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藏經補編 第25冊
No.145 天目中峰廣錄 (30卷)
【中峰明本著】
第 17 卷

下一卷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十七

擬寒山詩(選矛三十擬古詩注良曰擬吐也古志以明今情。雪豆祖英百……擬比擬也。)

有客從予而問曰叢林戶稱為叅禪且禪固不可逆測而知惟叅之一言莫識所云請釋之予曰所云叅者乃古人咨决心疑究明事不可不由之徑也如安心懺罪洗鉢盂聞水聲之類耳蓋生死之心疑未决如墮網之欲出若沐漆而求解望見知識之容未待卸包脫屨其胷中岌岌未安之事遽衝口而問之一言不契又復往叩而他之或停餐輟飲廢寢忘勞至若風雨寒暑之不移禍福安危之莫奪其所叅之念不致洞明不也是謂真叅餘皆似之耳非叅也何謂似如火爐頭禪牀角領納一言半句相似語蘊于情識不自知覺久之遇緣逢境忽然觸發是謂知解依通非叅也或於方冊梵夾中以聰明之資博聞廣記即其所曉處和會祖機一一合頭乃穿鑿摶量非叅也或循規守矩不犯條章靜默安舒危坐終日乃緣境攝持非叅也或搜尋難問記憶機緣堂上室中苦攻逆敵者乃狂妄時習非叅也總而言之但胷中實無為生死大事之正念或形影相弔於巖穴之下或肩駢踵接於廣眾之中各偏於所向而取著之非吾所謂叅也矣客又曰近代尊宿教人起大疑情看古人一則無義味語斯可謂之叅乎予曰傳燈諸祖各有契證初未聞有看話頭起疑情而悟者良由機緣泛出露布橫生况是學者胷中為生死之心苦不真切脚未跨門咸遭誑惑由是據師位者不得已而將箇無義味話放在伊識田中教伊吞吐不行齩嚼不破孜孜兀兀頓在面前如銀山鐵壁不許其斯須忘念日深月久情塵頓盡心境兩忘不覺不知以之悟入雖則不離善權方便亦與叅之之義幾近矣或學者不實以死生大事為任則師與資俱成途轍荊棘祖庭穢滓佛海豈叅云乎哉因往復酬酢遂引其說偶成擬寒山詩一百首非敢自廣蓋痛心於教外別傳之道將墜無何誠欲發初心之士耳或謂宗門有活句死句全提半提擒縱無偏與奪自在之理子何不發明之此何時而尚欲以實法綴繫於人耶予曰世有能跨千里之步而終身不能自越其閫者予不信也彼與奪自在之師皆由叅之不謬悟之無垠蓄養深厚如千里駒輕肆其足便有追風逐日不可及之態而不自知也使彼師苟存其與奪自在之見于胷中則人法不空能所交接與魔外何別哉當知真寂體中尚無地可寄其與奪自在之迹則其可講而學耶得不重貽達者之所譏蓋識法者懼也道人其鑒諸

