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9 百愚禪師語錄 (20卷)
【清 淨斯說 智操.智海等編語錄 智朴.方拱乾等編蔓堂集 附蔓堂集】
第 9 卷

下一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九

住越州雲門顯聖寺語錄

己亥四月從青龍回預祝師壽啟大悲期請上堂一言迥脫獨拔今時纔涉思惟白雲萬里還有不動脣吻道得相應句者麼豎拂云且看觀世音菩薩向者一毫端上現百千手眼放百千光明於光明中宣說大悲心陀羅尼神玅章句即時三千大千世界忽然震動皆變金色一切艸木叢林化作寶雲寶樹寶幢寶衣寶樓閣寶宮殿并一切種種寶莊嚴具無邊天花紛紛而下無邊玅樂自然而鳴大眾正恁麼時見聞不昧則與觀世音菩薩同一慈力同一悲仰同一神通同一莊嚴同一國土同一壽量亦令無量無邊眾生各各成就各各圓滿各各證入耳根第一圓通各各皆獲無礙大陀羅尼門大眾既能委悉只如觀世音菩薩將錢買胡餅放下手來依然卻是饅頭畢竟明甚麼邊事良久云今日雲門寺裏有齋。

請上堂秦峰落落其高峻也而非古非今鑑水洋洋其浩渺也而無涯無際芙蓉岸橫關萬派積玉橋截斷千岐翠竹篩滿地之金珍禽奏諸天之樂不是目前境界亦非格外風光塵點劫以難窮河沙數而莫盡可謂尊貴中之尊貴非常中之非常且道是阿誰受用處紫羅帳合天初曉翡翠簾垂月未央。

存焉首座請上堂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拈拄杖云看看者木上座不假修證不歷劫數於彈指頃便成正覺南無拄杖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諸仁者果爾見得可以齊彭殤可以變古今說甚蹋遍支那四百州的老比丘直饒無量壽佛到來也要他與山僧攜缾挈杖始得何故雲門者裏鬥劣不鬥勝。

請上堂若據父母未生前一著子三世諸佛直教口挂壁上何故過去已過去未來猶未至現在亦不住如是三際推窮了無處所既無處所則無生滅來去既無生滅來去則無迷悟聖凡既無迷悟聖凡則知盡虛空是自己遍法界是自己光明縱說未離兜率已降皇宮未出母胎度人已畢是甚破艸鞋擊香案云大眾會麼獅絃不屬鸞膠續落落徽音亙古今。

請上堂日昇月墜春徂夏往處處山花爛熳森森綠蔭扶疏此是目前消息山僧更有一句子未出母胎時早已向諸人道過了也大眾畢竟是那一句檢點得出雲門拂子兩手分付檢點不出亦兩手分付何故我不敢輕於汝等汝等皆當作佛。

自明永修請上堂舉趙州因僧問曰和尚何姓州云常州有曰甲子多少州曰蘇州有乃云人謂趙州古佛再來得應機三昧被者僧一問直得礙口怕羞東撦西拽一上今日有問雲門何姓向他道谷甲子多少向他道五十當時若下得者兩轉語不唯此話大行抑且截斷天下人舌頭去在顧左右云劉伶問到誰家好此處莫嫌酒價高。

資福伴我和尚請上堂爐峰卓朔耶水競流森羅萬象咸皆騰舞艸木叢林悉作獅子吼聲正恁麼時直饒你如慶喜見阿閦佛國一見更不再見此是抱橋柱洗腳坐井觀天漢你那裏得知有寰中日月化外乾坤所以道不經郢手終成廢器今幸夾山和尚到來爾等諸人各各生難遭想起恭敬心一齊啟請必為諸人轉大法輪。

不淄如璞二禪德請上堂拈拄杖云大眾見麼迥超造化那步功勳不萌枝上生成無影林中突出或敲風打雨或拄地撐天穿卻三世諸佛鼻孔直教盡大地人出氣不得正與麼時且道還有為人處也無卓一卓云未分黑白誰能委疑煞當年老達磨。

柴也後堂震南監院請上堂波翻陽燄鏡中塵擾擾浮光五十春閑倚闌干頻發笑少年半作白頭入。

紫谷參頭請上堂昔孔子道十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雲門卻不然十五而志於○三十而[○@、]四十而不[○@(ㄙ/二)]五十而知[○@卅]諸昆仲會得則事同一家不會則理有千差會不會且置只如未[囗@力]地已前一句又作麼生良久云威音王未曉彌勒豈惺惺。

