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6 大方禪師語錄 (6卷)
【明 行海說 超鳴編】
第 2 卷

下一卷
 

禪燈菴大方禪師語錄卷二

拈頌

世尊初生。

世尊眼空四海可謂旁若無人雲門令行千古未免傷鋒犯手這二老為人一個向高高山頂立一個向深深海底行看來也是同坑無異土。

四顧周行全體彰大方獨步勢無雙雲門一棒掀天地千古兒孫任舉揚

世尊明星悟道。

世尊夜睹明星大似開眼作夢說甚麼妄想執著證得證不得何不向明星未出時薦取何等勦絕更說甚麼智慧德相累及後人牽枝引蔓葛藤滿地。

抬頭忽覺滿天星大地眾生豁眼睛試問當年何所得和泥合水向人傾

拈華微笑。

世尊拈華年老心孤迦葉微笑知恩有地檢點將來二俱不了海上座當時纔見他舉手處咄云不勞拈出免得後代兒孫承虛接響。

一枝拈出大家看百萬人天盡被瞞微笑頭陀親薦得燈燈不絕古今傳

女子出定。

女子無端特地瞿曇隨人起倒文殊罔明各見一邊且道是那一邊咄若向這裏會得不勞彈指其或未然正好朝打八百暮打三千何故不合白日青天惑亂人家男女。

出定入定瞿曇正令瞎驢成隊不顧性命

世尊陞座文殊白椎。

世尊無風浪起文殊隨流入流總與他三十棒縛作一團拋向大洋海裏免得許多起倒何故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月印波中徹底寒澄潭那許臥龍蟠五湖四海途中客盡被渠儂把釣竿

罽賓國王斬師子尊者。

大似靈龜負圖自取喪身之兆。

擲劍揮空勢不還翻身師子箭離弦君王手段天然別兩臂如何保不全

殃崛產難。

將謂黃面瞿曇有神仙秘密之方誰知只得一味平胃散待婆子欲產未產之時一口吞下瀉得肚裏乾乾淨淨免得饑廝煎餓廝炒雖然如是即如殃崛送語未到之際先產下看這平胃散向甚麼處著落當時若問海上座有何法能免產難向他道覓女人相了不可得。

殃崛傳言是禍胎瞿曇一撥眼方開從來賢聖不曾殺母子團圞笑滿腮

城東老母不欲見佛。

老母不欲見佛可謂口吞佛祖氣宇如王雖然如是回顧東西總皆是佛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若向這裏薦得無佛無魔這裏承當不下一任泥堆加土。

東城老母大奇哉八面玲瓏正眼開大地眾生同一體個中那有二如來

德山托缽。

德山托缽下堂垂鉤四海雪峰云鐘未鳴鼓未響托缽向甚麼處去錦鰲衝浪來德山低頭歸方丈前箭猶輕後箭深峰舉似岩頭一人傳虛岩云大小德山未會末後句陷虎之機山聞召岩云汝不肯老僧那好手手中呈好手頭密啟其意紅心心裏中紅心山明日果與尋常不同殺人刀活人劍且喜老漢會末後句在據虎頭收虎尾如斯舉揚大似龜毛丈二兔角八尺錯下名言與末後句有甚交涉且道如何是末後句鶴有九皋方展翅馬無千里謾追風。

垂鉤四海釣獰龍衝浪錦鱗膽氣雄一釣雙鰲布大雨普天匝地起清風

九峰因石霜遷化眾請首座作住持。

峰云若會先師意即住首座積功累德於生死岸頭去住自由甚為奇特爭柰未具正知見在向一色邊坐倒故以一條白練作死法會卻被九峰勘破一場敗闕當時若問海上座如何是一條白練去只向他道寒光爍爍射坤維待九峰擬議不來即便震威一喝云切莫辜負先師好總教九峰亡鋒結舌一代住持定是有分。

香煙堆裏露全身坐脫立亡據本真不是九峰虔侍者石霜一脈溺沉淪

馬祖與西堂藏百丈海南泉願同玩月。

馬祖父子雖然舒卷縱橫各顯家風未免弄巧成拙海上座一一與他點出正好供養畫餅充饑正好修行泥裏洗土塊拂袖便行只成擔板獨超物外唵蘇嚧[口*悉]唎娑婆訶復云這一隊不唧溜漢總被一串穿卻了也還有共相證明者麼三個猢猻[竺-二+欺]錢天明走盡空狼籍。

