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9 百愚禪師語錄 (20卷)
【清 淨斯說 智操.智海等編語錄 智朴.方拱乾等編蔓堂集 附蔓堂集】
第 17 卷

下一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七

源流頌

第一祖菩提達磨大師至金陵,武帝問曰:「如何是聖諦第一義?」祖曰:「廓然無聖。」曰:「對朕者誰?」祖曰:「不識。」帝不契。遂渡江至少林。一日,命諸門人曰:「汝等各言所得。」最後慧可禮三拜,依位而立。曰:「汝得我髓。」

廓然無聖箭鋒機,不契徒勞入禁幃。拂袖江頭乘葦去,蹋翻明月亂流輝。風凜冽,雪紛飛,禪林從此始多非。謾云皮髓都分盡,剩有芒鞋遮面歸。

第二祖慧可大師參初祖,立雪斷臂,悲淚求法。祖曰:「諸佛最初求道,為法忘形。汝今斷臂我前,求亦可在,易名慧可。」師曰:「諸佛法印,可得聞乎?」曰:「諸佛法印,非從人得。」師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曰:「將心來與汝安。」師曰:「覓心了不可得。」曰:「與汝安心竟。」

梅枝孕玉少林春,立雪空階太苦辛。佛法若從斷臂得,西天東土沒全人。

第三祖鑑智僧璨大師以居士參二祖,曰:「弟子身纏風恙,請和尚懺罪。」曰:「將罪來與汝懺。」士良久曰:「覓罪了不可得。」曰:「與汝懺罪竟,宜依佛法僧。」士曰:「今見和尚,已知是僧。何名佛、法?」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無二,僧寶亦然。」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內、外、中間。如其心然,佛法無二也。」即為薙髮。

丹砂九轉,璿璣一撥。食牛之氣,自爾天生。迦陵之音,迥然蘊殼。頓空罪性兮霜月沉空,至道無難兮薰風解籜。莫莫莫,須斟酌,謾將風恙累兒孫,病差何假驢馱藥?

第四祖大醫道信大師沙彌時,年十四,禮三祖曰:「願和尚慈悲,乞與解脫法門。」曰:「誰縛汝?」師曰:「無人縛。」曰:「何更求解脫乎?」師言下大悟,服勞九載,屢試玄微。

臘盡寒初散,春來雪自融。霧深知變豹,浪暖看飛龍。月落江眉暗,雨添花淚紅。玉關人去後,千古動悲風。

第五祖大滿弘忍大師兒時造四祖,祖曰:「汝何姓?」師曰:「姓即有,非常姓。」曰:「是何姓?」師曰:「是佛性。」曰:「汝無姓耶?」師曰:「性空故無。」祖識是法器。

河出圖,洛出書。丹山之鳳,蚌腹之珠。其翱翔也縱橫而莫遏,其圓潤也宛轉而無拘。黃梅老,黃梅老,栽得青松惹煩惱。至今六月尚餘寒,千古萬古月皎皎。

第六祖大鑑慧能大師參五祖,問:「汝從何來?」師曰:「嶺南。」曰:「欲須何事?」師曰:「唯求作佛。」曰:「嶺南人無佛性,若為得佛?」師曰:「人即有南北,佛性豈然?」祖異之,乃曰:「著槽廠去。」師遂服勞於杵臼間。因祖索偈,欲付衣法,師和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祖呼入室,密授心宗衣缽,令渡江。

相逢狹路難避,腦後一鎚見腮。落落玄關頓斷,重重金鎖雙開。霜寒鶴唳,露冷猿哀。傳衣夜半成何事,南北紛紛起禍胎。

第七祖青原行思大師參六祖,問:「當何所務,不落階級?」曰:「汝曾作什麼來?」師曰:「聖諦亦不為。」曰:「落何階級?」師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祖深器之,即令首眾。

跣足披蓑度別岑,相逢切忌話威音。掀翻麟閣勳勞泯,擊碎菱花影象沉。靄靄寒雲籠嶽頂,團團皓月蕩波心。金牛不喫凡間艸,曉入滄溟無處尋。

第八祖南嶽石頭希遷大師參青原,原問曰:「子何方來?」師曰:「曹溪。」曰:「將得甚麼來?」師曰:「未到曹溪亦不失。」曰:「若恁麼用,去曹溪作甚麼?」師曰:「若不到曹溪,爭知不失?」師又曰:「曹溪大師還識和尚否?」曰:「女今識我否?」師曰:「識又爭能識得?」曰:「眾角雖多,一麟足矣。」

