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9 百愚禪師語錄 (20卷)
【清 淨斯說 智操.智海等編語錄 智朴.方拱乾等編蔓堂集 附蔓堂集】
第 16 卷

下一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六

頌古

世尊初生。

出窟金毛威可驚,眼空四海太孤生。那知更有強中手,十字街頭報不平。

陞座。

洞啟重門坐正軒,無絃琴弄月明前。依稀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間。

拈花。

枷鎖多年苦逼身,臨行欲把累兒孫。當時爭似默然好,一笑輕輕禍到門。

女子出定。

春暖陽和景色肥,江城花放柳垂隄。家家梁上呢喃語,處處林中杜宇啼。

殃崛救產。

覿面相逢覿面呈,何勞往返問來音?一錘敲落天邊月,萬古碧潭徹底澂。

洞山掇果桌。

夜深門外倒垂簾,一句聊將驗正偏。謾謂蘆灣停櫂穩,回途玅展萬機圓。

德山托缽。

纔展沒絃琴,風吹別調音。子期如不遇,誰識伯牙心?咦!昨夜梅開深雪裏,天明尋殺幾多人?

船子得夾山。

家園蕩盡貧如洗,活計惟憑落照裏。一曲滄浪聊,自喜韻無比。遙驚兩岸蘆花起,忽有長鯨來噉餌。蘭橈直下偷心死,蹋翻船子重相委。休擬議!夜深皓月澂江水。

雲門因僧罷經論來參因緣。

不惜渾身入虎穴,腮邊只欲將鬚捋。擬思回首隔雲泥,謾道恰似初生月。初生月,曲彎彎,一重金鎖兩重關。腦後雙瞳何得失,寒光直射斗牛間。

雲居舜如武昌行乞。

公子驕人意氣多,作家開口見淆訛。釘鉸曾喫子湖棒,陷虎牢關幾透過。幾透過,曉不曉,令人特憶洞山老。為兒不惜兩行眉,堪笑而今更有誰。

丹霞訪龐居士見靈照洗菜次。

提起籃兮放下籃,看來也是販私鹽。雖然博得他人利,家裏難防老白拈。

法華舉到瑯琊。

雲從龍,風從虎;北山晴,南山雨。放行也皓魄騰空,擒住也須彌倒拄。明暗交參,敲唱雙舉。無限魚蝦努眼睛,扶搖萬里播寰宇。

雲居膺令侍者送褲與道者。

赤心片片為誰酬,劍峽徒勞去放舟。千古唯餘遺恨在,馮唐至老未封侯。

南泉斬貓。

提起貓兒驗兩堂,箇中那許費商量。吹毛直下狼煙息,一段春風滿大唐。

趙州戴艸鞋。

獨羨雄雄老作家,艸鞋頭戴逞風奢。看來也是揚家醜,擾得叢林亂似麻。

勘破婆子。

趙州老,趙州老,勘破歸來休艸艸。世事而今更不然,未曾開口人先曉。

大顛擯首座。

莫謂禪家太不容,箇中端的為誰通?不因出院明綱紀,路上行人口似風。

國師擯侍者。

佛眼無窺猶易可,龍生鳳養實難饒。當時若不行斯令,那識南陽手段高?

