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69n1355_002 無門慧開禪師語錄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9 冊 » No.1355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無門開和尚語錄卷下

告香普說

[0361c16] 靈山密付。黃葉止啼。少室親傳。望梅止渴。乃至德山棒。臨濟喝。雪峰輥毬。道吾舞笏。祕魔擎叉。禾山打鼓。清原垂足。天龍豎指。盡是弄猢猻底閑家具。到者裏總用不著。雖然如是。事無一向。不免隨例開箇皂角生姜鋪子。兄弟上門要買人參附子甘艸大黃決定是無。砒霜巴豆燈心發燭隨宜應副。更有一爐熱鐵丸。恐有心麤膽大底。與他一丸。教他通身腐爛。求生不得求死不得。諸方與人解粘去縛抽釘拔楔。開上座只為人添釘著楔。用箇筏篰盛却送你在大洋海裏。教你自討條活路。出得身方堪為種艸。這裏不與人過公案教壞人家男女。若是平常相見。四海皆兄弟。若來入室。便把你輩作客冤家防備。我若不先下手脚。便被汝害却我性命。只如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諸方拈者甚多。提撕者不少。這一箇無子單提獨弄。參這一箇無字。成佛底如雨點。信不及者虗度時光。參禪別無華巧。祇是通身要起箇疑團。晝三夜三切莫間斷。久久純熟。自然內外打成一片。便與虗空打成一片。便與山河大地打成一片。便與四維上下打成一片。豈不見道盡大地是學人自己。盡大地是箇解脫門。盡大地是沙門一隻眼。盡大地撮來如粟米粒。心包太虗量周沙界。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東弗于逮。西瞿耶尼。南瞻部洲。北單越。上至非非想天。下至風輪水際。不消一箇咳嗽。周匝有餘。若向箇裏見得。無三界可出。無涅槃可證。情與無情同成正覺。地獄天堂皆為淨土。智慧愚癡通為般若。諸戒定慧及淫怒癡俱是梵行。靜閙閑忙頭頭合轍。從來喫飯未曾咬著一粒米。從來著衣不曾掛著一縷絲。從來說話不曾開口。終日行未甞擡脚。而今兄弟不要効近代長老。看他百丈黃檗臨濟德山自是英氣逼人。豈不見臨濟和尚在黃檗會下。前堂首座陳尊宿勉他請益方丈。三問佛法的的大意三遭痛棒。遂辭黃檗。因緣不在此間望和尚指見什麼人。檗遂指去見大愚。愚纔見便問甚處來。濟云黃檗來。愚云黃檗有何言語。濟遂舉前話。不知某甲過在甚處。愚云黃檗老婆心切。為汝得徹困。濟云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愚扭住云。這尿牀鬼子。適來問有過無過。如今却道無多子。畢竟有多少。濟便於大愚肋下築三拳。愚云。汝師黃檗。非干我事。濟便回黃檗。檗云。來來去去。有甚了期。濟云只為老婆心切。檗云大愚饒舌。待他來後與他一頓。濟云即今不可放過。遂打檗一拳。檗云。這風顛漢。敢來這裏捋虎鬚。檗吟吟而咲。喚侍者引這風顛漢參堂去。大眾。黃檗因何只教他去見大愚。何也。葢緣大愚在歸宗會下多年。一日辭歸宗。宗云汝何處去。愚云諸方學五味禪去。宗云我這裏祇有一味禪。愚云如何是和尚一味禪。宗便打。愚擬開口。宗又打。愚於此有省。後來黃檗云。馬祖會下出八十四員善知識。問著箇箇屙漉漉地。獨有歸宗較些子。大眾。黃檗指臨濟見大愚。意旨如何。不見道要知山下路。須問去來人。緣大愚在歸宗棒下打發。而今兄弟家多作是非會。我臨濟兒孫以棒喝為佛事。以無明三毒當慈悲。把你兄弟到空中如生冤家相似。不問是佛是祖是凡是聖。須與你捩轉面皮換却你眼睛。寧可以熱鐵纏身烊銅灌口。終不以佛法當人情。豈不見古人道。任從滄海變。終不為君通。巖頭云。却物為上。逐物為下。箇中無肯路。豈可妄許人。