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11n0310_055 大寶積經 第5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1 冊 » No.0310 » 第 5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大寶積經卷第五十五

佛為阿難說處胎會第十三

[0322a16] 如是我聞:

[0322a16]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尊者阿難於日晡時從禪定起,與五百比丘俱詣佛所,合掌恭敬,頂禮佛足,却住一面。爾時世尊即告阿難及諸比丘:「我有法要,初中後善,其義微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所謂入母胎藏修多羅法。應當諦聽,善思念之。我今為汝分別解說。」阿難白佛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0322a24]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若有眾生欲入胎時,因緣具足便得受身,若不具足則不受身。云何名為緣不具足?所謂父母起愛染心,中陰現前求受生處,然此父母赤白和合或前或後而不俱時,復於身中各有諸患,若如是者則不入胎。其母胎藏或患風黃血氣閉塞,或胎閉塞或肉增結,或有醎病或麥腹病,或蟻腰病或如駝口,或車轅曲木或如車軸,或車轂口或如樹葉,或曲繞旋轉狀如藤笋,或胎藏內猶如麥芒,或精血多泄不暫停住,或滯下流水或胎藏路澁,或上尖下尖或曲或淺或復穿漏,或高或下或復短小及諸雜病,若如是者不得入胎。若父母尊貴有大福德、中陰卑賤,或中陰尊貴有大福德、父母卑賤,或俱福德無相感業,若如是者亦不受胎。如是中陰欲受胎時,先起二種顛倒之心。云何為二?所謂父母和合之時,若是男者,於母生愛、於父生瞋,父流胤時謂是己有。若是女者,於父生愛、於母生瞋,母流胤時亦謂己有。若不起此瞋愛心者,則不受胎。

[0322b15] 「復次阿難!云何得入母胎?所謂父母起愛染心,月期調順中陰現前,無有如上眾多過患,業緣具足便得入胎。如是中陰欲入胎時,復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無有福德,二者有大福德。其無福者覺觀心起,所見境界便作是念:『我今值遇風寒陰雨,大眾憒閙眾威來逼。』便生恐怖。『我今應當入於草室及以葉室,或隱牆根,或入山澤叢林窟穴。』復更生於種種諸想,隨其所見便入母胎。大福德者亦生是念:『我今值遇風寒陰雨,大眾憒閙眾威來逼。』亦生恐怖,即上高樓或登大閣,或入殿堂及以床座,亦生諸餘種種之想,隨其所見便入母胎。」

[0322b27] 佛告阿難:「如是中陰初受胎時名歌羅邏,皆依父母不淨及過去業而得受身。如是之業及以父母諸緣之中各不自生,和合力故而便受身。譬如以器盛酪及人繩等即便出蘇,諸緣之中皆不可得,和合力故蘇乃得生。歌羅邏身亦復如是,因緣力故便得受胎。

[0322c05] 「復次阿難!譬如依止青草牛糞及以棗酪而各生蟲,一一之中蟲不可得,因緣力故蟲乃得生。此蟲生時青黃赤白,各隨所依而作其色。是故當知,父母不淨而生此身,諸緣中求皆不可得亦不離緣,和合力故而便受胎。此身生時,與其父母四大種性亦無差別,所謂地為堅性、水為濕性、火為熱性、風為動性。歌羅邏身若唯地界無水界者,譬如有人握乾灰終不和合。若唯水界無地界者,譬如油水其性潤濕,無有堅實即便流散。若唯地水無火界者,譬如夏月陰處肉團,無日光照則便爛壞。唯地水火無風界者則不增長,譬如有人及其弟子能善炊糖,諸有所作而令其內悉使空虛,若無風力終不成就。如是四大互相依持而得建立,是故當知歌羅邏身,因於父母四大業風而得生者亦復如是,眾緣之中皆不可得,和合力故而便受身。

[0322c22] 「復次阿難!譬如新淨種子善能藏積不為蟲食,無有爛壞乾焦穿穴。或復有人選擇良田潤沃之處下此種子,令一日中牙莖枝葉扶踈蔭映花果滋茂皆具足不?」

[0322c25] 「不也。世尊!」

[0322c25] 佛告阿難:「歌羅邏身亦復如是,皆從因緣次第生長,不得一時諸根具足。是故當知,雖從父母而有此身,諸緣中求皆不可得,和合力故而便受生。

[0323a01] 「復次阿難!譬如明眼之人持日光珠置於日中,以乾牛糞而懸其上,去珠不遠火便出生,不即牛糞及以日光各能生火亦不相離,因緣力故火便出生。從於父母所生之身亦復如是,歌羅邏身名之為,受想行識說之為名,名色五陰剎那受身,已經諸苦我不讚歎,況復長時輪迴諸有。譬如少糞猶尚臭穢,何況於多!如是五陰歌羅邏身誰當愛樂?