  叅禪一句子 衝口成遲 擬欲尋篇目
  然墮水泥 舉揚無半字 方便有多岐
  曲為同叅者 吟成百首詩

  叅禪莫執坐 坐忘時易過 疊足取輕安
  垂頭尋怠惰 若不任空沉 定應隨想做
  心華無日開 徒使蒲團破

  叅禪莫知解 解多成捏怪 公案播唇牙
  經書塞皮袋 舉起盡合頭 說來無縫罅
  撞著生死魔 漆桶還不快

  叅禪莫把玩 流光急如鑽 那肯涉思惟
  豈復容稽緩 時刻不暫移 毫無間斷
  撒手萬仞崖 乾坤無侶伴

  叅禪莫涉緣 緣重被緣牽 世道隨時熟
  人情逐日添 工夫情未瞥 酬應力難專
  早不尋休歇 輪回莫怨天

  叅禪莫習懶 懶與道相反 終日尚偷安
  長年事踈散 畏聞廊下魚 愁聽堂前板
  與麼到驢年 還他開道眼

  叅禪莫動念 念動失方便 取捨任情遷
  愛憎隨境轉 野馬追疾風 狂猿攀過電
  蘸唾捉蓬塵 癡心要成片

  叅禪莫毀犯 動輙成過患 作止誠可分
  開遮豈容濫 內外絕安排 自他俱了辦
  突出摩尼珠 光明照天岸

  叅禪莫揀擇 舉世皆標格 曾不間閑忙
  何嘗分語默 一念離愛憎 三界自明白
  更擬問如何 當來有彌勒

  叅禪莫順 動須合至理 工夫要徹頭
  志願直到底 瞥爾情念生 紛然境緣起
  白日擬偷鈴 難掩虛空耳

  叅禪宜自肯 胷中常鯁鯁 不擬起精勤
  自然成勇猛 一念如火熱 寸懷若水冷
  冷熱兩俱忘 金不重為鑛

  叅禪宜退步 勿踏行人路 橫擔一片板
  倒拖三尺布 得失豈相干 是非都不顧
  驀直走到家 萬象開門戶

  叅禪宜具眼 庸鄙休觀覽 千里辨雌黃
  雙輪豈推挽 洞見佛祖心 爍破鬼神膽
  搖搖照世光 不受眉毛[匚@贛]