入門一句辨疏親,識寶還他碧眼人。眾角雖多何足貴,彩雲端裏產麒麟。

第九祖藥山惟儼大師參石頭,問:「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伏望指示。」曰:「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子作麼生會?」師罔措。復至馬祖,仍伸前問,於揚眉瞬目處契悟,便禮拜。曰:「你見甚麼道理便禮拜?」師曰:「某甲在石頭處如蚊子上鐵牛。」曰:「汝既如是,善自護持。」後返石頭,頭曰:「言語動用沒交涉。」師曰:「非言語動用亦沒交涉。」曰:「我者裏鍼劄不入。」師曰:「我者裏石上栽花。」頭然之。

南海瞎波斯,撞入羅剎鬼國,把家珍盡傾。鼻孔剛剛捨得,午夜特牛生箇兒,五彩黃金額。看他蹋斷滄溟,撐出那珊瑚枝上月。

第十祖雲嵒曇晟大師參藥山,山問:「甚處來?」師曰:「百丈。」曰:「百丈有何言句?」師舉百味具足話。曰:「鹹則鹹味,淡則淡味,不鹹不淡是常味。作麼生是百味具足?」師無對。又問:「更說甚麼法?」師曰:「有時道,三句外省去,六句內會取。」曰:「三千里外,且喜沒交涉。」又問:「更說甚麼法?」師曰:「有時上堂,大眾立定,以拄杖一時趁散,復召曰:『大眾』,眾回首,丈曰:『是什麼?』」曰:「何不早恁麼道?今日因子,得見海兄。」師於言下頓省。

凍鎖幽人眠雪屋,金鞭擊碎蒼龍窟。爻象動而悔吝生,鳥篆成而鬼神哭。續鸞膠,截鼇足,環樞玅轉無拘束。獅子教兒迷子方,六即一兮一即六。

第十一祖洞山良价大師參雲嵒問「無情說法」有省,乃曰:「也大奇,也大奇!無情說法不思議。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裏聞聲始得知。」後因過水睹影大悟,有偈曰:「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應須恁麼會,方得契如如。」

睹影逢渠不是渠,到家何必鴈傳書?曉風吹破梅花夢,香霧輕沾粉蝶鬚。月上珠簾剛夜半,天明玉漏催更箭。當軒秦鏡絕狐蹤,禁殿無人誰敢犯?

第十二祖雲居道膺大師參洞山,山問:「甚處來?」師曰:「翠微。」曰:「翠微有何言句?」師曰:「微供羅漢,某問:『供養羅漢還來否?』曰:『每日你噇箇甚麼?』」曰:「實有此語否?」師曰:「有。」曰:「不虛參見作家來。」山又曰:「吾聞思大和尚生倭國作王,是否?」師曰:「若是,思大和尚佛亦不作。」山然之。

險處連推不倒,直須出手相扶。一枝別露春色,風月猶殊帝都。

第十三祖鳳棲同安道丕大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金雞抱子歸霄漢,玉兔懷胎入紫微。」曰:「忽遇客來,將何祗待?」師曰:「金果早朝猿摘去,玉花晚後鳳銜來。」

徹底打開寶藏,傾來滿地奇珍。就中那復擇疏親?博施逢人不吝。家風凜凜,無比尊貴,堂堂絕倫。凡流切莫妄評論,此箇門牆萬仞。

第十四祖鳳棲同安志大師參先同安,將示寂,上堂曰:「多子塔前宗子秀,五老峰前事若何?」如是三舉,眾無對,師曰:「夜明簾外排班立,萬里歌謠道太平。」安曰:「須是者驢漢始得。」

老不休心更可嗟,教兒汲汲做人家。恁麼舉,太周遮,遺來枯井填難滿,日後方知怨恨爺。

第十五祖梁山緣觀大師上堂曰:「垂絲千尺,意在深潭。一句橫空,白雲自異。孤舟獨棹,不犯清波。海上橫行,罕逢明鑑。」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龍生龍子,鳳生鳳兒。」