昔荼陵郁山主常參百尺竿頭如何進步話。一日騎驢過橋。正舉話間驢子失脚。郁遂有省作頌曰。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鎻。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朵朵。遂遣徒弟端和尚你可去參楊岐會和尚果是有禪否。果是有悟門否。端遂往見楊岐。人事畢。會問何處來。荼陵來。令師阿誰。云郁山主。楊岐云。我聞你師有悟道頌是否。端便舉前頌。岐大咲歸方丈。端莫曉其意。次日又去請問。昨日蒙和尚問某甲師長入道因緣。是有悟由無悟由。望和尚慈悲說破。某實疑之。岐云。你曾見作百戲底麼。端應云見。岐云。他只要人咲。你怕人咲。端於此大悟。你看他尊宿有殺有活手段。一咲可以起他疑情。一句可以破他疑情。若無箇般殺活手段。執拂柄將何為人。見人在高高山頂立。便與推向萬丈懸崖下去。見人在萬丈懸崖中。可與他提向高高山頂上。方有為人處。只如開善謙和尚同竹原菴主在大慧和尚會下。只參箇無字。四十日打發。大慧請為藏主。他看話頭時被雨濯在欄干邊他亦不知。人向他道原兄原兄雨打濕了身上。拖他過來他亦不管。兄弟家須是恁麼做將去。無有不應者。謙和尚隨大慧十四五年全無入處。一日賷香請益藏主。某甲全無入頭處。望藏主慈悲指示做處。藏主云書記書記你來探水作麼。真心參禪。謙云某甲實為生死事大豈可戲論。主云書記若要做工夫。可把從前著述文字如喫了巴豆相似盡底瀉出。教肚裏空索索地。且來相伴坐禪。待你業識暫歇。却與你說話。遂同坐半月有餘。心地安樂。忽一日大慧令請書記賷書去見張丞相。謙甚煩惱。方有些子好處。又被差使。主云。你但承受。我伴你去。途中事我都替你。只有五件事替你不得。記云那五件事。主云待同去路中說。路間書記復問。藏主說五件事替不得。望開示。云。著衣。喫飯。屙屎。送尿。記云四件那。更有一件是何事。主云。你馳箇死屍路上走。我替你不得。謙書記從此打發。主云你如今自去下書。藏主遂回。謙書記見丞相便相投。相云。書記你這回相見說話與舊時不同。復歸大慧一見便云。且喜書記大事了畢。未審大慧具何眼目便言大事了畢。謙書記悟處還諦當也未。得底人一見便見。瞞他不得。豈不見道。識得自己能驗他人。無用和尚未為僧時。請益大慧和尚。令看起滅處。未經兩月。於行廊下聽奴子喝云看火燭。忽然有省。可謂築著南邊動北邊也。山僧昔日在先師會中只看一箇無字。六年下語不得。自發志剋責。我若不明此話。更去睡眠時爛却我身。纔困時。或廊下行道。將頭去露柱上磕。一日在法座邊立。忽聞齋鼓聲。便理會得這話。次日入室欲通所得處。先師一見便言。見神見鬼了也。先師震威一喝。山僧亦喝。先師又喝。山僧又喝。自此機鋒不讓。先師圓寂後。陳提刑諱貴謙作喪主。臨時令為先師掛真。不容辭避。山僧捧起真云。老賊一喝虗空迸裂。儂家當下如桶底脫。連伸三拜。納盡敗缺。這些怨恨怎生消滅。而今高掛祖堂。千古號令不絕。這些子豈在記持學解。如擊石火閃電光。擬議不來。白雲萬里。而今箇裏一堂兄弟。盡是江湖四海飽參龍象。諸方呼喚不回頭。牢籠不肯住底。其間有一箇半箇。如燒未過底炭頭相似。被些子無明烟焰惱人。古有賣油糍婆子見三箇秀才赴試遂買點心。一人恬靜。二人爭文章。婆云。先輩向甚處去。二人應云赴科舉去。婆云。這二人秀才試未過。那一人定試過。二人遂罵詈而去。及赴試回。果應婆語。此二人再來扣問婆子。你當時因何得知我二人試不過。那一人過得。有甚相法。婆云。我不會相法。只因煎油糍便會驗得人。才云何故。婆云。我煎得透底沈靜無聲。煎未透者只管作聲。大眾。村婆子尚乃會驗人。況我衲僧家既識得自分曉。人來一見便見。謂之目擊道存。你諸人若真箇要理會此事。山僧不免更舉一段因緣。昔日有僧問雲門。光明寂照遍河沙。語聲未絕。門却奪云。豈不是張拙秀才語。僧道是。門云話墮也。且道那裏是者僧話墮處。遇掛牌時却來吐露。

