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中國佛寺史志彙刊 第045冊
No.49 峨眉山志 (8卷)
【清 蔣超撰 民國 釋印光重修】
第 2 卷

下一卷
 

峨眉山志卷二

第二、菩薩聖迹(分六:一釋名、二修證、三德相、四法要、五利行、六應化。)

以普賢視峨眉,不啻滄海之一滴;而峨眉有普賢,則如芥子納須彌。所以雖僻處西陲,而名高五嶽。與補怛、清涼,同為朝野所崇奉者,以有大士應化故也。但徒瞻仰金容、拜伏於象王足下,而不知大士聖德神功巍巍無上,殊負大士度世之心。因略引經文,顯揚大士本迹,故志聖迹。

一、釋名

普賢菩薩,證窮法界,久成正覺。(見《如來不思議境界經》。)為輔弼釋迦,度脫眾生,隱本垂迹,現菩薩身。其德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名號亦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如《華嚴經.如來名號品》所說。)今且約「普賢」二字,以示其概。梵語邲輸跋陀,或作三曼多跋陀羅。嘉祥《法華疏》云:「三曼多,此云普;跋陀羅,此云賢。」《華嚴大疏》云:「體性周徧曰普,隨緣成德曰賢,此約自體。又曲齊無遺曰普,鄰極亞聖曰賢,此約諸位普賢。又德周法界曰普,至順調善曰賢,此約當位普賢。又果無不窮曰普,不捨因門曰賢,此約佛後普賢。當位普賢,悲智雙運;佛後普賢,智海已滿。而運即智之悲,寂而常用,窮未來際。又一即一切曰普,一切即一曰賢,此約融攝。」又或譯為徧吉。徧即普義。賢,從理體立名;吉,從事相立名也。此菩薩文殊,為釋迦佛左右二輔。文殊表智,普賢表行。又普賢表理,文殊表智。又文殊表根本智,普賢表差別智。理智合一,行解相應,寂照同時,即毗盧遮那法身。故《華嚴》一經所明,全歸於此一佛二菩薩之法門,故稱為華嚴三聖。《大日經疏》云:「普賢菩薩者,普是徧一切處,賢是最妙善義。謂從菩提心所起願行,及身口意三業,皆徧一切處,純一妙善,備具眾德,故以為名。」蓋此菩薩,從根本智發廣大願,以萬善莊嚴,一一周徧法界。所謂全性起修,全修在性,圓滿菩提,歸無所得,故名普賢也。

二、修證

菩薩久證法身,不離寂光,垂形法界,本地修證,其何能測?即迹門示現,無量劫來所修所證種種行願功德,以至修無可修,證無可證之聖迹,亦劫海難宣。今略引二則,以見端倪。

《悲華經》云:往昔過恆河沙等阿僧祇劫,有世界名刪提嵐,劫名善持,有佛號寶藏如來。時有轉輪聖王,名無諍念(即阿彌陀佛)。王有千子,第一太子名不眴(即觀世音菩薩)第二王子名尼摩(即大勢至菩薩),第三王子名王眾(即文殊菩薩),第八王子名泯圖(即普賢菩薩)。轉輪聖王及諸王子,於寶藏佛前次第發願,佛一一授記。(以上敍事係節略)第八王子泯圖白佛言:「世尊,我今所願,要當於是不淨世界修菩薩道。復當修治莊嚴十千不淨世界,令其嚴淨,如青香光明無垢世界。亦當教化無量菩薩,令心清淨,無有垢穢,皆趣大乘。悉使充滿我之世界,然後我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世尊,願我修行菩薩道時,要當勝於餘諸菩薩。世尊,我已於七歲之中,端坐思惟諸佛菩薩清淨功德,及種種莊嚴佛土功德。是時即得悉見種種莊嚴三昧等萬一千菩薩三昧,增進修行。世尊,若未來世諸菩薩等,行菩薩道時,亦願悉得如是三昧。世尊,願我得出離三世勝幢三昧。以三昧力故,悉見十方無量無邊諸佛世界,在在處處現在諸佛,出離三世,為諸眾生說於正法。世尊,願我得不退三昧。以三昧力故,於一念中,悉見如微塵等諸佛菩薩,及諸聲聞,恭敬圍繞。願我於此一一佛所,得無依止三昧。以三昧力故,作變化身,一時徧至如一佛世界微塵數等諸如來所,供養禮拜。願我一一身,以種種無上珍寶華香,塗香末香,妙勝技樂,種種莊嚴,供養一一諸佛世尊。願我一一身,於一一佛所,如大海水滴等劫,行菩薩道。願我得一切身變化三昧。以三昧力故,於一念中,在一一佛前,知如一佛土微塵數等諸佛世界。世尊,願我得功德力三昧。以三昧力故,於一一佛前,徧到如一佛土微塵數等諸佛世尊所,以微妙讚歎,讚歎諸佛。世尊,願我得不眴三昧。以三昧力故,於一念中,悉見諸佛,徧滿十方無量無邊世界之中。世尊,願我得無諍三昧。以三昧力故,於一念中,悉見過去、未來、現在諸佛所有淨妙世界。世尊,願我得首楞嚴三昧。以三昧力故,化作地獄之身,入地獄中,與地獄眾生說微妙法,勸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彼諸眾生,聞是法已,尋發無上菩提之心,即便命終,生於人中。隨所生處,常得值佛;隨所值佛,而得聽法;聽受法已,即得住於不退轉地。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天龍、鬼神、夜叉、羅剎、毗舍遮、富單那、迦吒富單那、屠殺魁膾、商賈淫女、畜生餓鬼,如是等眾,亦復如是,皆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有諸眾生,隨所生處,得諸色像我分之身。如業所作,隨受苦樂,及諸工巧。願我變化作如是身,隨其所作,而教化之。世尊,若有眾生,各各異音,願我隨其種種音聲而為說法,各令歡喜。因其歡喜,勸發安止,令其不退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世尊,我要當教十千佛土所有眾生,令心清淨,無有行業煩惱諸毒,乃至不令一人屬於四魔,何況多也?若我莊嚴十千佛土如是清淨,如光明無垢尊香王佛,青香光明無垢世界,所有種種微妙莊嚴。然後我身,及諸眷屬,乃當如彼師子香菩薩之所願也。世尊,若我所願成就,得己利者,當令十千諸佛世界所有眾生,斷諸苦惱,得柔輭心、得調伏心,各各自於四天下界,見佛世尊現在說法。一切眾生,自然而得種種珍寶,華香、末香及以塗香,種種衣服,種種幢旛,各各以用供養於佛。供養佛已,悉發無上菩提之心。世尊,願我今者以悉得見種種莊嚴三昧力故,皆得遙見如是諸事。」作是語已,尋如所願,悉得見之。爾時世尊讚阿彌具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世界,周帀四面,一萬佛土清淨莊嚴。於未來世,復當教化無量眾生,令心清淨,復當供養無量無邊諸佛世尊。善男子,以是因緣故,今改汝字,號為普賢。於未來世,過一恆河沙等阿僧祇劫,入第二恆河沙等阿僧祇劫,末後分中於北方界,去此世界過六十恆河沙等佛土,有世界,名知水善淨功德,汝當於中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號智剛吼自在相王如來。」(節錄《悲華經》〈大施品〉及〈諸菩薩本受記品〉)

《楞嚴經》云:普賢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已曾與恆沙如來,為法王子。十方如來,教其弟子菩薩根者,修普賢行,從我立名。世尊,我用心聞,分別眾生所有知見。若於他方恆沙界外,有一眾生,心中發明普賢行者,我於爾時乘六牙象,分身百千,皆至其處。縱彼障深,未得見我,我與其人暗中摩頂,擁護安慰,令其成就。佛問圓通,我說本因。心聞發明,分別自在,斯為第一。」

三、德相

菩薩德不可思議,由德所現之相亦不可思議。若欲備知,非佛莫由。凡夫二乘,能欽仰德相而修持之,終必有親證菩薩德相之一日。《華嚴經.普賢三昧品》云: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於如來前,坐蓮華藏師子之座,承佛神力,入于三昧。此三昧,名一切諸佛毗盧遮那如來藏身,普入一切佛平等性。能於法界示眾影像,廣大無礙,同於虛空;法界海漩,靡不隨入;出生一切諸三昧法,普能包納十方法界;三世諸佛智光明海皆從此生,十方所有諸安立海悉能示現;含藏一切佛力解脫諸菩薩智,能令一切國土微塵普能容受無邊法界;成就一切佛功德海,顯示如來諸大願海;一切諸佛所有法輪,流通護持,使無斷絕。如此世界中,普賢菩薩於世尊前,入此三昧;如是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微細無礙廣大光明,佛眼所見、佛力能到、佛身所現一切國土,及此國土所有微塵,一一塵中有世界海微塵數佛剎,一一剎中有世界海微塵數諸佛,一一佛前有世界海微塵數普賢菩薩,皆亦入此一切諸佛毗盧遮那如來藏身三昧。爾時一一普賢菩薩,皆有十方一切諸佛而現其前。彼諸如來同聲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入此一切諸佛毗盧遮那如來藏身菩薩三昧。佛子,此是十方一切諸佛共加於汝。以毗盧遮那如來本願力故,亦以汝修一切諸佛行願力故。所謂能轉一切佛法輪故,開顯一切如來智慧海故,普照十方諸安立海悉無餘故,令一切眾生淨治雜染得清淨故,普攝一切諸大國土無所著故,深入一切諸佛境界無障礙故,普示一切佛功德故,能入一切諸法實相增智慧故,觀察一切諸法門故,了知一切眾生根故,能持一切諸佛如來教文海故。」爾時十方一切諸佛,即與普賢菩薩摩訶薩,能入一切智性力智,與入法界無邊量智,與成就一切佛境界智,與知一切世界海成壞智,與知一切眾生界廣大智,與住諸佛甚深解脫無差別諸三昧智,與入一切菩薩諸根海智,與知一切眾生語言海轉法輪辭辯智,與普入法界一切世界海身智,與得一切佛音聲智。如此世界中如來前普賢菩薩,蒙諸佛與如是智;如是一切世界海,及彼世界海一一塵中所有普賢,悉亦如是。何以故?證彼三昧,法如是故。……一切如來諸毛孔中咸放光明,於光明中而說頌言:

  普賢徧住於諸剎 坐寶蓮華眾所觀 一切神通靡不現 無量三昧皆能入 普賢恆以種種身 法界周流悉充滿 三昧神通方便力 圓音廣說皆無礙 一切剎中諸佛所 種種三昧現神通 一一神通悉周徧 十方國土無遺者 如一切剎如來所 彼剎塵中悉亦然 所現三昧神通事 毗盧遮那之願力 普賢身相如虛空 依真而住非國土 隨諸眾生心所欲 示現普身等一切 普賢安住諸大願 獲此無量神通力 一切佛身所有剎 悉現其形而詣彼 一切眾海無有邊 分身住彼亦無量 所現國土皆嚴淨 一剎那中見多劫 普賢安住一切剎 所現神通勝無比 震動十方靡不周 令其觀者悉得見 一切佛智功德力 種種大法皆成滿 以諸三昧方便門 示己往昔菩提行 如是自在不思議 十方國土皆示現 為顯普入諸三昧 佛光雲中讚功德

爾時一切菩薩眾,皆向普賢合掌瞻仰。承佛神力,同聲讚言:

  從諸佛法而出生 亦因如來願力起 真如平等虛空藏 汝已嚴淨此法身 一切佛剎眾會中 普賢徧住於其所 功德智海光明者 等照十方無不見 普賢廣大功德海 徧往十方親近佛 一切塵中所有剎 悉能詣彼而明現 佛子我曹常見汝 諸如來所悉親近 住於三昧實境中 一切國土微塵劫 佛子能以普徧身 悉詣十方諸國土 眾生大海咸濟度 法界微塵無不入 入於法界一切塵 其身無盡無差別 譬如虛空悉周徧 演說如來廣大法 一切功德光明者 如雲廣大力殊勝 眾生海中皆往詣 說佛所行無等法 為度眾生於劫海 普賢勝行皆修習 演一切法如大雲 其音廣大靡不聞 國土云何得成立 諸佛云何而出現 及以一切眾生海 願隨其義如實說 此中無量大眾海 悉在尊前恭敬住 為轉清淨妙法輪 一切諸佛皆隨喜

〈阿僧祇品〉偈云:

  以此諸塵數諸剎 一塵十不可說 爾劫稱讚一普賢 無能盡其功德量

〈十定品〉云:爾時普眼菩薩摩訶薩承佛神力,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我於如來應正等覺,欲有所問,願垂哀許。」佛言:「普眼,恣汝所問,當為汝說,令汝心喜。」普眼菩薩言:「世尊,普賢菩薩及住普賢所有行願諸菩薩眾,成就幾何三昧解脫,而於菩薩諸大三昧,或入、或出、或時安住,以於菩薩不可思議廣大三昧善入出故,能於一切三昧自在,神通變化,無有休息?」佛言:「善哉!普眼,汝為利益去、來、現在諸菩薩眾而問斯義。普眼,普賢菩薩今現在此,已能成就不可思議自在神通,出過一切諸菩薩上,難可值遇,從於無量菩薩行生菩薩大願,悉已清淨,所行之行皆無退轉。無量波羅蜜門、無礙陀羅尼門、無盡辯才門,皆悉已得清淨無礙。大悲利益一切眾生,以本願力盡未來際而無厭倦。汝應請彼,彼當為汝說其三昧自在解脫。」爾時會中諸菩薩眾,聞普賢名,即時獲得不可思議無量三昧。其心無礙,寂然不動,智慧廣大,難可測量,境界甚深,無能與等。現前悉見無數諸佛,得如來力,同如來性,去來現在靡不明照。所有福德不可窮盡,一切神通皆已具足。其諸菩薩於普賢所,心生尊重,渴仰欲見。悉於眾會周徧觀察而竟不覩,亦不見其所坐之座。此由如來威力所持,亦是普賢神通自在使其然耳。

爾時普眼菩薩白佛言:「世尊,普賢菩薩今何所在?」佛言:「普眼,普賢菩薩今現在此道場眾會,親近我住,初無動移。」是時普眼及諸菩薩,復更觀察道場眾會,周徧求覓,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猶未得見普賢菩薩其身及座。」佛言:「如是,善男子,汝等何故而不得見?善男子,普賢菩薩住處甚深,不可說故。普賢菩薩獲無邊智慧門,入師子奮迅定,得無上自在用,入清淨無礙際,生如來十種力,以法界藏為身,一切如來共所護念。於一念頃,悉能證入三世諸佛無差別智,是故汝等不能見耳。」

爾時普眼菩薩聞如來說普賢菩薩清淨功德,得十千阿僧祇三昧。以三昧力,復徧觀察,渴仰欲見普賢菩薩,亦不能覩。其餘一切諸菩薩眾,俱亦不見。時普眼菩薩從三昧起,白佛言:「世尊,我已入十千阿僧祇三昧,求見普賢而竟不得。不見其身及身業、語及語業、意及意業、座及住處,悉皆不見。」佛言:「如是如是,善男子,當知皆以普賢菩薩住不思議解脫之力。普眼,於汝意云何?頗有人能說幻術文字中,種種幻相所住處不?」答言:「不也。」佛言:「普眼,幻中幻相尚不可說,何況普賢菩薩祕密身境界、祕密語境界、祕密意境界,而於其中能入能見?何以故?普賢菩薩境界甚深,不可思議。無有量,已過量。舉要言之,普賢菩薩以金剛慧普入法界,於一切世界無所行、無所住,知一切眾生身皆即非身。無去無來,得無斷盡、無差別自在神通。無依無作,無有動轉,至於法界究竟邊際。善男子,若有得見普賢菩薩,若得承事、若得聞名、若有思惟、若有憶念、若生信解、若勤觀察、若始趣向、若正求覓、若興誓願,相續不絕,皆獲利益,無空過者。」爾時普眼及一切菩薩眾,於普賢菩薩,心生渴仰,願得瞻覲,作如是言:「南無一切諸佛!南無普賢菩薩!」如是三稱,頭頂禮敬。爾時佛告普眼菩薩及諸眾會言:「諸佛子,汝等宜更禮敬普賢,殷勤求請。又應專至觀察十方,想普賢身現在其前。如是思惟,周徧法界,深心信解,厭離一切;誓與普賢同一行願,入於不二真實之法。其身普現一切世間,悉知眾生諸根差別,徧一切處集普賢道。若能發起如是大願,則當得見普賢菩薩。」是時,普眼聞佛此語,與諸菩薩俱時頂禮,求請得見普賢菩薩。

爾時普賢菩薩即以解脫神通之力,如其所應,為現色身,令彼一切諸菩薩眾,皆見普賢親近如來,於此一切菩薩眾中坐蓮華座;亦見於餘一切世界一切佛所,從彼次第相續而來;亦見在彼一切佛所,演說一切諸菩薩行,開示一切智智之道,闡明一切菩薩神通,分別一切菩薩威德,示現一切三世諸佛。是時,普眼菩薩及一切菩薩眾,見此神變,其心踊躍,生大歡喜;莫不頂禮普賢菩薩,心生尊重,如見十方一切諸佛。是時,以佛大威神力及諸菩薩信解之力,普賢菩薩本願力故,自然而雨十千種雲。所謂種種華雲、種種鬘雲、種種香雲、種種末香雲、種種蓋雲、種種衣雲、種種嚴具雲、種種珍寶雲、種種燒香雲、種種繒綵雲。不可說世界六種震動;奏天音樂,其聲遠聞不可說世界;放大光明,其光普照不可說世界,令三惡趣悉得除滅;嚴淨不可說世界,令不可說菩薩入普賢行,不可說菩薩成普賢行,不可說菩薩於普賢行願悉得圓滿,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普眼菩薩白佛言:「世尊,普賢菩薩是住大威德者、住無等者、住無過者、住不退者、住平等者、住不壞者、住一切差別法者、住一切無差別法者、住一切眾生善巧心所住者、住一切法自在解脫三昧者。」佛言:「如是如是!普眼,如汝所說,普賢菩薩有阿僧祇清淨功德。所謂無等莊嚴功德、無量寶功德、不思議海功德、無量相功德、無邊雲功德、無邊際不可稱讚功德、無盡法功德、不可說功德、一切佛功德、稱揚讚歎不可盡功德。」

