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63 文穆念禪師語錄 (5卷)
【清 念說 真慧等編】
第 1 卷

下一卷
 

文穆念禪師語錄序

三教之理一也三教之理一而釋氏之旨更無不一一者何曰直指人心立地成佛而自五燈分燄人各一師其最著者則有曹洞有臨濟若似乎舉至一之旨而以不一者異之也夫佛法則烏容異也殊途而同歸也譬之千支萬派而朝宗則惟向若也亦因乎學者資力所近而與為提撕與為鍼砭焉豈有他哉今滹沱一脈幾半天下曹源一滴不絕如線說者疑有盛衰之別余以為祖燈相續論真贗不論多寡也苟得一人而使佛祖法門如日月之經天如江河之行地則此一人功業當盛滿無算雙林文師豈其人耶師夙秉慧根為曹洞嫡傳為岐山血嗣自薙染之初鋒穎露於我法難思之句而喟然生疑於法王全露之言而豁然頓悟其一疑一悟間誰得窺其底蘊哉師顧不自滿假參學益力時以前人付囑不克負荷為兢兢渡衡湘適吳越凡諸選佛名場不憚風瓢雨笠乃杖錫所經人多皈仰在丹霞則祖庭克復在雙林則祇樹重暉蓋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灼道固有不可遏抑者耶然窺師之道以實踐為本而語言文字其末也故每有論說直欲付諸丙丁而門人不可謂守先待後非言曷明質疑問難非言曷剖因並出丹霞雙林所錄而登之棗梨且強余為玄晏焉顧余儒者何知而以序師哉然我自用我法以今觀其法語鉗錘棒喝悉具婆心指月拈花無非妙諦非即吾儒之所謂無隱乎其諸頌拈檃括命中語皆破的批卻導窾目無全牛非即吾儒之所謂知言乎其息影三十韻則辨才無礙晉塵可奪游行理窟宋腐不留非中峰石屋之流亞乎循是以序師其足以盡師乎其不足以盡師乎或以余為阿所好或不以余為阿所好姑置勿較要之四海之大百世之久自有具正法眼者在。

康熙乙卯陽月穀旦
賜進士第吏部觀政古申法弟劉楫頓首拜撰

文穆念禪師語錄目次

  • 第一卷
    • 住信陽州法幢山雙林禪寺語
  • 第二卷
    • 住鄧州丹霞山僊霞禪寺語
  • 第三卷
    • 再住信陽法幢山雙林禪寺語
  • 第四卷
    • 住汝州伏牛山雲巖禪寺語
    • 機緣
  • 第五卷
    • 頌古
    • 行實

文穆念禪師語錄卷第一

住信陽州法幢山雙林禪寺語錄

康熙壬寅九月廿有三日入院闔郡檀越各剎耆宿及請主清之鄧公等恭請本寺開堂。

拈疏從上諸聖祕固深藏曾未輕洩今以當筵華擘殆盡還會麼設或未會再煩上首宣過宣疏畢。

法座以拄杖指云高而無上廣莫可量人人有志上頭行更不作禮須彌王遂陞座拈香祝
聖畢次懷中取香拈出云此一瓣香千聖莫測魔外罔知始從撥草瞻風直至親蒙記莂既爾穎露弗敢被蓋囊藏今日事不獲已對眾拈出爇向爐中供養。

本師現住湖廣衡州府岐山仁瑞堂上傳達磨正宗曹洞第三十世上嬾下放太老和尚用酬法乳之恩遂斂衣就座維那白椎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隨聲便喝復召眾云大眾第一義諦適纔被山僧一喝百雜碎了也倘有傍不甘的出眾相見(問荅畢)乃云建立獅幢故是時節有待整理竿絲全憑手眼精明弘開正法眼藏揭示不二心宗著著超今邁古頭頭絕類離群恆沙妙義以敷揚百千三昧而顯現可謂如理如事無作無為卷舒不落功勳去來了無變異然雖如是祝
聖開堂一句又作麼生昨向鬧市頭邊過到處文明賀聖朝(敘謝竟)復舉投子大同禪師因僧問如何是一大事因緣子曰尹司空請山僧開堂師云往往謂投子得撲實之道殊不知海龍王宮裏無凡物是故是雙林不恁麼今日有問如何是一大事因緣祇向道金輪不隱的遍界絕紅塵喝一喝結椎曰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下座。

