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經補編 第14冊
No.84 藏逸經書標目 (1卷)
【密藏編】
第 1 卷

 

藏逸經書標目

凡北藏未收者。無論其言義得失。悉採錄其名目如左。以竢明哲揀辨而出入之。

圓覺經大疏

江西省城北龍光寺應方禪師有舊本。其徒號竺章。

圓覺經大鈔

常州府有舊本。

圓覺經略疏小鈔

秀水東禪寺有板。

法華經合論

宋寂音尊者造。張商英附論秀水精嚴寺雲汀禪人。蘇州管東溟居士俱有舊本。今楞嚴寺就精嚴本刊行。

法華要解

溫陵環師解。今南北講席尚之。世多流行本。

楞嚴論

宋寂音尊者造。後有正受師釐入經。并有刪補。改名合論常熟錢順化文學有舊本。今秀水楞嚴寺如其本刊行。此論尚當求寂音原本。未經刪釐者。

楞嚴廣註

淨行所述。今秀水楞嚴寺有舊本。

楞嚴要解

溫陵環師撰。今南北有板流行。

楞嚴會解

元天如則師所述。今南北講席宗之。世多流行本。

楞嚴管見

我明泰法師撰。此書於經意雖不無得失。然亦有發前人未發者。

維摩詰經註

肇法師撰。南藏已收入。世亦多流行本。五臺山龍翻石有古本善。

楞伽經註

永樂間泐公奉敕註。已收入藏。

楞伽會譯

嘉靖間宜興荊山珂法師將三譯楞伽逐段會同釐入刊行。既有三譯在藏。則此不必重收。况此經三譯。文義各自成家。亦不必會也。

華嚴合論

唐太宗時李長者造大論一百二十卷。後某釐入經。改名合論。北京本真座主嘉興東塔寺思修禪人。南京聚寶門內西小衚衕機房伍宅。俱有宋元板善本。伍宅本乃北京報國寺僧所遺者。今秀水東禪寺刊板流行。

華嚴合論約語四本

杭州刊行。既有合論全文。則此似不必收矣。

華嚴法界觀通玄記三卷

本嵩法師述。北京有板。

華嚴還源觀類解

淨源法師述。北京有板。

華嚴綸貫一卷

復庵和尚撰。北京有板。

原人論解

圓覺法師述。

華嚴疏鈔會本

嘉靖間有妙明法師。憫念講席學人愚昧。乃以清涼疏鈔釐經入疏釐疏入鈔。經疏鈔科科段段釐開會入成書。如儒家經書集註相似。今南北講席咸宗之甚至將經疏鈔一併講解。無分源派根葉。殊失清涼老師作述之意。蓋疏以疏經。經明而疏為賸語。鈔以鈔疏。疏明而鈔為賸語。是要之鈔以明疏。疏以釋經。經以載道得意則經且為長語也。况疏鈔乎。今不分經疏鈔。一併講解。是大可笑。即儒生家師資訓詁。亦只會明註疏。以解經書本文。未有併註疏而講解之者也。或謂鈔不可入疏。而疏不可不入經。不知疏既可以入經。鈔何獨不可以入疏乎。入疏者。入鈔之漸也。入疏之見。猶夫入鈔之見也。其愚一。其過同。第大小淺深差等耳。或又謂華嚴疏鈔。既不應釐入。然圓覺略疏法華楞嚴要解會解諸書。作者自釐入。亦將析而出之乎。予曰。子又何愚之甚也。彼既作者原自會入。則其文義自是如彼其連屬。何容析出。此既作者原自分析。則其文義自是如此其分殊。何容會入。大都一切經書註疏。或分或合。但仍作者之舊。則無復議矣。况今所會。起止配合。率多牽強。或不應起而起者有之。或不應截斷而截斷者有之。或配合不相當者有之。是又莫贖之罪也。或又謂若不會入。則學者惡能配合其文而求其義。予曰。文且不能配合。又安望能明其義乎。而要之一切註疏。又不為此等愚昧設也。嗟夫。少智多愚。一唱百和。法華玄義文句。觀無量壽佛經疏鈔等。南北各有會本刊行矣。而華嚴疏鈔會本。近且重收入藏。使繼此而會註疏者愈出。入藏者愈重。則繁沓雜亂。可勝言哉。今凡註疏。藏中既收入原本。則會本斷不可重收。即入者宜出之。

