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17n0327_001 楞伽補遺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17 冊 » No.0327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No. 327

楞伽補遺

[0471c09] 楞伽阿多羅寶經者。楞伽寶名。具云釋迦毗楞伽。此云能勝。義云堅固。阿多羅。此云無上。謂此楞伽。乃無上寶也。聞之梵師云。此寶八楞。視之渾圓。其體光明瑩徹。最極堅固。不可鑽穿。世間之寶無過勝者。目能勝一切。故云無上寶也。西域南海。有楞伽寶山。居大海濱。目山純此寶所成故。山以寶名。山高五百由旬。山頂有城。亦名楞伽寶城。無門可入。為夜叉王所據。山形下細上大。因名不可往。有神通者乃能入。此經發起因。佛于大海龍宮。說法七日。迴過山下。顧謂眾曰。過去諸佛。皆于此山。說自證境界。我亦當說。時夜叉王。目神力故。知佛言念。故往請佛入城演說此經。是則山目寶名。經目處名。通取為喻。乃單喻為題也。然單約喻明經者。第一義如來藏心。亦名寶明玅性。又云寶覺明心。是為堅固法身不動智體。名自覺聖智。寂滅一心。名大寂滅海。亦云智海。覺海。寶明空海。下經云藏識海。謂眾生本具如來藏清淨法身。迷之而為藏。識變成五蘊之眾生。自覺聖智。變為妄想煩惱。寶明空海。成生死之業海。夜叉乃惡鬼飛行而食人肉者。故山高五百由旬。居大海中。而為煩惱生死夜叉所據也。佛在此山。說自證境界者。謂目自覺聖智。而觀識藏。即如來藏。生死即涅槃。煩惱即菩提。現前五蘊身心即是如來常住法身。頓證一心。更無別法。此乃最上乘。非心識思量境界。唯許上上根人一悟頓悟。不悟則不許。意識湊泊故。山名不可往。有神通者。乃能入故。寶乃無上之寶。處乃不可往之處。通喻此經顯示第一義心。乃離心意意識境界。為無上法門也。此經發明五法三自性皆空。八識二無我俱遣。直顯離心意意識境界。故達磨指此為心印。是則全經旨趣。在此一題。目喻發明。及夜叉王發起因緣。盡甚深玅義矣。約天台五種釋題。此經目單喻為名。寂滅一心如來藏性為體。自覺聖智為宗。專破二乘外道邪執故。目摧邪顯正為用。目無上頓教大乘為教相。以此經顯示五性三乘無性闡提皆許成佛。為法華開顯之前茅。故判為法華先導也。

[0472a19] 佛語心品者。此經直指寂滅一心為宗。以自覺聖智證入為趣。以此心不屬迷悟了絕聖凡。十法界依正因果。一法不立。所謂五法三自性皆空。八識二無我俱遣。以此四門皆迷悟邊事。所以大慧讚佛偈云。若有若無有。是二悉皆離。以有是生死法。無是涅槃法。此二皆離。則法界性空寂滅一心顯矣。故云佛語心品。謂佛所說者。唯此一心法耳。故禪宗指此為心印。謂之佛祖向上一路。名頓教大乘。

[0472b03] 大慧讚佛五偈半。極盡一心之旨。故後顯一心文云。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故。初偈云。世間離生滅。猶如虗空華。此讚佛能證一心空義。目明了徧計本無也。言世間即該三世間。謂智正覺世間。有情世間。器世間。通該十法界依正因果。目此三種世間皆生滅法也。目唯心所現本無生滅。但依徧計而有。以性空故。故如空華。即此一偈。超迷悟因果。直示一心之源矣。唯佛目自覺聖智。證窮此心。故云智不得有無之相。今愍物迷此。故目同體大悲。出現世間。而開示眾生。故云而興大悲心。故今所說。正示此一心耳。

[0472b13] 次偈云。一切法如幻。遠離于心識。此示一心本無生義也。併後一偈。以明了依他無性從緣而有。意謂。世間現有生滅。何以言空。故云以一切法本自無生。但依他有。故如幻耳。幻喻生本無生。若目妄心分別。則見有生滅。若遠離心識分別不生。則當體無生。了無一法當情。豈非空耶。

[0472b19] 三偈文例應云。世間恒如夢。遠離于斷常。此顯無二也。意謂。世出世間一切諸法。唯心所現。外道二乘。不了唯心依他而起。故妄分有無。起斷常有無二見。若了唯心。則遠離斷常。了無二見矣。

