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N06n0004_001 長部經典(第1卷-第14卷)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南傳 (N) » 第 6 冊 » No.0004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一 梵網經

第一 誦品

[0001a05] [P.1]

[0001a05]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與五百大比丘僧伽,由王舍城往那爛陀村,同行於大道。一遊行者須卑亦與其弟子梵施童子,由王舍城往那爛陀村,同行於大道。途中,遊行者須卑,以種種方法誹謗佛陀、誹謗佛法、誹謗僧伽。反之,其弟子梵施童子,以種種方法稱讚佛陀、稱讚佛法、稱讚僧伽。如是其所說正相反之師徒二人,緊隨世尊與比丘僧伽之後而行。

[0001a10]

[0001a10] 時,世尊於菴婆羅樹園內國王〔所建〕之休息堂,與比丘僧伽同宿一夜;遊行者須卑,亦於菴婆羅樹園內國王之休息堂,與弟子梵施童子同宿一夜。於此,遊行 [P.2] 者須卑,又以種種方法誹謗佛陀、誹謗佛法、誹謗僧伽;反之,其弟子梵施童子,又以種種方法稱讚佛陀、稱讚佛法、稱讚僧伽。如是其所說正相反之師徒二人,隨世尊及比丘僧伽之後而住。

[0002a01]

[0002a01] 時,其夜方曉,眾多之比丘起而集坐於講堂,生起如次之話題:「友!希有哉!友!未曾有哉!已知已見之阿羅漢、等正覺者、世尊,徹見眾生〔心〕之種種趣向。然,遊行者須卑,以種種方法誹謗佛陀、誹謗佛法、誹謗僧伽;反之,其弟子梵施童子,卻以種種方法稱讚佛陀、稱讚佛法、稱讚僧伽。如是其所說正相反之師徒二人,緊隨世尊及比丘僧伽之後而行。」

[0002a06]

[0002a06] 時,世尊知此等比丘之如是話題,乃行往彼講堂,至而坐於所設之座。坐已,世尊言諸比丘曰:「諸比丘!為如何之談話,汝等今坐此處耶?而又為何中斷汝等之言談耶?」如是言時,彼諸比丘白世尊言:「尊師!今夜之方曉,吾等諸弟子起而集坐於講堂,生起如次之話題:『希有哉!……乃至……而行。』諸弟子中斷如是話題,其時乃世尊之來!」

[0002a11] [P.3]

[0002a11] 「諸比丘!若人誹謗我、誹謗佛法、誹謗僧伽,諸比丘於此,不傷心、不憂恨、心不憤怒。諸比丘!若人誹謗我、誹謗佛法、誹謗僧伽,諸比丘若忿怒、若不歡喜、即為諸比丘之障礙。諸比丘!若人誹謗我、誹謗佛法、誹謗僧伽,諸比丘若忿怒、若不歡喜,然則,諸比丘能否判斷其人是善說、謬說耶?」

[0003a01] 〔諸比丘曰:〕「尊師!不然。」

[0003a02] 〔世尊曰:〕「諸比丘!若人誹謗我、誹謗佛法、誹謗僧伽,諸比丘對此,不能辨別不實為不實:『如是之故,彼為不事實,如是之故,彼不得真相,我等之間無為此事,又所為事不存在。』

[0003a05]

[0003a05] 諸比丘!若人稱讚我、稱讚佛法、稱讚僧伽,諸比丘不應歡喜此,不應欣悅此,於心不應愉適。諸比丘!若人稱讚我、稱讚佛法、稱讚僧伽,諸比丘對此,若歡喜、欣悅、愉適,此即成為諸比丘之障礙。諸比丘!若人稱讚我、稱讚佛法、稱讚僧伽,諸比丘對此,不能確認事實為事實:『如是之故,彼是事實,如是之故,彼得真相,我等之中有為是事,所為事是存在。』

[0003a10]

[0003a10] 諸比丘!其實,凡夫之讚歎如來,唯就瑣細、唯就卑近、唯就於戒之關係而已。諸比丘!然而,凡夫之讚歎如來,如何唯就瑣細、唯就卑近、唯就於戒之關係而已耶?」

小 戒

[0003a14] [P.4]

[0003a14]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捨殺生、離殺生、不用刀、杖,有慚恥心,而多懷慈悲、利益一切有情,哀愍而住。』

[0004a02]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捨不與取、離不與取,取所與、期待所與,無任何之盜心,自己清淨而住。』

[0004a04]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捨非梵行、修梵行、修遠離之行,離淫欲不淨之法。』

[0004a06]

[0004a06]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捨妄語、離妄語、語真實、從真實、以正直心不欺世間。』

[0004a08]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捨兩舌、離兩舌,不此處聞彼處告,以離間此處之諸人;又不彼處聞此處告,以離間彼處之諸人。如是為令離間者和睦之人,為令親密者更益親密之人,為愛和合、好和合、喜和合、持和合語言之人。』

[0004a1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捨惡口、離惡口,凡所言說,無過失,悅耳、怡心、感銘、優雅,為諸人所喜歡。』

[0004a13]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捨綺語、離綺語,語適時語、語真 [P.5] 實、語有義之語、語合法語,凡所說為俱律義,明確、有段落、適義,感銘於心。』

[0005a01] 一〇

[0005a0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沙門瞿曇是離採伐諸種植之種子、諸種植之樹木,於〔日中〕一食,而夜不食,離非時食,離觀聽演劇、歌謠、舞樂之娛樂,離持粉裝飾、華鬘、香料、塗香,離〔用〕高牀、大牀,離受蓄金銀;沙門瞿曇是離受生穀類,離受生肉,離受婦人、少女,離受男女之奴隸,離受牝牡之山羊,離受雞豚,離受象、牛、牝牡之馬,離受耕田荒地,離差使、傳言之事,離賣買,離欺秤、欺升、欺尺,離賄賂、譎詐、虛偽之邪行,離傷害、殺戮、拘束、剽奪、竊盜、強奪。』」

中 戒

[0005a09] 一一

[0005a09]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住於採伐諸種植、樹木,例如從根生、從幹生、從節生、從芽生、第五為從種子生者。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種子植物之損傷。』