華嚴會玄

雲南某師。因懸談中意義事實艱深渺邈者。人多不曉乃搜考諸內外典籍。為之音釋別錄其本。後講席無智者。遂亦釐入玄談名之曰會玄。講者亦併其文而講之。此其視會疏鈔講疏鈔者。其愚又當何如哉。近亦入藏。甚為雜亂。宜出之。宜仍其舊本。另刻玄談音釋數卷。或流行。或入藏。皆可也。

華嚴要解

溫陵環公所述。幻余兄在燕京得此本示余。

法華玄義文句摘要

嘉興東塔寺了空有本。乃天台宗學人所摘者也。藏中既有玄義文句全文。此不必重收。

法華大意

嘉興天寺法舟和尚俗徒太虛居士所撰。悉以儒家語詮釋。其知見邪惡不可當。而法舟乃印可其刊行。當應同入拔舌泥犁。葢法舟亦賣弄光影者也。有賸語一帙行於世。有眼者自能辨之。嗟乎。是父是子法舟太虛以之。

起信論筆削記

江南有板流行。

金剛經疏論纂要刊定記

圭峰纂要。長水刊記。今華亭泖塔有板流行。

金剛經十七家註

其間邪見甚多。非禪宗非教眼。不足取也。

金剛科儀錄說記

禪不禪。教不教。不足取也。近續入大藏宜出之。

心經略疏慧燈集

南北有流行板。

心經管視

武林妙峰座主述。板在昭慶寺。

心經無垢子註

此解甚邪見惡業。不足取也。即大顛註亦邪淺。

彌陀經句解

深禪師述。今平洲新刻流行。

大彌陀經註

四川某師述。北京某庵新刻流行。但未經覽閱。未辨其邪正得失。

龍舒淨土文

淨土指歸

大祐師述。秀水楞嚴寺有板。

萬善同歸

永明壽師撰。秀水楞嚴寺有板。五臺北臺溝中庵師。亦新刊行。

淨土或問

秀水東禪寺有板。乃天如則師所撰也。

夢譚記

武林妙峰座主所撰。板在昭慶寺。

永嘉集註

某師所述。甚膚淺差譌。不足取也。

肇論集解

淨源師集。(家藏宋槧本作肇論中吳集解東海舊藏也)

肇論遊刃鈔

未經閱覽。

肇論註疏

慈雲懺主註。居姑蘇堯峰。名遵式。

地藏經孝衡疏鈔

圭峰疏。遇榮鈔。

釋迦成道記註

唐王勃撰記。釋道誠註。今北京龍華寺刊行。

出三藏記略

(藏收)

翻譯名義集

南藏收。北藏未收。(台宗)

折疑論

釋妙明子撰。

平心論

鐔津集

明教嵩和尚撰。藏中止收輔教編三卷。此應盡收入。

冥樞會要

未經覽閱。(宗鏡節錄近有多書)

緇門警訓

禪林寶訓

續原教論

我明沈士榮太史撰。

大藏一覽

佛祖統紀

天台宗磐公作。南藏已收入。

有門頌解

妙峰覺法師述。(台宗)

五燈會元

五燈今藏中止收景德傳燈。餘盡未收。而世亦鮮流行本。則此會元不得不收矣。今秀水東禪寺有板流行。

續傳燈錄

南藏已收。

心燈錄

玄素撰序。此書世尠流行。宜購求之。

禪宗正脈

嘉興真如寺蔤庵巹師採摘五燈會元中文。成書十卷。既有五燈會元。則此書可無收矣。况此師所摘。多己意也。

人天眼目

宋智眼禪師採錄五宗綱要語句而成帙者也。可收。可不收。

三聖詩

寒山。拾得。豐干。

古尊宿語錄四十八卷

南藏收入。太倉王鳳州居士有宋本善。

四家語錄

馬祖。百丈。黃蘖。臨濟。又黃蘖心要。

僧寶傳

宋寂音尊者撰。松江馬杜陵。常熟瞿元立。有宋元本。

智證傳

宋寂音尊者作。

林間錄

宋寂音尊者作。上三書。秀水楞嚴寺俱刊行。

諸方宿衲傳

宋覺範師撰。

石門文字禪

宋覺範撰。已上二書。宜購求之。(汲古刻本甚精)