[0323a09] 「復次阿難!如是之身處在母胎,凡經三十八七日已方乃出生。

[0323a10] 「第一七日處母胎時名歌羅邏,身相初現猶如生酪,七日之中內熱煎煮四大漸成。

[0323a12] 「第二七日處母胎時,所感業風名為遍滿。其風微細吹母左脇及以右脇,令歌羅邏身漸現,狀如稠酪、或似凝酥,內熱煎煮便即轉為安浮陀身,如是四大漸漸成就。

[0323a17] 「第三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藏口。由此風力令漸凝結,其安浮陀轉為閉手,狀如藥杵而復短小。於其胎中內熱煎煮,如是四大漸漸增長。

[0323a20] 「第四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攝取。由此風力能令閉手轉為伽那,狀如溫石,內熱煎煮四大漸增。

[0323a23] 「第五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攝持。由此風力能令伽那轉為般羅奢佉,諸皰開剖兩髀兩肩及其身首而便出現,如春陽月天降時雨樹木枝條而便出生。因業風力,諸皰現時亦復如是。

[0323a28] 「第六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之為飯。由此風力四相出現。云何為四?所謂兩膝、兩肘,名為四相。

[0323b02] 「第七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旋轉。由此風力四相出現,所謂手足掌縵之相,其相柔軟猶如聚沫。

[0323b05] 「第八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翻轉,由此風力二十相現,所謂手足二十指相而便出生。如天降雨樹木枝條漸得增長,業風力故諸相現前亦復如是。

[0323b09] 「第九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分散。由此風力現九種相。云何為九?所謂眼耳鼻口、大小便處名為九相。

[0323b11] 「第十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堅鞕,由此風力即便堅實。復有一風名為普門,吹其胎身悉令脹滿猶如浮囊。

[0323b15] 「十一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金剛。由此風力在於胎中或上或下,令其身孔皆得通徹。又以風力使懷胎者,或復悲喜行住坐臥,其性改常運動手足,令胎身孔漸漸增長,於其口中而出黑血,復於鼻中出穢惡水。此風迴轉於諸根已而便息滅。

[0323b21] 「十二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曲口。由此風力左右脇間生大小腸,猶如藕絲及緊紡線置在於地,十八周轉依身而住。復有一風名為穿髮,由此風故,三百二十支節及百一穴生在身中。

[0323b26] 「十三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作飢渴。由此風力胎身虛羸生飢渴想。其母飲食所有滋味,於身穴中及以臍輪資持潤益。」

[0323b28] 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其子處母胎,  已經十三七,
 身即覺虛羸,  便生飢渴想。
 母所有飲食,  滋益於胎中,
 由此身命存,  漸漸而增長。

[0323c05] 「十四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線口。由此風力生九百筋,於身前後及以左右而交絡之。

[0323c08] 「十五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蓮花。由此風力生二十脈,飲食滋味流入此脈潤益其身。何者二十?於身前後及以左右各有五脈,此一一脈皆有四十枝派小脈,如是等脈各各復有一百枝派。身前二萬名曰商佉(此云),身後二萬名之為力,身左二萬名為安定,身右二萬名為具勢。如是八萬大小支脈生於此身。其脈復有種種之色,所謂青黃赤白酥酪油色。是八萬脈一脈一根,於其根上生於一孔,或復二孔乃至七孔,一一皆與毛孔相連,猶如藕根生諸孔穴。

[0323c19] 「十六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甘露。由此風力令此眼耳鼻口胸臆心藏四邊九孔之處悉令開發,出入氣息上下通徹無有障礙。若有飲食滋潤其身,有停積處復能銷化從下流出。譬如窯師及其弟子,能善調泥安布輪繩下上迴轉,所造器物而得成就。此亦如是,皆由風力及善惡業,令眼耳等漸漸具足。

