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藏經補編 第25冊
No.145 天目中峰廣錄 (30卷)
【中峰明本著】
第 3 卷

下一卷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三

拈古

梁武帝問達磨云如何是聖諦苐十義磨云廓然無聖又問對朕者誰磨云不識

師拈云缺齒老僧手泥彈子要與東震旦人闘富可謂不知量矣被梁王指出照乘明珠問之情知伊道箇不識

馬祖見野鴨問百丈云是什麼丈云野鴨子須見祖云野鴨聻丈云飛去也祖扭丈鼻負痛失聲祖云又道飛去也丈於言下有省

師拈云設錦穽以陷獸垂香餌以釣魚惟善作者能之馬師擬獲一禽深入荒草費盡腕力打破半邊鐵網豈善作者哉

石鞏凡見僧張弓架箭示之一日王平至鞏云看箭平擘胷對之云這是殺人箭那箇是活人箭鞏彈弦三下平作禮鞏云我三十年架一張弓兩隻箭只接得半箇聖人遂拗折弓箭

師拈云穿百步楊透九重鼓固是眼親手便其如半箇聖人有隱身之術石鞏之技窮矣

興化謂克賓維那曰汝不久為唱導之師賓云我不入這保社化曰儞會了不入不會了不入賔云緫不與麼化便打來日白眾曰夜來克賓維那法戰不勝罰饡飯一堂不得喫飯即便出院

師拈云有令不行有事不斷天下之公患也興化既行矣又斷矣未免旁觀者哂

六祖一日見二僧論風旛義祖云非風動非旛動仁者心動

師拈云嘗鼎一臠具知眾味非風動非旛動仁者心動可謂鼎之一臠矣使人不覺惡心嘔吐

大覺謂興化曰我聞儞道向南方行脚一遭拄杖頭不曾撥著一箇會佛法底是否化便喝覺便打化又喝覺又打明日覺召化曰我直下疑儞這兩喝化又喝覺又打化又喝覺又打化曰某甲學得箇賓主句總被折倒了也覺曰這瞎漢脫下衲衣痛與一頓化於言下大悟

師拈云二虎之下獸不容蹄兩刃之間人不容足當大覺興化棒喝交馳之際豈容心思意解於其間哉雖然只如大覺云脫下衲衣痛與一頓興化言下大悟又悟箇甚麼道理這裏見得許儞作臨濟半箇兒孫

僧問夾山承和尚有言二十年住此山未曾舉著宗門中事是否山曰是僧便掀倒禪牀山休去明日普請掘一坑召僧至曰老僧二十年只說無義語便請上座打殺老僧埋向坑中上座不然自著打殺埋此坑中始得其僧束裝潛去

師拈云這僧始則攙旗奪鼓終則詐敗佯輸來山雖有添兵減竈之謀爭奈脚跟下泥深三尺(普灯一首山曰)

臨濟三遭黃檗痛棒後向大愚肋下築拳次歸見黃檗云云(同學兵法為魏)

