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03n0190_028 佛本行集經 第2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3 冊 » No.0190 » 第 2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本行集經卷第二十八

魔怖菩薩品中

[0782a06] 「爾時,彼等魔諸女輩,善解婦女妖幻之事,更復別為餘誑惑法,媚亂菩薩,而說偈言:

「『初春佳麗好時節,  果木林樹悉開花,
  如此美景可歡娛。  仁色豐盈甚端正,
  現今幼年情逸蕩,  正是丈夫行樂時,
  欲求菩提道甚難,  仁可迴心受世樂。
  宜觀我等天女輩,  可喜形貌柔軟身,
  以諸瓔珞自莊嚴,  誰今能得如是體?
  仁感得已何不受?  我身香潔如蓮花,
  世間如此福德人,  何故捨之而不用?
  頭髮光明紺青色,  恒以雜種香澤熏,
  奇異摩尼為寶鬘,  作花持以插其上。
  我等額廣頭圓滿,  眉目平正甚脩揚,
  清淨等彼青蓮花,  其鼻皆如鸚鵡鳥,
  口脣明曜赤朱色,  或如頻婆羅果形,
  亦似珊瑚及胭脂,  齒如珂貝甚白淨,
  舌薄猶如蓮花葉,  語言歌詠出妙音,
  猶如緊陀羅女聲,  兩乳百媚皆精妙,
  又復猶如石榴果,  腰軟纖細如弓弝,
  脊膂寬博潤而平,  猶如象王頭頂額,
  雙髀軟白洪端直,  其狀猶若象鼻
  兩脛正等纖而圓,  清淨猶如鹿王[蹲-酋+(十/田/ㄙ)]
  足下平滿不斜凹,  赤白猶彼蓮花輝。
  我等身體可喜容,  如是眾相莊嚴具,
  技能一切皆備足,  快解作諸種音聲,
  復巧歌舞悅眾心,  諸天見我皆歡喜,
  悉各我生欲意,  我等非是不樂仁,
  仁今見我何不貪?  又如人覩金寶藏,
  捨離棄之遠逃走,  不知財物是樂因,
  仁之心意亦復然,  不識五欲之快樂,
  寂定安禪不取我。  或可仁者是大癡,
  何故不受世樂情,  涅槃道路甚懸遠。』

[0782b09] 「爾時,菩薩諦心熟視諸魔女目不暫捨,正念微笑攝諸根定,其身體無愧無慚不急不緩,端直安住猶如須彌心意不傾。自餘方便智慧之門,往昔已曾攝伏一切諸煩惱患,哀愍言音過於梵響,猶如迦羅頻伽鳥聲,以偈語彼諸魔女言:

「『彼諸世間五欲等,  多苦多過眾惱纏,
  由煩惱故失神通,  無明陷墜墮黑闇。
  眾生受之不知足,  我久捨離諸煩牢,
  如猛火坑毒藥函,  往昔已來早辭避。
  既飲甘露智慧水,  自心覺了欲覺他,
  當說微密教法門,  若今受此穢欲事,
  終不可能得此道。  若人增長貪愛心,
  是則名為大愚癡,  既自不能得自利,
  況復能利於一切,  是故我今心不耽。
  世間五欲燒眾生,  猶如劫火災萬物,
  五欲猶如水泡沫,  亦如幻焰無一真,
  虛假誑惑於凡夫,  智者誰應樂此事?
  猶如童蒙小兒輩,  戲於自許糞穢中,
  迷惑愚癡無智人,  見著種種諸瓔珞,
  觀已便生欲心想。  頭髮根本從腦生,
  臭穢醜陋劇癰瘡,  牙齒增長猶飲出,
  脣口耳鼻及眼等,  一切皆如水上泡,
  腰髂脊背及尻臀,  臭處不淨從血有,
  腹肚屎尿之囊袋,  不淨諸物滿其間,
  是業皆從愛所生。  譬如造輪為碾磑,
  愚癡受樂亦如是。  若有一切諸智人,
  分別是等眾患殃,  此處不受如斯樂。
  身體日夜常流血,  臭處不憙以眼看,
  兩兩脛雙脚趺,  筋骨相縛而立住。
  我觀汝等今如此,  如幻如化如夢為,
  一切悉從因緣生,  五欲無有真實德,
  五欲能失諸聖道,  牽人將入惡道中,
  五欲猶如大火坑,  亦如雜毒滿諸器,
  如瞋蛇頭不可觸。  此處愚癡多被迷,
  強作淨想橫生貪,  五欲如受雇客作,
  與諸婦人作奴僕。  捨彼淨戒行道心,
  及離智慧寂定禪,  住於憒亂喧鬧裏,
  捨諸妙法取欲戲,  彼人墮地獄不疑。
  是等諸幻我見來,  以是意中不貪樂,
  欲求畢竟自在樂,  亦教他人令共同,
  我以解脫彼世間,  如虛空風不可縛。
  汝等魔女若滿此,  世間一切諸眾生,
  我心終不分別之,  暫共汝等行五欲。
  我久已除瞋恚恨,  愚癡貪欲一切無,
  諸佛大智聖世尊,  心無有礙如空體。』

