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藏經補編 第25冊
No.145 天目中峰廣錄 (30卷)
【中峰明本著】
第 29 卷

下一卷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九

偈頌

寄同叅十首

本來成佛非他得 不信分明是自欺 一箇主人翁既失 萬生皮袋子難醫 昇沉相續蟻旋磨 憎愛交纏象溺泥 未肯懸崖親撒手 不知辛苦待何時

自從昔日昧天真 掘箇無明窖轉深 因業受身身造業 由心起境境生心 輪回動是經塵劫 修證何曾惜寸隂 生鐵秤鎚牢把手 莫教東海又平沉

修行須是用心真 心若真時道易親 迷悟二途端在我 是非兩字莫隨人 黃金猛與鑄肩脊 白醭常教生口脣 漆桶驀然箍自脫 心華開發少林春

法界何曾間自他 見聞知覺眼中華 眾生心佛三無別 煩惱菩提兩不差 嚇你老爺臨濟喝 惑他兒女祕魔叉 低頭更擬求玄解 十萬程途未是[賒-示+未]

即心是佛佛惟心 三際同時絕古今 將佇思間駒過隙 擬承當處鼠偷金 拍盲快向聲前領 脫略難於句下尋 早不立成男子志 驢年方會芥投鍼

今古奔趨幾象龍 禪禪禪直是心空 二宗得旨非南北 五派歸根絕異同 得馬還牛閒口鼓 凡鎔聖假神通 苟非真實超玄者 端的難教振祖風

即心是佛大家知 涉境難教絕順違 既悟且言無戒律 不迷安得有貪癡 閉門說路語何直 出戶親行步却遲 故國苟非真到者 萬般施設緫非宜

如來禪與祖師禪 一手猶分掌與拳 既得髓時忘直指 拈華處喪單傳 烏焉成馬今皆是 黃葉為金古亦然 未具照空生死眼 爭教仰不愧龍天

相逢盡說做工夫 謂做工夫何所圖 不是坐忘消白晝 豈應高臥守清虛 多生憎愛情難遣 積劫輪回業未除 不做一回親斬斷 空將名字掛江湖

十方聚會號同叅 半入叢林半住菴 大法不明宜自譴 靈源未透欲誰甘 識田塞斷泥犂穽 心地熏開優鉢曇 今日伊余容易別 牛頭自北馬頭南

示玄鑑講主二首(并引)

雲南鑑講主知有教外別傳之旨越一萬八千里而來西淛自相見至相別恰三載一日尋我客中夜話湖山間因舉宗門下數陳爛葛藤不覺咬斷拇指臨別怱怱不欲徵其罪犯且放過一著異日抵匡廬而之故鄉却不得出露醜惡被人呌罵而累及我也就以二偈贈之

