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9 百愚禪師語錄 (20卷)
【清 淨斯說 智操.智海等編語錄 智朴.方拱乾等編蔓堂集 附蔓堂集】
第 7 卷

下一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七

住越州大能仁禪寺語錄

順治壬辰秋在青龍隆福寺受請入院。

三門彌勒樓閣彈指方開大解脫門互古如斯顧左右云霧涌霞蒸無窒礙龍驤鳳翥一時來。

佛殿碧玉階前黃金殿上覿面相逢當仁不讓喝一喝作禮三拜。

伽藍內護外護互相佐助更有一言聊為露布若要佛法興隆四事先須完具。

祖師西乾一花震旦現瑞惹得兒孫鼓粥飯氣畢竟以何為驗爇香云揭諦揭諦波羅揭諦。

方丈據斯室也權衡佛祖陶誘人天行斯令也活捉獰龍生擒虎兕直饒分金鋀於言下辨邪正於棒頭較量將來猶是尋常事且如何是格外提持橫按拄杖云天下衲僧跳不出。

開堂拈疏云大眾見麼五車莫能載三藏安可收百千三昧無量玅義總向者一毫頭上漏洩了也。

法座者箇所在三世諸佛不敢正坐歷代祖師只可傍居且道是甚麼人行履處喝一喝便陞座拈香祝聖畢懷中出香云此一瓣香類不齊混不得嗅著則鼻穿觸之則腦裂第五回供養本府蕺山戒珠堂上瑞白雪老和尚用酬法乳之恩就座白椎竟師云架養由箭垂任氏鉤中則穿楊破的得則修鯨巨鰲拈拄杖云新能仁無此閒家具唯有木上座要與諸人相見問弁嶽峰移秦朢前鐵輪一線碧雲牽未審兩峰相見說甚麼師云鑑湖波底火雲飛進云萬仞峰前句不與白雲齊師云你道甚麼進云一言迥出青霄外直得崑崙顛倒走師打云情知不是弄潮人乃云峨峨寶殿八面玲瓏晃晃珠簾千光掩映鐘聲徹閭閻之夢佛火騰斗牛之墟頭頭共闡宗乘物物全彰祖令門風廣大迥絕遮攔苟能直下承當正好全身擔荷鬧市叢中不礙安禪嵯峨峰頂何妨鼓櫂拈莖艸涌出瓊樓玉殿施滴水化作乳酪醍醐直教螻蟻醯雞共現遮那之玅相艸木纖芥同轉不退之法輪速證無為敷揚聖化良久云會麼掀翻玅解求知己撥轉機關見太平復舉僧問投子如何是諸佛出世一大事因緣投云今日尹司空請老僧開堂乃云諸方號投子有逸群之辯被者僧一拶直得七花八裂了也今日有問能仁如何是諸佛出世一大事因緣但道石女三更挑蜀錦木童日午剔金燈大眾且道與古人是同是別結椎下座。

結制上堂秦朢峰撐天拄地清涼塔摩古盪今白雲并而莫齊明月照而無影不落功勳渾超向背說甚身心安居平等性智便可高揖釋迦不拜彌勒一任長連床上舒腳橫眠作箇灑灑落落閒道人去儻或半信半疑能仁別開一副新爐韛只教諸人按下雲頭通身煆煉一番始得何故不見道世念一毫鎔不盡功名捷徑在煙霞。

啟建水陸道場請上堂震法雷擊法鼓布慈雲兮灑甘露龍象蹴蹋潤無邊三乘五性皆惺悟卓拄杖云法雷已震法鼓已擊諸人還徹也未果能徹去華藏界中不妨遊戲毘盧頂上一任縱橫拈一花而供養無量如來施一塵而包含無量世界作空華之佛事興水月之道場於一毫端現寶王剎坐微塵裏轉大法輪普令在會男女緇素諸天魔梵水陸空行毛群羽族共悟真常同臻覺岸靈山一會今日猶在雖然唯有能仁拄杖子不在裏許因甚如此卓一卓云他家自有通霄路。

上堂藏舟於壑藏山於澤乃至藏天下於天下卓拄杖云適來拄杖子變作娑竭大龍一時攪動三千大千世界上至有頂下及水際其中所有山河國土諸佛眾生一口吞盡了也諸禪德還覺也未若也不覺不知不如歸堂去莫被雨打溼眉毛好。

