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52 東山破峰重禪師語錄 (2卷)
【清 普重說 傳慧等編】
第 2 卷

 

東山破峰重禪師語錄卷下

舉古

洞山於扇上書一佛字雲巖見書不字洞山又改作非字雪峰見乃一時除卻。

師云看這三個老漢有甚傝𠎷靈龜拽尾拂跡成痕若是吾在將扇子丟向火中使他三老慚惶無地。

智者大師誦法華經至藥王品曰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於是悟法華三昧獲旋陀羅尼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

師云智者大師好似白日見鬼。

明州善道和尚常將布袋并破席一領於通衢往來布袋內盛缽盂木屐魚飯菜肉瓦石土木諸般總有或於稠人處打開內物撒下云看看師云不直半文錢又一一提起問人這個作甚麼師云自醜不覺或在通衢立有僧問云和尚在此作甚麼師云莫妄想袋縮手云你不是這個人師云狼藉不少。

師云布袋入泥入水自救不了仔細檢點將來弄巧成拙。

世尊因普眼菩薩欲見普賢不能得見至三度入定遍觀三千大千世界覓普賢不能得見而來白佛佛云汝但於靜三昧中起一念便見普賢普眼於是纔起一念見普賢向空中乘六牙白象。

師云普眼眼空三際塞斷四維普賢遍滿塵剎難描難畫三昧定中無人無我恒沙界內絕影絕形看那老瞿曇顛拈倒弄使二大士七顛八倒一念纔萌普賢覿面毛端頭上放大光明然雖如是也是眼花不少。

昔日有僧去參米胡在路上逢一婆子住菴僧問云婆有眷屬麼婆云有僧云在甚麼處婆云山河大地若草若木皆我眷屬僧云婆莫便作師姑來麼婆云汝見我是個甚麼僧云是俗人婆云汝不可是僧僧云婆莫混濫佛法好婆云我不混濫佛法僧云與麼豈不是混濫佛法婆云汝是男子我是女人豈是混濫。

師云風煖鳥聲碎日高華影重兩個泥牛折角立三腳驢子弄蹄行牧童撞遇吹鐵笛百草聞知笑點頭若無巢父怎識許由。

百靈和尚一日路次見龐居士乃問昔日南嶽得力句曾舉向人麼士云曾舉來百靈云舉向甚麼人士以手自指云龐翁百靈云直是妙德空生也讚之不及士卻問百靈得力句是誰得知靈便戴笠子而去士云善為道路百去更不回首。

師云龐翁有入虎穴出虎穴的手腳若不具這手眼幾乎錯舉似人百靈輸了一著若無箇破笠遮頭面孔無著處。

德山云今夜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時有僧出禮拜山便打僧云某甲話也未問為甚麼打某甲山云你是甚麼人僧云新羅人山云未跨船舷好與三十棒。

師云衲僧家權衡在手秉殺活之風威寶劍揮時破龍象之窠臼若也鞭策未舉良驥先奔未跨門閫深宮遠透若也臨床解帶遇水脫鞋就路還家未免是個鈍漢看他德山出言吐氣袂裏藏鋒且道利害在甚麼處試道看。

洞山和尚曰貪嗔癡太無知賴我今朝識得伊行便打坐便捶吩咐心王仔細推無量劫來不解脫問汝三人知不知神鼎和尚曰貪嗔癡實無知十二時中任從伊行便往坐便隨吩咐心王擬何為無量劫來元解脫何須更問知不知。