四、法要

菩薩所說之法,無不契理契機,徹上徹下;俾上根眾生,不離當念,親證法身。即中下根人,亦令種成佛之善因,漸次修習,畢竟皆得成就無上覺道之妙果耳。《華嚴經》〈世界成就品〉,普賢菩薩說世界海十種事。〈華藏世界品〉,普賢菩薩說世界海中一切世界及佛名號。〈毗盧遮那品〉,普賢菩薩說往古大威光太子本行。〈十定品〉,佛敕普賢說十大三昧。〈十通品〉、〈十忍品〉、〈如來十身相海品〉,皆普賢菩薩所說。〈普賢行品〉,普賢菩薩警告大眾,極陳瞋心障道,應勤修十法,能具十種清淨。〈如來出現品〉,由妙德菩薩請問大法,佛口放光明,普照十方,入普賢口,因答妙德之問。〈離世間品〉,普慧菩薩致二百問,普賢菩薩酬二千答。以上具如經文,不能廣引。而〈普賢行願品〉實《華嚴》之歸宿,大藏之綱要;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總持法門。無論上聖下凡,同須依之而修。故將全卷經文悉具錄之,以期見聞,同生淨信,則超凡入聖,了生脫死,即於現生得其實益矣。

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稱歎如來勝功德已,告諸菩薩及善財言:「善男子,如來功德,假使十方一切諸佛,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劫,相續演說,不可窮盡。若欲成就此功德門,應修十種廣大行願。何等為十?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四者懺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恆順眾生,十者普皆迴向。」善財白言:「大聖,云何禮敬,乃至迴向?」

普賢菩薩告善財言:「善男子,言禮敬諸佛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數諸佛世尊,我以普賢行願力故,深心信解,如對目前,悉以清淨身語意業,常修禮敬。一一佛所,皆現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身。一一身,徧禮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佛。虛空界盡,我禮乃盡。以虛空界不可盡故,我此禮敬無有窮盡。如是乃至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禮乃盡;而眾生界乃至煩惱無有盡故,我此禮敬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稱讚如來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剎土,所有極微一一塵中,皆有一切世間極微塵數佛。一一佛所,皆有菩薩海會圍繞。我當悉以甚深勝解現前知見,各以出過辯才天女微妙舌根。一一舌根出無盡音聲海,一一音聲出一切言辭海,稱揚讚歎一切如來諸功德海。窮未來際,相續不斷。盡於法界,無不周徧。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讚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煩惱無有盡故,我此讚歎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廣修供養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中,一一各有一切世界極微塵數佛。一一佛所,種種菩薩海會圍繞。我以普賢行願力故,起深信解,現前知見,悉以上妙諸供養具,而為供養。所謂華雲、鬘雲、天音樂雲、天傘蓋雲、天衣服雲,天種種香,塗香、燒香、末香,如是等雲,一一量如須彌山王。然種種燈,酥燈、油燈、諸香油燈,一一燈炷如須彌山,一一燈油如大海水。以如是等諸供養具,常為供養。善男子,諸供養中,法供養最。所謂如說修行供養、利益眾生供養、攝受眾生供養、代眾生苦供養、勤修善根供養、不捨菩薩業供養、不離菩提心供養。善男子,如前供養無量功德,比法供養一念功德,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俱胝那由他分、迦羅分、算分、數分、喻分、優波尼沙陀分,亦不及一。何以故?以諸如來尊重法故。以如說行,出生諸佛故。若諸菩薩行法供養,則得成就供養如來。如是修行是真供養故。此廣大最勝供養,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供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煩惱不可盡故,我此供養亦無有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懺悔業障者,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瞋癡,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我今悉以清淨三業,徧於法界極微塵剎,一切諸佛菩薩眾前,誠心懺悔,後不復造,恆住淨戒一切功德。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懺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眾生煩惱不可盡故,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隨喜功德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從初發心,為一切智,勤修福聚,不惜身命,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劫。一一劫中,捨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頭目手足。如是一切難行苦行,圓滿種種波羅蜜門,證入種種菩薩智地,成就諸佛無上菩提及般涅槃,分布舍利,所有善根,我皆隨喜。及彼十方一切世界,六趣四生,一切種類,所有功德,乃至一塵,我皆隨喜。十方三世一切聲聞及辟支佛,有學無學,所有功德,我皆隨喜。一切菩薩所修無量難行苦行,志求無上正等菩提,廣大功德,我皆隨喜。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喜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請轉法輪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中,一一各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廣大佛剎。一一剎中,念念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一切諸佛成等正覺,一切菩薩海會圍繞。而我悉以身口意業種種方便,殷勤勸請轉妙法輪。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常勸請一切諸佛轉正法輪,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請佛住世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將欲示現般涅槃者,及諸菩薩,聲聞緣覺,有學無學,乃至一切諸善知識,我悉勸請莫入涅槃。經於一切佛剎極微塵數劫,為欲利樂一切眾生。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勸請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常隨佛學者,如此娑婆世界毗盧遮那如來,從初發心,精進不退,以不可說不可說身命而為布施。剝皮為紙,析骨為筆,刺血為墨,書寫經典,積如須彌。為重法故,不惜身命,何況王位,城邑聚落,宮殿園林,一切所有。及餘種種難行苦行,乃至樹下成大菩提,示種種神通,起種種變化,現種種佛身,處種種眾會。或處一切諸大菩薩眾會道場,或處聲聞及辟支佛眾會道場,或處轉輪聖王小王眷屬眾會道場,或處剎利及婆羅門長者居士眾會道場,乃至或處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眾會道場。處於如是種種眾會,以圓滿音,如大雷震,隨其樂欲,成熟眾生,乃至示現入於涅槃,如是一切我皆隨學。如今世尊毗盧遮那。如是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所有塵中一切如來,皆亦如是,於念念中,我皆隨學。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學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恆順眾生者,謂盡法界虛空界,十方剎海所有眾生,種種差別。所謂卵生、胎生、溼生、化生,或有依於地水火風而生住者,或有依空及諸卉木而生住者。種種生類,種種色身,種種形狀,種種相貌,種種壽量,種種族類,種種名號,種種心性,種種知見,種種欲樂,種種意行,種種威儀,種種衣服,種種飲食,處於種種村營聚落城邑宮殿。乃至一切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無足二足四足多足,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如是等類,我皆於彼隨順而轉。種種承事,種種供養,如敬父母,如奉師長,及阿羅漢,乃至如來,等無有異。於諸病苦,為作良醫;於失道者,示其正路;於闇夜中,為作光明;於貧窮者,令得伏藏。菩薩如是平等饒益一切眾生,何以故?菩薩若能隨順眾生,則為隨順供養諸佛。若於眾生尊重承事,則為尊重承事如來。若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何以故?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譬如曠野沙磧之中,有大樹王,若根得水,枝葉華果,悉皆繁茂。生死曠野,菩提樹王,亦復如是。一切眾生而為樹根,諸佛菩薩而為華果。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諸佛菩薩智慧華果。何以故?若諸菩薩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能成無上正覺。善男子,汝於此義,應如是解。以於眾生心平等故,則能成就圓滿大悲;以大悲心隨眾生故,則能成就供養如來。菩薩如是隨順眾生,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順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普皆迴向者,從初禮拜,乃至隨順,所有功德,皆悉迴向盡法界虛空界一切眾生。願令眾生常得安樂,無諸病苦。欲行惡法,皆悉不成。所修善業,皆速成就。關閉一切諸惡趣門,開示人天涅槃正路。若諸眾生,因其積集諸惡業故,所感一切極重苦果,我皆代受。令彼眾生,悉得解脫,究竟成就無上菩提。菩薩如是所修迴向,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迴向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閒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善男子,是為菩薩摩訶薩十種大願,具足圓滿。若諸菩薩於此大願,隨順趣入,則能成熟一切眾生,則能隨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則能成滿普賢菩薩諸行願海。是故善男子,汝於此義,應如是知。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滿十方無量無邊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一切世界上妙七寶,及諸人天最勝安樂,布施爾所一切世界所有眾生,供養爾所一切世界諸佛菩薩,經爾所佛剎極微塵數劫,相續不斷,所得功德。若復有人,聞此願王,一經於耳,所有功德,比前功德,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乃至優波尼沙陀分亦不及一。或復有人,以深信心,於此大願,受持讀誦,乃至書寫一四句偈,速能除滅五無閒業。所有世間身心等病,種種苦惱,乃至佛剎極微塵數一切惡業,皆得消除。一切魔軍,夜叉羅剎,若鳩槃茶,若毗舍闍,若部多等,飲血啗肉,諸惡鬼神,皆悉遠離。或時發心親近守護。是故若人誦此願者,行於世間無有障礙,如空中月出於雲翳,諸佛菩薩之所稱讚,一切人天皆應禮敬,一切眾生悉應供養。此善男子,善得人身,圓滿普賢所有功德,不久當如普賢菩薩,速得成就微妙色身,具三十二大丈夫相。若生人天,所在之處,常居勝族,悉能破壞一切惡趣,悉能遠離一切惡友,悉能制伏一切外道,悉能解脫一切煩惱。如師子王摧伏羣獸,堪受一切眾生供養。又復是人臨命終時,最後剎那,一切諸根悉皆散壞,一切親屬悉皆捨離,一切威勢悉皆退失。輔相大臣,宮城內外,象馬車乘,珍寶伏藏,如是一切無復相隨。唯此願王,不相捨離,於一切時引導其前。一剎那中,即得往生極樂世界。到已,即見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觀自在菩薩、彌勒菩薩等。此諸菩薩,色相端嚴,功德具足,所共圍繞。其人自見生蓮華中,蒙佛授記。得授記已,經於無數百千萬億那由他劫,普於十方不可說不可說世界,以智慧力,隨眾生心而為利益。不久當坐菩提道場,降伏魔軍,成等正覺,轉妙法輪。能令佛剎極微塵數世界眾生,發菩提心。隨其根性,教化成熟,乃至盡於未來劫海,廣能利益一切眾生。善男子,彼諸眾生,若聞若信此大願王,受持讀誦,廣為人說。所有功德,除佛世尊,餘無知者。是故汝等聞此願王,莫生疑念,應當諦受。受能讀,讀已能誦,誦已能持,乃至書寫,廣為人說。是諸人等,於一念中,所有行願皆得成就,所獲福聚無量無邊。能於煩惱大苦海中,拔濟眾生,令其出離,皆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欲重宣此義,普觀十方而說偈言。」