[0782c26] 「爾時,魔王波旬女等,善解女人幻惑之法,更加情態,益顯嬌姿,莊嚴其身,亦現美妙音辭巧便,來媚菩薩。而有偈說:

「『魔王波旬有三女,  可愛可喜喜見儔,
  在諸女中最尊豪,  魔王教令善嚴飾,
  速疾往詣菩薩所,  現諸幻惑作嬌姿,
  使身猶如弱樹枝,  婀娜隨風而搖動。
  在於菩薩前向立,  歌舞口唱如是言:
 「仁善釋子當作王,  云何坐彼大樹下?
  此盛上春妙時節,  男女合會生喜歡,
  猶如諸鳥自相娛,  欲心一發難止息,
  時至且可共受樂,  何故守心不觀我?
  我等今者復以來,  宜應同行稱心適。」
  彼聖猶如日初出,  億劫行諸行積功,
  其心不動如須彌,  妙音清激猶雷響,
  行步安庠若師子,  語言利益多所成,
  世間眾生不思量,  恒為諸欲起鬪諍,
  既起鬪諍便言訟。  如是無智等諸人,
  常為如此苦惱煎。  智人知之不隨順,
  捐棄出家而遠離,  處於山林以自娛。
  我今時節已現前,  欲證常住甘露法,
  先須降伏彼魔眾,  然後當成十力尊。
  其魔波旬諸女等,  更白菩薩如是言:
 「仁者面目如淨花,  願聽我等諸語說,
  但且受於世王位,  自在最勝上尊豪,
  若臥若坐及起行,  作妙音聲無斷絕,
  菩提極果甚難得,  況復諸佛智慧身,
  解脫正路行涉難,  仁見有誰往能到?」
  是時菩薩復報彼:  「我當決定作法王,
  於天人中自在尊,  轉妙法輪無有上,
  具足十力無所畏,  在於三界獨巍巍,
  諸學無學弟子群,  千億萬數圍繞我,
  口常作如是讚歎,  大聖出興除世疑。
  我當為彼說法時,  遊行處處隨心意,
  是故我於世間內,  不樂一切五欲歡。」
  魔女復白菩薩言:  「仁今少壯甚可惜,
  衰朽年老時未至,  色力強盛且恣情,
  必其羸瘦不能堪,  乃可捨此身端正。
  我等華容悉三五,  正是仁者好良朋,
  五欲嬉戲最[女*便]妍,  何故乃然厭離我?
  仁今若不見容受,  我等隨逐終不辭。」
  菩薩復為說言:  「今日既得人身體,
  努力遠離於諸難,  勤求入彼甘露門,
  能捨世間苦難時,  則離人天一切難。
  及今老病死未至,  諸惡鬪諍復不興,
  我等速疾應當行,  早離於斯諸難處,
  常住寂然無畏所,  是彼真實涅槃城。」』

[0783b15] 「爾時,魔女復說偈言:

「『仁在天中如釋天,  左右端正諸天女,
  焰摩兜率及化樂,  他化自在并魔宮,
  具足翫好無所虧,  但受五欲莫寂滅。』

[0783b19] 「爾時,菩薩以偈報言:

「『五欲如霜不久住,  亦如秋雲雨暫時,
  汝女可畏如蛇瞋,  帝釋夜摩兜率等,
  悉屬魔王不自在,  欲事百怨何可貪。』

[0783b23] 「爾時,魔女復說偈言:

「『仁可不見樹木花,  諸蜂諸鳥雜音響,
  地生青色柔軟草,  復出種種諸妙林,
  緊陀諸天作伎聲,  如是妙時可受樂。』

[0783b27] 「爾時,菩薩以偈報言:

「『樹木依時著花果,  蜂鳥飢渴取氣香,
  日炙至時地自乾,  昔佛甘露不可盡。』

[0783c01] 「爾時,魔女復說偈言:

「『仁者面色猶初月,  觀我顏貌似蓮花,
  口齒潔白清淨牙,  如此妙女天中少,
  況復世間仁已得,  身心柔順不相違。』

[0783c05] 「爾時,菩薩以偈報言:

「『我觀汝體不淨流,  諸虫周匝千萬孔,
  不牢諸惡遍身滿,  生老病死恒相隨。
  我求世間最上難,  真正不退智人道。』
  彼見六十四種巧,  手動瓔珞鏁耳璫,
  被欲箭射微笑言:  『聖子云何不顛倒?』
 『諸有見患大仁者,  見美五欲猶毒
  利刃塗蜜截舌傷,  欲如蛇頭火坑穽,
  如人師子行風動,  樹木山壁悉崩傾,
  我今威德離欲中,  棄捨汝等猶如彼。』
  其諸魔女出百伎,  衒惑菩薩不動移,
  菩薩如象師子王,  猶如須彌住無動,
  彼等誘誑既不得,  心生慚愧各低頭,
  恭敬歡喜讚歎言:  『尊面淨如蓮花潔,
  亦如醍醐及秋月,  巍巍光照若金山,
  心所求者願當成,  自度度他千萬眾。』

[0783c21] 「爾時波旬諸魔女等,力既不能幻惑菩薩,心生愧恥,各自羞慙,相與曲躬,禮菩薩足,圍遶三匝,辭退而行,安庠還向魔波旬邊,到已即白父如是言:『父王!不應舉意向於彼眾生所造作怨讎。何以故?我等昔來不曾見有如是眾生,在欲界中,作是姿態媚惑之事,顯示於彼,不暫移動。又復我等作欲事時,必得枯乾一切人意,猶如旱時諸草木等,必令焦滅,猶如春時酥置日下自然融消。今此丈夫,何緣獨爾?是故父王!唯願莫共彼作怨讎。』即向其父,而說偈言:

「『彼形過於瞻蔔色,  無邊威德勝名聞,
  不動猶如大山王,  頂禮已訖今來至,
  我當委具說其事。  彼眼色如優鉢羅,
  微笑觀我心不移,  面貌清淨視無瞬,
  不瞋不恨無欲想。  觀我等如幻化為,
  假使須彌倒地崩,  星宿日月悉墮落,
  大海枯涸水滅盡,  彼見欲患心不迴。
  語言微妙令人歡,  觀我慈悲無欲想,
  見我無有瞋恚意,  思惟我體不似癡,
  察我意行及身體,  審諦思惟婦女患,
  是故心不行五欲。  離欲無欲誰能知?
  非是人天所度量。  我等現示婦女諂,
  彼心若有欲心者,  心意消滅如乾柴,
  而觀我等心不欲,  猶如山王安止住,
  百福莊嚴功德智,  具滿檀度戒行圓,
  千億劫行梵行來,  清淨眾生大威德,
  我等頂禮彼金色,  決定無疑降我魔,
  必當證正覺菩提。  我等不願為怨結,
  此陣難擊我難勝,  欲降伏彼亦大難。
  父王但觀虛空中,  菩薩多眾他方至,
  種種瓔珞莊嚴體,  恭敬重心禮彼尊。
  曼陀羅花等雨雲,  作妙偈頌歎於彼,
  十方諸佛皆遣使,  持雜種妙甘露飡,
  有識眾類悉皆來,  無情諸山及雜樹,
  須彌山神并帝釋,  頂禮向於功德林。
  是故父王非是時,  我等宜應還本處。』

[0784a29] 「爾時,魔王即說偈言:

「『凡人渡河到彼岸,  欲得掘物必斷根,
  若作怨結須竟頭,  諸所為事不可悔。』

[0784b03] 「時,魔波旬不納長子商主勸言,亦復不受己之諸女諮諫之語,身即自往菩提樹所,到菩薩邊。到已即白菩薩是言:『汝釋沙門!今何求故,來在於此多毒惡龍雲雨野獸、可畏可驚黑夜處所,獨自入斯林樹下坐?汝之比丘,可不畏彼一切諸怨賊盜之人?』