水陸道場圓滿上堂實際理地不立纖塵功德林中那舍一法那舍一法處而千機俱寢不立纖塵時而六度齊彰苟能如是朝往西天暮歸東土終日行而無所行喝碎虛空踢翻大海終日作而無所作以法界為伽藍盡虛空作寶所宏開大施之門共建無遮之會擇火拈香總在裏許獻花酌水不離其中步步無非玅用頭頭獨露神通攝剎海於毫端融聖凡於一念直得河沙含識共悟無生法界有情同圓種智雖然只如功德圓滿佛事周隆又如何道金雞抱子歸霄漢玉兔懷胎入紫微。

至顯聖請上堂王令稍嚴誰敢犯禁祖師門下密不通風適承方丈和尚慈命固不獲辭暫為諸兄聊露一線有激揚者不妨請出問逢強即弱遇柔即剛未是好手忽遇作家不犯鋒鋩又作麼生師云你像似箇作家進云知心有幾人師云又恁麼去進云若不藍田射石虎幾乎誤殺李將軍師云看老和尚分上乃云栴檀林裏鬱密森森獅子窟中爪牙凜凜耶水千尋而莫測爐峰萬仞而奚攀不唯門風高峻抑且殊特非常躑躅影響不勞向前異目超宗方堪承紹若如是也一任橫拈寶劍倒握金錘縱橫逆順鬼神莫知其蹤瀟灑風流佛祖罔測其源可以作尊中之尊主中之主發一言而千峰落色露一機而萬派朝宗四眾聞之魂飛諸方見之膽喪正恁麼時如何委悉揮拂云但能不觸當今諱也勝前朝斷舌才。

至蜀阜啟明和尚請上堂垂浸月鉤慣釣鯨鯢張恢天網羅籠鳳鷟琢磨良玉煆煉精金曲成萬物而不為其巧化溢天地而不伐其功更與一切人挫其銳解其紛虛而往實而歸此是蜀阜和尚土苴緒餘能仁到來作何去就所謂代大匠斲者希有不傷手矣拈拄杖云幸有箇木上座在且道木上座說箇甚麼即得卓一卓云不會作客難為主人。

冬至上堂密室灰飛寒江解凍岸柳回青隴梅破夢此是小往大來否極泰興陰陽消長自然之理唯有衲僧家見處不然鵠不自白烏不自黑松不自直棘不自曲熱則各自熱寒則各自寒昨夜冷灰裏一粒豆爆驚得堂中聖僧浹背汗流鼻孔裏飛出箇蠮螉子鼓翼徘徊似我似我然後變作箇衝天俊鷂飛過新羅國去了也爾等孟八郎還見麼此言如不信更請問庖羲。

顯聖三老和尚至引座卓拄杖云大眾還知者消息麼今日地搖六震天雨四花所謂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復有樓閣雲寶蓋雲幢幡雲帝青雲光明雲大光明雲即時無量國土為一國土無量光明為一光明無量莊嚴為一莊嚴如寶絲網交光相羅直得蕺山亭踊躍歡喜不覺[跳-兆+孛]跳上兜率內院撞著彌勒菩薩鼻孔彌勒問曰仁者有何因緣而來至此蕺山亭答曰今日是顯聖老和尚枉顧能仁非獨人天獲慶亦乃緇素沾恩彌勒合掌曰善哉善哉大眾如信不及即今老人現在方丈特為請出說西來大意。

蜀阜啟明和尚至引座倒捋猛虎鬚謾誇好手活截驪龍角猶乃傷鋒指石為玉亦涉功能驅佛使魔不名奇特須知別有尊貴一路始得而今兄弟家將一箇乾蘿蔔頭禪以為奇貨逢人賣弄到處矜誇此乃病在膏肓不堪醫治非但山僧無如之何縱饒盧醫扁鵲只得拱手而退今日幸有蜀阜法兄不吝玉趾光降蓬門卻是諸人莫大造化何也藥逢善見方為玅病遇耆婆始是奇。

臘八上堂經中道身口意清淨名為佛出世三業不清淨名為佛滅度能仁道身口意清淨名為佛滅度三業不清淨名為佛出世且道經中道的是能仁道的是者裏分析得出可與釋迦老子同行同住同坐同臥同成正覺分析不出莫怪能仁換卻諸人眼睛大眾風冽冽霧漫漫隆冬滴水便成團凍得烏龜爬上壁變為白鶴舞林端忽逢鐵拐李倒跨入長安曲滄浪猶未罷不知已過汨羅灣喝一喝下座。