[0005a12] [P.6] 一二

[0005a12]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住於享樂積蓄物,例如食物之積蓄、飲物之積蓄、衣服之積蓄、乘具之積蓄、臥具之積蓄、香類之積蓄、財物之積蓄等。沙門瞿曇遠離受用如是等之任何積蓄物。』

[0006a01] 一三

[0006a0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住於觀〔聽〕娛樂,例如演劇、歌謠、舞樂、表演、古譚、手鈴、鳴鉢、銅鑼、魔術奇境,賤人之竹棒戲,象、馬、水牛、牡牛、山羊、牡羊、雞鶉之鬥技,棒擊、拳鬥、角力、摸擬戰、列兵、配兵、閱兵等之娛樂。沙門瞿曇遠離觀〔聽〕如是等之娛樂物。』

[0006a06] 一四

[0006a06]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耽住於賭博之放逸處,例如八目碁、十目碁、無盤碁、踢石、擲骰、棒打、占手痕、 [P.7] 拋球、葉笛、鋤戲、倒立、風車戲、升戲、車戲、弓戲、字戲、測意戲、摸擬殘傷戲等。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之任何賭博放逸處。』

[0006a10] 一五

[0006a10]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住於享用高牀大牀等。例如過大之牀座、獸形之脚臺,覆以長羊毛之織物、有文彩之白氈、繡花圖繪之牀墊,於兩邊有重緣,單側有垂緣、鏤綴寶石、絹布之被蓋,大毛氈、象覆、馬褂、車衣、羚羊皮、迦達利鹿皮之殊勝敷物、寶蓋,上下之紅枕等。沙門瞿曇遠離使用此等任何之高牀大牀。』

[0007a01] 一六

[0007a0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耽住於裝飾之放逸處。例如塗身、按摩、沐浴、鏡、眼塗〔色〕料、華鬘、塗香、臉粉、面油、手環、髮飾、手杖、藥袋、刀劍、傘蓋、彩履、頭巾、寶珠、拂塵、白衣、長袖等。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裝飾之放逸處。』

[0007a05] 一七

[0007a05]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住於無益徒勞之論。例如王論、盜賊論、大臣論、軍兵論、恐怖論、戰爭論、食 [P.8] 物論、飲料論、衣服論、臥具論、華鬘論、香料論、親族論、乘具論、村里論、鄉鎮論、都市論、國土論、婦女論、英雄論、路邊論、井邊風傳論、祖先論、種性論、世界起源論、海洋起源論,如是有無之論。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論。』

[0007a10] 一八

[0007a10]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住於諍論。例如「汝不知此法、律,我知此法、律,汝如何知此法、律耶?」「汝是邪行者,我是正行者。」「我言〔前後〕相應,汝言不相應。」「汝應言於前者而言於後,應言於後者而言於前。」「汝無細慮而〔自〕返復。」「汝之立論,墮於負處。」「為解汝〔負〕說而尋思,若能者即自解!」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諍論。』

[0008a01] 一九

[0008a0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專心住於差使者、傳信之行作。例如國王、大臣、剎帝利、婆羅門、居士、童子〔令〕:「汝來此處、往彼處,〔汝〕來持此、持此往彼。」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使者、傳信之行為。』

[0008a05] 二〇

[0008a05]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然而行於欺瞞、饒諛騙詐、占相、以利求利之貪求。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欺瞞、饒諛詐騙。』」

大 戒

[0008a09] [P.9] 二一

[0008a09]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依無益徒勞之橫明(畜生)而過邪命生活。例如占卜手足之相、占前兆〔吉凶〕、占夢、占體〔全身〕相、占鼠所咬、火護摩、杓子護摩、穀皮護摩、糠護摩、米護摩、熟酥護摩、油護摩、口護摩、血護摩、肢節明、宅地明、剎帝利明、濕婆明、鬼神明、地明、蛇明、毒藥明、蝎明、鼠明、鳥明、鴉明、命數豫言、防箭咒、解獸聲法等。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0009a01] 二二

[0009a0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依無益徒勞之橫明而過邪命生活。例如占珠相、杖相、衣服相、劍相、矢相、弓相、武器相、婦人相、丈夫相、童子相、童女相、男僕相、婢女相、象相、馬相、水牛相、牡牛相、山羊相、羊相、雞相、鶉相、蜥蜴相、耳環相、占龜甲相、獸相等。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0009a06] 二三

[0009a06]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以此無益徒勞之橫明而過生活。例如以占:「王應進軍、王不應進軍。」「內部諸王當 [P.10] 逼進、外部諸王將退卻。」「外部諸王當逼進、內部諸王將退卻。」「內部諸王當勝利、外部諸王將敗退。」「外部諸王當勝利、內部諸王將敗退。」「此人當勝利、此人將敗退。」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0009a11] 二四

[0009a1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以無益徒勞之橫明過邪命生活。例如占:「應有月蝕、應有日蝕、應有星蝕、日月應 [P.11] 行正道、日月應行非道、諸星宿應行正道、諸星宿應行非道、流星應隕落、應有天火、應有地震、天鼓將嗚、應有日月星宿之昇沈明暗。」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0010a02] 二五

[0010a02]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以無益徒勞之橫明過邪命生活。例如占:「應有多雨、應無雨、應有豐收、應無收穫,應來太平、應有恐怖、應有疫病、應有健康。」記號、計算、吉凶數、作詩、順世論等。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0010a06] 二六

[0010a06]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以無益徒勞之橫明過邪命生活。例如〔占〕嫁娶、和睦分裂、貸入、貸出、〔以咒術令〕開運、遇禍、墮胎、啞口、不能言、舉手〔不下〕、耳聾、問鏡、問童女、問天神、拜太陽,奉祭大〔梵天〕、口吐火、奉請吉祥天等。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0010a11] [P.12] 二七

[0010a11] 諸比丘!凡夫如是讚歎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以無益徒勞之橫明過邪命生活。例如許願、還願、對地基作咒、得精力〔有子〕、失精力〔無子〕、相宅地、對宅地撒〔祭物〕、漱口、沐浴、供犧牲,吐藥、下劑、上吐、下瀉、頭痛藥、點耳、洗眼、灌鼻、眼藥、藥油、眼科醫、外科醫、小兒科醫、與根本藥、草藥、瀉藥等。沙門瞿曇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0011a02] 諸比丘!凡夫即以此唯瑣細、卑近、有關〔俗〕戒等語讚歎如來而已。」

[0011a03] 二八

[0011a03] 「諸比丘!〔此外〕有甚深難見難覺,而且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者,始為真正之〔讚歎。〕

[0011a06] 然,諸比丘!如何是甚深難見難覺,而且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者,始為為真正之〔讚歎〕耶?

