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27nB198_006 雪關禪師語錄 第6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7 冊 » No.B198 » 第 6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雲關禪師語錄卷之六

拈頌

[0479a06] 福州普光禪師(青三潭州川嗣)僧侍次師以手開胸曰還委老僧事麼曰猶有者箇在師掩胸曰不妨太顯曰有甚麼避處師曰的是無避處曰即今作麼生師便打。

[0479a10] 拈云者僧也正要棒喫。

[0479a11] 頌曰黃金色相露堂堂開掩胸前卍字光被者僧都勘破棒頭無屈不成贓。

[0479a13] 瑞州九峰道虔禪師(青五石霜諸嗣)僧問無間中人行甚麼行師曰畜生行曰畜生復行甚麼行師曰無間行曰此猶是長生路上人師曰汝須知有不共命者曰不共甚麼命師曰長生氣不常。

[0479a17] 拈云今年果子熟和核都爛

[0479a18] 頌曰鳥道崎嶇盡踏平橫身異彙不同行深明治亂無他事野老謳歌四海清。

[0479a20] 福州覆船山洪薦禪師(青五石霜諸嗣)僧問如何是師子師曰善哮吼僧拊掌曰好手好手師曰青天白日鬼迷僧作掀禪床勢師便打曰驢事未去馬事到來師曰灼然作家僧拂袖便出師曰將甌盛水擬比大洋。

[0479a25] 拈云若不是覆船肘後靈符幾被者僧奪

[0479a26] 頌曰竿水逢場戲一迴尋常等箇作家來雖然雪曲難和笑逐巴歌上舞臺。

[0479a28] 福州牛頭微禪師(青五投子同嗣)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山畬脫粟飯野菜淡黃虀曰忽遇上客來又如何(師曰)喫即從君喫不喫任東西。

[0479b01] 拈云生鐵鑄心肝打得丁當響。

[0479b02] 頌曰野老家風水樣清無人不掩破柴荊黃虀脫粟從餐飽主客情忘嬾送迎。

[0479b04] 吉州禾山無殷禪師(青六九峰虔嗣)江南李主召而問曰和尚何處來師曰禾山來曰山在甚麼處師曰人來朝鳳闕山嶽不曾移國主重之。

[0479b07] 拈云當時李主若道與麼則和尚遣侍者來耶禾山又作麼生請代禾山對語看咄速道速道。

[0479b09] 頌曰天王為嚮道風高鳳闕香煙引毳袍來往不知山嶽動錫飛隨意出雲巢。

[0479b11] 福州雪峰義存禪師(青五德山鑒嗣)玄沙對師曰某甲如今大用去和尚作麼生師將三箇木毬一齊拋出沙作斫牌勢師曰你親在靈山方得如此沙曰也是自家事。

[0479b15] 拈曰父作子述真箇克家撿較將來未免挂人唇齒。

[0479b17] 頌曰大事臨機秪貴親拋毬須是斫牌人不因喝著推聾漢孤負全鋒驗主賓。

[0479b19] 天台瑞龍慧恭禪師(青五德山鑒嗣)謁德山山問會麼曰作麼山曰請相見曰識麼山大笑遂許入室。

[0479b21] 拈云得恁麼太近。

[0479b22] 頌曰行腳雖然緊峭鞋是門何更入門來額顱真箇剛如鐵腦後猶知欠一槌。

[0479b24] 台州瑞巖師彥禪師(青六巖頭奯嗣)每自喚主人公復應諾乃曰惺惺著他後莫受人謾。

[0479b26] 拈曰此老一生怕險。

[0479b27] 頌曰自喚惺惺恰似渠主翁何必再三呼玄沙許你較些子笑弄精魂隔壁徒。

[0479b29] 福州羅山道閑禪師(青六巖頭奯嗣)在禾山送同行矩長老出門次把拄杖向面前一攛矩無對師曰石牛攔古路一馬生雙鉤。

[0479c02] 拈云也要防閑始得。

[0479c02] 又云與我過拴索來。

[0479c03] 頌曰面前攛杖來風驟一馬雙駒意更玄莫怪同參人不會他家猶未踏船舷。

[0479c05] 福州香谿從範禪師(青六巖頭奯嗣)新到參師曰汝豈不是鼓山僧僧曰是師曰額上珠為何不現僧無對遽辭師門送復召上座僧回首師曰滿肚是禪曰和尚是甚麼心行師大笑而

[0479c09] 拈云者僧前面失節後面拔本香谿為什麼到者放過良久云須知笑裏有刀。

[0479c11] 頌曰滿肚是禪珠不現翻成滯貨爛如瓜旋身不落香谿阱也解迎風倒撒沙。

[0479c13] 吉州靈巖慧宗禪師(青六巖頭奯嗣)僧問如何是靈巖境師曰松檜森森密密遮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夜夜有猿啼。

[0479c16] 拈云靈巖答處幾多人作人境話會。

[0479c17] 頌曰如何是靈巖境描寫將來未是真擬向丹青尋落處頭頭錯過境中人。

[0479c19] 福州玄沙師傋禪師(青六雪峰存嗣)因雪峰指火曰三世諸佛在火燄裏轉大法輪師曰近日王令稍嚴峰曰作麼生師曰不許攙奪行市。

[0479c22] 拈云陣前勢銳殿後機深。

[0479c23] 頌曰韜鈴自古屬孫吳老將談兵不在書父子機籌閒較計爾何贏了我何輸。

[0479c25] 福州長慶慧稜禪師(青六雪峰存嗣)參靈雲問如何是佛法大意雲曰驢事未去馬事到來師如是往來雪峰玄沙二十年間坐破七箇蒲團不明此事一日捲簾忽然大悟乃有頌曰也太差也太差捲起簾來見天下有人問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

[0479c30] 拈云還知他捲簾悟處麼青山陡豎面門寒。

[0480a01] 頌曰捲起簾來見也麼巖前風逗落花坡雖然七箇蒲團破認著依然錯過多。

[0480a03] 福州安國院弘瑫禪師(青六雪峰存嗣)舉國師碑文云得之於心伊蘭作旃檀之樹失之於旨甘露乃蒺藜之園問僧曰一語須具得失兩意汝作麼生道僧舉拳曰不可喚作拳頭也師不肯亦舉拳別云秪為喚這箇作拳頭。