冷齋夜話

宋覺範撰。秀水馮開之太史有鈔本。此書多語世諦言事。似不必收矣。

高峯禪要

五台山龍翻石有舊本善。秀水精嚴寺有板。

天如賸語

秀水東禪寺有板。有語錄五本。賸語或問宗乘詩文俱在內。

雪巖欽語錄

東禪寺有板。

無見覩語錄

天台華頂山有板。

徑山寂照

四會語錄。元叟端公至正元年集。

雜毒海

大珠禪師語錄。大慧禪師亦有雜毒海。乃與竹庵同頌古者也。又浙江衢州祥符寺有六十卷。乃宋僧編集古宿語。名禪宗雜毒海。

正法眼藏三卷

大慧杲和尚所錄。今常熟刊行。

宗門武庫

大慧杲師所撰。秀水精嚴寺有板。

大慧年譜

秀水馮開之太史有舊本。已上三書宜入附大慧語錄後。

楚石語錄三十卷

海鹽許星石居士有鈔本。今秀水楞嚴寺亦有刻本。禪師名梵琦。為大慧第五代孫。觀其言句。真的骨血也。

愚庵語錄

諱智及。端元叟之子。與琦楚石同門。真師子兒也。

全室語錄

禪師名泐。字季潭。觀其言句。真作家人。

絕集

此老乃鞦韆椿頭弄光景漢。非西來正脈。不宜收入。

慈度集

此僧乃絕上足。其邪惡過師十倍。古德云。智過於師。慈度以之。

法舟賸語

師名道濟。號法舟。住秀水縣天寧寺。賸語刊行本郡精嚴寺。其佛法知見。殆絕之流歟。

笑巖集

此老悟處。不如絕深切。而知見稍正。然亦有氣息。無血脈。照到而用常不及。其殆有識治亂之智。而無敷治戡亂之才者乎。大都應機接物。權衡多執持不定。翻令藻鑑亦模糊不清。而面前多學人。立地狐鬼輩。且得以潛竊而依憑之。此其過安在哉。一則以自己悟處。不曾痛快徹底掀翻。猶存窠臼。二則以時無德山臨濟雲門石霜。毒手辢心。大為叱咤。一轉擣巢穴。而盡死其偷心。三則以既非天挺豪傑。又未嘗從尊貴胞胎中誕生。其紀綱政令。不能出自朕躬。而大寶真符。且無的紹。故坐此耳。嗟夫。我明二百年來。楚石季潭而後。拈花一脈。幾乎熄矣。幸師稍能識好惡。辨邪正。尚廼爾爾。彼淺解學語。顢頇儱侗輩。又惡足較哉。諺云。字更三寫。烏焉成馬。奈何吾師落筆便爾誵譌。而何責於二三。嗚呼痛哉。

冰壺集

師名□□號蘭風。當時以靜坐。得少光景。無師承喝破。遂認為悟道。生大歡喜。為魔所乘。由是豎指擎拳。胡言漢語。馮陵南北。以鐵嘴自稱。恬不知恥。蚤年著此書。後住蘇州天池山。年老力強。著作尤盛。萬曆辛巳。余坐夏武林。盡得覽閱。今忘其名矣。有于羅道五部六冊。悉為評頌。而羽翼其流通者。其知見混濫。視法舟慈度法光輩。僅倍蓰什伯而貪婪[婬-壬+(工/山)]惡。則千萬億。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盡也。真近代魔種哉。