父子同心家業盛弟兄和氣世情長普天皓月千江印匝地清風四海揚

南泉斬貓。

南泉全提正令趙州符到奉行二大老雖然臨時殺活縱奪可觀仔細檢點將來也是破草鞋還有與南泉把臂共行者麼舉手擊香几一下云一刀兩段俱揮盡大家活弄死貓兒。

一刀兩段絕疏親殺活全提亙古今好手手中呈好手紅心心裏中紅心

馬祖遣人送書到徑山國一欽禪師作一圓相。

馬祖到即不點國一點即不到諸人還識二大老麼一個鼻頭兩孔竅國師道欽師猶被馬師惑好本多同雖然如是不許夜行剛把火直須當道與人看。

馬師密叩徑山翁盡在空圓一點中無柰國師輕漏泄誰知千里有同風

普化同臨濟赴齋掀倒飯床。

臨濟慣作白拈手段驅耕奪食普化到處徹底掀翻不留朕跡或有人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為復是神通妙用為復是法爾如然只向他道龍得水時添意氣虎逢山勢長威獰。

驅耕奪食驗英雄盡底掀翻絕始終驚得主人渾喪膽毘盧頂上任西東

乾峰上堂法身有三種病二種光一一透得。

乾峰據虎頭雲門收虎尾雖然唱拍相隨拳踢相應未免通身泥水且道不落廉纖一句作麼生處處無私空合空法法皆歸水投水。

當機一句絕羅籠電捲星馳空合空二種光兮三種病眉毛睫上隔千重

馬祖因僧問離四句絕百非。

這僧與麼問大似二八女子不繫裙馬師與麼荅也是憐兒不覺醜當時海上座若在請師直指西來意只向他道合取狗口更說甚麼藏頭白海頭黑且道恁麼批判還有優劣也無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

四句離時全體現百非絕處露堂堂馬師何必空饒舌累及兒孫亂度量

乾峰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

雪後始知松柏操事難方見丈夫心。

乾峰舉處莫瞞盰具眼禪和仔細看覷透雲門關捩子轉身猶覺骨毛寒

打鼓陞堂普請看雲門出眾被人謾乾峰落二回方丈各自歸寮倒剎竿

南院上堂赤肉團上壁立千仞僧問掀倒禪床。

院云這瞎漢這僧雖有沖天之氣且無入地之謀南院全提向上未免傷鋒犯手若有人問海上座問壁立千仞便震威一喝何等勦絕免得他掀倒禪床堪作箇甚麼。

赤肉團邊用最親主賓有理實難伸相逢盡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見一人

障蔽魔王領諸眷屬隨金剛齊菩薩云云。

師云謾別人即得大慧云既覓起處不得一千年隨從底是甚麼云疑則別參金剛齊云我不依有住而住不依無住而住如是而住云也要大家知法眼云障蔽魔王覓金剛齊即且從只如金剛齊還見障蔽魔王麼云青天白日不得說夢恁麼批判且道合古人意不合古人意即今莫有知海上座起處底麼喝一喝云人情盡處難留跡家破人亡四壁空。

魔佛空爭不識他金剛擊碎野狐窠迥然突出無遮障六臂三頭唱凱歌

雲門聞聲悟道。

觀世音將錢買胡餅放下手卻是饅頭領取鉤頭意舉手喝一喝云且道是聲耶是色耶是饅頭耶是胡餅耶若向這裏定當得出許伊具一隻眼若定當不出海上座自道去也復喝一喝云黃金自有黃金價終不和沙賣與人。

聞聲見色道明心廓露當陽手眼親收放縱橫由在我一回拈出一回新

波斯匿王問勝義諦中有世俗諦否。

佛云過去龍光佛波斯恁麼問含元殿裏更覓長安世尊恁麼荅穿過髑髏知音者少二大老與麼問荅賓則始終賓主則始終主不落賓主一句又作麼生一箭落雙鵰諸仁者且道無說無聞如何話會只向他道碗脫丘又云碗。

