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中國佛寺史志彙刊 第012冊
No.11 明州阿育王山續志 (6卷)
【清 釋畹荃撰】
第 16 卷

 

  明州阿育王山續志第十六卷目錄

  • 先覺攷(補遺)
  • 舍利懴儀序 (釋實賢)
  • 贈荃公和尚住持方丈序 (黃應熊)
  • 遊育王寺 (鄭羽逵)
  • 嵩公和尚入城,李海若孝亷招同人集齋,時值新霽,限韻 (全祖望)
  • 和前韻 (陳汝登)
  • 錢塘江候渡,寄懷荃上人(二首) (謝德星)
  • 蘇長公〈宸奎閣記〉、張無垢〈妙喜泉銘〉仆地已久,乾隆丁巳冬豎之殿庭 (釋畹荃)
  • 題無異堂 (釋畹荃)
  • 元雪窗光禪師塔在鄮峯蒙泉之上,蹟已冺滅,惟荒榛亂石中有斷碣存焉 (釋畹荃)
  • 寄懷嵩公和尚 (謝誾祚)
  • 寄育王嵩來和尚 (釋成傳)
  • 留別荃公上人(二首) (范核)
  • 寄懷荃和尚 (謝為雯)
  • 過育王寺 (傅德榮)
  • 請啓 (萬經)
  • 重建鐘樓記 (鄭羽逵)
  • 同人登阿育王寺鐘樓 (顧祖訓)
  • 寄育王嵩和尚 (釋明訢)
  • 寄謝嵩來和尚詩箑 (釋常觀)
  • 寄懷嵩公和尚(集古) (傅德榮)
  • 阿育王寺 (釋宗輝)
  • 玉几堂看雪 (釋畹荃)
  • 題秋水閒房(六首) (釋畹荃)
  • 寄玉几嵩公(六首) (杜琦)

明州阿育王山續志卷第十六

先覺攷(補遺)