蘆花碎翦補羊裘,鶴影悠悠,雲影悠悠。七里灘邊獨放舟,深也拋鉤,淺也拋鉤。盲龜釣盡始方休,雨又將收,風又將收。水天虛碧看飛鷗,月滿枝頭,霜滿枝頭。

第十六祖太陽警玄大師參梁山,問:「如何是無相道場?」山指觀音像曰:「者是吳處士畫底。」師擬進語,山急索曰:「者是有相底,如何是無相底?」師遂有省,便禮拜。曰:「何不道取一句?」師曰:「道即不辭,恐上紙筆。」曰:「此語上碑去在。」師獻偈曰:「我昔初機學道迷,萬水千山覓見知。明今辨古終難會,直說無心轉更疑。蒙師點出秦時鏡,照見父母未生時。如今覺了何所得?夜放烏雞帶雪飛。」山謂:「洞上之宗可倚。」一時聲價藉甚。

有相無相,重加鹽醬。鏡愈磨而痕生,工多巧而璞喪。擬尋思,莫輕放,到此還須喫痛棒。且道利害在甚麼處?咄!不用擔枷過狀。

第十七祖投子義青大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威音前一箭射透兩重山。」曰:「如何是相傳底事?」師曰:「全因淮地月,得照郢陽春。」曰:「恁麼則入水見長人也。」師曰:「祇知荊玉異,那辨楚王心?」僧禮拜,師隨以拂子擊香几一下。

重關覿面勢崔巍,一蹋鴻門兩扇開。香象截流無阻隔,鯤鵬展翼任徘徊。任徘徊,看變態,等閑直透威音外。桐谿從此顯家聲,一夜春風敷萬卉。

第十八祖芙蓉道楷大師謁投子,問:「佛祖言教如家常茶飯,離此之外別有為人處麼?」曰:「汝道寰中天子敕,還假堯舜禹湯也無?」師欲進語,子以拂摵師口曰:「汝發意來早有三十棒也。」師大悟,再拜便行。曰:「且來闍黎。」師不顧。曰:「汝到不疑之地耶?」師掩耳而出。

家寶不須外尋,衣珠豈向他索?雖然掩耳便行,面目被人換卻。面目換來見也無,一條楖栗兩相扶。只解扶兮不解倒,可憐父子入荒艸。

第十九祖鹿門自覺大師參芙蓉,問:「胡家曲子不墮,五音韻出青霄。請師吹唱。」曰:「木雞啼夜半,鐵鳳叫天明。」師曰:「恁麼則一句曲含千古韻,滿堂雲水盡知音。」曰:「無舌童兒能解和。」師曰:「作家宗師,人天眼目。」曰:「禁取兩片皮。」師從此悟入,遂承印記。

綠暗園林春欲暮,長安煙景仍如故。五陵公子問歸路,遙指顧花開何事。風偏妒泣血,子規啼不住。窮愁無限向誰訴,回首家山月滿戶。急轉步,度水休教溼卻褲。

第二十祖青州希辨大師參鹿門,得言外旨,出住中都萬壽,嘗設百問,曰:「聲前薦得,落在今時;句後承當,迷頭認影。作麼生是空劫前自己?」又曰:「有口讚不盡,無言心自明。是則裂破虛空,不是則鬼家活計。上入端的處,道將一句來。」

劍按當門,鍼投水碗。象骨輥毬,紫湖看犬。直饒費盡精神,也是徐六擔板。擔板流,沒來由,卻把真金喚作鋀。令人翻憶青州老,恩大難將雨露酬。

第二十一祖大明寶大師參青州,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曰:「昨日有人問,打出去也。」師曰:「今日又如何?」曰:「你恁麼不識痛癢。」師禮拜。曰:「可惜許棒折也。」師直得汗下。後上堂:「輪王寶藏如赤窮底人,酒店腰帶如大富底事。掉轉身來撞著沒面目漢,要拳便拳,要踢便踢。誰知我洞上家風別有擒虎頭、收虎尾底宗旨。會麼?玉犬徹夜行,不知天已曉。」

芙蓉影落澂江水,冷笑刻舟子底事。披霜曉夜行,浪蕩天涯,興盡狂心死。死後重甦卻為誰?新月澹蛾眉,醉臥花陰渾不管。好飲無錢,酒債何時滿?

