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69n1359_003 應菴曇華禪師語錄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9 冊 » No.1359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應菴和尚語錄卷第三

饒州莞山寶應禪院語錄

[0514c18] 上堂。古釋迦不先。新彌勒不後。正當恁麼時。盡乾坤大地人性命。總在應庵手裏。雖然如是。大丈夫漢。阿誰無一坐具地。直饒千佛出世。要侵他底不得。何故。盖緣祖父契書。四至分明。既過至鑑難逃。今日不免圓却此話。乃竪起拂子云。九萬里鵬纔展翼。一千年便翱翔。

[0514c24] 上堂。明不見暗。暗不見明。明暗雙忘。無異流俗阿師。野犴鳴師子吼。師子吼野犴鳴。三家村裏臭猢猻。價增十倍。驪龍頷下明珠。分文不直。若作衲僧巴鼻。甚處得來。三十年後。換手槌。未是苦在。

[0515a04] 病起上堂。法身病色身即是法身。色身病法身即是色身。如是次第。自幼至老。病至膏肓。神醫拱手處。萬病脫然。直下正體如如。更轉向那邊。然後法隨法行。法幢隨處建立。故能顯示攢簇不得底病。直教千聖覔起處不得。普入一切眾生身內。全眾生之病。入大解脫門。證無生法忍。始可津濟四生。梯航九有。若不如是。空病何為。敢問諸人。只如山僧許多時病。且道。與適來所說之病。是同是別。若道是同。未見老僧在。若道是別。亦未見老僧在。何故。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

[0515a14] 上堂。盡大地不是自。你諸人二六時中向什麼處措足。直饒滴水氷生。要且事不相涉。豈不見。大梅悟心於馬祖言下。臨濟契證於黃蘗棒頭。雖然。衲僧門下又且不然。何也。家無小使。不成君子。

[0515a18] 上堂。舉子胡和尚。門下立一牌。牌上書云。子胡有一隻狗。上取人頭。中取人心。下取人足。擬議則喪身失命。僧問。如何是子胡狗。胡云。嘷嘷。臨濟下二僧來參。方揭簾。胡云。看狗。二僧回顧。子胡便歸方丈。師云。二僧若親從臨濟來。子胡要歸方丈未可。者老漢雖慣得其便。爭柰咬者僧不殺。且道。利害在什麼處。

[0515a24] 上堂云。十五日前。大底大。小底小。十五日後。小底小。大底大。正當十五日。不大不小。且道。是佛耶。是祖耶。是凡耶。是聖耶。是人耶。是非人那。擬議不來劈[利-禾+婁]。更嫌何處不風流。

[0515b04] 上堂。舉僧問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又僧問趙州。如何是道。云墻外底。又僧問白雲。如何是道。云始平郡。如何是道中人。云赤心為主。師云。且道。這三句。是同是別。若道同。語又參差。若道別。佛法不到今日。還緇素得出麼。若緇素得出。莞山拄杖兩手分付。若緇素不出。它日它日撞著聱頭去在。

廬山歸宗禪寺語錄

[0515b12] 師入方丈據坐云。凡為善知識。居此室者。須行五無間業。然後。示以鑊湯爐炭。刀山釰樹。碓搗磨磨。謂之抽釘楔解黏去縛。若是下劣種草。必定望崖而退。唯是法王真子始可親近。正恁麼時如何。喝一喝便起。

[0515b17] 上堂。僧問。昔年王右軍。捨宅為寺。天下歸宗道場。直得三世諸佛時時出現。歷代祖師日日開堂。正恁麼時。截斷眾流一句作麼生道。師云。渠儂得自由。進云。捩轉大地人鼻孔。忽遇知有底人來。如何相見。師云。列在下風。進云。善財別後無消息。樓閣門開竟日閑。師云。須是與麼。進云。盡乾坤大地。無纖毫過患。猶是轉句。不見一色。始是半提。須知更有全提時節。如何是全提時節。師云。賺殺闍梨。師乃云。一句子。銅頭鐵額。一句子。半合半開。一句子。和泥合水。揭示拈花要旨。洞明少室家風。掀翻今古葛藤。坐斷明暗途轍。苟能直下承當。頓見本來面目。不必覺城東際。始見文殊。樓閣門開。方參慈氏。一見一切見。一聞一切聞。一明一切明。一用一切用。豈不見。昔日有僧辭歸宗。宗問。向什麼處去。僧云。諸方學五味禪去。宗云。我這裏只有一味禪。僧問。如何是一味禪。宗便打。僧云。莫打某甲會也。宗云。你作麼生會。僧擬開口。宗又打。黃蘗聞云。馬祖出八十四員善知識。箇箇屙轆轆地。唯有歸宗較些子。圓悟師翁道。若非黃蘗深辨端倪。洎乎勞而無功。師云。二尊宿。只解扶強。不能扶弱。若作一味禪。入地獄如箭。其或別有生涯。何異鏤氷作玉。且道。節角在什麼處。驀拈拄杖卓一卓。喝一喝。下座。