萬壽為則和尚請上堂運斤成風唯憑巧匠輪扁得手更有其人衲僧家欬唾成雨揮霍如雲懸靈符於肘後挂寶劍於眉間縱橫不犯應用無傷正眼觀來亦是波斯喫胡椒若不陟遠登高安能見廣識大而今有般少叢林略有所得便以為足何異寶燕石而為玉認魚目以為珠明眼人前徒增其醜不見道直教及盡今時去三世諸佛口挂壁上更有一人呵呵大笑在大眾且道利害在甚麼處顧左右云少選萬壽和尚為諸人道破。

漚和侍者請上堂若論此事如天普蓋似地普擎晃晃焉透出思議之表巍巍乎迥超象帝之先岡陵不足以為固江漢不足以為深鶴齡不足以為算海籌不足以為多所謂不可量不可稱不可思不可說乃至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直教釋迦彌勒頂戴有分玅德空生讚歎不及因甚得與麼尊貴喝一喝云自從舞得三臺後拍拍元來總是歌。

半壑上座請上堂無法可說是名說法釋迦老子一生撒謊摩醯首羅將帝釋天驀面一摑舜若多滿頭血流嚇得山門倒跨佛殿一時走過八百里鑑湖驚起堂前露柱拍手大笑云快煞快煞正恁麼時還是因齋慶讚為復別有機關南無朱頂王菩薩。

玄溟監收請上堂昔年拽杖走諸方蹋破芒鞋恨路長贏得浮生剛半百倚樓閒笑白雲忙大眾適來雲門與麼道還有為人處也無拈卻珊瑚枝上月壺中別有一禪天。

請上堂黃花翠竹古佛家風綠水白雲道人活計會得觸目現成不會對面千里昔楞嚴會上世尊向波斯匿王道汝此肉身即同金剛常住不朽大眾還會者說話麼直須打箇返觀看看即今山河大地世界眾生一切諸有為相皆是代謝之法有生有滅終歸敗壞乃至此身念念遷變新新不住如幻如夢如影如響自從無量劫來捨身受身積骨如毘富羅山所飲母乳如四大海水所經父母如恒河沙數故曰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作麼生說箇不朽的道理者裏瞥地去不被釋迦老子舌頭熱瞞可謂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說箇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正是蟪蛄朝菌猶未知祖師門下事在且道祖師門下復有何事揮拂云狂歌散髮渾無忌好飲曹山酒不醉擊碎瑤琴抱月眠自有清風動天地好大哥會也未八十翁翁輥繡毬真誠不是小兒戲。

子菴西堂請上堂舉夾山因僧問撥塵見佛時如何山曰直須揮劍若不揮劍漁父棲巢僧又問石霜霜云渠無國土何處逢渠夾山聞得上堂謂眾曰門庭施設不如老僧入理深談猶較石霜百步此二大老雖則各出手眼共展風規不免分疆列界雲門者裏一味隨家豐儉任運過日米多則飯米少則羹健即曳杖閒步倦則和衣打眠說甚天荒地老石爛松枯又那管甲子之周流歲月之遷變衲被幪頭萬事休此時山僧都不會大眾者般說話還是門庭施設耶入理深談耶緇素得出不唯行腳事畢亦乃親見古人脫或未然今日設齋直須努力飽餐珍重。

太史魯公請上堂偏不坐偏天曉白雲籠嶽頂正不居正不萌枝上玉鸞飛玅協兼帶薰風影裏芰荷香偏正俱隱月明夜半墜澂潭所謂虛玄大道無著真宗最玄最玅最尊最貴更有一人不居尊貴不墮偏正又作麼生昔陸亙大夫謂南泉曰肇法師也甚奇怪解道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南泉指庭前牡丹花曰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乃云陸亙大夫與王老師盡力提持也只道得一半且如何是那底之金翠影婆娑石榴噴牆頭之火唯我雲門者裏景致頗異生涯自新或山前搬石屋後擔雲或冒雨耕田披蓑耨艸頭頭合轍處處逢渠勿容逐色尋聲那許沉空滯寂縱饒七佛祖師到此也要教他挑糞潑地何故鄉村四月閒人少老幼安排學種瓜。

