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16n0672_007 大乘入楞伽經 第7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6 冊 » No.0672 » 第 7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大乘入楞伽經卷第七

偈頌品第十之二

「若諸修行者,  不起於分別;
 不久得三昧,  力通及自在。
 修行者不應,  妄執從微塵,
 時勝性作者,  緣生於世間。
 世從自分別,  種種習氣生;
 修行者應觀,  諸有如夢幻。
 恒常見遠離,  誹謗及建立;
 身資及所住,  不分別三有。
 不思想飲食,  正念端身住;
 數數恭敬禮,  諸佛及菩薩。
 善解經律中,  真實理趣法;
 五法二無我,  亦思惟自心。
 內證淨法性,  諸地及佛地;
 行者修習此,  處蓮花灌頂。
 沈輪諸趣中,  厭離於諸有;
 往塚間靜處,  修習諸觀行。
 有物無因生,  妄謂離斷常;
 亦謂離有無,  妄計為中道。
 妄計無因論,  無因是斷見;
 不了外物故,  壞滅於中道。
 恐墮於斷見,  不捨所執法;
 以建立誹謗,  妄說為中道。
 以覺了惟心,  捨離於外法;
 亦離妄分別,  此行契中道。
 惟心無有境,  無境心不生;
 我及諸如來,  說此為中道。
 若生若不生,  自性無自性;
 有無等皆空,  不應分別二。
 不能起分別,  愚夫謂解脫;
 心無覺智生,  豈能斷二執?
 以覺自心故,  能斷二所執;
 了知故能斷,  非不能分別。
 了知心所現,  分別即不起;
 分別不起故,  真如心轉依。
 若見所起法,  離諸外道過;
 是智者所取,  涅槃非滅壞。
 我及諸佛說,  覺此即成佛;
 若更異分別,  是則外道論。
 不生而現生,  不滅而現滅;
 普於諸億剎,  頓現如水月。
 一身為多身,  然火及注雨;
 隨機心中現,  是故說惟心。
 心亦是惟心,  非心亦心起;
 種種諸色相,  通達皆惟心。
 諸佛與聲聞,  緣覺等形像;
 及餘種種色,  皆說是惟心。
 從於無色界,  乃至地獄中;
 普現為眾生,  皆是惟心作。
 如幻諸三昧,  及以意生身;
 十地與自在,  皆由轉依得。
 愚夫為相縛,  隨見聞覺知;
 自分別顛倒,  戲論之所動。
 一切空無生,  我實不涅槃;
 化佛於諸剎,  演三乘一乘。
 佛有三十六,  復各有十種;
 隨眾生心器,  而現諸剎土。
 法佛於世間,  猶如妄計性;
 雖見有種種,  而實無所有。
 法佛是真佛,  餘皆是化佛;
 隨眾生種子,  見佛所現身。
 以迷惑諸相,  而起於分別;
 分別不異真,  相不即分別。
 自性及受用,  化身復現化;
 佛德三十六,  皆自性所成。
 由外熏習種,  而生於分別;
 不取於真實,  而取妄所執。
 迷惑依內心,  及緣於外境;
 但由此二起,  更無第三緣。
 迷惑依內外,  而得生起已;
 六十二十八,  故我說為心。
 知但有根境,  則離於我執;
 悟心無境界,  則離於法執。
 由依本識故,  而有諸識生。
 由依內處故,  有似外影現;
 無智恒分別,  有為及無為,
 皆悉不可得,  如夢星毛輪,
 如乾闥婆城,  如幻如焰水,
 非有而見有,  緣起法亦然。
 我依三種心,  假說根境我;
 而彼心意識,  自性無所有。
 心意及與識,  無我有二種,
 五法與自性,  是諸佛境界。
 習氣因為一,  而成於三相;
 如以一彩色,  畫壁見種種。
 五法二無我,  自性心意識;
 於佛種性中,  皆悉不可得。
 遠離心意識,  亦離於五法;
 復離於自性,  是為佛種性。
 若身語意業,  不修白淨法;
 如來淨種性,  則離於現行。
 神通力自在,  三昧淨莊嚴,
 種種意生身,  是佛淨種性。
 內自證無垢,  遠離於因相,
 八地及佛地,  如來性所成。
 遠行與善慧,  法雲及佛地;
 皆是佛種性,  餘悉二乘攝。
 如來心自在,  而為諸愚夫,
 心相差別故,  說於七種地。
 第七地不起,  身語意過失;
 第八地所依,  如夢渡河等。
 八地及五地,  解了工巧明;
 諸佛子能作,  諸有中之王。
 智者不分別,  若生若不生,