安兩序上堂舉天童長翁淨禪師謝新舊兩序上堂開無間地獄現閻羅大王聚夜叉一部列牛頭兩行與其進者劍樹上猛火進用與其退者刀山裏寒冰退藏且道理會甚事叵耐飯飽弄箸判斷屎急尿床其或未然花柳春風入戲場師云具逸群三昧提向上宗風天童不無以及檢點將來未免大驚小怪不若雙林種田博飯一味尋常法席雖以初開更無如是奇特承諸禪德不辭聚首寒溫共展化儀為人天標幟作將來龜鑒法門之幸豈小補哉遂擊拂子云韜略兩全多意氣安南塞北一齊收下座。

上堂劫初的旨未舉以前先露布就中宏範立鍼枯骨作龍吟歷歷宣揚而有據明明揭示以無私若也會得不獨奉塵奉剎指經天地亦可與竺乾旦國分憂增色雖然如是卓拄杖云數盡落霞對明月撥開松影露青天。

上堂即心即佛釘搖艣非心非佛畫蛇添足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喝一喝云要識真祥麟祇有一隻角參。

上堂法無定相遇緣即宗所以拄杖拈起也豎窮三際含裏十虛放下也萬機休罷退藏於密三世諸佛歷代祖師到這裏不敢正視你輩黃瓜茄子那裏得知。

上堂舉普化禪師居常入市振鐸曰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四方八面來旋風打虛空來連架打一日臨濟令僧捉住曰總不恁麼來時如何化拓開曰來日大悲院裏有齋僧回舉似臨濟濟曰我從來疑著這漢師云普化三昧臨濟不知臨濟若知不致暗箭相待臨濟三昧普化不知普化若知肯躲跟於大悲院裏雙林恁麼批判二老三昧要且不知雙林若知何處見有普化臨濟又曰普化箇漢掣風掣顛將謂有多少奇特被人輕輕一拶馬腳便恁露出。

上堂德山入門便棒崖州萬里臨濟入門便喝萬里崖州雙林總不恁麼你等如何納款良久云水中擇乳須是鵝王。

元旦上堂僧問爆竹騰聲震惺已萌春色新桃布彩豁開未朕幽玄漏洩真機即不問如何是新年頭佛法師云家家門前火把子進云鏡清道有意旨如何師云庭前石作舞進云明教道無又作麼生師云虛空笑點頭進云雙林即今是有佛法耶是無佛法耶師云你試卜度看僧擬進語師打云龍頭蛇尾漢乃云臘盡春回片片晴霞凝上界懸桃爆竹重重錦縫豁當陽堤柳舒眸窺破東王正令巖梅發笑漏洩劫外真機塵塵三昧以全彰處處祥光而奪目然雖如是且正恁麼時君臣道合海晏河清一句又作麼生遂揮拂子云金輪盤轉山河固寶印當空社稷寧。

上堂舉六僧參黃檗五僧作禮一僧提起坐具作一圓相檗曰吾聞有一獵犬甚惡(云云)師云用烏荳子換人眼睛黃檗手段有之然這僧棒則喫要且不甘何謂是伊陣後興師當斷不斷雙林若在待他擬開口時一喝便行非但截斷黃檗舌頭亦不致今時人向聲色邊逐塊。

