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嘉興大藏經 第36冊
No.B346 古林如禪師語錄 (4卷)
【清 機如說 全威等記錄】
第 3 卷

下一卷
 

古林如禪師語錄卷三

拈古

般若多羅尊者路行次或有人問汝行何急尊者曰汝行何慢又問汝姓甚麼尊者曰與汝同姓或凡或聖人莫可知。

師云可怪尊者大路不行卻向草窠裏輥。

玄沙因鏡清問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箇入路沙曰還聞偃溪水聲麼曰聞沙曰從這裏入清有省徑山杲云若要得箇入路直須離卻者裏。

師云得箇入路許他鏡清更進一程還須妙喜然望堂奧總未得在。

杭州徑山無幻性沖禪師因編無趣錄歸趣云子一向做得箇甚麼山云性沖買得一段田收得原本契書請和尚僉押乃將錄呈上趣接得云者箇是我底你底聻山云和尚莫挽奪行市趣擲下錄本山便出。

師云我若作徑山待他道者箇是我底你底聻便與作禮云今日念和尚老大。

慈明和尚每室中以水一盆上一口劍下著一緉草鞋膝上按拄杖凡有僧入門便指纔擬議便棒。

云作家勘辨互逞機權其間一著另有可觀蓮華若見這老漢仗劍揮盆便出還有不甘者麼試甄別看。

雪峰敲老觀和尚門觀云誰峰云鳳皇兒觀云作什麼峰云來啗老觀觀開門扭住云道道峰擬議觀托開閉門峰後住菴示眾云我當時若入得老觀門你者一隊噇酒糟漢向甚麼處摸索。

師云大小老觀據令而行雪峰乃東邊失利西邊拔本也是貧兒思舊債遂喝云當時雪峰下得這一喝免教遞相鈍置。

藥山因龐居士辭山命十禪客相送至門首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在別處時有全禪客云落在什麼處士打一掌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士云汝恁麼稱禪客閻老子不放汝在全云居士作麼生士又一掌云眼見如盲口說如啞雪竇云初問處但握雪團便打。

師云雪竇雖然勦絕爭奈猶涉泥水蓮華見處則不然待問和聲推倒雪中祇教他龐公通身手眼也分疏不下。

殃崛摩羅尊者持缽至一長者家值產難未分長者云佛之弟子殊為至聖師有何法能免產難殃曰我乍入道未知此法待問佛來相報遽返白佛佛告曰汝速去說我從賢聖劫來未曾殺生殃持此語告長者婦聞之即時分娩母子平安。

師云殃崛摩羅被長者一問送語傳言憐兒不覺醜佛云我從賢聖劫來不曾殺生其婦聞當時分娩又作麼生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

興化問克賓維那曰汝不久為唱道之師賓云不入者保社化云會了不入不會不入賓云總不與麼化便打云克賓維那法戰不勝罰錢五貫設讚飯一堂至來日齋時化自白椎云克賓維那法戰不勝不得喫飯即便趕出院。

師云克賓維那當言不避截舌興化大似倚勢欺人召眾云爾諸人作麼生與他分雪卓拄杖云鶴有九皋難翥翼馬無千里慢追風。

寶華侍者看雪竇竇問寶華多少眾者云不勞和尚如此竇云我好好問爾[跳-兆+孛]跳作麼者云也不得放過竇云真獅子兒喫茶了竇把住云適來得甚麼無禮者擬議被竇一掌云歸去分明舉似寶華。

師云雪竇當軒畫鼓氣急殺人侍者龍頭蛇尾暗得便宜蓮華侍者擬議托開云敗將不斬何故反思仁義勝剛強。

一僧於馬祖前作四畫上一畫長下三畫短云不得道長不得道短離四句答某甲始得祖乃畫一畫云不得道長不得道短答汝了也後僧舉似忠國師國師云何不問我。

師云這僧只解據虎頭不解收虎尾馬祖雖然坐斷舌頭撿點將來不無漏逗忠國師略較些子爭奈陣後興兵若問蓮華不得道長不得道短離四句答某甲始得遂劈口便打且道與古人相較幾許。

雲門因僧問如何是異類中行門曰輕打我輕打我僧曰我會也門曰作麼生會僧遂作驢鳴。

師云雲門披毛戴角太煞慈悲要且坐斷這僧舌頭未得在待問蓮華如何是異類中行但云一回入草去驀鼻拽將來。

杭州淨慈斷橋妙倫禪師參無準準以狗子因緣何有業識令下語凡三十轉不契倫云可無方便乎準乃舉真淨頌示之倫悚然良久忽聞板聲大悟。

云大小徑山父子啐啄同時一等播揚家醜。

天台華頂無見先睹禪師白雪度問西來密意未審如何睹云待娑羅峰點頭即向汝道度以手搖拽擬答睹便喝度云娑羅峰頂白浪滔天花開芒種後葉落立秋前睹云我家無殘羹剩飯也度云此非殘羹剩飯而何睹頷之。

