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9 百愚禪師語錄 (20卷)
【清 淨斯說 智操.智海等編語錄 智朴.方拱乾等編蔓堂集 附蔓堂集】
第 12 卷

下一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二

住維揚江都善慶禪院語錄

康熙癸卯夏在國山善權寺受請上堂拈疏云靈鷲峰前親承面命雙林樹下最後遺言三千年事盡在裏許於此會得千里同風陞座百尺之竿豈因纖鱗以垂餌千鈞之弩不為鼷鼠而發機眾中莫有衝霄負漢不受羅籠者麼問世尊說法四十九年演教三百餘會未審意在於何師云跨蛟鞭紫電騎虎唱巴歌進云和尚七坐道場又受維揚之請與世尊是同是別師云白雲騰碧漢赤日正流金進云靈山付囑今猶在萬古金湯一片心師云相隨來也拈拄杖云唯有者箇獨脫無依獲大自在為法身主作毘盧師或鍼鋒頭上韜光斂彩或摩醯眼中揚塵播土行無所行住無所住盡虛空是浮幢王剎遍法界是圓覺伽藍無彼無此何去何來正好定綱紀齊物我建法幢立宗旨未為分外只如泗州大聖向揚州出現畢竟是何意旨八十婆婆花滿鬢不風流處也風流。

三門門門一切境回互不回互喝一喝云獅子嚬呻象王獨步。

韋馱童真示跡樓至現身顯威靈而護持正法擎寶杵而掃蕩魔氛今來無別事不必更叮嚀。

伽藍內護是我外護是你灶裏要柴倉裏要米大家出手共殷勤折腳鐺兒同扶起。

佛殿報化非真佛亦非說法者且道者位是真不是真展坐具云兩彩一賽。

方丈盡法界是維摩丈室遍大地是曲彔木床說甚當門按劍水碗投鍼正好閉門打睡接上上機且道新善慶憑何節目擲拄杖云穿卻天下衲僧鼻孔。

開堂拈疏在天成象在地成形珠玉不足喻其珍錦繡無以奪其麗世出世間莫不由此而建立苟或遲疑試聽宣讀。

法座者裏要登便登說甚麼借座燈王卓拄杖云我為法王於法自在陞座拈香云此一瓣香端為祝延金輪衍御睿算等於彌盧鳳曆常新皇圖固於磐石此一瓣香乃文乃武維屏維翰滿朝勳貴遠近檀那同明第一義諦共入不二法門此一瓣香不從蔥嶺帶來亦非少室傳得今第九會拈出專申供養前住洪都百丈山聖壽寺堂上傳曹洞正宗第二十八世瑞白雪老和尚用酬法乳之恩就座白椎竟乃云者第一義山僧未離善權寺未渡楊子江早已狼藉了也莫有目擊道存告往知來者麼通箇消息看問四眾雲臻即不問斬新條令事如何師云匝地紅輪秀滿空瑞氣來進云泗州大聖為甚麼在揚州出現師云無孔鐵鎚當面擲進云與麼則是處是慈氏無門無善財師云金剛寶劍逼人寒進云慈雲普覆三千界法雨均沾萬國中師便打乃云此箇廣大門戶威德自在騰今耀古阿誰無分貴乎直下承當全身擔荷不見世尊在靈山會上覿面分付廣令流布勿使斷絕自後祖祖授受以及三千年來花分五葉派列千岐月燭慧燈星排道樹可謂盛矣邇來去聖時遙魔強法弱善慶到此事不獲已只得脫珍御服著敝垢衣入廛垂手帶水拖泥欲覓一箇半箇上報佛恩下化眾生務使正法流通正恁麼時如何慶祝日月兩輪明聖德山河百億壯皇圖復舉法燈禪師云山僧本欲潛棲嵒壑養拙過時無奈清涼老人有件不了公案今日出來特為了卻時有僧問未審有甚麼不了燈便打曰過在甚麼處燈云過在我殃及汝乃云法燈老漢雖則胸藏武庫肘佩靈符擒縱自由猶欠勦絕山僧素志亦爾本欲棲影荊溪埋頭度時無奈先師亦有箇不了公案今赴維揚特為了卻儻問有甚麼不了但道死貓頭無人著價曰過在甚麼處更云罕逢作者大眾且道善慶的是古人的是卓拄杖云慈舟不櫂清波上劍峽徒勞放木鵝下座。