師拈云汝師黃檗非干我事大愚肋下更合喫拳這風顛漢敢來這裏捋虎須黃檗面門猶欠掌在致使尿牀鬼子邪見勃興賺他後代兒孫一箇箇鼓粥飯氣

溈山因劉鐵磨來云老牸牛儞來也磨云來日臺山會上有齋和尚還去麼溈山作臥勢磨便出去

師拈云溈山被鐵磨一拶拶倒要起起不得鐵磨被溈山一推推轉要住住不得本上座與麼批判多少人在背後齩斷拇指

月氏國王聞師子尊者有道乃越國往見尊者云大王來時好道去時亦如來時王有省

師拈云飯裏沙泥中彷彿不同依稀相似大王來時好道去時亦如來時尊者黃金鑄面皮

雲門話墮因緣

師拈云雪上霜枷上杻覿面無私移星換斗要見這僧話墮處麼且待三十年後

南泉歸宗麻谷三人同去見忠國師至中途南泉就地畫一圓相云道得則去歸宗坐在圓相裏麻谷作女人拜泉云恁麼則不去也

師拈云南泉畫地為牢歸宗墮坑落壍麻谷恭而無禮點撿將來一人眼空四海一人舌拄梵天一人入地獄如箭

百丈野狐因緣

師拈云非不非是不是坐斷兩頭劒去久矣前百丈云不落後百丈云不昧看來也不較多因甚麼有墮有脫余二十年叅學不能明此如有人明得此者我當舍四大為繩牀而用供養

僧問雪峯臨濟四喝意旨峯云我當時初行脚時便過河北值大師遷化不得見他所以至今不知可往見他直下子孫僧見南院院云那裏來僧具陳前意院乃展具遙禮雪峯云天下古佛也

師拈云言不在口語不離舌端的有來由特地無交涉臨濟四喝豈但雪峯不知縱是他直下子孫也未夢見在不知且置只如南院遙禮雪峯是有來由耶無交涉耶這裏定當得下要見臨濟也不

南泉為兩堂首座爭猫遂斬之晚趙州歸泉舉似州乃脫草屨頂頭上而出泉云子若早歸救取猫兒

師拈云南泉劒為不平離寶匣趙州藥因救病出金瓶然雖慶快一時爭奈古佛家風掃土矣

臨濟云有時奪人有時奪境有時人境兩俱奪有時人境俱不奪

師拈云有時奪人錯有時奪境錯有時人境兩俱奪錯有時人境俱不奪錯臨濟大師到這裏鎻却咽喉了也莫有為伊出氣者麼切忌將錯就錯

臨濟謂主聖曰吾遷化後不得滅却吾正法眼聖云爭敢滅却濟云他後有人問伊又如何祗對聖便喝濟云誰知吾正法眼向這瞎驢邊滅却

師拈云認他財為物將官路當人情濟之心亦濫矣王聖當時見他道不得滅却吾正法眼便與掩却臭口猶較些子遽云爭敢滅却噫以聖較濟又何止濫而

靈雲有頌云三十年來尋劒客幾回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華後直至如今更不疑玄沙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

師拈云靈雲白日青天向桃華樹下為魅所著玄沙雖則除邪輔正激濁揚清殊不知又是鬼門上貼卦

藥山和尚久不上堂院主云大眾久思法誨山云打鼓著眾集山陞座一詞不措主白云和尚今日陞座因甚麼一詞不措山云經有經師論有論師

師拈云藥山久不上堂與對眾一詞不措將謂將謂末後道箇經有經師論有論師元來元來

溈山云老僧遷化後往山前檀越家做一頭水牯牛左肋下書五字云溈山僧某甲正恁麼時道是溈山僧却是水牯牛道是水牯牛却是溈山僧

師拈云道是溈山僧却是水牯牛好道是水牯牛却是溈山僧好當時有人向他面前下得這兩箇好字教他百刦千生要脫水牯牛也未得在

趙州一日見文遠侍者拜佛次州以拄杖打之遠云拜佛也是好事州云好事不如無

師拈云文遠云拜佛也是好事不妨軟頑趙州云好事不如無話墮了也要知趙州老人話墮處麼待伊磕破腦門即向儞道

僧問汾陽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陽云青絹扇子足風

師拈云拈得便用道出平常山高水闊地久天長青絹扇子足風凉是拈得便用耶道出平常耶誰人知此意令我憶汾陽

僧問風穴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穴云長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華香

師拈云這僧問處如大浸稽天無物不在波瀾之內風穴固是入水不溺爭奈全身在裏許

真點胷見慈明明問佛法大意真云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明訶之真乃理前問明曰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真於言下大悟

師拈云驅耕夫牛奪飢人食慈明老人未為好手真點胷雖則向這裏懸崖撒手絕後再蘇若要知佛法大意更叅三十年始得

玉澗頌雲門北斗藏身因緣云北斗藏身為舉揚法身從此露堂堂雲門賺殺他家子直至如今謾度量後五祖戒問其作頌之意澗乃張目視之戒曰若恁麼會雲門不直一錢公亦當無兩目後澗果如其言戒暮年亦失一目覺範和尚曰今妄意測度先德之言疑誤後昆亦可以少戒好采(碧岩三則評云因何却道君自好采款自省)

師拈云北斗藏身話豈但玉澗頌不出便是五祖戒也只得向背後义手暮年各損其目也是好采覺範謂誣謗先宗感果如是休將閑學解埋沒祖師心

頌古

世尊初生

無明滿肚惡纏身 纔出娘胎軟廝禁 目顧四方周七步 不知脚下水泥深

文殊答菴摩羅女其力未充

將軍有令下重圍 八戶風高馬不嘶 兩眼忽開天地闊 太平無象到今時

女子出定

花落銀牀春爛熳 月沉金帳夜迢遙 虛堂寂寞無人共 只把檀香盡意燒

外道問佛有六通如何是那一通

醉乘白登銀闕 夢跨青鸞入絳宮 酒醒眼開俱不見 一川桃李自春風

即心是佛

硬似純鋼爛似泥 甜如崖蜜毒如砒 渾侖吞又渾侖吐 賺殺江西馬簸箕(正宗贊馬祖得法南岳後歸蜀鄉人喧迎溪邊子云謂有何奇特元是馬簸箕家小子師遂曰勸君莫遊鄉還鄉道不溪邊老婆子時若西 犁耶云地獄北方名梵稱)