狂心未歇為禪忙 萬八千程過遠方 喪盡目前三頓棒 揮開腦後一尋光 陳年故紙渾無用 今日新條亦頓忘 見說雲南田地好 異時歸去坐繩牀

衲僧用處絕羅籠 拶著渾身是脫空 輾破一塵如有旨 撥開萬象覔無蹤 德山焚情先死 良遂敲門路已窮 積劫塵勞忽吹盡 黑龍潭下五更風

鴈蕩除夜

茅屋三間冷似冰 灰頭土面十餘僧 掃除自閒枝葉 不打諸方爛葛藤 就手揭開新歲曆 和光吹滅舊年燈 頂門別具摩醯眼 越死超生似不曾

夢幻泡影緫頌五首

夢中作夢日悠悠 究竟何嘗有斷頭 槐國既無分晝夜 漆園那復論春秋 半月吐三更影 一枕風含萬古愁 不識有誰曾獨醒 揭開宇宙縱雙眸

幻本非生非不生 實無而有政縱橫 纖塵靡積乾城聳 滴那容燄水傾 火宅長年機未息 雪山午夜道初成 謾將凡聖閒分別 把手同歸一路行

泡因雨點激平川 脫出規模顆顆圓 倐有忽無彰起滅 隨成即破示抽添 山河密虛玄 法界深藏空寂圈 却笑幾多兒女戲 重重撲碎又依然

影子從來不離身 惟於光外獨分真 日中疾走誠難避 水底深探豈易親 三界昇沉蹤舊 四時遷謝跡方新 古今多少英靈者 曾不遭迷有幾人

三界何人得暫離 六如處處未相違 捕風吹網人皆笑 逐色隨聲自不疑 迷所以迷知幾劫 墮之又墮更多時 不能彈指超無學 擬剔眉毛時遲

贈營壽藏

斸斷雲根闢古基 粉牆低護石樓危 既知身後有終日 肯信目前無了時 夜雨一蠶課繭 春風千里燕泥 到頭共熟黃梁夢 哭送斜陽欲恨誰

次韻答盛秀才

風月何緣事苦吟 擬將英譽壓雞林 幾回立盡三更月 一了搜空萬劫心 夢裏忽驚霜入鬢 梅邊不覺淚沾襟 可憐半世聦明種 甘為浮詞又陸沉

送禪者歸鄉二首

直下本來無一事 謂言無事早相欺 輪回不翅三千劫 履踐何拘十二時 竹筧引泉聲滴滴 松來月影遲遲 市朝見說黃金貴 誰買青山種紫芝

湖海俄經三十年 無端一念憶生緣 夢中復做還鄉夢 禪外重叅逆旅禪 踏碎暮雲投古寺 衝開積雪望炊煙 狂心未向機前歇 溢目家山轉棄

船居十首(酉舟中作)

世情何事日羈縻 做箇船居任所之 豈是畸孤人共棄 都緣踈拙分相宜 漏篷不礙當空掛 短棹何妨近岸移 佛法也知無用處 從教日炙與風吹

水光沉碧駕船時 疑是登天不用梯 魚影暗隨篷影動 鴈聲遙與櫓聲齊 幾回待月停梅北 或只和煙繫柳西 萬里任教湖海闊 放行[(冰-水+〡)*ㄆ]住不曾迷

人在船中船在水 水無不在放船行 藕塘狹處拋篙直 荻岸深時打棹橫 千里溪山隨指顧 一川風月任逢迎 普通年外乘蘆者 未必曾知有此情

太廈何知幾百間 爭如一箇小船閒 隨情繫纜招明月 取性推篷看遠山 四海即家容幻質 五湖為鏡照衰顏 相逢順逆皆方便 誰暇深開佛祖關

家在船中船是家 船中何物是生涯 檣栽兔角非千木 纜繫龜毛不用麻 水上浮漚盛萬斛 室中虛白載千車 山雲溪月常圍繞 活計天成豈自誇

一瓶一鉢寓輕舟 溪北溪南自去留 幾逐斷雲藏野壑 或因明月過滄洲 世波汩汩難同轍 人海滔滔孰共流 日暮水天同一色 且將移泊古灘頭

散宅浮家絕所營 閑將行色戲論評 煙簑帶雨和船重 雲衲衝寒似紙輕 帆飽固知風有力 柁寬方覺水無情 頭陀不慣操舟術 幾失娘生兩眼睛

為問船居有底憑 渾無世用一慵僧 拋綸擲釣非吾事 舞棹呈橈豈我能 轉柁觸千丈雪 放篙撑破一壺冰 從教纜在枯椿上 恣與虛空打葛藤

懶將前後論三三 端的船居勝住菴 為不定方真丈室 是無住相活伽藍 煙村水國開晨供 月浦華汀放晚叅 有客扣舷來問道 頭陀不用口喃喃

船無心似我無心 我與船交絕古今 漚未發時先掌柁 岸親到處不司鍼 主張風月篷三 彈壓江湖艣一尋 衮衮禪河遊殆遍 話頭從此落叢林

山居十首(六安山中作)