[0480a08] 拈云大小安國猶被拳頭著倒。

[0480a09] 頌曰伊蘭化作旃檀樹甘露翻為蒺藜園得失兩頭都坐斷指端閒握掌成拳。

[0480a11] 南嶽金輪可觀禪師(青六雪峰存嗣)僧問如何是雪峰見解師曰我也驚。

[0480a13] 拈云金輪可謂見過於師。

[0480a14] 頌曰未見雪峰擔板漢龍門點額太遲生一迴踏倒繫驢橛不是聞雷詐作驚。

[0480a16] 福州大普山玄通禪師(青六雪峰存嗣)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咬骨頭漢出去。

[0480a18] 拈云罵得伊徹困去也。

[0480a18] 又云當時這僧便作狗吠聲普老又作麼生。

[0480a20] 頌曰殺人劍裏活人刀一句衝鋒命莫逃禪客不知成褫意依然孤負我吹毛。

[0480a22] 福州長生山皎然禪師(青六雪峰存嗣)在雪峰普請次雪峰負一束藤路逢一僧便拋下僧擬取峰便踏倒歸謂師曰我今日踏這僧快師曰和尚替這僧入涅槃堂始得峰便休去。

[0480a26] 拈云雪峰又被這漢踏倒了也。

[0480a27] 頌曰老大逢人愛掣顛一交踏倒哭蒼天歸來猶自誇雄健被兒孫報了冤。

[0480a29] 福州仙宗院行瑫禪師(青六雪峰存嗣)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熊耳不曾藏。

[0480b01] 拈云缺齒老翁猶在這裏。

[0480b02] 頌曰熊耳無藏意作麼西來東土豈偏頗應知踏著來時路無奈橫街直巷何。

[0480b04] 福州永泰和尚(青六雪峰存嗣)僧問承聞和尚見虎是否師作虎聲僧作打勢師曰這死漢。

[0480b06] 拈云不是泰師老辣幾乎被獵犬咬殺。

[0480b07] 頌曰猛勢跑哮跳過墻大蟲豈為小蟲傷輸他白額翻身轉獨坐雄峰作吼王。

[0480b09] 池州壽昌院守訥禪師(青六雪峰存嗣)新到參師問近離甚處曰不離方寸師曰不易來僧亦曰不易來師與一掌。

[0480b12] 拈云枯柴逢鈍斧一劈兩開交。

[0480b13] 頌曰千里迢遙步不曾腰包放下太無憑分明是販私鹽賊一摑如笞三十藤。

[0480b15] 福州興聖重滿禪師(青七羅山閑嗣)僧問如何是宗風不墜底句師曰老僧不忍。

[0480b17] 拈云怕寒怕熱即墜宗風。

[0480b18] 頌曰不墜宗風意若何老僧無奈患愁魔趙州頭白年高大也媿修行放過多。

[0480b20] 福州仙宗院契符禪師(青七玄沙傋嗣)開堂日僧問師登寶座合譚何事師曰剔開耳孔著曰古人為甚麼非耳月之所到師曰金櫻樹上不生梨曰古今不到處請師道師曰汝作麼生問。

[0480b24] 拈云非關道不得孝子諱爺名。

[0480b25] 頌曰曲盝高登吼若雷諸人耳目著飛埃金櫻樹上梨兒熟瞞汝當筵不摘來。

[0480b27] 福州升山白龍院道希禪師(青七玄沙傋嗣)僧問請師答無賓主話師曰昔年曾記得曰即今如何師曰非但耳聾亦兼眼暗。

[0480b30] 拈云喚白龍老人是箇賣皮燈毬客得麼。

[0480c01] 頌曰南方相對火爐頭主獻賓酬今也休得坐披衣渾不顧從他枝上辨春秋。

[0480c03] 福州安國院慧球禪師(青七玄沙傋嗣)亦曰中塔僧問雲自何山起風從甚澗生師曰盡力施為不離中塔。

[0480c05] 拈云遮天有影蓋地無垠。

[0480c06] 頌曰雲意徘徊渠自得風聲怒吼我何知滔天浪鼓山相擊中塔憨翁笑展眉。

[0480c08] 福州螺峰沖奧明法禪師(青七玄沙傋嗣)僧問如何是螺峰一句師曰苦。

[0480c10] 拈云文不加點。

[0480c11] 頌曰重疊關山幾度過螺峰一句盡消磨若然老驥雄心在爭卸籠頭與角馱。

[0480c13] 福州大章山契如菴主(青七玄沙傋嗣)僧問生死到來如何迴避師曰符到奉行曰恁麼則被生死拘將去也師曰阿[口*耶][口*耶]

[0480c16] 拈云這老漢恁麼放憨直得閻家拱手雖然如是更須勘過始得。

[0480c18] 頌曰家常茶飯不曾拋逆水灘頭慣著篙生死牢關容易過不須舐蜜擲金刀。

[0480c20] 福州蓮華山神祿禪師(青六雪峰存嗣)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毛頭顯沙界日月現其中。

[0480c22] 拈云費長房失一箇懸壺被此老收得。

[0480c23] 頌曰大千沙界一毛頭現量須彌日月周渴飲饑餐隨分足橫吹鐵篴過滄洲。

[0480c25] 福州報慈院慧覺禪師(青七長慶稜嗣)問僧近離甚處曰臥龍師曰在彼多少時曰經冬過夏師曰龍門無宿客為甚在彼許多時曰獅子窟中無異獸師曰汝試作獅子吼看曰若作獅子吼即無和尚師曰念汝新到放汝三十棒。

