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26nB183_001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6 冊 » No.B183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雪竇石奇禪師全錄序

[0483a02] 遄崇禎丁丑歲冬。予友黎太沖結庵城南煙水關。延請石奇禪師。師至則掩關焉。予與同邑魏司馬賓吾聞風。特往謁師。韻格靜遠。相對穆然。久之而退。雖未領玄機。然仰門風高峻矣。師啟關後。昭陽語錄出予為文序之。自是復入天童。望重緇海。予牛馬走蹩躠風塵。燕豫秦晉。靡不洊歷。不意大運崩迫。皇輿告傾。至于今日。中間消息茫然。江河倒地。簸蕩逋遺。無有定棲。乃復病臥潭西。閉戶悲吟。有似苦行頭陀。師以甲申開山雪竇。從荒殘灰燼中寶莊嚴剎。每欲追隨道侶。走乳峰鏡水中。快承色笑。而渺不可得。惟時形寤寐而。丁酉冬際。聞師挂錫南庵。賦詩艸牘。命小兒元萊特往問訊。而高詠素札。同日俱至。古人神交。不介而合。亦猶是哉。師念歲月易逝。後會難期。乃於返棹歸山之日。訪泊荒村。魏司馬墓木拱。太沖衰病畏寒。不能出戶。予白髮盈巔。年臻七十。仰瞻黃面瞿曇。亦皤然一老矣。師謂所見海內諸老淪亡始盡。止柴庵一人在耳。相對凄然。師肯留一日。下風問道。則曰。且靜坐。予曰。年衰邁。且種下種子。以俟再來。師曰。又推開。予自惟靜坐之說。先儒程子屢言之。當仁不讓。吾夫子諄諄勉人。亦豈有異間乎。次日早。師坐舟中。對語半日。商密義則開顏微笑。述往事則掩袂長吁。行二十里許。至小村飯畢。握手乃別。而竊謂平生良遘。支公之於玄度。遠公之於淵明。風致類然。山夫高足語柴庵云。歸當為師刻全錄。幸柴庵為之序。予故述今昔因緣如此。師承源臨濟溯。派楊岐固支達以上人。予則自附陶許云爾。若語錄所記大機大用。本色接人。須上根自悟。師二十餘年說法。原未嘗著一語。予又何能贊一詞哉。

[0483a30] 淮南遺老吳性撰

靈鷲語錄原序

[0483b02] 我天童真子石奇禪師。開席靈鷲。門下士錄其語行世。問序於余。余聞宋儒有言。臨濟正宗。應庵密庵真子孫。其說法峻峭崷崒。下臨雲雨。如立千仞之華山蹴天駕空。駭心眩目。如錢塘海門之濤。虎豹股栗。屋瓦震動。如漢軍昆陽之戰。師語則既然矣。余尤愛其百尺無枝。老幹如鐵。似龍門絕頂之孤桐。知音外誰則知之。昔管大夫慮五衢之民衣弊履穿。請以令沐途旁樹枝。使無尺寸之陰。往來市肆者不得憩樹下。戲笑超距者不得憩樹下。議論玄語者不得憩樹下期年而民以富饒。師正令全提。造其室者。目不及瞬豈有尺寸陰使人憩足。余讀此而歎諸方說禪。浩浩皆摘葉尋枝類也。天下有道。言無枝葉。倘所稱直截根源者。非耶。是故石霜下分為二株。一則治璠璵。廢碔砆。若玉人然。一則坐四達。聚百怪。遺簪墮珥。隨所探取。若大賈然。而子孫光明炤人。克世其家正脈。終歸楊岐者。則委曲垂手與直截提持之異也。師機用直截如此。顧有志住山。居恒誦枯木寒林逢春不變之句。周海門先生謂。先天童曰。知命以上。師且道風遍界。安能深自秘惜耶。余於靈鷲亦云。或曰。師咳唾掉臂。作人標格。無語可也。雄音絕唱。詈人裨販。無錄可也。何以序為哉。或又曰。師塗毒一時。語焉而足。雷霆百世。錄焉而足。抑何以序為哉。余唯唯否否而