胷中何愛復何憎 自愧人前百不能 旋拾斷雲修破衲 高攀危磴閣枯藤 千峯環繞半間屋 萬境空閑一箇僧 除此現成公案外 且無佛法繼傳燈

三尺茅簷聳翠岑 去城七十里嶔 誰同趣入忘賔主 我自住來空古今 雪磵有聲泉眼活 雨崖無路蘚痕深 為言海上叅玄者 菴主癡頑勿訪尋

行脚年來事轉多 爭如縛屋住巖阿 有禪可悟投塵網 無法堪傳逐世波 偷果黃猿搖綠樹 華白鹿臥青莎 道人喚作山中境 墮清虛物外魔

觸處逢山便做家 秪緣甘分老煙霞 盧都脣觜生青醭 藞苴形骸上白華 四壁光吞蓬戶月 一瓶香熟地爐茶 苟非意外相知者 徒把空拳豎向他

數朵奇峯列畫屏 參差泉石暢幽情 青茅旋[匚@贛]尖頭屋 黃葉頻煨折脚鐺 雲合暮山千種態 鳥啼春樹百般聲 世間出世閒消息 不用安排緫現成

一住空山便廝當 兩忘喧寂與閒忙 但聞白日銷金鼎 不見青苔爛石牀 印破虛空千丈月 洗清天地一林霜 客來不用頻饒舌 此事明明絕覆藏

閒雲終日閉柴扉 海上同叅到者稀 白髮不因栽後出 青山何待買方歸 拽簾諗老投深穽 薙髮曾郎墮險機 要覔住菴人住處 擬心難免涉離微

見山渾不厭居山 就樹誅茅縛半間 對竹忽驚禪影瘦 倚松殊覺老心閒 束腰懶用三條篾 扣誰叅一字關 幸有埋塵甎子在 待磨成鏡照空顏

頭陀真趣在山林 世上誰人識此心 火宿篆盤煙寂寂 雲開牎檻月沉沉 崖懸有軸長生畫 瀑響無絃大古琴 不假修治常具足 未知歸者謾追尋

千巖萬壑冷相看 不用安心心自安 識馬乍教離慾厩 情猿難使去玄壇 竹煙透屋蒲龕密 松露沉空毳衲寒 此意山居人未委 未居山者更無端

水居十肖(東海州作)

道人孤寂任棲遲 跡寄湖村白水西 四壁煙昏茅屋窄 一天霜重板橋低 驚濤拍岸明生滅 止水涵空示悟迷 萬象平沉心自照 波光常與月輪齊

水邊活計最天然 物外相忘事事便 門柳每招黃蝶舞 岸莎常襯白鷗眠 雨蒸荷葉香浮屋 風攪蘆花雪滿船 不動舌根談實相 客來何必竪空拳

縛箇茅菴際水涯 現成景致一何奢 野塘水合魚叢密 遠浦風高鴈陣斜 道在目前安用覔 法非心外不須誇 一聲鐵笛滄浪裏 煙樹依依接暮霞

年晚那能與世期 水雲深處分相宜 茭蒲繞屋供晨爨 菱藕堆盤代午炊 老岸欲隳添野葑 廢塘將種補新泥 無心道者何多事 也要消閒十二時

漚華深處寄幽棲 聞見天真分外奇 一枕香吹紅[卄/(凵@(口*了*又))]蓞 四簷光浸碧瑠璃 繞圍雲水盈千眾 爛嚼虛空遣二時 幻住叢林無間歇 苟非同道欲誰知

雲漫漫又水漫漫 新縛茅龕眼界寬 儘有池塘堪著月 且無田地可輸官 四時風味人誰得 萬頃煙波我自觀 却恐客來為境會 閉門[(冰-水+〡)*ㄆ]在一毫端

住箇茅菴遠市塵 東西南北水為鄰 風休獨露大圓鏡 雪霽全彰淨法身 波底月明天不夜 爐中煙透室常春 閒將法界圖觀看 心眼空來有幾人

水中圖畫發天藏 不到無心孰可當 雪谷春深沉玉髓 冰壺夜水泛銀漿 洞然圓湛融三際 廓爾淨明空八荒 縛屋且依如是住 難將消息寄諸方

水國菴居最寂寥 世途何事苦相招 去村十里無行路 隔岸三家有斷橋 數點鴉聲迎暮雨 一行魚影漲春潮 陳年佛法從教爛 豈是頭陀懶折腰

極目瀰漫水一方 水為國土水為鄉 水中縛屋水圍繞 水外尋蹤水覆藏 水似禪心涵鏡像 水如道眼印天光 水居一種真三昧 只許水居人廝當

居十首(汴梁作)