  叅禪宜朴實 朴實萬無失 纖毫若涉虛
  大千俱受屈 話柄愈生踈 身心轉堅密
  一氣直到頭 捏出秤鎚汁

  叅禪宜努力 真心血滴滴 如登千仞高
  似與萬人敵 有死不睱顧 無身未堪惜
  冷地忽擡頭 何曾離空寂

  叅禪宜簡徑 只圖明自性 了了非聖凡
  歷歷無欠剩 擬向即是魔 將離轉成病
  脫略大丈夫 塵塵自相應

  叅禪宜及早 遲疑墮荒草 隙隂誠易遷
  幻軀那可保 當處不承當 轉身何處討
  寄語玄學人 莫待筭筒倒

  叅禪宜正大 切勿求奇怪 真機絕覆藏
  至理無成壞 拽倒祖師關 打破魔軍寨
  赤手鎮家庭 塵塵俱出礙

  叅禪宜决定 莫只成話柄 瞥爾墮因循
  灼然非究竟 但欲了死生 何曾惜身命
  一踏連底空 佛魔聽號令

  叅禪宜捨割 命根要深拔 活計再掃除
  生涯重潑撒 十念空牢牢 萬古阿剌剌
  放出一毫頭 光明吞六合

  叅禪要明理 理是心王體 每與事交叅
  惟有智堪委 法界即其源 禪河以為底
  後園枯樹樁 勿使重生耳

  叅禪要直捷 一切無畏怯 用處絕踈親
  舉起無分別 法性元等平 至理非曲折
  過去七如來 與今同一轍

  叅禪要到家 不必口吧吧 履踐無生熟
  途程非邇遐 寸心常不動 跬步亦何差
  踏斷芒鞋耳 門前日未斜

  叅禪要脫略 何須苦斟酌 道理要便行
  事物從教却 豈是學無情 自然都不著
  更起一絲頭 茫茫且行脚

  叅禪要精進 勿向死水浸 動若蹈輕水
  行如臨大陣 晝夜健不息 始終興無盡
  捱到髑髏乾 光明生末運

  叅禪要高古 備盡嘗艱苦 身世等空華
  利名如糞土 深追雪嶺蹤 遠接少林武
  道者合如斯 豈是誇能所

  叅禪要識破 萬般皆自做 榮辱與安危
  存亡并福禍 元是現行招 等因前業墮
  如是了了知 世間無罪過

  叅禪要本分 只守箇愚鈍 豈解敘寒暄
  何曾會談論 兀兀似枯樁 堆堆如米囤
  一片好天真 常不離方寸

  叅禪要孤硬 素不與物諍 白日面空壁
  清塵堆古甑 遇境自忘懷 隨緣非苦行
  昨夜煮虛空 煨破沙糖甏

  叅禪要深信 豈應從淺近 直擬跨懸崖
  不辭挨白刃 橫披古佛衣 高佩魔王印
  道源功德山 咸承慈母孕

  叅禪為生死 豈是尋常事 從始直至終
  出此而沒彼 不啻萬劫來 曾無片時止
  今日更遲疑 又且從頭起

  叅禪為成道 丈夫宜自保 雪嶺星欲沉
  鰲山話將掃 疾捷便身 更莫打之繞
  轉步涉途程 出門都是草

  叅禪為超越 大地無途轍 寸心千丈坑
  萬里一條鐵 躍出威音前 坐斷僧祗劫
  回首照菱花 銳氣生眉睫

  叅禪為絕學 擬心成大錯 既脫文字禪
  還去空閑縛 拈却死蛇頭 打破靈龜殼
  腰間無半錢 解跨揚州

  叅禪為究竟 直入金剛定 兩端空悟迷
  一道融凡聖 澄潭浸夜月 太虛懸古鏡
  儞擬著眼看 即墮瑠璃穽

  叅禪為直指 未舉心先委 動足路千條
  擡眸雲萬里 安心鍮雜金 懺罪乳加水
  棒喝疾如風 煖熱門庭耳

  叅禪為事 要明還扣 得失莫回頭
  是非休啟齒 不肯涉蹊徑 直欲探源底
  流出自胷襟 孤風絕倫比

  叅禪為圓頓 豈分根利鈍 草木尚無偏
  含靈皆有分 一法印森羅 三藏絕言論
  更擬覔端由 道人今日困

  叅禪為求悟 胷中絕思慮 但欲破疑團
  决不徇言路 寢食兩俱忘 身心全不顧
  蹉脚下眠牀 絆斷娘生袴

  叅禪為明宗 道不貴依通 鷲嶺花猶在
  熊峯髓不窮 心空千古合 見謝五家同
  情識猶分別 門庭是幾重

  叅禪無利鈍 且不貴學問 妙悟在真疑
  至功惟發憤 任說他無緣 直言我有分
  一踏桶底穿 蟭螟吞混沌

  叅禪無古今 但勿外邊尋 席上沉孤影
  牎前惜寸隂 志密行亦密 功深悟亦深
  打開無盡藏 撮土是黃金

  叅禪無貴賤 各各不少欠 密護在真誠
  精操惟正念 廊廟倦躋攀 輿臺忘鄙厭
  悟來心眼空 昭然無二見

  叅禪無奇特 惟貴心無惑 對境消佛魔
  當機泯空色 問著有來由 舉起無蹤跡
  曾不離平常 通身自明白

  叅禪無巧妙 非覺亦非照 將底作光明