上堂舉漸源仲興禪師因寶蓋約姪來訪源乃卷篦在方丈內坐蓋一見乃下卻簾便歸客位源令侍者傳語曰長老遠涉不易猶隔津在蓋遂擒住侍者與一掌者曰有堂頭和尚在莫打某甲蓋曰為有堂頭老漢所以打你者回舉似源源曰猶隔津在師云一人慣展縱橫不犯之機一人善行偏正回互之理主賓抑揚各得其宜祇是不無檢點何則不見道猶隔津在。

上堂若論此事向未舉念以前會去早落二落三揚眉瞬目處參詳白雲萬里那更堪磨脣捋胔弄業識癡團有甚屎臭氣山僧一向把定繩頭豈容走作要且今日是箇解制之期未免放開一線現前大眾還有具超方眼撩起便行的麼出來拄杖子為你證據。

晚參舉昭覺仲慶禪師上堂良久曰喫鹽添得渴便下座僧便問喫鹽添得渴時如何仲曰吠影狗子無屎喫師云全提正令眼目人天昭覺故善其機祇不合鏤冰作玉指鹿為馬致令這僧有吠影之惜雖然若是箇漢待他道喫鹽添得渴便乃掀倒禪床昭覺縱有八背三頭管教措手無及。

晚參舉天寧壽禪師上堂驢事未了馬事到來忙忙大地誰是放懷呵呵呵歸去來無根樹子清風起不待春回花自開師云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津津指頰流芳千古天寧於斯可謂得之矣祇是檢點不無所惜何故伯牙縱有高山調不得知音也是閒。

上堂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裏親收得乃拈拄杖顧眾云這箇是雙林拄杖子那箇是摩尼珠復卓一下云這箇是摩尼珠那箇是雙林拄杖子若向這裏檢點得出北俱盧洲喫粥喫飯若檢點不出長連床上喫粥喫飯。

上堂舉寶峰闡提惟照禪師上堂太陽門下妙唱彌高明月堂前知音蓋寡不免舟橫江渚棹舉清波唱慶堯年和清平樂如斯告報普請承當擬議之間白雲萬里師云琢烹金石淘鑄聖凡故是作家眼目若論宗乘向上真箇白雲萬里何也持籌畫策臣寮事至化無為貴轉功下座。

天中節上堂僧問法鼓大震四眾駢闐天中佳節即不問如何是轉功就位師云芳草渡頭尋不見月華影裏見還明進云如何是轉位就功師云寶閣凌空金鐸響怪松崎嶮鶴聲高進云如何是功位齊施師云鴛鴦繡出從君看不把金鍼度與人進云如何是功位齊隱師云寶殿無人空侍立不種梧桐免鳳來進云恁麼則雙收雙放全生殺為雨為霖遍大千師云知音不在頻頻舉達者須知暗裏驚僧禮拜乃云書符捻訣迺太平之奸賊採藥驅疫實亂世之英雄欲除赤口白舌自有這道真言寧藉老聃律令況無閒神野鬼祇可尋常粥飯汾陽酒肉奚為以拂子劃一劃云若向這裏摩挲兩眼洞豁幽微許你天上天下磅礡古今競龍舟於逆浪奪錦標於機先駕嶮衝波任意瀟灑遂顧左右云莫有這般人麼如或未然各自歸堂試檢點看。

上堂人將語試金將火試驀拈拄杖云且道這箇又將甚麼試良久云不是苦心人不知。

示眾舉龍牙居遁禪師一日在帳中坐僧問不是無人不欲全露請師全露牙撥開帳曰還見麼曰不見牙曰不將眼來師云一等直撻根源就中龍牙猶較些子雖然還委伊道不將眼來的意旨麼髑髏無喜識枯木有花開。

上堂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喝一喝云釋迦老子面皮猶少黃黑在何謂近日王令森嚴那許得錢私佃。

