

第三十四世密雲悟禪師因挑柴過一山灣見一堆柴突露面前忽有省遂依幻有和尚脫白請益幻幻曰汝若到者田地便放身倒臥嗣後惟加罵詈師慚悶交感一日城歸過銅棺山頂忽覺情與無情煥然等現正所謂大地平沉底境界時幻遷北京乃往覲幻問汝有新會處麼師曰一人有慶萬民樂業幻曰汝又作麼生師曰某甲得得來省覲和尚幻曰念子遠來放汝三十棒師抽身便出一日幻問忽有人問汝如何秪對師驀豎拳幻曰老僧不曉得者是什麼意思師曰莫道和尚不曉得三世諸佛也不曉得又一日幻舉拂問諸方還有者個麼師震威一喝幻曰好一喝師連喝兩喝歸位幻囑師扶佛法師呈偈曰若據某甲扶佛法任他○○○○○都來總與三十棒莫道分明為賞罰。

中興濟北展經綸銅棺峰頭眼廓明陷落華山百二座棒頭敲出玉麒麟。

第三十五世浮石賢禪師首謁湛然和尚湛問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師曰老老大大還問者箇話湛休去一日同諸禪侶閱五燈會元值七賢女觀尸陀林因緣有省遂說偈曰一池蛙鼓夜喧喧歷歷明明道口邊通報五湖林下客從今不必更加參次詣金粟參密雲和尚一日侍立次雲曰古人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荅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汝作麼會師不能荅雲曰快還我下落師瞢然力參三晝夜連呈數偈雲俱言未在師自慚後有會處便入臥室禮曰某會也雲曰如何是汝會處師曰鷂子過新羅雲曰未在還我偈來師即書曰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我今看破處也只是尋常雲深然之。

七賢覷破銅山崩展翅鵬吞六合雲太白峰前高調在神洲法脈暗流通。

牧牛頌

未牧

四蹄無力望空哮不辨東西路轉遙頭角縱橫昂意氣那知舉步犯人苗

初調

歪斜鼻孔強教穿動著些兒痛下鞭牢把繩頭無間歇日親日近不須牽

受制

一從鞭策受奔馳溪北溪南步步隨短笛無腔堪入耳晚山歸去竟忘疲

回首

望月江天掇轉頭山山春草飽堪休自從認得家園處煙霧橫眠影不留

馴伏

念茲在茲綠楊煙收放隨隨得自然縱使一朝無覓處依然不出碧溪邊

無礙

類類同途萬法如翻身直上戴嵩圖南泉活計乘時用雙角無欄樂有餘

任運

窗中躍出入雲中尾上煙霞色正濃帶月始從芳草去歸來又踏落花紅

相忘

渠無牧我我無渠饑向芳叢渴飲溪爛嚼清風忘歲月天荒地老未曾知

獨照

舉目無人在翠微東風嫋嫋鷓鴣啼西天朝去暮東土古澗寒泉秪自知

雙泯

海底行藏絕影蹤月穿波浪水含空清虛一道家風別描不成兮畫不工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6 大方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