  • 晉開山利賔菩薩(并州離石人,姓劉,名薩訶,法號慧達。西晉太康三年,鄮陰求塔出現,開山。歴宋、齊、梁、陳、隋、五代,皆律居講席,其住持俱莫可攷。)
  • 宋禪宗第一代宣密素禪師(嗣雲居齊公。宋端拱元年,奉勅自保福禪寺主此山,寺始為十方禪剎。按朱金華碑載,寺之主僧自宣密素公始可攷見。至洪武十一年,約之裕公代經六十三傳矣。七月初一日忌。)
  • 第二代守初禪師(筠州人,俗姓劉。天禧五年住此山,易寺南向。八月初七日忌。)
  • 第三代常坦禪師(嗣福昌善公。三月廿一日忌。)
  • 第四代澄逸禪師(嗣育王坦公。八月十七日忌。)
  • 第五代大覺璉禪師(字器之,漳州龍溪陳氏子,嗣泐潭澄公。皇祐中,仁宗召對化成殿,問佛法大意。奏對稱,賜大覺禪師之號,又賜御書詩頌十有七篇,建宸奎閣。十二月廿九日忌。)
  • 第六代寶鑑達禪師(饒州余氏子,嗣福嚴感公。十二月廿二日忌。)
  • 第七代覺禪師(八月廿八日忌。)
  • 第八代真戒振禪師(嗣瑞巖鴻公。十一月二十日忌。)
  • 第九代寧禪師(十一月三十日忌。)
  • 第十代月堂昌禪師(四明吳氏子,嗣雲峯慧公。十月初十日忌。)
  • 第十一代無竭曇禪師(嗣寶寧璣公。正月十五日忌。)
  • 第十二代聰禪師(六月廿一日忌。)
  • 第十三代了空潭禪師(六月廿九日忌。)
  • 第十四代真歇了禪師(十月初一日忌。)
  • 第十五代無示諶禪師(九月十七日忌。)
  • 第十六代佛智裕禪師(嗣圓悟勤公。十一月十八日忌。)
  • 第十七代圓悟粹禪師(十月初八日忌。)
  • 第十八代野堂崇禪師(四明人,嗣泐潭清公。五月十三日忌。)
  • 第十九代黙禪師(六月廿七日忌。)
  • 第二十代大慧杲禪師(嗣圓悟和尚,置般若莊田。八月初十日忌。)
  • 第二十一代大圓璞禪師(嗣大慧杲公。二月初五日忌。)
  • 第二十二代慈航朴禪師(二月初八日忌。)
  • 第二十三代妙智廓禪師(八月初四日忌。)
  • 第二十四代佛照光禪師(嗣大慧杲公。三月十七日忌。)
  • 第二十五代秀巖瑞禪師(閩人,嗣佛照光公。六月廿三日忌。)
  • 第二十六代退谷雲禪師(嗣佛照光公。十月十三日忌。)
  • 第二十七代空叟印禪師(西蜀人,嗣佛照光公。六月初三日忌。)
  • 第二十八代海印空禪師(十一月十九日忌。)
  • 第二十九代晦菴明禪師(嗣鼓山永公。五月十一日忌。)
  • 第三十代孤雲權禪師(西人,嗣佛照光公。十一月十七日忌。)
  • 第三十一代如菴崇禪師(九月十三日忌。)
  • 第三十二代晦巖光禪師(八月十二日忌。)
  • 第三十三代無凖範禪師(嗣臥龍先公。三月十八日忌。)
  • 第三十四代石堂明禪師(二月初七日忌。)
  • 第三十五代大夢因禪師(十月廿九日忌。)
  • 第三十六代癡絕冲禪師(嗣薦福生公。三月十五日忌。)
  • 第三十七代斷崖躬禪師(三月初十日忌。)
  • 第三十八代晦室明禪師(七月三十日忌。)
  • 第三十九代笑翁堪禪師(嗣無用全公。三月廿七日忌。)
  • 第四十代偃溪聞禪師(嗣淅翁琰公。六月初十日忌。)
  • 第四十一代東谷光禪師(嗣華藏祚公。)
  • 第四十二代毒川濟禪師(嗣淅翁琰公。六月十四日忌。)
  • 第四十三代虚堂愚禪師(四明人,嗣法于道塲巖公。)
  • 第四十四代西江謀禪師(南昌吳氏子,嗣淳菴公。)
  • 第四十五代淮海肇禪師(通州潘氏子,嗣淅翁琰公。)
  • 第四十六代物初觀禪師(鄞縣橫溪陸氏子,嗣淨慈簡公。)
  • 第四十七代藏叟珍禪師(南安呂氏子,嗣妙峯善公。五月廿一日忌。)
  • 第四十八代東叟愷禪師(嗣大川濟公。十二月十四日忌。)
  • 第四十九代寂窓照禪師(福之閩縣鄧氏子,嗣枯禪鏡公。)