第二十二祖王山體大師侍大明於生臺,見雀拾食,乃拍手,雀飛去。明撫師背,師驚顧。曰:「若是雀子,我孤負你;不是雀子,你孤負我。」師罔措。曰:「幸是可憐生,互相孤負去。」師豁然。後上堂:「還有衝流度刃者麼?」僧從東過西、從西過東。師曰:「未得一場榮,先刖兩脛足。」曰:「也知和尚慣用此機。」師曰:「罪不重科。」僧擬議,師便打。

我負你,你負我,麻纏不住紙重裹。狻猊爭肯被羅籠,迸斷黃金無縫鎖。白日昏兮霧漫漫,浮雲散兮山朵朵。一聲哮吼隕空花,柳魅山魈沒處躲。

第二十三祖雪岩滿大師初參普照,照曰:「兄弟年俊,正宜叩參。我當年念念以佛法為事。」師避席,進曰:「和尚而今如何也?」曰:「如生冤家相似。」師曰:「若不得此語,幾乎枉行千里。」照下禪床握師手曰:「作家那。」後造王山,山舉洞山睹影因緣,師疑之,閱頌至「折合終歸炭裏坐」大悟,曰:「今日方知病即藥也。」呈山,山曰:「料掉沒交涉。」師曰:「和尚此回瞞我不得。」

胸積經綸,舌藏利劍,不露鋒鋩,埋兵索戰。好作家,猶未善,平地可憐親被陷。翻得身來是幾時,花開二月春將半。也大奇,也大奇,男兒志在青雲上,投筆封侯更有誰?

第二十四祖萬松行秀大師參勝默有省,復看玄沙未徹語,請益雪岩,岩曰:「待你頭生角、腳手生爪牙,然後討棒喫。」師偶見雞飛鳴,大悟,曰:「今日不惟捉敗沙老虎,亦乃捉敗岑大蟲也。」曰:「不怕我笑你那。」

忽聞架上一聲雞,蝶夢驚回月墜西。謾道山河歸至德,首陽千古話夷齊。

第二十五祖雪庭福裕大師參萬松,松問:「何處得箇消息來?」師曰:「老老大大,向學人納敗闕。」曰:「老僧過在何處?」師曰:「學人且禮拜,暫為和尚蓋覆卻。」松大喜,遂印可。後問僧:「面壁石有人看見達磨影者麼?」曰:「今日幸遇和尚。」師曰:「拄杖子今日幸遇上座,乞供養他一頓。」遂打三棒。曰:「恩大難酬。」師擲下杖曰:「脹殺懷州牛。」

恁麼來,看變動,謾張兔網去羅鳳。偏圓回互兩無傷,捩轉機關全玅用。杜禪流,休賣弄,縱時擒,擒時縱,棒頭有眼須珍重。懷州脹殺一條牛,嚇得蝦蟆跳入甕。

第二十六祖靈隱文泰大師參雪庭。庭曰:「當機一句,試拈出看?」師擬開口,曰:「家產被人籍沒了也,還在者裏叫屈?」師撫掌曰:「誰奈我何?」曰:「者風顛漢。」後上堂:「塵劫來事,只在於今。河沙玅德,總在心源。試教伊覿面相呈,便不解當風拈出。且道過在何處?」卓拄杖曰:「只為分明極,翻令所得遲。」

腦後張弓,就地彈雀。放去收回,死蛇弄活。活來毒氣便傷人,說甚南山鱉鼻惡?老蒼天,老蒼天,白頭婆子搽脂粉,卻向人前賣少年。

第二十七祖還源福遇大師參靈隱,聞舉「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語,即領悟,曰:「今日捉敗老賊也。」隱喝出。後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風送泉聲來枕畔,月移花影到窗前。」

得意謾將說向人,畫龍點眼未為真。揭開翡翠簾初曉,拂卻鸞臺鏡上塵。風送泉聲休逐響,月移花影別家春。重重指出何勞問,少室庭前雙桂新。

第二十八祖香嚴文才大師讀證道歌,至「幻化空身」契悟,乃謁源求證,源曰:「祇如道『君不見』,是指阿誰?」師曰:「覿面親呈,更無回互。」曰:「墮坑落塹漢,作恁麼語。」師曰:「和尚作麼生?」曰:「汝口聻?」師曰:「勘破了也。」源休去。