[0515c14] 上堂。僧問。真淨和尚道。頭陀石被莓苔裏。擲筆峰遭薜茘纏。羅漢院一年度三箇行者。歸宗寺裏參退喫茶。未審明什麼邊事。師云。佗是關西子。愛說川僧話。復舉三聖問雪峰。透綱金鱗。以何為食。峰云。待汝出網來。即向汝道。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峰云。老僧住持事繁。師云。若謂二俱作家。未具透關眼在。且道。歸宗恁麼說話。還見二老落處麼。諸人若辨得出。歸宗性命在諸人手裏。若辨不出。諸人性命在歸宗手裏。珍重。

[0515c23] 檀越裝佛上堂云。正眼洞明。十虗無間。直下坐斷情塵意想。不落玄沙機關。只向生佛前。識取本來面目。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麼中不恁麼。剗草除根。不恁麼中却恁麼。同生同死。正如壯士展臂。不假佗力。又如師子王游戲。得大自在。有時拈一莖草作丈六金身。有時將丈六金身作一莖草。亦能殺人。亦能活人。正恁麼時。歸宗如何折合。百寶裝嚴無相身。一超直入如來地。復舉昔毗藍園裏。摩耶聖母。左手攀枝。釋迦老子右脇降誕。九龍吐水沐金軀。四顧周行各七步。作大師子吼。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後來雲門大師道。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却。貴圖天下太平。師云。達之居士。打開無盡寶藏。運出自珍。裝嚴釋迦老子。且道。與雲門是同是別。若道是同。一人打殺。一人成就。若道是別。佛法豈有兩般。這裏得透去。堪為如來種草。苟或未然。山僧有一頌。舉似諸人。跛脚雲門言打殺。達之居士示全身。當陽出格無多子。報佛深恩只兩人。

[0516a16] 化主請上堂。法身無相而諸相顯然。法眼無瑕而群機洞照。所以一塵入正受。諸塵三昧起。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便喝。至於歷代祖師撩鈎搭索。路布葛藤。無不精徹淵奧。通證十虗。塵塵爾。剎剎爾。念念爾。時有西蜀比丘希慧。從那伽大定安詳而起。不離是定。入諸塵勞門。成就一切眾生行願海。此心既辨。克就今辰。營備齋羞。供養釋迦如來。五百十六應真大阿羅漢。且道。釋迦老子還來也無。若道來。即今在什麼處。若道不來。又供養箇什麼。諸人向這裏得透。便與釋迦老子。同一心知。同一眼見。同一受用。其或未然。歸宗更下箇註脚。但願東風齊著力。年年吹入我門來。

[0516b04] 復舉。丹霞問僧。從什麼處來。僧云。山下來。霞云。喫飯也未。僧云。喫飯了。霞云。將飯與汝喫底人。還具眼麼。僧無語。後來長慶問保福。將飯與人喫。報恩有分。因什麼却不具眼。福云。施者。受者二俱瞎漢。慶云。盡其機來。還成瞎否。福云。汝道我瞎得麼。師云。丹霞既龍頭蛇尾。長慶保福只得將錯就錯。雖然。二三老宿。要且不知這僧落處。具擇法眼。試請辨看。

[0516b11] 上堂。舉雲門道。若說菩提涅槃真如解脫。是燒楓香供養你。若說佛說祖。是燒黃熟香供養你。若說超佛越祖之談。是燒缾香供養你。皈依佛法僧下去。師云。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被雲門一棒打開了也。還有為眾竭力底麼。出來為雲門作主。與歸宗相見。

[0516b17] 上堂。舉僧問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云。臈月火燒山。師云。香林恁麼道。老鼠入牛角。忽有人問歸宗如何是衲衣下事。只對佗道。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0516b21] 上元日上堂。十五日前。提水放火。十五日後。噪鵶鳴。正當十五日。風恬浪靜。雨順風調。民安國泰。有一句子。到你啞却我口。無一句子。到你瞎却你眼。三文錢娶箇黑老婆。頭不梳。面不洗。知佗是凡是聖。驀拍禪床一下云。不入驚人浪。難尋稱意魚。