[0011a09] [P.13] 二九

[0011a09] 或有沙門、婆羅門,為前際論者而持前際見。彼等對於過去,以十八種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彼等沙門、婆羅門,為前際論者而持前際見,依何、根據何對於過去,以十八種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耶?

[0011a12] 三〇

[0011a12] 諸比丘!或有沙門、婆羅門,持常住之見,以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常住。彼等沙門、婆羅門之尊者,依何、依據何為常住論,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常耶?

[0012a01] 三一

[0012a01] 諸比丘!今有一類之沙門、婆羅門,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能想起過去種種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百千生、多百生、多千生、多百千生,『生彼處,我如是名、如是姓、如是階級,食如是食、感受如是苦樂,如是壽量。我從其處歿,生於他處。其生亦有如是名、如是姓、如是階級、食如是食、感受如是苦樂,如是壽量。我從其處歿,而生此處。』如是同其事情、 [P.14] 境遇,而想起種種過去之存在。而彼如次言:『我及世界是常住,如無所生產之〔石女〕,如常住山頂,如直立不動之石柱。而諸有情之流轉、輪迴,歿去、生來,〔我及世界〕之恒存常住。所以者何?因我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能想起過去種種宿住。例如一生……乃至……多百千生等。「於彼之生、有如是名……乃至……生來此生。」如是同其事情、境遇,而想起過去種種之生存。由此而知我如何及世界是常住,無所生,如常住山頂、如直立不動之石柱。而諸有情之流轉、輪迴,歿去、生來,〔我及世界〕是永恒常住。』

[0012a14] 諸比丘!此即其第一主張,依據此,某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及世界是常住。』

[0013a02] 三二

[0013a02] 又第二〔主張〕。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說我及世界是常住耶?

[0013a04] [P.15]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想起種種過去之存在。例如一成壞〔劫〕、二成壞、三成壞、四成壞、五成壞、十成壞等。『知生於彼處,我有如是名、……〔乃至〕……〔我及世界〕是永恒常住。』

[0013a08] 諸比丘!此為其第二主張,依此、根據此,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及世界是常往。

[0013a10] 三三

[0013a10] 又第三主張,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說我及世界是常住耶?

[0013a12]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想起過去種種之存在。例如十成壞、二十成壞、三十成壞、四 [P.16] 十成壞等。『知生於彼處,我有如是名……〔乃至〕……〔我及世界〕是永恒常住。』

[0014a01] 諸比丘!此為其第三主張,依此、根據此,某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及世界是常住。

[0014a03] 三四

[0014a03] 又第四主張,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說我及世界是常住耶?

[0014a05]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是推論家、審察家。彼以自己推論錘練而得,並以審實尋思之理解,而如是云:『我及世界是常住,如無所生,如常住山頂,直立不動之石柱,而諸有情之流轉、輪迴,歿去、生來,〔我及世界〕是恒常存在。』

[0014a08] 諸比丘!此為其第四主張,依此、根據此,其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及世界是常住。

[0014a10] 三五

[0014a10] 諸比丘!此即彼等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以此四種之根據,說我及世界是常住。諸比丘!任何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及世界是常住,皆根據此四種,依此等任何之一,此外即無〔依據〕。

[0014a13] 三六

[0014a13]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 [P.17] 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取著,不取著故,得知內心寂靜。然,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15a03] 三七

[0015a03]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而且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者,始為真正之〔讚歎。〕」

第二 誦品

[0015a07]

[0015a07] 「諸比丘!有沙門、婆羅門,持著一分常住、一分非常住論。彼等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非常住。彼等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依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耶?

[0015a11]

[0015a11] 諸比丘!經長遠之時後,有某時是世界之壞滅時期,於世界之壞滅時,諸有情多已轉生光音天。於其處,彼等是意所成,以喜為食,自發光輝,飛行空中,住於純淨,斯住於長遠時間。

[0015a14]

[0015a14] 諸比丘!經長遠之時後,有某時是世界之生成時期,於世界生成時,梵宮現於空中,此時,一有情壽命盡,或善福盡,由光音天歿,而生於虛空之梵宮。於其處,彼是意所成,以喜為食,自發光輝,飛行空中,住於純淨,斯住於長遠時間。

[0016a03]

[0016a03] 有情於彼處,唯長夜獨住而無喜、樂而起〔如次〕之渴望:『然!實願其他 [P.18] 之有情來生此。』時,某有情等,壽命終盡,由光音天歿,生於梵宮,與彼共住。彼等於其處,亦是意所成,以喜為食,自發光輝,飛行空中,住於純淨,斯住於長遠時間。

[0016a07]

[0016a07] 諸比丘!其中,最初生之有情,起如是之念:『我是梵天、大梵天、全能者、不敗者、一切萬物之支配者、世界之自在主、一切之創造主、化生主、最上之能生者、一切之主宰者、是已生、未生者之父。凡住此之有情皆我之化作。』所以者何?前因我生此念:『然!實願其他之有情來生此。』如是,我所起意願,此等之有情而生來。其後生來之有情,亦生如是念:『此尊者實是梵天、大梵天、全能者、不敗者、一切萬物之支配者、世界之自在主、一切之創造主、化生主、最上之能生者、一切之主宰者,是已生、未生者之父。吾等是依此尊者梵天化生而來。所以者何?吾等見尊者,最初生住此處,吾等由其後而生。』

[0017a01]

[0017a01] 諸比丘!於此,最初生之有情,較長壽、較英俊、較有權力。反之,其後而生諸有情,較短命、較醜陋、較少有權力。諸比丘!然,其後生者之一有情,由此天歿而生來此〔地上〕,生來此已,彼捨家而出家,捨家出家已,彼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想起前生之生存,更此以前憶念不起。而彼如是言:『彼尊者實是梵天、大梵天、全能者、不敗者、一切萬物之支配者、世界之自在主、一切之創造主、化生主、最上之能生者、一切之主宰者,是 [P.19] 已生、未生者之父。由化生吾等此(尊者梵天),是常恒、堅固、常住,無轉變性,唯如是恒常而住。反之,吾等,因由此梵天之化生,故吾等是無常、不堅固、短命、有死歿、生此之性質。』

[0017a10] 諸比丘!此為第一主張,依此、根據此,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

[0017a12]

[0017a12] 又第二主張,一分常住、一分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耶?