老鼠偷油打破燈,鄰家日午罵三更。可憐笑殺人無數,月裏嫦娥夢不成。勘破了,且低聲,鷺鷥腳上螞蝗釘。

第二十九祖萬安子嵒大師初參息菴有省,復參香嚴,呈解,嚴曰:「子不聞蠱毒之家水莫嘗否?」師曰:「也須吞得去、吐得出,始是肚皮。」曰:「蒼天中更添冤苦。」師曰:「謝和尚印可。」曰:「未在。」復閱《寶鏡三昧》,大豁疑礙。後上堂:「我不學諸方,說禪浩浩地,魔魅人家男女。」僧問:「達磨面壁時如何?」師曰:「正是浩浩禍胎。」曰:「如何得勦絕去?」師曰:「倒槎芒繩縛鬼子,須是其人。」

獨眼獰龍,夜生角虎。反掌為雲,覆掌為雨。焚劫之火,不礙吸噓。蠱毒之水,何妨吞吐?鶴翥翼而難留,箭離絃而莫阻。橐籥乾坤,紛紜宇宙。撲碎虛空萬象沉,離婁有目還如瞽。

第三十祖凝然了改大師參萬安,安曰:「路逢死蛇莫打殺,無底籃子盛將歸。此是洞上宗旨,若是莽鹵禪和,如何透得?」師曰:「莫是背觸不得底麼?」曰:「笑破山僧口。」師罔措。曰:「你在鬼窟裏討甚麼碗?」師愈不安。一日,嚴上堂曰:「一言迥脫,獨拔當時。」師當下釋然。

一言迥脫,掀翻鬼窟。獨拔當時,放出俊鶻。阿喇喇,阿喇喇,五乳峰頭路更滑。寄語遊人仔細行,謾將竿木強支撐。

第三十一祖俱空契斌大師參凝然,然曰:「達磨未來,你作麼生參?」師疑之。偶睹秦封槐有省,回侍次,身甚戰慄,然曰:「契斌參得禪也,何驚疑之有?」師豁然省曰:「某今日到此,如在紅爐中拾得一片冰相似。」然頷之。

咄哉!沒智老翁白日青天見鬼。達磨未必東來,神光何曾得髓?爛泥有須防,卞璧無暇休指。紅爐燄裏拾冰,敲落舜若多齒。

第三十二祖定國可從大師參俱空,空曰:「曾參何人來?」師曰:「少室山前風悄然。」曰:「因甚一華開五葉?」師曰:「沒孔鐵鎚百雜碎。」曰:「掠虛作麼?」師曰:「天下人只解掠實,無一人掠虛。」曰:「不打自招。」師曰:「慣用底不妨勘破。」

家富小兒嬌,亂把珠璣滿地拋。闌干斜倚,憑誰語,兩岸芙蕖,露滴晚香飄。任公釣錦鰲,釣得錦鰲透碧霄。翻憶西湖,月下弄笙簫,柳鎖長隄十二橋。

第三十三祖月舟文載大師掩關,閱《萬松機緣》有省,嘆曰:「洞上宗風大播天下,有織錦回文之功。非鍼線細密,盤旋回互,不觸當頭者,不能與伊作主也。」既而幡然出關,參無方從公,發明己見,撫而印之。

春雨山花燦錦,秋風落葉飛金。夜靜幽人得意,猿啼旅客傷心。等閒若不登高朢,爭見東流海漾深?