興化擯維那。

當陽一句驗來機,霧驟雲騰觸處威。驀地捧頭轟霹靂,金鱗衝破碧天飛。

玄沙三種病。

盲聾瘖啞病多般,莫教玄沙被熱瞞。若是金毛獅子子,三千里外透重關。

百丈再參。

一喝當陽徹斗牛,電光影裏陣雲收。頂門迸出摩醯眼,爍破乾坤水倒流。

打破醬缸。

江城五夜角聲早,韻遞東風穿戶曉。帳內佳人睡正濃,和雲流水過峰島。

一僧哭上法堂。

電光影裏問端倪,句內藏鋒意更奇。堪笑當年摩竭令,幾多喪盡目前機。

僧問寶月禪師:「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寶云:「窣堵那吒掌上擎。」

箇裏從來別有腔,不干六律與宮商。真風淡蕩超今古,一任東君到處揚。

百丈維古禪師上堂,眾纔集定,丈云:「多虛不如少實。」卓拄杖一下,便下座。

多虛不如少實,那堪捏目生花?卓杖即便下座,早淨地撒沙。咦!當時若有龍門客,推倒禪床笑轉奢。

僧問百丈超禪師:「某今辭去,有問和尚說甚麼法,向他道甚麼?」丈云:「大雄峰頂上,虎生獅子兒。」

一句虎生獅子兒,迥然透出有無機。三冬枯木花偏秀,六月寒梅香滿衣。

百丈中靖肅禪師有塔存焉無機緣語錄。

巍巍獨占大雄山,拂拂清風八面寒。流水熾然無間說,曾無一字落人間。

百丈開田說大義。

開出普請向君說,大義明明都漏泄。雄峰老,太周折,展開兩手重饒舌。休饒舌,饑餐渴飲倦時歇。

麻三斤。

鑿頭方,錐頭利,於中切忌求玄會。噉龍玅翅快騰空,逐彈蜣螂不離地。溪聲和,鳥語碎。至今千載憶南泉,未識何人知此意?

丹霞燒木佛。

拈來木佛向爐煨,一段真機覿面揮。院主殷勤重舉似,莫教辜負兩行眉。

婆子燒菴。

舉意來時已不投,枯樁那許繫魚舟?轟雷拶破澂潭月,無限風光徹底流。

慈明問顯英:「上座近離甚處?」曰:「金鑾。」

硬似綿團,軟猶鐵橛。曲之不彎,撓之豈折?虛玄不犯兮龍得水而興波,左右逢源兮虎插翼而出穴。笑作悲,巧成拙。話盡雲山無限情,依然露出珊瑚月。

長慶拽僧。

半蓑煙雨曉風寒,淺水何勞下釣竿?捉得盲龜空作餌,翻然笑入蓼花灘。

龍牙參翠微臨濟。

撥艸入龍宮,瞻風探虎穴。放行也電卷星馳,把住也山崩海竭。多少行人被陸沉,至今幾箇眼無屑?

麻谷持錫。

是不是,太郎當,切忌人前話短長。若肯回頭言外薦,始知倒腹與傾腸。真堪笑,又可傷。鴛鴦枕上夢初覺,空惹相思淚兩行。

五位正偏。

正中偏,無目山人夜入廛。杖頭有眼明如日,照破三千及大千。

偏中正,豎弄橫拈佛祖令。任運隨緣總不殊,渾然常在那伽定。

正中來,崑崙騎象到天台。總然不涉途程限,火內優曇五色開。

兼中至,龍吟虎嘯看威勢。大用堂堂意自殊,電光石火絕迴避。

兼中到,箇裏休分白與皂。一隊泥龜下洞庭,杳然今古絕音耗。

五位功勳。

碧水沉沉一色秋,蘆灣深處泛輕舟。篙師不住煙波興,猶向洶洶浪裏遊。(向)

心心殷重絕離微,念念無私豈背違?長樂宮前更漏永,夜明簾外曉霜飛。(奉)

獃郎閒撫沒絃琴,不落宮商調更新。架上木雞夜抱卵,天明生下玉麒麟。(功)

金鍼玉線意幽玄,用去拈來理事全。兩岸蘆花翻野色,一雙白鷺戲晴川。(共功)

擊碎重關海嶽沉,今時劫外總非真。長安路絕鴻音斷,莫向虛空覓四垠。(功功)

五位王子。

生成睿智更殊倫,瞬目開顏語出綸。雖是天然身至貴,須知更有一人尊。(誕生)

經綸腹內世難裁,豈類當年覆御杯?更有一雙調鼎手,從來不假舊鹽梅。(朝生)

陋巷蓬門志愈勤,五車覽盡語驚群。不因窗下多年苦,爭得鵬摶六合雲?(末生)