弁山玄素和尚至引座也大奇也大奇無情說法不思議大眾適纔鐵壁生光花宮發艷明月向寒崖而照薰風隨畫舫而來且道是甚麼人境界舉法華舉到瑯琊覺處因緣乃云你看他一寶一主一抬一搦發明臨濟家風則不無怎奈都來是個小家子禪何似弁山到來雲門既不問他船來陸來他亦不道在河下步下但只喚侍者汲耶溪水烹爐峰茶一味促膝抵掌談笑寒暄而已且道還是世諦流布別有佛法良久云須知煙浪裏更有好商量。

寶壽梵則和尚至引座八月秋風何處來紛紛紅紫滿庭堆冰壺簾外遙相照桂影流金掃不開且道是何奇特饒你未兆先知未明先曉胸中蘊百千玅策舌踹涌萬斛珠璣又不翅以管窺天以蠡測海未免見笑大方須知有佛祖之所未證古今之所罕聞一著子在畢竟是那一著子卓拄杖云須臾別有新條山道的與雲門道的還有優劣也無揮拂云少年一段風流事那許旁人話短長。

請上堂榴花吐燄出高牆籜解薰風夏日長此景此時誰會得莫教孤負好兒郎茲乃四月八日巨霖映明二禪德設供且道還是為山僧祝壽耶為釋迦慶生耶若道為山僧祝壽則違背釋迦老子若道為釋迦慶生又違背山僧若道總不恁麼則又違背來意畢竟如何恰好去以拂子擊香案云跨鶴上揚州。

弁山元潔和尚請上堂玉笥峰頭風雲雜遝芙蓉岸畔麟角崢嶸象馭臨而山川增秀芳舟至而艸木皆馨所以道優曇缽花千生罕遇大善知識萬劫難逢此非小綠當生慶幸大眾還委悉麼顧左右云弁山和尚來也大眾好看。

請上堂黃面瞿曇在母腹中作諸佛事文殊師利在母腹中現十大吉祥迦葉在母腹中便見識藏皆空善財在母腹中便見無量寶藏悉皆充滿惟有山僧昔在母腹中了無一法可得只有一句子於茲十年矣未曾說似與人今日正值母難之辰一時拈出布施大眾去卓拄杖云諦聽諦聽。

五月廿一師誕日兩序請上堂牛頭馬面到成行小鬼夜叉排立遍濟濟打鼓弄琵琶都與閻王來慶誕阿呵呵真堪羨一種風流出當家場曲調少人見且道是甚曲調喝一喝云也是貓兒洗面便下座。

結夏上堂根塵不礙物我一如鍼眼魚吸乾大海水蚊虻子吞卻須彌盧若是箇漢到者裏便好高枕越嶺臥看天外之白雲濯足鑑湖笑弄波中之明月花街柳巷一任調心酒肆婬房何妨入定又那管你三處度夏一處安居苟非其人拈拄杖云唯有者箇無面目漢九十日內與你打算飯錢在毫有欠缺敲折你那骨拐莫言不道。

嘯雲和尚木主入祖堂古風大師請上堂白雲渺渺隨舒卷而無拘流水涓涓任縱橫而不礙豎拂云嘯雲和尚向此一毫端上現大人相演第一義使未見者見未聞者聞未信者信未證者證此是十年前未了最後之佛事雲門今日為他據款結案大眾者裏見得徹其來也枯木開花人天共仰其去也芳叢不艷佛祖罔窺只如不去不來又作麼生仰勞大眾裏同安位下座至祖堂云階級不立偏正何分團圞共坐迥絕言論遞代相傳無底缽花開偏界起香塵。

至秀水資聖寺為則和尚請上堂門連城市殿接雲衢時時龍象駢臻日日輪蹄輻輳鐘鼓沉而管絃互答梵唄歇而款乃頻催鴛湖浪平夜浸一天之星斗煙雨樓高曉際萬里之風雲不是目前境亦非目前意非耳目之所到饒你見得徹窺得透依然是資聖門外境界猶未夢見堂奧中事在諸昆仲要知堂奧中事麼更須請問方丈和尚。

上堂瞿曇面黃達磨齒缺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一雙石虎鬥風前兩箇泥猿弄水月了知法法自圓通試看指南喚作北拈拄杖云昨宵夜半寒山子不見了手中笤帚卻埋怨拾得拾得搖手云低聲低聲適值曹山和尚到在者切忌多說大眾還知者箇消息麼卓拄杖云也是普州人送賊。