[0472b23] 四偈。顯離自性。意謂。眾生不了唯心。則妄執人法二我。為二障根本。則起惑造業。妄見生死之相。既了唯心。則人法雙忘。二障頓淨。唯一圓成。則生死之相不可得矣。此上四偈。讚佛超世間生死有法也。然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故。乃當經一心之旨。後文自顯。目三性釋者。乃清涼意。故引義目證之。

[0472c05] 五偈讚佛超涅槃法。意謂。一切諸法。既唯一心。則本來寂滅。不假更滅。故云一切無涅槃。然諸法既目本自涅槃。則法法皆真。盡是法身真體。如此又何則有涅槃為佛所證耶。故云亦無涅槃佛。斯則法身常住。又豈有佛更入涅槃耶。何耶。以遠離覺所覺故。謂唯此絕待一心。本無能所對待故也。唯佛證此。所目若有若無有是二悉皆離也。故二譯載夜叉王首即問佛云何捨法云何捨非法。佛答。以外道見生死為法。涅槃為非法。是二應捨故。大慧讚云。有無俱離。是則全經之旨。不出夜叉發起一問并大慧偈讚而。故向下所破者。乃有無二見耳。

[0472c16] 悉檀離言說。梵語悉檀。此云徧施。謂佛以四法偏施眾生。四者。一世界悉檀。令眾生得歡喜益。二為人悉檀。令得生善益。三對治悉檀。令得破惡益。四第一義悉檀。令得入理益。謂佛雖以四法徧施眾生。然但應眾生之機。本來離言說相。意責大慧不達離言之旨。故有此問。我令特為顯示建立數句離言之旨。故向下一一皆曰非。

[0472c23] 大慧聞一心真如離一切相了無說示。是知十法界相。皆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乃生滅門事。故即問諸識有幾種生住滅也。七種自性。魏譯云外道有七種自性。講者槩以正教道理釋之。昧之甚矣。殊不知此經專破外道不知唯心唯識道理。故別立異法。目為生因。目迷真妄不一不異唯識真因。故立異因。佛前文責外道墮斷見論故。特出所計生法。異因有五。言勝玅。士大。自在。時。微塵等。乃外道所計之法為生因者。故隨後即出所立妄計。各有確定。自性為宗。有七耳。既出邪宗。故後示正教云。我有七種第一義也。經文上下血脈。佛語昭然。而昧者妄擬。謬之甚矣。若七種自性。立正義。又何下文重出七種第一義。豈不贅耶。

[0473a12] 七種第一義心境界者。謂佛目法界一心。為自境也。慧境界者。慧光無量。炤徹微塵剎土也。智境界者。謂目權實二智。窮盡真妄聖凡也。見境界。唐本云二見境界。謂雙炤真俗二邊也。超二見。謂窮盡一心中道也。超十地境界者。謂等覺後心極盡因門也。如來自到境界。證窮法界。自覺聖智。究竟果海也。意謂。我所建立。乃稱一心真如平等。佛慧以二智見二空。證真如。以至等覺。入佛果海。目為法門。蓋依性自性第一義心而建立故。不與外道惡見共也。此七第一義心。乃單示佛境界。不說因心。若說因心。則失旨矣。

[0473a22] 問曰。說三種識即結果者何耶。

[0473a22] 答曰。前三種識中。最初顯識生之由。以無明熏真如。為現識生起因。取種種塵等。為分別事識生起因。佛意顯此藏識依真而起。乃真妄和合。故特指阿賴耶識為生死涅槃因。立此真因。將破外道無因邪因故。即辨明邪正。目示唯心如幻觀門。顯直觀藏識。頓破根本無明。頓證一心。為究竟極果。故隨便成立唯心一番因果。目結三種識相也。

[0473b06] 問曰。生滅章中。大慧初問諸識有幾種生住滅。佛答。目略說有三種識。廣說有八種相。今前略有三種識竟。而大慧復問廣說八種相中。先敘世尊所說心意意識五法自性相。且云一切諸佛菩薩所行自心見等所緣境界不和合。顯示一說成真實相一切佛語心。然後方請說藏識海浪法身境界者。何耶。

