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9 百愚禪師語錄 (20卷)
【清 淨斯說 智操.智海等編語錄 智朴.方拱乾等編蔓堂集 附蔓堂集】
第 6 卷

下一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六

載住青龍隆福禪寺語錄

己亥夏師五袟初度樹法幢處咸思法乳各爭迎錫預祝大年師念青龍始誅茅地先期允請從雲門歸。

結制上堂擊碎塗毒鼓猶是莽鹵狂見掀翻向上關依然鈍置煞人眾中有不犯鋒鋩而坐進此道者麼問歲歲元宵布袋解開今朝十五繩頭把住還是舊店新開為復別展家風師云金剛際下翻筋斗進云世尊未出母胎度人已畢和尚年當知命說法五會還有優劣也無師云閻浮提畔笑呵呵進云昔日世尊今朝和尚師云他不入者隊裏進云誕生本是無修證歷劫能為主法王師云更須翻身北斗藏乃云佛法不是細事無際天雲濤難容吞舟之魚有九萬里風乃負垂天之翼更須識休咎知進退方有說話分所謂一處明千處萬處一時明一機透千機萬機一時透邇來有般兄弟將衣線下事置之高閣只管問賓主問玄要饒你智超鶖子辨逾滿慈問到彌勒下生至樓至佛時有甚交涉不見藥山云十成的事也須颺卻擲地作金聲不得回頭顧著閨閣中物捨不得終成滲漏若要此事相應直須敲開識鎖截斷情關拈卻衲僧巴鼻搜空佛祖窠臼淨裸裸赤灑灑無可把一任包含萬有吞吐十虛不是神通亦非法爾大眾會麼設或猶豫更饒葛藤一上爐韝弘開鉗錘密設八面牢關六門杜塞不管你鐵額銅頭釋迦彌勒到者裏缽囊也要高懸拄杖直須拗折勦除聖見凡情頓教心行處滅大地俄爾平沉虛空忽然迸裂更待那[囗@力]地一聲噁始知甕裏原來不走鱉。

弁山玄素和尚至引座竹影掃苔徑幽禽傍柳啼香風來滿閣畢竟有蹺蹊召眾云今是弁山和尚金錫遙臨華幢遠降直得雲霞散彩泉石騰輝毘盧樓閣不勞彈指而開慈氏家風勿容斂念而證儻或漆桶不快更為打鼓普請看卓拄杖云玅舞還應誇遍拍三臺須是大家催。

誕期寒松首座請上堂舉太原孚問鼓山晏曰父母未生前鼻孔在甚麼處晏曰即今生也在甚麼處孚不肯遂云你問我答晏云父母未生前鼻孔在甚麼處孚以手中扇子搖兩搖乃云若據父母未生前鼻孔非但孚上座晏國師不知落處直饒八臂那吒千眼大悲也摸索他不著豎拂子云大眾且道者箇還是已生耶還是未生耶設或狐疑不妨別通一線青溪春入水溶溶柳吐金兮花吐容更有一般高著眼三更煦日上寒松下座。

江西虔州谷山和尚至引座卓拄杖云適來青龍踊躍白鶴翱翔艸木叢林咸皆作舞山河大地俱為琴聲說甚伯雪見孔子寒山逢拾得正好全賓即主全主即賓明暗交參敲唱雙舉雖然更有佛祖不能明鬼神不能測格外全提一著子在大眾少選請金峰和尚為眾說破。

請上堂昨夜雨何急和風撼竹籬法身睡不著混沌溼雙眉幻人忙拊掌彌勒笑嘻嘻大眾且道彌勒笑箇甚麼等閒莫負東君意歲歲花開卻為誰。

大休靜主請上堂古云行年五十方知四十九年之非屈指云青龍今當半百尋常但只寒則圍爐熱則搖扇或時綠野橋邊招雲弄柳或時青溪岸畔嘯月吟風挈挈波波恁麼過日并不知老之將至又誰覺今是而昨非直饒過去古佛猶是我兒孫在且道山僧有何長處而今世事多華藻且染髭鬚學後生。