[0480c30] 拈云如此用棒功不浪施。

[0481a01] 頌曰臥龍禪客頗通方不宿龍門肯浪狂既到報慈休慢過這般茶飯也須嘗。

[0481a03] 福州長慶常慧禪師(青七長慶稜嗣)僧問燄續雪峰印傳超覺不違於物不負於人不在當頭即今何道師曰違負即道曰恁麼則善副來言淺深辨師曰也須識好惡。

[0481a07] 拈曰得與麼銖兩分明復笑云看取定盤星。

[0481a08] 頌曰善應來機辨濁清就渠捩轉鼻頭繩能於觸忤通無忤豎撞橫衝似不曾。

[0481a10] 福州石佛院靜禪師(青七長慶稜嗣)僧問學人欲見和尚本來面目師曰洞上有言親體取曰恁麼則不得見去也師曰灼然客路如天遠侯門似海深。

[0481a13] 拈云依稀芍藥欄邊過彷彿葡萄架下行再退一步斯人無患深遠矣。

[0481a15] 頌曰本來面目見還難莫向仙人扇上看狼噬虎跑驚膽碎柴扉誰更為花關。

[0481a17] 福州枕峰觀音院清換禪師(青七長慶稜嗣)僧問如何是法界性師曰汝身中有萬象曰如何體得師曰虛谷尋聲更求本末。

[0481a20] 拈云搊峰作翠渾無翠擊水尋波不見波。

[0481a21] 頌曰萬象身中無法性身中萬象有靈光尋求本末呼空谷括盡三千剩破囊。

[0481a23] 福州東禪契訥禪師(青七長慶稜嗣)僧問如何是東禪家風師曰一人傳虛萬人傳實。

[0481a25] 拈云透得雲門普字關纔見此老家風。

[0481a26] 頌曰東禪破落舊家風虛實其中妙莫窮雨至普天轟霹靂秋來滿院落梧桐。

[0481a28] 福州東禪院了空禪師(青七長慶稜嗣)上堂大好省要自不仙陀若是聽響之流不如歸堂向火珍重。

[0481a30] 拈云丹青易繪淡墨難描。

[0481b01] 頌曰舉止分明不露容仙陀善巧意玲瓏水晶宮裏藏身穩倒跨滄洲短尾龍。

[0481b03] 福州仙宗院守玭禪師(青七長慶稜嗣)僧問十二時中常在底人還消得人天供養也無師曰消不得曰為甚麼消不得師曰為汝常在曰秪如常不在底人還消得也無師曰驢年。

[0481b07] 拈云有箇消得消不得常在常不在底出來還受得人天供養也無試定當看。

[0481b09] 頌曰人天供養怎生消擔板禪和棒不饒誰在其中誰不在花開花謝恕無聊。

[0481b11] 福州報慈院文欽禪師(青七保福展嗣)僧問如何是妙覺明心師曰今冬好晚稻出自秋雨成。

[0481b13] 拈云知時識節須是報慈若論妙覺明心未夢見在且畢竟作麼生是妙覺明心喝一喝。

[0481b15] 頌曰妙覺明心莫浪猜河沙德用露全該報慈秪箇機圓熟信手和盤托出來。

[0481b17] 福州永隆院明慧瀛禪師(青七保福展嗣)僧問如何進向得達本源師曰依而行之。

[0481b19] 拈云戴天履地。

[0481b20] 頌曰一枝藤杖手中攜腳下曾拖三尺泥行過前村煙霧裏癭婆來問我誰妻。

[0481b22] 建州白雲智作禪師(青七鼓山晏嗣)參鼓山山召曰近前來師近前山曰南泉喚院主意作麼生師手端容退身而立山筦然奇之。

[0481b25] 拈云未窺雄豹勢喜見毒龍降。

[0481b26] 頌曰不跨石門須跨過籌添丈室匪差絲謾言興聖門風竣水盡山窮始見師。

[0481b28] 福州鼓山智巖禪師(青七鼓山晏嗣)僧問國王出世三邊靜法王出世有何恩師曰還會麼曰幸遇明朝輒伸呈獻師曰吐著曰若不禮拜幾成無孔鐵鎚師曰何異無孔鐵鎚。

[0481c02] 拈云鼓山若無後語幾被這僧籠頭絡手。

[0481c03] 頌曰龍王按劍風清肅鮫客呈珠解弄奇饒汝進前施巧手鶻提鳩子仰天飛。

[0481c05] 福州龍山智嵩禪師(青七鼓山嗣)僧問古佛化導今祖重興人天輻輳於禪庭至理若為於開示師曰亦不敢孤負大眾曰恁麼則人天不謬殷勤請頓使凡心作佛心師曰仁者作麼生曰退身禮拜隨眾上下師曰我識得汝也。

[0481c10] 拈云識得這僧是何面貌代云也是頭出頭沒漢。

[0481c11] 頌曰人天輻輳作何譚有口從來是匾擔被闍黎搜索過笑垂舞袖倚欄杆。

[0481c13] 福州龍山文義禪師(青七鼓山晏嗣)僧問如何是人王師曰威風人盡懼曰如何是法王師曰一句令當行曰二王還分不分師曰適來道甚麼。

[0481c16] 拈云龍山被這僧問得倒走上壁。

[0481c17] 頌曰人王何似法王尊調御金輪分不分遍界光輝開佛日乾坤浩蕩屬皇恩。

[0481c19] 福州鼓山智岳禪師(青七鼓山晏嗣)初遊方至鄂州黃龍問久嚮黃龍及乎到來秪見赤斑蛇龍曰汝秪見赤斑蛇且不識黃龍師曰如何是黃龍龍曰滔滔地師曰忽遇金翅鳥來又作麼生龍曰性命難存師曰恁麼則被他吞去也龍曰謝闍黎供養師便禮拜。

[0481c24] 拈云今日撞著箇買劍客三十文貨與一口。

[0481c25] 頌曰不落黃龍擒縱手豈同淹殺瓮中魚參方若作尋常客終是難當肘後符。

[0481c27] 金陵淨德院慧悟禪師(青七鼓山晏嗣)僧問如何是大道師曰我無小徑曰如何是小徑師曰我不知大道。

[0481c29] 拈云與麼則小大繇之。

[0481c30] 頌曰兔徑能驂象駕遊塞流人解駕橫流箇中小大渾無跡徹尾何嘗不徹頭。

[0482a02] 福州報國院照禪師(青七龍華照嗣)因佛塔被雷霹有問祖佛塔廟為甚麼被雷霹師曰通天作用曰既是通天作用為甚麼霹佛師曰作用何處見有佛曰爭奈狼藉何師曰見甚麼。