上堂梅開臘盡寒谷氣暖化主進山廚庫生色此乃叢林第一幸事也又經中道供養汝者不名福田生心受施墮三惡道眾兄弟畢竟作麼生合煞揮拂云令人堪憶老金牛飯桶堂前舞不休急著眼謾回頭錦鱗釣盡不須鉤顧左右擊拂子云收。

立都寺監院上堂世出世間唯有力者擔荷為眾為己乃過量人承當所以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人滄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只要挺身向前那堪逡巡退後向無措足處正好行履於無下手處不妨提持說甚楊岐燈盞寶壽生薑便乃同豎法幢共揚祖道翻蒺藜為甘露之園化伊蘭作栴檀之樹因甚如此兩人共一心黃土也成金。

上堂昨夜枕子上作得一偈不惟尖新抑且絕玅山僧不敢秘藏今日拈出要使一切人見者聞者成佛無疑揮拂云一箇烏梅似本形蜘蛛結網打蜻蜓蜻蜓摘了兩片翼卻笑烏梅咬鐵釘儻有箇漢出眾云者是前三十年街頭巷尾兒童口裏掉下的何得寶華座上拈來唐塞能仁道咄飯袋子句到重吟始見工問如來禪與祖師禪是同是別師云今日天氣寒凍得龜成鱉進云雲門寺裏無剩言和尚今日說甚麼師云你見山僧說甚麼僧一喝師便打。

元旦上堂左佛云雲從龍右拂云風從虎舉拂云聖人作而萬物睹於此見得夜明簾垂君臣穆穆紫羅帳合賓主雍雍四海樂無虞人人安羲皇之枕八方欣有道處處聞擊壤之歌直得物阜民豐雨暘時若石女吹笙木童作舞正恁麼時且道功歸何所剎塵心念可數知大海中水可飲盡虛空可量風可繫無能盡說佛功德問拈椎豎拂盡落今時格外真機請師直指師云越王城畔越山多進云秦朢峰前禽弄舌臥龍山上石低頭師云你那裏得者箇消息來進云綠柳機生齊著眼紅桃微笑盡開容師打云拄杖今日也要發市。

祈嗣請上堂舉拂云大哉拂子萬物資始乃統天揮拂云取不得舍不得不可得中只麼得諸禪德還委悉麼懷中至寶從來不迷掌上明珠今古猶在堪作人天之苗裔亦為佛祖之胚胎自是箕裘遠紹瓜瓞綿延堂前露柱拊掌大笑又是箇甚麼消息咦昨夜梅花貪結子令人錯恨五更風。

解制上堂未有常行而不住卓拄杖云不得動著動著則埋根千丈未有常住而不行卓拄杖云不得住著住著即當處生苗橫按拄杖云你要去又去不得你要住又住不得諸禪德正恁麼時且如何商量於中縱有箇轉得身吐得氣喚不轉呼不回的能仁更要問你錢塘江洪波浩渺白浪滔天不假舟楫你作麼生過若也過得一任進虎跑入雲棲隨喜靈隱遊翫徑山不妨自由自在如過不得腳跟下大有淆訛在莫言不道復卓拄杖一下問九旬期滿聖制圓成布袋開口笑放去事如何師云腳跟下紅線斷也未進云收來事如何師云舌頭上十字穿也未進云齊收齊放事如何師打云正好喫棒進云碧潭處處浮明月綠樹山山翠影濃師云也是弄影漢問如何是轉功就位師云白雲片片入幽谷如何是轉位就功師云幽谷白雲片片飛如何是功位齊彰師云幽谷與白雲從來無背向如何是功位齊隱師云雲飛幽谷靜徒勞著眼看進云家家露出元宵月木童拍掌笑呵呵師云放汝三十棒。

上堂山僧自能仁至青龍一往不覺三箇月餘未曾與眾兄弟商量箇事雖然山僧前到青龍時能仁不少一人青龍亦不多一人山僧昨到能仁青龍亦不少一人能仁亦不多一人所謂法無動轉法無定相者裏著得一隻眼一任言滿天下無口過行遍天下無轍跡豈有彼此之念往來之情眾兄弟且道山僧即今還在青龍耶還在能仁耶月舟不犯東西岸須信篙人用意良。