 空及與不空,  自性無自性,
 但惟是心量,  而實不可得。
 為諸二乘說,  此實此虛妄,
 非為諸佛子,  故不應分別。
 有非有悉非,  亦無剎那相;
 假實法亦無,  惟心不可得。
 有法是俗諦,  無性第一義;
 迷惑於無性,  是則為世俗。
 一切法皆空,  我為諸凡愚;
 隨俗假施設,  而彼無真實。
 由言所起法,  則有所行義;
 觀見言所生,  皆悉不可得。
 如離壁無畫,  離質亦無影;
 藏識若清淨,  諸識浪不生。
 依法身有報,  從報起化身;
 此為根本佛,  餘皆化所現。
 不應妄分別,  空及以不空;
 妄計於有無,  言義不可得。
 凡愚妄分別,  德實塵聚色;
 一一塵皆無,  是故無境界。
 眾生見外相,  皆由自心現;
 所見既非有,  故無諸外境。
 如象溺深泥,  不能復移動;
 聲聞住三昧,  昏墊亦復然。
 若見諸世間,  習氣以為因;
 離有無俱非,  法無我解脫。
 自性名妄計,  緣起是依他;
 真如是圓成,  我經中常說。
 心意及與識,  分別與表示;
 本識作三有,  皆心之異名。
 壽及於煖識,  阿賴耶命根;
 意及與意識,  皆分別異名。
 心能持於身,  意恒審思慮;
 意識諸識俱,  了自心境界。
 若實有我體,  異蘊及蘊中;
 於彼求我體,  畢竟不可得。
 一一觀世間,  皆是自心現;
 於煩惱隨眠,  離苦得解脫。
 聲聞為盡智,  緣覺寂靜智;
 如來之智慧,  生起無窮盡。
 外實無有色,  惟自心所現;
 愚夫不覺知,  妄分別有為。
 不知外境界,  種種皆自心;
 愚夫以因喻,  四句而成立。
 智者悉了知,  境界自心現;
 不以宗因喻,  諸句而成立。
 分別所分別,  是為妄計相;
 依止於妄計,  而復起分別。
 展轉互相依,  皆因一習氣;
 此二俱為客,  非眾生心起。
 安住三界中,  心心所分別;
 所起似境界,  是妄計自性。
 影像與種子,  合為十二處;
 所依所緣合,  說有所作事。
 猶如鏡中像,  瞖眼見毛輪;
 習氣覆亦然,  凡夫起妄見。
 於自分別境,  而起於分別;
 如外道分別,  外境不可得。
 如愚不了繩,  妄取以為蛇;
 不了自心現,  妄分別外境。
 如是繩自體,  一異性皆離;
 但自心倒惑,  妄起繩分別。
 妄計分別時,  而彼性非有;
 云何見非有,  而起於分別?
 色性無所有,  瓶衣等亦然;
 但由分別生,  所見終無有。」
「無始有為中,  迷惑起分別;
 何法令迷惑?  願佛為我說。」
「諸法無自性,  但惟心所現;
 不了於自心,  是故生分別。
 如愚所分別,  妄計實非有;
 異此之所有,  而彼不能知。
 諸聖者所有,  非愚所分別;
 若聖同於凡,  聖應有虛妄。
 以聖治心淨,  是故無迷惑;
 凡愚心不淨,  故有妄分別。
 如母語嬰兒,  汝勿須啼泣;
 空中有果來,  種種任汝取。
 我為眾生說,  種種妄計果;
 令彼愛樂已,  法實離有無。
 諸法先非有,  諸緣不和合;
 本不生而生,  自性無所有。
 未生法不生,  離緣無生處;
 現生法亦爾,  離緣不可得。
 觀實緣起要,  非有亦非無;
 非有無俱非,  智者不分別。
 外道諸愚夫,  妄說一異性;
 不了諸緣起,  世間如幻夢。
 我無上大乘,  超越於名言;
 其義甚明了,  愚夫不覺知。
 聲聞及外道,  所說皆慳悋;
 令義悉改變,  皆由妄計起。
 諸相及自體,  形狀及與名;
 攀緣此四種,  而起諸分別。
 計梵自在作,  一身與多身;
 及日月運行,  彼非是我子。
 具足於聖見,  通達如實法;
 善巧轉諸想,  到於識彼岸。
 以此解脫印,  永離於有無;
 及離於去來,  是我法中子。
 若色識轉滅,  諸業失壞者;
 是則無生死,  亦無常無常。
 而彼轉滅時,  色處雖捨離;
 業住阿賴耶,  離有無過失。
 色識雖轉滅,  而業不失壞;
 令於諸有中,  色識復相續。
 若彼諸眾生,  所起業失壞;
 是則無生死,  亦無有涅槃。
 若業與色識,  俱時而滅壞;
 生死中若生,  色業應無別。
 色心與分別,  非異非不異;
 愚夫謂滅壞,  而實離有無。
 緣起與妄計,  展轉無別相;
 如色與無常,  展轉生亦爾。
 既離異非異,  妄計不可知;
 如色無常性,  云何說有無?