[0473b11] 曰。此通涂問意。血脈幽潛。最難理會。請試言之。此經單示寂滅一心離一切相。故云五法三自性皆空八識二無我俱遣。故大慧初問百八句。蓋約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目問。故佛指寂滅一心目答。故云一切皆非。是則直指一心。一法不立。則不容有說矣。此顯一心真如離一切相也。故大慧隨問諸識有幾種生住滅。是約心生滅門。容有言說矣。然生滅門中。先問諸識者。以五法三自性二無我三門皆依八識轉變而立也。故先問諸識一門。未及問五法三自性二無我。後三門義。佛答謂諸藏識略說有三種識。廣說有八種相。今前答略說三識。單顯第八識自體竟。故大慧重請有八種相故。問藏識海浪。乃問前七識生起之由也。然請辭先敘所說心意意識五法等。乃至成真實佛語心者。乃通牒前問答。申領佛意。目啟前七識生起之問也。然五法等。乃依八識之所建立也。世尊答云。一切皆非。此領佛示真實佛語心矣。及問生滅門。世尊略說三種識。世尊說不思議熏變。乃八識生起之由。且云真識現識。乃題識藏即如來藏。領其旨矣。意謂。五法等皆依八識建立。但不知前七轉識因何而生。又不知如何生即無生。故問藏識海浪即法身境界。又不知五法三自性二無我。因何而立。故因請八識之相含問四門之義也。故世尊向下先答八識生起之由。後又重申問五法自性。佛一一答畢。末後結歸二無我觀。目成唯心觀門。為真實佛語心也。故答意從此直至後文結果章中。目通明五法自性。顯正智如如。方盡從生滅門入真如門究竟之義也。大科甚明。當通觀之。

[0473c15] 問曰。大慧問藏識海浪。乃問前七識也。而云法身境界者。何耶。

[0473c16] 答曰。大慧述領一心之旨。意謂。佛上來說心意意識五法自性皆空。乃是一切諸佛菩薩自心現量所緣境界。一法不立。絕諸對待。故云不和合。如此說是顯真實佛語心。此領前識藏如來藏真妄不一不異之旨矣。但不知前七識生起之由。所目生本無生之義。故請說藏識海浪即是法身境界也。故下答文中。示四因緣故眼識生。目緣生性空。目顯生即無生之意。即法身境界也。合業生相者。然業即業識。生謂生相無明。起信云。以依阿賴耶識說有無明。初無明熏真如成業識。既成業識。則生相無明即依業識。故云合業生相。以生相無明即熏業識。遂起染心。則深生計著為我。此即七識生起之相也。

[0474a04] 八識偈中。佛顯八識即真。本來一體。雖異而不異。目示海浪法身境界。故目海水波浪喻浪異而水不異也。大慧遂目日月。喻佛說法。應當與一切眾生說平等真實之法。何以世尊一向與二乘人。只說六識為生死本。何故不說八識即真之真實法耶。佛答。目彼眾生心不真實。不堪受真實法耳。非不說也。譬如海波下十句。喻顯其法元有頓漸之不同。故說亦因之建立。然說雖有頓漸。其實無有一定之次第。意謂。我說六識漸時。未甞不兼帶八識而說。但眾生聞者不解耳。又設画師喻。目明說法應當隨機先後次第建立也。彩色無文二句。喻法本離言。但為悅眾生。不得不隨機施設。非我不說實也。下文更顯深義。謂不但說權法為不實。即說真實法亦無實法與人。目真實離名字種種皆如幻故。末後云。聲聞亦非分者。足徵大慧意疑佛不與二乘說八識真實之法也。哀愍者指佛。謂今日乃說自覺之境界也。

[0474a20] 長行結示。欲知自心現量自覺境界。須要真實修行自悟乃可相應。非是說了便休。故後文示聖智三相。為修行之要。成立唯心第二番因果也。

[0474a23] 問曰。佛一往為大慧開示八識因緣。顯離心意識境界矣。而大慧至此。問聖智分別自性經。且云為百八句所依者。何也。

[0474b01] 答曰。此經直指一心。為正顯五法三自性皆空八識二無我俱遣。以為宗體。目大慧初目百八義請問者。乃通依五法自性八識無我而問。皆屬迷悟邊事。故佛目目一切皆非。此直示一心真如。一法不立。是則五法自性八識無我。蕩絕無遺矣。故大慧隨問諸識生滅。言雖問諸識生滅。意實不知空遣。故佛為示生滅因緣。隨示目直觀藏識。教目離心意境界。是則八識之相遣矣。尚不知五法自性無我因何建立如何空遣。故特問聖智事分別自性經。意謂空此諸法。乃自覺聖智事。非三乘比智可能耳。言百八句分別所依者。正顯所問百八義。皆依五法自性而問也。然舉果悳轉得如來法身者。乃躡上佛示離心意識所轉果悳。意在離此五法。乃得如上之果。是舉真果。目證真因也。此問意乃經中之血脈。學者縱能通達文字。而不知血脈。亦無歸宿。此旨甚微。故特示之。佛答中。即舉外道有無二見者。正顯外道不了唯心故。於名相上。橫計而生妄想。乃正破名相妄想也。