金仙蕃光和尚木主入祖堂請上堂葉落知秋木雞啼出雲邊月花開界起土犬吠穿水底天掃除那畔今時豈許傍參回互大眾還見我金仙和尚特為諸人向無身中現身於無法處說法來如華糝枯木去似鶴出銀籠處處興水月道場塵塵作空花佛事暗度金鍼繡出鴛鴦成對對密穿玉線挑來錦縫自重重折卻珠簾渾忘尊貴掀翻寶殿那居大功正恁麼時直得名遂而身退業罷而勳泯大眾既是金仙和尚為甚卻向雲門出現片月影分千澗水孤松聲任四時風。

上堂石傘峰頭好風景且道是甚麼風景雲門寺裏無剩言為甚終日口喃喃的者裏薦得不唯一餐消得萬兩黃金亦可一時受盡四天人供養其或猶豫勿怪瘡瘢上重加艾爝揮拂云十月逢春是小陽壟頭梅月逗風光分明無限真消息更有箇末後句還有人道得麼若道不得旦待山僧自道看良久云多日不曾上堂亦忘記了也便下座。

薦親請上堂大方無外含裏十虛至道忘言圓融三際豎拂云只者箇過去也不可得現在也不可得未來也不可得恁麼會去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四時合其次序鬼神合其吉凶塵塵獨露剎剎全彰為雲為雨為瑞為祥處處為群生之先導在在作幻海之舟航雖然未審石梁陶公張氏夫人只今得何受用良久云雙手撥開雲外路倒騎箕尾出閻浮。

結制上堂拈花發笑杓卜聽虛睹影逢渠追風捕響雲門者裏未至朢仙橋好與三十棒利害在甚麼處試辨看問大開爐韛佛祖攢眉四眾臨筵如何相為師云拶得泥牛吼鞭回木馬嘶進云目前有路通霄漢腳下無私任往還師云清波無透路進云玉笥峰跳入藕絲孔裏還假煆煉也無師云重疊關山路乃云今朝十月半要津都把斷密室不通風大地成一片陝府鐵牛生癰疽嘉州石象遭塗炭空生玅德杜口忘言彌勒釋迦長吁短歎獨有山門前大肚漢呵呵大笑且道他笑箇甚麼咄好似秦時[車*度]轢鑽。

三祖破暗和尚訃至上堂洞山設齋鄰兒不覺醜隱峰到化癭上塗臙脂大梅聞鼯鼠聲索隱行怪普化乞木直裰惑世誣民正眼看來一場笑具總不如破和尚踞曲彔一十五年了無變異坐道場一十三處不犯功勛及至臨末梢頭道一句子不妨驚天動地絕後光先大眾且道是那一句不見道明月一團天柱外摩空老鶴出銀籠。

上堂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有般漢便道明暗色空山河世界艸木叢林人物鳥獸青青翠竹鬱鬱黃花皆認為玅明真性自己法身正是依艸附木魍魎魑魅見解有甚交涉既不恁麼畢竟如何拈拄杖云適來拄杖子東方入定西方起西方入定東方起南方入定北方起北方入定南方起於法塵中入正定從意起定心不亂說意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譬如幻師知幻法能現種種無量事須臾示作日月歲城邑豐饒大安樂住住只如今日眾檀設齋將甚酬謝財法二施等無差別檀波羅蜜具足圓滿。

請上堂南贍部洲持缽北鬱單越應供千峰頂上打眠大洋海底濯足若識此人管教有漏而成無漏凡心而為聖心改禾莖為粟柄易短壽作長年所以道性海不可思議法海不可思議智海不可思議福海不可思議解脫海不可思議三昧海不可思議色相海不可思議道湯海不可思議乃至算數譬喻亦不可思議雖然此猶是依報莊嚴邊事作麼生迥超一句揮拂云龜毛影裏風光異兔角杖頭日月長。

天界覺浪和尚訃至上堂舉訃示眾云者老漢生平以三寸舌縱橫舒卷凡聖佛祖宣尼達磨諸子百家總被他簧鼓一上天下人不奈伊何於是名喧宇宙道播寰區可謂出世一大事因緣至此畢矣到此只得和身放倒唱箇還鄉曲子去也復舉訃云大眾還見此老涅槃後相麼山空夜冷沉霜月大海波狂傾法船珍重諸人急薦取莫教搥手哭蒼天。