 善達於妄計,  緣起則不生;
 由見於緣起,  妄計則真如。
 若滅妄計性,  是則壞法眼;
 便於我法中,  建立及誹謗。
 如是色類人,  當毀謗正法;
 彼皆以非法,  滅壞我法眼。
 智者勿共語,  比丘事亦棄;
 以滅壞妄計,  建立誹謗故。
 若隨於分別,  起於有無見,
 彼如幻毛輪,  夢焰與乾城。
 彼非學佛法,  不應與同住;
 以自墮二邊,  亦壞他人故。
 若有修行者,  觀於妄計性;
 寂靜離有無,  攝取與同住。
 如世間有處,  出金摩尼珠;
 彼雖無造作,  而眾生受用。
 業性亦如是,  遠離種種性;
 所見業非有,  非不生諸趣。
 如聖所了知,  法皆無所有;
 愚夫所分別,  妄計法非無。
 若愚所分別,  彼法非有者;
 既無一切法,  眾生無雜染。
 以有雜染法,  無明愛所繫;
 能起生死身,  諸根悉具足。
 若謂愚分別,  此法皆無者;
 則無諸根生,  彼非正修行。
 若無有此法,  而為生死因;
 愚夫不待修,  自然而解脫。
 若無有彼法,  凡聖云何別?
 亦則無聖人,  修行三解脫。
 諸蘊及人法,  自共相無相;
 諸緣及諸根,  我為聲聞說。
 惟心及非因,  諸地與自在;
 內證淨真如,  我為佛子說。
 未來世當有,  身著於袈裟;
 妄說於有無,  毀壞我正法。
 緣起法無性,  是諸聖所行;
 妄計性無物,  計度者分別。
 未來有愚癡,  揭那諸外道;
 說於無因論,  惡見壞世間。
 妄說諸世間,  從於微塵生;
 而彼塵無因,  九種實物常。
 從實而成實,  從德能生德;
 真法性異此,  毀謗說言無。
 若本無而生,  世間則有始;
 生死無前際,  是我之所說。
 三界一切物,  本無而生者;
 駝驢狗生角,  亦應無有疑。
 眼色識本無,  而今有生者;
 衣冠及席等,  應從泥團生。
 如疊中無席,  蒲中亦無席;
 何不諸緣中,  一一皆生席?
 彼命者與身,  若本無而生;
 我先已說彼,  皆是外道論。
 我先所說宗,  為遮於彼意;
 既遮於彼已,  然後說自宗。
 恐諸弟子眾,  迷著有無宗;
 是故我為其,  先說外道論。
 迦毘羅惡慧,  為諸弟子說;
 勝性生世間,  求那所轉變。
 諸緣無有故,  非已生現生;
 諸緣既非緣,  非生非不生。
 我宗離有無,  亦離諸因緣;
 生滅及所相,  一切皆遠離。
 世間如幻夢,  因緣皆無性;
 常作如是觀,  分別永不起。
 若能觀諸有,  如焰及毛輪;
 亦如尋香城,  常離於有無。
 因緣俱捨離,  令心悉清淨;
 若言無外境,  而惟有心者。
 無境則無心,  云何成唯識?
 以有所緣境,  眾生心得起。
 無因心不生,  云何成惟識?
 真如及惟識,  是眾聖所行。
 此有言非有,  彼非解我法;
 由能取所取,  而心得生起。
 世間心如是,  故非是唯心;
 身資土影像,  如夢從心生。
 心雖成二分,  而心無二相;
 如刀不自割,  如指不自觸。
 而心不自見,  其事亦如是;
 無有影像處,  則無依他起。
 妄計性亦無,  五法二心盡;
 能生及所生,  皆是自心相。
 密意說能生,  而實無自
 種種境形狀,  若由妄計生。
 虛空與兔角,  亦應成境相;
 以境從心起,  此境非妄計。
 然彼妄計境,  離心不可得;
 無始生死中,  境界悉非有。
 心無有起處,  云何成影像?
 若無物有生,  兔角亦應生。
 不可無物生,  而起於分別;
 如境現非有,  彼則先亦無。
 云何無境中,  而心緣境起?