[0017a14] 諸比丘!有稱為戲忘之諸天。彼等甚長久沈著於喜笑、遊戲、喜樂法而住。彼等因甚長久沈著於喜笑、遊戲、喜樂法而住,故消失其憶念。彼等諸天消失其憶念,即死歿其天身。

[0018a03]

[0018a03] 諸比丘!然,其中之有情,由其天身歿而生來此〔地上〕,生此,彼即捨家而出家。捨家而出家已,彼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由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而想起前生之生存,更此以前憶念不起矣。

[0018a06]

[0018a06] 彼如是言:『凡不戲忘之諸天,不長久沈著於喜笑、遊戲、喜樂法而住者,彼 [P.20] 等不消失憶念;不消失憶念之彼等諸天,即無死滅,而恒常、堅固、常住,無轉變性、如是常恒而住。反之,我等戲忘諸天,甚長久沈著於喜笑、遊戲、喜樂法而住;我等因甚長久沈著於喜笑、遊戲、喜樂法而住,故消失憶念,消失憶念已,我等由其天身歿,而無常、不堅固、短命,有死去、生此之性質。』

[0018a11] 諸比丘!此為第二主張,一分常住、一分非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

[0018a13] 一〇

[0018a13] 又第三主張,一分是常、一分是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耶?

[0019a01] 諸比丘!此有稱為意憤諸天,彼等甚長久、相互嫉妒;彼等因長久相互嫉妒,相互嫉妒已,而其心相互憤恚。如是其心相互憤恚,致身疲勞、心疲勞。而彼諸天,即由其天身死歿。

[0019a04] 一一

[0019a04] 諸比丘!然,其中有一有情,由其天身歿,而生此〔地上〕。生此,彼即捨家而出家,捨家而出家已,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而想念前生之生存,更此以前無能想念。

[0019a07] 一二

[0019a07] 彼如是言:『凡不意憤之諸天,於長久不相互嫉妒;彼等長久不相互嫉妒,其心不相互憤恚。彼等其心不相互憤恚,不致身疲勞、心疲勞。彼等其天身不死歿, [P.21] 常恒、堅固、常住、無轉變性、唯如是常恒而住。然,我等意憤諸天,甚長久相互嫉妒,我等因甚長久相互嫉妒,其心相互憤恚,其心相互憤恚,致身疲勞、心疲勞、如是我等從其天身死歿,生此〔地上〕,是無常、不堅固、短命、有死歿、生此之性質。』

[0019a13] 諸比丘!此為第三主張,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論者之沙門、婆羅門,是依此、根據此而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

[0020a01] 一三

[0020a01] 又有第四主張,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耶?

[0020a03]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是推論家、審察家。彼以自己推論錘練而得,並審實尋思之理解,而如是言:『稱此眼、耳、鼻、舌、身之此我,皆是不恒常、不堅固、非常住、有轉變性。反此,稱此心、意、識之此我,皆是恒常、堅固、常住、不轉變性,唯如是常恒而住。』

[0020a07] 諸比丘!此其第四主張,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

[0020a09] 一四

[0020a09] 諸比丘!此即彼等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根據此四種而說我及世界,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諸比丘!任何一分是常住、一分是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皆據此四種,或依此等任何之一,此外即無〔依據〕。

[0020a12] [P.22] 一五

[0020a12]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取著,不取著故,得知內心寂靜。然,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21a01]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而且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者,始為真正之讚語。」

[0021a04] 一六

[0021a04] 「諸比丘!有沙門、婆羅門,持著邊、無邊論。彼等根據四種,說世界是邊、無邊。依何、根據何,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根據四種而說世界是邊、無邊耶?

[0021a07] 一七

[0021a07] 諸比丘!有某沙門、婆羅門,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對此起世界有邊之想,彼如是言:『此世界是有邊。所以者何?我從苦行……乃至……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對此世界起有邊想而住,依此,而知世界確實如何為有限、有邊。』

[0021a11] 諸比丘!此即其第一主張。〔世界〕有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說世界邊、無邊。

[0021a13] 一八

[0021a13] 又有第二主張,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言世界是邊、無邊耶?

[0022a01] [P.23]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從苦行、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對此世界起無邊想而住。而彼如是言:『此世界確實無限、無邊。而〔某〕沙門、婆羅門言世界為有限、有邊,唯是彼等之妄語。此世界實是無限、無邊。所以者何?我從苦行……乃至……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對此世界起無邊想而住。依此,而知世界確實如何為無限、無邊。』

[0022a06] 諸比丘!此即其第二主張,某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說世界之邊、無邊。

[0022a08] 一九

[0022a08] 又有第三主張,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言世界是邊、無邊耶?

[0022a10]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從苦行……乃至……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對此世界之上下起有邊想,其橫緯起無邊想而住。然,彼如是言:『此世界是有邊亦無邊。沙門、婆羅門言世界為有邊,此唯是彼等之妄語。又沙門、婆羅門言此世界確實為無限、無邊,亦唯是彼等之妄語而已。此世界是有邊亦無邊。所以者何?我從苦行……乃至……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對此世界之上下起有邊想、其橫緯起無邊想而住。依此,而知世界確實如何為有邊亦無邊。』

[0023a02] 諸比丘!此即其第三主張。有邊亦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言世界之有邊亦無邊。

[0023a04] 二〇

[0023a04] 又有第四〔主張〕。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言世界為邊、無邊耶?