[0363b18] 參禪須透祖師關。妙悟要窮心路絕。祖關不透心路不絕。盡是依艸附木精靈。所以山僧尋常教兄弟將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毫竅通身起箇疑團。參箇公案。葢要諸人透祖師關窮心路絕。只如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且道古人意作麼生。便好向者裏起箇疑團參箇無字。不得向舉起處承當。不得向意根下卜度。不得作有無之無。不得作無無之無。但恁麼舉。舉來舉去。如咬生鐵橛相似。但覺心頭熱悶不得放捨。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眠不得。坐不得。咬來咬去驀然齒折鐵碎。開口不在舌頭上。便見祖關不透而自透。心路不絕而自絕。便乃與古佛同一方便。共一舌頭。如獅子奮迅。誰敢當其威。猛似太阿在握。孰敢犯其鋒鋩。我為法王於法自在。盡大地是解脫門。盡大地是自。盡大地撮來如粟米粒。盡大地是沙門一隻眼。無三界可出。無涅槃可證。上無攀仰。下絕躬。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

[0363c11] 參禪一著。要敵生死。不是說了便休。參禪一著。單明大道。朝聞夕死可矣。參禪一著。推門落臼。切忌向外馳求。參禪一著。要起疑情。大疑必有大悟。參禪一著。英靈衲子舉起便知落處。參禪一著。本來面目。經文語錄難載。參禪一著。直指人心貴要自肯承當。參禪一著。如敵萬人。怯戰喪身失命。參禪一著。如猫捕鼠。不許移睛動眼。參禪一著。大丈夫事。非將相所能為。慧劒單提日用中。天然元不犯磨礱。神號鬼哭喪魔膽。遍野橫屍不露鋒。直下領略得去。平欺釋迦。下視彌勒。德山臨濟倒退三千。歷代祖師寒毛卓豎。發一言出一令。如崖崩石裂。傍人祇得眼。我為法王於法自在。殺活自由。乾坤獨步。獅王哮吼出窟來。百獸千邪皆恐怖。

小參

[0364a01] 百尺竿頭坐底人。雖然得入未為真。百尺竿頭須進步。十方世界現全身。大眾。須知古人說處便是今人行處。山僧不是隨人差排。其奈理長則就。若論正令當行。豈拘小節。吹毛在握殺活自由。這邊那邊向上向下。明頭暗頭佛界魔界。一時截斷。方具丈夫氣槩。即今莫有共相證明者麼。良久云。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 復舉玄沙示眾云。若論此事譬如一片田地。四至界分結契賣與人了也。惟有中心樹子猶屬老僧在。師拈云。大小玄沙似放不下。既結契賣與人了便休。更顧什麼中心樹子。何故。不見道幾度買來還自賣。為憐松竹引清風。

[0364a12] 除夜。四序循環不暫。倐爾年窮新歲至。衲僧鼻孔大頭垂。地覆天飜無變異。與麼與麼。三世諸佛。不與麼不與麼。六代祖師。與麼不與麼。天下老和尚。不與麼中却與麼。總屬老僧。從上佛祖同一受用。同轉法輪。送舊迎新橫說豎說。燈籠露柱互換交參。現前大眾回避不及。雖然如是。莫有不甘底麼。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復舉北禪賢和尚除夜示眾云。烹一頭露地白牛。唱村田樂。燒搰拙火。與諸人分歲。免得倚他門戶傍他牆壁。有僧出眾云。和尚門前有公人。賢云作什麼。僧云追和尚納皮角。賢擲下頭袖。僧拾得便行。賢云捉賊。僧回首云。今夜天寒。且還和尚帽子。北禪如虫禦木偶爾成文。這僧放屁合成大石調。若是黃龍又且不然也。不烹露地白牛。也不向搰拙火。也不唱村田樂。忽有箇漢出來道。和尚畢竟將什麼與諸人分歲。只向他道。各人與一箇熱鐵丸。更問除鐵丸之外別有什麼。向他道猶嫌少在。