[0482a06] 拈云此老辣手更過霹靂。

[0482a07] 頌曰慣向雷門撾布鼓遣呼隨我逞神通幾多未具慚惶者秪謂通天作用雄。

[0482a09] 福州羅山義聰禪師(青七安國瑫嗣)僧問手指天地唯我獨尊為甚麼被傍觀者責師曰謂言鬍鬚赤曰秪如傍觀者有甚麼長處師曰路見不平所以按劍。

[0482a12] 拈云羅山打破韶陽關寨。

[0482a13] 頌曰雲門是添疑橛問著羅山更滑稽不與獨尊傍出手無端沙上又堆泥。

[0482a15] 福州安國院從貴禪師(青七安國瑫嗣)上堂云直是不遇梁朝安國也謾人不過珍重僧問請師舉唱宗乘師曰今日打禾明日搬柴。

[0482a18] 拈云不識安國纔識安國若識安國便非安國。

[0482a19] 頌曰周遮一上不須多謾盡諸人沒奈何曲盡床邊重請問搬柴未了打田禾。

[0482a21] 福州怡山長慶藏用禪師(青七安國瑫嗣)上堂眾集以扇子拋向地上曰愚人謂金是土智者作麼生後生可畏不可總守愚去也還有人道得麼出來道看時有僧出禮拜退後而立師曰別更作麼生曰請和尚明鑑師曰千年桃核。

[0482a26] 拈云長慶平空捏怪雖奇據款結案更妙。

[0482a27] 頌曰無端擁上法王臺兩片皮難倉卒開扇子忽然驚[跳-兆+孛]跳千年桃核種成梅。

[0482a29] 福州安國院祥禪師(青七安國瑫嗣)僧問不涉方便乞師垂慈師曰汝問我答即是方便。

[0482b01] 拈云這僧掩袊露肘不奈貧何安國補破遮寒隨緣布施。

[0482b03] 頌曰目前無路透關河來問隨笻指出坡秪恐阿師驀直去臺山路上遇顛婆。

[0482b05] 蘄州四祖山清皎禪師(青七白兆圓嗣)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楷師巖畔祥雲起寶壽峰前震法雷。

[0482b07] 拈云鐵石銘心印雲霞襯衲衣。

[0482b08] 頌曰歌客曾從郢上遊動絃別曲有來繇親承白兆來源遠不是簪纓落魄流。

[0482b10] 福州昇山清慕禪師(青八白龍希嗣)僧問如何是白龍密用一機師曰汝每日用甚麼曰恁麼則徒勞側聆師喝曰出去。

[0482b13] 拈云昇山嚇殺闍黎闍黎何不還他一喝了出去。

[0482b14] 頌曰白龍密用本無多爭奈群機測量何一喝突然獅子吼失威香象枉奔波。

[0482b16] 福州靈峰志恩禪師(青八白龍希嗣)僧問如何是吹毛劍師曰我進前汝退後曰恁麼則學人喪身命去也師曰不打水魚自驚。

[0482b19] 拈云還我挂劍處來。

[0482b20] 頌曰霜鋒冷燄露吹毛倒按橫拈氣象高萬里雄風都殺盡如今秪在匣中弢。

[0482b22] 福州東禪玄亮禪師(青八白龍希嗣)僧問本無迷悟為甚麼有佛有眾生師曰話墮也。

[0482b24] 拈云且道是這僧話墮東禪話墮請論量看。

[0482b25] 頌曰迷悟纔彰生佛名瞥然一朵墨雲生好風吹散陰霾看白晝依稀斗柄橫。

[0482b27] 杭州靈隱清聳禪師(青九涼益嗣)師問僧汝會佛法麼曰不會師曰汝端的不會曰是師曰且去待別時來其僧珍重師曰不是這箇道理。

[0482b30] 拈云不因捉月深潭底爭得騎鯨上九天。

[0482c01] 頌曰玉人清貯一壺冰雙手呈來瑩且凝如意倒拈都擊碎遲遲日影遶觚稜。

[0482c03] 福州廣平院守威禪師(青十天台韶嗣)參天台國師得旨乃付衣法時有僧問大庾嶺頭提不起如何今日付與師師提起曰有人敢道天台得麼。

[0482c06] 拈云直饒提起未免[監*毛]毿。

[0482c06] 又云道是天台得不是不道天台得亦非。

[0482c08] 頌曰大庾嶺頭爭逐鹿盡其神力莫能提有人道我天台得恰似藩籬觸小羝。

[0482c10] 廣州光聖院師護禪師(青十天台韶嗣)僧問昔日梵王禮佛今日國主臨筵祖意西來如何舉唱師曰不要西來山僧舉唱了也曰豈無方便師曰適來豈不是方便。

[0482c14] 拈云俊鷹便攫嫩雛學飛。

[0482c15] 頌曰本無方便善隨宜凶吉纔分兆屬龜千載無人譚正始匡詩聊說解人頤。

[0482c17] 福州玉泉義隆禪師(青十天台韶嗣)上堂山河大地盡在諸人眼睛裏因甚麼說會與不會時有僧問山河大地眼睛裏師今欲更指歸誰師曰秪為上座去處分明曰若不上來伸此問焉知方便不虛施師曰依稀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