誕日請上堂今朝五月廿一恰值能仁生日拈拄杖云唯有者箇得力行則同行立則同立世界殞而獨存滄海枯而不息有時恁麼皎月晴空有時不恁麼青天霹靂玅用無拘神通罔測召眾云只如者箇甲子有多少復卓拄杖云透出威音不假修風光遍界有何極。

上堂昔黃龍道老僧今夏向黃龍潭內下三百六十箇鉤不曾遇著一箇錦鱗紅尾可惜黃龍勞而無功能仁今夏亦向八百里鑑湖之上撒箇漫天網子祥麟鸞鷟無所不有豈但錦麟紅尾而已諸昆仲且道用鉤的是用網的是豎拂云且喜秋風雲外至蟾宮桂子帶香飄寒松上座問黃龍擲釣於澂潭水底和尚張網於鑑湖波上忽遇透網金鱗如何相待師云三更紅日朗進云多載垂鉤知老手因齋慶讚事如何師云照破漆燈籠進云日篩竹影山添翠風過崖花香滿林師云蟬聲不在綠楊裏分付行人仔細聽進云一句迥超千聖外松蘿不與月輪齊師云也是葛藤裏翻觔斗松一喝師下座。

結制上堂聞聲悟道何異臺盤乞兒見色明心大似尿床鬼子若是傑出丈夫不受囊藏被蓋便乃掀翻世界別立乾坤擊塗毒鼓於毘盧頂上舞太阿劍於摩醯眼中直饒德山臨濟聞風則倒退三千其餘之流安足話會諸禪德還承當得麼能仁今日結制莫怪拄杖令嚴珍重問弘開爐韝烏藤點鐵成金選佛場開白拂轉凡為聖此是和尚本分鉗錘如何是直指向上一路師云拔楔抽釘猶不信洗腸換骨始方知進云一句明明該萬象出群消息幾人知師云闍黎還知麼進云若不透龍門焉知滄海闊師打云向者裏透過始得。

上堂失其旨也徒修因於曠劫得其門也等諸佛於一朝卓拄杖云者裏搆去無得無失無修無證直教蜣蜋蛆蟲同現三十二相沙磧荊棘共放百千毫光是凡是聖一體無差情與無情混融不二正恁麼時又不妨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踢踢翻鸚鵡洲有意氣時增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雖然腳跟下好與三十棒何故只知雲月是同那識溪山各異二僧競出一僧問二龍爭珠誰是得者師打云一箭落雙鵰進云恩大難酬師云沒交涉。

上堂拈拄杖云金鎚影動寶鏡光寒急須薦取勿勞眼看諸公果能會去說甚目擊道存指掌意喻便乃聲色堆頭玅運神機熱鬧場中大興佛事處處為雨為霖時時作舟作楫不離世間而常作出世間事不捨有為而常行無為法正謂非常之事必有非常之人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功且如何是非常之人卓一卓云禹門浪急非為急秦朢峰高始是高。

冬至上堂黑帝權威黃鐘氣轉君子道長小人道消當此際也夜明簾外澂澂滿目煙光寶鏡堂前湛湛一壺風月玉犬吠而枯幹花開木雞啼而冰河燄發未審諸人腳下有輝天鑑地耀古騰今莫大之事且道還假因緣時節也無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

上堂風蕭蕭兮紅日淡山寂寂兮冷雲堆天欲雪而不雪梅似開而未開可憐羈旅客愁聽夜猿哀相逢若得淵明士攜手長吟歸去來。

上堂患聾者不可與之論琴瑟鐘鼓之音患盲者不可與之道黼黻文章之美拈拄杖云見麼復卓一卓云聞麼若見若聞又被聲色轉卻不見不聞復與聾盲何異到者裏作麼生折合大眾照顧缽盂。

德琪誕日請上堂說時默默時說大施門開無壅塞永嘉大師只會發蹤示跡不解當面拈出能仁今日別舒手眼要使一切人脫體受用卓拄杖云大施門開也大眾看看盡虛空遍大地均是箇心源寶藏一一天真一一現成於其中間流出一切真如玅性菩提涅槃三昧解脫本自具足不假修證且道因何所致是處是彌勒無門無善財。

上堂豎拂云者箇非色不可以眼見眼見如盲擊拂云者箇非聲不可以耳聞耳聞如聾者裏轉得一機施得一境說甚位越三賢功超十地只教蚯蚓蝦蟆牆壁瓦礫放大光明作大佛事毘盧玅相轉不退法輪人與非人性相平等情與無情一體無殊若乃沉吟不免重宣此義喝一喝云美食不中飽人餐。

