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5 石璞質禪師語錄 (2卷)
【清 超質說 明嵩等編】
第 2 卷

 

石璞質禪師語錄卷之二

住嘉興平湖縣曹溪禪院

師於康熙辛酉年正月二十有八日在婁東香林禪寺受當湖闔邑縉紳文學檀越護法暨闔山昆季敦請繼席至二月初十日進院。

指山門云潑天向上路何須重打開祥麟與瑞鳳盡向此中來。

佛殿瞿曇是何人六年草裏坐撞著冤家來放過即不可遂拜。

伽藍據虎頭收虎尾權衡叢林扶揚宗旨舉香云全憑者箇較些子。

祖師西天東土遁跡無門說黃道白帶累兒孫插香云不如都坐斷何處不稱尊。

據室昔年先師老漢在者裏陶鑄銅頭鐵額收下威鳳祥麟今日質上座到來總不與麼驀拈拄杖擲下云直得雲門鼻直德山眼橫一切尋常不須按過何故目前無怪異不必貼鍾馗。

當日眾護法設齋請上堂師至座前拈檀越疏云先師二十年前有未了底公案今日且向尼山筆尖上增輝佛日普扇真風去也若還未薦有煩對眾宣白法座高登獅子座不禮須彌王舉頭天外看何處不風光便陞。

拈香云者瓣香乾坤以此覆載日月以此照臨爇向寶爐端為祝延
今上皇帝聖壽萬安恭願堯風永扇于萬年舜日長明于億劫者瓣香賢聖不傳古今無價奉為滿朝勳貴郡邑尊官檀越紳衿同門昆季伏願長作嚴廊柱礎永為法海津梁者瓣香從無密授豈敢囊藏記得昔年在我岱山得戒學和尚處得旨自謂巍巍堂堂灑灑落落無端又行腳十年撞著箇無面目漢向命脈上一劄直至如今無處雪屈今日對眾拈出端為供養前住香林後住即此堂上開山第一代先師佛古聞老和尚用酬法乳之恩遂攝衣敷座上首白椎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曹溪波浪如相似無限平人被陸沉還有不涉渺瀰不被陸沉底衲僧麼出來相見僧問重興法席耀古騰今祖令全提意旨如何師便打進云畢竟如何是和尚徹底為人處師云不知痛癢漢進云恁麼則曹溪一滴源頭水流出滹沱萬派宗師云也須識取源頭始得問十載垂綸婁水上重飛法雨潤曹溪四眾慇懃請師直指師打云一棒一條痕一掌一握血進云爐鞴弘開烹凡鑄聖忽若格外人來又作麼生接待師云無伊棲泊處進云輕輕躡足龍門過惹得風雷遍九垓師云不易道將來問獅王哮吼即不問如何是賓中主師云七尺烏藤隨手舉進云如何是主中賓師云垂鉤直欲取金鱗進云如何是賓中賓師云拋卻故園無數春進云如何是主中主師云眼底從來無佛祖進云只如今日在筵勳貴恭迎和尚重振祖山未審還有佛法也無師打云你那裏瞌睡來趙居士問古剎重興子承父業拈槌豎拂地轉天迴為復是錦上鋪花為復是單提直指師云截斷兩頭別致一問來進云可謂龍生龍子鳳生鳳兒師云我與你有甚冤讎進云爭奈行人路上口似碑師云切忌喚鐘作甕乃云千差坐斷正眼豁開卷舒立方外乾坤縱橫掛域中日月現大人境界振古佛家風洞明少室真機揭示滹沱正脈掀翻窠臼截斷葛藤洛書兆五福之休虹瑞錫萬邦之慶赤灑灑淨裸裸似鏡臨臺物來斯照所以道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此法王大寶自然而至直得如獅子筋琴一奏則眾絃絕響又如塗毒鼓一擊則聞者喪身到者裏縱也在我奪也在我鐵額銅頭也須按過然雖如是且道繼席開堂風行草偃一句又作麼生水歸大海波濤靜雲到蒼梧氣象閒復舉大慧禪師以竹篦示眾云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不得向舉起處承當不得向意根下卜度速道速道師云妙喜老人被者竹篦帶累未免手腳俱露新曹溪今日也不舉竹篦亦不分背觸頭頭合轍處處歸源總無許多絡索何故家家門前赫日月太平不用將軍威復白椎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師卓拄杖下座。

當晚小參欲識諸佛心但向眾生心行中識取欲識常住不凋性但向萬物遷變處會取古人恁麼說話大似坐佛床斫佛腳不敬東家孔夫子卻向他鄉習禮樂還有人檢點得出麼豎拂子云自從春色來嵩少三十六峰青至今。