  • 元第五十代頑極彌禪師(嗣痴絕冲公。)
  • 第五十一代清溪沅禪師(嗣枯禪鏡公。八月廿八日忌。)
  • 第五十二代朽菴祥禪師(嗣華藏淨公。五月初五日忌。)
  • 第五十三代橫川珙禪師(永嘉林氏子,嗣滅翁禮公。三月十八日忌。)
  • 第五十四代愚極慧禪師(嗣石田薰公。六月廿五日忌。)
  • 第五十五代東巖日禪師(嗣西巖惠公。五月初九日忌。)
  • 第五十六代東生明禪師(嗣頑極彌公。二月廿三日忌。)
  • 第五十七代石湖美禪師(金陵畢氏子,嗣無文傳公。)
  • 第五十八代月江印禪師(慈谿劉氏子,嗣虎岩伏公。)
  • 第五十九代石室瑛禪師(嗣晦機熙公。三月十七日忌。)
  • 第六十代雪窓光禪師(嗣東嶼海公。六月初一日忌。)
  • 第六十一代性空達禪師(嗣雪窓光公。七月廿八日忌。)
  • 明第六十二代大千照禪師(嗣東嶼海公。十月初七日忌。)
  • 第六十三代約之裕禪師(毘陵陳氏子,嗣笑隱訢公。)
  • 第六十四代象先輿禪師(嗣雪窓光公,重建下塔,築黃賢塘,得田二千餘畝,又市史氏田一千五百畝,名忠義莊、崎頭莊。)
  • 第六十五代南宗定禪師(嗣孚中信公。)
  • 第六十六代別峯在禪師(嗣天界曇公。)
  • 第六十七代天章玘禪師(嗣雪窓光公。)
  • 第六十八代原素儉禪師(嗣原明良公。)
  • 第六十九代契庵得禪師(嗣大千照公。)
  • 第七十代宗冕軒禪師(嗣法未詳。)
  • 第七十一代西竺來禪師(嗣慈舟濟公。十月初八日忌。)
  • 第七十二代北宗濟禪師(嗣西源達公。)
  • 第七十三代少林宗禪師(嗣芳林鬯公。)
  • 第七十四代古章憲禪師(嗣天界泐公。)
  • 第七十五代椿齡壽禪師(嗣忍庵慈公。十一月廿二日忌。)
  • 第七十六代無方超禪師(嗣物先羲公。)
  • 第七十七代瑩中玥禪師(嗣契庵得公。)
  • 第七十八代用常憲禪師(嗣別峯在公。)
  • 第七十九代西原遠禪師(嗣元極頂公。)
  • 第八十代澹菴學禪師(嗣元極頂。永樂間,欽召擢右街之任。六月初二日忌。)
  • 第八十一代體元正禪師(嗣天淵公。正統九年,欽召至京,開萬善戒壇。十二月廿四日忌。)
  • 第八十二代圭中璧禪師(嗣無作行公。)
  • 第八十三代懶菴儆禪師(嗣法未詳。)
  • 第八十四代清源本禪師(姚江陳氏子,嗣靈隱借菴。)
  • 第八十五代伴雲[山*午]禪師(嗣益宗學公。八月初七日忌。)
  • 第八十六代大用成禪師(嗣法未詳。)
  • 第八十七代大本中禪師(嗣益宗學公。)
  • 第八十八代印空海禪師(嗣潔空通公。)
  • 第八十九代白菴金禪師(嗣法未詳。)
  • 第九十代月庭全禪師
  • 第九十一代松林茂禪師
  • 第九十二代古心恒禪師
  • 第九十三代大海澄禪師
  • 第九十四代如海福禪師(本郡朱氏子,嗣清源本公。)
  • 第九十五代無涯廣禪師
  • 第九十六代東溟浩禪師
  • 第九十七代宗靜邃禪師
  • 第九十八代大止進禪師
  • 第九十九代玉庭珍禪師
  • 無漏瓶禪師(嗣妙峯覺公,闡天台教觀,重建舍利塔殿。九月初二日忌。)
  • 秘藏理法師(宛陵人,嗣無漏瓶公,纂修《育王山志》。)
  • 密雲悟禪師(嗣幻有傳公。七月初七日忌。)
  • 清太白雪禪師(崑山徐氏子,嗣費隱容公。八月二十八日忌。)
  • 祖林明禪師(嗣太白雪公。九月十八日忌。)
  • 嵩巖靈禪師(嗣太白雪公。六月廿七日忌。)
  • 法鐘覺禪師(嗣太白雪公。十一月初六日忌。)
  • 秋遠碧禪師(嗣法鐘覺公。十一月十九日忌。)
  • 遜安讓禪師(嗣秋遠碧公。十一月初二日忌。)
  • 嵩來荃禪師(嗣秋遠碧公。)