  以何為孔竅 佛祖弄泥團 象龍噇草料
  海底黑波斯 却解逢人笑

  叅禪無限量 古今稱絕唱 跳下破繩牀
  拈起折拄杖 祖令要親行 佛亦難近傍
  子細點撿來 盡是做模樣

  叅禪無秘訣 只要生死切 心下每垂涎
  眼中常滴血 盡意决不休 從頭打教徹
  脫或未相應 輪回幾時歇

  叅禪無僧俗 四大同機軸 一念根本迷
  萬死常相逐 推開生死門 打破塵勞獄
  手下煙蘿 共唱還鄉曲

  叅禪無愚智 家親自為崇 智者落妄知
  愚人墮無記 拶破兩頭空 轉歸中道義
  拈起一莖柴 覆却西來意

  叅禪無靜閙 盡被境緣罩 聞見有兩般
  混融無一窖 水底月沉沉 樹頭風浩浩
  更擬覔家鄉 路長何日到

  叅禪非義學 豈容輕卜度 拽斷葛藤根
  解開名相縛 一句鐵渾侖 千聖難穿鑿
  蹉口忽咬開 虛空鳴嚗嚗

  叅禪非漸小 至體絕邊表 難將有限心
  來學無為道 一證一切證 一了一切了
  遙觀兔渡河 特地成煩惱

  叅禪非可見 可見墮方便 鳥跡尚堪追
  電光還有現 靈鑑寫羣形 體用成一片
  擬剔兩莖眉 浮雲遮日面

  叅禪非可聞 敲唱謾區分 語默影摶影
  放收雲合雲 石鼓鳴晴晝 煙鐘送夕曛
  未能忘口耳 響寂動成羣

  叅禪非勸誘 誘引那長久 超越須自心
  出生離佛口 一步跨向前 萬夫約不後
  作略解如斯 步步無窠臼

  叅禪非術數 單提第一句 佛祖不能窺
  鬼神爭敢覷 靜若須彌山 動如大火聚
  徧界絕覆藏 當機無覔處

  叅禪非息念 妙性圖親見 瞥起落緣塵
  不續墮偏漸 起滅有蹤由 渾侖非背面
  當處悟無生 塵塵離方便

  叅禪非自許 至理通今古 覔處不從他
  得來須契祖 句句合宮商 門門追步武
  毫髮若有差 惺惺成莽鹵

  叅禪非杜撰 要了舊公案 擇法任胷臆
  為人若氷炭 道本絕踈親 理爭容混濫
  一點更留情 自他何了辦

  叅禪非教外 亦不居教內 兩頭能混融
  一道無向背 法法契真宗 處處成嘉會
  少存分別心 直入魔軍隊

  叅禪絕所知 有知皆自欺 靈光雖洞燭
  當體屬無為 擉瞎棒頭眼 掃空繩上疑
  更來存此跡 節外又生枝

  叅禪絕能所 獨行無伴侶 既不徇涯岸
  何曾立門戶 空棒鞭鐵牛 幻繩牽石虎
  機關活卓卓 疑殺少林祖

  叅禪絕聖凡 三界沒遮欄 染淨遭他惑
  悟迷還自瞞 倒卓青雲眼 橫趨赤肉團
  欲名名不得 今古許誰看

  叅禪絕階級 坦蕩又平直 擬動脚趾頭
  直墮心意識 三界鼓狂花 萬里栽荊棘
  舉似王老師 堪嗟又堪惜

  叅禪絕露布 機前莫罔措 喝退趙州無
  趂出雲門顧 縛住走盤珠 塞斷通天路
  不假拈一塵 兩手都分付

  叅禪絕有無 道人何所圖 空中書梵字
  夢裏畫神符 不有何庸遣 非無曷用除
  話頭如不薦 徒費死工夫

  叅禪絕真妄 語言難比况 幻名惟兩端
  空花非一狀 智者欲掃除 愚人常近傍
  舉措似勤渠 於法皆成謗

  叅禪絕修證 生死那伽定 三有金剛圈
  十虛大圓鏡 徧界淨法身 極目真如性
  動著一毛頭 驢年會相應

  叅禪絕照覺 道人休卜度 擊碎明月珠
  剪斷黃金索 拈過赤斑蛇 放出青霄
  去就不停機 依前未離錯

  叅禪絕影像 豈許做模樣 象龍徒蹴踏
  佛祖謾勞攘 徧界覔無蹤 當陽誰敢向
  有人稱悟明 快來噇拄杖

  叅禪最易為 只要盡今時 不作身前夢
  那生節外枝 日移花上石 雲破月來池
  萬法何曾異 勞生自著疑

  叅禪最簡捷 當念忘生滅 聞見絕羅籠
  語言盡超越 昨夜是愚癡 今朝成俊傑
  好箇解脫門 惜無人猛烈

  叅禪最成現 元不隔條線 滿眼如來光
  通身菩薩面 圓聞聞不聞 妙見見非見
  墮此兩重關 入地獄如箭

  叅禪最省力 不用從他覔 壯士臂屈伸
  師主影躑 纖疑或未銷 操心來辨的
  回首望家鄉 鐵壁復鐵壁

  叅禪最廣大 一切俱無礙 橫亘十方空
  竪窮三有界 既不涉離微 曾何有憎愛
  時暫不相當 依前入皮袋

  叅禪最明白 太用無軌則 揭開三毒蛇
  放出六門賊 徧造業因緣 都成性功德