[0323c26] 「十七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髦牛面。由此風力令其兩眼而得光潔,耳鼻諸根漸漸成就。譬如有鏡塵翳所覆,或取塼末及以油灰磨拭令淨。是故當知,以業風力吹其眼等使得明淨,亦復如是。

[0324a02] 「十八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大堅強。由此風力令其諸根漸漸成就而復明淨。猶如日月雲霧覆蔽,猛風卒起吹令四散,而此日月忽然大明。以是業風吹其諸根轉更明淨,亦復如是。

[0324a07] 「十九七日處母胎時,由前風力眼耳鼻舌四根成就。初入胎時已具三根:一者身根,二者命根,三者意根。如是諸根悉已具足。

[0324a10] 「二十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堅固。由此風力能於身中生種種骨,於左脚中生二十骨,復於右脚亦生二十,足跟四骨、膊有二骨、膝有二骨、髀有二骨、腰胯三骨、脊十八骨、肋二十四、胸十三骨、左右二手各二十骨、臂有四骨、肩有二骨、頷有二骨、髑髏四骨,及齒根等有三十二。譬如塑師及其弟子,先以堅木後以繩纏造諸形狀,雖未有泥,如是之時名為骨相。以業風力生諸骨時亦復如是。是故當知於七日中,除其小骨,大骨生者數有二百。

[0324a21] 「二十一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生起。由此風力能令其子生於身肉。譬如泥師及其弟子能善調泥泥諸牆壁,此由業風能生身肉亦復如是。

[0324a24] 「二十二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浮流。由此風力能生身血。

[0324a26] 「二十三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淨持。由此風力能生身皮。

[0324a28] 「二十四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持雲。由此風力令其皮膚皆得調勻光色潤澤。

[0324b01] 「二十五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持城。由此風力令其子身血肉增長漸漸滋潤。

[0324b03] 「二十六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生成。由此風力便即能生髮毛爪甲,一一皆與諸脈相連。

[0324b06] 「二十七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曲藥。由此風力令其身相漸得成就。或於先世造諸惡業,於諸資具慳貪悋惜不肯惠施,或復不受父母師長教誨,由是業故而得種種不如意身。若以長大肥白柔軟之身為端正者,而便受得短小瘦黑堅鞕之身。若以短小瘦黑堅鞕之身為端正者,而便受得長大肥白柔軟之身。若於其身支分之中高下多少踈密為端正者,而便受得無有高下踈密不具足身。或復受得聾盲瘖瘂手足攣躄諸根不具,所有音聲人不喜聞,其身醜陋猶如餓鬼。以惡業故而受種種不如意身,父母親屬尚不憙見,況復餘人。若於前世造十善業,好行惠施,無有慳貪諂誑之心,父母師長所有言教即皆信受。以是因緣若得為人,則不受於如上諸惡業身,而便獲得種種殊妙之身,顏容端正諸相具足,所有言音而為眾人之所愛樂。是故當知由善業故,便得如是勝妙果報。阿難!如是之身,若是男者,蹲居母腹右脇而坐,兩手掩面向脊而住。若是女者,蹲居左脇兩手掩面背脊而住。生藏之下、熟藏之上內熱煎煮,五處繫縛如在革囊。其母多食或復少食、甘食澁食、乾食膩食、辛醎苦醋冷熱之食,或復婬欲、急行跳躑、久臥久坐,皆受苦惱。是故當知處母胎時,有如是等眾苦逼迫。我今略說人中尚爾,何況地獄,難可為喻。誰有智者於生死海當樂此身?

[0324c04] 「二十八七日處母胎時,生於八種顛倒之想。何等為八?一乘騎想,二樓閣想,三床榻想,四泉流想,五池沼想,六者河想,七者園想,八者苑想,是故名為八種之想。

[0324c08] 「二十九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花條。由此風力令此胎身光色潤澤諸相分明,皆由過去所造諸業差別不同,隨其形類有種種色,或作白色、或復黑色、或不白不黑色、或作青色、或乾枯色、或潤澤色,如是色相而得成就。

[0324c14] 「三十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為鐵口。由此風力髮毛爪甲皆得增長,亦復能現白黑諸光,從業緣起而生此相。

