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9 百愚禪師語錄 (20卷)
【清 淨斯說 智操.智海等編語錄 智朴.方拱乾等編蔓堂集 附蔓堂集】
第 10 卷

下一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

住皋亭山佛日禪寺語錄

順治庚子春就資福寺受請上堂耶溪解纜到苕溪又被使符半路追大抵業緣償未盡不妨隨處且拖犁拈啟云此是武林吳興諸護法不忘靈山付囑唯念佛日荒涼叢林乏主特請山僧主持茲席竊惟德微福尟無所堪任正是狹路相逢誠難迴避如何免得者場鈍置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三門八字打開了無回互水赴雲奔龍驤虎驟喝一喝云普願春風齊著力一時吹入我門來。

觀音殿溪聲山色處處圓通白牯黧奴時時自在今日相逢又作麼生大家共了慈悲債。

佛殿若謂是佛如牛無角若道非佛如馬有角欲得不落是非權且將錯就錯遂展具三拜。

伽藍威靈顯赫殊特森嚴為一寺之權衡作眾僧之保障如何見得不聞道惱亂說法者頭破作七分。

祖師一人傳虛萬人傳實東土西天忒煞狼藉以何為驗拈香云唵嚩日囉斛。

方丈從上先德在此豎法幢建宗旨列五位君臣分三種滲漏論賓主立玄要拈一字破三關勘驗天下學者正眼看來總是閒家具且道佛日有甚長處卓拄杖云任是銕額銅頭不消一擊粉碎。

開堂拈疏云字字花攢錦布行行玉轉珠回展開則光明燦爛拈來則文彩縱橫其或停思且聽宣讀。

法座者箇所在高莫見其頂廣莫測其際還有不假階梯能履踐者麼便陞座拈香云此一瓣香祝嚴。

金輪衍御皇圖固如劫石玉燭常調睿算等於芥城此一瓣香專為滿朝文武闔郡檀那壽基永固祿位高增此一瓣香不假栽培寧滋雨露今當第七回拈出供養前住江西南雲山傳曹洞正宗第二十八世瑞白雪老和尚用酬法乳之恩就座資福伴我和尚白椎竟乃云者第一義包含萬象容納百川五目無睹二聽莫聞適來被我法兄一椎直得七花八裂了也眾中還有親見親聞者麼出來道看問烹佛煉祖舊時作略生擒活捉總屬尋常未審今日如何施設師云綠水青山增意氣進云斬新條令即不無格外提持作麼生師云花開鳥語轉光輝進云迷雲掃蕩乾坤靜佛日重新萬古明師云不為分外乃云一言獨脫千聖攢眉迥超那畔寧落今時亦如春回大地月映千江無一物不沾其恩無一人不蒙其照直得窪池波涌石鼓喧闐黃鶴衝霄別開一天氣象白龍攫浪際會四海風雲萬派朝宗千山奔拱祖意全彰靈機獨露皇圖丕振佛日增輝已圓未圓之公案堪報不報之深恩雖然作麼生委悉卓拄杖云雕弓已挂狼煙息萬里歌謠賀太平結椎下座。

結夏上堂殘春已去孟夏俄臨麥黃蠶老綠暗紅稀透聲透色迥絕囊藏徹古徹今了無蓋覆如此境界阿誰無分若說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正是好肉剜瘡無風起浪果是箇漢不妨閉門打睡接上上機豈為分外大眾還識此人麼日午打三更面南看北斗。

薦亡請上堂凍雲靄靄獨露真常幽鳥喃喃恒談般若柳眼裏突出無位真人梅腮邊迸開本來面目無一物不闡遮那之相無一名不播如來之號於斯薦得冤親普利幽顯均資情與無情同成正覺豎拂云大眾見麼急須著眼看仙人莫看仙人手中扇。

上堂柳煙綠杏雨紅新來燕子罵春風春風聞得忽生惱吹落殘花滿院東端的休嫌狼藉甚頭頭盡是主人公主人公見不見鷺鷥飛入碧波心抖擻一團銀繡線豎拂云看看下座。

祈齡請上堂舉拂云只者箇離背離觸絕是絕非壽等太虛量周沙界蕩蕩乎赴群機而不倦巍巍乎包萬有而不遺鶴算無以齊其齡海籌安可較其數苟能契神於即物斯不遠而可知矣復揮拂云大眾會麼謾道壺中多日月須知劫外有乾坤。