[0474b19] 離異不異者。謂妄想與名相元別故異。今妄想乃依名相而起故不異。目有心境對待故也。今言離異不異者。正教目遠離心境。絕諸對待。心境皆空。則五法自性皆空矣。此正空名相妄想之要旨也。顯正智章中。目三佛說法頓漸以明正智者。蓋因前八識頌中。大慧責佛既云唯心頓現一切諸法。則佛當為眾生直說真實頓法可也。何以又說三乘漸法耶。佛答謂因眾生心不真實。難與說實。恐其不信。則說之無益。以隨機不同。不得不施漸法耳。故此顯說頓漸之所以。目四漸喻機。以四頓喻佛。在佛。以平等大慧教化眾生。雖漸亦頓。在機。有利鈍不一。雖頓亦漸。故目法證佛。則有三身。故法亦有三乘。此化儀之必然者。以眾生根本實智迷之而為自心現流。故淨現流以成正智。然迷雖頓。而淨則漸也。

[0474c09] 頓喻四中。明鏡喻頓示眾生一真法界清淨圓明心體。日月喻頓破眾生無明業識。顯示本有不思議業用。藏識喻頓令自心眾生一時成熟。究竟佛果。自心所現根身器界。喻自心之眾生。法依佛喻頓目普光明智。炤一切眾生心地。頓令五性三乘。破滅無明。頓見本有平等法身。三身佛說法。乃以法證佛也。法依佛者。乃依法身所垂之報身佛也。說緣生者。以顯緣生無性無性緣生。乃頓漸漸頓之法也。即華嚴經所說四十二位。行布圓融之旨。法身佛說離心自性法。乃直示頓法也。化身佛所說。乃六度權行。單漸法也。結歸法身佛者。乃示此經為頓頓宗也。後聲聞外道破邪因以顯正因。此又漸中之漸。意謂有機如此。不得不施漸之漸也。然在經文。其義甚隱。諦觀佛意經旨理實昭著。

[0474c23] 破二種邪因。科在二乘。云即二乘邪因以示正因者。目聲聞乃證聖智差別相。但示究竟故。即彼所證以示究竟真因。故云即在外道。云目聖智破邪因者。目外道所計常不思議。乃別立異因。以無常為常故。佛目真常聖智。破妄計。故云目。

[0475a04] 舉果驗因者。謂舉今現證之果。目驗昔日之因也。目聲聞所證涅槃。以非真滅為滅。足驗昔因未得聖智究竟相也。謂外道今取斷滅為果者。蓋昔以生法為不生。特以無常為常故。今墮斷滅之見耳。五無間種性一章。重明為機稟佛性是一。因聞三乘之法名言熏習故。種性有五。前頓漸章。明法一機異。故有三乘。即一乘法分別說三者也。今五無間性。乃因聞前三乘法。不得離言之義。執文言熏習成種。此又顯機之所稟。佛性是一。故云無間。因熏各別故。有五種性耳如來無間種性。有四種。一權教事六度。二乘乘空慧。三實教。四即圓教。四位菩薩釋者。諦觀經大明標如來種性。意指如來果法。非說因位中故。若以菩薩釋之。失本指矣。蓋目直指一心真如。若悟唯心。即頓登佛地。即圓教之三賢。此亦不立。況權教空慧乎。若目前三位菩薩法釋之。則聞熏但成前三菩薩種性。非如來種性矣。

[0475a20] 結二無我末觀成得果一節。此結酬前請也。因大慧初聞分別自性。觀察無我。淨除妄想。炤明諸地。乃至逮得如來法身故。此開示五法自性二無我畢。乃顯真因。故即證成必得如來之果。勸今應當修學。乃總結四門。番顯正智如如。以空遣五法自性證二無我。通示三番因果也。