上堂舉雪峰一日普請自負一束藤路逢一僧峰便拋下僧擬取峰便蹋倒歸舉似長生曰我今日蹋這僧快生曰和尚替這僧入涅槃堂始得峰便休去雪竇曰長生大似東家人死西家人助哀也好與一蹋白雲白雪峰外面贏得五百家中失卻一貫師云雪峰打草意在驚蛇長生雖見義勇為未免一釣便上雪竇檢點故是分明吐舌要且祇得一半還知白雲端的處麼青山祇解摩今古流水何曾洗是非。

上堂道遠乎哉觸事而真聖遠乎哉體之即神乃豎拂子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懷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又作麼生喝一喝云莫瞌睡好。

結制上堂問爐鞴弘開烹凡育聖設遇無面目漢如何烹育師云立地教死進云恁麼則龍袖拂開全體現象王行處絕狐蹤師云切忌詐明頭乃舉法昌遇禪師上堂法昌今日開爐行腳僧無一箇惟有十八高人緘口圍爐打坐不是規矩嚴難免見諸人話墮直饒口似秤鎚未免燈籠勘破不知道絕功勳妄自脩因證果喝曰但能一念回光頓脫三乘羈鎖師云這老孟八得恁麼啀啀喍喍你怕佛法爛卻那惜哉惜哉大眾彼住世時宗風彌布祖燄熾然尚乃狼藉若是何況今時也雙林眾雖不多且喜悉皆樸實堂規家法定來有年今值啟法之元不惜脣吻再為道破散香便行靜香便坐板鳴喫飯梆響出坡折旋俯仰亦任施為只是不許緘口圍爐見神見鬼妄為蛇足何故山僧這裏祇貴要人參冷冰冰底禪。

至節上堂群陰剝盡書雲篆生於魯國一陽復生弱線紋添於漢宮雖然節令無私祇要時人薦取所以洞山展辣手掇果棹於此日移花兼蝶至石霜施婆心揭牓文於堂前買石得雲饒這一隊漢雖則君臣道合緯地經天若是雙林各與三十拄杖何故拈拄杖云雙林門下令不虛行。

上堂舉嶽麓海禪師因僧問進前三步時如何麓曰撞頭磕額曰退後三步時如何麓曰墮阬落塹曰不進不退時如何麓曰立地死漢師云投之以木桃報之以瓊瑤理故然矣祇是不合嚴冷太殺雙林即不然進前三步時如何混不得退後三步時如何類不齊不進不退時如何兒孫得力室內不知。

解制上堂十五日已前水向石邊流出冷十五日後風從花裏過來香正當十五日土曠人稀相逢者少箇事超越無量無邊香水海不可思議境界佛祖到這裏也須目瞪口呿然雖如是豎拂子云石筍抽條枝葉茂冰河發燄亙天紅下座。

上堂舉大愚守芝禪師問侍者曰問訊了一邊立地是甚麼道理曰不會愚曰過這邊立侍便過愚曰無端無端師云撥著便轉侍者不妨伶俐檢點大愚真箇無端何故不合老老大大教壞人家男女。

上堂青山疊疊綠水潺潺和風析不萌之枝幽鳥獻無生之果夜明簾外帶雪烏雞堪報曉古鑒光中無毛鷂子衝霄當斯之時言詮不到意路難知直饒現目連鶖子之神通祇得渺然一望然則檢點將來我王庫裏無如是刀。

晚參舉大慈寰中禪師上堂山僧不解荅話祇能識病時有僧出慈便歸方丈師云大慈可謂識病只是藥頭未驗致令這僧一場業地。

上堂太陽溢目萬里不挂片雲從教四序推遷箇裏殊無盈晦然雖如是且古佛與露柱交參新羅共占波鬥額又作麼生乃喝一喝云切忌鑽龜打瓦。

示眾語是謗默是誑語默向上有事在不得動著動著三十棒。

晚參舉殃崛摩羅尊者持缽至一長者家其家婦人正值產難(云云)師云批判古今不無囫圇而直捷者罕以及狗尾續貂又何妨檢點長者家醜外揚殃崛被人驅使據令而行各與三十拄杖瞿曇乃三界至尊不合隨人起倒亦好與三十拄杖幸喜婦人當下分娩救得一半還會麼花明閨閤知春秀月落無勞報曉雞。