師云華頂驗人端的白雲葉落花開就路還家則且置殘羹剩飯畢竟教誰拈出乃顧眾云登山須到頂方知宇宙寬。

月溪澄和尚凡見僧請益皆云佛法不是鮮魚那怕爛卻即趁出。

師云不怕爛卻早臭氣熏天。

無際悟禪師參古拙俊和尚問還我照用來際云若有照用即成障礙拙云者廝著空佛也救你不得際云有無俱寂滅空佛悉皆非。

師云具眼者照用齊施顢頇底是非得失顧左右云惺惺著擔板黑似漆。

僧問無幻和尚如何是提婆宗幻云一字不著畫僧云某甲不問者箇幻云圓相不著圈。

師云者般酬答吐膽傾心爭奈知恩者少設有問蓮華提婆宗向他道點畫分明具眼者辨取。

嘉興東塔野翁曉禪師無趣參每呈見解師盡與掃闢昔日所負直使索然一日師謂趣云我有一言要與你說趣便問師但笑而不語趣又問師又笑趣不諳旨遂禮拜懇求師不乃云達磨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唯在直下體取子若信得及可放下萬緣參箇萬法歸一趣領旨後聞雞鳴有省。

師云東塔老漢垂手不同只是不肯一刀兩段若非敬畏委曲玉成至今言猶在耳。

興善廣禪師掩關皋亭諸處普明用不離左右一十三載值廣病篤一日舉香嚴獨腳頌問用用纔開口廣便喝用復擬開口廣又喝用乃點首廣遂付囑。

師云興善老漢把住放行具超方之作普明鈍置鬧裏稱尊何以見得當陽拋出金剛劍八臂那吒正令威。

普明用和尚同雪嶠和尚上弦翫月次雪指云者半箇那裏去了明良久云會麼雪云也只得半箇明云者半箇那裏去了雪亦良久明云也只得半箇雪相與大笑。

師云二大老互換呈機也是按圖索馬話他甚麼。

金明和尚問僧如何是探竿影草僧云情知和尚出某甲手腳不得明云是你答得底那僧云是明便打云卻是你出我手腳不得。

師云金明按款結案者僧行跡難逃一狀領過還有別出手眼底試定當看。

三塔主峰法禪師有僧參問甚麼處來僧云杭州塔云船來陸來僧云二途俱不涉塔云作麼生到得者裏僧云有甚隔礙峰便打僧擬議峰云還道無隔礙又打。

師云三塔獨踞重圍顯發大用者僧奪角衝關傷鋒犯手蓮華待道爭到得者裏拂袖便出管取老漢點首歸方丈。

金明進和尚拈香墜問缾山曰無情如何說法缾山云和尚拄杖子[跳-兆+孛]跳去也明復勘問缾山拈香墜擲地又手而立明拾墜置於几缾山云無情說法竟明休去。

師云金明鉗錘在手縱奪全施缾山覿面相呈曲高和峻無情說法即且置如何拍拍是令喝一喝云人逢喜事精神爽火裏真金色更鮮。

祇園脩和尚因僧問如何是祖意脩云雙鳳西瓜僧云如何是教意脩云茜徑芋頭僧禮拜。

師云祇園要捩轉者僧鼻孔殊不知被者僧塞卻眼睛有問蓮華如何是祖意太湖水闊如何是教意玉井蓮華且道是同是別。

剖石和尚圓墓上堂具德和尚出禮拜起石便喝德云法筵初起四眾雲從祖令當行請兄拈出石云鄧峰頭上雲舒卷德云一句頓開摩醯目萬峰法道又重光石云漁洋出沒碧波中德云縱料揀於當陽施主賓於格外則且置只如新聖恩為人一句作麼生道石云禮拜著德云分明垂手處仔細好生觀石便打。

師云你看二大老箭鋒相注鍼芥相投然雖意分兩路卻也珠璧爭輝拍膝云若無舉鼎拔山力千里烏騅不易騎。

頌古

世尊初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顧四方天上天下惟我獨尊雲門云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貴圖天下太平。

頌云。

纔出娘胎甚奇怪對人偏要風流賣惹得雲門正令行分明兩彩並一賽。

世尊於臘月八日明星出時忽云奇哉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

頌云。

臘盡陽回作麼生一天星斗繞檐楹瞿曇驀地抬頭看打失娘生雙眼睛。

世尊一日陞座大眾集定文殊白椎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頌云。

覿露當陽正令施電光石火較猶遲一椎敲落中天月萬里清光若箇知。

世尊昔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眾皆默然唯迦葉破顏微笑世尊乃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囑摩訶迦葉。

