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26nB183_010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第1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6 冊 » No.B183 » 第 1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第十

  法語下

復嚴髻珠司馬

[0515c05] 客秋九月山事寂寥之際。道舊好音忽千里而至。依依遠情浹於心目中之感荷無可似者。入山之訂夫豈虛語。然所諭此一大事因緣。朽直是無可相為。蓋素諳居士根性利理路純熟。朽若與麼提。居士早是與麼去了也。纔向者邊說似又向那邊走脫了也。總饒舉似一則兩則直截現成底公案。設或驀提得去。便把個孤明歷歷見聞覺知。動轉施為底以為究竟。似者般底提起便有。纔放下便無。等閒遇著一個咬豬狗手腳底。當面一拶。直是無可抵當。況生死分上能用得著耶。故朽不居士有目機銖兩底眼。願有一口吞盡乾坤。不遺蹤跡底力量。古李都尉云。參禪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直趍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是甚麼力量。是甚麼面目。居士實實得到如此便休。不然待親到雪竇有個商量處。

復姚益城中丞

[0515c20] 讀自省偈語令朽病體頓輕。歡喜無量。富貴中人忽然跳出潔白地上。與麼受用。莫當等閒正所謂八十翁翁入場屋真誠不是兒戲事。雖然如是見地不脫坐著一色邊。正是學道人之理障。正知見不得現前。楞嚴經云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記得香嚴禪師一日偶以瓦礫擊竹大悟云。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動容揚古路。不墮俏然機。溈山和尚云此子徹也。仰山云未在。此是心意識著成。待某勘過則得。一日見香嚴。云聞師兄參得禪也。請道看。香嚴云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無卓錐之地。今年貧連錐也無。仰山云與麼話。如來禪許師兄會。祖師禪未夢見在。試再道看。香嚴又云。我有一機。瞬目視伊。若人不會。別喚沙彌。仰山方肯道恭喜師兄會得祖師禪也。老居士試將此三偈一一細看。自有一番超脫處。并拙偈奉答。未審以為何如。

    次來韻

非思量處易無難。任運騰騰與麼觀。世界踏翻同古鏡。安禪識取者蒲團。風生起滅誰為聽。月放眉頭自著看。莫道貧家無長物。目前隨我用般般。

題鯢淵張相國贈無凡上人手軸

[0516a10] 有天有地以來。陵谷之變遷。朝統之互換。世運之興衰。人類之賢愚。不一而足矣。而天地之所以判然成立者。賴有義以持之。義者何。不偷之謂全。此不偷之義而執笏立朝操戈戡亂。以至考槃泌水。若而人皆有光明碩大以持扶天地元氣。即我如來無上妙道傳至今日。代有偉人出而驅邪逐魅。震地轟天無過擴充此不偷之義耳。昔人放下屠刀云我是千佛一數又有曰我偷心死盡始行活路。此其徵出。予今獲睹鯢淵張公贈無凡上人手卷。而有感其為人也。張公身死社稷。挈家盡節義也。無凡仗劍相從能事既周挂冠剃染義也。至張公亡而身冒險難。骸骨之暴露者收葬之。遺孤之囚執者安全之。亦義也。然則一出一復處一死一不死皆無愧於天地之人哉。無凡從予遊理乳峰院事有素矣。戒如冰雪。丰骨稜稜。夫亦可以義法門也。雖然。觸著遇著老僧粗拳辣掌。並不放過。咄咄。

復姚益城中丞

[0516a27] 春光和暖道容在望。四神丸之惠過沾新況謝謝承諭云。除卻知見。益無入處。貧衲不妨為老居士恭喜。既無入處則全處入。全處入則全體入矣。若能全處全體入。則無入而不自得。所以香嚴大師道。我有一機。瞬目視伊。若人不會。別喚沙彌。與麼道喚作知見得麼。拙偈附書扇頭。老居士當一笑而擲之。一機瞬目視前人。不會沙彌誰更親。知見無知何處入。李陵原是漢朝臣。

復胡其章給諫(諱鼎附來書)

[0516b06] 釋迦文佛。四十九年說玄說要。因緣果報。攝入毫芒。卻被嵩山鈍漢一齊鏟削。盡作沒字碑文。不知誰遮誰掩誰撒誰露。嚼斷千古老和尚舌根。謗佛罵祖不曾說著些子。且問南廣寺去織女廟多少。若還過得河。借取支機石看。

[0516b11] 孤峰晏坐。曾辱良書。大護法高風勁節懷佩久。客歲過南廣。原擬暫住旬日。即圖晤對。不意延閣至茲。中之負歉非可言似。辰刻一居士持問頭相見。知是個中人鄉曲。喜出意外。士從容云須假答話。朽衲雙手。舉云老僧到者裏不識請收起。士云有回語即來相見。朽衲笑云但恁麼去回覆。莫錯過好。居士拂袖便行。不妨伶俐侍僧不唧溜。隨後卻索原紙呈似朽衲。與一掌云可惜許。後乃知為大護法所示也。朽衲幸然不負來機。今未免知而故犯。更向第二頭與大護法周折一上。從前與麼告報。不知是說玄說要耶一齊鏟削耶。且道南廣立地在甚處。而有過河不過河之說。更要支機石看。切莫作如是語話也。真正作家百中難得。鄙中不勝神候。