[0364b04] 結夏。十方同聚會。一盲引眾盲。箇箇學無為。相牽入火坑。此是選佛場。阿鼻大地獄。心空及第歸。永劫失人身。於斯薦得。平欺釋迦。下視彌勒。處處普光明殿。頭頭圓覺伽藍。時時無虗棄之功。著著有超羣之舉。要行便行要住便住。飢來喫飯困來打睡。說甚九旬禁足三月安居。憐鵝護雪臘人如氷。正眼觀來。恰似無繩自縛。如蚕作蠒。然雖如是。且道獨脫一句又作麼生。鑊湯爐炭橫身入。劒樹刀山闊步行。 復云。黃龍結制不尋常。只用閻羅斷命方。生鐵一團紅嚥下。死中再活獲清涼。

[0364b14] 冬至。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若至。其理自彰。且道即今是什麼時節。莫是陰極陽生時節麼。莫是鐘鳴鼓響時節麼。莫是燈燭交光時節麼。莫是叢林喫冬菓時節麼。若恁麼理論。入地獄如箭射。不恁麼理論。亦入地獄如箭射。畢竟如何。不是一番寒徹骨。爭得梅華撲鼻香。

[0364b20] 欲把生蛇化活龍。先將毒藥灌喉嚨。常教滿腹如針刺。拋向洪波大浪中。敢問諸人。喚什麼作毒藥。二六時中你肚裏常如針麼。恁麼恁麼。德山臨濟齊立下風。不恁麼不恁麼。釋迦彌勒眼瞎耳聾。恁麼不恁麼。掀飜大地粉碎虗空。不恁麼却恁麼。昨夜南山虎咬大虫。恁麼總不恁麼。指南為北喚西作東。不恁麼中總恁麼。阿呵呵。熨斗煎茶銚不同。 復舉歷代宗師頌狗子佛性話。師云。老拙亦有一偈舉似諸人。不取說道理。若也信得及。舉得熟。於生死岸頭得大自在。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無。

[0364c07] 師退黃龍到虎丘。眾請。突出機先一著。迅雷不及掩耳。德山臨濟茫然。鈍根如何插觜。便知蒼龍隱海眠方穩。老虎隈巖睡未醒。藏牙伏爪如癡鈍。動著依然怕殺人。所以雲從龍風從虎。龍虎交參佛魔驚怖。直得天回地轉海竭山摧。羣魔膽碎鬼哭神號。然雖如是。於我衲僧分上了無交涉。且道衲僧有甚長處。豎拂子云。倚天長劒逼人寒。