[0482c22] 拈云納大海于牛涔栽花枝于石上又作麼生指歸。

[0482c24] 頌曰虛空逼塞眼睛中偃嶽旋嵐化手工會不會時俱瞥地行船秪要看來風。

[0482c26] 福州嚴峰師朮禪師(青十天台韶嗣)僧問靈山一會迦葉親聞嚴峰一會誰是聞者師曰問者不弱。

[0482c28] 拈云這僧問處大似把炬逆風先著手嚴峰答處正如當爐賣酒便傾卮良久復云笑殺旁觀。

[0482c30] 頌曰飲光聞後更誰聞厚幣將來璧返君此去長(安雖)咫尺含元殿裏靄祥雲。

[0483a02] 溫州瑞鹿寺上方遇安禪師(青十天台韶嗣)嘗閱首楞嚴經到知見立知即無名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師乃破句讀曰知見立 知即無明本 知見無 見斯即涅槃於此有省有人語師曰破句了也師曰此是我悟處畢生不易時謂之安楞嚴。

[0483a07] 拈云安師若不是悟處幾多人笑水潦鶴也且道伊悟底是有知見無知見。

[0483a09] 頌曰一句楞嚴破讀奇旁人任笑老安癡中心樹子和根拔成壞相參總是知。

[0483a11] 杭州龍華寺慧居禪師(青十天台韶嗣)上堂有僧出禮拜師曰好箇問頭如法問著僧擬進前師曰又沒交涉也。

[0483a13] 拈云秪許抬眸不許側耳。

[0483a14] 頌曰愛人趨侍忌人親又要獰兮又要馴若是金毛獅子子不來這裏弄頻申。

[0483a16] 福州支提辯隆禪師(青十靈隱聳嗣)僧問如何是向上一路師曰腳下底曰恁麼則尋常履踐師曰莫錯認。

[0483a18] 拈云平風無靜浪險道有康莊向上路滑殺人在。

[0483a19] 頌曰向上關津事不難油麻十石樹頭攤縱然錦上添花好無奈虛空髓被剜。

[0483a21] 福州保明院道誠禪師(青十報恩明嗣)僧問圓音普震三等齊聞竺土仙心請師密付師良久僧曰恁麼則意馬成於寶馬心牛頓作於白牛去也師曰七顛八倒曰若然者幾招哂笑師曰禮拜了退。

[0483a25] 拈云搴旗何如息鼓走馬不及坐船。

[0483a26] 頌曰密付無分東與西靈苗元不犯鋤犁知其收護難拴放電影風蹄不畏泥。

[0483a28] 福州普賢善秀禪師(青十二芙蓉楷嗣)僧問如何是正中偏師曰龍吟初夜後虎嘯五更前曰如何是偏中正師曰輕煙籠皓月薄霧鎖寒巖曰如何是正中來師曰松瘁何曾老花開滿未萌曰如何是兼中至師曰猿啼音莫辨鶴唳響難明曰如何是兼中到師曰撥開雲外路脫去月明前。

[0483b04] 拈云雜貨舖裏即得真金鋪裏又作麼生。

[0483b05] 頌曰井覷驢兮驢覷井井驢翻不留蹤若將機位為心法曹洞門庭立下風。

[0483b07] 吉州青原齊禪師(青十三石門易嗣)示寂日說偈遺眾曰昨夜三更過急灘灘頭雲霧黑漫漫一條拄杖為知擊碎千關與萬關。

[0483b10] 拈云恁麼是遷化底有箇不遷化底請相見。

[0483b11] 頌曰一條拄杖為知何不臨岐擲葛陂笑倚千峰歸未得倒來月下聽猿啼。

[0483b13] 福州龜山義初禪師(青十四長蘆了嗣)上堂久默斯要不務速說釋迦老子寐語作麼我今為汝保任斯事終不虛也大似壓良為賤既不恁麼畢竟如何白雲籠嶽頂翠色轉崔嵬。

[0483b17] 拈云釋迦老子早恁麼說免得五千比丘退席。

[0483b18] 頌曰千年故紙藥籠收扁鵲重拈笑不休無上醫王屋裏坐膏肓業病一齊瘳。

[0483b20] 福州雪峰象敦禪師(青十泐潭澄嗣)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把火照魚行曰如何是法師曰唐人譯不出曰佛法蒙師指示未審畢竟事如何師曰臘月三十日。

[0483b23] 拈云若作佛法會三生六十劫。

[0483b24] 頌曰佛法猶如水一般方圓隨器現多端箇中須是調羹手慣使鹽梅不到酸。

[0483b26] 福州廣明常委禪師(青十四祖端嗣)僧問知師久蘊囊中寶今日當場略借看師曰看曰恁麼則謝師指示師曰等閒垂一釣容易上鉤來。

[0483b29] 拈云這僧送性命了也。

[0483b30] 頌曰孟浪當場借寶看阿師聊與弄泥團游魚不識鉤頭意被漁翁釣上竿。

[0483c02] 建州崇梵餘禪師(青十一雲居舜嗣)僧問恁麼來底人師還接否師曰孤峰無宿客曰不恁麼來底人師還接否師曰灘峻不留船曰恁麼不恁麼則且置穿過髑髏一句作麼生師曰堪笑亦堪悲。

[0483c06] 拈云也是瞥嗔瞥喜漢。

[0483c07] 頌曰善接來機不失追輕輕滑動口唇皮要知堪笑堪悲意穿過髑髏忘是非。

[0483c09] 福州天宮慎徽禪師(青十一育王璉嗣)上堂八萬四千波羅密門門門長開三千大千微塵諸佛佛佛說法不說有不說無不說非有非無不說亦有亦無何也離四句絕百非相逢舉目少人知昨夜霜風漏消息梅花依舊綴寒枝。

[0483c14] 拈云此是莫莫堂。

[0483c15] 頌曰禿帚橫拈掃太空百非四句舌如風梅花點綴寒枝上報道行人消息通。

[0483c17] 汀州開元智孜禪師(青十一天衣懷嗣)上堂衲僧家向針眼裏藏身稍寬大海中走馬甚窄將軍不上便橋勇士徒勞挂甲晝行三千夜行八百即不問不動步一句作麼生道若也道得觀音勢至文殊普賢秪在目前若道不得直須撩起布裙緊峭草鞋參。