  所有十方世界中 三世一切人師子 我以清淨身語意 一切徧禮盡無餘 普賢行願威神力 普現一切如來前 一身復現剎塵身 一一徧禮剎塵佛 於一塵中塵數佛 各處菩薩眾會中 無盡法界塵亦然 深信諸佛皆充滿 各以一切音聲海 普出無盡妙言辭 盡於未來一切劫 讚佛甚深功德海 以諸最勝妙華鬘 伎樂塗香及傘蓋 如是最勝莊嚴具 我以供養諸如來 最勝衣服最勝香 末香燒香與燈燭 一一皆如妙高聚 我悉供養諸如來 我以廣大勝解心 深信一切三世佛 悉以普賢行願力 普徧供養諸如來 我昔所造諸惡業 皆由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 一切我今皆懺悔 十方一切諸眾生 二乘有學及無學 一切如來與菩薩 所有功德皆隨喜 十方所有世間燈 最初成就菩提者 我今一切皆勸請 轉於無上妙法輪 諸佛若欲示涅槃 我悉至誠而勸請 唯願久住剎塵劫 利樂一切諸眾生 所有禮讚供養福 請佛住世轉法輪 隨喜懺悔諸善根 迴向眾生及佛道 我隨一切如來學 修習普賢圓滿行 供養過去諸如來 及與現在十方佛 未來一切天人師 一切意樂皆圓滿 我願普隨三世學 速得成就大菩提 所有十方一切剎 廣大清淨妙莊嚴 眾會圍繞諸如來 悉在菩提樹王下 十方所有諸眾生 願離憂患常安樂 獲得甚深正法利 滅除煩惱盡無餘 我為菩提修行時 一切趣中成宿命 常得出家修淨戒 無垢無破無穿漏 天龍夜叉鳩槃茶 乃至人與非人等 所有一切眾生語 悉以諸音而說法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於諸惑業及魔境 世間道中得解脫 猶如蓮華不著水 亦如日月不住空 悉除一切惡道苦 等與一切羣生樂 如是經於剎塵劫 十方利益恆無盡 我常隨順諸眾生 盡於未來一切劫 恆修普賢廣大行 圓滿無上大菩提 所有與我同行者 於一切處同集會 身口意業皆同等 一切行願同修學 所有益我善知識 為我顯示普賢行 常願與我同集會 於我常生歡喜心 願常面見諸如來 及諸佛子眾圍繞 於彼皆興廣大供 盡未來劫無疲厭 願持諸佛微妙法 光顯一切菩提行 究竟清淨普賢道 盡未來劫常修習 我於一切諸有中 所修福智恆無盡 定慧方便及解脫 獲諸無盡功德藏 一塵中有塵數剎 一一剎有難思佛 一一佛處眾會中 我見恆演菩提行 普盡十方諸剎海 一一毛端三世海 佛海及與國土海 我徧修行經劫海 一切如來語清淨 一言具眾音聲海 隨諸眾生意樂音 一一流佛辯才海 三世一切諸如來 於彼無盡語言海 恆轉理趣妙法輪 我深智力普能入 我能深入於未來 盡一切劫為一念 三世所有一切劫 為一念際我皆入 我於一念見三世 所有一切人師子 亦常入佛境界中 如幻解脫及威力 於一毛端極微中 出現三世莊嚴剎 十方塵剎諸毛端 我皆深入而嚴淨 所有未來照世燈 成道轉法悟羣有 究竟佛事示涅槃 我皆往詣而親近 速疾周徧神通力 普門徧入大乘力 智行普修功德力 威神普覆大慈力 徧淨莊嚴勝福力 無著無依智慧力 定慧方便威神力 普能積集菩提力 清淨一切善業力 摧滅一切煩惱力 降伏一切諸魔力 圓滿普賢諸行力 普能嚴淨諸剎海 解脫一切眾生海 善能分別諸法海 能甚深入智慧海 普能清淨諸行海 圓滿一切諸願海 親近供養諸佛海 修行無倦經劫海 三世一切諸如來 最勝菩提諸行願 我皆供養圓滿修 以普賢行悟菩提 一切如來有長子 彼名號曰普賢尊 我今迴向諸善根 願諸智行悉同彼 願身口意恆清淨 諸行剎土亦復然 如是智慧號普賢 願我與彼皆同等 我為徧淨普賢行 文殊師利諸大願 滿彼事業盡無餘 未來際劫恆無倦 我所修行無有量 獲得無量諸功德 安住無量諸行中 了達一切神通力 文殊師利勇猛智 普賢慧行亦復然 我今迴向諸善根 隨彼一切常修學 三世諸佛所稱歎 如是最勝諸大願 我今迴向諸善根 為得普賢殊勝行 願我臨欲命終時 盡除一切諸障礙 面見彼佛阿彌陀 即得往生安樂剎 我既往生彼國已 現前成就此大願 一切圓滿盡無餘 利樂一切眾生界 彼佛眾會咸清淨 我時於勝蓮華生 親覩如來無量光 現前授我菩提記 蒙彼如來授記已 化身無數百俱胝 智力廣大徧十方 普利一切眾生界 乃至虛空世界盡 眾生及業煩惱盡 如是一切無盡時 我願究竟恆無盡 十方所有無邊剎 莊嚴眾寶供如來 最勝安樂施天人 經一切剎微塵劫 若人於此勝願王 一經於耳能生信 求勝菩提心渴仰 獲勝功德過於彼 即常遠離惡知識 永離一切諸惡道 速見如來無量光 具此普賢最勝願 此人善得勝壽命 此人善來人中生 此人不久當成就 如彼普賢菩薩行 往昔由無智慧力 所造極惡五無閒 誦此普賢大願王 一念速疾皆消滅 族姓種類及容色 相好智慧咸圓滿 諸魔外道不能摧 堪為三界所應供 速詣菩提大樹王 坐已降伏諸魔眾 成等正覺轉法輪 普利一切諸含識 若人於此普賢願 讀誦受持及演說 果報唯佛能證知 決定獲勝菩提道 若人誦此普賢願 我說少分之善根 一念一切悉皆圓 成就眾生清淨願 我此普賢殊勝行 無邊勝福皆迴向 普願沈溺諸眾生 速往無量光佛剎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於如來前,說此普賢廣大願王清淨偈已。善財童子,踊躍無量,一切菩薩,皆大歡喜。如來讚言:「善哉!善哉!」爾時,世尊與諸聖者菩薩摩訶薩,演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境界勝法門時,文殊師利菩薩而為上首。諸大菩薩及所成熟六千比丘,彌勒菩薩而為上首。賢劫一切諸大菩薩,無垢普賢菩薩而為上首。一生補處住灌頂位諸大菩薩,及餘十方種種世界,普來集會。一切剎海極微塵數諸菩薩摩訶薩眾,大智舍利弗、摩訶目犍連等而為上首。諸大聲聞,并諸人天一切世主、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終((〈行願品〉已完,此後另起))