立兩序上堂建宗旨豎法幢還他作者整叢林齊規矩須是其人故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昔青原首眾於曹溪克賓綱維於興化寶壽之生薑至今猶辣楊岐之燈盞千載常明淨缾踢倒輸他溈山篾箍爆斷慶快悅老從上先德莫不皆然所以道你若立時我便坐我若坐時你須立互為肘臂迭為主賓正恁麼時正好使無手人打禾山鼓無舌人唱德山歌拈拄杖云大眾且道者箇無面目漢教他作箇甚麼顧左右云自有廊幕在。

元旦上堂星移物換律轉陽回琉璃殿前天曉不露翡翠簾外夜半正明當此時也朝野協和賢能在位垂衣自治端拱無為四海謳擊壤之歌萬民樂羲皇之世大眾今是元旦佛法如何舉揚擊香案云梅萼初開柳線長翩翩蝴蝶競尋香東君有意誰能委問取遊心白面郎。

上堂舉丹霞淳禪師上堂寶月流輝澂潭布影水無蘸月之意月無分照之心水月兩忘方可稱斷所以道昇天事直須颺卻十成事直須去卻擲地金聲不須回顧若能如是始解向異類中行諸人還委悉麼良久曰常行不舉人間步戴角披毛入水泥師頌云鷹觜魚腮丈六身花街紫陌共遊春掀翻宇宙不驚塵疑殺黃頭碧眼人。

上堂山河大地常演圓音萬象森羅恒談實相拈拄杖云者是甚麼相卓一卓云者是甚麼音於此見得聞得則知觀音大士常在諸人耳朵裏文殊菩薩常在諸人眼睛裏二六時中出出入入放大光明現大神變作諸佛事從無量劫來未曾間斷大眾還委悉麼一道靈光曾不昧千差萬別盡圓融。

結制上堂習定坐禪大似按圖索馬息妄求真正是依樣畫貓行棒行喝乃盜跖之黨餘說玅說玄實張儀之流亞若在明眼人前總成笑具唯有善慶總不如是莫有超宗異目者出來相見問向上關捩即不問開爐結制事如何師云渾吞蒺藜猶閒事倒握吹毛不露鋒進云劈開華嶽連天秀放出黃河徹底清師云直教棒下成龍去莫學韓盧逐塊來進云雲散青天出山高眾岫歸師打云更須喫棒乃云據實而論問也沒交涉荅也沒交涉何故禪道不可以語言通聖智不可以有心知真諦不可以存我會至功不可以營事求故曰凡有所得非真得也善慶今日結制亦不要你學佛學法但要你終日喫飯不嚼一粒米終日穿衣不挂一縷絲懸崖撒手絕後再甦一念回機便同本得車馬叢裏廣顯神通金紫行中大作佛事納須彌於芥孔拈世界於毫端無是無不是無非無不非得亦無所得失亦無所失果到者箇田地方許喫山僧手中熱棒大眾還委悉麼卓拄杖云莫言春日行冬令只要心空及第歸。

上堂舉天童玨禪師上堂劫前運步世外橫身玅契不可以意到真證不可以言傳直得虛靜斂氛白雲向寒嵒而斷靈光破暗明月隨夜船而來正恁麼時如何履踐偏正不曾離本位縱橫那涉語因緣師頌云指石為玉點鐵成金拙人自逸智者勞心流水長舌清風素琴塵剎無間非去來今。

上堂日暖曉鶯啼蝶迷芳草岸桃花李花撩亂開此景真堪羨流光急似梭瞬息春將半遊子天涯何不歸柳眉愁欲斷經中道治世語言資生產業皆於實相不相違背只如今日居士設齋饅頭每人兩箇嚫錢每入一分且道於實相還有差別也無喝一喝云劍去久矣。

平山堂道弘禪師請上堂世間所貴者卞氏之璧隋侯之珠金山喚作驢尿馬糞出世間所貴者真如解脫菩提涅槃金山喚作[尸@豕]沸碗鳴古人與麼道雖則剔膜刮瞖拔楔抽釘大似舍重從輕以貴為賤不免見處偏枯善慶則不然揮拂云前面是山門後頭是佛殿寒則圍爐熱則揮扇不用六臂三頭豈羨千化萬變坐斷主人公不落第二見大眾作麼生是第一見幽鳥一聲兩聲落花七片八片。