[0483c22] 拈云翻身纔下樓急走不出戶且道是動步不動步。

[0483c24] 頌曰針眼藏身寬不礙虛空走馬窄難容夜行晝伏知關險古道如今信步通。

[0483c26] 福州中際可遵禪師(青十一報本蘭嗣)上堂咄咄咄井底啾啾是何物直饒三千大千也秪是箇鬼窟咄。

[0483c28] 拈云盡大地是箇鬼窟被這一咄粉碎。

[0483c29] 頌曰沙門隻眼照乾坤物我昭昭爍眾昏擲出駭雞犀一點大千黑漆映紅輪。

[0484a01] 福州妙峰如璨禪師(青十一廣因要嗣)上堂今朝是如來降生之節天下緇流莫不以香湯灌沐共報洪恩為甚麼教中道如來者無所從來既是無所從來不知降生底是誰試請道看若道得其恩自報若道不得明年四月八還是驀頭澆。

[0484a06] 拈云截斷悉達太子命根是甚麼劍。

[0484a07] 頌曰還他一杓驀頭澆何必窮根要實招若使兒孫都曉了法門從此寂無聊。

[0484a09] 福州越峰粹珪禪師(青十三本覺一嗣)僧問機關不到時如何師曰抱甕灌園曰此猶是機關邊事師曰須要雨淋頭。

[0484a12] 拈云漢陰丈人姓甚麼。

[0484a13] 頌曰伎倆都來落二籌機關不到木人愁穿山透海非無力大似金刀劃水流。

[0484a15] 福州鼓山體淳禪師(青十三淨因岳嗣)上堂繇基弓矢不射田蛙任氏絲綸要投溟渤發則穿楊破的得則修鯨巨鰲隻箭既入重城長竿豈釣淺水而今莫有吞釣齧鏃底麼若無山僧卷起絲綸拗折弓箭去也擲拄杖下座。

[0484a20] 拈云漁獵墜裏識取者老又云關。

[0484a21] 頌曰潛有絲綸飛有弓繇基任父作禪翁老僧不設閒機筈養得猿兮豢得龍。

[0484a23] 平江府萬壽如潰禪師(青十三長蘆信嗣)開堂日僧問如何是蘇臺境師曰山橫師子秀水接太湖清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衣冠皇宋後禮樂大周前。

[0484a26] 拈云這是上丹青底境還有描不成畫不就底非但這僧問不著敢道萬壽答不得。

[0484a28] 頌曰素縑一幅最堪誇圖寫將來便不更有境中人識否落花流水水流花。

[0484a30] 福州雪峰大智禪師(青十三雪竇榮嗣)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銜拂柄示之僧曰此是香嚴底和尚又作麼生師便喝僧大笑師叱曰這野狐精。

[0484b03] 拈云含血噀人先污自口。

[0484b04] 頌曰不攀不踏不含枝此是香嚴上樹時被阿師窺破笑腳尖踢走睡貓兒。

[0484b06] 福州雪峰隆禪師(青十四淨慈明嗣)上堂一不成二不是口喫飯鼻出氣休云北斗藏身說甚南山鱉鼻家財運出任交關勸君莫競錐頭利。

[0484b09] 拈云貧如猗頓富似范舟。

[0484b10] 頌曰誰家隻犬吠成群滿目紅霞秪片雲不必錐頭圖小利打開寶藏運家珍。

[0484b12] 五臺山隱峰禪師(南二馬祖一嗣)一日推車次馬祖展腳在路上坐師曰請師收足祖曰展不縮師曰進不退乃推車碾損祖腳祖歸法堂執斧子曰適來碾損老僧腳底出來師便出於祖前引頸祖乃置斧。

[0484b16] 拈云魚乃吞舟理能伏豹。

[0484b17] 頌曰煞神當令不容情撞倒當頭太歲星逐鹿過山都不看繇來虎將愛強兵。

[0484b19] 洪州黃檗希運禪師(南三百丈海嗣)在南泉普請擇菜次泉問甚麼處去曰擇菜去泉曰將甚麼擇師豎起刀泉曰秪解作賓不解作主師以刀點三下泉曰大家擇菜去。

[0484b23] 拈云荒田揀草猶存草沙裏淘金始識金。

[0484b24] 頌曰一莖菜上勘來機不是隨群打混兒骨髓皮毛分得出通身縫罅絕離披。

[0484b26]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南三百丈海嗣)摘茶次謂仰山曰終日摘茶秪聞子聲不見子形仰撼茶樹師曰子秪得其用不得其體仰曰未審和尚如何師良久仰曰和尚秪得其體不得其用師曰放子三十棒。

[0484b30] 拈云鸞隨鳳舞蠅見蛆懽且道是得體是得用。

[0484c01] 頌曰不露形蹤秪撼茶獅兒觸著便吒沙通身反側無黏帶體用虛分眼裏花。

[0484c03] 福州長慶大安禪師(南三百丈海嗣)僧問一切施為是法身用如何是法身師曰一切施為是法身用曰離蘊如何是本來身師曰地水火風受想行識曰這箇是五蘊師曰這箇異五蘊。

[0484c07] 拈云這箇是五蘊秪知拖泥不見帶水這箇異五蘊秪知帶水不見拖泥且道長慶在泥裏在水裏。

[0484c09] 頌曰一亙晴空猶是翳千波競湧未為濤兩途拈無情謂處處春風綻柳桃。

[0484c11] 杭州千頃山楚南禪師(南四黃蘗運嗣)參黃蘗蘗問子未現三界影像時如何師曰即今豈是有耶蘗曰有無且置即今如何師曰非今古蘗曰吾之法眼在汝躬。

[0484c14] 拈云金無雜礦玉不留瑕。

[0484c15] 頌曰入得重門始是門梵音深遠令人聞分明影象都忘卻井底蝦蟆帶月吞。

[0484c17] 福州烏石山靈觀禪師(南四黃蘗運嗣)曹山行腳時問如何是毘盧師法身主師曰我若向你道即別有也曹山舉似洞山山曰好箇話頭秪欠進語何不問為甚麼不道曹來進前語師曰若言我不道即啞我口若言我道即謇我舌曹山歸舉似洞山山深肯之。