《大方廣如來不思議境界經》云:爾時世尊為令諸菩薩及一切眾生,了知諸佛深密禪定威神之力,入於三昧,名如來不思議境界。德藏菩薩問普賢菩薩三昧名字,及云何得,云何於十方世界自在示現種種佛事?普賢答已。爾時,德藏菩薩為欲利益諸眾生故,復問普賢菩薩言:「其有欲證此三昧者,修何福德、施、戒、智慧?」時普賢菩薩徧於十方一切淨剎現成正覺化眾生者,告德藏菩薩言:「佛子,若欲證得此三昧者,先應修福,集諸善根。謂常供養佛法僧眾,及以父母,所有一切貧窮苦惱、無救無歸、可悲愍者,攝取不捨,乃至身肉,無所悋惜。何以故?供養佛者,得大福德,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令諸眾生皆獲安樂。供養法者,增長智慧,證法自在,能正了知諸法實性。供養僧者,增長無量福智資糧,致成佛道。供養父母、和尚、尊師,及世間中曾致饒益、賴其恩者,應念倍增報恩供養。何以故?以知恩者,雖在生死,不壞善根。不知恩者,善根斷滅,作諸惡業。故諸如來,稱讚知恩,毀背恩者。又常愍濟諸苦眾生,菩薩由此廣大善根,永不退失。若人有能勤修福德,常念報恩,悲愍眾生,則為菩提已在其手。應知佛說能隨供養此三種田,一一成就無量善根。德藏當知,菩薩次應植廣大種,由是故生此三昧芽,成菩提果。云何植種?謂持種種微妙華鬘、塗香末香,及眾伎樂,恭敬供養現在諸佛,或佛形像。作是思惟,如上所說徧於虛空毛端量處,及微塵內無量剎中,一一所見諸佛威力及菩薩眾。我悉於彼諸佛會中,一心正念,普皆供養。如所供養一佛法性,即是一切諸佛法性。若我供養一如來者,即為供養一切如來。隨彼一一諸佛神力,能以幾劫入於一念,亦爾所劫供養如來。若有眾生信解此法,種植大種,即能得是如來不思議境界廣大三昧。故善男子,應以此法日日供養。由是下至於諸佛所,但一敬禮,亦能令此種子增長,三昧芽生。又應常以布施、持戒、大願、智慧而溉灌之。又復菩薩為灌三昧,修行施時,不福田、怨親、善惡、持戒破戒、富貴貧窮。又復思惟,施於富者雖無所用,然我自應修習施行。菩薩又應清淨持戒,見毀禁者起大悲愍,不應於彼生嫌恚心。又應深發大菩提願,我當決定念念普於徧滿虛空毛端量處,乃至一切佛剎塵中無量世界,成等正覺,轉妙法輪,度諸眾生。如今世尊毗盧遮那,等無有異。不起功用,攝無量劫入於一念,即於如是一一剎中,各現佛剎微塵等諸佛威儀。一一威儀各度恆河沙等眾生,皆令離苦。乃至虛空眾生界盡,常無休息。佛子,修智慧者,若善男子、善女人,為求無上菩提,發心欲證此三昧者,是人要須先修智慧,以此三昧由慧得故。修智慧者,應當遠離妄語綺語,及諸散亂無益之事。詣精舍中,覩佛形像,金色莊嚴,或純金成,身相具足,無量化佛在圓光中次第而坐。即於像前,頭面禮足,作是思惟,我聞十方無量諸佛,今現在世。所謂一切義成佛、阿彌陀佛、寶幢佛、阿閦佛、毗盧遮那佛、寶月佛、寶光佛等。於彼諸佛,隨心所樂,尊重之處,生大淨信。想佛形像,作彼如來真實之身,恭敬尊重,如現前見,上下諦觀,一心不亂。往空閒處,端坐思惟,如佛現前,一手量許,心常繫念,不令忘失。若暫忘失,復應往觀。如是觀時,生極尊重恭敬之心,如佛真身現在其前,了了明見,不復於彼作形像解。見已,即應於彼佛所,以妙華鬘、末香塗香,恭敬右繞,種種供養,彼應如是一心繫念,常如世尊現其前住。然佛世尊,一切見者,一切聞者,一切知者,悉知我心。如是審復,想見成已,還詣空處,繫念在前,不令忘失。一心勤修,滿三七日,若福德者,即見如來現在其前。其有先世造惡業障,不得見者,若能一心精勤不退,更無異想,還得速見。何以故?若有為求無上菩提,於一事中,專心修習,無不成辦。譬如有人,於大海中飲一掬水,即為已飲閻浮提中一切河水。菩薩若能修習此菩提海,則為已修一切三昧諸忍、諸地、諸陀羅尼。是故常應勤修匪懈,離於放逸,繫念一心,要令自得現前見佛。如是修習,初見佛時,作是思惟,為真佛耶?為形像耶?知所見像,隨想生故。乃至虛空毛端量處一切真佛,皆亦如是。猶如虛空,平等無異。自心作佛,離心無佛。乃至三世一切諸佛,亦復如是,皆無所有,唯依自心。菩薩若能了知諸佛及一切法皆唯心量,得隨順忍,或入初地,捨身速生妙喜世界,或生極樂淨佛土中,常見如來,親承供養。」按:此段經文,與《觀無量壽佛經》相發。修淨業者,其毋忽也。

五、利行

修道之人,于將得未得之時,每有宿世怨家,現強輭境界,以圖破壞,故菩薩於《法華》及《觀普賢行法經》中,示其保護之相。果能志心歸命,決定不被魔嬈,自得圓證真如。

《妙法蓮華經.普賢菩薩勸發品》云:爾時普賢菩薩以自在神通力,威德名聞,與大菩薩無量無邊不可稱數,從東方來。所經諸國,普皆震動,雨寶蓮華,作無量百千萬億種種伎樂。又與無數諸天、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大眾圍繞,各現威德神通之力,到娑婆世界耆闍崛山中,頭面禮釋迦牟尼佛,右繞七帀,白佛言:「世尊,我於寶威德上王佛國,遙聞此娑婆世界說《法華經》,與無量無邊百千萬億諸菩薩眾共來聽受,惟願世尊當為說之。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如來滅後,云何能得是《法華經》?」佛告普賢菩薩:「若善男子、善女人,成就四法,於如來滅後,當得是《法華經》:一者、為諸佛護念,二者、植眾德本,三者、入正定聚,四者、發救一切眾生之心。善男子、善女人,如是成就四法,於如來滅後,必得是經。」爾時普賢菩薩白佛言:「世尊!於後五百歲、濁惡世中,其有受持是經典者,我當守護,除其衰患,令得安隱,使無伺求得其便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民、若為魔所著者、若夜叉、若羅剎、若鳩槃茶、若毗舍闍、若吉蔗、若富單那、若韋陀羅等,諸惱人者,皆不得便。是人若行、若立、讀誦此經,我爾時乘六牙白象王,與大菩薩眾俱詣其所,而自現身,供養守護,安慰其心,亦為供養《法華經》故。是人若坐思惟此經,爾時我復乘白象王現其人前,其人若於《法華經》有所忘失一句一偈,我當教之,與共讀誦,還令通利。爾時受持讀誦《法華經》者,得見我身,甚大歡喜,轉復精進,以見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羅尼,名為旋陀羅尼、百千萬億旋陀羅尼、法音方便陀羅尼,得如是等陀羅尼。世尊!若後世後五百歲、濁惡世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讀誦者、書寫者,欲修習是《法華經》,於三七日中,應一心精進。滿三七日已,我當乘六牙白象,與無量菩薩而自圍繞,以一切眾生所喜見身,現其人前,而為說法,示教利喜,亦復與其陀羅尼呪,得是陀羅尼故,無有非人能破壞者,亦不為女人之所惑亂,我身亦自常護是人。惟願世尊聽我說此陀羅尼呪。」即於佛前而說呪曰:

「阿檀地(一)檀陀婆地(二)檀陀婆帝(三)檀陀鳩舍隸(四)檀陀修陀隸(五)修陀隸(六)修陀羅婆底(七)佛馱波羶禰(八)薩婆陀羅尼阿婆多尼(九)薩婆婆沙阿婆多尼(十)修阿婆多尼(十一)僧伽婆履叉尼(十二)僧伽涅伽陀尼(十三)阿僧祇(十四)僧伽婆伽地(十五)帝隸阿惰僧伽兜略(盧遮切)阿羅帝波羅帝(十六)薩婆僧伽地三摩地伽蘭地(十七)薩婆達磨修波利剎(十八)薩婆薩埵樓馱憍舍略阿[少/兔]伽地(十九)辛阿毗吉利地帝(二十)

「世尊!若有菩薩得聞是陀羅尼者,當知普賢神通之力。若《法華經》行閻浮提,有受持者,應作此念,皆是普賢威神之力。若有受持讀誦,正憶念,解其義趣,如說修行,當知是人行普賢行,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深種善根,為諸如來手摩其頭。若但書寫,是人命終,當生忉利天上,是時八萬四千天女作眾伎樂而來迎之。其人即著七寶冠,於采女中娛樂快樂。何況受持讀誦,正憶念,解其義趣,如說修行?若有人受持讀誦,解其義趣,是人命終,為千佛授手,令不恐怖,不墮惡趣,即往兜率天上彌勒菩薩所。彌勒菩薩,有三十二相大菩薩眾所共圍繞,有百千萬億天女眷屬,而於中生,有如是等功德利益。是故智者,應當一心自書,若使人書、受持、讀誦、正憶念、如說修行。世尊!我今以神通力故,守護是經,於如來滅後閻浮提內,廣令流布,使不斷絕。」