舍利懴儀序

葢聞法身無象,因萬物以賦形;道體無方,隨眾生而應跡。爰自林示寂,中夜還源,玉毫影於人間,寶相潛輝於宇內。所遺舍利,三分攸分,乃造浮圖,八國是奉。屬當五天之地,經歴一百餘年,爰有聖君,厥名阿育,乘鐵輪而應世,受佛記以為王。志在福田,心存佛法。甫聞舍利,始事請求。於是塞恒水之刀輪,機關不轉;開世王之寶篋,油火纔乾。(阿闍世王取佛舍利,藏恒河中,作千歲燈供養。中安金篋,用盛舍利,外置刀輪,四靣旋轉,流水激之,輪無停晷。阿育王欲取之,殆不能得。有蓮花比丘教以擲柰塞之,輪即不轉。乃下取舍利,纔開金篋,油盡火滅。)乃役鬼神之智力,載求羅漢之神通;集眾香以成泥,碎七寶而為末。八萬四千之佛塔,終夜告成;二千三百之人寰,即時分布。百神奮足,爭馳五指之光;萬鬼昂頭,齊覩半空之臂。(阿育王取佛舍利,令諸鬼神以香泥寶末,一夜造成八萬四千寶塔。請耶舍尊者舒指放光八萬四千道,諸鬼各隨一光盡處安置一塔。尊者于虚空中以手障日,諸鬼望之,普天之內,一日之中同時下塔。)塔廟於焉始盛,佛法由是大興。彼居中夏,數乃眾多;此屬東方,處唯十九。阿育造塔之歲,則是周厲王之共和年也。自餘諸處,聖跡罕存;唯兹四明,靈蹤尚著。昔在西晉,年曰太康,有并州劉薩訶者,利賔菩薩也;愍眾生之造業,示同類以化人。罹罪而入幽冥,懼苦而求救。梵僧指示,舍利是求。覺而發心,尋即改業。化身應世,暫為畋獵之民;大士出家,還作比丘之相。於是北背并汾,南遊江浙。慕浮圖而顧盻,念舍利以追尋。萬里關山,豈憚驅馳之苦?數年道路,寧涉之勞?由是登陟鄮峯,徘徊玉几。鐘韻忽聞於地下,塔婆高湧於巖頭。一片青山,顯出千年之聖跡;數重磐石,長留萬古之神蹤。從兹建屋度僧,藉僧守塔。地號東南佛國,僧稱累代人龍。迨乎有梁啓運,兹山之額號始彰;大宋肇興,厥寺之扁題重煥。嘉祥屢發,靈異叠生:或相好於塔中;或放光明於松頂;或數旬禮拜,慈親離冥報之殃;或頻月熏修,尊者獲印文之瑞;乃至或燃一臂,神歸淨土九蓮。(唐欽禪師,于育王舍利塔前燃一臂,求生淨土。)或捨全身,親證念佛三昧。(明慧廣禪師,禮舍利塔,光中見佛,乃悲淚曰:「某何德,感如來希有瑞相!」遂焚身以報佛恩。〔實賢〕)自悲生晚,不能親覩佛身;幸喜緣深,猶得躬逢聖跡。于己亥夏,特申瞻禮,恭詣此山。三月安居,六時悔過。但以凡誠淺劣,難扣慈悲;宿業深沉,未蒙感應。是以重述行儀,再申懇到。終身從事,畢命為期。不唯自省過愆,亦與人同懴悔。沉疴未起,每憐同病之人;浪子不歸,頻下思親之淚。文無足觀,義或可取。所冀障山飜倒,轉成功德之山;業海乾枯,化為智慧之海。六根都攝,修淨業於此身;三昧早成,見彌陀於即世。凢我同志,毋忘此心!同願力於千生,共報佛恩於萬劫云爾。

贈荃公和尚住持方丈序

自佛法入中國來,寰宇必有花宮以奉佛,又必有名僧住持以衛花宮。所謂住持者,非徒供養守種種莊嚴而已,必能宣金石之微言,示玉毫之真相;三千大千之世界靡不瞻依,四諦十二之因緣毫無凝滯,而後克當住持之一席也。若鄞之育王廣利寺,乃供奉如來舍利,為海內第一之叢林。自晉太康,歴六朝、五代、唐、宋、元、明,至我朝千有五百餘年,凡見聞隨喜、禮拜皈依者,無不如親承接足,頓破無明,了悟法身。余奉特簡,作宰翁洲,經今十載。往返郡城省會,每不歴蛟門之險,取道於育王,信宿兩宵。非貪數瞻舍利,喜寺中嵩來荃和尚,通儒術,書畵贍逸,嘗與之茗椀香爐談詩說偈。其法兄號遜安者,寂處方丈,無言無動,無見無聞。所有宏汲引以濟俗、題究竟以開氓者,悉荃和尚酬應。而且積四方供奉舍利之香金,闢拾翠樓五六間於西南隅;又搆娑羅閣,以補舊時之所有;又修葺東偏大禪堂,以備隨喜禮拜者之棲止;又甃石明堂,以新三摩地、種八福田;又徧蒐殘碑斷碣,以不沒前人之舊蹟,兼彰法寶之名區。凡十數年來之苦行勤修,皆主方丈者之所當留意。而遜公深居簡出,高清淨無為;荃和尚惟恐泊與淡相遭,頺墮委靡,將千數百年之精藍,一旦至於潰敗不可收拾,亟出而一一代主方丈者為之。則荃和尚,固非佛所稱空生、身子為長老而已,乃善根夙植,欲請佛住世,常轉法輪,俾一切恒沙人盡離苦海而登彼岸。此雖起當年妙喜老僧、大覺禪師再生今日,宣微言、示真相,亦不是過也。彼世之髠而緇,不解空生大覺如海一漚,而營營汲汲惟方丈之是謀;與夫胸不諳儒佛書,口不說仁義事,踞名山木上座,詡詡自稱為大和尚以傲世者,倘與荃和尚同堂晤語,有不赧然汗流浹背哉?今復月遜公謝世,丈室無人。遠近僧眾與法檀越,亟請荃和尚繼席主持育王。余與荃和尚交好多年,頗如昌黎之於文暢,永叔之於慧勤,東坡之於佛印。聞其於今二十六日進方丈,何能嘿無一言?苐荃和尚之道德,遠勝乎文暢諸僧;而余之為文,書不盡言,言不盡意,深有歉乎!韓、蘇之洸洋雄放,永叔之超曠清幽,恐不足表揚荃和尚於萬一也。或者,育王所供舍利,為如來法身,常住不壞;今文亦得藉舍利,永留刼石中,不等尋常寺院住持,庸庸終歸於澌滅也夫!文林郎.知定海縣事.今遷山西寧武.同知羅浮.髮弟黃應熊頓首撰