[0484c22] 拈云鐘常敲而絕響鼓不打而自鳴。

[0484c23] 頌曰探竿在手不閒攜淺處還教深處追撥轉摩尼盤裏走呵呵大笑任傍窺。

[0484c25] 福州壽山師解禪師(南四長慶安嗣)嘗參洞山山問闍黎生緣何處師曰和尚若實問某甲即是閩中人也曰汝父名甚麼師曰今日蒙和尚致此一問直得忘前失後。

[0484c29] 拈云得恁麼靈利錐汝不破。

[0484c30] 頌曰生緣既是閩鄉父母緣何姓又忘不怕善攻能善守城中原有墨家郎。

[0485a02] 廣州文殊院圓明禪師(南四長慶安嗣)樞密使李崇矩巡護南方因入院睹地藏菩薩像問僧地藏何以展手僧曰手中珠被賊偷也李問師既是地藏為甚麼遭賊師曰今日捉下也。

[0485a06] 拈云捉下且置珠在何處樞密當時置得此問管教老漢立地尿出。

[0485a08] 頌曰展手何嘗不是珠那僧指賊強分疏宰官是傍偷眼要識波斯別寶胡。

[0485a10] 福州九峰慈慧禪師(南四溈山祐嗣)因溈山上堂汝等諸人秪得大機不得大用師便抽身出去溈召之師更不回顧溈曰此子堪為法器一日辭溈山曰某甲辭違和尚千里之外不離左右溈動容曰善為。

[0485a14] 拈云好一枚鐵橛。

[0485a14] 又云作麼生是善為底事自代云男耕女織牧唱樵歌。

[0485a16] 頌曰作佛須求不惑人肯隨天下樂欣欣途中授汝傳家寶受用無忘疏與親。

[0485a18] 汝州翠巖可真禪師(南十一石霜圓嗣)因金鑾善侍者激之還謁慈明明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明嗔目喝曰頭白齒豁猶作這箇見解如何脫離生死師悚然求指示明曰汝問我師理前語問之明震聲曰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師於言下大悟。

[0485a24] 拈云重添一灶火飯熟滿鍋香。

[0485a25] 頌曰波心月落嶺無雲石女懷胎娩欲分不是金鑾垂毒手如何親入石霜門。

[0485a27] 福州白鹿山顯端禪師(南十一瑯耶覺嗣)僧問如何是教意師曰楞伽會上曰如何是祖意師曰熊耳山前曰教意祖意相去幾何師曰寒松連翠竹秋水對紅蓮。

[0485a30] 拈云宗教俱無意雌黃在舌頭。

[0485b01] 頌曰狸奴慣秉龜毛拂白牯時拈兔角椎祖教為伊門外漢上流應不啜糟醨。

[0485b03] 福州長慶惠暹禪師(南十二淨因臻嗣)僧問離上生之寶剎登延聖之道場如何是不動尊師曰孤舟載明月曰忽遇櫓棹俱停又作麼生師曰漁人偏愛宿蘆花。

[0485b06] 拈云我不與麼道有問如何是不動尊秪向道燒香禮拜著且道與長慶是同是別。

[0485b08] 頌曰獨尊不豎一威毛岌岌風稜撼妙高歷劫有緣親相好瞻光非但在眉毫。

[0485b10] 建寧府開善道瓊首座(南十四泐潭祥嗣)分座日嘗舉隻履西歸語謂眾曰坐脫立亡倒化即不無要且未有逝而復出遺履者為復後代兒孫不及祖師為復祖師剩有這一著子乃大笑曰老野狐。

[0485b14] 拈云木菴也好喫棒何故不合彰揚家醜。

[0485b15] 頌曰分皮分髓太無端撒手西歸跡殘蔥領潛行人撞著故將隻履掩羞慚。

[0485b17] 福州玄沙合文禪師(南十二黃龍南嗣)僧問如何是道師曰私通車馬僧進一步師曰官不容針。

[0485b19] 拈云非但張順水之帆亦能把逆風之柁。

[0485b20] 頌曰酬機也秪看來機善打圍兮脫得圍擬騁華騮千里步金鞭被我掣將歸。

[0485b22] 隆興府泐潭洪英禪師(南十二黃龍南嗣)僧禮拜起便垂下袈裟角曰脫衣卸甲時如何師曰喜得狼煙息弓弰壁上懸僧卻攬上袈裟曰重整衣甲時如何師曰未到烏江畔知君未肯休僧便喝師曰驚殺我僧拍一拍師曰也是死中得活僧禮拜師曰將謂是收燕破趙之才元來是販私鹽賊。

