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藏經補編 第25冊
No.145 天目中峰廣錄 (30卷)
【中峰明本著】
第 27 卷

下一卷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七之上

偈頌

幻住菴歌

幻住菴中藏幻質 諸幻因緣皆幻人 幻衣幻食資幻命 幻覺幻禪消幻識 六牎含幻法界 幻有幻空依 幻住主人行復坐 靜看幻華生幻 放還收控勒幻繩騎幻午 時或住 八萬幻塵俱捏聚 時或眠 一覺幻夢居四禪 有時動 幻海波幻山聳 有時靜幻化光中消幻影 可中時有幻菩薩 來扣幻人詢幻法 我幻汝幻幻無端 幻生幻死幻涅槃 淨名室內龜毛拂 龍女掌中泥彈丸 更有一則幻公案 幻證幻修須了辦 莫言了辦幻云無 只此無無名亦幻 學人未達真幻輪 動輙身心自相反 幻心瞥爾生幻魔 幻翳忽然遮幻眼 陽燄空華乾闥城 天堂地獄菩提名 有問此幻從何起 雲月溪山自相委 要見菴中幻主人 認著依前還不是

十二時歌

玉兔走 金烏飛 百年影子空相追 山翁兀坐禪牀角 使得人間十二時 半夜子 震竺乾無彼此 五白華貍呌一聲 牀頭老鼠偷心死 雞鳴丑 僕僕起來伸兩手 趂忙捉起赤斑蛇 到頭却是生笤 平且寅 眼空佛祖絕踈親 斷送渾家窮性命 一條白棒血淋淋 日出卯 獲得輪王如意寶 散在春風百草頭 三世十方何處討 食時辰 大開兩眼喪天真 笑擎一鉢和羅飯 十字街頭等箇人 禺中已 赤脚波斯穿閙市 滿把驪珠撒向人 醉倒玉樓扶不起 日中午 倒跨南山焦尾虎 驚動溪邊石丈人 一槌撾破虛空鼓 日昳未 也解隨羣并逐隊 橫拈鐵笛向西風 嗚嗚吹起斜陽 晡時申 恣縱五欲生貪 竈前不見破木杓 惡口小家冤四鄰 日入西 擘破面門呈拙醜 選甚魔來與佛來 一喝直教顛倒走 黃昏 那事一時都打夫 撲滅空王殿裏燈 且喜眼前烏漆漆 人定亥 淨躶躶兮赤洒洒 取性長伸兩脚眠 誰管桑田變滄海 與麼去好好 好爭免全身墮荒草 有人更擬問如何 彌勒下生時 却向你道

道要歌

本色道人無孔竅 不必問渠重覔要 口門未待鬼擘開 機先被虛空笑 古今多少明眼人 不怕羞慚惟絕呌 強言一句有三玄 又道一玄具三要 從前公案既現成 今日慇懃添草料 第一要 踏著麻繩兩頭 波斯疑是赤斑蛇 白日青天把燈照 第二要 金剛眼上蝦蟆跳 一槌擊碎獻空王 元來却是新羅鷂 第三要 熨斗前茶不同銚 普賢失却白象主 土地面前來討珓 此語諸方耳共聞 緫解移腔并轉調 直饒伎倆現盡時 愈失自家真道要 休將識量立踈親 肯信靈源無老少 毗婆尸佛早留心 直至如今不得妙

皮袋子歌(并引)

幻人枯坐次有皮袋子者見訪乃曰人以我具六用之根於順逆愛憎起諸倒見沒溺於生死海中莫之能脫而我嘗返思三世佛祖咸以我為成無上道之具今不知果為惡耶果為善耶果能聖耶果能凡耶幻人乃歌以答之