五部六冊

正德間山東即墨縣有運糧軍人。姓羅名靜者。蚤年持齋。一日遇邪師授以法門口訣。靜坐十三年。忽見東南一光。遂以為得道。妄引諸經語作證。說卷五部。曰苦功悟道。曰歎世無為。曰破邪顯正鑰匙。曰泰山巍巍不動。其一則余忘之矣。破邪卷有上下二冊。故曰六冊。時有僧大寧者。親承而師事之。而蘭風又私淑而羽翼之。俾其教至今猖熾宇內。無從撲滅。曰無為。曰大乘。曰無念等。皆其教之名也。或三更靜夜。咒詛盟誓。以密傳口訣。或緊閉六門。握拳拄舌。默念默提。救拔當人以出苦海。或謂夫人眼視耳聽手持足行的。現成是佛。大佛小佛。男佛女佛。所作所為。無非佛事。何分淨染。何事取舍。何假修持。但臨命終時。一絲不挂。即歸家鄉耳。如此則皆其教之法也。蟻屯鴇聚。唱偈和佛。邪[婬-壬+(工/山)]混雜。貪昧卑污。莫可名狀。而愚夫愚婦。率多樂於從事。而恣其貪[婬-壬+(工/山)]。雖禁之使不歸向。有不可得。此其教雖非白蓮。而為害殆有甚于白蓮者乎。大寧復著有孝義二冊。歸空記。法舟偈。其徒寓江西南城縣北羊血渡者。復著有心經了義。金剛了義等卷若干冊。皆山歌野曲之文也。