請上堂無法可說是名說法九峰浪飛三泖火發嚇得青龍拄杖子走向忉利天宮將憍尸迦驀面一摑惟有那明州憨布袋撫掌大笑云快活不煞快活不煞大眾且道他快活箇甚麼梵志當年反著襪。

弁山元潔和尚至引座月照荒林雲封古殿足音罕至鳥道猶迷只緣土曠人稀所以相逢者少而今有般兄弟家只認得前是山門後是佛殿右是客堂左是廚庫碗子大小杓柄短長便為了事正是醯雞井蛙見解唯我弁山和尚胸函寶鏡肘佩靈符有鍼砭佛祖膏肓之玅術具剔刮人天翳膜之金鎞幸爾象駕遙臨光我泉石更冀大眾殷勤啟請甚勿錯過何也法王法力超群生能以法財施一切。

聖源禪德請上堂至聖無知真源莫測以其莫測非情識之可通以其無知豈言思之所及故曰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拈拄杖云者箇年多少若道是五十則觸若道非五十則背離卻背觸甄別得出三際平等一道清虛迥超機先不墮諸數畢竟因何所致卓拄杖云離相離名毋必毋固行則同行住則同住或度水穿雲或撐門拄戶顧左右云一生參學事無成殷勤抱得栴檀樹。

維新請上堂今朝正月廿六紛紛好景盈目不須更問如何試看新紅嫩綠若據父母未生前一著子從本以來無成無壞無修無證長短方圓形容他不得青黃赤白塗污他不得可謂萬物之祖諸佛之師大眾還會麼會與不會且置只如因齋慶讚一句作麼生道卓拄杖云菩薩子喫飯來。

巨浪靜主請上堂豎拂云黑白未分此箇先有世界未成此箇已具劫火互天而不壞旋嵐偃嶽而常寧迥超釋迦之先不落彌勒之後大眾只如者箇還涉春秋數量也無放蕩天涯五十年而今賸得一雙拳半空雲裏興樓閣萬仞峰頭泛鐵船戴角披毛混異類和泥合水且同躔愧薄福又無緣慈悲多是惹冤愆風流獨羨曹家女愛捉楊花不是顛。

請上堂久雨不晴春風作亂楊柳寒而腰傴梅花瘦而魄散毘盧頂[寧*頁]渾打溼衲僧鼻孔都浸瀾灶裏柴也無倉中米又斷普賢菩薩帶水拖泥文殊大士默然嗟怨今日檀越設齋何似雪裏送炭堂中聖僧喜之不勝山野只得合掌讚嘆讚嘆且置未審今辰齋主得福幾何碧眼胡僧也不知留得明朝重打算。

請上堂煙光明媚鳥弄笙簧景物殊佳花鋪錦繡九峰露長春之色三泖騰無盡之波不是人間氣象迥超格外家風[※-((鬯-匕)-凶)+○]唯有者箇虛空無以包其體須彌無以并其高居於上古而不為老在於九淵而不為下正當此際諸昆仲又作麼生慶讚堪笑老彭壽八百值甚龐公破箍籬。

請上堂佛法原無多子分明只在目前數點青山畫裏懸一溪寒碧清淺堪笑安心斷臂何如掘地尋天怪殺枝頭老杜鵑啼落殘紅滿院。

朗如不緇請上堂古德謂老僧二十年前有老婆心二十年後無老婆心僧問為何二十年前有老婆心曰問凡答凡問聖答聖為何二十年後無老婆心曰問凡不答凡問聖不答聖乃云青龍道二十五年前無老婆心二十五年後有老婆心或問為何二十五年前無老婆心但云逢佛殺佛逢祖殺祖二十五年後為何有老婆心但云提攜赤子撫獎嬰兒大眾只如山僧年當五十且道有老婆心即是無老婆心即是良久云今當年五十前後一時休不打禾山鼓安輥雪峰毬任瀟灑且優游鐵馬倒騎入鳳樓有意氣時添意氣喝一喝云不風流處且風流。

玄符知客請上堂昔物自在昔不從今以至昔今物自在今不從昔以至今豎拂云且道者箇是昔物耶今物耶謂是昔物現在青龍手中眾目所睹決非昔物謂是今物本自圓成非新造作決非今物除此兩途向甚麼處著眼縱饒倜儻分明正是猢猻喫[飢-几+追]若到祖師門下又不啻萬里朢鄉關揮拂云適來者[跳-兆+孛]跳上非非想天撞落舜若多神鼻孔惹得驢脣先生忍俊不禁揚聲大叫云痛哉快哉諸禪德且道是箇甚麼意旨良久云今日大眾喫飯不得嚼著一粒米。