遊育王寺

  桑有處士 匡廬足頻到 最後成三笑 笑意終不告 今我非淵明 偏有遠公導 杖策入招提 精力非妄耗 石壇夭矯松 素以放光號 坐對足掀髯 仰觀共欹帽 舊雨話挑燈 詩成語兀傲 一笑瓦礫投 竟得珠玉報(嵩上人以詩什見貽)

嵩公和尚入城,李海若孝亷招同人集齋,時值新霽,限韻

  獻歲曾無三日晴 黯然花柳寂然鶯 高僧昨日來同谷 春信連朝度滿城 四座歡悰逢老友 百年墨妙有餘清(南皐于座中出先詹事公墨蹟見惠,踐先君之宿諾也。) 幾時一葉褰裳去 烏石山前啖笋羹

和前韻

  天愛良辰亦放晴 月湖西畔囀流鶯 青雲友集豪吟窟 白足僧來舍衛城 蓮社百年多逸興 虎溪三笑遜餘清 侵晨過我殊岑寂 僅有東坡玉糝羹(余亦芼蔬邀上人過雲在樓)

錢塘江候渡,寄懷荃上人(二首)

  檢點遊囊卸竹兠 渡頭潮落急呼舟 離家到此方三日 浪跡如余竟一鷗 淺草平沙新驛路 亂山疎樹晚江秋 安身爾茆堂裏 瓶缽老貫休

  香尋鼻觀有甜藤 斜日高樓想獨登 塵土胃腸何處洗 山川靈爽向誰憑 自從雨榻零星話 直到寒泉徹底冰(壬子夏,宿玉几山房,劇談竟夜;甲寅臘杪,得訪嵩公。) 一紙近來邀入社 夢中顛倒失行縢(時寄札相邀拾翠樓,未及一登。)

蘇長公〈宸奎閣記〉、張無垢〈妙喜泉銘〉仆地已久,乾隆丁巳冬豎之殿庭

  山靈訶久能藏 蘚駁苔侵歲月長 異代重珍金石刻 碑仍自立蘇張

題無異堂(乾隆己未,重新無異堂後庭,去其壅塞,開闢窗牖,堵間甃宋刻石碑,手植牡丹、海棠、薔薇、蘐草、杜鵑其上。)

  寺深最後無塵到 地接烟蘿築砌臺 背日古碑苔蘚合 靣山寒影石房開 竹翻曉露棲禽去 風送晴檐乳鴿來 惟有此心閒似水 數莖紅蕚傍墻栽

元雪窗光禪師塔在鄮峯蒙泉之上,蹟已冺滅,惟荒榛亂石中有斷碣存焉

  山靜徑轉幽 泉澄魚可鏡 振衣登崇岡 羣峯蒼紫映 方墳歲月深 壞石塌危磴 緬憶千載人 瞻仰尚恭敬 長吟發浩歌 谷響前山應 層崖媚如削 孤月皎寒靚 策杖晚歸來 林端數聲磬