贊佛祖

無量壽佛

[0364c16] 乾屎橛兮麻三斤。當陽拈出少知音。時人不識自家佛。却向丹青處尋。

佛頭圓相

[0364c19] 生怕雲門打殺伊。韜光晦迹許多時。而今再出頭來也。天上人間更有誰。

圓通大士

[0364c22] 足蹈雙蓮灑楊柳。面目端嚴世希有。梵音妙音海潮音。祇這而今誰動口。

持二十五輪頂彌陀蹈蓮葉

[0365a01] 機輪纔轉。作者猶迷。頂[寧*頁]一著。獨弄單提。自從蹈得這些子。便向風波險處施。

三十二應

[0365a04] 現種種形。說種種法。形法皆非。假名菩薩。更於諸相覓圓通。當人正眼俱擉瞎。

持珠坐石

[0365a07] 手輪摩尼珠。身坐盤陀石。普請大地人。念彼觀音力。

達磨莖蘆

[0365a09] 脚下莖蘆。到岸也未。隨流入流。浮逼逼地。

達磨大師

[0365a11] 賊身未露罪全彰。攪得西乾沸似湯。項上鐵枷無計脫。却來東土強攤臟。

大祖禪師

[0365a14] 三拜起來依位立。普天匝地黑漫漫。可憐隻臂空輸却。千古令人作笑端。

鏡智禪師

[0365a17] 彌天罪犯無門懺。紅爛通身世莫醫。是四稜俱塌地。儘教後代亂針錐。

大醫禪師

[0365a20] 堅辭鳳闕柴泥詔。玷辱宗風箇古錐。坐斷雙峰無寸艸。愛松留得礙人枝。

大滿禪師

[0365a23] 再出頭來滿面塵。那堪鼓舌與搖唇。松枯石爛憑誰委。累及癡獃蹈碓人。

大鑑禪師

[0365b02] 菩提無樹鏡非臺。臭口分明鬼擘開。幸是賣柴無事獠。剛然惹得一身災。

思大禪師

[0365b05] 一生討頭不見。二生骨露皮穿。三生造成地獄。全身活陷黃泉。七十二峰俱坐斷。口吞佛祖在機先。

騎虎豐干

[0365b08] 忙忙業識老豐干。鼓舌搖唇總自瞞。縱踞虎頭収虎尾。衲僧門下管窺斑。

誌公和尚

[0365b11] 杖頭絡索閑家具。應讖三朝經幾秋。生向鷹窠來處異。面皮擘破十三頭。[囗@力]。因渠達磨枝條布。惱亂春風卒未休。

白雲法師(南行勅葬)

[0365b15] 偉哉大法師。逢難轉堅牢。不因登絕頂。爭見白雲高。

天台四睡

[0365b17] 既是伏爪藏牙。不用三頭六臂。只圖夢裡惺惺。任疑大虫瞌睡。

政黃牛

[0365b20] 資福從來不識羞。橘皮熟炙逞風流。倚笻懶赴賢侯命。又却騎牛更覓牛。

郁山主

[0365b23] 百尺竿頭話最親。一交橋斷絕纖塵。死中得活珠離蚌。甘作驢前馬後人。

朝陽穿破衲

[0365c02] 冷時急用之物。趂暖著些針線。忽然臘月到來。免致脚忙手亂。

對月了殘經

[0365c05] 始見些兒光影。要了末後一段。若是無門拳頭。不打這般鈍漢。

傅大士

[0365c08] 對御講經。無本可據。案上一揮。誰知落處。知落處。拍板與門槌。總是閑家具。

維摩居士

[0365c11] 毗耶病虎寔難親。觸著渠儂便喪身。非文殊遭毒口。吞盡靈山一會人。

龐居士

[0365c14] 平欺馬祖。下視諸方。生涯蕩却。今古無雙。不與萬法為侶。一口吸盡西江。

執劒呂洞賓

[0365c17] 露刃單提。行殺活令。斬貪嗔癡。羣魔乞命。夫是之謂。純陽真人。激濁揚清。摧邪顯正。

佛母周氏

[0365c20] 室女生兒真禍胎。叢林孰不起疑猜。轉身術子能靈驗。再出頭來滿面埃。

偈頌

謝佛眼師號

[0365c24] 皇恩頒自九重城。雨露纔霑艸木榮。佛祖門庭增瑞氣。四海懽呼 萬歲聲。忠心護國成勳業。 君父開臣佛眼睛。壽山福海恩難報。永日寥寥賀太平。

謝宣賜金襴

[0366a04] 不是鷄足流傳。亦非黃梅分付。九重天上降來。千載臣僧一遇。中興佛祖宗風。羣魔悉皆驚怖。祝延 聖壽無疆。志願 皇圖永固。

題壁間水波觀音

[0366a08] 曹源正派喜流傳。涓滴渾無浪拍天。任是大悲千手眼。探渠深淺待驢年。

賀吳丞相生日

[0366a11] 大地春回是誕辰。松篁難改四時青。壽星不老福無盡。常在中天伴月明。

趙資政號節齋

[0366a14] 著鞭占得地頭寬。高節心空立處端。多向渭川烟外望。這邊風月少人看。

吳尚書尊堂死以偈問師用韻以復

[0366a17] 身分水月遍三千。月落何曾離得天。此是夫人行履處。摩耶相對共談禪。

退步

[0366a20] 未曾移定時。前脚讓後脚。只這一步子。誰人蹈得著。

題黃龍中途眠松

[0366a22] 當途偃蹇臥霜枝。彷彿黃龍出洞時。不是渠儂誇勁節。看他來者放頭低。

請行新橋

[0366b01] 雲根架就咲談中。凡聖如今一路通。箇箇脚跟親蹈著。人人足下起清風。不似天台滑石半半嶮。勝如趙州略彴度馬度驢。雖然欲行千里。要知一步為初。從茲不用頻題柱。來往都乘駟馬車。