大士誕日上堂今朝二月十九試問諸人見否普門大士生辰閻浮界內垂手或時簸土揚塵或時攀花弄柳堂堂覿面絕遮攔擬議金毛變作狗遂舉手曰觀世音菩薩將錢買胡餅放下手曰原來祇是饅頭畢竟是何意旨顧眾云勒玉轡上彩樓赤紅毬打紫紅毬堪笑當年馬郎婦惱亂春風卒未休問一真界內元無凡聖之名實際地中寧有去來之跡觀音大士今日降生還是神通耶法爾耶師云夜半木童吹鐵笛進云廣陵濤映千山月楊子橋連兩岸雲師云天明石女弄絲桐進云黃鳥一聲雲外出園林艸木盡知春師云依稀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

大士誕日載上堂高超名相玅體全彰迥出古今真機獨露握驪珠而鑑物物物流輝擲寶劍以揮空空空絕跡正恁麼時且道是阿誰境界拈拄杖云早晨觀音降誕今又大士現身從聞思修入三摩地獲二殊勝十四無畏興無緣之慈起同體之悲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菩薩身得度者即現菩薩身而為說法有求皆應無願不從然此猶是大士現身邊事且道說底是甚麼法卓拄杖云勿勞別覓圓通旨只在鴉鳴鵲噪間。

獨園玄素和尚訃至上堂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拈訃云此是玄素和尚照天照地末後一段光明不意今日射至維揚欲使未安者安未解者解未悟者悟未證者證說甚娑羅樹下槨示雙趺熊耳峰前棺遺隻履直教卷舒不涉纖塵來去了無變異既無變異還知獨園和尚為人處麼泰山頹兮梁木摧哲人萎兮真風墜已矣乎已矣乎子規啼落月三更淚染山花血滿地。

上堂舉天童淨禪師參雪竇看柏樹子話有省呈偈曰西來祖意庭前柏鼻孔寥寥對眼睛落地枯枝纔[跳-兆+孛]跳松蘿亮鬲笑掀騰雪頷之屢遷名剎後奉敕陞天童捧敕黃示眾曰雲開九天呈起時看彩鳳銜出且如何委悉急急如律令敕師云滄溟窟中挨身而入驪龍頷下抉珠而歸其光耀也遠射乎牛斗其聲價也丕震乎帝畿及盡今時兮玉鳳高翥拈卻那畔兮冰壺夜輝玲瓏嵒峻摩霄漢春色十洲花正肥。

方學士請上堂大丈夫秉慧劍金剛鋒兮般若燄非但空摧外道心早曾落卻天魔膽卓拄杖云者裏全身擔荷一任秕糠佛祖陶鑄人天家國以之奠安魔氛以之肅靜視富貴如浮雲棄功名如敝屣豈不謂世出世間一大丈夫且道孰是其人不見崔趙公問徑山欽曰弟子欲出家得否曰出家乃大丈夫事非將相之所能為趙公於言下有省大眾趙公與麼問欽師與麼荅因甚便有省一語喚醒鸚鵡夢九天奪得鳳雛歸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云文峰塔上紫霞生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云門外了無車馬跡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云收得安南并塞北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云電光影裏翻身去裂石聲中撒手歸進云千溪萬派總歸滄海去也師云禮拜了退。

供木中現天然大士像上堂燕語鶯啼總是圓通境界水流月運無非自在家風於此會得一任入廛垂手合水和泥處處興無緣之慈時時作不請之友或現身於魚肆街裏或示形於蛤蜊類中像顯木間若摩尼映乎五色龕成殿上如皓魄散於長川豎拂云觀音大士向者裏出現大眾見麼拂一拂云分明月在梅花上看到梅花早已遲。

善權眾職事迎師回山請上堂國山頂上雲楊子江心月雲月本無殊千里何曾隔隔不隔波斯夜半嚼生鐵山僧住善權時只見蒼松錯落怪石稜層流水奏叔夜之琴青山展王維之畫曉隨芳艸去晚逐落花回此是山林境界今在善慶時唯見門連車馬路接雲衢窈窕佳人處處清歌玅舞風流公子時時走馬試劍人語喧闐朱紫合雜此是城市境界城市本非山林山林亦非城市作麼生說箇不隔的道理者裏緇素得出以一佛世界為千佛世界千佛世界為萬億諸佛世界萬億諸佛世界總為一佛世界了無彼此之殊安有去來之念不是神通亦非法爾大眾會麼須知煙浪裏別有好商量。