端實禪師木主入祖堂請上堂夜冷霜鐘動曉天木人舞袖出庭前轉身蹋碎波心月直透威音那畔邊惟端和尚一向孤鯁卓犖不群具陷虎之機有批鱗之手七年已前雖佛祖近傍不得七年已後縱人天景仰無門來則鳳舞丹霄去則龍歸大海只如不涉去來迥超觀聽又向甚麼處著眼撒手無依全體現夜來仍舊宿蘆花安位云先覺堂中本無位次大圓鏡裏那有正偏且道者位甚處安置真珠簾外排班早道合君臣意氣新。

冬至上堂卓拄杖云者裏搆取去始知陰陽雖有遷變天心原無改移寒則普天匝地寒熱則普天匝地熱在諸佛分上不添一絲在眾生分上不減一線雖然在衲僧分上又作麼生卓一卓云不隨老木同寒瘠且逐春風入燒瘢。

清一禪師木主入祖堂請上堂梅山一片月天際照人寒我今重拈出○分明仔細看大眾還見我清一法姪麼山僧昔住能仁時綱維內外眼目人天敲唱雙行獨角泥牛耕白月正偏互舉九苞金鳳舞丹霄作大眾之鹽梅乃吾家之良驥也今到者裏不假聲色非現威儀夜明簾外速退位以朝君寶鏡堂前暗轉身而就父轉身退位且置到家樂業又作麼生金鞭擊碎珊瑚月一段風光分外奇。

彌陀誕日上堂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卓拄杖云天雨四華地搖六震彌陀如來今日向山僧拄杖頭上降生即以娑婆薉土一時變作西方極樂世界七重羅網八功德水處處盈滿迦陵頻伽皆演玅法正恁麼時大眾還見麼鈍置殺人。

寶壽梵則和尚請上堂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不亦勞乎卓拄杖云諸昆弟還委悉麼昨寶壽和尚金錫枉顧象馭遙臨直待耶水迂洄傘峰蹈舞枯蕉流韻於寰中頑石騰輝於象表山河大地雲林殿閣艸木纖芥情與無情異口同音而作唱言善哉善哉知識難遇佛法難逢饒你者裏委悉得去猶是滲漏邊事明眼人前只好取笑須知我洞山門下別有不墮尊貴一路在且道如何是不墮尊貴一路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至東山自若和尚請上堂適來堂頭和尚將鎮海明珠傾出幾栲栳了也使一切人瞻顧不暇更教雲門說箇甚麼即得所謂波斯國裏安敢鬥寶今借主人威光也有少許聊為塞責諸公還願見麼擲拂子云一任明眼人檢點。

南峰來雲和尚至引座道曠無涯逢人不盡福城南詢五十三位知識一生果辦汾陽歷參七十餘員尊宿大事方休豈似今人纔見一兩箇杜拗阿師便道我見作家以為參學事畢若是者般行徑非敢朢你高豎法幢直使達磨一宗掃地不料雲門寺裏也有幾箇奊奊[吳-口+吉][吳-口+吉]頑皮禪和正墮此病山僧不奈渠何幸借作家爐韛格外鉗鎚煆煉一番然後使其行佛祖之所未行說佛祖之所未說見人之所罕見聞人之所罕聞豈不慶快生平大眾畢竟如何是罕見罕聞的事良久云諦聽南峰和尚為眾說法。

至景山菴請上堂峰巒磊磊白雲罩而常存澗水涓涓清風拂而無損迥超劫外獨拔今時正恁麼時是阿誰分上事昔九峰因僧問深山嶮崖中還有佛法也無峰云有僧云如何是深山嶮崖中的佛法峰云石頭大的大小的小乃云九峰老漢雖則善赴來機要且不會格外提持當時若問雲門深山嶮崖中還有佛法也無只向他曰無待他道因甚麼無但云罕遇其人且道九峰荅的是雲門荅的是堪憐春去人難挽流水落花各自忙。