[0023a06]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之推論家、審察家。彼以自己推論錘練而得、並審實尋思之理解,而如是言:『此世界非有邊、亦非無邊。沙門、婆羅門言此世界 [P.24] 為有邊,唯是彼等之妄語。而沙門、婆羅門言此世界確實無限、無邊,此亦唯是彼等之妄語。更有沙門、婆羅門言此世界為有邊、亦無邊,亦唯是彼等之妄語而已。〔於是〕,此世界確實是非有邊、亦非無邊。』

[0023a11] 諸比丘!此即其第四主張。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說世界之邊、無邊。

[0023a13] 二一

[0023a13] 諸比丘!此即彼等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根據此四種而說世界之邊、無邊。諸比丘!任何邊、無邊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世界之邊、無邊,皆根據此四種,或依此等任何之一,此外即無〔依據〕。

[0024a02] 二二

[0024a02]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取著故,得知內心寂靜。然,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24a05]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而且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者,始為真正之讚語。」

[0024a08] 二三

[0024a08] 「諸比丘!有某沙門、婆羅門,持著詭辯論。彼等被詢問時,以四種根據,言偽亂無序之詭辯。詭辯論者之彼等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依何、根據何而以四種根據,言偽亂無序之詭辯耶?

[0024a11] 二四

[0024a11]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不如實知此是善,不如實知此是不善。彼思惟:『我確實不如實知此是善,又不如實知此是不善。然,我實在不如實知此是善、不如實知此是不善者,如果我答此是善、此是不善時,我即有欲、貪、瞋、恚;當我有欲、貪、瞋、恚時,我即會說妄語;當我說妄語時,我即有壞、惱;當我有壞、 [P.25] 惱時,我即有障礙。』如是思惟,彼畏說妄語,嫌惡妄語。對此被詢問時,即不答此是善,亦不答此是不善,而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我不以為然、亦不以為不然,無異想、亦非無想、亦非無無想。』

[0025a04] 諸比丘,此即其第一主張。有某偽亂無序之詭辯論者沙門、婆羅門,對此被詢問時,依此,根據此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

[0025a06] 二五

[0025a06] 又有第二〔主張〕。偽亂無序之詭辯論者沙門、婆羅門,對此被詢問時,依何、根據何,而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耶?

[0025a08]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不如實知此是善,不如實知此是不善,彼思惟:『我確實不如實知此是善、不如實知此是不善。然,我實在不如實知此是善、不如實知此是不善者。如果我答此是善、答此是不善時,我即有欲、貪、瞋、恚;當我有欲、貪、瞋、恚時,我即有取著;當我有取著時,我即有壞、惱;當我有壞、惱 [P.26] 時,我即有障礙。』彼畏取著、嫌惡取著。對此被詢問時,即不答此是善,亦不答此是不善,而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我不以為然、亦不以為不然,無異想、亦非無想、亦非無無想。』

[0026a01] 諸比丘!此即其第二主張。某偽亂無序之詭辯論者之沙門、婆羅門,對此被詢問時,依此、根據此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

[0026a03] 二六

[0026a03] 又有第三〔主張〕。偽亂無序詭辯論者之沙門、婆羅門,對此被詢問時,依何、根據何,而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耶?

[0026a05]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不如實知此是善、不如實知此是不善。彼思惟:『我確實不如實知此是善、不如實知此是不善。然,我確實不如實知善、不如實知不善者。如果我答此是善、我答此是不善時,我即有欲、貪、瞋、恚;當我有欲、貪、瞋、恚時,我即有取著;當我有取著時,我即有壞、惱;當我有壞、惱時,我即有障礙。』彼畏取著、彼嫌惡取著。對此被詢問時,即不答此是善,亦不答此是不善,而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我不以為然、亦不以為不然,無異想、亦非無想、亦非無無想。』

[0026a12] 諸比丘!此即其第三主張。偽亂無序詭辯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依 [P.27] 此,根據此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

[0026a14] 二七

[0026a14] 又有第四主張。詭辯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依何、根據何而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耶?

[0027a02]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闇昧愚癡。彼因闇昧愚癡,對此被詢問時,即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汝若詢問我,他世存在否?我若以為他世存在者,我當答汝他世存在,但我不以為然、亦不以為不然,無異想、亦非無想、亦非無無想。汝若詢問我,他世不存在耶?……乃至……他世存在亦不存在耶?他世非存在亦非不存在耶?化生之有情存在耶?化生之有情不存在耶?化生之有情存在亦非存在耶?化生之有情非存在亦非不存在耶?善惡業之異熟果存在耶?善惡業之異熟果不存在耶?善惡業之異熟果存在亦不存在耶?善惡業之異熟果非存在亦非不存在耶?真人其死後存在耶?真人其死後不存在耶?真人其死後存在亦非存在耶?真人其死後非存在亦非不存在耶?有此詢問,若我以為真人其死後非存在亦非不存在者,當答以真人其死後非存在亦非不存在。但我不以為然、不以為不然,無異想、亦非無想、亦非無無想。』

[0027a13] 諸比丘!此即其第四主張。有對此之詢問時,詭辯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言偽亂無序之詭辯論。

[0028a01] [P.28] 二八

[0028a01] 諸比丘!此即詭辯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即依據此四種,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諸比丘!任何詭辯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言其偽亂無序之詭辯論,皆依據此四種,或此等中任何之一,其他即無〔根據〕。

[0028a04] 二九

[0028a04]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28a07]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28a10] 三〇

[0028a10] 「諸比丘!有某沙門、婆羅門,持著無因論。彼等依二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無因生。無因論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說我及世界是無因生耶?

[0028a12] 三一

[0028a12] 諸比丘!有名為無想有情天,彼等諸天,若想生時,即從彼天歿。而某一有情,從其天歿,生來此〔地上〕,生此已,捨家而出家。捨家而出家已,彼從苦行、 [P.29] 精進、專修、不放逸、正憶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生起想念,更此以前不能想念。彼如是言:『我及世界是無因生。所以者何?因以前我不存在,以前雖不存在,今我轉變為有情。』

[0029a03] 諸比丘!此即其第一主張。某無因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說我及世界是無因生。

[0029a05] 三二

[0029a05] 又有第二主張。無因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言我及世界是無因生耶?