《觀普賢菩薩行法經》云:爾時普賢菩薩復放眉間大人相光,入行者心。既入心已,行者自憶過去無數百千佛所,受持讀誦大乘經典。自見故身,了了分明,如宿命通,等無有異。豁然大悟,得旋陀羅尼,百千萬億諸陀羅尼門。從三昧起,面見一切分身諸佛,眾寶樹下,坐師子座。復見瑠璃地妙蓮華叢,從下方空中涌出。一一華間,有微塵數菩薩結跏趺坐。亦見普賢分身菩薩,在彼眾中讚說大乘。時諸菩薩異口同音,教於行者清淨六根。或說汝當念佛,或說汝當念法,或說汝當念僧,或說汝當念戒,或說汝當念施,或說汝當念天,如此六法,是菩提心,生菩薩法。汝今應當於諸佛前,發露先罪,至誠懺悔。於無量世眼根因緣,貪著諸色。以著色故,貪愛諸塵;以愛塵故,受女人身。世世生處,惑著諸色。色壞汝眼,為恩愛奴。故色使汝經歷三界。為此弊使,盲無所見。今誦大乘方等經典。此經中說,十方諸佛。色身不滅。汝今得見,審實爾不?眼根不善,傷害汝多。隨順我語,歸向諸佛、釋迦牟尼佛,說汝眼根所有罪咎:「諸佛菩薩,慧眼法水,願與洗除,令得清淨。」作是語已,徧禮十方佛。向釋迦牟尼佛、大乘經典,復作是言:「我今所懺眼根重罪,障蔽穢濁,盲無所見。願佛大慈,哀愍覆護。普賢菩薩乘大法船,普度一切十方無量諸菩薩伴。唯願慈哀,聽我悔過,眼根不善,惡業障法。」如是三說,五體投地。正念大乘,心不忘捨。是名懺悔眼根罪法。稱諸佛名,燒香散華;發大乘意,懸繒旛蓋。說眼過患,懺悔罪者,此人現世見釋迦牟尼佛,及見分身無量諸佛。阿僧祇劫,不墮惡道。大乘力故,大乘願故,恆與一切陀羅尼菩薩,共為眷屬。作是念者,是為正念。若他念者,名為邪念。是名眼根初境界相。淨眼根已,復更誦讀大乘經典,晝夜六時,胡跪懺悔而作是言:「我今云何但見釋迦牟尼佛、分身諸佛,不見多寶佛塔全身舍利?多寶佛塔,恆在不滅,我濁惡眼,是故不見。」作是語已,復更懺悔。過七日已,多寶佛塔從地涌出,釋迦牟尼佛即以右手開其塔戶。見多寶佛入普現色身三昧。一一毛孔,流出恆河沙微塵數光明。一一光明,有百千萬億化佛。此相現時,行者歡喜,偈讚繞塔,滿七帀已。多寶如來出大音聲讚言:「法子,汝今真實能行大乘,隨順普賢眼根懺悔。以是因緣,我至汝所,為汝證明。」說是語已,讚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能說大法,雨大法雨,成就濁惡諸眾生等。」是時行者見多寶佛塔已,復至普賢菩薩所,合掌敬禮,白言:「大師,教我懺悔。」普賢復言:「汝於多劫耳根因緣,隨逐外聲。聞妙音時,心生惑著。聞惡聲時,起百八種煩惱賊害。如此惡耳,報得惡事,恆聞惡聲。生諸攀緣顛倒聽故,當墮惡道邊地邪見不聞法處。汝於今日誦持大乘功德海藏,以是因緣,見十方佛、多寶佛塔。現為汝證,汝應自當說己過惡,懺悔諸罪。」是時行者聞是語已,復更合掌,五體投地而作是言:「正徧知世尊,現為我證。方等經典,為慈悲主。唯願愍我,聽我所說。我從多劫乃至今身,耳根因緣,聞聲惑著,如膠著草。聞惡聲時,起煩惱毒,處處惑著,無暫停時。坐此竅聲,勞我神識,墜墮三塗。今始覺知,向諸世尊,發露懺悔。」既懺悔已,見多寶佛放大光明。其光金色,徧照東方及十方界。無量諸佛,身真金色,東方空中,作是唱言:「此佛世尊,號曰善德。」亦有無數分身諸佛坐寶樹下,師子座上結跏趺坐。是諸世尊,一切皆入普現色身三昧。皆作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讀誦大乘經典,汝所誦者是佛境界。」說是語已,普賢菩薩復更為說懺悔之法:「汝於前世無量劫中,以貪香欲分別諸識。處處貪著,墮落生死。汝今應當觀大乘因。大乘因者,諸法實相。」聞是語已,五體投地,復更懺悔。既懺悔已,當作是語:「南無釋迦牟尼佛!南無多寶佛塔!南無十方釋迦牟尼分身諸佛!」作是語已,徧禮十方佛、南無東方善德佛及分身諸佛。如眼所見,一一心禮,香華供養。供養畢已,胡跪合掌,以種種偈,讚歎諸佛。既讚歎已,說十惡業,懺悔諸罪。既懺悔已,而作是言:「我於先世無量劫時,貪香味觸,造作眾惡。以是因緣,無量世來,恆受地獄、餓鬼、畜生、邊地、邪見諸不善身。如此惡業,今日發露,歸向諸佛正法之王,說罪懺悔。」既懺悔已,身心不懈,復更讀誦大乘經典。大乘力故,空中有聲告言:「法子,汝今應當向十方佛讚說大乘,於諸佛前自說己過。諸佛如來是汝慈父,汝自當說舌根所作不善惡業。此舌根者,動惡業相,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誹謗、妄語,讚歎邪見,說無益語。如是眾多諸雜惡業,鬭構壞亂,法說非法。如是眾罪,今悉懺悔。」諸世雄前,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徧禮十方佛。合掌長跪,當作是語:「此舌過患無量無邊,諸惡業刺從舌根出,斷正法輪從此舌起。如此惡舌斷功德種,於非義中多端強說,讚歎邪見如火益薪。猶如猛火傷害眾生,如飲毒者無瘡疣死。如此罪報惡邪不善,當墮惡道百劫千劫,以妄語故墮大地獄。我今歸向南無諸佛,發露黑惡。」作是念時,空中有聲:「南方有佛名栴檀德,彼佛亦有無量分身,一切諸佛皆說大乘,除滅罪惡。如此眾罪,今向十方無量諸佛大悲世尊,發露黑惡,誠心懺悔。」說是語已,五體投地,復禮諸佛。是時諸佛復放光明,照行者身,令其身心自然歡喜,發大慈悲普念一切。爾時諸佛廣為行者說大慈悲及喜捨法,亦教愛語,修六和敬。爾時行者聞此教勅心大歡喜,復更誦習終不懈息。空中復有微妙音聲,作如是言:「汝今應當身心懺悔。身者,殺盜淫。心者,念諸不善、造十惡業及五無閒。猶如猨猴,亦如黐膠,處處貪著,徧至一切六情根中。此六根業,枝條華葉,悉滿三界、二十五有、一切生處,亦能增長無明、老死、十二苦事,八邪八難無不經歷。汝今應當懺悔如是惡不善業。」爾時行者聞此語已,問空中聲:「我今何處行懺悔法?」時空中聲即說是語:「釋迦牟尼,名毗盧遮那,徧一切處。其佛住處,名常寂光。常波羅蜜所攝成處,我波羅蜜所安立處,樂波羅蜜滅受想處,淨波羅蜜不住身心相處。不見有無諸法相處,如寂解脫,乃至般若波羅蜜,是色常住法故。如是應當觀十方佛。」時十方佛各伸右手摩行者頭,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讀誦大乘經故,十方諸佛說懺悔法。菩薩所行,不斷結使,不住使海。觀心無心,從顛倒想起。如此想心,從妄想起,如空中風無依止處。如是法相,不生不沒。何者是罪?何者是福?我心自空,罪福無主。一切諸法,皆亦如是,無住無壞。如是懺悔,觀心無心,法不住法,諸法解脫,滅諦寂靜。如是想者,名大懺悔,名莊嚴懺悔,名無罪相懺悔,名破壞心識懺悔。行此懺悔者,身心清淨,不住法中,猶如流水。念念之中,得見普賢菩薩及十方佛。」時諸世尊以大悲光明,為於行者說無相法。行者聞說第一義空。行者聞已,心不驚怖,應時即入菩薩正位。佛告阿難:「如是行者,名為懺悔。此懺悔者,十方諸佛、諸大菩薩所行悔法。」佛告阿難:「佛滅度後,佛諸弟子,若有懺悔惡不善業,但當讀誦大乘經典。此方等經,是諸佛眼,諸佛因是得具五眼。佛三種身,從方等生。是大法印般涅槃海。如此海中,能生三種佛清淨身。此三種身,人天福田應供中最。其有讀誦大方等典,當知此人具佛功德。諸惡永滅,從佛慧生。」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有眼根惡 業障眼不淨 但當誦大乘 思念第一義 是名懺悔眼 盡諸不善業 耳根聞亂聲 壞亂和合義 由是起狂亂 猶如癡猨猴 但當誦大乘 觀法空無相 永盡一切惡 天耳聞十方 鼻根著諸香 隨染起諸觸 如此狂惑鼻 隨染生諸塵 若誦大乘經 觀法如實際 永離諸惡業 後世不復生 舌根起五種 惡口不善業 若欲自調順 應勤修慈心 思法真寂義 無諸分別相 心想如猨猴 無有暫停時 若欲折伏者 當勤誦大乘 念佛大覺身 力無畏所成 身為機關主 如塵隨風轉 六賊遊戲中 自在無罣礙 若欲滅此惡 永離諸塵勞 常處涅槃城 安樂心憺怕 當誦大乘經 念諸菩薩母 無量勝方便 從思實相得 如此等六法 名為六情根 一切業障海 皆從妄想生 若欲懺悔者 端坐念實相 眾罪如霜露 慧日能消除 是故應至心 懺悔六情根