至雙林鎮靈瑞菴請上堂今朝二月十九觀音大士出醜香煙堆裏誕生靈瑞菴中垂手普現三十二應度盡四生九有諸禪德會麼柳媚花嬌無非自在家風燕語鶯啼總是圓通境界虎穴魔宮奚礙隨緣而化物山林市井不妨即處以利生誠能如是不蓄一粒米不種一莖菜十字街頭接待往來與一切人拈卻炙脂帽子脫卻鶻臭布衫總教伊做箇灑灑落落衲僧去始稱丈夫意氣諸禪德要識丈夫意氣麼一劈華山分兩路萬年流水不知春。

上堂舉龐居士偈云日用事無別唯吾自偶諧頭頭非取捨處處勿張乖朱紫誰為號丘山絕點埃神通及玅用運水與搬柴大眾檢點將來龐老正好喫棒何也若論神通玅用生佛同倫賢愚共稟阿誰不具良繇迷悟兩途趣向有異是以頭出頭沒輪轉三界無有休息如能一念無為千差坐斷掀翻生死窟擊碎利名關自然體露堂堂不假莊嚴一段風光本來具足始與龐老眉毛廝結并烈爭輝不為分外豎拂云且道者箇還是神通耶玅用耶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薦亡請上堂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認得性無喜亦無憂豎拂云只者箇是境那箇是性誠能薦得方可任性逍遙隨緣放曠脫或未然不免重說偈言心境本來無皆因妄緣有妄緣如空花起滅時不停花滅空本淨真性亦復爾達得真性空罪福無所住鑊湯清涼地刀山蓮花聚淨薉二俱亡東西無隔礙此是真實說不須生疑慮頭頭總安養步步蹋金蓮撒手登彼岸是為究竟地雖然但有言說都無實義畢竟如何是實義遂擊案云珍重。

青龍兩序迎師歸請上堂理無二致事有多端口上月下雲冷天寒夜光投人以劍待卞和獻璞而形殘只知瓠子曲孰料冬瓜彎難復易易復難難易分明君自看且道如何得不落難易以拂子搭肩云收拾絲綸歸舊隱龍江深處再垂竿。

萬仞和尚木主入祖堂請上堂湖北江南萬里長天一色楚山秦嶺千家明月同輝會得今古無殊不會霄壤懸隔大眾還知我萬仞和尚昔於五位山前失腳七星橋畔喫交翻身拾得一顆夜明珠忍俊不禁走到紫荊峰頭賣弄一上將謂無人酬價幸爾付囑有在直得撒手玄途別行一路萬人挽不住千聖喚不回忒煞逕庭不近人情豎拂云今在雲門拂子頭上別舒手眼大展全機要使聞名見相者悉獲無生法忍然後入於普莊嚴王自在三昧大眾還見也無撒手到家人不識一輪明月上花梢。

至杭州長明寺請上堂家家蕭鼓大啟圓通之門處處燈毬全彰毘盧之境無非發明向上提揭真宗豈待斷臂安心拈花微笑熱鬧市裏玅顯神通應時及節又作麼生輕輕撥出雲中月萬古長明不夜天。

佛成道日上堂世尊於臘月八日被箇明星打失了一隻眼睛至今二千餘年累及後代兒孫依艸附木摸壁扶籬未有了期在雲門有箇海外仙方世所罕聞今日直得捨手傳名要使現前一會豁開頂門正眼放出清淨寶光照天照地去也○大眾見麼負恩者多知恩者少。

元旦上堂淑氣盈空禎祥溢目龍吟虎嘯君聖臣賢野老以之謳歌樵人以之舞蹈蕩蕩乎堯風與慈風并扇巍巍乎舜日與佛日長明總教盡大地人皆添一歲拈拄杖云只如者箇還有增添也無劈開華嶽連天秀放出乾坤爛熳春。

解制上堂今朝正月初九特地打開袋口放出雲門獅兒一任到處哮吼喝一喝云狐狼野干盡潛蹤嚇得山河顛倒走。

退院兼謝兩序職事上堂卓拄杖云若也委悉一任隨處作主遇緣即宗既無心於去來安留情於彼此理絕百非事無一向山僧忝居雲門自慚疏拙祖席無補多承兩序兄弟戮力劻勷佐助法化可謂搏虎還須父子淘金全憑眾手只如今日事又作麼生話會咄咄咄休休休枷鎖三年今始丟鐵笛橫吹雲外去不風流處也風流。

   (問津菴德超備資敬刻
   百老和尚語錄第九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九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9 百愚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