威權閫外任施為,鐵額聞風也皺眉。不動干戈沙界靜,就中密令許誰知?(化生)

久隱深宮不出門,等閒那肯混常倫?欲知箇裏行藏處,夜靜長廊挂月痕。(內生)

翠竹風敲弄晚絃,巉嵒瀑布浪掀天。箇中不必重饒舌,落落圓音剎海宣。(玅唱不干舌)

死蛇艸裏暗當途,試問禪人見也無?觸著依然腥氣發,直教驀地喪全軀。(死蛇驚出艸)

沉沉秋色暗疏林,日暮寒江萬籟沉。夜半一聲石虎嘯,驚回潭底水龍吟。(解鍼枯骨吟)

鐵牛橫臥氣豪雄,覿面堂堂不見蹤。佛祖位中寧肯住,至今到處舞西風。(鐵鋸舞三台)

三滲漏。

二月新林花正芳,扁舟活計水雲鄉。夜深不向蘆灣宿,別有平湖照眼光。(見)

碧岫峰頭借問人,白雲嵒下笑抽身。相逢莫怪無知己,只為而今家更貧。(情)

獨角泥牛夜出海,木童背上跨將回。一聲鐵笛和雲冷,吹散江城五月梅。(語)

三墮(類 隨 尊貴)

明月峰頭臥,清溪岸上遊。雖然蹄角共,不與眾同流。四五笙歌巷,二三花柳街。縱橫歷遍處,曾不帶纖埃。金殿莓苔古,玉墀秋艸盈。煙霞隨翫賞,到處不知名。

三種獅子。

未出窟時勢已昂,等閒牙爪不輕張。驀然觸著無回互,大地生靈盡受殃。

出窟金猊迥異群,縱橫無處不為尊。一聲哮吼虛空外,鐵怪銅精頓墮魂。

欲出未出太奇哉,不動聲音震九垓。那畔今時無覓處,直教千聖也疑猜。

四轉位。

月鉤雲餌泛煙波,釣罷滄浪返碧蘿。風景寂寥剛夜半,星移斗柄挂銀河。(轉功)

脫下珍衣著敝衫,更深密步出長安。多年忘卻來時道,幾見春風度柳寒。(轉位)

權實縱橫一道施,明來暗去絕參差。白雲影裏青山動,綠水光中碧漢移。(齊施)

生佛纔云眼內塵,勿勞開口較疏親。藤枯樹倒無依倚,挂角羺羊沒處尋。(俱隱)

三句。

秋風昨夜過園林,吹綻黃花色似金。石女天明輕摘去,惹他蝴蝶暗飛尋。(平常無生)

蘭房化母展家風,機杼頻投施巧工。織就空花五色錦,絲毫渾不墮青紅。(玄玅無私)

當臺寶鑑絕纖瑕,歷歷分明驗正邪。萬象森羅交互現,騰今耀古迥無差。(體玅無盡)

三種功勳。

無影堂空鳥道沉,寒嵒荒艸不知春。就中那屬陰陽管,萬籟寥寥沒古今。(正位一色)

夜深玉鼠臥銀盤,鶴立冰輪照影寒。兩岸蘆花風翦碎,江天萬里雪漫漫。(大功一色)

物物全彰最上機,低眉早已涉離微。風搖紅杏嬌堪挹,露滴蒼梧翠欲飛。(今時一色)

四料揀。

禁院春深景愈榮,新紅嫩綠舞輕盈。箇中不是尋常處,動著些兒禍便生。(奪人)

謾道江南景物鮮,於今猶是孟春天。遊人郊外閒尋遍,那有新紅到眼邊。(奪境)

七星橫按氣豪殊,孰敢當風問有無?一劈渾教華岳碎,人亡馬喪血淋途。(俱奪)

賓主相逢意更深,高山流水共知音。忘機話盡樓頭月,君向瀟湘我向秦。(俱不奪)