羅湖野錄

釋曉瑩述。于中甫處得來。號仲溫。江西人。

覺苑遺芳

莆陽沙門達本集。

禪門宗要

閩僧雪山祖曼集。舊有刊行本。今已湮沒。比得錄本。虞山錢存虛者。

雨花集

國初香嚴古溪禪師所撰。雖有上堂偈頌。其實畫龍摸象者也。

賓主盤桓

平廓愚師著。

冬谿集內外各二卷

師住秀水精嚴寺。師參學未徹悟。而文字則善。

石屋集

四家頌古

天童。雪竇。投子。丹霞。

頌古聯珠

南藏已收入。

評唱碧巖集十卷

雪竇頌。圜悟評。從容菴錄三卷。天童頌。萬松評。空谷集三卷。投子頌。虛堂集三卷。丹霞頌。俱林泉評。今少林師資上堂所講演。入室所背誦者。此也。嗟夫。一花五葉。節外春光。印度真丹。其來尚矣。故凡一語一默一棒一喝。乃至豎拳豎指。斬貓斬蛇。百千三昧。如金剛王寶劍出匣。毒盡肝腸。剜盡心膽。直下令人命根斷。偷心死。更無汝立地轉身處。亦無抵當迴避處。奈何繼此而拈頌代別出焉。此亦萬不得。借刀殺人。曲就俯循。傍敲暗擊。其用心亦良苦矣。奈何繼此而評唱又出焉。波濤洶湧。枝葉蔓延。而根源喪盡。此殆與癡婦養兒。惟念饑寒。健與衣食。兒不至病且死不者。夫何異。碧巖集。大慧業已斧其板。火其書。正所謂當仁不讓。圓頓教勿人情也。奈何近代以來。講評唱鈔秘要者又出焉。此其禍葢始自無智比丘。濫膺住持。參學者雲集。上堂啞口。入室無言。何以縻學眾而度時光。飾檀越而需利養。遂效講席而出此計。少智多愚。一唱百和。垂至今日。醜不可言。以秘要為奇貨。以尋行數墨識字問義為作家。又其表表者。則習學現成句語。流滑口耳。規取絹帕。以為他日利養張本。如近日幻休老人。得法子領絹帕者。不下干人。雖從昔諸大老。得人未有如斯之盛。翻令直指真風。不啻三乘曲說。不立正脈。無殊義學繁文。而不知末後拈花。東來面壁。乃至立雪斷臂。覆舟捐軀。種種不恤以橫身唱此者。此其心何心哉。而震旦眾生。所賴以不滯名言。得翻情臼而出生死者。亦恃有此。故雪竇有一言之失。而來枯椿獵犬之譏。太陽有密付之宗。而致揭膀告人之辱。此其心又何心哉。且古人上堂。奔雷掣電。倒嶽傾河。寧有解說文字者乎。古人入室。或一喝耳聾。或微言面熱。或推門折足。吹毛死心。寧有鈔寫秘要。口耳傳習。類世儒童蒙訓詁之學者乎。古人參學。一點不到。則結舌填胸。一語有差。則毛寒骨豎。五斗蓋不可謂不了生死。一絡索不可謂凡情。要在真參實悟而。寧有習為現語。以油滑口嘴者乎。古者得人。獨馬祖。石霜。雪峯。雲門為盛。其餘不過钁頭邊覓取一箇半箇。寧有領絹帕稱法子至千人者乎。是今日宗門。誠講席不若。而今日少林。誠戲場利局無二矣。上負佛祖熱血心腸。下瞎眾生清淨眼目。吾恐鑊湯罏炭。拔舌釘身。端不為十惡眾生設。而于此輩有待也。嗚呼。習染未久。公道猶存。斬新改圖。是所望于智者。雖然。愚人之情。習高尚則不足。習污下則有餘。源不塞。流不止。根不撥。枝不亡。非復大慧一炬。悉皆令入無餘火光三昧。欲其不講演。不背誦。不鈔謄。不可得也。或曰。如師所言。則十二部修多羅。千七百則舊葛籐。亦將付之一炬乎。余曰。不然。凡在教乘。不獨經論。即註疏家一句一字。一音一義。有補經論者。無妨珍重流通。獨宗門下事。誠無舌人解語。即終日言說。累牘盈篇。實未嘗談一事。而况古人葛籐。雖千七百則。欲覓一元字腳。寧可得耶。第有半滴野狐涎吐唾未盡者。則豈惟千言萬語。簇錦攢花。敷布世間。足以亂朱混雅。所當不惜身命以爭。深惡痛絕。以謝佛祖而報深恩。即一言半偈。亦不可不嚴辨緇素。別是非。而垂一定之鑒。孟軻氏曰。經正則庶民興。此又繼祖位報佛恩者大綱要令。又曰。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此又不肖區區饒舌狗馬心也。

逃虛集

獨菴衍公所著。

道餘錄

獨菴衍公所著。

孤月語錄

五台山北山寺有板。

蠶骨集

無際禪師所著。禪師。四川人。

玉芝集

絕法舟之類也。

通明語錄

有禪人告以大智禪師所撰。計二十八本。板在遵化北四十里禪林寺。北京報國寺延菴方丈。龍佛寺上方丈延明乃師寂菴。南城守居衚衕蘇道士。俱有本。此書未知邪正何如當求一覽閱。大智禪師不知為誰。亦不知何時人。然所告禪者乃孟浪人。多不足信也。

藏逸經書標目

藏師蒐輯藏外經書。有標目一冊。平湖陸季高藏本。余從吳江周安石借閱。丁酉三月。屬子晉侍史繕寫。此中剖明禪講二家流弊。剋骨見髓。知為紫柏老人親承衣鉢。觀者當知寶之重之。是嵗三月八日牧翁題

藏師刻藏時。駐錫吾邑東塔。從祖存虛先生擕余頂禮。受其摩頂。此帙中經書有云得之常熟錢順化文學又云虞山錢存虛錄者。俯仰遺跡。掩卷愾然。丁酉七月記

右藏逸經書標目一卷明密藏禪師遺筆世罕見之今得石埭 楊仁山居士手鈔本附錢牧齋二跋朱筆書所云丁酉者清世祖在位之十四年也卷中朱筆評點蓋亦出自牧翁之手因併刻之以餉當世民國七年冬北京刻經處識江右梅光羲浙西徐文霨施資貳拾元共刻是書計付刻資拾柒元餘資印送功德書訖北京刻經處又識

(北京西城舊刑部街西頭臥佛寺街佛經流通處敬印行)


【經文資訊】大藏經補編第 14 冊 No. 0084 藏逸經書標目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藏經補編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