[0029a07] 諸比丘!今有某推論家、審察家。彼以自推論錘練而得,並審實尋思之理解,而如是言:『我及世界是無因生。』

[0029a09] 諸比丘!此即其第二主張。無因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此、根據此而說我與世界是無因生。

[0029a11] 三三

[0029a11] 諸比丘!此即無因論者之彼等沙門、婆羅門,根據此二種〔主張〕而說我與世界是無因生。任何無因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與世界是無因生,皆以此二種之根據,或此中任何之一,其他即無〔根據〕。

[0029a14] 三四

[0029a14]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取而解脫。

[0030a03]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 [P.30] 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30a06] 三五

[0030a06] 諸比丘!此等前際論者,持此前際論之彼等沙門、婆羅門,對於過去,以十八種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諸比丘!凡任何前際論者,持前際論之沙門、婆羅門,對於過去,主張種種之浮說,皆根據此等十八種,或此中任何之一,其他即無〔根據〕。

[0030a10] 三六

[0030a10]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30a13]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31a02] 三七

[0031a02] 「諸比丘!有此等後際論者,持此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彼等對於未來,由四十四種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彼等後際論者,持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對於未來,依四十四種之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耶?

[0031a05] [P.31] 三八

[0031a05] 諸比丘!有某死後有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彼等以十六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有想。彼等死後有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對死後有想論,依十六種根據,主張死後我為有想耶?

[0031a08] 彼等對於我,主張:〔一〕『我死後無病、有色、有想』,〔二〕『我死後無病、有色、無想』,〔三〕『……亦非有色亦無色』,〔四〕『……非有色亦非無色』。〔五〕『我死後為有邊』,〔六〕『……為無邊』,〔七〕『……亦有邊亦無邊』,〔八〕『……亦非有邊亦非無邊』。〔九〕『……為一想者』,〔一〇〕『……為異想者』,〔一一〕『……為少想者』,〔一二〕『……為無量想者』。〔一三〕『我死後……為一向樂者』,〔一四〕『……為一向苦者』,〔一五〕『……亦苦亦樂者』,〔一六〕『……非苦非樂者』。

[0031a14] 三九

[0031a14] 諸比丘!此即死後有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以十六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有想。諸比丘!任何死後有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死後為有想,皆由此等十六種之根據,或由此等中任何之一,其他即無〔根據〕。

[0032a03] 四〇

[0032a03]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32a06]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 [P.32] 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第三 誦品

[0032a10]

[0032a10] 「諸比丘!有某死後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彼等依八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無想者。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以八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無想者耶?

[0032a13]

[0032a13] 彼對於我,說:〔一〕『我死後為無病、有色、無想』,〔二〕『……無色、無想』,〔三〕『……亦有色亦無色』。〔四〕『……亦非有色亦非無色』。〔五〕『……為有邊』,〔六〕『……為無邊』,〔七〕『……亦有邊亦無邊』,〔八〕『……亦非有邊亦非無邊』。

[0033a02]

[0033a02] 諸比丘!此即死後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由此八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無想者。諸比丘!任何以死後為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皆由此八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無想者,或由此等中任何之一,此外即無〔根據〕。

[0033a05]

[0033a05]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之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與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33a08] [P.33]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33a11]

[0033a11] 「諸比丘!有某死後為非有想非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彼等由八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亦非有想亦非無想。彼等死後為非有想非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由八種之根據,說我死後為非有想非無想耶?

[0033a14]

[0033a14] 彼等說:〔一〕『我死後無病、非有想非無想而有色』,〔二〕『……而無色』,〔三〕『……亦有色亦無色』,〔四〕『……亦非有色亦非無色』。〔五〕『……為有邊』,〔六〕『……為無邊』,〔七〕『……亦有邊亦無邊』,〔八〕『……亦非有邊亦非無邊』。

[0034a03]

[0034a03] 諸比丘!此即彼等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由此八種之根據,說我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諸比丘!任何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我死後為非有想非無想,皆由此等八種根據,或由此等中任何之一,此外即無〔根據〕。

[0034a07]

[0034a07]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取而解脫。

[0034a10]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美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34a13] [P.34]

[0034a13] 「諸比丘!有某斷滅論者之沙門、婆羅門,彼等由七種之根據,說〔現生〕有情斷滅、消失、無有。彼等斷滅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由七種之根據,說現生有情斷滅、消失、無有耶?

[0035a02] 一〇

[0035a02] 諸比丘!今有某沙門、婆羅門如是說、如是見:『卿!此我為有色,而由四大種所成,父母所生,身壞滅時,即斷滅、消失,死後不存在故,至此,卿!此我實在斷滅。』如是說現在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

[0035a05] 一一

[0035a05] 對此,有其他者如是說:『卿!汝說「我」確實不存在。我不說此我確實不存在。然,卿!此我非實斷滅者,汝!猶其他天之有色,屬欲食者之我。汝不知此、不見此,我知此、見此。汝!此我,身之壞滅時,斷滅、消失,死後非存在,故汝之此我確實斷滅。』如是另有者如是說現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

[0035a09] 一二

[0035a09] 對此,更有他者說:『卿!汝說「我」確實不存在,我不說此我確實不存在。然,汝!此我非實斷滅者。猶其他天之有色,為意所成而具大小一切之肢〔節〕,非缺根之我。汝不知此、不見此,我知此、見此。汝!此我,身之壞滅時,斷滅、消失、死後不存在,故汝之此我確實斷滅。』如是某者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

[0035a14] 一三

[0035a14] 對此,更有其他者說:『卿!汝說「我」確實不存在。我不說我確實不存在。然,卿!此我實非全斷滅,卿!猶有其他超越色想,滅有對想,不憶念種種想,故 [P.35] 到達有「虛空無邊」之空無邊處我。汝不知此、不見此,我知此、見此。汝!此我,身壞滅時斷滅、消失、死後不存在故,汝如此之我實在斷滅。』如是其他者,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

[0036a05] 一四

[0036a05] 對此,更有其他者說:『汝說「我」確實不存在。我不說我確實不存在。然,汝!此我實非全斷滅。汝!猶有其他超越空無邊處,故到達有「識無邊」之識無邊處我。汝不知此、不見此,我知此、見此。汝!此我,身壞滅之時,斷滅、消失、死後不存在故,汝!如此之我完全斷滅。』如是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

[0036a09] 一五

[0036a09] 對此,更有其他者說:『卿!汝說「我」確實不存在。我不說我確實不存在。然,汝,此我尚未全斷滅。汝!猶有其他超越識無邊處,以到達有「無所有」之無所有處我。汝不知此、不見此,我知此、見此。汝!此我,身壞滅之時,斷滅、消失、死後不存在故,汝!如此之我,完全斷滅。』如是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