頌云。

四十餘年話未行末梢拈出覓知音青蛾一笑藏春色續焰聯芳亙古今。

玉泉皓禪師一日眾集師云作甚麼眾云入室師云待我抽解來及上廁來見僧亦不去以拄杖趁散。

(頌云)

作家手眼定乾坤不動干戈妙有神直得雄風遍寰宇一回舉似一回新。

南泉坐次一僧又手而立泉云太俗生僧合掌泉云太僧生僧無對。

頌云。

劈面金錘驗正邪茫然進退實堪嗟令人深憶南泉老嚴法無民喪盡家。

僧問古德云如何是不動尊德云朝到西天暮歸東土僧云既是不動尊因甚朝東暮西。

頌云。

一鏃穿楊不露鋒吹毛拈起絕雷同知音休向東西覓不動尊兮在句中。

溈山問仰山曰子今夏菴中曾作甚麼來仰曰開得一片畬種得三籮粟溈曰今夏可為不空過也仰亦問溈曰和尚今夏曾作甚麼溈曰饑來喫飯困來打眠仰曰和尚今夏亦不空過。

頌云。

開畬種粟盡玄關喫飯安眠豈等閒父子相將渾不奈抑揚今古絕躋攀。

趙州到一菴主問有麼有麼主豎起拳頭州曰水淺不是泊船處便行又到一菴主問有麼有麼主亦豎起拳頭州曰能縱能奪能殺能活便禮拜。

頌云。

兩豎拳頭正令提何分勝負動狐疑作家言外通岐路果信超方老古錐。

僧新到參趙州州問曾到此間麼曰曾到師曰喫茶去又問僧僧曰不曾到州曰喫茶去後院主問曰為甚麼曾到也云喫茶去不曾到也云喫茶去州召院主主應諾州云喫茶去。

頌云。

祭鬼神茶不易消寧教渴死亦名高呼來喚去因貪嘴未免當頭惡水澆。

僧問趙州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州云喫粥也未僧云喫粥了也州云洗缽盂去其僧因此大悟。

頌云。

尋常日用與君酬一法纔通萬法周腦後不堪重著楔縱橫妙舞逞風流。

鎮州金牛和尚每日做飯供眾僧至齋時舁飯桶到堂前作舞呵呵大笑曰菩薩子喫飯來。

頌云。

金牛特地顯全韜杓柄掀翻笑裏刀相喚幾多菩薩子不知若箇是英豪。

僧問雲門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師曰胡餅。

頌云。

超越之談話最深雲門胡餅播叢林拈來塞斷衲僧口莫負平生一片心。

僧問雲門如何是佛曰乾屎橛。

頌云。

是佛乾屎橛彈指為君訣堪笑老雲門掉棒要打月靈雲志勤禪師因見桃花悟道有偈曰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

有僧舉似玄沙沙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

頌云。

枝頭春色伴勻紅換卻靈雲眼底空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東風。

僧問趙州承聞和尚親見南泉是否州云鎮州出大蘿蔔頭。

頌云。

南泉親見問來由向道鎮州蘿蔔頭千手大悲提不起風吹日炙許誰收。

佛果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云東山水上行天寧即不然熏風自南來殿角生微涼。

頌云。

出身何處展毫頭滾滾乾坤水上流殿角涼風生八凱六韜三略一時收。

芭蕉禪師因僧問如何是透法身句師云一不得問二不得休曰學人不會師曰第三度來與汝相見。

(頌云)

從來底事不相瞞急水打毬君自看坐斷淆訛千里外團團珠繞玉闌干。

趙州因僧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州曰我在青州做領布衫重七斤。

頌云。

衫出青州漫剪裁庭前古柏壯胸懷通身骨[骨*歷]雲難護贏得虛空笑滿腮。

雲門因僧問如何是雲門一曲師云臘月二十五。

(頌云)

凍梅枝上嘴盧都玉板輕敲格調和短笛無腔忘六律春回萬物悉皆蘇。

風穴因僧問如何是佛師云杖林山下竹筋鞭。

頌云。

杖林山下竹筋鞭打著南邊動北邊擊碎波心千丈月斷橋流出渡頭船。

昔有婆子臨齋入趙州法堂云者一堂師僧總是婆婆生底惟有大底孩兒忤逆不孝州纔顧視婆便出去。

頌云。

著甚來由入法堂出言吐氣不慚惶當時若作今時會忤逆兒孫滿太唐。

香嚴垂語云如人上樹口銜樹枝腳不踏枝手不攀枝樹下忽有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不對他又違所問若答他喪身失命正當恁麼時作麼生即有虎頭招上座出云上樹即不問未上樹請和尚道師乃呵呵大笑。