師云貪嗔癡我全知從朝至暮任所之行即往坐同居吩咐心王莫亂推無量劫來非解脫何須更問知不知。

仰山坐次一僧外來問訊了向東邊叉手立以目視師師垂下右足僧卻過西邊叉手立師垂下左足僧向中叉手立師收雙足僧禮拜師云老僧自住此山未曾打著一個拈拄杖便打僧騰空而去。

師拈云七縱八橫左之右之各逞風流神通玅用即不無只是仰山錯了一著至今悔之不及且道如何是仰山錯處試檢點看。

臺山路上有一婆子凡有僧到便問臺山路向甚麼處去婆云驀直去僧纔行婆云好個阿師又恁麼去也僧舉似趙州州云待與勘過州亦如前問婆亦如前答州至來日上堂云我與汝勘破婆子了也。

師拈云只知騎馬趕人不顧自性命趙州奪賊槍騎賊馬攻破賊窠且道意歸何處金鱗躍深潭去癡人猶自立沙灘。

阿難尊者問迦葉云世尊傳金襴袈裟外別傳何物迦葉召阿難阿難應諾葉曰倒卻門前剎竿著。

師拈云一呼一喏一起一倒是則也是了則未了教外別傳從此而窮撕煎餓撕炒。

三祖商那和修問鞠多尊者汝年幾耶者曰我年十七祖曰汝身十七耶汝心十七耶者曰師髮白為髮白耶亦心白耶祖曰我但髮白非心白爾者曰我身十七非心十七。

師拈云祖師尊者道也道得好只是話作兩橛。

龍樹大師見迦那提婆來先令侍者將一缽水至面前迦那提婆見乃取鍼投之樹繇是大喜。

師拈云迦那提婆被大師一缽水淹殺了也至今活不起來且道如何救得試救看。

溈山石上坐仰山侍立次忽鴉啣一柿落在面前仰山取柿拭過呈似溈山山云子甚處得來仰云此是和尚道德所感溈云汝也不得無分將半個與仰山玄沙云大小溈山被仰山一坐至今起身不得。

師拈云仰山被溈山半個柿子至今吞吐不得。

世尊因耆婆善別音響至一塚間見五髑髏乃敲一髑髏問耆婆云此生何處婆云生人道又敲一髑髏云此生何處婆云生天道又別敲一髑髏云此生何處耆婆罔知生處。

師拈云耆婆善別音響何故不知這一髑髏的生處奈予生不當時若是預數把那黃面老子劈面一敲何也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茱萸示眾云你諸人有向虛空裏釘得橛者麼時有僧出云虛空是橛萸便打僧云莫打某甲萸便歸方丈。

師拈云茱萸打這僧是釘橛是抽橛試斷看。

溈山云老僧百年後向山下作一頭水牯牛右脅下書五字溈山僧某甲此時若喚作水牯牛又是溈山僧喚作溈山僧又是水牯牛且道喚作甚麼。

師拈云溈山老漢自賣精神殊不知反成扭捏正所謂字經三寫烏焉成馬且道還有知下落處者麼咦。

靈雲見桃花悟道有頌云三十年來尋劍客幾迴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而今更不疑有僧舉似溈山山云從緣悟達永無退失善自護持後有僧舉似玄沙沙云諦當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

師拈云靈雲老漢逐塊不少自盲猶可只恐盲卻別人看他溈山順水推舟未免墮坑落塹喜得有個玄沙傍不肯的出來開疆展土直至而今名揚千古且道還有會得玄沙意旨者麼師呵呵大笑云絕後再甦欺君不得。

僧問三角謙和尚云如何是佛謙云速禮三拜。

師拈云若問老僧如何是佛答云汝即是若信得及沿途逍遙就路還家若信不及待等驢年。

法眼因聞井被沙塞卻泉眼乃問僧云泉眼不通被沙礙道眼不通被甚麼礙僧無對自代云被眼礙。

師拈云有道礙眼有眼礙道這個說話顛倒不少。

玄沙一日見三人新到遂自去打普請鼓三下卻歸方丈新到具威儀了亦去打普請鼓三下卻八僧堂久住來白沙云新到欺和尚沙云打鐘集眾勘過大眾集新到不赴沙令侍者去喚新到纔至法堂卻向侍者背上拍一下云和尚喚你侍者至處新到便歸僧堂久住乃云和尚何不勘新到沙云我與你勘了也。

師拈云玄沙有縱奪之機而無擒將之謀新到有殺活之鋒而無降帥之勇二家似有納僧氣象未具全威若有個漢向未舉槌已前相會猶較些子及至葛藤有甚了期余則不然待新到纔至我卻不顧便歸方丈自然賓主相應何必重重辯驗。