上堂若人識得心大地無寸土無門常湛然卷舒日南午不輥雪峰毬不打禾山鼓相聚喫莖齏唱箇下山虎擲拄杖云黃閣簾垂功照忘粼粼鐵鋸三台舞。

上堂適纔溈山水牯惡發觸殺臨濟瞎驢驚起雲門扇子[跳-兆+孛]跳上兜率陀天打破彌勒世尊寶華王座汝等諸人還信得及麼揮拂子云相逢欲說渾家事又被風吹別調中。

上堂舉寶峰示聰藏主法語五則其第五曰有情故情滲漏有見故見滲漏有語故語滲漏設得見無情無語無拽住便問他你是何人師云善言言者言所不能言其為言也善跡跡者跡所不能跡其為跡也寶峰恁麼可謂言跡殆盡要且不盡其為言跡也祇不合拽住彰言跡又烏得其為不滲漏乎。

上堂大用現前不存規則指東作西呼南為北洞山麻三斤雲門乾屎橛露柱與燈籠驀地笑不徹大眾且道笑箇甚麼遂拈拄杖云若是陶淵明攢眉便歸去。

上堂佛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欲令一切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大小世尊祇解瞻前不解顧後若論大事因緣人人本有豈獨佛乎崑石禪德於壬寅秋敦請山僧於斯遯跡豈非大事因緣今復領此一方緇素入山飯僧復迎山野陞於斯座豈非大事因緣眾禪德不遠千里來扣雙林剋究精研於己躬下事豈非大事因緣乃至諸沙彌即今登壇受具入比丘數豈非大事因緣作麼生是開示悟入佛之知見良久豎拂子云還委悉麼急須今生疾打徹莫教沉劫受災殃。

上堂舉玉泉承皓禪師示眾晷運推移布褌赫赤莫怪不洗無來換替薦福璨曰薦福當時若見即向道少賣弄師云責人之心責己恕己之心恕人斯可不負其為衲僧薦福恁麼道大似以己防人謂不負可乎雖然賣弄玉泉故是檢點怪伊不得何也未到赤骨律不免話貧窮。

上堂穆穆雍雍妙協通萬年松下撞金鐘超然一色無遺隱不坐同風落大功然雖如是且朕兆不立心法雙忘一句又作麼生良久云泥牛吼破澄潭月木馬嘶乾四海雲。

上堂大道只在目前要且目前難睹欲識大道真體不離聲色言語以拄杖擊香几云這豈不是聲復呈起云這豈不是色大眾祇如聲色未立時大道真體落在甚麼處若能見得徹處便見松青竹翠鳥語鶯啼歷歷分明渾無間隔其或未然擲拂子云打鼓普請看。

晚參舉德山宣鑒禪師因臨濟侍立次山曰今日困濟曰這老漢寱語作麼山便打濟便掀倒禪床山休去師云二尊宿抑揚故是胸藏韜略氣吞佛祖檢點將來要且各失一隻眼。

立冬上堂朔風送韻黑帝起舞古榦悉昂頭霜花開池浦物物體全彰誰識箇中主卓拄杖云若是當年李將軍定解藍田射石虎。

晚參舉曹山慧霞禪師因僧侍立山曰道者可殺熱曰是山曰祇如熱向甚麼處迴避曰向鑊湯爐炭裏迴避山曰鑊湯爐炭裏作麼生迴避曰眾苦不能到師云曹山擲釣意在鯨鼇這僧祇管貪餌不顧身危雖時候比各有方柰迴避之處未是何故那邊不住空王殿怎肯耘苗向日輪。