 真如空實際,  涅槃及法界,
 一切法不生,  是第一義性;
 愚夫墮有無,  分別諸因緣。
 不能知諸有,  無生無作者;
 無始心所因,  惟心無所見。」
「既無無始境,  心從何所生?
 無物而得生,  如貧應是富。
 無境而生心,  願佛為我說;
 一切若無因,  無心亦無境。」
「心既無所生,  離三有所作;
 因瓶衣角等,  而說兔角無。
 是故不應言,  無彼相因法;
 無因有故無,  是無不成無。
 有待無亦爾,  展轉相因起;
 若依止少法,  而有少法起。
 是則前所依,  無因而自有;
 若彼別有依,  彼依復有依。
 如是則無窮,  亦無有少法;
 如依木葉等,  現種種幻相。
 眾生亦如是,  依事種種現;
 依於幻師力,  令愚見幻相。
 而於木葉等,  實無幻可得;
 若依止於事,  此法則便壞。
 所見既無二,  何有少分別?
 分別無妄計,  分別亦無有。
 以分別無故,  無生死涅槃;
 由無所分別,  分別則不起。
 云何心不起,  而得有惟心?
 意差別無量,  皆無真實法。
 無實無解脫,  亦無諸世間;
 如愚所分別,  外所見皆無。
 習氣擾濁心,  似影像而現;
 有無等諸法,  一切皆不生。
 但惟自心現,  遠離於分別;
 說諸法從緣,  為愚非智者。
 心自性解脫,  淨心聖所住;
 數勝及露形,  梵志與自在。
 皆墮於無見,  遠離寂靜義;
 無生無自性,  離垢空如幻。」
「諸佛及今佛,  為誰如是說?
 淨心修行者,  離諸見計度。」
「諸佛為彼說,  我亦如是說;
 若一切皆心,  世間何處住?
 何因見大地,  眾生有去來;
 如鳥遊虛空,  隨分別而去?
 無依亦無住,  如履地而行;
 眾生亦如是,  隨於妄分別。
 遊履於自心,  如鳥在虛空;
 身資國土影,  佛說惟心起。」
「願說影惟心,  何因云何起?」
「身資國土影,  皆由習氣轉。
 亦因不如理,  分別之所生;
 外境是妄計,  心緣彼境生。
 了境是惟心,  分別則不起;
 若見妄計性,  名義不和合。
 遠離覺所覺,  解脫諸有為;
 名義皆捨離,  此是諸佛法。
 若離此求悟,  彼無覺自他;
 若能見世間,  離能覺所覺。
 是時則不起,  名所名分別;
 由見自心故,  妄作名字滅。
 不見於自心,  則起彼分別;
 四蘊無色相,  彼數不可得。
 大種性各異,  云何共生色?
 由離諸相故,  能所造非有。
 異色別有相,  諸蘊何不生?
 若見於無相,  蘊處皆捨離。
 是時心亦離,  見法無我故;
 由根境差別,  生於八種識。
 於彼無相中,  是三相皆離;
 意緣阿賴耶,  起我我所執。
 及識二執取,  了知皆遠離;
 觀見離一異,  是則無所動。
 離於我我所,  二種妄分別;
 無生無增長,  亦不為識因。
 既離能所作,  滅已不復生;
 世間無能作,  及離能所相。」
「妄計及惟心,  云何願為說。」
「自心現種種,  分別諸形相,
 不了心所現,  妄取謂心外;
 由無智覺故,  而起於無見。
 云何於有性,  而心不生著;
 分別非有無,  故於有不生。
 了所見惟心,  分別則不起;
 分別不起故,  轉依無所著。
 則遮於四宗,  謂法有因等;
 此但異名別,  所立皆不成。
 應知能作因,  亦復不成立;
 為遮於能作,  說因緣和合。
 為遮於常過,  說緣是無常;
 愚夫謂無常,  而實不生滅。
 不見滅壞法,  而能有所作;
 何有無常法,  而能有所生?