居士誕日請上堂寶鏡高懸未照前畫堂石女打鞦韆超然直透威音外樓閣門開別一天豎拂云大眾見麼先天地莫知其始後天地莫知其終為萬化之源作群靈之祖日月得之而常明江海得之而不竭山嶽得之而永固松柏得之而常春以及無量世界無量三昧無量解脫無量玅用莫不一一盡向此中流出乃至盡未來際受用不盡故曰大總持海也直饒大椿之壽老彭之年又烏足并語只如居士壽誕山僧如何慶讚揮拂云欲知龐老無生句父子雖親不可傳。

解制上堂有一人能說而不能行有一人能行而不能說有一人說亦說得行亦行得有一人說亦說不得行亦行不得且道此四種人那一種人卻有長處若識得此人一任腰包頂笠北往南來拄杖芒鞋橫行直撞鬧市叢中簸土揚塵萬仞崖前吟風嘯月雖然只如楊子江洪波浩渺白浪滔天正當此時不假舟楫作麼生過若也過得不孤負在善慶結制來若過不得切忌打溼袈裟角。

上堂夏日苦天長閉門晝打睡無言接上機有語終非契曉雨隔江來薰風撲面至何勞更舉鞭千里羨良驥豎拂云體包虛空量周沙界華嶽不足為其儔滄溟無以為其喻威音不知其所始釋迦不知其所終迥超名言不墮諸數故曰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大眾且道是阿誰境界顧眾云閻浮樹下呵呵笑地老天荒總不知。

誕日請上堂山僧今年五十有五髮欲白而齒半頹面已皺而目漸昏可謂老矣幸有箇道伴在拈拄杖云行則同行坐則同坐憂則同憂樂則同樂或時敲雲棒月打艸驚蛇或時扶過斷橋水不墮悄然機伴歸明月村動容揚古路徘徊乎廣漠之野嘯傲乎何有之鄉相視而笑莫逆於心且道此人還落春秋數量也無卓一卓云好大哥會也麼風流不在著衣多自從舞得三臺後拍拍原來總是歌。

請上堂香雲靉靆紫氣氤氳鐘鼓交參人天際會山河大地悉共騰歡艸木叢林咸皆作舞大眾且道是箇甚麼祥瑞舉拂云看看適來大覺仙人毘目仙人長眉仙人忍辱仙人無量無邊諸仙人眾或騰雲駕霧而來者或跨鶴乘鸞而至者有獻冰桃雪藕者或奏步虛之詞有供金丹火棗者或詠南飛之曲種種形相種種神變種種處所各各不同一時集於蟭螟眉睫之上善慶拂子忍俊不禁向前問曰諸位大仙有何因緣而來至此眾仙荅曰今維揚許仲容眉壽八旬闡揚佛事廣作利益我等特來共為慶壽拂子曰汝欲慶過去壽耶慶現在壽耶慶未來壽耶過去不可思議今已過去未來不可思議尚且未至現在不可思議而無住相三壽之中汝欲慶那一壽於是眾仙遞相顧視不能加荅被拂子一喝各各騰空而去還有荅得此一語者麼拂一拂云欲知劫外真消息夜半金烏海上紅。

結制上堂善慶今日以乾坤為橐籥須彌作鉗錘是佛是祖或凡或聖銀汞銅鐵缾盤釵釧總教打成一塊鎔作一團然後方名寶器堪作勝用還有躍冶精金不受煆煉者麼問大開爐韛煆煉佛祖嘉州石像府鐵牛如何相為師打云棒頭有眼須親薦進云犀因玩月紋生角象被雷驚花入牙師云句裏無私不用尋乃云機輪轉處智眼猶迷寶鏡高懸狐蹤遠匿直饒問若雲興酬似缾瀉揮霍如雨咳唾成珠到者裏總沒交涉三世諸佛有口只堪挂壁靈利漢子未過九龍橋未睹文峰塔便恁麼掣肘而去早已喫善慶痛棒了也且道利害在甚麼處若是金毛獅子子三千里外透重關。

夾山唯岑和尚訃至上堂金飆拂檻清秋月轉霜輪玉露侵簾銀漢星垂斗柄既不居於尊貴安能住於大功且道是誰境界拈訃云大眾看看此是唯岑和尚於數十年來七座道場六會說法最後一著莫大光明遠照邗關普覆虛空山河國土日月星辰樓臺殿閣花木池沼人物鳥獸以至情與無情莫不承此光明作大佛事顯玅神通悟無生忍獲不退地究竟至於一切薩婆若海正恁麼時還有知恩報恩者麼擊香案云昨有人從越地來忽聞夾嶺玉山頹人天無限失依怙惹得空生淚滿腮。