皮袋子佇聽幻人歌 目前法界名娑婆 華言堪忍誰柰何 浩浩湯湯搖世波 百千皮袋暗消磨 良由一念不肯瞥 無明愛見相交羅 今日瞋明日喜 朝榮暮辱何曾 幾回銜鐵并負鞍 幾度腰金并衣紫 窮也是皮袋 富也是皮袋 等屬隂陽相管帶 忽然報盡共沉空 夢裏何勞生捏怪 人亦是皮袋 獸亦是皮袋 宰割烹炮誇手快 昔相負兮今相償 自買依前還自賣 娘生皮袋不堅牢 寒暑迭遷成又壞 脆如泡薄如雲 幻如陽燄 輕若游塵 倐忽起滅幾萬古 積骨如山難比倫 大皮袋小皮袋 幾人嫌幾人愛 嫌者為因貧病攻 愛者多緣身自在 皮袋子 教你知 通身是假盡世成非 了知名業質 委棄為死屍 四大蚖蛇 同處一篋壞空成住 變滅無時 因甚時人不解事 盡情放出貪瞋癡 上天入地巧中巧 暮寢晨興迷外迷 朝飯飽午還飢 熱搖扇冷添衣 百計惟思巧護持 偶乖調攝遍界求醫 禱鬼祈神無感應 客盃弓影生蛇疑 男須婚女還嫁 換面改頭呈矯詐 忽然觸動利名心 地獄現前都不怕 只筭一期圖快心 肯信鐵圍無縫 誇文章說道理 三教勝流誰不爾 一朝學問夢魂消 依舊打歸皮袋裏 皮袋聽余真實說 舉心盡屬輪回業 不思皮袋本來空 茫茫弄巧成拙 莫多知 莫多會 但有施為都拽退 不須禮拜與散華 只此是名真懺悔 不思善不思惡 兩種由來皆妄作 不緣凡 不緣聖聖 凡盡是心王病 不著悟 不著迷 迷悟何曾離有為 不貪生 不畏死 定業從教起還上 皮袋子空勞勞 披毛帶角要做便做 成佛作祖道高不高 四聖六凡體元具 十方世界目前包 皮袋無情無喜怒 頭頭盡是無坐路 但於見處不留情 法王大寶親分付 如來獲得意生身 皮袋何曾隔一塵 你若區分成兩箇 笑倒靈山會裏人

警策歌

三界塵勞如海闊 無古無今閙聒聒 盡向自家心念生 一念不生都解脫 既由自有何難 做佛無勞一指彈 此念即今拋不落 求劫鑽頭入閙籃 名何名 利何利 一息不來成鬼戲 愛何愛 憎何憎 惹著毫毛是火坑 既無人還沒我 你見空華曾結果 休辯是 莫論非 大夢無根緫自迷 生死無常繫雙足 莫待這回重瞑目 身一抹過太虛 展開自無生國 有何難 有何易 只貴男兒有真志 志真道力自堅強 力強進道如遊戲 有何熟有何生 是路何愁不可行 拌得一條窮性命 刀山劒嶺也須登 亦無鈍亦無利 剔起眉毛休瞌睡 不破疑團誓不休 寒暄寢食從教廢 亦無閙亦無閒 靜閙閒忙緫不干 如一人與萬人敵 覿面那容眨眼看 大丈夫宜自 莫只隨情順生滅 今日不休何日休 今朝不歇何朝歇 况是叢林正下秋 千門萬戶冷湫湫 叅禪必待尋師友 敢保工夫一世休 師禮自心師 友結自心友 除却自心都莫守 縱饒達磨與釋迦 擬親早是成窠臼 自叢林到處興 誰分村墅與州城 脊梁三尺純鋼鑄 肯聽堂前打板聲 行也做坐也做 尺寸光隂休放過 心存少見失真誠 意涉多緣成怠惰 有般漢更獃癡 文章今古要兼知 叅禪設使無靈驗 也解人前動口皮 口皮動得有何好 聦明只是添煩惱 脚跟生死如未休 千里萬里沉荒草 穿馬腹入牛胎 塗炭曾經幾度來 此生幸作金僊子 莫把繩頭易放開 生同生 死同死 萬年一念常如是 胷中能所兩俱忘 境寂心空無彼此 蹉口咬破鐵蒺藜 傑出叢林也太竒 休將萬里西來意 黃葉空拳嚇小兒 德山棒臨濟喝 儘有神機都潑撒 一千七百爛葛藤 不勞動手和根拔 心空及第真衲僧 堪傳佛祖不傳燈 照世光明只這是 立地頂天誰不能 到此時 盡由我 混眾獨居無不可 團團一顆如意珠 覺知聞見全包 也無禪 也無道 也無解脫并煩惱 三界明明大脫空 凡聖悟迷何處討 盡是從前眼自華 然雖到此勿矜誇 法塵見擺不脫 舉足玄途鮮不差 我語忉忉非眩惑 志在同叅相警策 五湖四海抱禪人 若未到家無自畫

即心菴歌(并引)