 天人阿修羅,  鬼畜閻羅等;
 眾生在中生,  我說為六道。
 由業上中下,  於中而受生;
 守護諸善法,  而得勝解脫。」
「佛為諸比丘,  說於所受生;
 念念皆生滅,  請為我宣說。」
「色色不暫停,  心心亦生滅;
 我為弟子說,  受生念遷謝。
 色色中分別,  生滅亦復然;
 分別是眾生,  離分別非有。
 我為此緣故,  說於念念生;
 若離取著色,  不生亦不滅。
 緣生非緣生,  無明真如等;
 二法故有起,  無二即真如。
 若彼緣非緣,  生法有差別;
 常等與諸緣,  有能作所作。
 是則大牟尼,  及諸佛所說;
 有能作所作,  與外道無異。
 我為弟子說,  身是苦世間;
 亦是世間集,  滅道皆悉具。
 凡夫妄分別,  取三自性故;
 見有能所取,  世及出世法。
 我先觀待故,  說取於自性;
 今為遮諸見,  不應妄分別。
 求過為非法,  亦令心不定;
 皆由二取起,  無二即真如。
 若無明愛業,  而生於識等;
 邪念復有因,  是則無窮過。
 無智說諸法,  有四種滅壞;
 妄起二分別,  法實離有無。
 遠離於四句,  亦離於二見;
 分別所起二,  了已不復生。
 不生中知生,  生中知不生;
 彼法同等故,  不應起分別。」
「願佛為我說,  遮二見之理;
 令我及餘眾,  恒不墮有無。」
「不雜諸外道,  亦離於二乘;
 諸佛證所行,  佛子不退處。
 解脫因非因,  同一無生相;
 迷故執異名,  智者應常離。
 法從分別生,  如毛輪幻焰;
 外道妄分別,  世從自性生。
 無生及真如,  性空與真際;
 此等異名說,  不應執為無。
 如手有多名,  帝釋名亦爾;
 諸法亦如是,  不應執為無。
 色與空無異,  無生亦復然;
 不應執為異,  成諸見過失。
 以總別分別,  及遍分別故;
 執著諸事相,  長短方圓等。
 總分別是心,  遍分別為意;
 別分別是識,  皆離能所相。
 我法中起見,  及外道無生;
 皆是妄分別,  過失等無異。
 若有能解了,  我所說無生;
 及無生所為,  是人解我法。
 為破於諸見,  無生無住處;
 令知此二義,  故我說無生。
 佛說無生法,  若是有是無;
 則同諸外道,  無因不生論。
 我說惟心量,  遠離於有無;
 若生若不生,  是見應皆離。
 無因論不生,  生則著作者;
 作則雜諸見,  無則自然生。」
「佛說諸方便,  正見大願等;
 一切法若無,  道場何所成?」
「離能取所取,  非生亦非滅;
 所見法非法,  皆從自心起。」
「牟尼之所說,  前後自相違;
 云何說諸法,  而復言不生?
 眾生不能知,  願佛為我說;
 得離外道過,  及彼顛倒因。
 惟願勝說者,  說生及與滅;
 皆離於有無,  而不壞因果。」
「世間墮二邊,  諸見所迷惑;
 惟願青蓮眼,  說諸地次第。
 取生不生等,  不了寂滅因;
 道場無所得,  我亦無所說。
 剎那法皆空,  無生無自性;
 諸佛已淨二,  有二即成過。」
「惡見之所覆,  分別非如來;
 妄計於生滅,  願為我等說。」
「積集於戲論,  和合之所生;
 隨其類現前,  色境皆具足。
 見於外色已,  而起於分別;
 若能了知此,  則見真實義。
 若離於大種,  諸物皆不成;
 大種既惟心,  當知無所生。
 此心亦不生,  則順聖種性;
 勿分別分別,  無分別是智。
 分別於分別,  是二非涅槃;
 若立無生宗,  則壞於幻法。
 亦無因起幻,  損減於自宗;
 猶如鏡中像,  雖離一異性。
 所見非是無,  生相亦如是;
 如乾城幻等,  悉待因緣有。
 諸法亦如是,  是生非不生;
 分別於人法,  而起二種我。
 此但世俗說,  愚夫不覺知;
 由願與緣集,  自力及最勝。
 聲聞法第五,  而有羅漢等;
 時隔及滅壞,  勝義與遞遷。
 是四種無常,  愚分別非智;
 愚夫墮二邊,  德塵自性作。
 以取有無宗,  不知解脫因;
 大種互相違,  安能起於色?
 但是大種性,  無大所造色;
 火乃燒於色,  水復為爛壞。
 風能令散滅,  云何色得生?
 色蘊及識蘊,  惟此二非五。
 餘但是異名,  我說彼如怨;
 心心所差別,  而起於現法。
 分析於諸色,  惟心無所造;
 青白等相待,  作所作亦然。
 所生及性空,  冷熱相所相;
 有無等一切,  妄計不成立。
 心意及餘六,  諸識共相應;
 皆因藏識生,  非一亦非異。
 數勝及露形,  計自在能生;
 皆墮有無宗,  遠離寂靜義。
 大種生形相,  非生於大種;
 外道說大種,  生大種及色。
 於無生法外,  外道計作者;
 依止有無宗,  愚夫不覺知。
 清淨真實相,  而與大智俱;
 但共心相應,  非意等和合。
 若業皆生色,  則違諸蘊因;
 眾生應無取,  無有住無色。
 說為無者,  眾生亦應無;
 無色論是斷,  諸識不應生。
 識依四種住,  無色云何成?