上堂舉溈山問仰山云玅淨明心作麼生會仰曰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溈曰汝只得其事仰曰適來和尚問甚麼溈曰玅淨明心仰曰喚作事得麼溈曰如是如是乃云絃歌相和節拍相隨須讓他溈仰父子若是玅淨明心直饒圓古佛小釋迦三生六十劫也未夢見在雖然要會玅淨明心也不難良久云看看適來山門騎佛殿走向玅喜世界將不動智如來驀頭一撞直得鼻孔去了半邊舜若多神忍痛不禁揚聲大叫云苦哉屈哉大眾還驚覺也未咄莫瞌睡好。

上堂眉端挂劍血濺梵天句裏藏鋒氣貫斗牛敲唱雙行明暗並舉吹無孔笛響遏行雲撫沒絃琴韻和流水於此會得一任同放同收同生同殺糟粕西乾四七陶鑄東土二三作佛祖向上之爪牙為人天現前之眼目眾中還有其人麼卓拄杖下座。

臘八上堂法筵龍象眾貓兒喫彩鳳當觀第一義猢猻騎鱉背縱饒與麼承當也是鬼家活計可憐黃面老子於臘月八日被箇明星換了一雙眼睛帶累後代兒孫箇箇扶籬摸壁善慶今日要與他開卻一隻眼使一切人光明遍天遍地以手撥眉云貓。

上堂寒雲水面乍斂乍舒凍日峰頭半紅半紫普賢橫跨象王文殊倒騎獅子良哉觀世音走入荒艸裏大眾見麼昔日法華會上有娑竭龍女年始八歲梵行具足有一寶珠價值三千大千世界一時獻佛佛便納受忽然之間變成男子坐寶蓮華往南方無垢世界成等正覺黃面瞿曇也是乞兒見小利可惜放過當時若到善慶腳跟下好與一頓熱棒何故金鱗不得風雷送怎透龍門萬丈高。

上堂三界無法何處求心四大本空佛依何住盤山老漢大似見處偏枯怎如善慶者裏一味本分生涯隨緣粥飯或時對賓酬醋或時曳杖徘徊風敲翠竹而韻入笙簧日照幽溪而寒光瀲灩岸柳爆黃金之色梅花吐白玉之香正恁麼時喚甚作三界將誰為四大何物是心何者是佛德山有棒只堪燒火臨濟有口正好挂壁善慶恁麼道還有為人處也無喝一喝云也是牽牛拽磨。

上堂地凍天寒艸枯冰綠一段風光塞耳盈目不用即物明心亦非見性成佛班超投筆而覓封侯夷齊首陽以辭周粟真不掩偽直不藏曲且道守清高者是立功業者是卓拄杖云我為法王於法自在。

上堂隴梅初綻柳含青箇段風光畫不成夢破玉人霜月冷橫吹蘆管度江城昔舍利弗問天女曰你何不轉女身女曰我從十二年來求女相了不可得當何所轉即時天女以神通力變舍利弗為天女相天女自化作舍利弗而問曰舍利弗何不轉女身舍利弗以天女相荅曰我今不知何為變為女身大眾會麼若是據令而行舍利弗與天女正好一棒打殺拋向邗江波底免得後人作野狐精見解何故男兒志氣沖牛斗誰不雄雄大丈夫。

上堂霜花遍野呈格外之真機旭日騰輝露威音之消息無塵不透無剎不彰祖意勿勞別覓佛法只在目前諸昆仲高者是天厚者是地青者是山綠者是水森羅萬象明暗色空艸芥人畜蜎飛蠕動畢竟那箇是目前的佛法拈拄杖云看看拄杖子化作無位真人倒騎楊岐三腳驢子一時遊遍三千大千世界以及無量諸佛國土走向康山絕頂高聲唱言所謂布施者必獲其利益若為樂布施後必得安樂然後還復本形依舊是箇拄杖子卓一卓云且道無位真人又向甚處去也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上堂臘已殘歲云暮天寒月冷猿啼樹寄言遊子早歸家莫使白頭人倚戶儻有箇長老出眾高聲云將謂者老漢有多少奇特今日到者裏只解說老婆禪但向他道善慶住持事繁。