吳履齋以脚蹈日影索偈

[0366b06] 圓陀陀。光爍爍。明眼人。蹈不著。蹈得著。更買艸鞋去行脚。

師在南高峰石室中出定作

[0366b09] 靜處乾坤窄。閑居日月忙。虗空即玅體。獨露法中王。

師六年舉無字一日聞齋皷有省

[0366b11] 青天白日一聲雷。大地羣生眼豁開。萬象森羅齊稽首。須彌[跳-兆+孛]跳舞三臺。

總軸羅漢

[0366b14] 都盧十八頭。千妖百怪逞風流。人間天上稱尊漢。總被無門一握収。

圓覺會

[0366b17] 十二獃郎欲決疑。瞿曇嚼飯餧嬰兒。若教知有衲僧事。終不人前皷口皮。

石牛

[0366b20] 須彌為骨露纖軀。頭角崢嶸塞太虗。大地耕飜無寸土。牧童鞭索豈能拘。

懶牛

[0366b23] 不經南陌與西阡。犁杷年來怕上肩。棄却欄中肥嫰艸。綠楊堤畔飽風烟。

無際

[0366c02] 祖翁田地沒憑據。爭許時人取次量。但見寥寥成一片。不知何處是封疆。

鐵壁

[0366c05] 巍然一座黑金城。縫鏬全無及戶扄。堪咲英雄難進步。聖凡到此絕途程。

針筒

[0366c08] 函盖乾坤氣量周。銅睛鐵眼一齊収。幾多利腦尖鋒者。到此如何敢出頭。

裁縫

[0366c11] 剪斷萬絲頭。工夫成片。針劄不入處。為渠通一線。

淨髮

[0366c13] 鋒鋩未露鬼神號。能剗羣牛頂[寧*頁]毛。四海聱頭俱按下。豈容存著一纖毫。

頭袖

[0366c16] 四海英靈俱奪下。銅頭鐵額總兜來。莫恠無門施毒手。揭翻腦盖頂門開。

帳子

[0366c19] 纔得當陽一線通。全彰大用顯家風。直饒鼻孔遼天漢。未免從頭被籠。

薦蓆

[0366c22] 亂艸窠中。打成一片。坐臥寂然。真機頓現。

枕頭

[0366c24] 輪回根本。莫著相好。鐵脊梁漢。因他放倒。

捨鞋

[0367a02] 驗盡脚跟長與短。箇中寬窄先知。自從蹈著這些子。左右逢原顯大機。

牙藥

[0367a05] 點著些兒。玅不可述。纔開臭口。驗得骨出。

醫眼

[0367a07] 開黑暗門。通向上竅。內外障除。神光獨耀。

施湯

[0367a09] 不是甘艸大黃。亦非苦參半夏。莫教一滴沾唇。直得通身汗下。

接待

[0367a12] 洋銅汁羹。熱鐵丸飯。滴粒纔沾。通身腐爛。

餛鈍

[0367a14] 寬著肚皮急叉手。鑊湯裡面翻筋斗。渾身糜爛轉馨香。那箇禪和不開口。

真贊

孟少保戎裝相

[0367a18] 英雄盖世上將軍。洞聞風喪膽魂。寸刃不施機莫測。看渠談咲定乾坤。

又道裝相

[0367a21] 靈山付囑人。示現威稜身。在欲而無欲。居塵不染塵。等閑伸出擎 天手。撥轉如來正法輪。

孟無菴與師同軸請

[0367a24] 居士身。比丘相。蹺蹺踦踦。牢牢壤壤。驀然覿面相逢。直是無門可向。一拳一喝。雙收雙放。無菴居士眼無筋。識得這般村和尚。

履齋樞相鈞容

[0367b04] 湘水之清。崑玉之潔。和氣如春。忠心如鐵。儲風月之精。稟松篁之節。真廊廟楷模。行佛祖途轍。裴李蘇黃總不如。柱石明堂渠逈別。

月泉趙寺丞壽像

[0367b08] 身為 皇族。名著南宮。孔孟屋裏做模打樣。釋老室內談玄說空。似箇般伎倆半錢不直。又說甚道理。三教俱通。從前學解掀飜。盡却於無處立宗風。天龍更為重饒。舌熨斗煎茶銚不同。