第三十四祖宗鏡宗書大師聞月舟法席之盛,入室請益,密踐八載,蒙付囑。後少室請師,師慨曰:「先師化後三十餘年,洞上宗風迨乎湮沒。」遂主之,臨終索筆書偈曰:「宗鏡宗鏡,心法成行。即日圓覺,鏡破宗正。」

招手悟猶鈍,那堪八載周?無脣不是兔,有角亦非牛。春信梅花曉,琴聲月下悠。華亭誰更委,翻卻釣魚舟。

第三十五祖西京幻休常潤大師參宗鏡,問:「鏡中現像時如何?」曰:「何不打破?」師曰:「其奈鏡像何?」曰:「鏡像安在?」師有省。一日,舉「我今不是渠」,詰之曰:「既不是渠,畢竟是何人?」師曰:「若要識此人,有箇真消息。無相滿虛空,有形沒蹤跡。曾為佛祖師,常作乾坤則。龜毛拂子清風生,兔角杖頭明月出。」鏡復徵之,師曰:「彩鳳翻飛身自在,鐵牛奔吼意常閒。」曰:「善哉。」

水潺潺,山疊疊,蹭蹬天涯老劍客。江北江南遍問津,芒鞋蹋綻路頭絕。風吹柳絮走毛毬,雨打梨花飛蛺蝶。乳酪醍醐味不殊,瓶盤釵釧金非別。休休休,直一橛,轉盼家山雲外月。他家父子好機關,說甚臨濟白拈賊。

第三十六祖大覺方念大師參幻休,休問:「甚處來?」師曰:「北方。」曰:「北方道法與此方何如?」師曰:「水分千派,流出一源。」一日,遊初祖面壁處契悟,乃曰:「五乳峰前,好箇消息。大小石頭,塊塊著地。」詣室呈休,休囑曰:「無上涅槃心,佛祖相傳付。吾今授受時,雲淨峰頭露。」

乳峰嶮巇人難到,到者應須膽也銷。紫電光中鳴布鼓,桃花浪裏看騰蛟。頭角昂而機用別風雲際而意氣豪。遞相承授兮水向源濁,體佛祖心兮霜妒花嬌。眾生末法真堪嘆,艸木皆兵何處逃?

第三十七祖雲門圓澂大師掩關,看乾峰「舉一不得舉二」話,發明,詣雲棲,棲舉「海底泥牛」,師推出傍僧,曰:「大眾證明。」後參大覺,覺曰:「止風塗向青山近,越王城畔滄海遙時如何?」師曰:「月穿滄海破,波斯不展眉。」復呈偈,覺曰:「語句綿密,不落始終,真當家種艸。向後開兩片皮,截斷天下人舌頭有分在。」

一鎚奮力碎重關,直透雷門萬仞山。江練靜,暮雲閒,奪得靈符肘後還。轉步乾坤外,橫身宇宙閒。忘依倚,絕躋攀,洞簾倒捲水潺湲,誕生王子天然貴,金闕春風扣玉環。

第三十八祖百丈明雪大師參雲門,門舉斬貓話,師於言下知有,將蒲團拋出門,曰:「一語下徐州,會從橋上過。」曰:「溪水潺潺,汝等道看。」師曰:「敲空有響,擊木無聲。」門頷之。閱六日,聞鐘聲大悟。九坐道場,臨終說偈:「來也無一物,去也無一物。欲知端的意,百丈花梢月。」

五色書徵,九苞應瑞。迥脫樊籠,不墮圈繢。蒲團拋出,駿蹄空群。擊木相酬,靈禽折翨。忽聞鐘聲,世界殞而生佛平沉;廓落身心,朕兆泯而虛空粉碎。楊老師,真奇異,令人千古仰高蹤,百丈花梢風月霽。

經旨頌

楞嚴經七處徵心。

徵心七處遍推求,堪笑騎牛更覓牛。回首西山殘照近,一聲鴈叫又清秋。

若見是物,則汝亦可見吾之見,乃至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浮雲散盡碧天開,一片冰輪耀御階。花下相逢須急轉,莫教衣袖惹塵埃。

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休誇投筆戎軒貴,謾謂采薇義士高。怎似幽人忘寵辱,[髟/監]鬖隨處混漁樵。

二十五圓通。

奇哉諸聖說圓通,不覺和身墮艸中。陰處三科撈井月,火風七大捕魚蹤。秋深菊蕊噴香遠,春暮桃花鬥色濃。剖破藩籬元一統,誰分南北與西東?

五十五位菩提路。

重重單複立階差,畫足從來不是蛇。行滿三祇湯裏雪,功成剎海眼中沙。通衢處處乘車馬,古岸灣灣渡艇槎。掉臂經行皆祖意,胡為特地費周遮?