[0475b02] 結示五法自性二無我果相竟。而大慧陡問建立誹謗二惡見者。何也。

[0475b03] 答因初問五法生起之由。世尊即說外道有無二見。為名相妄想之因。故今開示明。今即問彼二種惡見從何而起也。佛答二種惡見從非有而建立也。蓋非有乃無也。建立為有也。意謂外衟不達諸法本無。則目有為實有。及至壞滅。則目無為絕無。故有為建立。無乃誹謗。此二見所由生也。此問來意幽潛。若不知來端。則經旨血脈不貫也。

[0475b10] 問曰。示二見後。乃重都結前果者。何也。

[0475b10] 答曰。佛意總顯唯心無外境界。其五法自性二無我等。從迷中來。皆因外衟有無二見。為生死本。是為大過。故今通遣畢。乃結真因得果成佛之後。當單為眾生說唯心法。目破外衟有無二見為化儀。此所目為頓教法門。此經頓宗。但破外衟二乘偏邪之見。不說別斷煩惱。目識藏即如來藏故。但了妄想無性。則生死涅槃平等。更無煩惱可斷。故但離二見。即頓證法身。故都結成四番因果也。

下第二卷

[0475b20] 問曰。顯理中示寂滅一心歸究竟。然目如來藏并上一心總為顯理。且大慧又目外衟我見為問。似與一心之旨不同。何以總為一科。

[0475b22] 答曰。此有深旨。目經初夜叉王問佛。云何應捨有無。佛既答。隨即示云。寂滅者名為一心。一心者名如來藏。此則總標一經宗本。要顯寂滅一心。不屬迷悟。究竟不生。然所目有聖凡生起者。皆如來藏隨染淨緣。轉變為生因耳。然前百八義一切皆非。目顯一心寂滅無生之旨矣。次大慧隨問諸識有幾種生住滅。雖問識之生滅。然尚未審識生之因。且于一心究竟處。建立誹謗章中云。非有因建立因。直說初識前無因。如此一心。豈不墮于畢竟斷滅耶。故此大慧隨問如來藏者。目前雖明一心之旨。尚未明如來藏之義。方今將顯如來藏隨緣為染淨生法之因。要明識藏即如來藏故。後文如來藏為善不善因。目如來藏即前三種識中之真識也。目此經不說無明為因生八識。直指如來藏即藏識。要顯妄即是真實。斯經之宗本也。不同諸教。然大慧疑世尊說如來藏同外道我者。正是佛說阿陀那識甚微細。習氣種子成瀑流。我于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目外衟向執藏識為神我故。今將目如來藏真我。目破彼計。是則外衟計有無二見。則前目寂滅一心破之矣。向執我見未亡故。特目如來藏真我破之。目盡破彼計。圓滿一心故。總科為顯理究竟。義旨深潛。誠非麤浮可見也。細尋佛意。微玅難知總示正行章。破本無四句可離。頌中如是觀三有。究竟得解脫。未後結云。為淨煩惱爾二種障故。譬如商主。次第建立百八句無所有。足證前百八句。乃依三界作四句妄計而立。然無所有則皆非也。

[0475c24] 問曰。當轉二性教中。一向說轉生死為涅槃。轉煩惱成菩提。此中但說轉二自性者。何耶。

[0476a01] 答曰。此經不同三乘別教。直指一心。不屬迷悟。目生死涅槃本來平等。更無可轉。但以外道不了言說性空。妄計言說有實自性。起種種徧計。二乘不了諸法緣生無性。妄執諸法有實自性。以此二種障正知見。意謂。若了言說性空。則徧計情亡。若了緣生無性。則依他泯性。二計既亡。則圓成自顯。所目但轉二自性計著也。後廣辯四行禪。葢依此而立也。

[0476a09] 略示邪因果相章末。示感應二徵。結示果相。至究竟地。得灌頂位二加持者。此正示目真因所得之果。如此方為真修也。

[0476a12] 問曰。四種禪皆依惑亂為所觀者。何耶。

[0476a12] 答曰。目前云惑亂起聖種性。及愚夫種性故。愚夫乃外道二乘。其禪皆惑亂也。觀察禪二種。目能觀正智。觀所觀惑亂。目對待未泯。故為漸次。其攀緣如禪。然攀緣即惑亂也。乃名相妄想耳。觀名相妄想本如故。名攀緣如禪。此二種禪。目分頓漸。名三乘禪。故觀察禪果相。則從解行入初地。漸次上進。其攀緣如禪。則頓登八地。此頓漸之分也。然觀察義禪。能觀者正智。所觀者妄想名相。故真妄雙舉。此乃對待而觀。故要離四句。目外道妄執四大名相。以妄想分別作四句見耳。其攀緣如禪。則直觀五陰本自如如。絕諸對待。故為頓悟。于中主意。專破外道計四大造五陰。目神我為主諦。若觀四大本空。五陰無我。即此五陰本自如如矣。