金峰明禪師上堂云老僧二十年前有老婆心二十年後無老婆心僧問如何是二十年前有老婆心峰云問凡答凡問聖答聖僧云如何是二十年後無老婆心峰云問凡不答凡問聖不答聖。

師拈云余則不然待問如何是有老婆心便云問凡不答凡問聖不答聖如何是無老婆心便云問凡答凡問聖答聖且道是同耶是別耶試定當看。

頌古

世尊初生

讒然突出便張乖一段真風已自埋四十九年重栽棘兒孫千古惹塵埃

世尊拈花

老倒瞿曇不作家人天百萬示拈花若將佛法為解會眼底如何自著沙

世尊陞座

丈室弗移落二三更陞寶座轉難堪母胎未出度人畢何假重重下釣竿

德山托缽

電捲星馳老禿奴偶然一拶觜盧都平沉祖佛冤家恨果得三年活也無

利刃揮空曾百戰天人魔佛總難見無端陸地起波濤直至而今不著便

女子入定

團圞一座鐵崑崙逼塞虛空佛祖沉收放縱橫黃面老神頭鬼面眼無筋

趙州洗缽盂

老婆心切為兒童九個相逢十個聾無底缽盂輕動著趙州不覺草茸茸

三頓棒

三頓棒頭為小孩破家鉤賊甚奇哉家財耗散猶還可過後誰知要活埋

婆子燒庵

深室幽幽暗鈍機寒巖枯樹野猿啼老婆舉起無明火燒破闍黎鐵面皮

萬仞峰高久結冰巖寒花卉杳無音就中幸有陽和力九曲黃河徹底清

三聖瞎驢

白拈老賊逞精神好似偷天換日輪一喝分明正法眼猶言滅卻瞎驢身

千古英雄千古俊一番拈弄一番奇羅紋結角交加處滅卻由來有瞎驢

大顛擯首座

無端特地覓蹤由晝夜分明百八酬更向溪邊尋野老一時覆卻釣魚舟

觸境臨機機未頓逢緣達旨旨猶乖桃花灼灼翳雙眼堪有東家人助哀

黃龍三關

我手何似佛手指指個個開口吐出獅子之兒遍界盡為哮吼

我腳何似驢腳踏遍乾坤海嶽忽爾拶破虛空處處清風明月

人人有個生緣經行坐臥睡眠覿面相逢不識西天十萬八千

尋牛(十頌)