寄懷嵩公和尚

  古剎明州數育王 卅年前憶臥禪房 至今塔影留殘照 尚有梅花發暗香(前遊以黃昏入寺,暗中但聞梅香撲鼻。) 坡老書從碑仰臥 遠公骨共玉深藏(謂秋公和尚) 屬君句就袈裟覆 好讓松枝自放光

寄育王嵩來和尚

  三十餘年別鄮峯 每于禪寂道情通 匆匆老我風霜裏 遠遠懷人夢寐中 愁對暮雲停渭北 欣看春樹蔚江東 何時歡聚松陰下 消去相思千萬重

留別荃公上人(二首)

  寺門杳靄竹林間 看慣春山近可攀 舊倚石闌松不改 新登樓閣翠如環 孤燈仍照伊蒲饌 十載應憐老髩斑 無奈來朝重別去 曙光欲動鳥緡蠻

  一夜歸心動不休 起看窗艸碧悠悠 子規聲裡春先去 罌粟花邊客暫留 塔沒雲孤棹遠 寶幢臨水綠楊愁 此行預報真消息 菡蓞開從惠遠遊

寄懷荃和尚

  深隱雲端玉几峯 久思瞻仰末由從 叅禪獨對三更月 覺世惟傳一杵鐘 德望高同舍利塔 文名焰敵放光松 相尋擬負冬暄獻 力勉趺策短笻

過育王寺

  重到山中玉几堂 愛觀秋水坐閒房 軒開靈菊恒呈瑞 石挺蒼松屢放光 曾記昔年貽妙墨 爭看此日煥詞章 摩挱碑碣驚三絕 輝映前朝蘇與張(時嵩上人新鎸塔記十景詩碑)

請啓

伏以育王名剎,創自太康;舍利祥光,明于震旦。久為四海人天之勝地,尤為一方因果之精藍。非憑老栢喬松若神龍之呵,能免荒烟蔓草如荊棘之糾纏?恭惟荃公大和尚,幼擅人龍,夙標威鳳。蓄雲洩雨,翠披玉几之峯巒;浴日涵星,光映金沙之井水。指旛悟曹溪之句,非風自翻;立雪叅少室之機,無臂打斷。早宜繼秋翁而為宗主,温恭偏讓于遜公。今既虚丈室,而當住持利人,宜登乎法座;况世尊傳有密,信手已授。今舍利徧現祥光,覿靣莫遮羅扇。伏祈紹智燈于鹿苑,揚慧日于龍樓。精義解頥,處處一標見月;微言折角,人人五逆聞雷。儼同菩薩轉輪,超生生之世界;不啻如來說法,度萬萬之恒沙。(經)等萍寓塵寰,生浮幻泡。深媿兩噓之未習,敢希三笑之重新。胡餅再拈,何妨呷些汁下;香梨飽喫,也須還我渣來。如是我聞,最初事畢。伏惟鑒納,臨楮翹瞻!髮弟萬經、蔣拭之、范從律、全祖望、邵鐸、鄭性、周定陳美訓、周式雅、陳汝登、張士壇、范基、謝誾祚、陳本醇、李世法、范城、李昌泉、張懋建、李自新仝頓首

重建鐘樓記

浙東西名剎五,阿育王其一也。舊有鐘,元延祐年所鑄。乾隆丁巳,余過寺,不見鐘樓。問寺僧,知康熙前壬寅,寺燬于火,鐘亦墮地,在荒烟蔓草中者,將近百年矣。閱丙寅,余再過寺,見寺左有樓翼然。主僧嵩來上人指謂余曰:「曩君來,鐘在地,今懸斯樓矣。」因備言建樓始末。由乙丑春,鄞邑令傅公柟至寺,見鐘不列於懸,捐貲三十金,令上人植木於殿,為架以懸之。上人念鐘高,非樓不能容;且殿為禮佛塲,植木架鐘不適於觀。因鳩工庀材,於青龍左方闢地建樓數十楹。周以重簷,繚以疏綺。高三丈六尺,廣如其長而减二尺。經始于乙丑仲秋,落成於丙寅孟夏。樓既成,懸鐘扣之,噌吰之音四達。計糜金錢,以緡計者四百。除傅侯所捐外,餘皆上人衣鉢貲也。嗟乎!方今梵剎毀,寺僧視之如秦越,不問也。即假名修建募化,所得亦先歸私槖,餘方公諸常住。如上人之捐貲以建鐘樓者有幾人哉?有幾人哉?因援筆而為之記。乾隆十一年歲次丙寅秋九月,賜進士出身.勅授文林郎.內閣中書舍人.改知四川成都府安縣事.慈谿鄭羽逵撰