古稱大隱為居 柳陌華衢間管絃 畢竟色前無別法 良由聲外有單傳 錦街破曉鳴金 繡巷迎春擁翠銅 覿面是誰能委悉 茫茫隨逐政堪憐

綠水青山入眼塵 心空何物可相親 既無世務堪隨俗 却有居最逼真 月印前街連後巷 茶呼東舍與西鄰 客來不用論賔主 篆縷橫斜滿屋春

足跡無端遍海涯 現成山水不堪誇 市𢌅既可藏吾錫 城郭何妨著我家 四壁虛明連棟月 數株紅白過牆華 見聞不假存方便 只麼隨緣遣歲華

山居何似我鄽居 對境無心體自如 手版趣傾樓上酒 腰鈴急送鏽前書 沉沉大夢方純熟 擾擾虛名未破除 白日無營貧道者 草深門外懶薅鋤

起滅循環事若何 萬般粧點苦娑婆 榮膺廊廟三更夢 壽滿期一剎那 翫月樓高門巷永 賣花聲密市橋多 頭陀自得居𢌅趣 每笑前人隱薜蘿

𢌅市安居儘自由 百般成現絕馳求 綠菘紫芥攔街賣 白米青柴倚戶[(冰-水+〡)*ㄆ] 十二時中生計足 數千年外道緣周 苟於心外存諸見 敢保驢年會合頭

山根水際我甞諳 特地移居逼閙籃 人影紛紜方雜杳 市聲撩亂政沉酣 千樓燈火為標準 萬井笙歌作指南 喜頭陀忘管帶 無邊法界是同叅

山居却似苦無緣 既不居山學隱 新縛蒲團侵市色 旋移禪板近人煙 庭華日暖藏春鳥 櫩樹風高噪晚蟬 一鉢普通年外雪 與誰同共潤心田

居不費買山錢 溢目風光意自便 逐日驊騮蹄踏踏 弄晴蝴蝶翅翩翩 見忘境不須頻遣 執謝心常合本然 如是住來知幾劫 難將消息與人傳

卜築道何親 物物頭頭契本真 微有得心魔所攝 擬存住念鬼為鄰 招提禁夜鐘聲近 閭巷催年鼓吹頻 三世如來諸法相 一回新又一回新

次韻瀋王題真際亭

高亭結搆標真際 體共雲林一樣閒 山勢倚天忘突兀 水聲投澗自潺湲 伽陀逈出言詞外 海印高懸宇宙間 佇看凭闌人獨醒 又添公案入禪關

[髟/告]峯有懷(高峯和尚初剏菴於此)

[髟/告]雲深古道危 不來夜半扣柴扉 六年底事成遺恨 寂寞空山啼子規

題佛母堂

熱鐵洋銅地獄坑 禍胎今日又重生 黃梅山下人無數 誰解門前掉臂行

雪竇送友

子規啼血染山華 拄杖頭邊興轉[賒-示+未] 眼底迢迢皆客路 草鞋今夜脫誰家

贈桃溪法華經會

一會靈山曾見不 聲前句後莫輕酬 碧桃溪上三更月 龍女明珠夜不[(冰-水+〡)*ㄆ]