四賓主。

終朝孑孑走煙塵,江北江南遍問津。蹋破芒鞋雙腳露,何須向外苦因循?(賓中賓)

橫拈拄杖任逍遙,十字街頭立錦標。相見勿勞開狗口,思量打折你驢腰。(賓中主)

通身手眼通身用,格外提持辨作家。若是藍田射虎客,相逢且喫趙州茶。(主中賓)

獨坐巍峨眼界空,全提正令振寰中。其間那論凡和聖,到此齊教立下風。(主中主)

四喝。

一喝金剛寶劍,騰騰光徹霄漢。箇中誰敢當頭,觸著通身血濺。

一喝金毛踞地,威獰迥絕迴避。多年古怪潛蹤,萬里江湖倒沸。

一喝探竿影艸,勿用張良計巧。若欲揚眉動睛,教伊性命難保。

一喝不作喝用,從來千聖難共。燈籠夜半傷風,露柱天明腦痛。

三玄要。

第一玄,有無俱盡蠲,黃面都盧觜,維摩總默然。

第二玄,機鋒似電旋,纔涉思惟處,迢然萬八千。

第三玄,臘盡又新年,黃鶯枝上叫,處處百花鮮。

第一要,勿論玄與奧,虛空被陸沉,日月失光耀。

第二要,棒喝俱齊到,一點不來時,髑髏遍地爆。

第三要,長風鼓萬竅,玅應總無私,何曾有作造?

黃龍三關。

我手何似佛手,試問君能識否?拈來當下無情,到處慣打瘋狗。

我腳何似驢腳,東西南北寥廓。縱饒千手大悲,至今那曾摸著?

人人有箇生緣,山僧怎敢瞞盰?欲問攔腮便掌,不會更與三拳。

仰山一十九門施設。

爐韝宏開手段高,鉗錘不動火星拋。直饒生就金剛體,也要重新煆一遭。(垂示三昧)

龍吟虎嘯震山川,風攪長空浪拍天。大用縱橫無軌則,忽驚蝦蟹入深淵。(問荅互換)

夜深移履下瑤階,暗把絲桐操一回。韻出青霄非律呂,應教師曠也疑猜。(性起無作)

竿木相將下碧層,百花叢裏任縱橫。轉身蹋破澂潭月,一片秋光萬派明。(緣起無礙)

拈來覿面絕思惟,用去如飛孰可追?蚊蚋腹中藏劫火,蟭螟眼裏著須彌。(明機普互)

霧鎖青山路不通,箇中別是一家風。象王蹴蹋誰能委,狐兔纔聞遠匿蹤。(暗合賓主)

沒孔鐵鎚直下拋,髑髏喜識盡乾消。花開鐵樹常春色,翠葉無風影自搖。(三生不隔)

一莖舉起現全身,大地純彰劫外春。擬剔眉毛猶蹉過,白雲萬里謾因循。(即約明真)

吹毛用處莫容情,佛國魔宮一道平。撒手歸來風月靜,木童夜半奏新聲。(用了生緣)

灰頭短髮破[髟/監]鬖,聲色堆中任往還。猶憶當年蜆子老,神前推出酒臺盤。(就生顯法)

鑊湯爐炭正交加,劍樹刀山亂似麻。識得其中真快樂,不妨隨處逞風奢。(冥府生緣)

千般施設總非親,只要當人達本真。寶所掀翻須轉步,莫教海底起蓬塵。(三境順真)

借爾聊將展化門,權披敝垢混同倫。面皮翻轉無情謂,直教渾家斷命根。(隨機識生)

一滴曹源遍九垓,光含生佛體全該。眾流截斷無多子,萬派都歸者裏來。(印海收生)

機關捩轉別端倪,暗裏抽筋若箇知?非但天魔聞膽落,直饒佛祖也攢眉。(密用靈機)

啐啄之風作者機,電光石火爍難追。任從舉鼎拔山力,擬議將來失卻威。(啐啄同時)