說是偈已,佛告阿難:「汝今持是懺悔六根觀普賢菩薩法,普為十方諸天世人廣分別說。佛滅度後,佛諸弟子,若有受持讀誦解說方等經典。應於靜處,若在冢間、若林樹下、若阿練若處,讀誦方等,思大乘義。念力強故,得見我身及多寶佛塔、十方分身無量諸佛。普賢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恭敬法故,持諸妙華,住立空中,讚歎恭敬行持法者。但誦大乘方等經故,諸佛菩薩晝夜供養是持法者。」佛告阿難:「我與賢劫諸菩薩等,及十方諸佛,因思大乘真實義故,除卻百萬億劫阿僧祇數生死之罪。因此勝妙懺悔法故,今於十方各得為佛。若欲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若欲現身見十方佛及普賢菩薩,當淨澡浴,著淨潔衣,燒眾名香,在空閒處,應當讀誦大乘經典,思大乘義。」佛告阿難:「若有眾生,欲觀普賢菩薩者,當作是觀。作是觀者,是名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佛滅度後,佛諸弟子,隨順佛語行懺悔者,當知是人行普賢行。行普賢行者,不見惡相及惡業報。其有眾生,晝夜六時,禮十方佛,誦大乘經,思第一義甚深空法。一彈指頃,除卻百萬億阿僧祇劫生死之罪。行此行者,真是佛子,從諸佛生。十方諸佛及諸菩薩,為其和尚,是名具足菩薩戒者。不須羯磨,自然成就,應受一切人天供養。爾時行者若欲具足菩薩戒者,應當合掌,在空閒處,徧禮十方佛,懺悔諸罪,自說己過。然後靜處白十方佛而作是言:「諸佛世尊,常住在世。我業障故,雖信方等,見佛不了。今歸依佛,唯願釋迦牟尼正徧知世尊,為我和尚。文殊師利,具大慧者,願以智慧授我清淨諸菩薩法。彌勒菩薩,勝大慈日,憐愍我故,亦應聽我受菩薩法。十方諸佛,現為我證。諸大菩薩,各稱其名,是勝大士,覆護眾生,助護我等。今日受持方等經典,乃至失命,設墮地獄,受無量苦,終不毀謗諸佛正法。以是因緣功德力故,今釋迦牟尼佛為我和尚,文殊師利為我阿闍黎。當來彌勒願授我法,十方諸佛願證知我,大德諸菩薩願為我伴。我今依大乘經甚深妙義,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如是三說,歸依三寶已,次當自誓,受六重法。受六重法已,次當勤修無礙梵行。發曠濟心,受八重法。立此誓已,於空閒處,燒眾名香,散華供養一切諸佛及諸菩薩、大乘方等,而作是言:「我於今日發菩提心,以此功德普度一切。」作是語已,復更頂禮一切諸佛及諸菩薩,思方等義,一日乃至三七日。若出家、在家,不須和尚,不用諸師,不白羯磨。受持讀誦大乘經典力故,普賢菩薩勸發行故,是十方諸佛正法眼目。因由是法,自然成就五分法身,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諸佛如來,從此法生,於大乘經,得受記莂。是故智者,若聲聞人,毀破三歸五戒、及八戒、比丘戒、比丘尼戒、沙彌戒、沙彌尼戒、式叉摩那戒,及諸威儀。愚癡不善、惡邪心故,多犯諸戒及威儀法。若欲除滅令無過患,還為比丘具沙門法者,當勤修讀方等經典,思第一義甚深空法,令此空慧與心相應。當知此人於一念頃,一切罪垢永盡無餘。是名具足沙門法式,具諸威儀,應受人天一切供養。若優婆塞,犯諸威儀,作不善事。不善事者,所謂論說佛法過惡,論說四眾所犯惡事,偷盜淫泆,無有慚愧。若欲懺悔滅諸罪者,當勤讀誦方等經典,思第一義。若王者、大臣、婆羅門、居士、長者、宰官,是諸人等,貪求無厭,作五逆罪,謗方等經,具十惡業。是大惡報,應墮惡道,過於暴雨,必定當墮阿鼻地獄。若欲除滅此業障者,應生慚愧,懺悔諸罪。云何名為剎利居士懺悔罪法?懺悔法者,但當正心,不謗三寶,不障出家,不為梵行人作惡留難。應當繫念,修六念法,亦當供給、供養持大乘者。不必禮拜,應當憶念甚深經法第一義空。思是法者,是名剎利居士修第一懺悔。第二懺悔者,孝養父母,恭敬師長,是名修第二懺悔。第三懺悔者,正法治國,不邪枉人民,是名修第三懺悔。第四懺悔者,於六齋日,勅諸境內,力所及處,令行不殺,修如此法,是名修第四懺悔。第五懺悔者,但當深信因果,信一實道,知佛不滅,是名修第五懺悔。佛告阿難:「於未來世,若有修習如此懺悔法,當知此人著慚愧服,諸佛護助,不久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六、應化

菩薩俯應羣機,如一月當空,普印眾水。舉凡江海溝渠,一勺一滴,皆現圓月。月何容心哉?以其高而明故也。菩薩無心,以眾生之心為心故,得隨其誠之大小,而為應化攝受焉。《華嚴清涼疏》云:「普賢身不可思議,略有三類。一、隨類身:隨人天等見不同故。二、漸勝身:乘六牙象相莊嚴故。三、窮盡法界身:帝網重重無有盡故。」蓋第三即普賢法身。如《華嚴.阿僧祇品》偈言:「於一微細毛端處,有不可說諸普賢;一切毛端悉亦爾,如是乃至徧法界。」又〈行願品〉偈言:「一身復現剎塵身,一一徧禮剎塵佛。」是也。第二即普賢報身。如《觀普賢行法經》言:「普賢菩薩生東方淨妙國土,身量無邊,色相無邊。」又《華嚴經.壽量品》言:「最後勝蓮華世界賢勝佛剎,普賢菩薩及諸同行大菩薩等充滿其中。」又〈行願品〉言:「往生極樂世界,即見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等,色相端嚴,功德具足」是也。第一即普賢化身。如《法華》、《楞嚴》二經言:「乘六牙象,以眾生喜見身,現其人前。」又〈行願品〉言:「我為菩提修行時,一切趣中成宿命,天龍夜叉鳩槃茶,乃至人與非人等,所有一切眾生語,悉以諸音而說法」是也。末法眾生,垢深障重,得一瞻大士化身,已屬大善根福德因緣,何敢望見法、報二身?故大士隱勝顯劣,而峨山即為應化之場。舊志稱:峨山應化,始於漢明帝時,里人蒲公採藥,見麋迹似蓮華,詢諸千歲寶掌菩薩。掌令往洛陽問摩騰、法蘭二尊者,蘭曰:「《華嚴經.菩薩住處品》有文:『西南方有處,名光明山,從昔已來,諸菩薩眾於中止住。現有菩薩,名曰賢勝,與其眷屬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說法。』所謂賢勝,即普賢也。」蒲歸,乃建普光殿,供願王菩薩像。菩薩示現始於此。

按:〈菩薩住處品〉乃佛在摩竭提國阿蘭若菩提道場所說,其西南方自不在震旦。又菩薩名為賢勝,而非普賢。引經為證,豈可改易經文?故此說頗啓後人之疑,而不少辨論。但普賢菩薩既以法界藏身,無往不在,又恆順眾生之願,無感不應。峨眉從漢以來二千年,大小寺宇莫不崇奉普賢菩薩。四方信士禮敬普賢者,亦莫不指歸峨眉。則此山為大士應化之地,更復何疑?正不必有經文作證也。況大士隨緣赴感,如月印千江,一勺一渧無不見月;似春來大地,一草一木莫不逢春。縱有經文指菩薩住處在峨眉,豈其應化即局於峨眉?試觀歷史所記,大士應化事迹不限方所,故有:

降中興以慰宋后

劉宋路昭太后,大明四年,造普賢菩薩乘白象像,供於中興寺,因設講于寺。其年十月八日,齋畢解座,會僧二百人。于時寺宇始構,帝甚留心,輦蹕臨幸,旬必數四。僧徒勤整,禁衛嚴肅。爾日,僧名有定,就席久之;忽有一僧預于座次,風貌秀舉,合堂驚矚。齋主與語,往還百餘言,忽不復見。列筵同覩,識為菩薩降臨。

來天安以應道溫

宋大明中,有寺統法師名道溫,居秣陵縣。見皇太后叡鑑沖明,聖符幽洽,滌思淨場,研襟至境。固以聲藻震中,事靈梵表。乃創思鎔斲,抽寫神華,模造普賢聖像。寶傾宙珍,妙盡天飾。所設講齋訖,其月八日,襯會有限,名簿素定,引次就席,數無盈減。轉經將半,景及昆吾,忽覩異僧預于座內。容止端嚴,氣貌秀發。舉眾矚目,莫有識者。齋主問曰:「上人何名?」答曰:「慧明。」問:「住何寺?」答云:「來自天安。」言對之間,倏然不見。合堂驚愧,徧筵肅心,以為明祥所賁,幽應斯闡云。

乘馬入道冏之堂

宋沙門釋道冏,扶風好畤人,姓馬。學業淳粹,弱齡有聲。元嘉二年九月,在洛陽為人作普賢齋,道俗四十許人。已經七日,正就中食,忽有一人,袴褶乘馬,入至堂前,下馬禮佛。冏謂常人,不加禮異。此人登馬揮鞭,忽失所在。便見赤光赫然竟天,良久而滅。後三年十二月在白衣家,復作普賢齋。將竟之日,有二沙門,容服如凡,直來禮佛。眾謂庸僧,不甚尊仰,聊問:「何居?」答曰:「住在前村。」時有白衣張道,覺其有異,至心禮拜。沙門出門,行數十步,忽有飛塵直上衝天。追目此僧,不復知所。冏以七年與同學來遊京師,時司空何尚之始構南澗精舍,冏寓居焉。夜中,忽見四人乘一新車,從四人,傳教,來在屋內,呼與共載。道冏驚其夜至,疑而未言。因閉眼,不覺昇車。俄而至郡後沈橋,見一貴人,著帢被箋布單衣,坐牀,燾繖形似華蓋。鹵簿從衛可數百人,悉服黃衣。見冏,驚曰:「行般舟道人,精心遠詣,祇欲知其處耳,何故將來?」即遣人引送。冏還至精舍門外,失所送人,門閉如故。呼喚久之,寺內諸僧咸驚相報告,開門納之。視所住房戶,猶故關之。

駕象降普明之室

劉宋上定林寺釋普明,姓張,臨渭人。少出家,稟性清純,蔬食布衣,以懺誦為業,誦《法華》、《維摩》二經。凡諷誦時,有別衣別座,未嘗穢雜。每至〈勸發品〉,輒見普賢乘象,立在其前。誦《維摩經》,則聞空中唱樂。又善神呪,所救皆瘉。鄉人王道真妻病,請明來呪。明入門,婦便悶絕。俄見一物如貍,長數尺許,從狗竇出,因此而瘉。明嘗行水傍,祠巫覡云:「神見之,皆奔走。」以宋孝建中卒,春秋八十有五。(上四則,見《法苑珠林.卷十七.普賢部》。)