頌云。

要津把斷驗英才棧道明脩兵暗埋誰道白拈剛撞著干戈從此遍天涯。

魏府大覺和尚因僧問如何是本來身覺云頭枕衡山腳踏北岳。

頌云。

潦倒年來任性情仙都踏遍又蓬瀛有名不載籍天府剩得聲傳四海清。

玄沙見僧來禮拜乃曰禮拜著因我得禮你。

頌云。

因我得禮你平地波濤起就手捉鯤鯨須彌翻海底。

同安常察禪師因僧問如何是天人師安云頭上角未全身上毛不出僧曰如何是頭上角未全安云不擎戴僧曰如何身上毛不出安云寸絲不挂。

頌云。

土面灰頭不計秋懶將人事得優游三皇自此稱尊貴百辟從教抱杞憂。

玄沙因僧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云膿滴滴地。

頌云。

秋江吹起白蘋風欸乃漁歌曲調中好肉剜瘡膿滴滴五湖流出蓼花紅。

斷橋和尚悟道因緣頌。

一不做二不休醍醐毒藥一時投敲出紅輪輝宇宙山青水綠自悠悠。

白雲度參無見和尚問西來密意未審如何見云待娑羅峰點頭即向汝道。

頌云。

此處無銀兩俗人酤數鐘漫云滄海變終不與君通普明和尚與雪嶠大師翫月頌。

不同生死亦同條拍拍輸他善唱敲雖不當陽誇勝負孤明一鑑露全韜。

興善廣和尚在徑山看雪次侍僧云滿山都是雪廣云隨聲逐色漢僧云乞師離聲道一句廣云滿山都是雪。

頌云。

雪滿峰頭仔細看和贓捉敗太無端直饒離卻聲前句樹上油麻攤大難。

無趣和尚與無幻和尚僉押因緣頌。

雙徑峰前置得來契書呈上絕疑猜那知縱奪超群手父子宗風遍九垓。

無趣和尚問一講主經前一句逼塞虛空經後一句充滿大地抱括一句函蓋乾坤作麼生主無對趣云善來法師。

頌云。

明暗齊拋覿露鋒咽喉塞斷氣難通若不當機全殺活紛紛義學盡迷蹤。

無幻和尚因僧問如何是西來密傳心印幻呵呵大笑僧云密傳箇甚麼幻打云開門漁笛近明月在滄浪。

頌云。

密傳心印意如何縱使仙陀莫測他駿馬見鞭飛迅去韓盧逐塊落前坡。

普明用和尚訪湛然和尚云目前無法意在目前是如何湛云聞得令師出關那明云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又作麼生湛云請出我要止靜明拂袖便出。

頌云。

快便難逢為舉揚目前無法意全彰兩彩剛然成一賽腳尖踢碎月華香。

普明因介菴參纔跨門便云是甚麼菴擬對明震威一喝菴豁然契悟便掩耳而出。

頌云。

拂拂春風上苑香遊人不禁醉壺觴等閒覷破東君面勒馬歸來月轉廊。

普明上堂僧問如何是古佛心明便打僧云如何學人心明云欲攫游龍蝘蜒競上僧云畢竟如何明連棒打出。

頌云。

今古絕言詮游龍浪潑天郎當遭白棒忍痛欲成顛。

德山托缽頌。

無端撞遇死怨家堪笑堪悲毒鼓撾正好一場春夢破令人轉憶轉咨嗟。

女子出定頌。

聞者聞兮見者見春風吹落桃花片寂寥深徑布紅霞誰薦堂前飛乳燕。

丹霞燒木佛頌。

寒逼方將木佛燒鬚眉脫落得豐饒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盡迷巢。

月溪鮮魚頌。

膠盆掇出自施張罕遇知音不熱忙過量英靈言外薦謾開臭口道平常。

金明探竿影草頌。

據令先行驗作家當機誰敢納些些不施煮鳳烹麟手難踞寰中辨正邪。

追和宋大川禪師蜘蛛頌。

風前巇險立乾坤布網張羅為養生打盡游蜂蟲蝶類一絲收放去來行。

         (信士徐志寧室戴氏上侍
          母親汪氏男吉生女旺姐
          發心敬梓保荐先父文儒
          朝奉早登蓮界陽眷安寧
          俱家有慶道心永固吉祥
          如意者)

古林如禪師語錄卷三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46 古林如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