[0483b24] 同門法弟黃毓祺頓首撰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目錄

    • 吳序
    • 黃序
  • 卷之一
    • 台州靈鷲禪寺語錄
    • 天台景星巖淨居禪寺語錄
    • 垂問
  • 卷之二
    • 明州雪竇山資聖禪寺語錄
  • 卷之三
    • 明州雪竇山資聖禪寺語錄
  • 卷之四
    • 明州雪竇山資聖禪寺語錄
  • 卷之五
    • 明州雪竇山資聖禪寺語錄
  • 卷之六
    • 興化普潤禪院語錄
    • 慈水香山禪寺語錄
    • 永嘉頭陀山密印禪寺語錄
    • 婁東南廣禪寺語錄
    • 小參
  • 卷之七
    • 問答機緣上
  • 卷之八
    • 問答機緣下
    • 代語
  • 卷之九
    • 法語上
  • 卷之十
    • 法語下
  • 卷之十下
    • 法語
    • 頌古
  • 卷之十一
    • 偈語上
  • 卷之十二
    • 偈語中
  • 卷之十三
    • 偈語下
    • 囑累偈
  • 卷之十四
    • 題讚
  • 卷之十五
    • 佛事
    • 附行狀
    • 塔銘
    • 後序

[0484a19]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目錄(終)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第一

住台州靈鷲禪寺語錄

[0484b04] 崇禎十四年。師在天童首座寮受請。於八月初十日入院。

[0484b06] 三門。無見為佛見。無門為法門。舉起拄杖云。大眾還見麼。劃一劃便入。

[0484b08] 佛殿。水到渠成。泥多佛大。新長老到來。撒開坐具。作禮三拜。大眾不得蹉過。

[0484b10] 伽藍。伽藍土地。覿面分明。瓣香拈供養。出手要殷勤。祖師。西天東土。歷代祖師。總在者裏。遂插香云。急著眼覤。

[0484b13] 方丈。卓拄杖云。者裏不是毘耶城。亦非摩竭國。直饒超佛越祖底到來。一一從頭打出。且道因甚如此。喝一喝云。明破又爭得。

[0484b16] 眾請。上堂拈香云。此一瓣香。該羅萬有。克塞太虛。爇向爐中。端為祝延
今上皇帝聖壽萬歲萬歲萬萬歲。伏願壽山聳靈鷲之無窮。福海深南溟之不竭。次拈云。此一瓣香。無黨無偏。為祥為瑞。爇向爐中。奉為滿朝文武。合國公卿。本郡府縣官僚。護法檀越。諸山耆舊。本寺請主等。伏願同明般若。共證真嘗。永護正法。毋令斷絕。又拈云。此一瓣香。一往瞻風撥草。覓他蹤跡。無繇被個沒意智老和尚當頭指出。即今拈向爐中。奉為現住明州天童山景德禪寺傳曹溪正脈第三十四世
密雲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衣就座。上首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云。若論第一義。山僧未來靈鷲。未出天童時。是花擘了也。諸仁作麼生觀。有具眼者請出相見。僧問。十方同聚會。個個學無為。請問無為作麼生學。師云。你不在裏許。進云。因甚麼。師云。瞎漢。僧問。昔日世尊靈鷲山擊大法鼓。演大法義。今日和尚靈鷲寺與靈鷲山。是同是別。師云。天晴日出。雨下地濕。進云。祝聖興揚齊唱和。秀峰靈鷲復重新。師云。也要闍黎證明始得。乃云。當陽一著。獨露分明。擬議不來。白雲萬里。直須豁開頂門正眼。透脫生死牢關。去住自繇。無彼無此。更說甚麼孤峰頂上。目視雲霄。十字街頭。入廛垂手。直得皇風蕩蕩。帝道平平。野老謳歌。漁樵鼓舞。正當恁麼時。干戈偃息一句作麼生道。明明日月光天德。永永山河壯帝居。復舉隋時光住持智者大師於大蘇山持誦法華經。至藥王品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頓悟法華三昧。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師云。秪如今日靈鷲寺中。四眾臨筵。十方聚會。大眾見得麼。若見靈山一會。儼然在目。若不見。請各散去。不勞久立。上首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0484c16] 開爐。上堂。一僧舉坐具云。個事分明獨露。今朝靈鷲開爐。未審如何指點。師云。紅日當空。進云。從師釣盡千江月。出海金鱗意自如。師打云。未放你在。問。承和尚有言。無見為佛見。某甲即今見山見水。歷歷分明。是什麼見。師云。瞎。進云。見山見水。為甚麼道瞎。師打云。果然。乃云。爐鞴宏開烹佛祖。聖凡齊煆辣鉗錘。者回莫作尋常看。大眾應須高剔眉。當爐莫避。見義勇為。分明覷透真奇特。脫體風流更是誰。驀豎拄杖云還見麼。直得萬象光輝。乾坤獨露。縱橫殺活。總不繇人。把住放行。全歸自。如或不然。山僧不免重重指點去也。還委悉麼。杖頭有眼明如日。要識真金火裏看。擲拄杖下座。