[0476b01] 問曰。示正果中。說妄想識滅。名為涅槃。不說轉藏識。單說滅六識者。何也。

[0476b02] 答曰。此經宗旨。說識藏即如來藏。不必更轉其藏性。寂滅之體。所目不得顯現者。但因妄想攀名相之過也。目藏體本是湛淵之心。猶如湛海。雖云前七波浪。其實只因六識攀緣外境界風。鼓動波浪。即七識亦因六識所起之波浪。其體同是八識精明。故本不生。是故三性之中。依他元自無性。其過在徧計執性耳。然妄想乃徧計執性。正是六識攀緣種種如幻依他境界。增長習氣。長養藏識。故今特辨妄想過重。故六識滅。則內外心境一切皆寂滅。如來藏性應念現前。所以特說六識滅為涅槃也。此經宗趣。與相宗。逈不相同。故不立七識。所目世尊隨節說妄想分別通相。以顯即妄即真。為如來最上一乘禪也。

[0476b15] 經旨來意。從二卷初示正行科中。四方便為能觀之智。二種自性。指所破之惑。無四句可離。無聖智可得。乃所顯圓成之理。及離過絕非一科。四節立定。自後略示邪正因果。及廣辨邪正因果。總是廣釋卷初四節之義。其觀察義禪。觀察覺。即前能觀之智。妄想攝受計著覺。即釋前所破之惑。攀緣如禪。即顯前圓成之理。末後如來最上一乘禪。即釋前離過絕非。細觀經旨。前後名應。其理昭然。

下第三卷

[0476b24] 初三種意生身。五無間種性。乃示因圓。宗說二通。乃示果滿。目果海離言故。

[0476c02] 問曰。斷證科。初明妄想不實破我執。言說性空破法執者。何也。

[0476c03] 答曰。目外衟妄想專目執我見為本。而二乘雖離五蘊假我。猶執涅槃為我。故亦云心惑亂。故云煩惱障。然依言說為法執者。目內教學佛法者不能離言得義。但執言說為實法故。今教以離言觀心。為破法執。斷所知障也。然我執外衟居多。法執學佛法者居多。若起信所說我見亦依所聞佛法而起。此經專破外道神我。故經論意異耳。

[0476c10] 問曰。其破法執。經文指語義而說其旨甚明。若約妄想為破我執。意旨未顯。目大慧但問妄想。

[0476c12] 答曰。一往所說妄想。多指外道。而二乘但兼帶而然外道妄想所計者。一我見耳。然大慧雖通問妄想生處。惟世尊約指攝所攝墮有無外道見計著我我所生。此所目妄想為外道我執之本也。其凡夫二乘。計五蘊為我者。經文長行未顯。至頌中云。施設世諦我。諸陰陰施設。其旨的然明矣。更復何疑。

[0476c18] 問曰。大乘教中。皆說二執。有分別俱生麤細不同。且云分別二執。從三贒至初地斷盡。俱生二執。從二地至七地斷我執盡。法執至佛地乃盡。今經說麤細二執一時斷盡。未明其旨。請問其詳。

[0476c21] 答曰。此經頓教大乘。意在頓破無明頓證一心。故二障亦頓斷耳。大經云。不了第一義。故號為無明。第一義者。即此經所說第一義諦寂滅一心也。然不了二字。即無明也。了乃知也。經中頻言知自心現量者。謂了第一義心也。且麤細二障。因無明而有。今言頓了自心現量。則頓破無明。無明既破。則彼二障又何從而有耶。目真知自體有大智慧光明義故。說名為智。此即自覺聖智也。若目即心正智獨炤一心寂滅之體。則一切皆離。今因不了。則妄起分別執著。故名妄想。是目此經不說斷無明。單說斷妄想。妄想淨處。即頓證一心。故無漸次先後耳。所謂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故為頓教大乘。