[0516c02] 上堂。見聞覺知無障礙。聲香味觸常三昧。眼見如盲。口說如啞。蘇州人獃。常州人打爺。大宋國裏只有兩箇僧。川僧。浙僧。其佗盡是子。淮南子。江西子。廣南子。福建子。豈不見道。父慈子孝。道在其中矣。

[0516c06] 靈濟王生日上堂。大方無外。大道無門。大用全彰。大機普應。洞明向上家風。顯示今時樞要。靈從何來。包法界以無邊。聖從何起。置毫末而非隘。直靈無功。其功廣大。真聖無體。其體充滿。譬如虗空具含眾象。於諸境界。無所分別。又如虗空普通一切。於諸國土。平等隨入。在天同天。在地同地。在人同人。如是則小中現大。大中現小。於一毫端現寶王剎。坐微塵裏轉大法輪。耶舍開山不見半邊鼻孔。拭眼革律打失一雙耳朵。驀拈拄杖云。二老今日。向山僧拄杖頭上。慶賀靈濟生辰。各與二十拄杖。何故。當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下座。

[0516c17] 上堂。飯籮邊。漆桶裏。相唾饒你潑水。相罵饒你接觜。黃河三千年一度清。蟠桃五百年一次開花。勒那咬定牙關。朱頂王呵呵大笑。歸宗五十年前。有一則公案。今日舉似諸人。且道。是什麼公案。王節級失却帖。

[0516c22] 上堂。釋迦老子道。十方國土中。唯有一乘法。一動一靜。一出一入。是非窟裏。閙布門頭。劒樹刀山。鑊湯爐炭。且道。是一乘法。不是一乘法。齪漢不要妄想。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其間有一箇半箇。撩起便行。脚跟下好與三十拄杖。豈不見雲門道。直得盡乾坤大地。無纖毫過患。猶是轉句。不見一色。始是半提。更須知有全提時節。大小雲門。聽事不真。喚鍾作甕。

[0517a05] 上堂。舉歸宗。甞與南泉同行。一日告別。煎茶次泉乃云。從前與師兄商量語句。彼此知。向後忽有人問極則事作麼生。宗云。這一片地。好卓庵。泉云。卓庵且置。畢竟事作麼生。宗踢倒茶銚便起。泉云。師兄喫茶了。某甲未喫茶。宗云。作這箇語話。滴水也消不得。泉休去。五祖戒拈云。南泉只解作主。師云。五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殊不知。南泉貪杯太急。歸宗薄處先穿。二老雖共發明馬祖正眼。要且極則事未夢見在。何故。家住東州。

[0517a14] 新鑄鍾上堂。示眾。有大智人。具大知見。啟大爐鞴。奮大鉗鎚。然後示大機顯大用。於二百日中。成此大法器。住大解脫門。亘千萬億劫。震大圓音。空明暗相。以此津濟四生。以此梯航九有。以此祈祥懺罪。以此息苦停酸。以此揭示頂門正眼。以此流通佛祖慧命。直得星飛電捲。山色凝光。鳳舞鸞翔。龍馳虎驟。豈不見。玄沙和尚道。直似秋潭月影。靜夜鍾聲。隨扣擊以無虧。觸波瀾而不散。猶是生死岸頭事。苟能於此洞明。便見玄沙老子。即今向紫霄峯下。拭眼堂前。騎聲盖色。坐斷十方。脫或未然。塞却耳根。分明聽取。

[0517a24] 元正日上堂。僧問。昔有僧問雲門。如何是清淨法身。雲門云。花藥欄。此意如何。師云。深沙努眼睛。師乃云。古今天地。古今日月。古今人倫。古今山河。釋迦彌勒。坐籌帷幄。耶舍拭眼。罷戰沙場。且道。功成名遂一句作麼生道。萬人遐仰處。紅日到中天。

[0517b05] 上堂。舉唐朝因禪師。微時甞運槌擊塊次。見一大塊。戲槌猛擊之。應碎豁然大悟。後有老宿聞云。盡山河大地。被因禪師一擊百雜碎。師云。老宿恁麼道。縱知因禪師落處。鐵負鞍有日在。這裏著得眼去。也是徐六擔板。