[0484c28] 上堂。今朝十一月初一。個個眉橫鼻子直現成。公案不須參。也要諸人自委悉。不委悉。朝打三千。暮打八百。直得匝地普天。違避不得。正當恁麼時。如何是直下承當一句。還委悉麼。霜風撲面來。寒威滿衣裓。

[0485a02] 上堂。僧問。宏開爐鞴。水洩不通。過量人來。如何相見。師云。放汝三十棒。進云。驪龍不戀蒼波水。鼓翼飛騰遍太清。師便打。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云。黑漆桶見後如何。師云。黑潻桶乃云十五日前也恁麼。十五日後也恁麼。正當十五日亦只恁麼。正恁麼時不妨道個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更無回互。忽若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僧不是僧。俗不是俗。十五日前也不恁麼。十五日後也不恁麼。正當十五日亦不恁麼。又且如何委悉麼。莫守寒巖異草青。坐斷白雲宗不玅。喝一喝。

[0485a12] 長至。上堂。僧問。一陽復始。萬彙蒙新。帝德無私。乞師顯示。師拈拄杖。僧云。群象森然歸正化。當陽獨露布淳風。師打云。塞煞你眼。進云。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師云。禮拜著。如何是踞地獅子。師云。退身有分。如何是探竿影草。師豎拄杖云。還識麼。如何是金剛王寶劍。師云。險。僧禮拜云。頂門豎亞乾坤眼。匼匝風雷掌握中。師云。腳跟下少一頓在。問。百丈捲蓆。馬師下座。某甲撩衣。和尚如何。師云。休莽鹵。進云。恁麼則蛟龍海內興波浪。猛虎山頭顯大威。師便打。進云。覿面全提則不問。四奪家風請示明。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云。秀峰高突兀。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云。覿面好生看。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云。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進云。濟上宗風。拈向一邊。佛祖來時。推他腦後。正與麼時賓主酬唱一句作麼生道。師云。禮拜著。進云。恁麼則真風蕩蕩歸靈鷲。萬古禪林啟秀峰。師云。也是閒言語。問。吾有一物。千聖不識。遂豎拳云。和尚還識麼。師便打。乃云。群陰極一陽生。萬彙齊資露本真。覿體聖凡無二致。虛空充塞等乾坤。所以道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聖人得一以治天下。衲僧得一任運騰騰。既然任運騰騰。不妨向一陽未生之前。葭灰未動之際。直下坐斷。千聖頂[寧*頁]。不與一塵。作對淨裸裸。赤灑灑。然後向者邊行履。頭頭上明。物物上顯。一為無量。無量為一。小中現大。大中現小。於一毫端現寶王剎。坐微塵裏轉大法輪。雖然未是衲僧本分事。豎拂子云。若向者裏覷得透目前無法。心外無機。一切臨時。處處顯現。正恁麼時秪如應時及節一句又作麼生道。覿面陽和動。冰河焰自生。