北冥西堂請上堂釋迦老子道我實成佛已來甚大久遠壽命無量阿僧祇劫常住不滅以拂左擊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又道如來以是方便教化眾生以拂右擊云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恁麼不恁麼總得復畫一畫云恁麼不恁麼且拈向一邊舉拂子云大眾還知者箇生緣出處麼北冥有魚其名曰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徒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喝一喝云今日為諸人錯下註腳。

請上堂烏飛兔走急如箭彈指春光二月半燕來燕去卻為誰花開花落真堪羨真堪羨薦不薦只須珍重好兒郎陌上紅塵正撲面○真如佛性菩提涅槃三賢十地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中出大眾見麼喝一喝便下座。

德成薙髮請上堂金刀動處塵緣斷緇服纔披入聖時一念頓超無量劫何勞修證立階梯。

道心德馨請上堂有道青龍今年是五旬名為之謗有道青龍今年非五旬名為之誑縱饒不涉是非兩關到來更須喫棒何故如是敲斷兔頭角一雙刮來龜背毛千丈。

請上堂山僧連日搜索得肚腸裏乾乾淨淨要箇元字腳也無記得現成公案勿怪唐突昔僧問少室俱空斌祖云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斌云烏龜向火大眾只者一轉語是明空劫已前事是明今時事古人一句子如金剛屑栗棘蓬你纔擬議塞斷你咽喉還有轉身吐氣者麼烏龜向火甚希奇也是虛空強畫眉怎似山窗無事客春來閒聽鷓鴣啼。

請上堂拈拄杖云不可以眼見眼見如盲卓拄杖云不可以耳聞耳聞若聾乃至不可嗅不可談不可觸不可思虛空不能包其形大地莫能載其質有人提掇得起青龍今日兩手分付脫或眼目定動試看幻直為曲去也楊岐驢子三隻腳蹋折趙州石略[彳*句]柱堂前喫一驚噁昨夜三更一箇白烏鴉天曉起來生得一雙黑老鶴顧左右云會即便會切忌卜度。

請上堂神光不昧萬古徽猷入此門來莫存知解既不存知解還有道得入門句子麼問耀地光天即不問逸格風規請舉揚師云三泖風回波蕩漾九峰雲散碧嵯峨進云有一人高厚不能覆載未審此人還有壽也無師云泥牛耕月渾忘倦木馬遊春俊不羈進云開天別展拏雲手指出須彌第一山師云非公境界乃云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無邊剎海自他不隔於毫端說甚五十而知天命拈拄杖云大眾且道此箇上座甲子有多少良久云百年三萬六千朝翻覆元來是者漢。

鹵菴知藏請上堂連日出隊未暇陞座與諸昆仲說些佛法茲乃鹵菴知藏不遠千里而來特為山僧上壽兼請為眾舉揚父母未生前一句子今日到者襄只得一彩兩賽去也卓拄杖云萬緣叢中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

請上堂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大眾且道是甚麼時節擊香案云昔日瞿曇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正是者時節西乾二十八代遞相授受傳佛心印亦是者時節天下老凍儂建宗立旨接物利生也是者時節今日青浦眾居士特請陞座說法山野無法可說大眾無法可聞現前一眾若僧若俗若老若少鼻孔相觸眉毛廝結各各皆獲寶覺真心亦不出者箇時節時節且置將甚麼喚作佛性義一番風又一番雨隔樹人家啼杜宇滿地殘紅蹋作泥還有續得末後句者麼顧左右云可惜許。

巨霖書記請上堂秋老江澂楊柳衰更殘月瘦影蕭索又只見風吹荷葉破似袈裟籬邊黃菊露冷香落一對鷺鷥曉入蘆花倏爾變成烏老鶴活疑煞黃面瞿曇雲門[車*度]轢好兄弟快領略莫向言中去咬嚼巨霖書記河南來送我一緉鞋一雙襪蘄州簞金壇葛為請從頭安註腳豎拂云諸禪德且道是甚麼註腳擲拂云好一似鸞鳳衝霄羺羊挂角。