[0324c17] 「三十一七日乃至三十五七日處母胎時,身相長大漸漸增廣,人相具足。

[0324c19] 「三十六七日處母胎時,生厭離心不以為樂。

[0324c20] 「三十七七日處母胎時,便起五種不顛倒想。何者為五?一不淨想,二臭穢想,三囹圄想,四黑闇想,五厭惡想。其子處胎生如是等厭離之心。

[0324c24] 「三十八七日處母胎時,復感業風名曰拘緣。由此風力即便迴轉。復有一風名為趣下,能令其身頭向於下,長伸兩臂漸欲出生。然其此子或於前世曾經積集墮落之業,令其此身手脚縱橫不能轉側,惡業緣故於母腹中而便捨命,母於此時受大苦惱或復命終。若於前世修諸善業作長壽因,臨欲生時母子安隱,無有如上惡業諸苦。過於三十八七日已欲出胎時,受種種苦方乃得生。是故當知,受此身者實為大苦。初出胎時,若男若女,適生墮地或以手捧、或衣承接、或在床席、或在屋中、或復地上、或逈露處、或在日中、或冬夏時冷熱風觸此身,初生受大苦惱,如生剝牛觸於牆壁。或復露地隨在之處為蟲所食,亦如有人而為蚊虻諸蟲唼食,復加杖捶而鞭撻之。初出胎時,以煖水洗觸其身時,所受之苦亦復如是。兒既生已漸漸增長,母身所出雜血之乳而養育之。我於諸餘經中先已廣說。是故當知,此身皆是不淨眾苦之所成就。誰有智者於生死中,而當愛樂如是之身?

[0325a15] 「復次阿難!初出胎時經於七日,八萬戶蟲從身而生,縱橫食噉。有二戶蟲名為舐髮,依髮食髮。有二戶蟲依眼食眼。有四戶蟲:一名鞍乘,二名有腭,三名發病,四名圓滿,依頭食頭。有一戶蟲名黑稻葉,依耳食耳。有一戶蟲名為藏口,依鼻食鼻。有二戶蟲:一名遙擲,二名遍擲,依脣唼脣。有一戶蟲名曰針口,依舌食舌。有一戶蟲名為利口,依於舌根而食舌根。有一戶蟲名為手圓,依腭食腭。有二戶蟲:一名手網,二名半屈,依止手掌食於手掌。有二戶蟲:一名遠臂,二名近臂,依臂食臂。有二戶蟲:一者名鐵,二名近鐵,依止咽喉食於咽喉。有二戶蟲:一名金剛,二名大金剛,依心食心。有二戶蟲:一者名羸,二名羸口,依肉食肉。有二戶蟲:一名具色,二名具稱,依血唼血。有二戶蟲:一名勇健,二名香口,依筋食筋。有二戶蟲:一名不高,二名下口,依止脊骨食於脊骨。有一戶蟲名曰脂色,依脂食脂。有一戶蟲名曰黃色,依膽食膽。有一戶蟲名曰真珠,依肺食肺。有一戶蟲名之為荻,依脾食脾。有五百戶蟲:一百戶蟲名之為月,一百戶蟲名為月口,一百戶蟲名為輝耀,一百戶蟲名為輝面,一百戶蟲名為廣大,依止左邊而食左邊。復有五百戶蟲亦如是名,依止右邊而食右邊。有四戶蟲:一名穿,二名大穿,三名骨穿,四名骨面,依骨食骨。有四戶蟲:一名大白,二名小白,三名吸力,四名虎道,依脈食脈。有四戶蟲:一名意樂,二名師子力,三名兔腹,四名耽欲,依止生藏而食生藏。有二戶蟲:一名勇猛,二名勇猛主,依止熟藏食於熟藏。有四戶蟲:一名鹽口,二名網口,三名蘊口,四名鳥口,依小便處食小便處。有四戶蟲:一名應作,二名大作,三名碎末,四名臆皺,依大便處食大便處。有二戶蟲:一名黑面,二名可畏面,依髀食髀。有二戶蟲:一名疾癩,二名小癩,依膝食膝。有一戶蟲名為愚根,依膊食膊。有一戶蟲名為黑頭,依脚食脚。阿難!我今為汝略說,八萬戶蟲依止此身晝夜食噉,亦復能令氣力虛羸顏容憔悴,種種病苦皆集此身。復令其心憂悲熱惱,雖有良醫亦生迷惑,不知何藥能治此病。誰有智者於生死海,而當愛樂如是之身?