[0036a13] 一六

[0036a13] 對此,更其他者說:『汝!汝說「我」確實不存在。我不說我確實不存在。然,汝!此我尚未全斷滅。汝!猶有其他超越無所有處,到達有「此寂靜、此美妙」之非想非非想處我。汝不知此、不見此,我知此、見此。卿!此我,身之壞滅時,斷滅、消失,死後不存在故,卿!如此之我完全斷滅。』如是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

[0037a04] 一七

[0037a04] 諸比丘!此即彼等斷滅論者之沙門、婆羅門,由七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斷 [P.36] 滅、消失、無有。諸比丘!任何斷滅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皆此等七種之根據,或由此等中任何之一,此外即無〔根據〕。

[0037a07] 一八

[0037a07]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之生趣、有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取著而解脫。

[0037a10]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37a13] 一九

[0037a13] 諸比丘!有某〔最上〕現法涅槃論者之沙門、婆羅門,彼等由五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彼等最上現法涅槃論者之沙門、婆羅門,依何、根據何而以五種之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耶?

[0038a02] 二〇

[0038a02] 諸比丘!今某沙門、婆羅門有如是說、如是見:『汝!此我實於〔現在〕具足、滿足五欲樂時,汝!此我則達最上現法涅槃。』如是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

[0038a05] 二一

[0038a05] 對此,其他者說:『汝說此我實是存在,我不說此我不存在。然,汝!此我實未達最上現法涅槃。所以者何?〔五〕欲樂是無常、苦、變易性,由其變易性而 [P.37] 變化,即生起憂、悲、苦、愁、惱。然,汝!此我確實離諸欲,離不善法,有尋有伺,由離生喜、樂之初禪住時,汝!則此我到達最上現法涅槃。』如是某人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

[0038a10] 二二

[0038a10] 對此,更有其他者說:『汝言此我確實存在,我不說此我不存在。然,汝!此我確實未到達最上現法涅槃。所以者何?於此有尋有伺故,則謂粗淺之〔初禪〕。汝!此我,實是滅尋、伺,內心安靜,得心一境性,無尋無伺,由定生喜樂之第二禪住時,汝!此我則到達最上現法涅槃。』如是某人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

[0038a14] 二三

[0038a14] 對此,更有其他者說:『汝說此我確實存在,我不說此我不存在。然,汝!此我實未達最上現法涅槃。所以者何?於此有喜,心躁亂故,則謂粗淺之〔第二禪〕。然,汝!此我捨喜,住於捨,正念正智,由身受樂,諸聖者宣示:「捨念樂住」之第三禪住時,汝!此我則到達最上現法涅槃。』如是某人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

[0039a04] 二四

[0039a04] 對此,更有其他者說:『汝說此我確實存在,我不說此我不存在。然,汝!此我實未達最上現法涅槃。所以者何?於此,心有樂之向趣故,則謂粗淺之〔第三 [P.38] 禪。〕汝!此我實捨離樂、捨離苦,又滅先前有喜悅及憂惱,不苦不樂,達捨念清淨之第四禪住時,汝!此我則實達最上現法涅槃。』如是某人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

[0039a09] 二五

[0039a09] 諸比丘!此即彼等最上現法涅槃論者之沙門、婆羅門,由五種根據,說現生有情最上現法涅槃。諸比丘!任何最上現法涅槃論者之沙門、婆羅門,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皆由此等五種根據,或依此等中任何之一,此外即無〔根據〕。

[0039a12] 二六

[0039a12]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之生趣、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不執取而解脫。

[0040a01]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40a04] 二七

[0040a04] 諸比丘!此即彼等持後際論、後際論見之沙門、婆羅門,以四十四種根據,對於後際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諸比丘!任何持後際論見之沙門、婆羅門,對於後際,主張種種之浮說,皆由此等四十四種之根據,或依此等中任何之一,此外即無〔根據〕。

[0040a08] 二八

[0040a08]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之生趣、如 [P.39] 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無執取而解脫。

[0040a11]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美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妙,唯智所知之諸法。此,如來自證知、現證已而開示〔於世〕。諸人唯如實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40a14] 二九

[0040a14] 諸比丘!此即彼等持前際論、後際論,及前際後際論見之沙門、婆羅門,對於過去、未來,以六十二種之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諸比丘!任何持前際論、後際論,及前後際論見之沙門、婆羅門,對於過去、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皆由此等六十二種根據,或由此中任何之一,此外即無〔根據〕。

[0041a04] 三〇

[0041a04] 諸比丘!如來知此:『如是執,如是執取此等之見處,將有如是之生趣、如是之來生。』如來不僅知此,知比此更殊勝者。知而不執取,不執取故,得知內心之寂靜。諸比丘!如來如實知受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不執取而解脫。

[0041a07] 諸比丘!此即甚深難見、難覺,寂靜微妙,超越尋思境界之至微,唯智者所知之諸法。諸人唯以此讚歎如來,始為真正之讚語。

[0041a09] 〔原本無三一〕

[0041a10] [P.40] 三二

[0041a10]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常住。此是彼等〔持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1a12] 三三

[0041a12]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一分常住,一分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主張我及世界是一分常住、一分非常住。此是彼等〔持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2a01] 三四

[0042a01]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邊、無邊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主張世界是邊、無邊。此是彼等〔持邊、無邊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2a04] 三五

[0042a04]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詭辯論之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以此四種根據,言偽亂無序之詭辯。此是彼等持詭辯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2a07] 三六

[0042a07]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無因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二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無因生。此是彼等持無因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2a09] 三七

[0042a09] 諸比丘!於此,彼等前際論、持前際見之沙門、婆羅門,以十八種根據,對過去主張種種之浮說。此是彼等前際論者,持前際見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欲求之邪見。

[0042a12] 三八

[0042a12]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死後有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十六種根據,說死後我有想。此是彼等持死後有想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2a14] [P.41] 三九

[0042a14]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死後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八種根據,說死後我無想。此是彼等持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3a02] 四〇

[0043a02]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八種根據,說死後我非有想非無想。此是彼等持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3a05] 四一