 內外既不成,  識亦不應起。
 眾生識若無,  自然得解脫;
 必是外道論,  妄計者不知。
 或有隨樂執,  中有中諸蘊;
 如生於無色,  無色云何有?
 無色中之色,  彼非是可見;
 無色則違宗,  非乘及乘者。
 識從習氣生,  與諸根和合;
 八種於剎那,  取皆不可得。
 若諸色不起,  諸根則非根;
 是故世尊說,  根色剎膩迦。」
「云何不了色,  而得有識生?
 云何識不生,  而得受生死?」
「諸根及根境,  聖者了其義;
 愚癡無智者,  妄執取其名。
 不應執第六,  有取及無取;
 為離諸過失,  聖者無定說。
 諸外道無智,  怖畏於斷常;
 計有為無為,  與我無差別。
 或計與心一,  或與意等異;
 一性有可取,  異性有亦然。
 若取是決了,  名為心心所;
 此取何不能,  決了於一性?
 有取及作業,  可得而受生;
 猶如火所成,  理趣似非似。
 如火頓燒時,  然可然皆具;
 妄取我亦然,  云何無所取?
 若生若不生,  心性常清淨;
 外道所立我,  何不以為喻?
 迷惑識稠林,  妄計離真法;
 樂於我論故,  馳求於彼此。
 內證智所行,  清淨真我相;
 此即如來藏,  非外道所知。
 分別於諸蘊,  能取及所取;
 若能了此相,  則生真實智。
 是諸外道等,  於賴耶藏處;
 計意與我俱,  此非佛所說。
 若能辯了此,  解脫見真諦;
 見修諸煩惱,  斷除悉清淨。
 本性清淨心,  眾生所迷取;
 無垢如來藏,  遠離邊無邊。
 本識在蘊中,  如金銀在鑛;
 陶冶鍊治已,  金銀皆顯現。」
「佛非人非蘊,  但是無漏智;
 了知常寂靜,  是我之所歸。
 本性清淨心,  隨煩惱意等;
 及與我相應,  願佛為解說。」
「自性清淨心,  意等以為他;
 彼所積集業,  雜染故為二。
 意等我煩惱,  染污於淨心;
 猶如彼淨衣,  而有諸垢染。
 如衣得離垢,  亦如金出鑛;
 衣金俱不壞,  心離過亦然。
 無智者推求,  箜篌鼓等;
 而覓妙音聲,  蘊中我亦爾。
 猶如伏藏寶,  亦如地下水;
 雖有不可見,  蘊真我亦然。
 心心所功能,  聚集蘊相應;
 無智不能取,  蘊中我亦爾。
 如女懷胎藏,  雖有不可見;
 蘊中真實我,  無智不能知。
 如藥中勝力,  亦如木中火;
 蘊中真實我,  無智不能知。
 諸法中空性,  及以無常性;
 蘊中真實我,  無智不能知。
 諸地自在通,  灌頂勝三昧;
 若無此真我,  是等悉皆無。
 有人破壞言,  若有應示我;
 智者應答言,  汝分別示我。
 說無真我者,  謗法著有無;
 比丘應羯磨,  擯棄不共語。
 說真我熾然,  猶如劫火起;
 燒無我稠林,  離諸外道過。
 如蘇酪石蜜,  及以麻油等;
 彼皆悉有味,  未甞者不知。
 於諸蘊身中,  五種推求我;
 愚者不能了,  智見即解脫。
 明智所立喻,  猶未顯於心;
 其中所集義,  豈能使明了。
 諸法別異相,  不了惟一心;
 計度者妄執,  無因及無起。」
「定者觀於心,  心不見於心;
 見從所見生,  所見何因起?」
「我姓迦旃延,  淨居天中出;
 為眾生說法,  令入涅槃城。
 緣於本住法,  我及諸如來;
 於三千經中,  廣說涅槃法。
 欲界及無色,  不於彼成佛;
 色界究竟天,  離欲得菩提。
 境界非縛因,  因縛於境界;
 修行利智劍,  割斷彼煩惱。
 無我云何有,  幻等法有無?
 愚應顯真如,  云何無真我?
 已作未作法,  皆非因所起;
 一切悉無生,  愚夫不能了。
 能作者不生,  所作及諸緣;
 此二皆無生,  云何計能作?