孟少保繒師握拳缺指相請

[0367b13] 為人手段十分麤。拳下搜尋一箇無。咄這村僧難湊泊。釋迦彌勒是他奴。

牧菴簡菴師三人共軸

[0367b16] 謾說降龍仗虎。徒誇對 御談禪。莫恠無門擔板。佛來也喫麤拳。

法孫天龍長老思賢請

[0367b19] 咄這村僧。百拙千醜。用處顢頇。舉止磔斗。秉惡毒鉗鎚。碎情塵窠臼。佛祖飲氣吞聲。魔外望風拱手。有時漢語胡言。總當談玄說玅。有時把拍板門槌。唱雲門曲。合胡笳調。有時指圓覺場作牛攔。有時喚普光殿為馬廐。如斯孟浪為人。鈍置月林之後。

日本覺心長老請

[0367c01] 用迷子訣。飛紅爐雪。一喝當鋒。崖崩石裂。化生蛇作活龍。點黃金為生鐵。去縛解粘。抽釘楔。更將佛祖不傳機。此界他方俱漏泄。

南劒州伏虎巖請師開山

[0367c05] 箇樣村僧。也甚奇怪。身如椰子。膽似天大。蟒蛇窟裡安禪。猛虎穴中劄寨。無端於微塵國裡轉大法輪。擊大法皷。却向刀山劒樹上成等正覺。弄者一解。[囗@力]

徒弟普顯請

[0367c09] 形如枯木倚巖隈。不擬 天庭降蟄雷。忽遇東君行正令。曇華獨顯一枝開。

護國嗣源長老請

[0367c12] 龍牀角畔。建古招提。一滴渾無。嗣曹源正派。寸絲不掛。付夜半伽棃。成家喜見破家兒。

徒弟普山請

[0367c15] 頭髮鬔鬆。耳輪卓朔。踞坐當軒。權衡在握。任你德山臨濟棒喝交馳。到他面前一點用不著。

護國嗣本長老請

[0367c18] 法身無相徒更形容。本來面目逼塞虗空。浩蕩十方能變化。行看九萬自搏風。

無門開和尚語錄卷下(終)

[0368a01] 參學比丘慧廣化到寶鈔伍兩。

[0368a02] 參學弟子程普覺丁 堅 顧 覺通女弟子朱氏玅慧共捨寶鈔伍兩。

[0368a04] 小師 嗣源 嗣本 募緣重新刊行庶廣流通 至元己卯中秋日謹識。

No. 1355-B

[0368a08] 師於庚申年三月二十八日辭 履齋丞相及諸府第朝士。 履齋問師何日去。師答云佛生日前去也。四月一日師命工砌塔。至初六日晚問匠畢工也未。匠答云畢工來。早請禪師看塔。師於初七日早看塔。回方丈索紙寫遺書。自撰起龕語云。地水火風。夢幻泡影。七十八年。一彈指頃。孝子順孫休戀慕。八臂那吒攔不住。寶所在近。休戀化城。起入塔語曰。東西十萬。南北八千。到處去來。不如在此。此之描不成兮不就。贊不及兮休生受。本來面目露堂堂。外面風頭稍硬。歸來暖處商量。法身遍界不曾藏。毒惡聲名播大唐。辭世偈云。虗空不生。虗空不滅。證得虗空。虗空不別。書偈畢。跏趺而逝。 都知王太尉隨即敷
奏。恭奉
理宗皇帝聖旨降。賜錢三千貫
宣葬于護國靈洞山。

No. 1355-C

[0368b03] 碧巖集之後。評唱公案甚多。而不墮解路發明宗旨者。獨無門開公乎。予曾閱無門關四十八則。知其然矣。今又得此諸會語錄。遮我睡餘之眼。則眸子為之活動。巖電為之閃爍。葢以其痛快破寂。如雷驚蟄也。而無味之談。如砒霜。如狼毒。是故無人能下舌頭。宜乎此錄久絕流行。或云今也宗風日起。不乏其人。若下疏決手試令翻刻。不但開公法身之設利羅重。放不朽之大光明。抑亦有知毒用者。必能瘳瞑眩疾。其久絕流行者。原泉之盈科也。既盈而後進。今正其時也。予聞緒言而喜。乃乾竹絞汁。瀝這些一滴。擲一擲授印生。以一任落乎江湖。放乎四海。若有人道千里烏騅追不得。則幸也。 旹
 元祿五年壬申春日  寶陀峰白卍山撰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9 冊 No. 1355 無門慧開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