[0517b10] 上堂。舉龐居士一日問高峰云。此去華頂有幾里。峰云。什麼處去來。士云。可謂峻硬不得問著。峰云。是多少。士云。一二三。峰云。四五六。士云。何不道七。峰云。纔道七。便有八。士云。得也得也。峰云。一任添取。士云。不得堂堂道。峰云。還我恁麼時龐老主人公來。士云。少神作麼。峰云。好箇問訊問不著人。士云。將為將為。師拈云。發大機顯大用。且非電光石火。疾焰過鋒。要須平地上嶮崖。孤峻處平坦。看佗二老。深入虎穴。透徹淵源。至於結角羅絞游刃磅礴得大自在。因甚麼頂峰未曾到。只如高峰云還我恁麼時龐老主人公來。士云少神作麼。歸宗向這裏擬著箇眼。也要諸人瞥地。良久云。竹影掃堦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

[0517b22] 上堂。舉龐居士訪長髭。值上堂。大眾集定。士便出云。各請自撿好。長髭便示眾。士却於禪床右立。時有僧問。不觸主人公。請師答話。髭云。識龐公麼。僧云不識。士便搊住其僧云。苦哉苦哉。僧無語。士托開。髭少間却問士云。適來這僧還喫棒否。士云。待伊甘始得。髭云。居士只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士云。恁麼說話。某甲即得。外人聞之。要且不好。髭云。不好箇什麼。士云。阿師只見鑿頭方。不見錐頭利。師拈云。風行草偃。水到渠成。覿面提持。斬釘截鐵。龐居士打開無盡寶藏。運出自家珍。要且只解自家富貴。安能富貴別人。長髭久經陣敵慣戰作家。至嶮至危處。愈見八面玲瓏。歸宗大眾集定。其間設有一箇。半箇。善能自檢。便與趕出。何故。家無白澤之圖。豈有如是妖怪。

[0517c11] 退請再歸上堂。釋迦老子道不著底句。歸宗今日道著。達磨祖師拈不出底機。歸宗今日拈出。從上佛祖。百孔千瘡。一切與汝諸人塞却。便好各各安家樂業。照管祖父田園。自然時清道泰。雨順風調。吹無孔笛。唱太平歌。不妨快活平生。雖然。以世諦推之。則有利有害。若以佛法商量。則無固無必。所以道。動若行雲。止猶谷神。既無心於彼此。豈有象於去來。去來不以象。動靜不以心。如是則法隨法行。法幢隨處建立。不免高挂鉢囊。拗折拄杖。且坐斷金輪峰一句作麼生道。如斯標志雖清拙。大丈夫兒合自由。復舉南禪師出城還山。有頌示眾。去時一溪流水送。回來滿谷白雲迎。一身去住非去住。二物無情似有情。師云。南禪師好則好。祇是愛便宜。山僧也有一頌。舉似大眾。去時冐雨連宵去。回來帶水又拖泥。自怪一生無定力。尋常多被業風吹。

[0518a02] 塑佛開光明示眾云。達之居士以無礙智力。洞明吾佛相好。以無礙辯才。成就一切奇特殊勝。不可思議解脫門。設使虗空為口。江海為舌。盡塵沙劫讚歎而莫得其彷彿矣。且道。釋迦老子是有光明可開。是無光明可開。若道有光明可開。歸宗當墮五無間獄。若道無光明可開。盡乾坤大地。無一人發菩提心。到箇裏。苟非契證從上諸佛妙心。又焉能觀瞻如來勝妙頂相。正當恁麼時如何。當陽拈出真消息。豈教辜負釋迦文。

[0518a11] 上堂。披毛戴角。拽把牽犁。耕荊棘林。下地獄種。開三毒華。結無明果。是故。見者聞者。悉起惡念。惡念起時。充塞虗空。即虗空體。證魔王身。正當恁麼時。誰是施者。誰是受者。箇裏緇素得出。許你諸人有出身路。苟或未然。且道佛之與魔。是一是二。一二之義。汝等諸人且莫瞌睡。為甚如此。三十三天趯氣毬。