雲南福元通三上人遠逾萬里訪余窮山坐夏未了欲歸故鄉結菴為禪居以圖究明事預乞為菴立名余以即心一字示之蓋大梅常和尚叅馬祖聞即心是佛一住空山誓不再出既有志於住菴當追古風以繼芳躅庶幾吾道之有望也乃為之歌曰 菴即心兮心即菴 十方世界無同叅 靈山四十九年說 舌頭拖地空喃喃 却笑少林言直指 已是白雲千萬里 未形言處鐵渾侖 纔掛口門都不是 三箇道人歸故鄉 秋江萬里秋風凉 誅茅就樹縛間屋 即心二字懸高梁 心不自心安用即 心即即心誰辨的 百億日月繞四櫩 光射銀山穿鐵壁 一菴內外赤條條 拈來緫是心王苖 龜毛束破混沌 蒲團壓折虛空腰 雲南即是西峯頂 兩頭踏斷俱非境 你若無端喚作心 依舊隨人認光影 見地不脫還茫然 眼不透成虛指 只消豎起生鐵脊 不拘歲月勤加鞭 待伊齩得即心破 是佛是魔俱按過 等閒豎起箇拳頭 住菴活計天然大

翠巖杭上人省師靈巖

萬法無根那伽非定 擘開生鐵枷 躍出瑠璃穽 杖頭挑起 吳中第一峯 脚跟踏斷 洪崖千尺井 古靈背上血淋漓 良駒豈待搖鞭影 君不見杭之東 海潮推出玉萬丈 雷奔電激晴空 不是境且非禪 纔擬議路八十 男子丈夫活鱍鱍 肯受他家強塗抹 好兒既不使爺錢 草鞋跟底乾坤闊 等閒失脚跨一步 萬象森羅連底脫 那時赤手走歸來 好把虎鬚顛倒將

寄實西堂

金鰲背上珠一顆 爍破淮山青朵朵 百眾人前玩弄時 圓機錯落飛星火 朅來照我青茅屋 隱顯回旋看不足 夜深轉碧玉盤 直射斗牛光奪目 胷中痛恨山頭老 向曾奪我靈蛇寶 無端落在他手中 拋墮深崖瘞荒草 鐵蛇入海今其死 抖擻空囊有些子 覿體分明不一同 髣髴依俙頗相似 叢林日午打三更 堂堂祖道皆縱橫 何當傾出一栲栳 免使男兒摸壁行

恭上人

靈山有一機 少林有一語 幻住不覆藏 明明為君舉 那一機 金烏啄破青玻瓈 那一語 玉兔踏紅馬乳 慶雲上人知不知 死生大事非兒嬉 猛著精神拌命拶 掃空情解捐階梯 忽然失手𣠽柄脫 屋頭有路如天闊 步兮趨兮露堂堂 進兮退兮活鱍鱍 始知靈山一機 狀如鐵牛 少林一語不在舌頭 生擒活捉兮 奔雷走電 高揮大抹兮 倒嶽傾湫 君不見 黃龍古洞深無底 山鬼吸乾金井水 鞭起泥蛇飛上天 回首白雲千萬里

戒上人遊江淮

拄杖頭邊草鞋跟底 踏倒萬疊淮山 穿過千重江水 秋風八九月 白雲千萬里 髑髏堆裏 葛藤樁窣堵波 前暗號予 會不會 星明日麗照雙眸 知不知 石裂崖崩喧兩耳 有佛處不得住 毳袍滴瀝松露寒 無佛處急走過 古路岧嶤淨如洗 躬下事 緫在目前 向上一機 道委不委 諸方門戶盡敲開 究竟何曾離這裏

珙藏主化藏經(然一指)

破一微塵出大千經 不撥自轉通身眼睛 明明字與義 山河及大地 歷歷文與科 萬象自森羅 三界楊真旨 古今曾未 白馬胡為來 何其十萬里 為憐半偈舍全身 何當灰燼娘生指 談笑推開大施門 毗盧藏海波濤起 但看煙霧濕溪藤拂 拂香風動屏几 琳琅數百函 縱橫千萬紙 謂是一大藏 金剛腦後鐵三斤 謂非一大藏 碧眼胡僧穿兩耳 萬疊湖山擁翠雲 渺渺湖光淨如洗 為君併作經上題 以字不成 八字不