  勿使路人知 恐他生謗惑

  叅禪最瞥脫 不受人塗抹 來去赤條條
  表裏虛豁豁 喜時則兩與 怒來便雙奪
  觸處不留情 是名真解脫

  叅禪最安樂 不被情塵縛 真照豈思惟
  靈機非造作 一處證無為 千門成絕學
  窮劫墮輪回 由來自擔閣

  叅禪最枯淡 冥然忘毀讚 兀兀守工夫
  孜孜要成辦 如飲木札羹 似噇鐵釘飯
  此心直要明 不怕虛空爛

  叅禪最寂寞 寸懷空索索 四大寄禪牀
  雙眸懸壁角 疑團不自開 情竇徒加鑿
  但得志堅牢 何愁天日薄

  叅禪不持戒 那更存知解 弗省是自瞞
  尚欲添捏怪 生死轉堅牢 輪回無縫罅
  坐待報緣消 且來償宿債

  叅禪不守 硬要說道理 卜度須彌山
  便是栢樹子 但只鼓唇牙 不肯憂生死
  禪到眼光沉 噬臍無及矣

  叅禪不合度 紛紛徇言路 公案熟記持
  師資密傳付 世道愈相攀 躬殊不顧
  十古傳燈 轉作砧基簿

  叅禪不解意 纔聞便深記 兜率有三關
  曹洞列五位 楞嚴選圓通 雜華宣十地
  及話到躬 一場無理會

  叅禪不著物 立地要成佛 肯將生死心
  沉埋是非窟 從古墮因循 如今敢輕忽
  生鐵鑄齒牙 一齩直見骨

  叅禪不顧身 直與死為隣 寸念空三際
  雙眸絕六親 門前皆客路 衣下匪家珍
  誰共滄溟底 重重洗法塵(溫陵曰法塵非相因意知顯)

  叅禪不可緩 自心須自判 迷悟隔千塗
  首尾惟一貫 掇轉鐵圍山 現出金剛鑽
  變化不停機 把伊眼睛換

  叅禪不屈 人天咸讚羙 英氣逼叢林
  真風振屏几 千聖共擡眸 萬靈皆側耳
  一句絕承當 敲出少林髓

  叅禪不求勝 勝為禪人病 勝乃脩羅心
  勝即魔軍令 勝非解脫場 勝是輪回穽
  惟佛無勝心 所以稱殊勝

  叅禪不求名 叅禪不為利 叅禪不涉思
  叅禪不解義 叅禪只叅禪 禪非同一切
  叅到無可叅 當知禪亦戲

  叅禪第一義 全超真俗諦 達磨云不識
  六祖道不會 古月照林端 高風吹嶺外
  兒曹共指陳 呼作西來意

  叅禪欲悟心 該古復該今 仰處如天闊
  窮之似海深 名聞三際斷 體露十虛沉
  圓湛含空色 奇花秀晚林

  叅禪非戲論 直欲契靈知 積學非他得
  施工是自欺 精金離煆日 古鏡却磨時
  或未忘聞見 何曾出有為

  叅禪禪有旨 旨悟亦無禪 少室空餘月
  靈山獨剩天 認聲言直指 對影說單傳
  今古尋玄者 區區亦可憐

  叅禪緣底事 獵縣更遊州 但覺千山曉
  那知兩鬢秋 工夫增執縛 學問長輕浮
  逗到龕幃下 清燈照古愁

  叅禪何太急 東去又西馳 走殺天真佛
  追回小廝兒 空中施棒喝 靴裏動鉗鎚
  縱有神僊訣 難教出水泥

  叅禪誰作唱 少室有神光 雪重齊腰冷
  刀輕隻臂亡 真風陵大法 英氣勵頹綱
  孰謂千年後 門前賊獻贓

  叅禪無樣子 樣子在當人 本淨通身白
  元無徹骨貧 胷襟懸古鏡 懷抱積陽春
  不待重開眼 何曾隔一塵

  叅禪作麼叅 切忌口喃喃 擺尾淹虀瓮
  低頭入草菴 有言非向上 無句起司南
  未解如斯旨 前三復後三

  叅禪叅不盡 叅盡若為論 放青松塢
  牛尋碧水村 雨深苔蘚路 雲掩薜蘿門
  更覔禪叅者 歸家問世尊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十七

校訛

  • (七十三葉十八行)(南作時)
  • (七十七葉八行)(誤作畫從南改正)

音釋

(蒲眠切聯也)

(壯士切濁也)

(古猛切銅鐵樸石也)

[匚@贛]

(古禪切蓋也)

[扰-尢+曳]

(羊列切拕也與拖同)

(子孕切甗也)

(即涉切目旁毛也)

(他侯切石名似金)

(切神禍也)

(人樣切)

(側八切)

(相咨切養馬者)


【經文資訊】大藏經補編第 25 冊 No. 0145 天目中峰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藏經補編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