上堂舉石頭希遷禪師示眾云語言動用即沒交涉藥山出眾云非語言動用亦沒交涉頭云我者裏鍼劄不入山云我者裏石上栽花乃云諸昆仲還知此二大老恁般說話麼祇如一人道鍼劄不入一人道石上栽花且道是語言動用非語言動用若道是語言動用落在石頭圈繢裏若道非語言動用落在藥山圈繢裏直饒二俱不涉又落在善慶圈繢裏畢竟如何不落此圈繢去畫一畫云劈開華嶽連天秀放出黃河徹底清。

佛成道日上堂從來夜夜明星現惟有瞿曇見不同今日與君重指出豎拂云金烏飛過海門東。

雲松和尚訃至上堂撲碎鰲山兩手高攀百丈月吸乾苕水一身橫臥半間雲自爾滅聖欺凡擒龍捉象續五燈之慧燄燄燄無窮溯列祖之本源源源不盡澤施既普功莫大焉何期寶鏡潛輝珠簾倒捲倦津梁於此界灑甘露於他方大眾還見圓通和尚最後為人處麼金鞭擊碎珊瑚月散作光明照大千。

元旦上堂佳節逢元旦金爐爇瓣香雲霞凝瑞彩花鳥獻文章舜日輝三界堯風扇八方吾皇何以報願祝壽無疆適來香已拈罷聖已祝畢唯有新年頭佛法未向諸人道在大眾將甚麼喚作新年頭佛法試說看問鳳曆遙頒曉風乍暖今日陞座如何為人師云長江流不盡明月去還來進云萬物咸新又作麼生師云柳搖殘臘去梅放早春回進云溪頭楊柳拖煙翠洞口梅花帶雪香師云且莫隨境漂流拈拄杖云善慶拄杖不怒而威不言而信不令而行無為而治化滿天下而不居其功刻雕眾象而不為其巧迥超佛性玅義不落時節因緣且道他有甚奇特大用縱橫無軌則一回拈弄一回新。

上堂教中道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拈拄杖云者箇非聲非色果能見得蛾蛘蟻子本無欠少沙磧瓦礫放光動地阿誰非佛阿誰非祖不妨撒手歸家端然穩坐等閒不歸歸便得五湖煙景有誰爭是則是為何流支三藏打落達磨大師當門牙齒且道過在甚麼處鞏縣茶瓶。

上堂麤言及細語皆歸第一義昨夜無手人行拳無舌人相罵且道是第幾義檢點得出今分半座與你檢點不出莫怪山僧獨占去也呵呵呵囉囉哩北山雨落南山霧起略彴不是趙州橋明月清風安可比喝一喝云白雲萬里。

解制上堂九十日期今滿從前警策一時休崢嶸頭角無回互放出溈山水牯牛大眾還見麼爭奈鼻頭繩索猶在善慶手中教你往東不敢往西教你往西不敢往東欲去去不得欲住住不得殺活臨時收放在我只如不落收放又作麼生擊香案云一聲羌笛離亭晚君向瀟湘我向秦。

乙巳八月廿七辭眾上堂人之生死皆有分定實風燭曉霜不過待時而已老僧開堂二十餘年素無長物可蓄雖有香資即入常住應用人所共知惟餘書籍衣履等物中秋鳴鼓集眾皆已散去凡我門人爭無遺物者非吾弟子老僧去後不得披麻帶孝悲慟號泣有類世俗塔造善權毋議他處前有書接青龍寒松堂頭來老僧不過廿七八今正是時還有末後激揚者麼問理彰時至今姑置末後一機作麼生師云且待明朝來盡情向汝道天寧和尚問師為海內一人天下衲僧歸仰還當久住世間師云起動罣念福緣和尚問和尚開堂多年兒孫得力可以放得下師云道人家來去自由有甚放不下曰不妨再來奉看師云只好別峰相會問古人預知時至師又如何師云年是好日日是好日問某欲住山求師一偈師云只要拏得钁頭柄牢僧喝師云除卻喝更道看僧無語師打云钁頭柄拏不牢在卓拄杖下座。

廿八黎明師索筆大書偈云生年五十復零六大事因緣今已足釣罷金鱗歸去休漁翁不向蘆灣宿擲筆而逝(石刻親筆現存禮菴青龍)

   (心奧心護法智心榮心和心朵心易宗祥
    湛秀萬善樂然大念李文芳備資敬刻
   百老和尚語錄第十二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二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9 百愚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