[0043a05]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斷滅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七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此是彼等持斷滅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3a08] 四二

[0043a08]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最上現法涅槃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五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此是彼等持最上現法涅槃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3a11] 四三

[0043a11]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後際見、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以四十四種根據,對於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此是彼等持後際見、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3a14] 四四

[0043a14]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前際、後際、前際後際見之沙門、婆羅門,由六十二種之根據,對於過去、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此是彼等沙門、婆羅門之不知、不見,與煩惱欲求之邪見。

[0044a03] [P.42] 四五

[0044a03]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常住,此乃緣觸故。

[0044a05] 四六

[0044a05] 諸比丘!於此,一半常住、一半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一分常住、一分非常住,此乃緣觸故。

[0044a07] 四七

[0044a07]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邊無邊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世界是邊無邊,此乃緣觸故。

[0044a09] 四八

[0044a09]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詭辯論之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由四種根據,說偽亂無序之詭辯論,此乃緣觸故。

[0044a11] 四九

[0044a11]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無因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二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無因生,此乃緣觸故。

[0044a13] 五〇

[0044a13] 諸比丘!於此,彼等前際論、持前際見之沙門、婆羅門,對於過去,由十八種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此乃緣觸故。

[0045a01] 五一

[0045a01]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死後有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十六種根據,說死後我是有想,此乃緣觸故。

[0045a03] 五二

[0045a03]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八種根據,說死後我是無想,此乃緣觸故。

[0045a05] 五三

[0045a05] 諸比丘!於此,持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八種根據,說死後我是非有想非無想,此乃緣觸故。

[0045a07] 五四

[0045a07] 諸比丘!於此,持斷滅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七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此乃緣觸故。

[0045a09] 五五

[0045a09] 諸比丘!於此,持最上現法涅槃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五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此乃緣觸故。

[0045a11] [P.43] 五六

[0045a11] 諸比丘!於此,持後際論、後際見之沙門、婆羅門,由四十四種根據,對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此乃緣觸故。

[0045a13] 五七

[0045a13] 諸比丘!於此,前際論、後際論、前際後際論,持過去未來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六十二種根據,對過去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此乃緣觸故。

[0046a01] 五八

[0046a01] 諸比丘!於此,彼等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常住。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6a03] 五九

[0046a03] 諸比丘!於此,彼等一半常住一半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一半住常、一半非常住。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6a05] 六〇

[0046a05] 諸比丘!於此,彼等邊無邊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世界是邊無邊。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6a07] 六一

[0046a07]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詭辯論之沙門、婆羅門,被詢問時,由四種根據,言偽亂無序之詭辯。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6a09] 六二

[0046a09]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無因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二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無因生。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6a11] 六三

[0046a11]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前際見、前際論之沙門、婆羅門,對於過去,主張種種之浮說。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6a13] [P.44] 六四

[0046a13]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死後有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十六種根據,說死後我是有想。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7a01] 六五

[0047a01]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死後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十六種根據,說死後我是無想。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7a03] 六六

[0047a03]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八種根據,說死後我是非有想非無想。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7a05] 六七

[0047a05]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斷滅論之沙門、婆羅門,由七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斷滅、消失,無有。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7a07] 六八

[0047a07] 諸比丘!於此,彼等持最上現法涅槃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現生有情之最上現法涅槃。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7a09] 六九

[0047a09] 諸比丘!於此,彼等後際論、持後際見之沙門、婆羅門,由四十四種根據,對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7a11] 七〇

[0047a11] 諸比丘!於此,彼等對過去未來,持後際、前際、前際後際見之沙門、婆羅門,由六十二種根據,對過去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彼等除感受觸,別無〔立論〕之處。

[0047a14] 七一

[0047a14] 諸比丘!於此,彼等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由四種根據,說我及世界是常 [P.45] 住。又彼等一半常住、一半非常住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邊無邊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詭辯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無因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前際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死後有想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死後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死後非有想非無想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斷滅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最上〕現法涅槃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前際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乃至〕……又彼等持前際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由此等六十二種根據,對於過去未來,主張種種之浮說,彼等皆依六觸處,感受種種觸,由觸緣受而〔有〕愛,緣愛而〔有〕取,緣取而〔有〕有,緣有而〔有〕生,緣生而〔有〕老、死、憂、悲、苦惱。諸比丘!是故比丘,如實知六觸處之集、滅、味著、過患及出離者,彼則知比此等更殊勝。

[0048a14] 七二

[0048a14] 諸比丘!任何持前際後際見之前際論、後際論、前際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對於過去未來,凡依此六十二種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皆被網羅囚困於其中而浮沈,被網羅困住其中而浮沈。

[0049a03] 諸比丘!恰如熟練之漁夫、漁夫弟子,以細目之網,網覆於小池,彼自得如是念:『凡住此小池之任何粗大魚類,皆被網羅於其中而串躍,皆被網羅於其中而串 [P.46] 躍。』比丘!如是,任何持前後際見之前際論、後際論、前後際論之沙門、婆羅門,對過去未來,凡依此六十二種根據,主張種種之浮說,皆被網羅於其中而串躍,被網羅於其中而串躍。

[0049a08] 七三

[0049a08] 諸比丘!如來之身,切斷引導生之〔根〕而住。凡如來此身住之間,彼等人、天則見此。然,身壞、命終已,人天皆不能見之。

[0049a10] 諸比丘!恰如一束之菴羅樹根被斫斷時,任何枝莖茂盛之菴羅果亦隨其〔斷去〕。諸比丘!如是,如來之身,截斷引導生之〔根〕而住。其身住之間,人、天雖能見之,身壞命終已,人天當不能見。」

[0049a13] 七四

[0049a13] 如是說時,尊者阿難白世尊言:「尊師!希有哉!尊師!未曾有哉!尊師!此法門當為何名耶?」

[0050a01] 〔世尊曰:〕「然者,阿難!今汝應以此法門,名之為『義網』而奉持、名之為『法網』而奉持、名之為『梵網』而奉持、名之為『見網』而奉持、名之為『無上戰勝』而奉持之。」

[0050a04] 世尊如是言已,歡喜之諸比丘,信受世尊之所說,說此授記經時,千世界震動!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06 冊 No. 0004 長部經典(第1卷-第14卷)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OCR,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