上堂當陽一句無遮機用超然自異不羨目連神通誰誇鶖子智慧劈破臨濟三玄混融洞山五位燈籠速證法身露柱頓獲三昧今朝覿面拈出直要諸人瞥地大眾畢竟是那一句喝一喝下座。

上堂舉文殊師利問菴提遮女曰明知生為不生性因甚又被生死之所流轉荅曰其力未充乃云者般說話大似泥裏洗土塊有甚分曉論量將來都好喫棒如何得不落生死三月春光爛熳天滿山紅紫亂如煙分明好箇無生句不信從教問杜鵑。

上堂第一義兮說似汝不須舌上覓言語大丈夫兒唯自許急看取落花滿眼飛紅雨數聲鐵笛隔江渚韻出青霄絕律呂知音那待重相舉且歸與月上三更聽杜宇。

上堂祖師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古人與麼道大似宋客獻璞遼人進豕殊不知佛祖未出世已前好不資一毫醜不資一毫無男無女無真無俗人人壁立萬仞箇箇常光現前孰不為雄雄大丈夫佛日與麼舉揚未審諸人作麼生會拈拄杖云若作佛法會打折汝驢腰。

上堂頂門一竅八面玲瓏格外風光阿誰欠少日月不能掩其輝虛空無以包其體歷劫孤明昭然不昧是以善財童子一生取辦娑竭龍女直下成佛迥超修證之功了無聖凡之隔然此猶是尋常事如何出格一句霜風吹破梅花夢驚起魚龍躍海門。

上堂摩竭掩室雉雞藏山毘耶杜詞篰籃貯蟹空生宴坐趁狗跳牆少林面壁洋瀾左蠡拈拄杖云當時木上座若見管教者夥龍鍾老兒無地容身因甚如此不見道滿頭白髮干時政誰道商山四皓高。

上堂今是眾信請佛日向者曲彔床上對眾饒舌山僧不敢節外生枝唯自受用三昧諸聖未悟古今罕聞直得人天眾前兩手分付去也穿衣身不寒喫飯肚中飽一覺到天明不知跳蚤咬諸禪德曉不曉顧左右云笑殺東村王大嫂。

上堂若人欲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虛空遠離妄想及諸取令心所向皆無礙諸禪德還委悉麼天之高地之厚山之青水之綠日昇月墜魚躍鳶飛雲生嶺頭花發嵒畔塵塵爾剎剎爾莫不各居本位只如拈卻目前些子將甚麼喚作佛境界太湖三萬六千頃月在波心幾箇知紫谷參頭纔出師云如何是庭前柏樹子進云趙州當時錯下名言師云你又作麼生進云竹蝦蟆也解吸蒼蠅師下座。

鐵山上座請上堂末後一句始到牢關拈拄杖云奯上座一生不肯德山老漢跛足師直欲打殺黃面瞿曇到者裏且道利害在甚麼若檢點得出一任你欺聖瞞凡呵佛罵祖有甚麼難顧左右云有麼有麼果是金毛獅子子三千里外見淆訛。

上堂問枯木龍吟事更奇嵒前花發許誰窺請師別轉超方手拈起靈山第一枝師云雨落階前滑行人盡喫交進云疊疊巫山峰聳翠法筵龍象盡英靈師云籜解新篁龍蛻骨雲籠怪石虎生威進云恁麼則眉底神光吞日月當人隨處可稱尊師打云也須喫棒乃云大凡問荅如鉤如鉗如環如鎖相續不斷所謂語帶玄而無路舌頭談而不談若能如是方可激揚法化承紹真宗共報佛恩有何不可苟非其人不免重說偈言將此般若殊勝勳回施檀度獲圓滿施者受者三輪空而亦不作空輪想一念頓悟超諸聖直入如來玅境界如來境界不思議我今為汝說少分法界虛空皆有盡我此法施無有涯一切有情及無情同證如來無礙智喝一喝云說到驢年去。

上堂夫求法者離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豎拂云只者箇思惟分別所不能到見聞覺知所不能及正恁麼時又如何薦取揮拂云薰風昨夜過林隈吹落殘紅撩亂堆畫閣無人香篆冷倚欄石女淚盈腮真堪笑亦可哀莫怪春歸情太薄庭前芍藥為誰開。