[0518a17] 上堂。僧問。擘開華嶽。巨靈謾騁其威。百步穿楊。由基未為中的。祖師門下。如何理論。師云。透頂透底。進云。未審向上還有事也無。師云。向上問將來。進云。相逢不拈出。舉意便知有。師云。未是向上事在。進云。記得僧問濛溪和尚云。不落凡聖機。請師別道。溪鳴指三下。此意如何。師云。傷鋒犯手。進云。巖巒峭峻。如何趍途。溪良久。又作麼生。師云。莫向良久處會。進云。祇如濛溪恁麼答話。還有為人處也無。師云。有。進云。如何是濛溪為人處。師云。敗也敗也。進云。祇如這僧道濛溪今日瓦解氷消。未審過在甚處。師云。看闍梨失却鼻孔。進云。溪擲下拂子。僧拈起。溪便喝。僧呵呵大笑云。事不孤起。此意如何。師云。一點水墨。兩處成龍。進云。恁僧會了恁麼道。師云。正好檢點。進云。祇如濛溪道暗中拼繩。誰辨曲直。僧云拘劒傷身是誰之咎。又作麼生。師云。二俱瞎漢。進云。未審者兩轉語。那一轉親。師云。總不親。進云。恁麼則歸宗今日出古人一頭地也。師云。莫要埋沒老僧。進云。僧拂袖便行。溪云難遇此子。意作麼生。師云。笑破乞兒口。進云。祇如濛溪恁麼道。為復成人之美。為復陷虎之機。師云。坐斷咽喉。進云。不貪香餌味。可謂碧潭龍。師云。一釣便上。僧禮拜。師云。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是汝諸人八萬四千毛竅。三百六十骨節。祖師一時打開了也。歸宗更為破慳。卓拄杖一下。下座。

[0518b17] 上堂舉龐居士訪洛浦。士拜起云。仲夏毒熱。孟冬薄寒。浦云莫錯。士云。龐公年老。浦云。何不寒時道寒。熱時道熱。士云。患聾作麼。浦云。放你三十棒。士云。啞却我口。瞎却你眼。師云。龐居士雖是煅了底金。要且未經本分鉗鎚。洛浦雖輕放過。歸宗不免賊過後張弓。當時待佗道仲夏毒熱。孟冬薄寒。便與趕出。何故。車不橫推。理無曲斷。

[0518b24] 端午上堂。五月五日端午節。好事當陽難掩塞。歸宗突出拄杖頭。閑神野鬼俱消滅。俱消滅。砌下寒泉忽倒流。嶺上白雲不敢白。

[0518c02] 復舉文殊一日令善財採藥云。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遍採無不是藥。却來白云。無不是藥者。文殊云。是藥者採將來。善財拈一莖草與文殊。文殊提起示眾云。此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師云。大小文殊被善財換却眼睛。下座。

[0518c07] 上堂。僧問。林泉日永。殿閣凉生。時節因緣即且置。百丈捲席事如何。師云。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進云。祇如馬祖歸方丈作麼生。師云。不是苦心人不知。進云。首山道龍袖拂開全體現。又作麼生。師云。頭入膠盆。進云。汾陽道師意如何。首山云。象王行處絕狐蹤。豈不是明百丈捲席意。師云。兩箇無孔鎚。進云。汾陽於言下悟去。還端的也無。師云聽事不真。喚鍾作甕。進云。汾陽如此悟去。也合喫歸宗手中棒。師云。過在什麼處。進云。貪觀山色好。忘却祖師禪。師云。闍梨棒教誰喫。僧禮拜云。謝師答話。

[0518c17] 師乃舉風穴示眾云。若立一塵。家國興盛。野老顰蹙。不立一塵。家國喪亡。野老安貼。於此明得。闍梨無分。全是老僧。於此不明。老僧即是闍梨。闍梨與老僧。亦能迷却天下人。亦能悟却天下人。欲識闍梨麼。右邊一拍云。這裏是。欲識老僧麼。左邊一拍云。這裏是。師拈云。大小大風穴。不會轉身句。

[0518c23] 上堂云。從上佛祖。道不得底。拈不出底。歸宗今日盡情與你諸人拈出。有般漆桶。見拄杖便喚作拄杖。有般漆桶。見拄杖不喚作拄杖。似這般底。向歸宗門下。總是擔枷帶鏁漢。五十年前。一百年後。拳趯相副。箭鋒相拄。且道。為什麼人發機。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

[0519a05] 上堂云。參學人切忌錯用心。悟明見性。是錯用心。成佛作祖。是錯用心。看教講教。是錯用心。行住坐臥語言三昧。是錯用心。喫粥喫飯屙屎送尿。是錯用心。一動一靜一往一來。是錯用心。更有一處錯用心。歸宗不敢與諸人說破。何故。一字入公門。九牛拽不出。

應菴和尚語錄卷第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9 冊 No. 1359 應菴曇華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