復蘇康侯居士

[0516b25] 附原書後段云。務令胸中明了。曉得者是個本真發露。者是個雜念流注。方不被境緣所轉。方不虛此歲月。秪因力量小工夫少。未能大死一番。每見境風扇動。不覺和身跳入。此所以留心日久而不見成功也。

[0516b30] 具述來歷。自呈自斷。一一分明。後段務令胸中明了。及不被境緣所惑云云。即據要曉得者是個本真發露。者是個雜念流注。正是學道人受病處。何故聻。若只曉得便休了。只認得個昭昭靈靈的。於生死分上何曾得力。咦。當頭一棒莫言不道。

彌陀懺儀弁語(介石文公請)

[0516c06] 三界無安猶如火宅。俊哉丈夫甘在業海中頭出頭沒而不知返。惟是上根利智。不難自著眼腦。張紫巖云我學佛然後知儒學。佛豈小緣哉。滇南介石文翁。仕於婁。述彌陀懺儀。以公紳士為祛業進福者勸。然則現前水鳥樹林皆悉念佛念法念僧。在會君子其薦之否乎。夫遠公後而蓮社不作文。翁猶今之遠公也。予為之加額。

復王九一居士(附原書)

[0516c14] 三到南廣卻被和尚鍼著頂門。直得無言可訴。無理可伸。未後冷灰豆爆。惡水一潑。得手答偈語。益復打碎膠盆子。蒼天蒼天。和尚幸是大人。卻成造次了也。雖然無孔。銕鎚不妨下楔。朝來聲色堆頭提起陳年葛藤。特特請質一上。昔靈雲悟道。玄沙云未徹。靈雲果是失錢遭罪。不可謂溈山不具眼。若玄沙實不放過。且道他過在什麼處。和尚必然捉敗靈雲。兼然捉敗玄沙。乞盡情批判一回。免得平地上陷阱無數也。若復作賊。他日相見莫怪弟子捉敗。

[0516c24] 前日盡情為居士說破。老僧罪過不少。來問靈雲悟道機緣。謂靈雲失錢遭罪則且置。又謂玄沙實不放過。過在什麼處云云。居士如此理會。要見玄沙三十年後。平地上陷阱無數。居士還跳得出也未。老僧有三十痛棒要打九一。到底何故。冤有頭債有主。莫錯莫錯珍重。

復樸庵座主

[0517a01] 細閱來扎。備知上人留心向上一著多歷年所。非上根利器。未易得此。頗極歡悅。然此事必須親見作家宗匠。久經惡辣鉗鎚。從冷灰中爆出力量方大。以此為人殺活縱奪。威行自在。真足以死盡天下人。亦足以活盡天下人。若止從解路卜度而入者。即使自日用中不無受用處。而纔一開口未免傷鋒犯手。世之誤用金鍼而擉瞎人眼者不知凡幾。可不慎歟。閱諸頌不可謂上人見處不是。但不傷囫圇便露觔骨。即此便知上人作用未能盡善盡美矣。總之此事非言語可傳。亦非紙筆能盡。來扎云為講席所羈。甘作傳言送語漢。以當苦行。不見昔日德山於紙燈吹滅下發明大事。即將青龍疏鈔焚於法堂前。便開大口云。究諸玄辨似一毫置於太虛。竭世樞機如一滴投於巨壑。未聞有目睹全潮而猶戀戀於一漚者。上座果能追蹤德山太原諸大老。毋論老朽不能壓良為賤。即三世諸佛歷代古錐。與天下老和尚俱當退避三舍。珍重使旋附復不贅。

示歸望之居士

[0517a19] 佛言學道人斷欲去愛。識自心源。達佛深理。悟佛無為。內無所得外無所求。心不繫道亦不結業。無念無作無修無證。不歷諸位而自崇最。名之為道。釋迦老子開口要人去愛。今時人在愛中著倒。迷而不捨。何時識心源達佛理悟無為哉。望之居士為喪子故。做工夫輒不得力。質於老僧。老僧曰只此愛念且道從何處起。若識得起處。只此愛念冰消瓦解。乃至諸佛妙義。百千無量法門。亦一時冰消瓦解。望之立地處自然冰消瓦解了也。咄。切須努力。更莫別生枝節。別來惟恐忘卻。因書寄之。

示趙天錫居士(號墮僧)