結夏啟華嚴期請陞座開得口來早話墮眨上眉毛蹉過堪笑善財不唧溜踏翻華藏為甚麼諸兄弟若要本分相應直須從前放下百不知百不會向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處著一隻眼忽若拶破虛空心華發現自然入林不動草入水不動波左右逢源縱橫得妙雖然只如柏巖開粥度夏仰山種粟燒畬又是明甚麼邊事喝一喝云只知開口易不覺舌頭長下座。

示眾春風澹柳眉春禽弄百舌一片祖師心處處俱漏泄若從者裏會去早是相埋沒了也更欲向世界未成時父母未生時佛未出世時祖師未西來時道取一言半句未免左之右之驀拈拄杖卓一卓云還會麼更若凝眸不勞相見。

示眾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體無去住祖師恁麼道也是玉石不分金沙混雜若據衲僧門下天地懸隔且衲僧門下有甚長處靈苗瑞草和根拔滿地從教荊棘生。

華嚴期圓滿陞座釋迦掩室於摩竭淨名杜口于毘耶須菩提唱無說而顯道釋梵絕視聽而雨花雖然如是總不若華藏海裏徹底掀翻千波競涌是文殊境界一亙晴空是普賢床榻男子身中入定時女子身中從定出無一處不是香水海無一塵不是解脫門直得牢籠不肯住呼喚不回頭古聖絕安排至今無處所乃豎起拄杖云者箇是曹溪拄杖子阿那箇是華藏世界卓一卓云百雜碎了也喝一喝下座。

示眾諸方鉤又曲餌又香奔聚猶如蜂抱土曹溪又不然原無香餌亦無鉤應用隨機任去留幸有寒山與拾得笑空天地不知休。

佛成道日圓戒陞座奇哉十方佛元是眼中花欲識眼中花元是十方佛欲識十方佛不是眼中花欲識眼中花不是十方佛於此明得過在十方佛於此未明聲聞起舞獨覺臨粧瑯琊覺尊宿與麼說話大似擊水魚頭痛穿林宿鳥驚爭似我黃面瞿曇大方獨步收放自由有時覷破滿天星有時露出千華戒不留朕跡赤條條合水和泥酬宿債豎拂召大眾云且道釋迦老子宿債還清也未喝一喝云三生六十劫。

示眾金輪天子敕草店家風別深秋簾幙雨千家落日樓臺風一笛拈起則壁立千仞佛祖潛蹤放下則七縱八橫聖凡同轍且道拈起好放下好五湖煙景有誰爭自是不歸歸便得。

佛誕圓戒陞座今朝正是四月八九龍吐水浴悉達堪笑雲門欲打伊反教千古阿剌剌遂拈拄杖卓一下云釋迦老子來也敢問大眾九十七種大人相莊嚴微妙淨法身且道從那一相浴起若向這裏浴去圓成戒法其或未然下座燒香重為說破。

頌古

世尊於臘月八日明星出時廓然大悟乃歎云奇哉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覷著星時禍自招胡言漢語逞家饒縱能瞎卻他人眼自饑瘡不可療。

世尊因自恣日文殊三處度夏迦葉欲白椎擯出纔拈椎乃見百千萬億文殊迦葉盡其神力椎不能舉世尊遂問迦葉汝擬擯那箇文殊迦葉無對。

吹毛劍利逆水波清丈夫志氣不順人情君征塞北我伐西秦好手手中呈好手紅心心裏中紅心。

城東老母與佛同生而不欲見佛每見佛來即便回避雖然如此回顧東西總皆是佛遂以手掩面於十指掌中亦總是佛。

盡云婆有丈夫作細看廉纖笑殺人爭似東村王大姐風前一曲唱彌新。

世尊因調達謗佛生身入地獄遂令阿難傳問你在地獄中安否達云我雖在地獄如三禪天樂佛又令阿難傳問你還求出否達云我待世尊來便出阿難云佛是三界大師豈有入地獄分達云佛既無入地獄分我豈有出地獄分。