[0325b29] 「復次阿難!從初生時乃至長大,衣食資養成立此身,然其壽命或經百年、或復短促。於百年中有三百時,謂春夏冬,春為熱際、夏為雨際、冬為寒際。此三時中各有四月,一年之中有十二月。於百年中千二百月,黑月白月二千四百,凡經晝夜三萬六千一日,再食七萬二千。或有不食亦在其數,所謂或病或醉、或時斷食、或復瞋恨睡眠調戲諸餘事務及飲母乳,以此因緣名為不食。如是之身雖壽百年必歸磨滅,誰有智者於生死海而當愛樂?復次阿難!受於此身有二種苦。云何為二?一者眾病集身名為內苦,二者人與非人之所逼惱名為外苦。何者名為眾病集身?所謂眼耳鼻舌咽喉牙齒胸腹手足有諸病生,或復風癎涕唾癲狂乾消、上氣肺逆小便淋瀝、疥癩癰疽痃癖痔瘻、惡瘡膿血煎寒壯熱,種種諸病皆集此身。復有百一心黃之病、百一風病、百一痰病,風黃痰等和合共起復有百一。如是四百四病逼切其身名為內苦。復有外苦加害此身,所謂或在牢獄撾打楚撻、杻械枷鎖繫縛諸苦,或劓耳鼻及刖手足斫截其頭。不為諸天之所守護,即令非人諸惡鬼神夜叉羅剎而得其便。復為蚊虻蜂等毒蟲之所唼食,寒熱飢渴風雨並至,種種苦惱逼切其身。人中尚爾,況惡道苦難可具說。是故當知,皆由過去諸不善業受如是報。若為刀杖之所加害而造城壁及諸牆塹防衛其身,為惡風雨蚊虻蜂螫而求屋舍,為四百四病內苦外苦,而求飲食臥具醫藥田園室宅金銀七寶奴婢車乘資生之具供給所須,不稱其心便生苦惱;設獲珍財慳貪悋惜常加守護,或時散失復生大苦。阿難!此五陰身一一威儀行住坐臥無不皆苦。若長時行不暫休息是名為苦,住及坐臥各各長時亦復皆苦。若長時行而得暫住便生樂想,其實非樂。若長時住而得暫坐,若長時坐而得暫臥,妄生樂想,實無有樂。是故當知,此五陰身皆名為苦。若復有人,或為自利、或為利他、若自他俱利,應當厭患如是諸苦出家修學,則於涅槃解脫之法為不唐捐。若復有人或以衣服臥具醫藥資生之具供養彼者,獲大果報威德名聞。」

[0326a12] 佛告阿難:「於意云何?色是常耶?是無常耶?」

[0326a12] 難白佛言:「世尊!色是無常。」

[0326a13] 佛言:「若無常者,為是苦耶?為非苦耶?」

[0326a14] 阿難答言:「色即是苦。」

[0326a14] 佛言:「若無常苦,是敗壞法。若有多聞諸聖弟子聞是說已,執於此身如是之色,即是於我及我所不?」

[0326a17] 「不也。世尊!色中無我亦無我所。」

[0326a17] 「復次阿難!於意云何?受想行識為是常耶?是無常耶?」

[0326a19] 阿難白佛言:「世尊!皆是無常。」

[0326a19] 佛言:「若無常者,為是苦耶?為非苦耶?」

[0326a20] 阿難答言:「如是四陰即名為苦。」

[0326a21] 佛言:「若無常苦,是敗壞法。若有多聞諸聖弟子聞是說已,執於此身如是四陰,即是於我及我所不?」

[0326a23] 「不也。世尊!此四陰者實無有我及以我所。」

[0326a24] 「復次阿難!如是我者不在過去現在未來、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勝若劣、若近若遠,彼一切法悉亦非我及以我所。阿難!當知以如實智而觀察之,諸法無我。若有聞諸聖弟子作是觀已,便生厭離而得解脫究竟涅槃。如是修學證此法時,生分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0326b01] 佛說是經已,尊者阿難遠塵離垢得此法眼淨,五百比丘不受諸法漏盡意解。時諸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寶積經卷第五十五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1 冊 No. 0310 大寶積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CBETA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