化女子而求宿,顯曇翼之真修

晉曇翼,餘杭人。初入廬山依遠公,後往關中見羅什。東還會稽,入秦望山,誦《法華經》十二年。感普賢大士化女子,身披采服,攜筠籠,一白豕,大蒜兩根,至翼處求宿。曰:「妾遠往探親,值天大雪,迷失道路。現日將暮,不知所往。豺狼縱橫,歸無生理,聽託一宿。」師卻之力,女復哀求不已,遂令居草牀上。夜半,號呼腹痛,告求按摩。翼辭以持戒,不應手觸。女號呼愈甚,翼乃以布裹錫杖,遙為按之,痛減而已。次晨,女謝而出,涌身虛空,現普賢相;采服化祥雲,豕變白象,蒜化雙蓮。垂手摩翼頂,為其授記而滅。郡太守孟顗聞於朝,勅建法華寺,即今天衣寺也。(本舊志〈志餘〉)

為拾得以驅牛,示亡僧之破戒

唐天台國清寺,作務僧拾得,普賢化身,異迹甚多。一日牧牛,值寺僧布薩。拾得驅牛至,大笑曰:「悠悠者聚頭。」時持律首座呵曰:「風人,何以喧礙說戒!」拾得曰:「我不牧牛也,此羣牛多是此寺知僧事人也。」乃呼各亡僧法號,牛各應聲而過。舉眾驚愕,咸思改往修來,感菩薩垂迹度脫。(《高僧傳三集》)

入蓮華之勝會,二聖書名

宋長蘆宗賾,宗教雙通,悟證深遠。遵廬山之規,建蓮華勝會。一夕,夢一烏巾白衣,風貌清美,可三十許。揖謂賾曰:「欲入蓮華會,求書一名。」賾乃取會錄,問曰:「何姓名?」答曰:「普慧。」書已,白衣又云:「家兄亦求書一名。」曰:「令兄何名?」答曰:「普賢。」言訖遂隱。既覺,詢諸耆宿曰:「《華嚴經.離世間品》有普賢、普慧二菩薩,助揚佛法。吾今建會,共期西方,感二大士幽贊,乃以二大士為會首。」於是遠近嚮化焉。(《淨土聖賢錄》)

授淨梵之羯磨,圓音嘉獎

宋佛護,字淨梵,主姑蘇大慈,講三大部,兼禮《法華懺》。至第三會,感普賢授羯磨法,稱淨梵比丘者三,洪音如撞巨鐘。三昧將圓,有二僧來作禮曰:「春至天台石梁禮聖迹。」忽見空中飛華,異香非常。有一僧曰:「姑蘇梵法主散華至此。」語畢即不見,某因來禮座。(《高僧傳新四集》)

道潛禮懺,停象駕於三門

五代吳越,錢塘永明寺釋道潛,禮阿育王佛舍利塔,見舍利在懸鐘之外繞行。悲喜交集,因禮《普賢懺》三七日。忽見普賢乘象在塔寺三門停止,象鼻直枕懺室。吳越國王請入府,授菩薩戒,造永明寺以居之。(《高僧傳三集》)

辨才戴經,授《華嚴》之玄義

唐僧辨才,不知何許人。幼事裕法師,以《華嚴》為業。久而不悟,乃別護淨,造香函盛經,頂戴行道。凡經三載,普賢指授玄義,忽爾成誦,煥若臨鏡。(《華嚴持驗記》)

則章親證三昧,徑往蓮邦

宋則章與若愚友善,同修淨業,廣為勸導。後章既沒,愚夢神人告曰:「汝同學則章得普賢行願三昧,已生淨土,彼方待汝。」覺而沐浴更衣,命眾念佛誦經,端坐默聽。忽云:「淨土現前,吾其往矣。」書偈而逝。(《高僧傳新四集》)

海雲應現五臺,普利含識

唐海雲居清涼山南臺峭絕幽僻處。其刻苦辦道,儉而難遵,後沒於其處。昔傳載:「雲是普賢菩薩應化」。蓋菩薩無處不現身,與文殊互為主伴,以度眾生也。(《高僧傳三集》)

說樂邦之勝異,偕文殊同登蓮臺

唐法照禮五臺,見異光。值二童子,引入化竹林寺,金地寶樹,以為莊嚴。登講堂,見文殊在西,普賢在東,各據獅子座;萬眾圍繞,而為說法。照作禮問曰:「末代凡夫,去聖時遙,知識隘劣,障垢尤深,佛性無由顯現。佛法浩瀚,未審修何法門最為其要?」文殊告曰:「汝今念佛,今正是時。諸修行門無過念佛、供養三寶。福慧雙修,此之二門最為善要。我於過去劫中,因觀佛故,因念佛故,因供養故,得一切種智。是故一切諸法、般若波羅蜜、甚深禪定、乃至諸佛,皆從念佛而生,故知念佛,諸法之王。」照問:「當云何念?」文殊言:「此世界西有阿彌陀佛,彼佛願力不可思議。汝當繼念,令無閒斷。命終決定往生,永不退轉。」語已,二大聖同舒金臂,摩照頂曰:「汝以念佛故,不久證無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女等,願疾成佛者,無過念佛,則能速證無上菩提。」照歡喜作禮,辭而退。(《淨土聖賢錄》)

息地獄之苦輪,與地藏共居樹杪

吳門王建,死至冥,查係誤勾,命回生。見地獄黑燄蔽空,號叫如霆吼。三老僧趺坐大樹杪,每獄囚痛聲騰沸時,以淨水灑之,聲即停息。詢之,則觀音、普賢、地藏三大士也。(《現果隨錄》)

證大行於普勝,塵數同名

《華嚴經》說〈普賢行品〉:十方剎塵菩薩,同名普賢,各從普勝世界來此作證。

住海島之牢山,威神亦著

《華嚴經.菩薩住處品》云:「震旦國有一住處,名那羅延窟。從昔以來,諸菩薩眾於中止住。」《大疏》云:「那羅延,此云堅牢,昔云青州。界東有牢山,現有古佛迹,此應是。」今之此山,靈迹顯著,不減清涼。時稱普賢所居,往往有覩。

至于豎子現普賢之相,孕婦產徧吉之身,其慈悲濟度,尤為不可思議

唐開元初,陝西同州界有數百家,為東西普賢邑社,造普賢菩薩像,每日設齋。東社邑家青衣,以齋日生子於其齋次,名之曰「普賢」。年至十八,任為愚豎廝役之事。後因設齋日,此豎忽推普賢像,而坐其處。邑老觀者咸怒,詬罵,復加鞭撻。普賢笑曰:「吾以汝志心,故生此中。今見真普賢,而不能加敬,何也?」於是變其身為普賢菩薩相,身黃金色,乘六牙象,飛騰空中,放大光明。天花綵雲,五色相映,少頃遂滅。邑老方悟示現,大生驚慚。又西社為普賢邑齋者,僧徒方集,忽有孕婦臨產,竄入菩薩堂內。人怒呵之,不能禁止,遂產一男於蓮座前。汙穢狼藉,人莫敢提挈,深加詬辱。忽失婦人所在,男孩變為普賢菩薩,相好端嚴,光明照燭。所見汙穢皆成香花。乘象騰空,漸漸隱滅。諸父老自恨愚暗,不識菩薩,刺目懺悔者十餘人。(《太平廣記》)

由是觀之,菩薩變現,豈凡人所能識?於此足覘大士度生,本無方所。攀《華嚴》以證峨眉之住者,未免拘墟。而別峨眉於普賢之外者,更同夢囈也。

峨眉山志卷二終

附錄:《華嚴經》依普賢願王得生極樂撮要(并釋)

〈行願品〉普賢菩薩於逝多林末會,發十大願王。其一一願皆云:「虛空界盡,眾生界盡,我此大願無有窮盡。是人臨命終時,最後剎那,一切諸根悉皆散壞,一切威勢悉皆退失;輔相大臣、宮城內外、象馬車乘、珍寶伏藏,無復相隨。唯此願王,不相捨離,於一切時,引導其前。一剎那中,即得往生極樂世界。到已,即見阿彌陀佛。其人自見生蓮華中,蒙佛授記。得授記已,經無數劫,普於十方不可說不可說世界,以智慧力,隨眾生心而為利益。乃至能於煩惱大苦海中,拔濟眾生,令其出離,皆得往生極樂世界。」又下偈云:「願我臨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我既往生彼國已,現前成就此大願,一切圓滿盡無餘,利樂一切眾生界。」

道純法師釋曰:

問:〈普賢行願〉是《華嚴》流通,何故於世界海中偏指極樂?既信解圓宗,十方佛剎,皆可往生;結歸西方,必有深旨?

答:普賢為善財海眾說願王已,結歸西方者,蓋為信解圓宗人,入文殊智,修普賢行,福慧事理,皆稱法界。此大心人,雖妙悟本明,頓同諸聖。然猶力用未充,未及如來出現普利眾生。所以暫依淨土,親近彌陀海眾,直至成佛。故經曰:「親覩如來無量光,現前授我菩提記。蒙彼如來授記已,化身無數百俱胝。智力廣大徧十方,普利一切眾生界。」即斯意也。


【經文資訊】中國佛寺史志彙刊第 045 冊 No. 0049 峨眉山志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國佛寺史志彙刊所編輯
【原始資料】法鼓人文學院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