寄此道監寺

此道自來無改變 城市山林緫成現 上而諸佛下眾生 阿那箇人曾少久 遠經曠劫至目前 今古何甞隔[糸*系]線 聲前不解便承當 更為從頭歌一遍 靈山密付絕踈親 少室單傳無背負 離陶鎔 非煆煉 一法何須分頓漸 若於語默未忘情 經書謾讀三千卷 如過駒 等流電 德山屋裏販揚州 臨濟堂前開飯店 聞無聞 見無見 楊岐倒跨三脚驢 鹽官強索犀牛扇 誰言佛法今下衰 此道依前有靈驗 滿眼滿耳非覆藏 自是當人不能薦 緬思張公洞裏老杜多 活捉生擒如虎健 死關既掩氣猶高 彼此男兒宜自勸 黑漆桶底如未穿 幻影浮光休慕戀 始終不放話頭寬 何患工夫弗成片 五蘊身中大脫空 不用棄離并健 有何貴 有何賤 鴦掘持刃惡不惡 羅睺沉空善非善 境逢逆順謾依違 緣遭憎愛無欣厭 古廟香爐 一條白練 胷中寸寸結冰霜 消落聖凡諸妄念 始知萬法本空閑 自心未了徒攀援 等閑瞥轉目前機 此時方愜平生願 涅槃謾說安如山 生死從教急如箭 十方世界鐵渾侖 觸著通身是方便 拔出繫驢橛 拈却吹毛劒 打開荊林 直入空王殿 若教除却此道時 更喚誰為親法眷

送吉上人之江西下高峯和尚遺書

寒巖一夜風雷惡 師子迸斷黃金索 驊騮萬里追不回 聲沉宇宙空山嶽 君今去去持此音 十八灘頭探麟角 君不見 馬師一口吸西江 波騰浪沸煙茫茫 又不見集雲峯下 四藤條 雨洗風磨恨未消 生耶死耶俱不道 鐵壁銀山齊靠倒 有問禪血染溪華春正妍 有問道 兩岸夕陽對芳草 千差萬別任縱橫 瞥轉一機何處討 玄沙白紙 脫或舉似時 更須莫謗西峯好

別絕際

伊余十載交 情懷若冰檗 一處最親千機莫測 燒尾紅鱗躍九淵 鐵脊金毛走深澤 神駒十影謾追風 眨得眼來天地隔 君不見長沙岑大蟲 訇訇一嘯爪牙直 凜凜崖谷生隂風 又不見溈山水牯牛 山北山南水草足 掣斷鼻繩誰敢收 我亦非牛子非虎 休將爾汝論今古 明朝拄杖各西東 男兒豈肯埋塵土 何當橫擔片板抹過那邊 更那邊拈一毫頭吞四海 吸百川興雲致雨生風煙 始知造化只此是 慶快何止三十年

開爐日示祖上人

祖道迢迢祖風寥寥 祖師心印 七花八裂 祖翁活計 瓦解冰消 林下相逢祖禪者 為言祖意何蕭條 尚有祖關崛起千七百丈高 何當一拶百雜碎 從他大地空牢牢 風雨閉門十月朝 死灰撥盡相向無聊 祖堂氣燄不炙手 祖庭積雪空齊腰 爭如自斫一把青榾柮 靜對祖燈深夜燒

坐禪箴(并序)

夫非禪不坐非坐不禪惟禪惟坐而坐而禪禪即坐之異名坐乃禪之別稱蓋一念不動為坐萬法歸源為禪或云戒定是坐義智慧即禪義非情妄之可詮豈動靜之能間故知不離四威儀而不即四威儀也乃為作箴箴曰

叅禪貴要明死生 死生不了徒營營 至理不存元字脚 有何所說為箴銘 或謂叅禪須打坐 孤硬脊梁如鐵仵 如一人與萬人敵 散亂昏沉休放過 或謂叅禪不須坐 動靜何曾有兩箇 楊岐十載打塵勞 險絕祖關俱透過 坐而不坐心外馳 摩裩擦袴空勞疲 釘樁搖櫓消白日 心空及第知何時 不坐而坐志還切 寸懷鯁鯁難教擎 說到無常與死生 眼中不覺流鮮血 如是坐如是禪 不勞直指與單傳 寬著肚皮只麼守 誰管人間三十年 如是禪如是坐 蒲團七箇從教破 拍肓志氣無轉移 肯把身心沉懶惰 禪即是坐坐即禪 是一是二俱棄捐 話頭一箇把教定 休將識鑿并情案 坐禪只要坐得心念死 今日明朝只如此 若是真誠大丈夫 一踏直教親到底 坐禪不怕坐得多 百歲光隂一剎那 老爺喫乳如大海 為要掃空生死魔 坐禪豈可為容易 莫把聦明遮智慧 千七百則爛葛藤 何用將心求解會 坐到坐忘禪亦空 吐詞凌滅少林宗 只箇渾身也拈却 未待口開心通 有志坐禪須與麼 若不如斯成懡[怡-台+羅] 更拌性命也嫌遲 大事因緣非小可 擬將此作坐禪箴 不特自欺還謗我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七之上