雲煙冉冉犯疑猜涉澗登峰蹈莓苔幾度愁腸難吐卻此迴必要驗將來

見跡

荊棘叢中路轉斜杖頭微舉破煙霞蹄痕踏碎籬邊石見得分明意氣賒

得牛

捕蹤訪跡費慇懃一旦相逢遂此心依舊皮毛無變異從今更不問前程

貫鼻

扭著繩頭興轉奢貫鼻調馴事事嘉自此不遊別路徑任渠收放更無差

調馴

家山坦蕩甚相宜百卉流泉日整齊養就一頭肥壯力掀翻大地足耕犁

騎牛歸家

童子風流笑臉開橫吹短笛謾徘徊揚鞭自詠歸田樂一曲無私遍九垓

忘牛存人

家常散淡樂昇平鼓腹謳歌運化神雲盡長空孤迥迥秋江浩月水澄澄

人牛雙忘

家邦穩密絕他岐無限丰姿渾不知朕兆未分忘物我太溈有口向誰癡

反本還原

業就功成事事悠隨高隨下度春秋如今異類中行得馬是馬兮牛是牛

入廛垂手

花街柳巷頻拈弄肉案酒樓賣狗頭果是金鱗丹鳳客逢渠一醉解千愁

印偈

欽山傳祖禪人

幾過禹門重點額一番徹骨振五湖烏藤七尺親吩咐轟雷轟雨滿皇都

恒知傳歷禪人

最初一句絕羅籠怎奈山重雲又重若得通身爪牙備龍蛇陣上繼宗風

恒燦傳明禪人

幾番忠義繼宗風鋤柄頭邊八面瓏有與深山為住足轉歸真靜自匆匆

佛生傳蓮禪人

三十年來始得伊滿腔佛肉滿盤撕今朝兩手親吩咐任接曹源第一枝

天眼傳印禪人

巾瓶數載異同倫續焰燈燈迥不群佛祖口門俱坐斷垂鉤四海釣金鱗

可默傳敏禪人

行者三更五祖囑東山當午付禪人曹源一派流傳遠繼此宗風獨可能

念如傳佛禪人

東山放出一鯨鱗利爪鋒牙絕異倫佛祖機關隨展縮淵流代代續傳燈

慈雲傳慧禪人

法付付法無法付法無付時法法付今付無法法無無無法法無無差互

讚釋迦

看這黃面老慣好逞風流兒時先出醜老還不知羞引壞人男女坑殺俊英流葛藤遍地起處處是冤讎雲門拄杖放過也巢父溪頭不飲牛

彌勒

者個布袋裏瓦礫并土塊打開十字街逢人作買賣鬧市等個人也是驢喫菜

天童密雲祖翁和尚

示相非相真亦是妄太白峰頭南海岸上咄問是阿誰天童和尚

湖山慧覺本師和尚

這尊宿誰識你生平孤硬直到底禪不依人參學不依他語白手顯家風青天霹靂起大開十二紅爐煉盡人天骨髓我儂親遭塗毒至今怨恨不殃及後代兒孫驢年猶未止止咦這等沒量村夫堪作破翁嫡子

示眾

有工亦墮無工墮理事雙忘忘更忘鸞鳳沖霄蹤跡泯羚羊掛角絕形藏。

有舌人其音如啞無舌人其音如雷因甚麼一個用得一個用不得畢竟是何宗旨。

說得的難行行得的難說行說俱不到的入泥入水行說俱到的目視雲霄且道那個恰好供養。

沒面目的漢千眼頓開有面目的漢一竅不通且道因甚如此。

自截其首者毫不傷膚全體不動者通身朽爛畢竟罪歸何所。

釋迦老漢未出母胎度生以畢四十九年又為何事請試道看。

釋迦彌勒自招拔舌地獄白牯狸奴大笑不且道何人救得。

出家本為了脫生死且道生死到來如何了脫得既了脫得又向甚麼處去。

一句語全規短且道是那一句語有眼見不得有耳聞不得有舌說不得有鼻臭不得有手捉不得有腳行不得有身觸不得有意思不得有佛成不得有覺惺不得有禪參不得有道會不得且道畢竟如何不許盲龜跛鱉會惟許通方作者知。

數日以來有一件尋常事老僧只是分疏不下不知世界中何重何輕何得何失何先何後何上何下何高何低何法何則一旦茫然莫知其事昨夜睡眠其神正靜渾然熟寐忽有一僧從門外至拜起問曰法輪在先食輪在先老僧失口向他道我今每日忍餓不暇何有時節說禪演法耶其僧無語默默潛去其僧忽爾又拜於前問曰世間何重何輕何得何失何先何後何上何下何高何低何法何則老僧復答曰鴻毛丘山輕重定矣凝神散淡得失明矣前聖後聖其理彰矣君臣父子上下分矣富貴貧賤高低見矣育良驅暴法律備矣子胡為而不見乎其僧再拜問曰和尚之語某方惺矣某以為乾元之內無輕無重無得無失無先無後無上無下無高無低無法無則理事全矣聞師之言方知其則老僧曰不然大約而言天地一道也聖賢一心也智愚一體也萬物一氣也以至理觀之則可也以世理觀之則不可也何也重不能轉之為輕凝不能變之為散父不能轉之為子君不能次之為臣子若誠然知之可以為人矣驀顧左右云寐語不少。

機緣

僧問諸方善知識還有未說的法麼師云有口無言僧云今日說法是有也師云舌頭無半邊。

僧問如何是體師云人貧志短僧云如何是用師云馬瘦毛長僧云秋夜一輪月滿天星斗明師云月落後來與爾相會僧無語。

僧問和尚將何利生師云不利生僧云如遇上上人來時如何師云不得動著僧云四海浪平龍穩睡九天雲盡鶴飛高師云不為分外。

僧問如何是第一玄師云孤燈耀大千僧云如何是第二玄師云擊碎水中天僧云如何是第三玄師云兩眼黑漫漫僧云如何是第一要師云開口不向道僧云如何是第二要師云正好喫草料僧云如何是第三要師云石頭瓦礫跳。