 妄計者說有,  先後一時因;
 顯瓶弟子等,  說諸物生起。
 佛非是有為,  所具諸相好;
 是輪王功德,  非此名如來。
 佛以智為相,  遠離於諸見;
 自內證所行,  一切過皆斷。
 聾盲瘖瘂等,  老小及懷怨;
 是等尤重者,  皆無梵行分。
 隨好隱為天,  相隱為輪王;
 此二著放逸,  惟顯者出家。
 我釋迦滅後,  當有毘耶娑;
 迦那梨沙婆,  劫比羅等出。
 我滅百年後,  毘耶娑所說;
 婆羅多等論,  次有半擇娑。
 憍拉婆囉摩,  次有冐狸王;
 難陀及毱多,  次篾利車王。
 於後刀兵起,  次有極惡時;
 彼時諸世間,  不修行正法。
 如是等過後,  世間如輪轉;
 日火共和合,  焚燒於欲界。
 復立於諸天,  世間還成就;
 諸王及四姓,  諸仙垂法化。
 韋陀祠施等,  當有此法興;
 談論戲笑法,  長行與解釋。
 我聞如是等,  迷惑於世間;
 所受種種衣,  若有正色者。
 青泥牛糞等,  染之令壞色;
 所服一切衣,  令離外道相。
 現於修行者,  諸佛之憧相;
 亦繫於腰絛,  漉水而飲用。
 次第而乞食,  不至於非處;
 生於勝妙天,  及生於人中。
 寶相具足者,  生天及人王;
 王有四天下,  法教久臨御。
 上昇於天宮,  由貪皆退失;
 純善及三時,  二時并極惡。
 餘佛出善時,  釋迦出惡世;
 於我涅槃後,  釋種悉達多。
 毘紐大自,  外道等俱出;
 如是我聞等,  釋師子所說。
 談古及笑語,  毘夜娑仙說;
 於我涅槃後,  毘紐大自在,
 彼說如是言:  『我能作世間;
 我名離塵佛,  姓迦多衍那。
 父名世間主,  母號為具財;
 我生瞻婆國,  我之先祖父。
 從於月種生,  故號為月藏;
 出家修苦行,  演說千法門,
 與大慧授記,  然後當滅度。』
 大慧付達摩,  次付彌佉梨,
 彌佉梨惡時,  劫盡法當滅。
 迦葉拘留孫,  拘那含牟尼,
 及我離塵垢,  皆出純善時。
 純善漸減時,  有導師名慧,
 成就大勇猛,  覺悟於五法;
 非二時三時,  亦非極惡時,
 於彼純善時,  現成等正覺。
 衣雖不割縷,  雜碎而補成,
 如孔雀尾目,  無有人侵奪;
 或二指三指,  間錯而補成,
 異此之所作,  愚夫生貪著。
 惟畜於三衣,  恒滅貪欲火,
 沐以智慧水,  日夜三時修;
 如放箭勢極,  一墜還放一,
 亦如抨酪木,  善不善亦然。
 若一能生多,  則有別異相,
 施者應如田,  受者應如風;
 若一能生多,  一切無因有,
 所作因滅壞,  是妄計所立。
 若妄計所立,  燈及種子,
 一能生多者,  但相似非多;
 胡麻不生豆,  稻非穬麥因,
 小豆非穀種,  云何一生多?
 名手作聲論,  廣主造王論,
 順世論妄說,  當生梵藏中;
 迦多延造經,  樹皮仙說祀,
 鵂鶹出天文,  惡世時當有。
 世間諸眾生,  福力感於王,
 如法御一切,  守護於國土;
 青蟻及赤豆,  側僻與馬行,
 此等大福仙,  未來世當出。
 釋子悉達多,  步多五髻者,
 口力及聰慧,  亦於未來出。
 我在於林野,  梵王來惠我,
 鹿皮三岐杖,  膊絛及軍持;
 此大修行者,  當成離垢尊,
 說於真解脫,  牟尼之幢相。
 梵王與梵眾,  諸天及天眾,
 施我鹿皮衣,  還歸自在宮。
 我在林樹間,  帝釋四天王,
 施我妙衣服,  及以乞食鉢。
 若立不生論,  是因生復生,
 如是立無生,  惟是虛言說。
 無始所積集,  無明為心因;
 生滅而相續,  妄計所分別。
 僧佉論有二,  勝性及變異。
 勝中有所作,  所作應自成;
 勝性與物俱,  求那說差別。
 作所作種種,  變異不可得;
 如水銀清淨,  塵垢不能染。
 藏識淨亦然,  眾生所依止;
 如興渠葱氣,  鹽味及胎藏。
 種子亦如是,  云何而不生?