涅槃經生生。

拂地春風至,山花遍野開。遊人興不盡,又上一崔巍。

不生生。

龜毛牽玉象,兔角趁麒麟。嚇得虛空走,須彌也起瞋。

生不生。

喫飯不開口,穿衣沒寸絲。閻浮都蹋遍,兩足未曾移。

不生不生。

踢翻香水海,拈卻蕊光幢。萬籟悉沉寂,聖凡兩俱忘。

佛牙頌。

偉哉婆伽梵,果極名調御。曩劫積殊勳,萬德體圓具。法身本無為,而不墮諸數。無形示有形,無住顯常住。處潔以非淨,居染而不污。大小阿毘曇,一切文身句。頻伽微玅音,悉從齒端注。不可以耳聞,不可以目睹。耳目不可近,近之大火聚。愚昧自疑惑,闡提見嫉妒。我祖獲斯瑞,千載罕一遇。永為福德城,廣闢人天路。我今作斯頌,大海一滴助。並冀垂不朽,盡未來如故。

浮山十六題。

堂前不挂夜明簾,花下閒閒懶去眠。散髮齊眉誰作伴,泥牛鞭起曉耕煙。(識自宗)

句中有響辨來機,迥脫玄關絕是非。上苑春回鶯語巧,落花流水自依依。(死中活)

春園遊罷且休誇,煙景依稀未是家。玉笛一聲何處去,紛紛天際落梅花。(活中死)

夜靜銀河泛鐵船,蘭橈撥破玉壺天。驚回石女鴛鴦夢,倒跨金鸞入廣寒。(不落生死)

兔老冰盤夜倍明,幾家砧杵動秋聲。殷勤寄語嬋娟子,莫負乘槎萬里情。(背捨)

歷代簪纓與麼來,何妨落魄混塵埃?薰風到處幽階靜,帶笑葵花向日開。(不背捨)

當陽突出迅如風,鐵壁銅牆一貫通。夜半髑髏頻發笑,驟驚木馬出紗籠。(活人劍)

高軒毒鼓謾勞撾,觸著應須盡喪家。聖解凡情齊掃蕩,老胡依舊度流沙。(殺人刀)

不將奇特向人施,遮莫行藏只自知。夜靜一簾明月上,微風吹動影離離。(平常)

莫道垂慈語帶柔,異中來也為誰酬?不從脅下安名字,笑殺溈山水牯牛。(利道拔生)

金鎚覿面向君拋,道火何曾口被燒?不會逢人休錯舉,春來依舊鳥聲嬌。(言無過失)

歷然藻鑑用無偏,透脫離微始得玄。秋水長天誰辨別,鷺鷥飛出荻蘆邊。(透脫)

翀霄鸞鳳縈金鎖,挂角羺羊猶滯蹤。子夜木人剛轉側,碧潭雲外看飛龍。(透脫不透脫)

輥毬舞笏幾多般,玅闡當年教外傳。熊耳真機千古秀,松聲皓月永娟娟。(稱揚)

一句明明蓋古今,超聲越色卒難尋。雲封絕頂誰能到,回首斜陽煙水深。(降句)

卷舒殺活不同倫,大用何曾涉點塵?蝸角尖頭藏宇宙,螺螄眼裏定乾坤。(方入圓)

瑞老和尚住百丈。一日,垂問:「佛殿簷前為何墮落一花?」師云:「詩向梅中得,琴從月下彈。」頌:「詩向梅中得,琴從月下彈。明明頻舉似,切忌妄生端。古澗潺潺兮歌詠新韻,和風蕩蕩兮花開笑顏。」

問:「野狐既脫皮毛,因甚虛名千古不昧?」師云:「敲空有響,擊木無聲。」頌:「敲空有響,擊木無聲。雨過山翠,雲收日晴。石筍抽條兮長春豔豔,冰河發燄兮互古騰騰。」

問:「冬閒日色為何寒冷?」師云:「大雄峰高。」頌:「大雄峰高,覿面全拋。擬議開眼,已犯吹毛。不犯吹毛,意句迥超。木童腔外歌舞,石女雲中品簫。」

   (大悲菴行慧備資敬刻
   百老和尚語錄第十七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七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9 百愚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