[0485b10] 薦嚴。請上堂。僧問。大開爐鞴。煆煉英靈。去世先亡。未審如何煆煉。師云。蝦跳不出斗。乃云。秀峰山頭雲霧起。寒光溢目水生冰。分明佛法無多子。只要諸人著眼睛。豎拂子云。還見麼。若見。不妨道個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直下把斷要津。不通凡聖。三世諸佛。只言自知。歷代祖師。全提不起。一大藏教。詮註不及。秪如薦親一句作麼生道。天上人間無著處。塵塵剎剎現全身。卓拄杖下座。

[0485b18] 聖節。上堂。乾龍聖節是今辰。遍界山呼萬萬春。林下道人齊合掌。炷香虔爇祝堯齡。

[0485b20] 歲旦。上堂。拈香祝聖畢。僧問。元正啟祚。萬物咸新。師登猊座。有何祥瑞。師云。拈香祝聖。進云。當陽獨露人皆委。向上提持意若何。師便打。乃云。新年頭。正月一。普潤乾坤雨珠雪。覿面看來個個圓。試問諸人瞥未瞥。若未瞥。看他東家打躬。西家作揖。張公喫酒李公醉。白髮兒童俱面赤。惟我林下道人。今日還同昨日。還委悉麼。寒梅撲鼻香難見。端的春風在眼前。卓拄杖下座。

[0485b28] 春日。上堂。僧問。如何是靈鷲境。師云。秀峰齊插耳。進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覿面案山橫。進云。如何是目前事。師打云。腦後薦取。問。霹靂當空。照用齊開。如何是臨濟玄要。師便打。進云。如何是第一玄。師云。闍黎頭頂天。如何是第二玄。師云。孤落前川。如何是第三玄。師云。分明在那邊。如何是第一要。師云闍黎。休亂叫。如何是第二要。師打云。與你一棒。如何是第三要。師打云。猶嫌少在。進云。臨濟玄要承師指。遂喝云是照耶用耶賓耶主耶師復打乃云一二三四五六七。逗到今朝是人日。春風驀面忽相逢。撲破鼻頭撞破額。靈鷲寺裏今日有齋。大眾開單展缽拈匙放箸則且置。應時及節一句作麼生。泥牛起舞春悠悠。不風流處也風流。

[0485c11] 解制。上堂。僧問。把住牢關即不問。放行一路事如何。師云。緊峭草鞋。進云。灼然點鐵成金去。滴水興波浪潑天。師便打。乃云。適纔過歲旦。明朝又十六。時節不相饒。光陰何迅速。初非法爾如然。豈是人情催促。靈鷲結制九十日來。滴水滴凍。大眾缽囊高挂。不許動著一絲頭。今日檀越作齋。諸人一齊打開缽袋。饅頭[飢-几+追]子。三德六味。供佛及僧。一飽便休。還會麼。大方獨步無拘管。南北東西信自繇。

[0485c19] 淨光仰心明貫淨持期師過景星巖。請陞座。問答罷。師乃云。春山疊亂。青春水漾。虛碧寥寥。天地間獨立望何極。古德恁麼說話。大似在孤峰頂上等個人來。大眾且道他要等個什麼人。擊香几云。定光金地遙招手。智者江陵暗點頭。

[0485c24] 上堂。僧問。夏日炎炎。通身白汗。還有不熱者麼。師便打。進云。涼風到處通消息。拄杖頭邊白汗流。師復打云。少一棒在。乃云。昨日火雲燒空。今朝陰生巖谷。天道何似不常。人身隨著反覆。或時通身汗流。或時乾燥暴暴分明不隔纖毫。直下好個消息。且道是何消息。良久云。無事此靜坐。一日似兩日。卓拄杖下座。