請上堂南泉道王老師自小養得一頭水牯牛擬向溪東牧不免食他國王水艸擬向溪西牧亦不免食他國王水艸而今隨分納些些總不見得乃云王老師雖則收放隨宜和光混俗較量將來猶是時人功幹山僧自幼養得一隻犬夜則防賊晝則守門不假呼喚出入自由直至而今變作一箇金毛獅子等閒[髟/吒]沙哮吼一聲飛禽亂墜群狐腦裂大眾且道與王老師相去幾何喝一喝云行人更在青山外。

杲目靜主請上堂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豎拂云者是萬象主見得徹去則知天下莫大乎秋毫之末而泰山為小莫壽乎殤子而彭祖為夭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正如杲日當空醯目亞豎無遮無障非縱非橫佛祖猶不敢正眼覷著[○@(○/(○*○))]只如生佛未有二儀未分已前還有者消息也無良久云百姓日用而不知。

請上堂舉龐居士問馬祖曰不昧本來人請師高著眼祖直下覷士曰一種沒絃琴唯師彈得玅祖直上覷士便禮拜祖歸方丈士隨後曰適來弄巧成拙乃云一人偷天換日一人鏤雪雕冰雖則各呈好手大似羅公照鏡昨日居士到來只是捐資設供他也不問本來人今時人青龍亦沒甚閒工夫上覷下覷且道還有佛法也無石女三更吹玉管木童天曉弄琵琶一般音韻從來別六月江城放雪花。

監院請上堂金烏急玉兔速牛頭出馬頭沒卓拄杖云獨有者箇在國而國治在家而家齊楊岐得之而燈明千古寶壽得之而薑辣萬年用舍有時退藏合度以至世出世間皆由此而成立今是監院謝職兼為山僧慶誕祇如一舉兩全又作麼生且喜移花兼蝶至那知買石得雲饒。

請上堂履淵履真二禪德特與山僧慶半百寶掌不是我同流彌勒亦非吾眷屬尋常兀兀復癡癡逐日波波并挈挈阿呵呵瞥未瞥好笑當年老趙州逢人慣指庭前柏。

請上堂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拈拄杖云昨夜三更青龍塔與昇仙臺論義一曰生而無生是無生義一曰無生而生是無生義如是翻覆爭論不已山僧喚來向他道兩箇負門漢說道理即得若是無生義都未夢見在各與二十烏藤不覺天曉青龍塔依舊是青龍塔昇仙臺依舊是昇仙臺汝等還知者箇消息麼如不知卻是懷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

眾請上堂生死交謝寒暑迭遷有物流動人之常情豎拂云惟有者箇不被生死所變不受寒暑所侵旋嵐偃嶽而常靜江河競注而不流野馬飄鼓而不動日月歷天而不周過去未來現在無量劫亦如是乃至不可數不可算不可稱不可量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亦如是復舉拂云世出世間還有超過此物者麼松風吹江月照閒來唱箇無腔調驚起灘邊白鷺鷥刷然飛過煙霞嶴阿呵呵也好笑擊香案云毘婆尸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玅。

解制上堂今朝三月十五集眾撞鐘擂鼓欄圈一時打開放出溈山水牯不讓雪峰鱉鼻說甚長沙老虎一任河北河南何妨西秦東魯雖然又古人道此事如牛過窗櫺頭角四蹄俱過了惟有尾巴過不得眾中還有過得者麼如無山僧有箇真言極靈乃卓拄杖云急急如律令便下座。

上堂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說無生豎拂云唯有者箇亦能自生則不同有見常見之增益亦能他生而迥超無見斷見之相違亦能共生宛殊非有非無之矯亂亦無因生遠離亦有亦無之戲論乃至不可以識識不可以智知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大眾到者裏又作麼生委悉揮拂云暗中樹影誰能見水底魚蹤我慣尋。

薙髮請上堂經中道一人發真歸原十方虛空悉皆消殞大眾只如目前山河大地森羅萬象樓臺殿閣鳥獸人物又從甚麼處得來若向頂門開得隻眼可謂不凡戒而梵行具足不薙髮而出家事畢因甚如此不見道朗州山灃州水四海五湖王化裏。

結制上堂卓拄杖云者裏搆得一任掉臂而行說甚開爐結制入室升堂所以青龍門下一向淡薄素無佛法與人啄啖只教你休去歇去一念純真去澂清絕點去直待冰河發燄枯木糝花始與此事合苟不如斯縱饒辨似懸河智若流水功滿僧祇之數位越調御之尊正好喚來喫棒且道利害在甚麼處鹽梅本是生知得金榜何勞顯至勳。