校訛

  • (三十五葉十二行)逆順(南作順逆)
  • (三十七葉第七行)(誤作盡從南改正)

音釋

(郎可切)

[喬*亢]

(丘召切)

(徒弔切燒器)

(公活切)

(克盍切)

(五來切癡)

(補買切撥也)

抖擻

(抖音斗擻音叟抖擻振舉貌)

栲栳

(栲音考栳音老栲栳柳器)

(呼宏切大聲)

榾柮

(榾音骨柮當沒切榾柮木頭也)

(七曷切摩也)

(普滅切)

(鋪官切)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七之下

偈頌

送斷崖禪師遊五臺

五臺山在天之北 師子吼處乾坤窄 我兄曾解師子鈴 擬向山中探幽 文殊老人雙眼黑 一萬菩薩 滿坐莓苔右 只憑倒卓鐵蒺藜 一齊趂入無生國 諸子去時誰繼踵 盡將五臺攝入草鞋雙耳孔 虛空滿貯赤玻瓈 笑看祕魔巖石動 歸來說與傍人知 德山臨濟皆兒嬉 今生元無佛與祖 就手拗折烏藤枝 坐斷高高峯頂 那一著 銀山鐵壁人難窺 思少林九載面空壁 千古萬古知誰知 信手拈起一莖草 緫是金毛師子威

扣皖山隱者

野人原上十五里 寒崖白日啼山鬼 萬峯重疊路回旋 半間箬屋青松底 老僧荷鍤入煙霞 滿林搖落朱藤華 燒田種寒粟 斸地栽胡麻 雲根撥笋 澗底尋茶 糞火深埋魁芋種 砂瓶爛煑黃菁芽 人謂隱者閒不足 何故山翁事驅逐 山翁笑指溪上桃庭前竹 春風幾度更新綠 香嚴不作靈雲死 徒有是非喧兩耳 爭似儂家百不知 從教少室分皮髓

送儔都寺監收

世上共言人種田 不知却是田種人 但見烏頭看田水 俄然白骨埋黃塵 轉眸又作烏頭子 依舊重來看田水 田水洋洋似笑人 入死出生元是你 農夫見說心欲析 歸來轉犂頭鐵 不耕田水耕虛空 不種青苗種明月 虛空可耕明月可種 先以智拔後以定動 白牛露地生拽回 即此用兮離此用 大千撮來一粒粟 鉢飯摶歸香積國 靈山問訊老瞿曇 福慧由來二俱足 有問禪 兩堤楊柳含青煙 有問道 一片斜陽臥芳草 江頭袞袞搖世波 古岸移舟宜自保

送燈副寺監[(冰-水+〡)*ㄆ]

松江江上莊中底 萬廩千倉且非米 檀翁一片鐵石心 歲去年來磨不 粒粒盡是金剛圈 粒粒盡是鐵彈子 出生勝妙性功德 轉入恒沙福無比 莫教拋散一粒在路傍 莫教誤入一粒歸自 勿欺一粒如此微 塵沙法界從茲起 焦脣燄口鬼亦嫌 輪回業果無終始 撥開罪福異路行 一點真燈光萬里 照開蓮華峯頂選佛場 伐鼓考鐘宣要旨 歸來重把簿書看 妙用神通只此是

秋夜述古

蛩聲唧唧鴈聲嚦嚦 病葉落空階清籟鳴空隙 客來叩我白雲房 三遶禪牀振金錫 玄音落落不覆藏 更加一語成狼藉 擬來此處尋聲跡 萬里秋風有何極 丈夫何事不肯休 直欲叅天起荊棘 九載少林窮的的 一宿曹溪浮逼 偃溪流水香嚴擊 切忌隨他那邊覔 良由眼聽與心聞 疾燄過風俱莫及 威音那畔空刼前 底事何曾異今日 幻住道人都不識 柴扉晝掩千山碧 寒莎葉底露沉沉 煙外數聲牛背笛 客既無言我亦休 橫眠一覺青茅庠 夢裏忽聞蕭騷浙瀝何處生 覺來元是山雨四櫩聲滴滴