[0485c30] 曹源法友請上堂。諸禪德相逢。不拈出舉意便知有。衲僧家須要舉一明三。目機銖兩始得。不見道撞著道伴交肩過。一生參學事畢。秪如今日故人遠至。覿面相看。又作麼生。拍掌云。寒山逢拾得。撫掌笑呵呵。下座。

[0486a05] 陞座。禪非意想。道絕功勳。纔要如何若何。便乃千里萬里。所以靈鷲者裏無禪教你們參。無道教你們學。一味杜田朴實頭種田博飯喫果。是當家種草。聞山僧與麼道。便一信永信。如或不然。更為舉示。以拂子左右拂云。還委悉麼。山前山後閒田地。盡底掀翻要一回。

[0486a11] 除夜。陞座。僧問。臘月三十日事如何。師云。明朝是初一。進云。請和尚喫茶去。師便打。問。如何是佛祖相傳第一義。師亦打。問。如何是和尚底奇特事。師又打。乃云。今日正喚作臘月三十夜。人人打辦過年。要將前來所作所為底事。盡情打疊得乾淨。無一絲毫牽挂。然後得安閒自在去。明日不妨又是從頭起。謂之度年。若有所負。被人追逼凌辱。則不得安閒自在。故古來尊宿以此喻爾我生死到來。眼光落地時節。若生死不了。業識茫茫。無本可據。如生龜脫殼。謂之度命如度年。古人如此親切譬喻。策進學者。無他。蓋要諸人灑灑落落。做個自在人去。雖然也是葛藤為他閒事。若是個快馬。見鞭影而行。直得羅籠不住。呼喚不回。一往向前。歸家穩坐。其或未然。駑駘休謂難尋覓。辜負山僧兩道眉卓拄杖下座。

住天台景星巖淨居禪寺語錄

[0486a26] 崇禎癸未冬。重建法堂。眾檀越爭題樑。師乃陞座。景。

[0486a27] 星千古禪林。檀越休分爾我。大家扶起一桁。既扶起。好惺惺。彼既丈夫我亦爾。人人覿體開胸襟。大眾且道胸襟又作麼開。良久。顧左右云。還委悉麼。分明一片閒田地。今古還他過量人。

[0486b01] 癸未冬。受明州雪竇請陞座。杲日當空。十虛普照。清風匝地。遍界全彰。如是則景星與雪竇齊高。乳峰與玉柱一體。瀑飛千丈影含珠。星墜半巖光映月。無彼無此。誰去誰來。諸仁者若能會得。不妨全明全暗。全放全收。放行把住。自在縱橫。一切臨時。不容擬議。正當恁麼時一句作麼生道。明年自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0486b08] 晚參。參禪一著。須具莫大力量。氣可食牛底漢子。當下便了。瞞他一點不得。所以祖師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原說是直指。何有一些打灣。德山見人入門便棒。臨濟見人入門便喝。豈不太煞直截明白。今人雖極聰明極用心。而不得了當。豈非反被聰明用心所障。瞻前顧後。無繩自縛。本具靈光。不得顯現。若醉酒漢子一般。一時呼喚不轉。譬如一人騎在劣馬上。驚怕不。行過樹下。緊緊抱定樹枝。馬既脫去。猶自懸樹。叫人相救。驀以竹篦一擊云。不知到者裏自肯放手。便安貼貼地。為甚費許多氣力。復以竹篦擊云。會麼。良久云。快請散去。

垂問

四山如削。周匝無門。如何得到者裏。

孤峰頂上。盤結草菴。且道是何意旨。

景星慶雲。一時現瑞。畢竟因誰致得。

上元值雪

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佛與光且止。如何是瑞底所以。

雪後始知松柏操。歲寒始見丈夫心。正當雪時。乾坤一色。向甚麼處見他松柏。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一(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6 冊 No. B183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