鵠白烏本玄松直棘自曲何必窮廝煎弄巧反成拙。

世尊因有異學問諸法是常耶世尊不對又問諸法是無常耶世尊亦不對異學云世尊具一切智何不對我世尊云汝之所問皆為戲論。

前不對兮後不對劈面來兮機如電三級浪高魚化龍井底蝦蟆那得見。

月氏國王聞罽賓國有一尊者名祇夜多有大名稱即與群臣往造彼國禮見問法王既至修敬畢乃請尊者當為開演尊者云大王來時好道今去亦如來時。

本入罽賓國不覺到天台雖承尊者力怎奈涉去來。

利益菩薩白燃燈佛我欲得阿耨菩提唯願世尊教我令速成菩提佛言利益汝見是法何者是法是汝所問。

碧潭明月本孤圓撈摝再三亦枉然縱有渠儂為指註春光不在柳梢邊。

陸亙大夫問南泉大悲菩薩用許多手眼作甚麼泉云如國家用大夫作什麼。

騎賊馬兮搶賊旗手眼拶來明杲杲將謂平步入雲霄誰知猶在含元道老南泉太草草若是鳳凰兒不向那邊討。

魯祖尋常見僧來便面壁南泉聞乃云我尋常向師僧道佛未出世時會取尚不得一箇半箇他漝地驢年去。

鮑老當年笑郭郎人前舞袖太郎當及乎鮑老出來舞依舊郎當勝郭郎。

睦州因新到參方禮拜州叱云闍黎何得偷常住果子吃僧云學人纔到和尚為甚麼道偷常住果子吃州云贓物現在。

腳跟未動偷了覿面捉他總不親直下欲明端的意睦州早露賊身。

靈雲見桃花悟道有偈云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玄沙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

潦倒靈雲眼豁開玄沙驀地語如雷雖然贏得嘉聲在未免渠儂自活埋。

鏡清問雪峰古人有言峰便倒臥良久起云問甚麼清再問峰云虛生浪死漢。

問處成雙橛臥來落二三堪嗟象骨老無處著羞慚。

保福因僧問雪峰平生有何言句得似羚羊掛角時福云我不可作雪峰弟子不得。

道泰時清才子貴家肥國富小兒嬌掃除狐兔家風峻甜似蜜兮毒似梟。

玄沙因僧問如何是學人自沙云用自作麼雲門云沒量大人被語脈裏轉卻僧問如何是學人自門云忽然路上有人喚衲僧齋你也隨分得飯吃。

玄沙韶老弄假像真峰巒競秀紅紫爭春撒沙撒土無窮極要撥者僧猶隔津。

襄州龐蘊居士因賣竹漉籬下橋喫撲女子靈照一見亦去爺邊倒士云你作甚麼女云見爺倒地某甲相扶士云賴是無人見。

爺未倒時偏詐扶爺真倒處佯不理非關女子忤逆多也是爺爺自招底自招底生冤死結何時

夾山常遣一小師遍遊禪剎殊無趣向及聞山道譽遠播乃回省覲云和尚有如許奇特事何不早向某甲道山云汝蒸飯時吾為著火汝行益時吾為展缽甚處是辜負汝處小師因而悟入。

聞風回省覲省覲事堪悲早知燈是火飯熟多時。

佛事

挂鐘版只此輪鎚也不是活捉獰龍也不是生擒猛虎也不是號令人天也不是權衡佛祖畢竟如何擊一擊云直下分明齊聽取。

送開山佛老和尚牌位入祖堂大機大用震乾坤正眼圓明帝者尊宗旨法幢隨處立更無蹤跡與人論正恁麼時真燈續燄少室增輝坐斷千差端居正位一句又作麼生全體堂堂秖者是從教千聖覓無門佛古老和尚忌日掃塔剷開荊棘獨踞婁江打鳳羅龍移星換斗眼光爍破四天下腳底卷舒六合雲正當恁麼時雖有巴陵三轉語楊岐女人拜到我先師老人面前總用不著畢竟如何香爇一爐茶傾三奠有耳者聞有眼者見一塔長懸太白燈半層雄壓千峰面。

機緣

居士問儒家從讀書門證入聖賢地位只如宗門從何處得入師云從來無門入箇什麼士無語師云切莫向無門處著倒。

僧問古人道離心意識參既是離心意識參箇甚麼師云上座喚甚麼作心意識僧喝師打云正好參取。

僧參師問那裏來曰天台來師云石梁橋向你道什麼僧擬議師便打僧喝師云此是喝石橋喝自山僧僧禮拜師云向者裏道得我即拜你僧無語師云你不是天台來。

僧問虛空有體須親證意旨如何師云有時因好月不覺到滄洲僧云某甲因甚不證虛空師掌云無你棲泊處。

僧參師問昔日雪竇與數僧遊山次見牯牛舉頭便問牯牛舉頭作麼你試答一語看僧云水足草足師打云卻是東觸西觸僧無語師復打云食到口邊被人奪卻。

僧問如何是徑截法門師打云一棒一條痕云如何保任師又打云喚作一棒入地獄如箭射。

僧問和尚在佛老人處得何法師展兩手云會麼僧云謝師答話師掌云討甚熱碗。

僧參師云相見了也僧擬開口師震聲一喝。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云某甲逢人但恁麼舉師云我向你道甚麼僧擬議師便打。