非心非佛

大地眾生成正覺 百千諸佛陷泥梨 休將此話頻頻舉 却恐閻家老子知

南泉住菴被人打破碗鑊

一把黃金鈍钁頭 引他白日鬼來偷 自從去後無蹤跡 入眼青山緫是愁

僧問馬祖離四句絕百非答藏頭黑海頭白因緣

白玉琢成西子骨 黃金鑄就任貟心 蓮宮人醉歌聲咽 月落吳江淚滿襟

趙州無

翁翁年老齒牙踈 口不關風道箇無 肝膽一時傾吐了 苦哉邪法正難抉

洗鉢盂去

粥罷教伊洗鉢盂 成特地費分踈 是非得失渾休問 真箇闍黎悟也無

黃檗云不是無禪只是無師

不是無禪是沒師 猫兒尾上繫研槌 夜深打殺街頭鼠 路上行人那得知

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斧爛柯銷局未闌 天風吹下瑤 滿盤黑白輕轉 袖拂蒼梧玉珮寒

德山托鉢

天生富貴稱雄 織翠華裾擁不開 一簇管絃聲未絕 醉扶公子上樓臺

臨濟四喝

小廝兒偏愛弄 絲毫不挂赤條 劣獅筋斗重擲 拶得蟾蜍下碧霄

香嚴上樹

全提三寸殺人刀 千里聞風鬼亦號 沒興有人輕犯著 饒伊得命也無毛

嚴陽尊者問趙州放下因緣

地沒朱砂赤土 廩無粒米倒礱糠 赤窮自是活不得 又被人來指賊贓

婆子燒菴

三冬枯木遇春陽 翠蕚寒英噴古香 雪鬢老婆情未瞥 冷看花樹哭檀郎

木平見洛浦盤龍二老雲峯悅拈云云

葉捲西風樹樹寒 亂蛩吟砌夢初殘 情懷自是不堪聽 又把琵琶月下彈

趙州勘婆

生鐵蒺藜當面擲 琉璃坑壍遶身開 勸君莫問臺山路 多少平人被活埋

洞山三頓棒

蹉口相酬罪莫逃 放伊三頓轉忉忉 使他飯袋江西去 添得廬陵米價高

石鞏張弓

平生伎倆盡施呈 拗折蓬蒿箭兩莖 半箇聖人還不薦 依前日午打三更

僧問來山境法眼拈云我二十年只作境會

哭月狂猿攀古樹 嘯風猛虎踞懸崖 人間別有通霄路 不必行從這裏來

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明亦如喪考妣

萬里山河平似掌 一條官路直如絃 行人若問窮通事 鐵壁銀山在面前

丹霞燒木佛

火燒木佛丹霞罪 脫落鬚眉院主災 一陣東風回暖律 幾多春色上梅腮

則監寺叅青峯法眼丙丁童子公案

觸著神鋒劈面揮 電光石火較猶遅 不因洗耳池邊過 肯信人間有是非

丹霞訪龐居士靈照提籃因緣

放籃手舉籃歸 自是多情惹是非 月落畫堂人去後 不堪歡笑只堪悲

兜率和尚三關性在甚處

赤脚波斯叩海門 黑風吹浪暗昏昏 三更掣斷青霞鎻 笑看驪龍戲子孫

四大分散作麼生脫

空奮雙拳窮滴滴 橫擔片板赤條條 夜來得箇揚州夢 騎腰錢跨九霄

眼光落地向甚處去

鐵狗銅蛇正奮瞋 風力火鋸肉成塵 茫茫長夜幾經刦 舉眼無親怕殺人

黃龍三關

我手何似佛手 也解攀花折柳 牀頭脫落秤槌 打破竈前熨斗

我脚何似 驢脚轉 草鞋倒著 走遍四大 神州寸步 那曾踏著

人人有箇 生緣夜半 胡孫駕船 撞破黑風 白浪踏 水底青天

佛手驢脚 生緣三關 一句齊宣 更問如何 即是黃龍 口裏無涎

達磨一日命門人各言所得遂分皮髓云云

九年冷坐 一旦惺惺 是非易辨 得失難明 分張皮肉骨髓 令人路見不平 汝得吾皮 前長後短 汝得吾肉 多肥少精 汝得吾骨 只堪餧狗 汝得吾髓 脫賺平生 盡情為伊註破也 只道得八成 要見達磨大師麼 岳邊頓落千山勢 海上全消萬[泳-永+(瓜-、)]

天目中峯和尚廣錄卷第三

校訛

  • (五十九葉第十行)(南作搊)

音釋

(女九切)

(疾政切陷坑也)

(博厄切鈲也)

(於巧切手拉也)

(力兗切塊切肉也)

(楚銜切)

(歷德切脅幹也)

(居郎切堅鐵也)

(房脂切毒藥也)

(居縳切太鉏也)

(渠容切蟋蟀也)

伎倆

(依渠綺切倆良將切)


【經文資訊】大藏經補編第 25 冊 No. 0145 天目中峰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藏經補編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