上堂非心非佛亦非物掉棒青天去打月不居內外與中間漆桶爭來也是閒是風動是幡動啞子向人慣說夢對一說倒一說波斯夜半嚼生鐵靈雲叟洞山翁至今猶在半途中怎如野老渾無事睡起階前掃落紅諸仁者只如能仁與麼道畢竟意在於何二十四番花信息一回雨過一回風。

上堂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古人者等說話正是赤土塗牛奶若論向上一路如天普蓋似地普擎塵塵剎剎無處不周說甚傳與不傳顧左右云適來能仁大似將枚荔枝連殼剝了置於諸人一心只是不解吞卻眾中還有解吞者麼良久喝一喝云氣急殺人。

上堂夫談真則逆俗順俗則違真違真故迷性而莫返逆俗故言淡而無味豎拂云諸昆弟此是真耶是俗耶是真俗不二耶者裏洞徹無疑翛然絕慮一任你東涌西沒南涌北沒中涌邊沒移斗換星傾山瀉海鞭叱雷電羅籠古今所謂在天而能天在人而能人在鬼神而能鬼神此非天人鬼神之所能為然此猶是世諦流布衲僧分上又作麼生金毛跳入野狐群嚇得大蟲戴紙帽。

至周浦永定寺上堂一葉翩躚過浦東金鉤直欲釣獰龍可憐未遇拏雲手且趁潮頭快轉蓬。

華嚴經圓滿請上堂豎拂云若也會去免得遞相鈍置設或疑而不決縱以須彌聚筆大海量墨虛空為紙盡未來際書此法門一品一義一句一字猶不得其少分何況沸脣搖舌拈椎豎拂而能盡哉雖然以要言之無邊剎海無邊世界無邊諸佛國土無邊樓閣莊嚴無邊寶樹寶網交徹互映行布圓融重重主伴理事無礙豎拂云總不出於者箇畢竟如何領會桃花紅李花白紅白枝枝不著色可恨年年老子規無端啼落三更月。

上堂人人有尊天真古佛不勞修證迥絕染污常在六根門頭放光動地你纔擬議卻不是了也拈拄杖云山僧者般說話其中有兩負門簡點得出山僧喫棒與闍黎無干簡點不出闍黎喫棒與山僧無干且道淆訛在甚麼處卓拄杖云洗耳溪邊不飲牛。

半臞禪德薦親請上堂舉九祖伏馱密多云父母非我親誰是最親者諸佛非我道誰是最道者八祖答曰汝言與心親父母非可比汝行與道合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欲識汝本心非合亦非離遂與落髮出家乃云大小祖師只會說是說非論心論佛若是生身父母總未夢見在大眾要見生身父母麼豎拂云看看只者箇迥脫親疏渾忘彼此無去無來不生不滅上與三世諸佛共一慈力下與六道眾生同一悲仰不動步而遍歷剎塵不揚眉而圓證菩提非但今生父母乃至塵沙劫來捨身受身無量父母罔極之恩一時酬畢雖然只如亡者又在何所虛空擊碎不成團丹桂香風飄月殿。

至菁山菴眾請上堂能仁日昨棹經苕溪借路徑過不期遇著一班善友強迫陞座更教山僧說箇甚麼即得若欲說心心本清淨離諸染污若欲說性性自玅明迥絕對待若欲說佛一切眾生各各圓滿無所欠缺本來是佛若欲說祖唯我祖師門下不立階級不涉修證一念相應名之曰祖乃至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樓臺殿閣花木鳥獸蝡蠢之物一吸一呼一動一靜無非提持向上共助諸人發機豈待清白地上撒沙撒土污薉諸人心田如此告報普請悟入以拂擊香案云但識琴中趣何須絃上聲。

上堂衲僧家須於言外知歸勿向句中穿鑿直下如鸞鳳衝霄不留朕跡大鵬擘海惟取龍吞若乃思而知慮而解正是意下丹青鬼家活計須知別有生機一路始得拈拄杖云看看便下座。

上堂舉世尊一日陞座眾纔集定文殊白椎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乃云一人掩鼻偷香一人與賊過梯檢點將來忒煞漏逗當時待世尊正據座時拂袖便行不惟自己有出身之路直教黃面老子坐得骨臀上胝生未有下座分在何故賊無腳無處摸更聽一頌八十婆婆鬢抹油巧搽紅粉賣風流可憐一陣催花雨滿而漸惶下翠樓。