主賓問荅廓然傾兔角龜毛覿面呈兩眼分明對兩眼空爭魔佛可憐生

臺山婆子二頌

無柰臺山這老婆如何特地起干戈趙州勘破空饒舌堪笑行人錯過多

臺山婆臺山婆指點師僧能幾個突出叢林老作家歸來報道親勘破勘破了沒來由帶累諸方成話墮

趙州訪二菴主二頌

到處逢人便下鉤大都好本共同酬等閑消息誰能測收放縱橫得自由

菴主拳頭豎最親趙州關捩少知音鴛鴦繡出從君看不把金針度與人

首山因僧問如何是佛山云新婦騎驢阿家牽二頌

新婦騎驢阿家牽首山一句老婆禪今朝特地重拈出六臂三頭任往還

新婦騎驢阿家牽覿面當機信口宣鄰舍喜逢今日至笙歌引送畫堂前

有句無句二頌

勘破溈山老古錐葛藤樹上蔓支離禪床掀倒呵呵笑天上人間更有誰

笑倒溈山這老魔大家胡亂唱巴歌泥中有誰能委烈燄堆頭長綠荷

萬法歸一二頌

萬法歸一一何歸分明直下廓離微祖師心印明如日爍破乾坤遍界輝

行腳師僧個問頭七觔衫子出青州句中若得真消息動地驚天出眾流

庭前柏樹子二頌

趙老庭前柏樹子蒼蒼自古蔭禪林參天踞地無人會摘葉尋枝直到今

庭前古柏翠幽幽直指禪人當下休無限婆心何太切五湖衲子豁雙眸

東山水上行頌

雲門拈出無生句諸佛分明絕覆藏無柰衲僧猶不薦東山水上亂商量

因徑山容和尚垂問文殊是七佛之師因甚出女子定不得師云領取鉤頭意山云罔明因甚出得師云莫認定盤星山云鉤頭意在甚麼處師便禮拜云請和尚歸方丈便行師拈云伸手原在縮手裏又云高著眼頌云