上堂昨夜蜉蝣蟲吞卻黃鶴峰走向蚊子眼睫上橫身高眠鼓腹而歌曰種麻得麻種豆得豆齋僧布施兮因果無漏遂顧眾云爾等黃瓜茄子還曾夢見者箇消息也未復喝一喝下座。

上堂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天自高地自厚桃自紅李自白山自青水自綠鳧脛雖短不用續續之則悲鶴脛雖長不必斷斷之則憂長者長法身短者短法身且道是何意旨最喜春來多富貴鶯啼花笑滿林間。

薦父母師長請上堂豎拳召眾云菩提涅槃真如佛性總在裏許良久云菩提涅槃真如佛性被佛日一捏粉碎撒向太虛之中一時變作山河國土日月星辰艸木叢林正恁麼時你欲喚作菩提涅槃又是山河國土你欲喚作山河國土又是菩提涅槃者裏著得隻眼不須析肉還母析骨還父管教劬勞之恩披剃之德頃爾酬畢豎拂云只者箇不從天降不從地生且道還有報恩分也無粉骨碎身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億。

解制上堂卓拄杖云佛日今朝拆空棧道斬斷牢關總教諸人腳下無私去灑灑落落去閩川湖地去天台南嶽去雖則如是儻或走到關津隘口處有人討公驗索勘合果能抵對分明一任高超物外獨步寰中脫或未然更有箇護身符子普施諸人復卓拄杖云急急如律令。

上堂塞北不聞萬斛舟江南那見千人帳臨濟覿面喝如雷德嶠入門劈脊棒悟來佛法了無殊擬去依然成兩樣君不見杏花雨打碎紅霞柳絮風吹飛雪片祖意都云不可傳堪笑而今稀爛賤撲頭撲面滿天涯喝一喝云此時不薦何時薦。

至慧心菴上堂蘭若初興斬新氣象金田乍闢格外風光麥浪翩翩簾捲千層之秀色香煙緲緲窗函萬頃之白雲樵歌罷而牧歌揚頭頭圓通境界杏花開而桃花謝處處毘盧現身所謂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大眾只如截斷聖凡掀翻迷悟又作麼生黃鶯織就春園錦文彩縱橫不假梭。

至無極菴請上堂旦起遲夜眠早朝市怎如村落好茅艸屋裏蒸飯香珍珠絮裹阿誰曉蛙鼓池塘兩部喧落花亂砌紅瑪瑙一任他滄海桑田幾變更又那管瓊樓佛國與仙島興來唱箇插田歌倦來和蓑便放倒阿呵呵休外討曩劫於今用不了鬱單千歲有何奇笑殺長汀布袋老。

上堂豎拂云四月江城花事稀賞心浪子竟忘歸佳人有語憑誰訴獨倚闌干對落暉。

佛誕日上堂無影枝頭花亂開丹霄玉鳳正徘徊分明好箇真消息笑破金剛腦後腮今日釋迦老子向諸人眉毛罅裏降生九龍吐水金盆浴軀放大光明現大神變轉大法輪擊大法鼓吹大法螺演大法義有求佛道者為說最上一乘有求菩薩乘者為說六度萬行有求緣覺乘者為說十二因緣有求聲聞乘者為說苦集滅道四諦之法有求人天福報者為說五戒十善種種言辭種種方便普令無量無邊無數眾生證不退地以致現前緇素若見若聞悉成佛道眾中或有箇漢曰怎奈金屑雖貴落眼成塵山僧道適來拂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觸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孟八郎你還夢見麼揮拂云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上堂揮拂云五月薰風江上多平田時聽插秧歌緣雲漠漠和煙捲白鳥飛飛穿柳過夜半木童吹玉管天明石女織金梭諸禪德會也麼喝一喝云抬眸鷂子過新羅。

上堂今日仲冬十五特地陞堂擊鼓檀那為請敷宣直得傾腸倒腑釋迦不產於西乾夫子豈生於東魯蚊虫昨夜撼倒須彌螘子天明掀翻海宇好大哥休莽鹵苟能箇裏識端倪任伊倒跨豐干虎。

上堂無影堂前珠簾倒捲不萌枝上玉鳳爭飛石女謳歌而響遏行雲木童把盞而倒傾明月公輸無以施其巧師曠無以辨其音能為萬化之源安逐四時之變說甚善財一生果圓龍女八歲成佛以及無量解脫無量玅用無量功德無量三昧不假外求本自具足殊勝中之殊勝尊貴中之尊貴雖然如何是不墮尊貴一句花缾擊碎無依倚曙色三更滿翠蘿。