[0477a10] 問曰。轉變章。言轉變者。乃一切眾生生死往來捨身受身之情狀也。而獨指外衟者。何耶。

[0477a11] 答曰。佛說眾生生死往來。受報好醜。乃隨善惡業緣。故說如乳酪酒果等熟。但是異熟隨緣耳。因外衟妄計有作者。為轉變主宰。此邪見妄計。故特曉之曰。如是凡愚眾生。自妄想修習生。實無有法為生滅主宰者。但如幻夢色生。言自妄想修習生。此云邪師邪教。乃分別我執。以一往所說。乃分別法執也。

[0477a18] 問曰。相續章。乃大慧因聞前佛說轉變相故。即問生死相續義狀。生死乃煩惱障招。而但約言說而問。且舉極果之益目請者。何耶。

[0477a20] 答曰。此經旨幽潛。殊非淺識所易窺也。此由前辨果地覺中。佛說覺人法無我。了知二障。斷二煩惱。離二種死。是名佛之知覺故。此斷證科中。約破二執斷二障。目顯真因也。然所知障。單約執言說為法執故。大慧以言說為問。而所答十一相續。皆執言說。目為所知障。目取變易生死者。乃俱生法執也。以障有二故。生死亦二。故末後總以愚夫三相續乃煩惱障招俱生我執。是乃總結二障二死。皆七識執取所招。故歸過于三和合計著識為相續生死之本也。佛意甚明。第淺識者。未易見耳。

[0477b06] 問曰。前世尊說妄想識滅。名為涅槃。且云七識不生。今者何目俱生二執歸過于七識。豈不自語相違耶。

[0477b08] 答曰。觀佛立言。各有所主。非相違也。以初云藏識因境界風吹故。起前七識浪。為生滅耳。今顯藏識自性本來涅槃。但因境界風吹。故有生死。若無境界風吹。則自性為常住涅槃矣。然境界乃五塵境界也。且此塵境。惟心所現。本自如如。若無六識攀緣執取。則諸法如如不動矣。但因六識不了唯心。妄自攀緣執取。則識風鼓扇。返吹藏海。起七波浪。是則起境界風。全是六識之過。而七識不預。以此識依內門轉故。故云不生。此所以六識一滅則八識為自性涅槃矣。今言俱生二執。歸過于七識者。目無始來一向七識單執八識為我。名我愛執藏。集諸種子。相續生死。名為結生相續。長劫不斷。乃此識之能。而六識不預焉。以造業者乃六識。受報者八識。相續生死者七識耳。是各就勝能而說。非前後自語相違過也。

[0477b22] 問曰。經中一往節節。大慧問中。多舉果悳以請。然世尊結顯果悳非一矣。然與正顯果悳。有何別耶。

[0477b24] 答曰。大慧前于節次問中。所言果者。乃為請說法利。特舉果以顯法益也。世尊即說果悳者。乃為破邪。以明真因。乃舉果目證驗真因。皆在因門。非正說果悳也。今因行圓。二障破。五住亡。永離二死。歸極一心。因窮果滿。目顯究竟一心之極果。此是正說果悳。說二轉依。以顯法身出纏證真常樂我淨四悳。此返妄歸真之極則也。

下第四卷

[0477c08] 問曰。當明法身常住。生死涅槃平等處。返妄歸真。業究竟一心真原矣。大慧乃問剎那者。何耶。

[0477c09] 答曰。此正原始要終結歸一心之極則也。以初問百八義。佛目寂滅一心而答曰一切皆非。故大慧即問諸識有幾種生住滅。是則迷悟修證皆生滅門中事也。然大慧初問百八義。總該十界依正迷悟因果。不出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四門攝盡。故今徵詰諸妄了悟一心。目顯五法三自性皆空八識二無我俱遣。究竟歸趣一心真原。以顯法身極則。目示生死涅槃平等。此是從迷返悟。總屬生滅邊收。皆不出大慧初問二種生滅也。意謂目有相生住滅故。有凡夫外道二乘偏邪之執。以有流注生住滅故。有七地前菩薩之見。意顯縱悟法身亦未離生滅妄見。所謂菩提心生。生滅心滅。猶屬生滅。今顯生滅本不生滅義。若了本不生滅。則則前一往所說。皆夢中事。乃妄功用中有修斷耳。故前夢中渡河之喻。以顯有所修證皆夢幻法門。方顯法身向上極則也。以此足見吾佛說始終不說一字。乃頓宗之極則也。

楞伽補遺(終)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17 冊 No. 0327 楞伽補遺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