[0485b28] 拈云將軍節制屈殺偏裨當時這僧何不道賊賊賊便出去。

[0485b30] 頌曰破趙收燕主閫才輸機奪轉勝籌來通身是膽衝鋒便戰出重圍又被圍。

[0485c02] 福州興福院康源禪師(南十三東林總嗣)上堂山僧有一訣尋常不漏洩今日不囊藏分明為君說良久云寒時寒熱時熱。

[0485c05] 拈云有一人未肯全諾且道是阿誰。

[0485c06] 頌曰普天熱了普天寒識盡其間變化端更有不甘全諾意於斯透得徹重關。

[0485c08] 廬山羅漢院系南禪師(南十三雲居祐嗣)臨示寂陞座曰羅今日倒騎鐵馬逆上須彌踏破虛空不留朕跡乃歸方丈跏趺而逝。

[0485c11] 拈云這老漢猶在羅漢院裏喚伊便出。

[0485c12] 頌曰倒騎鐵馬逆空行踏破天金帝釋城誰道影藏無縫塔披他毛袋又橫生。

[0485c14] 福州廣慧達杲禪師(南十三玄沙文嗣)上堂佛為無心悟心因有佛迷佛心清淨處雲外野猿啼。

[0485c16] 拈云縱遇馬師也惑你不得。

[0485c17] 頌曰迷悟關頭無別路因心佛亂如麻箇中不被金沙混始見梅開雪裏花。

[0485c19] 福州雪峰慧空禪師(南十三泐潭清嗣)僧問和尚未見草堂時如何師曰江南有曰見後如何師曰江北無。

[0485c21] 拈云也須靠倒草堂入室相見。

[0485c22] 頌曰江南江北見依稀露影藏蹤瘦似肥遍逐輪蹄無覓處有時倚杖看雲歸。

[0485c24] 福州東禪從密禪師(南十三泐潭乾嗣)上堂開口不是禪合口不是道踏步擬進前全身落荒草。

[0485c26] 拈云且道東禪還落草麼。

[0485c27] 頌曰開口相應合口同慣吹無孔籥宣風通身落草渾無影笑殺東禪老脫空。

[0485c29] 福州雪峰毬堂慧忠禪師(南十五雪峰需嗣)上堂終日忙忙那事無妨作麼生是那事良久曰心不負人面無慚色。

[0486a02] 拈云了。

[0486a03] 頌曰那事無端逐日忙也須了事無妨紛紛蜂蝶過墻去春在鄰家花正香。

[0486a05] 福州玄沙僧昭禪師(南十五昭覺勤嗣)上堂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且道彌勒在甚麼處良久曰夜行莫踏白不是水便是石。

[0486a08] 拈云親見彌勒來。

[0486a09] 頌曰彌勒分身千百億緣何遍界不逢伊作家覷破真消息天上人間正遍知。

[0486a11] 福州東禪蒙菴禪師(南十六徑山杲嗣)上堂僧問如何是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師曰從苗辨地因語識人曰云何是中日分復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師曰築著磕著曰如何是後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師曰向下文長付在來日復曰一轉語如天普蓋似地普擎一轉語舌頭不出口一轉語且喜沒交涉要會麼慚愧世尊面赤不如語直大小岳上座口似磉盤今日為這問話僧講經不覺和註腳一時說破便下座。

[0486a19] 拈云此老有逼生蛇化活龍底手腳纔善講此經。

[0486a20] 頌曰碎末如沙身等施常啼賣活心肝超他黃面閒方便說法如丸手弄摶。

[0486a22] 福州清涼坦禪師(南十六育王裕嗣)有僧舉大慧竹篦話請益師示以偈曰徑山有箇竹篦直下別無道理佛殿廚庫三門穿過衲僧眼耳其僧言下有省。

[0486a25] 拈云大慧竹篦被此老折為三段擲向狗屎堆頭要人知些臭氣不得動著動著打折驢腰。

[0486a27] 頌曰竹篦子話等閒拈那箇男兒拼命先不是食牛生膽氣貓頭爭似虎頭圓。

[0486a29] 福州中際善能禪師(南十六雲居悟嗣)往來龍門雲居有年未有所證一日普請擇菜次高菴忽以貓兒擲師懷中師擬議菴攔胸踏倒於是大事洞明。

[0486b02] 拈云因禍得福。

[0486b03] 頌曰忽訝貓兒擲入懷攔胸踏倒免狐猜千錢難買者交跌白汗通身慶快來。

[0486b05] 信州龜峰慧光禪師(南十六烏巨行嗣)上堂有云你諸人休向者裏立地瞌睡殊不知家中飯籮鍋子一時失了也你若不信但歸家簡點看。

[0486b08] 拈云剩有長柄木杓在且道以何為證乃舀水便潑云看。

[0486b10] 頌曰歸家簡點沒些留此苦人生幾易求失籮鍋子了命根全斷肯甘休。

[0486b12] 福州鼓山木菴安永禪師(南十七西禪需嗣)僧問須彌頂上翻身倒卓時如何師曰未曾見毛頭星現曰恁麼則傾湫倒嶽去也師曰莫亂做僧便喝師曰雷聲浩大雨點全無。

[0486b16] 拈云汎應曲當須是水菴。

[0486b17] 頌曰翻身倒卓玅高峰將謂闍黎活句通縱有傾湫倒嶽手須知百藝不醫窮。

[0486b19] 福州鼓山宗逮禪師(南十七東禪岳嗣)上堂世尊道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遂喝曰玉本無瑕有瑕。

[0486b22] 拈云覷破黃面老子心肝五臟。

[0486b23] 頌曰講席從來多義虎徒然潦倒說金剛秪緣靈鷲親身到一句花開鐵橛香。

頌古

趙州無字

平空撒出漫天網萬里飛潛命莫存直得大唐人錯愕新羅夜半火星燔

趙州勘婆子

魔王手裏追魔印展也何曾露出來不是腳跟紅線斷臺山之路滑如苔

船子藏身

笙歌院裏低昂舞錦字梭腸宛轉看近日洞庭秋水滿古帆風便過千灣

婆子燒菴

婆子燒菴菴愈好海中紅焰爍天高目前秪要添些子向後從他怨寂寥

南泉白牯

生佛齊通一鼻風都來吸盡不同同狸奴白牯超方後坐斷山頭一段空

臨濟三頓棒

金剛寶劍用非常截斷廉纖露本光佛法無多休更道從來這箇絕商量

靈雲桃花

靈雲偶中桃花毒玄沙善用蓋頭機若無把定乾坤手金毛獅子變狐啼

德山托缽

越格超方用不同節節生機活似龍千聖不傳末後句任是巖頭也莫窮

雲門乾屎

三五百條花柳巷二三千處管絃樓少年行樂誇豪富金印腰懸傲五侯

萬法歸一

萬法歸一一何歸撒手親逢萬仞崖乘風鼓蕩滄溟水笑看華鯨吸浪回

欽山一鏃

透過三關猶折鏃欽山把斷要津奇穿楊須是繇基箭一發神弓不浪施

古靈揩背

行腳歸家問本師紙窗鑽孔笑蠅癡一回揩破娘生背放出毫光佛是誰

南泉斬貓

露刃橫抽血濺空兩堂無語盡符宗死貓畢竟歸何處月落猿啼西岸東

趙州戴鞋

虎穴由來生虎子趙州活路不通風草鞋頭戴波波走忘風清月白中

溈山水牯

老大溈山不識羞千般古怪弄虛頭畜生安甚閒名字迥地遮天秪自繇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7 冊 No. B198 雪關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