上堂步空尋鳥跡撥火覓浮漚著靴立水上騎馬驟高樓非是生平多意氣男兒誰不願封侯適來者般說話是第一義第二義是如來禪祖師禪試簡點看喝一喝云清風月下守株人涼兔漸遙芳艸綠。

上堂日暖風和春山窈窕水流花放鳥語尖新於此會得一一現成一一明玅一一天真一一自在所以紫陌遊人提最上之機金色頭陀無容身之地到者裏若是伶俐衲僧拂衣便行更覓甚麼碗雖然只如昨夜露柱傷風燈籠欬嗽忽爾驚起東海鯉魚吞卻南山老虎且道者箇還是涅槃心耶差別智耶孟春猶寒各自珍重。

上堂只箇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卓拄杖云看看拄杖子化作箇大力阿修羅王踊身虛空現十八變吸乾四大海踢倒五須彌嚇得釋迦老子躲向諸人腳跟下大家各自摸索看若也摸索得著不妨轉凡成聖移古易今世出世間莫不由此建立以拄杖畫一畫云適來許多葛藤向甚麼處去也且喜山中春信早梅花影裏鳥聲香。

上堂柳媚花嬌大闡微笑之玅旨鳩呼鶯喚弘揚壁觀之家風亙古彌今普天匝地直得人人口似血盆箇箇牙如利劍氣吞日月眼蓋乾坤不捨塵勞而成正覺不離煩惱而證菩提常居有為而作無為法恒在世間而行出世事所謂彼既丈夫我亦爾何得高推先聖而自生退屈不見昔日涅槃會上廣額屠兒放下刀云我是千佛一數看他何等撇脫何等慶快雖然當時佛日若在也好與他三十烏藤且道利害在甚麼處卓拄杖云不見道大功不宰。

上堂九十春光今已半雙眉剔起分明薦連宵風雨似盆傾喝一喝云莫使殘紅落滿院。

上堂豎拂云今日釋迦老子向龜毛頭上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國土靡不周遍然後入無量義定說無量義法大眾果如是見如是聞不待開示悟入而本來是佛始知諸佛出世為一大事因緣至此畢矣苟或依稀彷彿山僧更為開方便門示真實相拂一拂云字經三寫烏焉成馬。

禳災請上堂今朝三月初七無限春光狼藉桃花著雨紅嬌柳線和煙翠滴燕子銜泥砌巢蜂蝶尋香釀蜜但能莫外馳求分明好箇消息大眾且道是箇什麼消息施主災除福壽增摩訶般若波羅蜜。

至弁山值元潔和尚華誕請上堂當陽一句迥絕古今向上一機了無朕兆直透層霄之外高超萬象之先正恁麼時是方丈法兄五旬之期人天際會龍象交馳諸位知識或縱無礙辯才轉無上法輪而為壽者或以須彌滄海而為壽者或以日月光恒沙數而為壽者佛日到此如遊華藏海登眾寶山左顧右盼應接不暇又作甚麼即得拈拄杖云幸賴者箇木上座作得一偈舉似大眾須彌高兮有崩頹日月明兮有圓缺滄海深兮有枯竭唯有虛空之壽兮吾不得而知焉喝一喝云也是擔水河頭賣。

上堂紅漸稀綠將暗枝頭梅子大如彈春徂夏往幾時休珍重遊人仔細看豎拂云唯有者箇觸不得背不得疏親不得放之穿卻非非想天底鼻孔收之換了摩醯首羅眼睛諸人若搆取得可出釋迦老子一頭地還有麼良久云從門入者不是家珍。

上堂大哉真源生物資始統法界以無遺等太虛而為量自古自今無成無壞悟之者當處解脫迷之者永劫沉淪一切眾生背覺合塵迷己逐物匐匍三界之中伶俜四生之內頭出頭沒無有休息若是有血性漢子纔聞此語即便掀翻世網擊碎情關橫身宇宙獨步大方然猶是我衲僧家糟粕之餘且道衲僧家別有甚奇特煙村四月正梅黃雨過溪橋流水香野老家風真可羨逢人慵去話羲皇。