左手拈錐右手鉤,鉤錐在手用難酬。收來放去全無礙,放去收來總自由。(隨時收放)

一條楖栗活如龍,頭角崢嶸氣象雄。舒卷聖凡渾莫測,至今變化更無窮。(卷舒無任)

十九門懸帝網重,塵塵剎剎影圓融。欲知仰嶠真消息,開合全歸掌握中。(一多自在)

法華經序品第一。

赤腳波斯入大唐,粧憨賣俏逞顛狂。堪憐慈氏徒遭惑,冷笑文殊暗著忙。天雨四花成底事,地搖六震太郎當。爾時若有仙陀客,打破傀儡作散場。

方便品第二。

潦倒瞿曇興不孤,春光別貯一金壺。空花且莫爭濃淡,兔角徒勞較有無。知覺圓明尤缺半,見聞悟徹總名污。何如野衲渾忘慮,靜坐山窗聽鷓鴣。

譬喻品第三。

曲垂巧喻委相陳,祇要當機薦處真。步步白牛休外覓,頭頭寶藏盡家珍。聖凡垢淨機方契,父子情忘意始親。擊碎絲桐別轉調,一腔風月劫前春。

信解品第四。

承言早已涉離微,何必重重話是非。回首明珠元不失,轉身他國自相違。春風撲破桃花面,夜雨傾翻荷葉衣。縱與箇中全會得,須知更有祖師機。

藥艸喻品第五。

本分鉗鎚覿面施,管教當下絕狐疑。隔江便去猶為鈍,掩耳先行已是遲。二木分時眸著屑,三根論處路多岐。那堪更欲資談柄,笑殺東村王老兒。

授記品第六。

祖翁田地舊皇都,且莫從人向外圖。空劫國名何處起,威音佛號是誰呼?溪山在在雖云異,雲月家家豈有殊?寧可無鞋赤腳走,丈夫怎肯受糊塗。

化城喻品第七。

墨劫分明只目今,擬思量處隔遙岑。化城歷過須前進,寶所掀翻更別尋。石女能擎無底缽,木童慣弄沒絃琴。長安雖好君休戀,物外風清月滿林。

五百弟子受記品第八。

渠無國土謾相呈,記莂由來亦妄名。衣裏明珠誰不有,臺邊古鏡自分明。花拈鷲嶺淆訛出,法到曹溪攪擾生。趁入溈山水牯隊,拖犁拽杷任縱橫。

授學無學人記品第九。

慶喜殷勤請舉揚,世尊覿面不囊藏。一瓢惡水驀頭潑,兩眼空花遍界狂。鼓浪金鱗多變化,輾沙跛鱉亂承當。白衣拜相奚為貴,野老門前歌未央。

法師品第十。

滯貨多年不值錢,無端亂撒向人前。偈時那待臨穿井,觸著方知便是泉。雨過幽林山翠溼,風翻野岸浪花鮮。縱饒會得分明去,猶隔迢迢萬八千。

見寶塔品第十一。

從空涌出太奇哉,端的唯憑一指開。移土他方情未已,還身此界體全該。星衡那許容毫髮,藻鑑分明絕點埃。正眼看來成底事,堪憐平地起孤堆。

提婆達多品第十二。

大用無拘體絕倫,於中切忌妄疏親。驢胎馬腹隨遊戲,地獄天堂好寄身。十聖聞時猶喪膽,二乘見處亦傷神。機關撥轉憑誰手,疑殺閻浮幾許人?

持品第十三。

如來慧命任非輕,俯就機宜與麼行。劣相殊形皆幻色,鼠肝蟲臂總虛名。罽賓已受揮鋒讖,嵩嶽親聆裂石聲。為法求人能有幾,況茲叔世難多生?