[0517a30] 密印僧來所諭河田渡口親喫白棒。不識到今還承當得也未。如云骨頭雖疼心靈自若。則居士頭疼處別有個心靈自若。豈不錯過山僧一棒乎。昔百丈從馬祖遊山次。見一隊野鴨子飛過。祖曰是甚麼。丈曰野鴨子。祖曰甚處去也。丈曰飛過去也。祖便把丈鼻子一搊丈負痛作聲祖曰又道飛過去也丈便悟歸至侍寮。哀哀大哭。同事問曰為什麼。丈曰被師搊得鼻頭痛。曰有甚因緣不契。丈曰汝問取和尚去。同事問祖。海侍者有何因緣不契。在寮中哭。和尚為某甲說。祖曰是伊會也。同事回問丈。丈乃呵呵大笑。同事口適來哭如今為甚笑。丈曰適來哭如今笑。同事罔然。試看百丈被馬祖一搊鼻便爾了徹。居士親喫白棒仍向痛邊錯過。何也。自識墮僧便是不墮。切冀努力。

復囊雲公唯

[0517b15] 昨接來書云。早推倒火爐冷啾啾去也。上座不可作如是之見。直須扶起火爐始得。不見古云。如今人多是得個身心寂滅前後際斷。一念萬年去休去歇去古廟香爐去。冷啾啾地去。便為究竟。殊不知卻被此勝妙境界障蔽自。正知見不能現前。神通光明不得發露。又有云平地上死人無數。出得荊棘林是好手。上座曾到恁地也未。火爐頭究竟豈可少耶。

復鄒子尚居士

[0517b23] 居士云以乾屎橛親近老僧。不識乾屎橛在甚處安立。要老僧設一座與居士耶。又欲即於現前付一法名。留在門下作一個不削髮不住山不專以皮囊親近和尚底俗漢。居士既自道取。不妨喚作行漢。如何如何。

復沈恂如居士

[0517b29] 居士與解上座。起居並。足慰朽懷。老年兄弟以大事相警策尤為希有。但此事秪在自肯。朽衲究竟何以加於居士居士萬法歸一轉語。只者一猶未識在。若果識得一了。自然不問老僧萬矣。所以來偈亦爾滯為拈原韻并復。

[0517c04] 萬法歸一一歸何。信手拈來不較多。一棒打開日月面。等閒翻卻了娑婆。

頌古

拈花微笑

拈花特地揚家醜。百萬人天俱束手。迦葉頭陀獨破顏。一笑至今難合口。

迦葉三度作舞

撫琴作舞絕疏親。彼此明明過量人。大地山河較些子。不妨盡解作琴聲。

世尊一日三喚三應乃曰無為真佛實在我身

呼應分明弄識神。瞿曇真個老婆心。珊瑚枕上兩行淚。半是思君半恨君。

文殊握劍持逼如來

文殊仗劍逼瞿曇。逼殺瞿曇實不堪。五百聲聞皆自悟。莫教錯聽老婆禪。

栴檀像接佛

如來身栴檀像。覿體看來沒兩樣。心肝五臟不知他。兩眼分明對兩眼。

耆婆善別音響

敲破髑髏血濺人。耆婆何似不惺惺。應知閉口深藏舌。天上人間只麼行。

調達謗佛身陷地獄

天堂地獄不須疑。調達通身受用時。寄語瞿曇謾饒舌。試看誰不丈夫兒。

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

世尊據坐。外道便悟。若問如何。驀面一唾。

殃崛摩羅托缽

殃崛摩羅托缽。撞著人家分娩。特為救伊產難。回問世尊一轉。

女子出定

孤掌不浪鳴。獨樹不成林。出定與入定。一隊野狐精。

德山托缽

德山一口缽。托出大家扶。雪曲誠難和。莫擬唱吳歌。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月朗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棲。

青州布衫

青州布衫重七觔。老婆心切趙師僧。分明直指我家物。多少癡人向外尋。

僧問趙州和尚姓甚麼州云嘗州有僧云甲子多少州云蘇州有

嘗州有蘇州有。拈得鼻孔失卻口。不是渠儂不丈夫。大都只為貪杯酒。

熏風自南來

熏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逢人便恁舉。淚出痛肝腸。

直指人心

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誰識老胡。當門齒缺。

五祖

前身與後身。東山西嶺青。昨日是冬至。五九盡逢春。

婆子拋兒

老婆自棄小孩子。一段真風直到今。好手手中呈好手。貴圖千載有知音。

雪竇化主

諸佛出世未出世。雪滿長安風悄然。雪竇無端遙喫棒。應知頭上有青天。

毘盧師法身主

毘盧師。法身主。極目雲山煙靄裏。道與不道論疏親。三十拄杖不饒你。

鎮州蘿蔔

盡道鎮州蘿蔔大。誰知滋味沒些些。我今豈是閒饒舌。三十年前咬著他。

南泉斬貓

南泉舉個死貓頭。換盡時人兩隻眸。看取一刀分兩段。不風流處也風流。

靈雲見桃花

三月桃花映面紅。誰家不見笑春風。時人只說靈雲老。開眼明明在夢中。

法眼丙丁童子來求火

丙丁童子來求火。十個指頭是二五。翻思昔日老禾山。見個人來只打鼓。

題錢聖月居士莖虀菴偈

莖虀不識是何物。居士名菴也大奇。奇語諸方高著眼。莫教錯過自家底。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十(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6 冊 No. B183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