上堂舉昔城東老母與佛同生不欲見佛佛至其家母即避之佛遂放光東西南北總皆是佛母以手掩面仆地十指罅裏亦皆是佛乃云世尊大似向裸形國裏誇其服飾者箇老母雖有些丈夫意氣叵耐猶少機關在當時直須點一把火向伊面上照一照云你是佛麼管教黃面瞿曇羞煞有分拈拄杖云還有為世尊出氣者麼馬無千里謾追風。

薦亡請上堂一句截流萬機寢削不容朕跡那涉功勳直得盡虛空遍法界都盧是一箇金剛體與三世諸佛無二無別且道那箇是泰寧上座本來面目石女三更吹玉管曉來滿地落梅花。

上堂舉世尊因普眼菩薩欲見普賢不能得見乃至三度入定遍觀三千大千世界亦不能得見而來白佛佛云汝但於靜三昧中起一念即見普賢普眼纔起一念便見普賢乃云普眼似掌心裏覓指瞿曇去鼻孔裏安牙正眼觀來只好一笑眾中有欲見普賢者亦不勞汝三度入定亦不教汝起一念覿露堂堂要見便見拈拄杖云普賢菩薩在者拄杖頭上乘六牙白象放光動地擲拄杖云見之不取思之千里。

上堂天晴日出雨下地溼秋來葉落春至花開饑則食渴則飲倦則眠覺則起山中石頭大的大小的小棚上瓠子曲的曲直的直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問著未有不知未有不會只如山門騎佛殿泥人罵金剛峰頭浪滾海底火發燎卻越州東廓門外姓張的老李一觜鬍鬚畢竟是箇甚麼道理良久合掌云上來祝讚功德無限良因和南聖眾勿勞久立。

上堂第一義覿面酬祖意明明百艸頭堪笑龐婆無伎倆木梳倒插賣風流。

上堂舉迦葉尊者蹋泥次有沙彌問尊者何得自為者曰我若不為誰為我為乃云可惜沙彌不濟事若是喫生米的見尊者與麼道便好和身捺在泥裏非唯免得尊者說道理亦不使後人鑽龜打瓦。

上堂○誠能會去直教三世諸佛歷代祖師以及天下老凍儂到者裏不消一捏粉碎苟或未然不免放開一線別露箇消息揮拂云雲淡淡浪悠悠滄江萬里一輕舟等閒撒箇漫天網還有不在裏許者麼一僧纔出師云收便下座。

上堂以拄杖靠右肩云者裏薦得釋迦老子只在諸人腳跟下諸人若動則絆煞釋迦復靠左肩云者裏薦得諸人卻在釋迦老子腳跟下釋迦若動則絆煞諸人橫按膝云者邊那邊二俱拈過釋迦諸人鎔作一團正恁麼時如何委悉顧眾云適來子湖狗咬殺玄沙老虎鱉鼻蛇吞卻溈山牯牛嚇得那主山神主風神主晝夜神主宮殿神通身毛豎浹背汗流你者些噇酒糟漢還知者消息麼劍去久矣爾方刻舟。

上堂舉大顛禪師因韓文公問和尚春秋多少因緣乃云諸方或曰首座不合答是是乃十成死語逐塊語所以擯出或曰首座亦是作家大顛令不單行要借首座鼻孔出氣恁麼見解何異群盲摸象有甚諦當處大眾既都不是畢竟淆訛在甚麼處卓拄杖云不因盡法無民怎得山河一統。

上堂覺即冰生動則影現不動不覺猶是病鳥棲蘆困魚止濼總饒劃斷千差別行一路更要問你雲門扇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觸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是何道理檢點得出今日眾檀設供許你隨例赴齋檢點不出且看金剛與泥人揩背。

解制值雪上堂拈拄杖云虛空包不住大地莫能收還有人提掇得麼若也如是一任隨流得玅左右逢源予奪縱橫殺活自在其把住也乾坤失色日月潛輝人天絕參尋之路其放行也枯木回春冰河發燄魚龍得游泳之方正恁麼時還是放行好把住好卓一卓云雪漫漫風[颱-台+弗][颱-台+弗]滿眼滿耳莫輕忽杳然萬里絕狐蹤正是獅兒爭出窟咄。

   (德 照禪德輝張燈榮備資敬刻
   百老和尚語錄第七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七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9 百愚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