至周浦請上堂佛法一事正如阿耨達池之水不擇地而流一切江河湖海溪澗溝壑無不充滿無不具足於其中間黿鼉蛟龍鯤鵬蝦蟹各各適其游泳承其變化魚躍鳶飛星馳電卷明暗代謝寒暑迭遷總是當人一段光明之所顯現故云森羅及萬象一法之所印於此一念回光直下瞥地便與過現未來三世諸佛同一國土同一莊嚴同一體性同一受用無少無賸無二無別有何彼此之殊若是特達丈夫纔聞此說便去溪邊洗耳三日何故怎如野客忘情謂毀桀譽堯總不干。

上堂舉夾山見船子後再住京口僧問如何是法身山曰法身無相如何是法眼山曰法眼無瑕僧舉似道吾吾曰者漢此回方徹乃云夾山荅話前來也恁麼道後頭也恁麼道為甚道吾前頭失笑後卻滿口肯他畢竟節目在甚麼處豎拂子云尋常一樣窗前月纔有梅花喝一喝云不得者一喝幾乎道箇便不同去也。

至寶山請上堂昔圓悟住天寧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曰東山水上行悟云天寧則不然有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但道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時大慧在座豁然有悟大眾即今薰風撲面殿閣涼生物物法身獨露頭頭玅用全彰於斯會得正如登寶山入巨海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珍珠摩尼靡所不有可謂取之不窮用之不竭祇如露柱懷胎燈籠發笑還是諸佛出身處為復別有道理楊柳低垂輕著水荷花撩亂暗飛香。

上堂白雲冉冉任舒卷以無拘緣水滔滔隨往還而不礙無偏無正圓裹十虛離即離非渾融三際是以張子韶因蛙聲即了明大事趙獻公聞雷震則洞徹心源又豈待豎拂拈椎升堂入室所以佛日不敢向兔頭栽角龜背拔毛記得水潦和尚問馬祖曰如何是西來大意被祖攔胸一蹋水潦豁然有省遂呵呵大笑曰無量法門百千玅義只向一毫頭上識得根源去也大眾且道喚甚麼作一毫頭拈拄杖云者裏見得則知三世諸佛成等正覺轉大法輪不離者一毫頭西天四七東土二三遞相授受傳此秘密法門亦不離者一毫頭天下諸大知識建法幢立宗旨一切時中折旋俯仰掉臂咳唾舉措云為總不離者一毫頭故云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無邊剎海自他不隔於毫端雖然只如拈卻者一毫端大眾畢竟如何行履良久云飛帆一葉浪中行不動綸竿只釣鯨得意濃時須早返綠楊深處聽流鶯。

至青浦優曇菴請上堂大人具大智大機發大用拈拄杖左卓云者是大智右卓云者是大機若也委悉如獅子游行不假伴侶壯士展臂不借他力不舍一法不取一法雖行有為而不棄無為雖在世諦而不離道諦在在垂手處處現身亦可為祥為瑞為雨為霖為舟為楫現優曇於陸地建寶剎於毫端如是神通如是三昧無量劫來本自具足不假外求外求而得終非得也大眾還信得及麼揮拂云秋老江城玉兔肥木樨香裏露天機夜深石女憑欄朢叵耐遊人不肯歸。

上堂律轉陽回岸柳舒顏而待臘星移物換壟梅含笑以迎新騰騰格外風光蕩蕩目前境界拈拄杖云者箇木上座統法界以為軀總太虛而為量不屬陰陽造化迥超過去來今無為無漏無聖無凡非算數之能窮豈名言而可述然猶未是他長處且道更有甚麼奇特卓拄杖云閻浮樹畔笑呵呵覿面還曾見也麼一句分明該萬象玅高峰頂碧嵯峨。

上堂陽春有腳遍敷大地之光輝造化無私丕顯當陽之玅用此時此際何自何他直得豁開人人腦後乾坤突出箇箇斬新日月花開不萌枝上鳳舞無影林中蠢動含靈悉蒙潤澤艸木纖芥皆獲霑濡故云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若至其理自彰大眾即今時節至也且道佛性義在甚麼處木馬嘶開波底月泥牛耕斷壟頭煙。