士問如何是香林的旨師云呵佛罵祖士喝師便打。

初祖達磨

牙齒當門被人打落西來特地亦無所長赤縣衲僧瞞不得剛將無聖誑梁王

天童林野老和上

鳳翥龍騰十二人師惟後出別垂綸通玄道望馳湖海太白風規播剎塵

開山佛古聞和上

藞苴川僧全無巴鼻承嗣天童終成造次爭似法幢生面開神清貌古動天地

受業念宗實和上

泛木蘭舟養摩天鵠行實道尊花開果熟東坡半壑自高閒彌嶺千層誰接足咄

自贊

喜脫彌山犁又拖香林耙通身是水泥十年猶未卸撞著楊岐三腳驢便作溈山水牯跨沒來由怕不怕踏破雲巒任倒耕何妨孫子遍天下

蕩盡家私別無奇異補壁折籬摩雲插翅棒下露全機胸中沒隻字愛栽臘月蓮花懶為佛祖苗裔無端輥入曹源中玉浪銀波潑天地(曹溪隱監寺請)

詩偈

重陽前三日喜異公王先生過訪

深知少出子雲廬此日登臨菊正舒掃徑葉飛驚野鳥呼童茶熟候高車龍山路近閒裁賦鳳闕天遙懶上書直是陶公重結社得君佳句勝瓊琚

曹溪雨中除夕

榻寄臨溪鎖暮煙梅花開盡嶺南天名山到此三千許白髮于今一半先寒向珠林辭舊臘春回蓮漏接新年雨燈兀坐無窮意細聽松濤獨不眠

秋夜泊三河

黃昏依古岸漁火照沙洲秋滿千山白灘銜亂石流推篷光入枕繫樹影移舟不識誰家子清歌水上樓

由黃龍宿金竹坪

直入重雲裏方知有草堂遊禽凌碧漢小艇射滄浪竹引前溪水山高八月霜老僧忘節序惟看野花香

秋日登湖亭

俯仰江湖一鏡天波涵萬象碧無煙匡廬影掛飛帆上載得秋風月正圓

虹橋晚眺

夕陽倒影漾流霞多少行人未到家江岸漁翁閒把釣夜深和月臥蘆花

珠江懷素思佘先生

閱歷來東嶺思君未易逢雲林閒客興湖海澹幽蹤坐對千山月懷深半榻鐘他年歸故國長嘯復相從

潮陽度夏懷素園陳居士

客路將千里違君一月前北鴻何處見南菊幾時旋帆掛蠻江月盃浮鱷渚煙還山頭帶雪竹裏復譚玄

宿憨大師塔院

一龕古佛明燈千載憨師面目獨坐獅子峰頭驚散飛禽野鹿

秋來丹桂飄香臘至巖梅帶雪不知此況誰同惟有老僧藏拙

寄懷石室月川和上

知兄開法古蓮山不得追隨恨未刪怪石幽篁無恙否蒼蒼應待翠微間

送味山龍梅和上還新安葬親

不向吳山度歲華為參佛母老摩耶菩提漫道元無樹優缽看來尚有花

錢大可觀察護念諸山惟余為甚偈以謝之

名士風流易出塵選官選佛頭頭親雖然三達尊江漢香海相攜只一人

贈獅林俍菴和上

故人同里復同流煨芋風清古秀州不似化山弘覺祖眼光徒欲爍龍樓

贈雲關印公西堂

片雲把住元非妄一印高懸示本真何似兩頭都坐斷海天誰識關中人

同里瑞宇陳君偕弟振南興宇二居士深慕古道偈以贈之

兄弟同居似古人胸中瀟灑亦無塵憐予法社清如洗長贈荷衣意自真

贈潮音以公法姪

以謙自牧越常儔點滴潮音萬派流雪竇風光千古在垂機何必整鰲鉤

贈嶽生程居士

古人學道如鑽火立現金星未肯休果是楊岐真正脈倒扶法社始風流

與幻予書記

明明一字兩頭垂塗抹全彰未見奇好把筆尖輕倒卓銅睛鐵眼莫能窺

與雪菴金居士(法名明錩)

瞿曇元是古醫王懶向人前說玅方卻被飲光輕漏洩普天匝地絕囊藏

與雪堂程居士(法名明鑑)

木樨香悟黃山谷千古應思老晦堂無隱真機明歷歷縱橫何處不芬芳

示即中維那

不愛諸方五味禪卻餐婁水冷風煙虛空背上行須穩莫倚中間與半邊

示圓仁書記

仁義悉從貧處斷子能落落此中圓應知故國雪峰老半句鄉音道不全

贈穆生黃居士

生平磊落自清真得句高吟懶說貧長笑陶公門外漢攢眉甘作醉中人

贈鵡湖法姪復園王居士

君是鳳凰山上人不知摩詰亦前身喜吟雅句驚江漢莫負西來少室春

石璞禪師語錄卷二(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5 石璞質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