同人登阿育王寺鐘樓

  竹樹繞青山 掩映重門秀 幾年不到此 蒼翠殊非舊 矧復起臥鐘 傑閣摩空構 同人拾級登 烟雲滿襟袖 凌虚豁眸 兩塔俛如就 峭壁巉巖間 蛟龍蟠古甃 樹杪見田疇 黃綠呈綺繡 獨有放光松 虬偃昻螭首 翛然觀六合 一指齊宇宙 群坐秋水房 春風納圭竇 玉几老山翁 動靜徵樂壽 蘊古觸新機 凭覽發清奏 珠玉雖嗣音 搦管愧孤陋 無語贈溪山 此來人更瘦

寄育王嵩和尚

  一機獨露法王顏 不落乾坤萬象間 祖席幾人提棒喝 聲名千載播江山 漫云別後離懷切 恨春前把晤艱 愧我乳峯多冷淡 終朝抱膝掩松關

寄謝嵩來和尚詩箑

  一扇遙頒風送凉 懷人句好意偏長 筆鋒自有高王致 詞藻掀翻屈宋墻 憶昨來山瞻棒喝 幾從望海挹清光 相遺喜得詩中畵 捧讀時時爇瓣香

寄懷嵩公和尚(集古)

  心無時事累(陳海樵 )得在玉几前(鮑照) 松竹開幽徑(吳儆 )琴歌列梵筵(陳子昻) 綠琪千歲樹(楊炯 )明月一池蓮(白玉蟾) 覺路花非遠(楊慎 )閒門鳥作緣(吳凝父) 潛光隱嵩岳(李白 )芬馥邁蘭荃(荀濟) 高論明秋水(江總 )新詩動洛川(韋應物) 丹霞非俗宇(楊炯 )翰墨小神仙(黃山谷) 海內存知己(李卓吾 )春牕月伴眠(白樂天)

阿育王寺

  東塔凌蒼巘 西樓控紫岑 僧歸紅樹裏 鐘出翠微深 古殿層霄露 穹碑撥蘚尋 金軀遺舍利 一如今

玉几堂看雪

  玉几山深一夜平 花飛六出舞輕盈 不聞凍鵲爭枝噪 秖覺春蠶食葉聲 剡水歸舟神自爽 灞橋策蹇思尤清 何如老衲安然坐 吟對梅花絕世情

題秋水閒房(六首)

  窗外即青山 種花復種樹 鳥亦戀其中 時共山人

  豈是藏春塢 繁花次苐看 芙蓉醉未了 南竺又微

  挑燈深夜靜 蛩語自鳴秋 千載名山志 而今欲校

  山月低檐秋水清 岩隈木石伴經行 天如亦愛鷦鷯我 寄一枝來老此生

  斷碣糢糊唐代石 殘螭缺落宋朝碑 臨池湊築重珍惜 碎錦奇文千載詩

  堦下一泓秋水綠 芙蓉花近夕陽樓 顛毛似雪盈 好友詩來嬾倡酬

寄玉几嵩公(六首)

  棲遲海上十經年 宦况鄉情共慨然 聞說道人超物表 幾回夢不到林泉

  尋來三度路非差 童子開門識杜衙 問取高踪何處去 東錢湖月四明霞

  隔年風雪宿山家 着屐穿雲石徑斜 行到上方鐘鼓動 班班弟子禮袈裟(時值戒期)

  約我春前雪後來 畵蘭寫竹蒼苔 條風已變池塘柳 暖日全舒官閣梅

  東風處處冷全消 正日山房坐寂寥 城郭經過人罕識 何妨緩步出溪橋

  年來心事太無聊 親老田蕪歸興饒 爛熟世情愁不得 遠公教我問漁樵


【經文資訊】中國佛寺史志彙刊第 012 冊 No. 0011 明州阿育王山續志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中國佛寺史志彙刊所編輯
【原始資料】法鼓人文學院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