上堂正法眼藏塞壑填溝涅槃玅心堆山積嶽左之右之觸著磕著有等坐在飯籮邊只管忍饑立在大海中無端叫渴怎怪得他斷臂安心推門折腳阿呵呵又好笑不見黃面瞿曇拖泥帶水也道我昔於然燈佛所實無一法可得而獲授記仔細看來何異續鳧截鶴大眾作麼生折合一聲長嘯出人間月明雲散江天闊。

酬愿請上堂今是元宵佳節過去然燈古佛在一毫端上出現一時充滿虛空周遍法界山林市井村營聚落都城國邑花街柳陌頭頭物物無塵不彰無剎不露現大神變放大光明無去無來無古無今盡未來際亦復如是設或遲疑更有一言龐老笊籬清平木杓潘閬倒騎驢王喬愛跨鶴鐵笛橫吹宇宙寬三更紅日上闌干。

上堂春色盈眸禽聲聒耳嫩綠爭奇新紅鬥紫雲片片而漸飛泉涓涓而流始換卻靈雲眼笑破飲光觜文殊境界宛爾現成觀音圓通不勞彈指大眾還會麼喝一喝白雲萬里。

上堂豎拂云檀越殷勤請舉揚全憑○箇薦萱堂良久云超然頓入毘盧海坐斷蓮臺九品香下座。

至嘉定縣昭慶寺請上堂好雨盆傾劈面來無雲半地起風雷忽然驚碎虛空膽彌勒呵呵笑破腮笑破腮兮見不見剔起眉毛看轉變木雞啼徹水中天天曉山門騎佛殿所以道法不孤起仗境方生道不虛行遇緣即建山僧昨到練川本欲借路經過不期冤家路窄撞著一班無情居士要與山僧打算舊帳到者裏無計可施直得將箇拂子向面前橫兩橫一時支吾過了也大眾且道佛日欠箇甚麼帳良久云分明一段風流事謾把親疏較短長。

上堂鳥語和春景媚昨夜風吹花滿地等閑莫被燕銜飛明明都是祖師意祖師意絕易難寄語遊人仔細看泥牛觸折珊瑚樹玉鼠掀翻瑪瑙盤大眾還委悉麼舉拂云參。

上堂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召眾云鷲嶺拈花也是方便少室面壁也是方便雪峰輥毬也是方便道吾舞笏也是方便拈椎豎拂棒喝交馳一動一靜無非方便諸昆仲畢竟將甚麼喚作一乘法喝一喝云不須停囚長智。

上堂鱉鼻蛇子湖狗看來總是揚家醜何似佛日不恁麼等閑唯愛曹山酒醉裏縱橫不是狂敲風打雨膽如斗好大哥會也否一微塵裏顯神通百億毛頭獅子吼喝一喝下座。

維新六表請上堂○如天普蓋○似地普擎○量同太虛[○@、]體包萬象無古無今不遷不變假使有人將三千大千世界磨以為墨過東方千國上乃下一點復過東方千國土又下一點如是展轉盡地種墨猶不得其邊際豈況大椿冥靈而能較其數量雖然只如不涉春秋又如何揮拂云靈苗不假東風力石筍抽條劫外新。

上堂道可道非常道荷葉團團團似鏡名可名非常名菱角尖尖尖似錐無名天地之始風吹柳絮毛毬走有名萬物之母雨打梨花蛺蝶飛諸禪德誠能委悉一任以瓦礫作黃金將砒霜為甘露掇百億須彌於芥孔拈一微塵包含無邊剎海予奪縱橫隨緣自在可謂不假外求萬物皆備於我矣會麼有相福田終成壞齋僧功德不思議眼不住色眼布施耳不著聲耳檀度鼻舌身意亦復然一一不住名無漏見聞覺知真解脫色香味觸皆三昧施受不住三輪空恒河沙劫算不盡雖然只如有箇無眼耳鼻舌身意的人來又作麼生擲拂子下座。

上堂經中道佛子如來以一切譬喻說種種事無有譬喻能喻此法何故心智路絕不思議故古木陰中繫短蓬杖藜扶我過橋東沾衣欲溼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適來佛日與麼舉若作詩會也與二十拄杖若作佛法會也與二十拄杖縱饒你不作詩會亦不作佛法會也與二十拄杖因甚如此不見道任是深山最深處也應無地避徵徭。

   (大悲菴德曇備資敬刻
   百老和尚語錄第十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十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9 百愚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