贈鐵山道人禮補陀

脚跟下鐵山萬仞 眼睛頭白浪千尋 不於這裏承當去 更要重叅觀世音

送澄上人之江西

大江西去水無垠 澄不清兮攪不渾 一吸直教乾到底 莫將涓滴上人門

題廬山佛手巖

清淨身中金色臂 匡廬疊疊曉雲開 為人隻手無伸處 且聽勞生空望崖

匄者堂失火就死者數人

乞兒男女苦相煎 拶得無明火現前 一夜渾家都喪 死枯髏上不生煙

題十六尊者揭厲圖

十六高人去就輕 天台南嶽任縱橫 不知著甚麼死急 箇箇拖泥帶水行

次韻酬李仲思宰相四首

晴雲萬疊羣山 崖瀑千尋落樹間 定裏驚傳王駕至 秪應來奪老僧閒

歸鞭未舉且婆娑 平地須知險處多 休把世間名字相 累他巖穴病頭陀

物我遷流興未疲 正圖誇勝與稱奇 逝多林裏真慈父 也把空拳嚇小兒

機裏藏機復見機 秋霜點點透征衣 話殘夜壑三更月 又約天雲擁毳歸

晦室

千燈不照六牎寒 光影俱忘始解看 三萬二千人去後 至今門戶黑漫漫

逆流

出源便遇打頭風 不與尋常逝水同 浩浩狂瀾底 更無涓滴肯朝東

藏山

等閒掇轉太虛空 百億須彌不露蹤 盡大地人尋不見 是誰[(冰-水+〡)*ㄆ]在一塵中

送空藏主禮高峯和尚

三尺毒蛇潛古洞 一堆白骨鎻寒雲 石樓夜半關猶啟 只待衘冤負屈人

贈鄱陽裁衣李生

番水一條生白線 廬山半幅舊青羅 李生提我袈裟角 補得渾侖不欠多

客中聞訃

訃音遺我客牀頭 話到輪回鬼亦愁 肉眼未空今古夢 滿天霜月曬枯髏

太古

七日莊周才鑿破 百千諸佛未投胎 衲僧一箇閒名字 端的親從那畔來

次韻酬馮海粟待制四首

無言童子拂香臺 報道長沙學士來 爛煑橘皮砂罐冷 幾年生意喜潛回

雄談辯振玄音 莫把黃銅喚作金 脫略語言文字外 方知佛祖只傳心

西天目頂望錢塘 佛與眾生共一航 六月火雲飛白雪 是誰觸熱是誰凉

瓦爐燒盡栢根香 筆債何須苦用償 幸有頓空文字在 披衣終日坐茅堂

別友十首

色空明暗遮雙眼 地水火風周一身 八萬四千閒妄想 江南江北幾多人

世有百千閒日月 人無一點好身心 知他為甚麼邊事 添得茫茫業海深

一死由來對一生 了知迷悟不多爭 如何滿地栽荊 白日青天沒路行

千里路行千里馬 一重山隱一重人 都緣昧却從來底 日夜紛紛輥六塵

佛與眾生共一家 了知法性等無差 何緣白日隨他去 特地新栽眼上華

世間只是許多事 更要如之與若何 盡大地人剛不省 前娑婆又後娑婆

兩兔兩丸虛跳躑 象龍千里謾追尋 誰知優鉢曇華種 當處出生無古今

十方世界鐵渾侖 順逆橫開不二門 更向是非中薦取 何妨無佛處稱尊

憎愛是非情易瞥 山河大地跡難[(冰-水+〡)*ㄆ] 故鄉人寄并州剪 拈起虛空也斷頭

十虛圓一爿天 這裏何曾異那邊 勿謂去來無管帶 道人行處合如然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九

音釋

(古考切)

(詰戰切責也)

(郎古切進船器似槳而長)

(音欹嶔音欽山不正貌)

藞苴

(藞力瓦切苴側下切)

(莫結切析竹筠也)

(初覲切)

(許規切毀也)

(正作鐙丁鄧切鞍也)

(呼高切去田草也)

[匚@贛]

(音感覆也)


【經文資訊】大藏經補編第 25 冊 No. 0145 天目中峰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藏經補編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