僧問如何是賓中賓師云花街柳巷問知音僧云如何是賓中主師云十字街頭常戲舞僧云如何是主中賓師云室中生喜嗔僧云如何是主中主師云巖前石虎解跳舞。

僧問摘葉尋枝即不問如何是直捷根源句師舉杖云拄杖點開千聖眼僧云極則處如何師云斬釘截鐵僧云百尺竿頭如何進步師打云待汝腳跟點地時向你道。

僧問如何是選佛場師云三門佛殿。

僧問如何是有為國師云天高群象正僧云如何是無為國師云海闊百川潮。

僧問雲收霧捲杲日當空時如何師云坐看案山腳下泥。

僧問如何是金剛王寶劍師云截斷疑根僧云如何是踞地獅子師云狐狸絕跡僧云如何是探竿影草師云且去別時來僧云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師云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間無水不朝東。

入室

師問首座云如何是臨濟下事座云殺人不眨眼師云如何是曹洞下事座云父子沒商量師云如何是雲門下事座云一字該千古師云如何是溈仰下事座打圓相師云拈卻五家更道一句看座便喝師云依然如舊。

師問院主云如何是臨濟下事院便喝師云且道這一喝是臨濟底是你底院云照顧眉毛師云未在更道院云穿卻和尚鼻孔師云再向拄杖上道一句來院云殺佛殺祖師云如何是雲門下事院云字字郎當師云如何是曹洞下事院云兩面三頭師云如何是法眼下事院云草木瓦礫師云如何是溈仰下事院云一舉四十九師云拈卻五家宗更道一句看院拂袖便出師便打。

師問西堂云如何是直捷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堂云踏破海底月沙界黑漫漫師復問更向拄杖子上道一句來堂便喝師便打。

師問維那云如何是你見地那云一箭射雙鵰師云如何是你變化那云平地起骨堆師云見地穩密變化地未在那便出。

師問僧如何是第一玄僧云城中無背面師云如何是第二玄僧云閫外有威權師云如何是第三玄僧云直捷此根源師云且去不暇勘得三要在。

師問僧云向上一著千聖不傳如何是不傳的一著僧云百尺竿頭走馬加鞭師云汝試加鞭看僧喝師云汝更道一句看僧云不向和尚道師云因甚麼不道僧云不道不道師打云替汝道。

師問僧云如何是直捷根源句僧云折卻和尚拄杖師云汝試折看僧云折卻了也師打云何曾被你折卻。

師問僧如何是藏身處沒蹤跡僧云四海無邊畔師云如何是沒蹤跡處莫藏身僧云瓜瓢世界寬師云蹤跡生也僧擬議師便打。

破峰重禪師語錄卷下(終)

(南克縣眾信張國梁 蒲鳳祥 趙昌裔
 朱應辰 李光祖 龐啟元 劉現春 馮承士
 岳虞愷 岳代明 嚴鳳翱 胡 紘 鄭友義
 胡德心 王佳勝 任佳寅 李明祥 趙永秀
 趙元龍 母志滿 文加明 張明選 母仕聰
 張登榮 陳應聰 李明應 李崇德 張應士
 李雲逵 陳世閑 何登應 馮景餘 馮光耀
 張蓬峰 何可至 張門楊氏
 諸山老宿 慶湛 清玉 普睿 普濟 通社
 光常 聯睿 慶聯 永貞 永恒 珠明
 慶知 大智 澄法 澄月 淨孝 性敏
 慶密 正定 通慧 澄潤 法容 傳脈
 慶長 心明 傳佛
 梓州諸山 性容 道傳 普法 心曇 發見)