上堂若欲求佛即心是佛若欲求道無心是道古人者樣說話甚是迂闊拈拄杖云看看拄杖子化作百千萬億無邊身菩薩一時雲集於蝸牛角上異口同音而作是言彼既丈夫我亦爾匆得自輕而退屈喝一喝云適來一喝嚇得無邊身菩薩走向緣野橋邊柳眼裏去也若也見得來年更有新條在苟或未然惱亂春風卒未休。

彌陀佛開光請上堂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即不問汝諸人且道佛放甚麼光良久云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玻璃色光瑪瑙色光琥珀色光珍珠色光紫磨金色光摩尼寶色光一切寶莊嚴具色光復有無量光明而為眷屬一一光中各有諸佛如來出興於世轉大法輪現大神變示教利喜一切眾生○大眾見麼唯有者箇非青非黃非赤非白非種種色若也薦得不惟今日裝佛檀越獲無量福乃至人人皆獲無量神通無量玅用無量辨才無量解脫無量三昧無量最上莊嚴其或佇思停機復以拂子空中點一點云紺目豁開千日并光明燦爛遍河沙。

釋迦佛開光請上堂百寶光中功德聚玅蓮臺上紫金容重重映徹恒無盡萬象森羅影現中豎拂云適來玅普性空禪師於拂子頭上一時出現顯神通吹鐵笛一切天龍八部人與非人凡聞其聲者靡不畢集異口同音而作是言善哉善哉果爾見得一莖艸可作丈六金身苟或未信請問華亭船子和尚。

藥師佛開光請上堂昔長髭到石頭頭問甚處來曰嶺南來頭云大庾嶺頭一鋪功德成就否曰成就久矣只欠點眼頭云子莫要點眼麼曰便請頭即垂一足髭便作禮乃云石頭長髭父子二人只會點眼不解放光今辰青龍亦不垂足更不別有指點祇欲指出人人頂門上一尊古佛三身四智五眼六通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以及無量恒沙功德常在六根門頭輝天鑒地豎拂云見麼容顏甚奇玅光明照十方。

上堂元正啟祚大簇告辰人物呈祥風雲集慶恭逢天子稱至極之尊大臣頌無疆之壽直得龍吟虎嘯麟趾鸞翔肅肅雍雍熙熙穆穆含靈抱識共沐恩波履地載天均叨至化雖然且道衲僧門下將何報答搘笻獨立千峰外更把南山祝帝堯。

解制上堂煙籠綠樹月映晴霞風送客船而到岸鳥喚遊子以歸家千峰吐翠百卉萌芽有佛處不得住鐵鎚無孔被蟲蛀無佛處急走過澂潭那許蒼龍臥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一陣風兮一陣雨與麼則不去也勿勞鑽龜并打瓦摘楊花摘楊花喝一喝云休向風前亂撒沙。

上堂即心即佛賣刀買犢非心非佛宋人獻璞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鳧頸短鶴頸長蚯蚓曲阿呵呵會也麼豐干騎虎唱巴歌雲門因僧問如何是塵塵三昧門云缽裏飯桶裏水乃云者跛腳阿師尋常氣宇如王眼蓋諸方被者僧一拶只得缽裏桶裏狼藉不少當時問青龍如何是塵塵三昧但道缽裏飯桶裏水猶較些子忽有禪客云和尚恁麼答卻與古人相同了也山僧分付典座與他一雙大饅頭。

結制上堂鐘鳴鼓響凡聖交參艸偃風行人天際會直得青龍現瑞三泖騰萬頃之波瀾白鶴呈祥九峰擁千層之秀色數百年真風再振彈指頃古路重揚而今有般杜撰長老只解道長期四箇月短期九十日麥裏定有麵麻裏豈無油鳥倦飛而知還雲無心而出岫者等說話大似赤土塗牛奶他日喫閻老子鐵棒有分在畢竟如何免得良久云只待子規啼夜後桃花浪裏看飛龍。

圓攝忌日請上堂敲開金鎖放還劫外春風劈碎牢關拈出寰中日月珠回玉轉不涉偏圓聲順響和隨緣自在此是圓攝長老親到境界所以三年前不來相而來三年後不見相而見不見相而見羺羊挂角於松梢不來相而來彩鳳翱翔於碧漢南辰跨步何妨借位明功北斗藏身豈礙轉功就位只如功位不立又如何常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香。