誰家女子太無端定裏如何有許般今日從新親看破通身慶快骨毛寒

徑山索三玄三要總二頌

三玄三要句難分兔角龜毛眼裏塵玄要皆空非實有一番提起一番新

個中難透三玄要迥出威音那畔邊空劫已前高著眼臨機活鱍任方圓

十智三玄總頌

十智同真三要玄看來好是火中蓮無端特地揚家醜良馬何須用舉鞭

臨濟七事十九首

奪人不奪境三十烏滕猶未省白日天光失卻牛春華爛熳鋪山嶺

奪境不奪人甜言蜜語未為真了然一句無多子語路分明好好陳

人境兩俱奪正令全提惡辣辣安南塞北一齊收獨坐寰中眼界闊

人境俱不奪雕弓已掛狼煙息鼕鼕打鼓祭江神野老謳歌忘帝力

金剛寶劍最鋒鋩獨露當陽凜似霜退後進前身命喪總然佛祖也難當

踞地獅子忽昂頭百獸聞知伎倆休獅子林中獅子吼旃檀國裏獨優游

探竿影草定龍蛇帶角擎頭在此時是聖是凡明了了渙然不必更三思

一喝不作一喝用龜毛兔角千觔重無言童子口喃喃盡大地人提不動

賓中賓奔南走北外邊尋失卻衣中無價寶灰頭土面逐風塵

賓中主撞倒閑門與破戶金剛撫掌笑嘻嘻泥人扶起瓊樓柱

主中賓擲釣拋綸未得鱗撥盡江波徒費力倒拈寶劍入龍津

主中主正令當軒孰敢睹北海蒼龍吞卻珠南山大虫咬老虎

先照後用驗方來閃電光中赤手栽生鐵也須重煆煉金剛正眼頂門開

先用後照勘當人活捉生擒手眼親若是金毛重按過假雞肯放出關津

照用同時掌握全臨機潑潑驗愚賢單刀直入長蛇陣馬喪人亡血濺天

照用不同垂手時撫憐赤子令人思同條生兮同條死笑看雲山春日遲

一句當陽絕萬門普天匝地獨為尊十方沙界全身露佛祖都來一口吞

二句當陽覿面宣光明正大利人天迥然越格超方作普應高低絕正偏

三句拈來總現前四楞著地不須牽和泥合水隨高下南北東西任往還

賓主句頌

當堂齊喝大家知賓主分明在此時左眼半觔右八兩分疆立界本無岐

無位真人頌

無位真人出面門隨方瀟灑獨為尊三頭六臂擎天地歷歷孤明赤骨貧

三玄三要六頌

第一玄傾腸倒腹不能詮通身有口如何說眼裏聞聲鼻孔宣

第二玄耳中見色異新鮮鼻蛇吞卻南山鱉脫殼烏龜飛上天

第三玄不待臨時常現前是處綠楊堪繫馬誰家門裏灶無煙

第一要擬議思量總不妙抬眸鷂子過新羅露柱燈籠撫掌笑

第二要一個鼻頭兩孔竅無舌之人善舉揚五音六律胡茄調

第三要杲日麗天無不到萬象森羅分外明爍破乾坤光晃耀

馬祖一喝三頌

非即非離證此時幾人到此用無疑耳聾三日兒孫廣千古流傳孰敢欺

一喝當陽遍界輝耳聾三日示全機大機大用流千古今古罕聞凜凜威

耳聾三日播家風一喝當陽顯大雄塗毒鼓邊休側耳兒孫亙古用無窮

閱歸真總義隨時頌出

叮嚀太殺啟無端本地風光托滿盤活鱍走盤珠有腳生機一路莫瞞盰法法本來元不假頭頭顯露亦非真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閱真性決十則總頌