破峰重禪師塔銘

師法諱普重號破峰果之北路永豐鄉人也姓岳氏其祖孟龍登甲第事明神宗皇帝持清約在廷敢諫以名臣稱後嗣遂以儒傳家師之父有長者風母亦以閨範著天啟丙寅歲生師前後多異徵然法不當書慮傳之既久議者以實為妄則實者亦靡不妄也師兒時不好嬉遊嚴重威恪如成人不見有所嗜好里中父老咸器之謂其父曰是兒矩矱方嚴而神情靜遠異日非治世名公卿不則其羽儀雲逵矣讀書一披覽即棄似無研精功扣之能約取書義錯落而出不過數語而義蘊悉涵即夙儒皆為之斂衽然不肯操觚為舉子業若不知世間有婚宦事者年十七出遊登峨峰遂薙髮參慧覺和尚相語間和尚嘆曰此大乘器何處得來古一宿覺者非耶未走滇黔時知止為一方大尊宿在黔地南江河大寺閣緇衣駢集知止少所許可師至卓錫整衣與語移頃知止第首肯唯唯連云如是如是幾歲月來十方雲集顧何彼之如石投水而此之如水投石一眾愕然師覺之遂晦跡隨眾入室居有時乘間與語如兩鏡對照彼此相涵而光明互耀亦無庸再相依矣去而歸蜀復遇慧覺慧覺亦復唯唯如曩之遇知止者乃舉衣拂授之曰珍重一祖汝好為之師首住仁懷之萬壽寺次受嘉定龍驟之請亦住資陽縣之佛興寺後乃重闢南充之香積遂不復他往師所過之地凡學士大人及緇素等圍繞法座傾心信受其所演說深與為深淺與為淺既不苦於艱而難入不厭其膚而不奧大約以其所應受而為說法其為之弟子者如鴻毛遇風巨魚縱海恣其所之而無扞格擬議之患是以得人最盛嗟乎師人耶佛耶人也而佛矣夫十方三世何佛非人此界他方又何以人不能佛大約此道自宋元後其傳愈盛而其道愈湮其人益繁而其事益偽破碎支離不可究詰其橫拄杖而坐曲彔木床者彼何人斯亦何為者耶夫可以自信而後可取信於人能不自欺而後乃不欺於眾予見禪道佛法至今日而極盛亦至今日而極衰也求如師之居之有源施之不竭晰人之疑啟人之悟豈非群然付衣法中之僅見者哉真可謂佛之功臣法之護法僧海狂瀾間屹然一砥砫也哉師於丁未正月二十三日微恙書偈畢擲筆而逝得壽四十有二得臘二十有四前後得法弟子欽山祖恒知歷恒燦明佛生蓮天眼印可默敏念如佛見安儒慈雲慧計九人焉師生予里知之最真而其門弟子天眼慈雲乃為之礱塔夫不當書而書諛也諛不可為當書而不書隱也隱亦安可為哉緣為之誌而係以銘曰。

千佛萬佛吾不見其一成佛者出彼千萬佛兮吾一焉不失師為佛而與人為佛也將窮劫而息

郡人李兆襄譔

 (渝城湖山法宗法乘大師香國寺法宜止常
  嗣法門人傳明傳蓮徒孫心誠心德覺弘印喜印
  定印法同校刊
  巴邑白君山法印法藏法密
  潼川眾信 霍二俸 陳大猷 韓世能 趙美
  陳繼田 黃朝宗 黃能蛟 馮奇壽 杜宗義
  何禹通 張君甫 吳成才 趙俸軒 高之梅
  于方奇 于方會 侯 綱 顧 坤 賈宗玉
  楊啟華 湯開遠 趙再星 龔喜仁 趙進洪
  陳友志 李品琦 康在祥 黃一珍 劉進學
  韓成翼 陳希榮 王 明 李俸學 馬明相
  劉宗先 李國應 張 胥 曾可重 金太星
  穆國柄 姜現玉 王啟明 杜門鄒氏
  射邑眾信伏孔固 陳潛思 文登秀 蔡靈炤
  張耀斗 袁登朝 張 氏 張 錦 蒲希仲
  袁君詔 信女潘氏 胥印 胥承先 宋門何氏
  胡耳順 焦門袁氏 張仞 胥寒初 秦門田氏
  李斯恩 張萬里 羅應選 李名節 羅學燕
  楊之皙 蔡真方 余士學 文天錦 王用予
  文成一 馬門宋氏 余氏 宋現明 母長榮
  宋全應 張希榮 王文魁 王進賢 牟昌林
  王門王氏景運開 趙瑞溪 張門付氏 李紀宗
  金必伸 唐林芝 龐門馬氏 太真 劉顯漢
  田照奇 崔續先 龔元爵 唐應舉 楊 震
  文 第 文應昌 楊洪榮 向桓榮 向桓鼎
  贊今玉 馬門陳氏
  西商人陳文英率眾信認字一千
  等誘眾姓發菩提心施資流通
  東山和尚語錄惟願生生世世得善知識開導悟
  無生法忍者
  浙江嘉興府吳知先書 陳馥林刊
 康熙癸亥孟夏月吉嘉禾楞嚴寺般若堂藏板)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52 東山破峰重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