留別馮居士

片片秋雲飛 瑟瑟秋風吹 團團秋月白 英英秋露 道人挑起七斤山衲衣 回首萬里外 復覔青山歸 倚松臥石 飲溪飯藜 眼空佛祖口掛壁 從教四海相追隨 珍重長安市上長者子 莫教貪著五欲 樂住火宅如兒嬉 大白牛車在門外 轉身便可縱橫推 莫教推不動 墮在途轍 我有鐵鞭懸屋角 不勞搖影行如風 君如要見我鞭影 大江日夜流天東

贈鏡堂一洲二座主

鏡堂之鏡不照象 草木雲煙自消長 一洲之洲不容物 清波浸爛虛空骨 夏前握手登西峯 江湖盡謂來更定 天台少林共一舌 禪關教網俱相通 有問教 古鏡堂前風浩浩 有問禪 一洲風靜波影圓 生死輪回機不破 教禪緫是心王禍 道人論實不論虛 肯為世間聞見墮 西風兩袖下嵯峨 七尺烏藤拂薜蘿 長安市上眼前事 不啻周身毛孔多 阿呵呵與麼與麼 一外不知洲際遠 堂前無柰鏡光何

送聞上人歸南山

躬下事作麼叅 木人笑倚青蘿龍 躬下事如何委 瞬目白雲千萬里 上人念念扣躬 去年橫錫來西峯 眉毛廝結住一載 躬下事深如海 秋風吹動碧海門 躬下事俱休論 娑婆世界浮漚幾出沒 銀山鐵壁元無根 靈山密付少室單傳 不立文字 言詮 躬下事俱不然 當機非道尤非禪 一塵覆却四大海 一步跨闊三禪天 南山突兀幾千仞 青松翠竹摩蒼煙 極目無非舊途轍 躬下事瞥不瞥 脚未跨門先轉身 重來共看中秋月

船居述懷

道人行處無途轍 買得船兒小如葉 終朝縮頸坐蓬牎 聞見覺知俱泯絕 往來解纜橫大江 逆風衝破千堆雪 或行或住人莫猜 兩岸中流靡經涉 也無橈可擎 也無棹可舉 更打船舷俱不許 古帆未掛天地空 森羅萬象忘賔主 或隨順水下前灘 西天此土無遮攔 古今千萬箇佛祖 出沒漚華誰共看 我船有時撑不動 藏在蟭螟眼睛孔 我船有時挽不回 五須彌頂波濤洩 我船不載空百千奇貨皆含容 我船不載有 毛髮更教誰納受 說有說無誰辨的 問著篙工都不識 但見海東紅日曬彎梁 柳西斜月穿蘆簾 有時四面雲雨收 波光萬里沉虛碧 當處不知我是船 亦復不知船是我 勿將空有論踈 親船與非船無不 歸去來是甚麼 推開煙浪望雲頭 突出好山青朵朵

火記(并引)

皇慶壬子冬艤舟于漣海洪福院側剪茭蘆縛屋丈許以居越五日工畢道者煨秕糠以乾壁土至後夜丙丁童子逸出簷外而火之實十月二十七夜四鼓也因思先師居龍須山時亦有此事故書偈以記之

新縛茅屋壁未乾 頭陀不耐冰霜寒 盛把十斛真珠殼 牀頭午夜俱煨殘 舞馬潛蹤穿屋 霧捲茭蘆鳴嚗嚗 河神禁水凍不開 星燄騰輝射寥廓 頭陀跳出虛空外 摸著虛空無向背 須對月掃寒灰 發明幻住真三昧 緬想龍須炙壁時 造物端若重吾欺 雪磴九年生鐵脊 於斯寧敢忘先師 又憶當年老婆子 縱火偷心元不死 驚回枯木倚寒巖 是非涉入兒童死 我生五十 未曾親見火燒屋 但聞水底火發 燒破無生滅 虛空撥出死柴頭手搓十丈龜毛來 幻法由來無斷續天地不妨重卜第 一把茭蘆又縛成 漣海依前青溢目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二十七之下

校訛

  • (三十九葉第一行)(下多山字今刪去)(下少七字今補足)
  • (三十九葉十六行)(南作荷)

音釋

(測洽切鍫也)

(朱欲切也)

(舒潤切目動也)

(必角切)

(丁鄧切石磴也)

(倉何切)


【經文資訊】大藏經補編第 25 冊 No. 0145 天目中峰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藏經補編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