[0784b09] 「時菩薩報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今欲求寂滅涅槃,往昔諸佛所行之處,最上無畏諸有盡處,以求是故,獨自在此阿蘭若中樹下而坐。』

[0784b13] 「爾時,魔王即便以偈白菩薩言:

「『沙門汝獨在蘭若,  苦行所希者甚難,
  具足方便老仙人,  禪定失已並皆退,
  況汝年少時盛壯,  求此勝妙何因由?』

[0784b17] 「爾時,菩薩復以偈報魔波旬言:

「『往古諸仙苦行者,  精進勇猛未甚深,
  彼福報善力不強,  我昔持戒誓牢固,
  波旬我若不證道,  終不捨於此樹林。』

[0784b21] 「爾時,魔王復說偈言:

「『我於欲界最為尊,  帝釋護世皆由我,
  修羅緊那龍王等,  阿鼻以來皆我民,
  汝亦在於我界中,  速起自憶離此樹。』

[0784b25] 「爾時,菩薩復以偈報魔波旬言:

「『汝於欲界雖自由,  決定法界無自在,
  唯知地獄餓鬼等。  然我今非三有人,
  得道必破汝魔宮,  當令汝後失自在。』

[0784b29] 「時,魔波旬復語菩薩作如是言:『釋子!汝速起離此處,定當必得轉輪聖王,治四天下,作大地主,具足七寶,乃至統領一切山川。釋子!汝可不憶往昔實語諸仙如是言耶?記汝當王。宜速起作自在世主。若起作者,所謂威德最上無比如法,住於治化之中,得一切國,所有人民,皆來渴仰,恭敬供養。又汝釋子!身體柔軟,小來長養於深宮中,今此曠野林內少人,多有諸獸雄猛可畏,獨自無伴,恐損汝身,我恒憂愁。釋子!汝今疾離此處,還向本宮,難得已得,五欲微妙,悅目適心,慎莫不受。汝今雖欲求彼難得無上之道,釋子未知,然其菩提甚成難得,徒疲勞耳。』作是語已,默然而住。

[0784c14] 「時,菩薩報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汝今不須作如是語。何以故?我意不樂五欲之事。魔王波旬!我久已知五欲諸患,一躭五欲,不可知足,暫時受樂,不得久停。無常苦空無我不固,猶草上露,如蛇舌頭可畏難觸,猶如骨聚疽惡不淨,猶如肉片,諸獸共貪,相爭相殺。猶如樹上成熟之果,不久著枝。如夢如泡,如幻如焰,無有真實。如羊糞中所覆之火,忽然燒人。魔王波旬!我今欲證無為之處。波旬!汝知我既已捨四天下中豐樂之處及以七寶。又魔波旬!譬如有人,以食妙飡還復吐却,後更欲食,無有是處。如是如是,我今已捨如上果報,此是難事,如彼人吐既不更食,我豈還宮?魔王波旬!我今不久,定取菩提,當得作佛,盡於生老病死等患。波旬!汝還本所來處,不用住此,汝多漫言,無利益言,愚癡人言。』

[0785a02] 「時,魔波旬復更如是思惟念言:『此人不可以五欲事誑之可得;我今當更設餘方便,以美言辭,慰喻彼心,而遣其去。』時,魔波旬如是念已,白菩薩言:『仁甘蔗種沙門釋子,速起速起。仁自小來未見戰鬪,戰鬪刀兵,甚可怖畏。仁者!但行自家王法,此陣敵事,非仁所堪。又仁莫共他作怨讎,若結怨嫌長夜瞋恚欲癡貪等濁穢心識,不可解脫色受想行識等諸陰。仁速疾迴此不善心不正見身。沙門釋子!仁至家中作無遮會,別以王法,降伏世間,治化天下,受金輪位,莫戀嫪此為戰鬪傷。仁還自宮是大威勢福德之子,如此王路,可喜端正,往昔諸王所共歎美,國土廣大,統四天下,一切充足,諸事不少。仁既生在大王深宮,今日剃髮作比丘身,不合如此作於乞士。仁復何用為沙門形,貧窮活命?王種釋子!我憐愍仁故作是語,亦不強遣起離於此,但意不忍使仁作惡。』而說偈言:

「『死命可畏剎利種,  宜捨解脫還本宮,
  立義弓箭治世間,  今受樂後生天上。
  此路得名遍一切,  往昔諸王皆共行,
  仁今既生王種中,  不合沙門乞活命。』

[0785a24] 「時魔波旬如是言已,菩薩諦視,確然不從,既不動身,亦不移坐,心自如是思惟念言:『嗚呼波旬!汝覓自利,非是為我。』如是念已,語波旬言:『魔王波旬!我今已坐金剛牢固,結加趺坐,甚難破壞,為欲證彼甘露法故。魔王波旬!汝欲所作,隨意即作,所能堪辦,隨意即辦。』時,魔波旬瞋發懊惱,語菩薩言:『謂釋比丘!汝今何故獨坐在此蘭若樹下?』魔出如是虛吼之聲,『汝意云何我安坐也?或言猶如坐於城內,自言牢防四壁圍遶。今汝比丘!可不見我所率領來,四種兵眾,象馬車步,諸雜軍等,幡旗麾纛,羽蓋旌,多諸夜叉,悉食人肉,善解神射,各把[革*卬]弓,執持利箭槊矛鈎戟刀棒、金剛鬪輪斧鉞種種諸仗,駕千萬億象馱馬車,放大吼聲,虛空充塞。其外復有無量諸龍,各各皆乘大黑雲隊,放閃電雹,雰霏亂下。』

[0785b12] 「時,魔波旬從其腰間,拔一利劒,手執速疾,走向菩薩,口唱是言:『謂釋比丘!我今此劒,截汝身體,猶如壯士斫於竹束。』而說偈言:

「『我此寶劒甚剛利,  今在手中汝好看,
  門汝若不急奔,  當斫汝身如竹束。』

[0785b17] 「爾時,菩薩報魔王言:

「『一切魔王滿此地,  手悉執刃若須彌,
  彼等不動我一毛,  況能割截我身體。
  魔王汝若有大力,  今我欲證取菩提,
  汝若能障我不聽,  速作莫住隨汝意。』

[0785b22] 「爾時菩薩說是偈已,復語魔王作如是言:『汝魔波旬!若諸眾生,有千萬億,悉如汝身,盡力來此,作我障礙,欲妨菩提,令我不得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證者,我終不起離於此處餘樹下坐。』

[0785b27] 「時,魔波旬語菩薩言:『釋種比丘!汝昔在於優婁頻螺聚落處所尼連河邊,發精進心,六年苦行,不惜身命,猶不得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復不得最上解脫。況乃今捨彼精進意,退失禪定,生懈怠心,而承望得?』

[0785c03] 「時菩薩報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昔初發精進之心故,坐彼間阿蘭若處,調伏自心,我今成就精進勇猛;又昔六年苦行之時,快生疲惓,今日不然。汝魔波旬!今諫於我如是之事,非是憐愍;若有憐愍,豈如是言?汝既已發如是之心,我今定當自得解脫,又令他人當得解脫。魔王波旬!我決證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決當得彼微妙解脫。』

[0785c11] 「時,魔波旬既聞菩薩如是語已,心大憂愁,悉捨一切勤劬之力,復如是念:『我今美言美語慰喻,不可令起此道樹下。其發誓重,既不可以好言令動,今宜嚴勒恐怖訶責戰鬪割截,令其心驚急起而走。』

[0785c16] 「時魔波旬如是念已,語菩薩言:『汝釋比丘!我既語汝真正之言,汝不取我如是好諫,不速起走向他方者,汝必癡也,汝之今日必見不善。』

[0785c20] 「時菩薩語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昔在於母胎之時,汝等猶尚不能與我作諸障礙,況復今日。魔王波旬!汝速還去向所來處。從昔已來,既不畏汝,今亦無畏。』爾時,菩薩向魔波旬,而說偈言:

「『虛空刀杖雨我身,  寸寸節節割我體,
  我若不渡生死海,  此菩提樹終不移。』

[0785c27] 「時,魔波旬語菩薩言:『汝釋比丘!今若然者,由汝未見魔之軍眾。所以者何?我之魔軍,身著牢固剛[革*卬]鎧甲,手執種種兵戎器仗,雨汝身上。當於爾時,汝釋比丘!自應速起離此樹下,來到我所,必當口唱如是言語:「魔王汝可與我歸依。」汝之比丘!未覺未知我作神通,是故汝坐彼師子座,作師子吼。汝釋比丘!但早速起,何須今日口自虛唱作師子吼?』而說偈言:

「『我有兵馬象等軍,  善解鬪戰諸神將,
  身帶鎧甲手執仗,  今汝有命可速馳,
  於後求我護甚難,  我雖欲救不可得。』

[0786a10] 「爾時菩薩語波旬言:『魔王波旬!四大海水,及此大地,可移餘處;日月星宿,可從空中墮落於地;須彌大山,可作百段;亦可大地及須彌山舉將上天;亦可大地及須彌山覆令顛倒;可以乾土壅恒河水不聽其流。我今此心,不可遮制,不可移轉離於此處。何以故?魔王波旬!如我往昔修行行時,如我身力禪定戒行種種諸力,如是波旬!若天若龍無有過者、無有勝者,我以往昔行菩提行,億百千劫,成就滿足。』時菩薩向魔王波旬而說偈言:

「『淨居諸天是我眾,  智力為箭方便弓,
  我今降伏汝不難,  猶如醉象蹋枯竹。』

[0786a22] 「時,魔波旬從菩薩聞如是語已,瞋恚增上,瞋已復瞋遍滿其體,普喚夜叉羅剎等言:『謂大善將、亂眾、赤眼!汝等速來!將諸山石樹木、弓箭刀劍、金剛杵棒槌矛戟槊鈇鉞種種器仗,雨於剎利釋子頭上,悉令墮落如霰而下。』爾時,夜叉大善將等,聞魔波旬如是言已,即便莊束四種兵眾,悉著鎧甲,將諸器仗,速疾而來。無量千萬夜叉羅剎,及毘舍遮、鳩槃茶等,種種形容、種種狀貌、種種顏色、種種執持,變現可畏,顛倒身首,異種叫呼,可惡聲氣。或有象面,或有馬頭,或駱駝首,牛及水牛,或驢或狗,或羊猪狼,師子虎豹,豺熊羆兕,犀牛水獺,牛獼猴,狐狸野干,猫兔麞鹿,如是等形,及諸鳥面。復有摩竭龜魚等首,或有蛇頭諸雜虫身,象頭馬身,馬頭象身,駝頭牛身,牛頭駝身,或水牛頭,驢騾之身,或復驢頭水牛之身,狗頭猪身,猪頭狗身。或羖羊頭豺狼之身,或豺狼頭羖羊之身,或師子頭虎豹之身,或虎豹頭師子之身,或狸猫頭熊羆之身,或熊羆頭狸猫之身,或犀牛頭水獺之身,或水獺頭犀牛之身,或牛頭獼猴之身,或獼猴頭牛之身,或有猨頭野干之身,或野干頭猨猴之身,猫頭鳥身,鳥頭猫身,或摩竭頭龜鼈之身,或龜鼈頭摩竭之身,魚頭蛇身,蛇頭魚身,畜頭人身,人頭畜身。

[0786b18] 「或復無頭唯空有身,或有半面,或復半身,或有二頭,唯止一身。或復一身而有三頭,或復一身而有多頭。或復有頭而無有面,或復有面而無有頭,或復半頭而無有面,或復半面而無有頭,或復二頭而無有面,或復無面而有三頭,或復多頭而全無面。

[0786b24] 「或全無眼,或唯一眼二眼三眼,乃至多眼。或復無耳,或復一耳二耳三耳,乃至多耳。或復無手,或復無臂,或復一手二手三手,乃至多手。或復無脚,或唯一脚二脚三脚,乃至多脚,及無足等。

[0786b29] 「或頭顛倒,或復挈頭,或頭向下,脚向於上,手足顛倒,割截而懸。或眼顛倒,或眼凸出,青碧可畏,或有赤眼,或眼出光,或轉動眼。或有耳嚲,或復有耳猶如山羊,或耳如驢,或樹為耳,或獼猴耳,或有魚耳,或多種耳而是人身。或鼻[月*扁][月*弟]身麤醜,或復懸口,或復懸舌,或舌麤大,或舌放光。或復牙齒極甚長大,身體短促,或復牙齒出入參差,或復牙齒猶如刀劒,或復舌頭如刀劒形。或懸腹肚,或復無肚,或復被髮,或復無膝,或膝如瓨,或無,脚如覆鉢,或如碓臼。

佛本行集經卷第二十八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3 冊 No. 0190 佛本行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