上堂佛法要妙非智所測祖道幽玄豈同情解遂豎拂子云喚作拂子則觸不喚作拂子則背這裏薦得一任南天台北五臺盞子撲落地碟子成七塊其或未然有寒暑兮促君壽有鬼神兮妒君福。

上堂驅耕夫牛奪饑人食未為作略踢翻大海摑倒須彌亦是小家若到雙林門下正好朝打三千暮打八百且道利害在甚麼處遂卓拄杖喝一喝下座。

上堂少室單傳衲僧巴鼻漢語胡言光風霽日到雙林門下猶未是直捷向上在大眾且作麼是直捷向上一句良久云填溝塞壑無人會雨過夜塘秋水深下座。

上堂舉一不得舉二鐵壁銀山皆粉碎放過一著落在第二赤手空拳祇這是府鐵牛喫大棒嘉州大象淚如雨淚如雨為君舉歷歷分明須薦取喝一喝復舉女子出定因緣師云本是一片皇風無乃分疆列界以致今日又怎得不為剖析文殊出不得掬水月在手棄諸出得弄花香滿衣女子雲在嶺頭閒不徹瞿曇水流澗下忒忙生祇如雙林恁麼批判還有互相證據者麼遂擊拂子云打麵還他洲土麥唱歌須是帝鄉人。

上堂舉巖頭全奯禪師值沙汰於鄂洲渚邊撐渡兩岸各掛一板有過渡者擊板一下巖曰阿誰或曰要過那邊去巖乃舞棹迎之一日有婆抱兒乃問呈橈舞棹即不問且道婆手中兒甚處得來巖便打婆曰婆生七子六箇不遇知音只這一箇也不消得便拋向水中師云大小巖頭被箇婆子輕輕摟搜一上又云古今尊宿盡謂嚴頭只這箇也不消得處何不更與一棒是則是祇不可循途守轍豈巖頭弗具斯眼也須知別有箇道理在若是雙林見他道只這箇也不消得但呵呵大笑婆子果有通方眼目必當別作箇解會以及子母一如管教不恁狼藉。

因事久未陞座眾職事請小參無端逼上華王座教我如何為指南不是雙林無法說古風蕭索痛難言大眾且道因甚致得遂擲拄杖云亦任大家看。

晚參舉世尊因耆婆善別音響至一塚間見五髑髏乃敲一髑髏問耆婆此生何處曰此生人道又敲一髑髏問此生何處曰此生天道又別敲一髑髏問此生何處耆婆罔知生處師云世尊耆婆一挨一拶一呼一諾可謂至善何及末後一敲而措無所知大似邯鄲學唐步雖然到這裏莫道耆婆直饒瞿曇也須退身三舍且道利害在甚麼處以手加額云貓。

上堂舉報恩行秀禪師示眾去則留住住則遣去不住不去渠無國土何處逢渠在在處處且道是甚麼物得恁麼奇特師舉畢良久乃云夜來枕得桐華月無限清光只自怡下座。

晚參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上下既無且道彌勒在甚麼處顧左右擲拄杖云道得的拏取去。

上堂不披毛不戴角異類回途事若何青州恁麼抑揚可謂頭角岌岌蹤跡諸方久獲只是未見回途之妙雙林不顧危亡今日為伊端的遂起身云叱叱便下座。

晚參舉欽山與道士論義士立義曰粗言及細語皆歸第一義欽曰道士是佛家奴士曰太粗生欽曰第一義何在士無語師云欽山恁麼論也則是亂世英雄若約衲僧門下喫棒亦未相許何故不見道寧可有智人前取首不可無智人前得勝。

受丹霞請退院上堂舉水菴禪師辭淨慈曰六年灑掃皇都寺瓦礫翻成釋梵宮今日功成歸去也杖頭八面起清風師云水菴和尚恁麼道非但孤風凜然亦且頭正尾正誠為千古龜鑒雖然雙林亦有一偈不是攖鋒敵勝為要應箇時節乃云選佛場開春匡衡曾未憚艱辛雖今別把風帆掛無媿蒼天無媿人下座。

文穆念禪師語錄卷第一(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3 文穆念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