 一性及異性,  俱不俱亦然。
 非所取之有,  非無非有為;
 馬中牛性離,  蘊中我亦然。
 所說為無為,  悉皆無自性;
 理教等求我,  是妄垢惡見。
 不了故說有,  惟妄取無餘;
 諸蘊中之我,  一異皆不成。
 彼過失顯然,  妄計者不覺;
 如水鏡及眼,  現於種種影。
 遠離一異性,  蘊中我亦然;
 行者修於定,  見諦及以道。
 勤修此三種,  解脫諸惡見;
 猶如孔隙中,  見電光速滅。
 法遷變亦然,  不應起分別;
 愚夫心迷惑,  取涅槃有無。
 若得聖見者,  如實而能了;
 應知變異法,  遠離於生滅。
 亦離於有無,  及以能所相;
 應知變異法,  遠離外道論。
 亦離於名相,  內我見亦滅;
 諸天樂觸身,  地獄苦逼體。
 若無彼中有,  諸識不得生;
 應知諸趣中,  眾生種種身。
 胎卵濕生等,  皆隨中有生;
 離聖教正理,  欲滅惑反增。
 是外道狂言,  智者不應說;
 先應決了我,  及分別諸取,
 以如石女兒,  無決了分別。
 我離於肉眼,  以天眼慧眼,
 見諸眾生身,  離諸行諸蘊;
 觀見諸行中,  有好色惡色,
 解脫非解脫,  有住天中者;
 諸趣所受身,  惟我能了達。
 超過世所知,  非計度境界;
 無我而生心,  此心云何生?
 豈不說心生,  如河燈種子;
 若無無明等,  心識則不生。
 離無明無識,  云何生相續?
 妄計者所說,  三世及非世,
 第五不可說,  諸佛之所知。
 諸行取所住,  彼亦為智因,
 不應說智慧,  而名為諸行。
 有此因緣故,  則有此法生,
 無別有作者,  是我之所說。
 風不能生火,  而令火熾然,
 亦由風故滅,  云何喻於我?
 所說為無為,  皆離於諸取。
 云何愚分別,  以火成立我?
 諸緣展轉力,  是故能生火。
 若分別如火,  是我從誰生?
 意等為因故,  諸蘊處積集。
 無我之商主,  常與心俱起;
 此二常如日,  遠離能所作。
 非火能成立,  妄計者不知;
 眾生心涅槃,  本性常清淨。
 無始過習染,  無異如虛空;
 象臥等外道,  諸見所雜染。
 意識之所覆,  計火等為淨;
 若得如實見,  便能斷煩惱。
 捨邪喻稠林,  到聖所行處;
 智所知差別,  各異而分別。
 無智者不知,  說所不應說,
 如愚執異材,  作栴檀沈水,
 妄計與真智,  當知亦復然。
 食訖持鉢歸,  洗濯令清淨,
 澡漱口餘味,  應當如是修。
 若於此法門,  如理正思惟。
 淨信離分別,  成就最勝定;
 離著處於義,  成金光法燈。
 分別於有無,  及諸惡見網;
 三毒等皆離,  得佛手灌頂。
 外道執能作,  迷方及無因;
 於緣起驚怖,  斷滅無聖性。
 變起諸果報,  謂諸識及意;
 意從賴耶生,  識依末那起。
 賴耶起諸心,  如海起波浪;
 習氣以為因,  隨緣而生起。
 剎那相鈎鎖,  取自心境界;
 種種諸形相,  意根等識生。
 由無始惡習,  似外境而生;
 所見惟自心,  非外道所了。
 因彼而緣彼,  而生於餘識;
 是故起諸見,  流轉於生死。
 諸法如幻夢,  水月焰乾城;
 當知一切法,  惟是自分別。
 正智依真如,  而起諸三昧;
 如幻首楞嚴,  如是等差別。
 得入於諸地,  自在及神通;
 成就如幻智,  諸佛灌其頂。
 見世間虛妄,  是時心轉依;
 獲得歡喜地,  諸地及佛地。
 既得轉依已,  如眾色摩尼;
 利益諸眾生,  應現如水月。
 捨離有無見,  及以俱不俱;
 過於二乘行,  亦超第七地。
 自內現證法,  地地而修治;
 遠離諸外道,  應說是大乘。
 說解脫法門,  如兔角摩尼;
 捨離於分別,  離死及遷滅。
 教由理故成,  理由教故顯;
 當依此教理,  勿更餘分別。」

大乘入楞伽經卷第七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6 冊 No. 0672 大乘入楞伽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范振業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