上堂適來問文殊為七佛之師因甚出女子定不得青山影裏如藍潑罔明乃初地菩薩為甚出得女子定寶塔高吟撼曉風大眾青龍還是答他文殊出定耶罔明出定耶檢點得出用備河沙機超調御可以高懸寶鏡肘佩靈符敲唱雙行殺活自在於一塵中互興無邊之佛事於一念頃圓證無量之法門法隨法行法幢隨處建立顧左右云有麼巨靈抬手無多子劈破華山千萬重。

上堂淨智玅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與世求召眾曰適來綠野橋邊柳眼裏走出一位驢脣仙人手舞足蹈云也大奇也大奇財法二施不思議庭前柏子解成佛萬象森羅展笑眉驢脣仙人且置只如柏樹子成佛大眾還見麼儻或未見少選持缽入齋堂切忌露柱磕著鼻孔珍重。

元旦上堂鳳曆初頒蟄戶乍啟珍珠簾外揭開滿目煙光寶鏡堂前別露一腔風月不屬陰陽造化迥超時節因緣大眾頃來毆儺神一時遊遍一四天下南閻浮提然後踊身虛空高聲叫云即今海晏河清民康物阜正熙穆承平之際亦豐稔大有之年野老得欣然鼓腹而歌曰風雨時蠶麥熟倉廩盈兮衣足帝力於我何有哉鼕鼕打鼓還神福會麼經有經師論有論師若是佛法不干山僧事。

解制上堂機輪轉處智眼猶迷大用現前那存軌則所以道衲僧行處如火消冰箭既離絃無返回勢有時高高山頂行卻在深深海底立在深深海底立卻向高高山頂行佛祖覓之無蹤鬼神覷之不破正恁麼時青黯黯處樵子不借路以還家綿密密時機婦罷金梭而夜織香銷萬閣月照琴堂駕寶筏於銀河東西不犯泛玉艇於陸地明暗何分又古人云荊棘林中下腳易夜明簾外轉身難且道利害在甚麼處擊拂云出門三里路別是一家風。

薦亡上堂孤明湛寂互古真常靈然不昧覿體全彰一念相契即此蓮邦五障八難如雪沃湯金繩界道寶樹芬芳珍禽演法天樂鏗鏘逍遙快樂母子情忘金鍼不露巧繡鴛鴦言語道斷不可思量○曹氏亡者汝還會麼夜靜梅梢明月冷風吹影動亂飄香。

上堂柳爆黃金梅飛白玉前溪冰解時時奏管絃之音碧嶂雲開處處懸水墨之畫清風談般若翠竹弄真如所謂塵說剎說熾然說無間歇新年頭佛法也如是舊年頭佛法也如是會得者逢緣得玅不會者隨境飄流莫有不隨境飄流者麼數僧競出拈拄杖云慣釣鯨鯢沉巨浸卻嗟蛙步輾泥沙。

薦親請上堂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者裏若也委悉古今一致凡聖同源虛空無以為其量日月無以并其明其來也來無來相其去也去無去相其生也而無生相其滅也而無滅相始知生滅去來如水中月空裏花了無形跡可得說甚天上人間只教盡虛空遍大地是一箇大寂光土八德池中隨緣放曠九蓮臺畔任意逍遙雖然只如迥脫根塵不留觀聽且道陸氏雙親又向甚麼處行履鳥啼花笑曾無間步步恒遊華藏天。

退院兼謝兩序上堂動若行雲止若谷神隨機赴感靡所不周到者境界不妨竿木隨身逢場作戲來如月映千江去若風鼓萬竅既無心於彼此豈繫情於動靜所以山僧忝住青龍雖經多載叵耐出入不常始念鐵笛音絕勝蹟蓁埋欲圖恢復自愧涼德於中多賴兩序交為肘臂互作主賓共相戮力而成勝舉雖然未備聊爾粗觀幸今叢林有托大眾有依山僧鄙願至此畢矣今更有箇末後句子直得對眾分付去去來來十六年葛藤今喜斷無牽青山許我堪藏拙放棹隨流過碧川。

   (圓通菴德龍德雲備資敬刻
   百老和尚語錄第六卷)

百愚斯禪師語錄卷第六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9 百愚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