安樂行品第十四。

證道非難弘道難,道弘無恙可為安。堅持四法環中照,始獲一珠頂上看。柳巷花街隨步舞,樓臺歌館且盤桓。飛塵滿目何曾染,笑傲春風入燒瘢。

從地涌出品第十五。

從門入者豈家珍,爭似胸中流出親?眾愈恒沙超數量,座克法界絕言論。波心明月誰能捉,鏡裏金烏謾可陳。叵耐東君輕漏洩,曉風吹綻滿園春。

如來壽量品第十六。

倒腹傾腸忍不禁,堪憐忒煞老婆心。虛空漫把分邊際,大海徒勞較淺深。夜半木雞啼月冷,天明石犬吠花陰。舌頭坐斷忘言路,一片冰壺自古今。

分別功德品第十七。

別露生涯展化門,暫相投處敘寒溫。磻溪直釣心非餌,任氏垂竿意在鯤。兩岸蘆花天正曉,一江明月碧無痕。滄浪歌罷歸來晚,梳雨斜風度遠村。

隨喜功德品第十八。

堪哂叨叨阿逸多,瞿曇荅處亦須訶。擬將一字留心地,唯恐千生作障魔。月滿真如搖岸柳,風翻般若響庭柯。虛空無耳時常聽,功德於今較幾何。

法師功德品第十九。

解義依經即佛冤,離經亦復是魔言。如能一念知端的,始徹六根見本源。芥納須彌層岌岌,毛吞巨海浪翻翻。葛藤截斷千差隱,折角泥牛出故園。

常不輕菩薩品第二十。

喫水何須用捺牛,唯人曰肯乃方休。珍呈楚國遭刑憲,珠獻隋庭按劍投。拋卻雲門乾矢橛,枯來洞老死貓頭。縱饒碧眼難分辨,千古令人價莫酬。

如來神力品第二十一。

騰騰運用本如然,觸處靈通不假宣。箇箇腳跟皆點地,人人鼻孔自撩天。雲凝大野忘回互,雪覆層巒絕正偏。今日分明重指註,相逢且莫亂流傳。

囑累品第二十二。

求人落艸話匆匆,盡把家私徹底空。就父轉身方是孝,輔君退位始為忠。夜明簾外音回早,古鏡堂前路別通。累及兒孫何日了,波濤遍界鼓春風。

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

宿王大士啟前因,只欲時人悟本真。喜見焚身煙未息,神光斷臂血尤新。曉風度水頻敲戶,夜雨穿雲遠叩津。舉目無非求道者,不知誰是報恩人。

玅音菩薩品第二十四。

遊遍山高與水深,相逢彈指幾知心。煙明花笑真三昧,犬吠驢號不二音。意外擬將生一念,目前早已隔千岑。分明日用頭頭事,多少隨流被境沉。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第二十五。

普門境界玅難窮,觸處逢源那滯功。三十二形隨類現,百千億相任機通。無心恰似春回谷,有意還如月印空。正與麼時堪喫棒,由來箇裏不同風。

陀羅尼品第二十六。

諮詢為眾廣傳持,拋出陳年一古錐。觸著應須頭腦裂,覷時只教眼睛。釋迦挈挈尤難會,彌勒惺惺怎得知?可惜韓盧逐塊者,至今尚自苦奔馳。

玅莊嚴王本事品第二十七。

鬼面神頭見未耶,玅嚴睹影眼生花。念興自是分妍醜,機泯誰能驗正邪?轉步南辰空挂劍,藏身北斗謾浮槎。知音不在頻頻舉,千古風流出當家。

普賢菩薩勸發品第二十八。

最後因緣仗普賢,還憑密護果方圓。一心不動群魔隱,四法纔持萬慮蠲。步步目前乘白象,行行舌上吐青蓮。欲知向上通霄路,拋卻筌蹄意始玄。

總頌。

併來武庫盡銷鎔,陣後何勞更犯鋒?海嶽趯翻休覓跡,聖凡抹殺謾留蹤。夜深古殿銀缸滅,秋老荒階玉露濃。萬籟沉沉誰辨的,一輪皓月照孤峰。

   (德溥張應宿張龍程良德敬刻
   百老和尚語錄第十六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六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9 百愚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