教外誰知有別傳無紋寶印印機先非凡非聖堂堂露無古無今常現前

拄杖二頌

赤條條不涉春秋凈裸裸何喜何愁活鱍鱍傍敲正打轉漉漉劈脊當頭有時格外提持有時覿面相酬有時全殺全活有時全放全收拈起時天回地轉放下時自在自由收放縱橫憑在我臨機應用盡風流

撐天指地一條杖凡聖都來總不放賞罰分明與麼行佛與眾生沒兩樣殺活縱橫獨自由自由自在空無相無相光中絕點埃離諸名相真快暢

頌天童密雲老和尚二首

銅棺山頂駕虛舟情與無情白汗流慶快平生消舊夢無窮妙樂爽新秋人天瞻仰都行腳大地齊歸拄杖頭打盡聖凡無敵手兒孫界滿蔭神洲

雪月風花懶繫舟隨方瀟灑儘風流千江有水千江映萬里無雲萬里秋凡聖同途休轉腳古今合轍個源頭潑天潑地誰能委正令全提覿面酬

明星悟道三頌

雪山六載駕孤舟午夜明星息妄流大地眾生開眼夢奇哉一切廓輪秋九蓮臺上收雙腳百萬人中出一頭密密綿綿如是法師承授受古今酬

雪滿乾坤不繫舟縱橫宇宙轉風流孤輪霽色傾殘夢遍界清光萬國秋大地山河齊赤腳森羅萬象盡抬頭頭頭物物皆成現剎剎塵塵彼此酬

凜凜凝霜葦作舟頂門一點凍雲流乾坤撥轉三千界宇宙掀翻九十秋覿面不留元字腳當機誰敢弄虛頭作家手段天然別不動眉毛早與儔

頌二祖十一首

山河大地渡人舟撩亂天花眾道流赫日能消億劫夢廓然倒嶽盡傾秋五湖衲子休行腳四海高流謾出頭面壁九年空碧眼神光隻手那能酬

大地漫漫白練舟水晶宮裏逞風流神光覷破塵沙夢妙湛圓明億劫秋野鶴沖霄舒兩腳孤雲迥出萬山頭和光合轍隨高下普利群迷與麼儔

極目銀山望玉舟廣寒宮裏水雲流藍關路上群仙夢白帝城中眾鶴秋跣足渡江雙赤腳披胸熊耳半山頭九年冷坐人難信紅雪齊腰猶未酬

現成公案不須舟隱顯縱橫順逆流日月星辰同一夢山河大地共千秋香嚴樹上懸雙腳更有天龍豎指頭須向此中端的得恒河沙劫悉皆酬

密雲堆裏駕孤舟水底清天翠欲流月載滿船消皎夢風恬浪靜碧潭秋水窮山盡收雙腳撒手懸巖迥一頭活捉蒼龍全意氣生擒玉象不輕酬

雪映千山駕玉舟雲騰萬里逞風流身騎白鶴沖霄夢倒跨麒麟過漢秋蔭覆兒孫千百億絲毫不隔達源頭通天徹地人難測曜古騰今滿界儔

浩滿乾坤一箇舟看來誰是我同流冰霜曉月毫無夢潔白身心當體秋三世如來難下腳十方賢聖那尋頭晶輝朗曜微塵國一道清光亙古儔

本來個事不須舟妙湛圓明不動流作佛成仙重說夢超凡越聖更悲秋虛空粉碎愁雙腳大地平沉憂白頭碧眼胡僧常面壁更無言句可相酬

大方獨步不程舟本有風光洞底流一榻清風無個夢忘懷歲月孰知秋自由自在長伸腳無慮無憂石枕頭終日閑閑閑不徹不知何物可相儔

清波浩浩放孤舟愛水潺潺縱識流世事重重山疊夢人心曲曲水灣秋勞勞碌碌誰停腳有有無無孰轉頭識得源頭無別水湛然常住洞天儔

我無生死我無舟人我俱無兩岸流中道不存誰做夢山窮水盡孰知秋嘉州大象頻伸腳府鐵牛善舉頭八字打開人不識張三李四一齊酬

杲日麗天四頌

玄要三三無不周玄玄要要儘風流掀天揭地弘凡聖霧捲雲收大日頭

三玄三要如何旨劈嘴攔腮唯直指點出時人眼裏睛當陽獨露誰能委

十智童真直下鉤千妖百怪一齊收孰能識得根源去法法頭頭觸處周

十智童真碗脫丘一毫端上現瓊樓分明捉敗汾陽老始可全提正脈流

頌馬祖一喝三日耳聾二首

全機應用不雷同一喝當陽顯大雄三日耳聾方吐露兒孫千古播家風

霹靂一聲轟宇宙雷音迥別震乾坤大方獨步徵龍象正令全提無等倫

頌高峰大師四句偈五首

海底泥牛啣月走金毛獅子潑天吼無位真人跳上騎露柱燈籠笑破口

巖前石虎抱兒眠歲月俱忘知幾年[囗@力]地一聲絕復甦機權喜怒任方圓

鐵蛇鑽入金剛眼覿面分明腦後箭急著眼兮拔卻箭回光一念超方便

崑崙騎象鷺鶿牽踏破虛空絕往還直下了然無別旨臨時殺活句中圓

舌劍高峰利似鎗妄將四句驗諸方誰知反被諸方勘兔角龜毛較短長

金剛頌

我人壽者及眾生四相皆空五眼明一合三心無所住超宗越格任縱橫

四月初八日頌世尊初生公案二首

今朝正是本娘生動地驚天目放睛帶累雲門喫白棒盲龜跛鱉一齊行

指天指地為人揚目顧周行別有長不是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為水牯牛二頌

日用尋常這一頭未知是馬未知牛一回端的通消息驀鼻牽來覿面酬

日日時時刻刻忘年年月月露堂堂悠悠蕩蕩瀟瀟洒剎剎塵塵處處彰

頌法身偈二首

山頭石虎吼如雷無位真人笑滿腮海底泥牛翻白浪火中木馬奔嘶來

觀音妙智暢奇哉五十三參顯善財龍女頓超無垢界參參見佛眾如來

法身頌四首

本來無假亦無真體露真常沒四鄰迥出一枝梅破臘百年公子不逢春

本來無物有何真真假無憑喚甚鄰聖號凡名齊不立塵塵盡是本來人

我本無心那有塵一微塵內顯其真廓然迥出本來面正體堂堂沒卻身

靈靈不昧妙明明了了常知坦坦平湛湛澄澄無去住綿綿密密證無生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6 大方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